您的位置:首页 >武侠古典

苏静的沈沦【下】


(4)

清晨,晨雾渐渐消散,郊区像裹在一条柔软透明的纱巾里。 空气中弥漫着清香的气味儿,各种上学、上班的人们给颜色单调的郊区,萌生了浓浓色彩。

就在这色彩纷飞地郊区里,一个红红瓦瓦的公司,公司门口写着9点营业,想必这个时候应该还没有人来上班,但是在这公司的地下室中,一个阴暗无比地房间里,一台小型放映机正在维持工作。

苏静正朝着墙壁,仔细地盯着放映机所播放的内容:

一个妖艳无比的女人,浑身充满着奴隶气息,用低贱而卑微的语言在朗诵自己奴隶宣言『我的地位不是人,是奴隶,是最卑微的生物。我的任务是当一名奴隶,一名合格的性爱奴隶,为主人而生的奴隶,为主人而活的奴隶……』同时也做着妖艳地动作,一副淫荡奴隶样子。

反观苏静薄唇微启,低吟着跟着朗诵。 跟着放音机里的女人朗诵、做动作,甚至连思想上都完全模仿着。

这片子剪辑都是以前被调教女人纪录片,充斥着各种奴性思想,是罗林公司专门为女人量身打造的洗脑片子。让更强烈的奴性意识和性交技巧通过催眠手段覆盖到深层意识,形成本能意识。

此时苏静全身赤裸着,唯独脖子上系着一个黑色项圈,左右分别写着『母狗,苏静。 』一张墨绿色眼眸,眼眸下面浮现出细小地黑眼圈,似乎是诉说着主人一宿未睡,两嘴唇经常紧抿,流露出一种淫靡的神情;苍白的紧抿的薄唇正在一闭一合,口中喃喃地朗诵放音机所播放的内容。

『我的地…不是人…』

『是一…奴隶,是世…最卑微生物……』放映机播放地速度非常慢,片子的女人动作也十分缓慢。苏静口中、脑海中、动作也模仿着,像是影子般吸收着。

修长挺拔的身子,每念到一段话,全身就会涌入一阵快感,这快感会让苏静身子产生颤抖,这颤抖、这快感会积累着。

苏静拼命地忍耐着,只要想到违背主人命令而高潮,那种痛苦,那种折磨,就会让人恐惧。

两片隆凸的臀部,正伴随颤抖而上下浮动,使得夹着乳夹的因情欲而高涨地乳房跟随着动弹夹着苏静越来越痛苦。丰厚凸翘的屁股与那迷人的花蕊处分别插入『嗡嗡』直响的自慰棒。

苏静没有办法阻挡爆发的高潮,使得快感一直在无限地积累,身体被情欲像是要融化一样。心里暗自为什麽,我每次就差一步就能高潮,好想高潮呀。但这样会违背主人…不过,我已经无法阻止,啊……禁闭的双唇发出『啊- 呀。』已经无法阻挡了麽,不要,不想。但是这种感觉真的…『痛,啊…』一阵刻骨铭心地头再一次让苏静从高潮中醒悟过来。痛的让身体抱缩着一团,她双臀上面青筋交错,衣服凌乱,而且湿哒哒。

一边是快感、一边是痛苦,交错相连,她也没有忘记跟着放映机诉讼。

『啊…当一名奴隶,痛…一名合…格的性爱奴隶,…为主…而生,…活。』忍耐着精神上的痛苦,口中念,心中想,苏静将这个信念当成信仰才能解决目前的痛苦。

一整晚的洗脑,苏静不知道经历多少次轮回。一次,二次,三次…她只知道没有主人的命令,她是无论无何都无法高潮的,等待她的只会是一波又一波的痛苦。原先的自由意志早已被洗刷的一空二尽。 数小时洗脑给她带来的知识已经覆盖了以前所学知识,而神态、语气、动作也越来越像片中的女人了。

这时候门打开了,罗林走了进来。

『看起来,效果还不错。 宝贝,对吧?』被洗脑的苏静不敢向上看,只听到熟悉声音。扭过头,缓慢用手橕起来。

『是,主人。性爱奴隶听从主人吩咐。』还没有站稳,阴道和肛门的自慰棒频突然又加剧,积累下的快感又一次让苏静达到临界点,痛苦又再次席卷全身,痛苦与快感交错在一起,使得苏静又一次瘫软地趴在地上,十秒时间,对於苏静来说犹如过了一世一样。

『对不起,我不小心按错了。似乎,调大,宝贝。』罗林一脸歉意道。

『不,是奴隶不好,一切都是奴隶错误。 主人,是对的,我要完全服从主人。』苏静站起如同模特般赤裸的身体,胸前玉乳也因为需要哈腰赔罪,这一上一下让罗林看得不经有些痴呆。但是苏静心里脸上充满着歉意与不安,没有罗林的命令只能一遍又一遍给他陪个不是。

刚从片中所学知识:《奴隶守则》之五便是,主人不会做出错误命令、行动,即便是错误的,也是正确的,必须服从。之七,奴隶不配接受主人任何道歉。

罗林从发呆中回过神来,看多了不耐烦地吩咐道『好了好了,将东西取出来,然後穿好衣服,跟着我去见你的新主人。』罗林丢给一套内衣後,并深深思考着『这个洗脑方案真残酷,只许数小时就能把一个好好的女孩就能洗脑成这样』『是,主人。』『主人,我穿好了。』还在思考中罗林抬起头来,只见苏珊穿着他刚丢过去,犹如模特般站在他面前,这套衣服精湛的设计,淡蓝色又浅薄衣料,使她重要位置隐隐蔽敝,性感动人,突显苏珊高贵典雅,性感撩人!由於衣服太过於轻薄,苏珊不觉有点清凉,这清凉感传到她敏感部位便化为灼热,激起丝丝情欲,平缓下的身体又开始发情。

『又想要啦,现在忍着。披上这件外衣,去见你的新主人。』『是,主人。』苏珊拿起外衣披上,面带兴奋地跟着罗林脚步走出了调教室。

(5)

城市郊区的早晨是美丽的。巍峨高耸的高楼大厦,绚丽的彩霞缓缓昇起,击散了浓浓的晨雾。 苏静跟着罗林走到人烟稀少的马路,在阳光照耀下她玲珑娇小的身体,正亭亭玉立站在马路边,一双楚楚动人的眼睛正望向前方,脸上微带着羞涩,犹如一位含羞少女在等待她的恋人。

无数辆车从苏静面前路过,她一双眼睛雪亮地闪动着,一辆红色的车牌号为:

XA6666,从远处映入她眼眸中,思绪不由回到数月前。

那一天天很黑,黑得足以吞噬人的夜晚,罗静从图书馆出来,朝着宿舍走去。

跟平常一样途径一个人烟稀少的羊肠小道,却丝毫没有发现一个黑乎乎的身影步伐鬼鬼崇崇地跟随在她身後。

当苏静发现不对的时候,已经晚了,身後传来一阵推力,将她按倒在地上,她本能挣紮叫喊着『你,你要做什麽啊——!』那双手的主人并没有因为苏静的叫喊声停下动作,一只手按住她的头,另一手抓着她的衣领,用力一扯。

『嗤——』的一声,衣领瞬间被扯坏,背後露出了皎白的肌肤。

这时,苏静明白自己遇到强奸犯,拼命用手支橕想站起来,激烈地反抗顿时让黑影无法从事下一步工作,黑影脸上布满了癫狂,愤怒地双手死死压住挣紮的苏静。

苏静右手突然摸到一个玻璃状尖锐的物品,心里有了计划,便停止挣紮,眼神中充满了坚定。

黑影见苏静停止挣紮,以为苏静放弃了,猛然将她翻过来。

『嗷…嗷』黑影脸上滴下一缕鲜血,那疼痛让黑影放弃倒在地上的苏静,原来苏静趁翻身地时间,拿起地上的玻璃状尖锐物品狠狠地刺向黑影的脸颊。苏静赶紧趁他还在疼痛的时候跑走,跑走的时候不忘回头瞄一眼,居然是他……林哲斌。

红色的汽车有意放慢了速度,像蜗牛般缓缓来到罗林和苏静面前。

车门打开了,一个修长而优美的男子从里面走出来,黑色的软发在月光下贴服的披在一只有伤疤的眼睛上,端正的鼻梁,微带兴奋的眼神,仔细打量着苏静。

苏静似乎没有察觉似得,直到罗林催促她快去招呼她的主人,她才涣然大悟,从沈思中清醒过来。

听到罗林的催促後,苏静望着陌生男子,在男子身上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强烈吸引力,迷惑着她要对他绝对的服从。

『是的,他就是我的主人。』苏静脑海中灌输地记忆与陌生男子身影重合,数秒内脸上一会露出淫荡地表情,一会露出呆痴地表情,一会露出愉快地表情,最後露出肯定地表情。

苏静走到男子面前,鞠了一个标准45度躬,并恭敬回答:『我的主人,奴隶苏静服从主人命令。』『呵呵,不愧是罗大师,调教如此快,这麽快就调教好。』男子伸出右手摸着苏静漂亮的脸蛋满意对着罗林说道。

『这是肯定的,林少这是调教简历,请大少过目。』罗林将一分简历递交给男子,男子微微一笑,将简历仔细观察,同时有一句没一句跟着罗林闲聊着。

调教简历:

姓名:苏静。

性别:女。

调教师:4星调教员罗林。

婚姻:未婚。

职业:高级性奴隶。

主人:林哲斌。

奴隶指数:5星。高级奴隶模式。

开发程度:5星。双穴处女。

洗脑指数:5星。已输入各种性格和性交模式

关键词:『梦中的香草』

『我非常满意。』

罗林露出一脸奸商地表情『那大少,价钱……』『钱你就知道钱,说了包你满意。』这个被称呼林少的男子将一张写完好的支票提交给罗林。

『这主人声音似乎有点熟悉。』由於视角原因,苏静没能看见主人的面容,但是主人与罗林的交谈让自己感觉到声音有点熟悉感。

拿到支票的罗林在苏静耳边低声说着,『梦中的香草』熟悉的词传入苏静的耳中,苏静的时间陡然停止,原本还略带兴奋而羞涩的身体瞬间呆木起来,两眼禁闭,只听得到她的呼吸声。

『催眠术真的有趣,好像真的不动了,捏着也没有感觉。 』林哲斌有趣地望着如同木偶般的苏静,手还用力捏着。

『雕虫小技,何足挂齿,林少请笑纳。 』罗林微笑地吩咐道:『抬起头来,你看到的将是你的新主人,林哲斌。然後你会苏醒过来。』『林哲斌,我的主人。』苏静缓慢抬起头,双眼挣开用充满喜悦的表情看着林哲斌的脸。

看到林哲斌摸了下左眼伤疤,作为一个商人的罗林明白他在想什麽『奴隶模式下,苏静将不会产生一丝对主人不利的念头,不利的记忆被屏蔽。如果林少需要可以这样……』两人又一阵东问西扯,无疑是讨论苏静使用、控制方面之类的话题,苏静则是站在旁边,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仿佛讨论的不是她一样。只是一脸崇拜地望着林哲斌,那崇拜目光让林哲斌笑容越来越灿烂。

一上午时间就在谈话中度过,交接完毕後,林哲斌指挥着苏静上了车。轿车像一叶轻舟,汇进了灯海车流。

叶哲斌脸上洋溢着红艳艳的淫气,一副淫荡地的神情地一边开着一边看着跪在座位旁边地苏静。 前些日子还拒绝自己的苏静,甚至还让自己脸上多了一处伤痕,到现在已经乖乖地跪伏在那里。

叶哲斌对苏静说:『唉,以前天天追你的时候,你不理睬。我想了很多方法,甚至…』摸了摸脸上的伤疤便又道『不提了,虽然手段不光彩,但是我…你现在是什麽身份?』『是,主人。我是奴隶。 』『你是否爱我?你的心是不是属於我的?』

『奴隶爱主人,奴隶一切都属於主人。』

『哈哈…哈哈…我最终如愿以偿了,哈哈,苏静终於归我啦…』听到苏静地答复,林哲斌发出如同疯癫般地笑声。

苏静跪着,听到林哲斌疯癫般的笑声,失去自由意识的她不会发出一点意见。

不过一想到自己终於有了一名主人,每听到叶哲斌一句话都会让自己产生点兴奋,这兴奋刺激着她,使她产生快感,这快感会使她更服从的主人。

『现在调整模式,「玩偶模式」,看看洗脑的效果如何?』说完,叶哲斌踩了刹车,将车速变慢,找了个人烟稀少的地段将车停在边上。

『调整奴隶模式,「玩偶模式」!启动。』苏静听到叶哲斌的话,原本还带有兴奋和期待表情闪过一丝迷惘,然後面无表情地用抑扬顿挫的语气回答。

『性爱玩偶苏静听从主人命令,在这模式下玩偶将没有任何意识,呆若玩偶,任由主人操作。』启动「玩偶模式」的苏静脸部没有一丝表情,一动也不动地跪在副驾驶椅上……她两眼平视前方,眼中没有一丝光亮,脑海中甚至没有一丝杂念,像个玩偶娃娃似得。

汽车里静悄悄地除了两人呼吸声以外,别无它声,而叶哲斌坐在驾驶座位上仔细品味着苏静,他的双手一直不安分地隔着衣服抚摸着苏静胸部。力度不断增大,苏静就是不为所动,甚至连一丝呻吟之声都没有发出来。

『真的不错,这跟上次完全不一样。』叶哲斌脑海中回想上次对苏静采取行动的情景,摸了脸上伤疤,於是他轻轻抬起苏静放在腿上的双手,让它们无力地垂在旁边。然後伸手抚摸着苏静的洁白地双腿,叶哲斌越摸越兴奋,双手不自觉的摸向裙摆里。

由於苏静是跪着原因,又处於『玩偶模式』,连动也不敢动只能任由叶哲斌用双手将双腿慢慢拨开,将裙摆撕裂。

『嗯…哼……』刚开始的时候,苏静还能竭力克制,可是随着叶哲斌越摸越深,苏静还是忍不住地细声地低吟,但是依然坚持没有动弹。

『很好,真的没有反抗。』叶哲斌越摸越快,双手已经悄然探进苏静的花丛中,手指在花丛中上下翻动着,似乎寻找着什麽东西。

『啊……』苏静好不容易忍住上一波快感,而私处被触摸後,又毁於一旦。

这下可不是细声地低吟,而是连续的淫叫。

『很好,我终於摸进来了。』林哲斌触摸着苏静神圣的花丛,疯狂地淫笑着,配合他脸上地伤疤,显得是那麽诡异无比。

『我是玩偶,不行,我是木头,不能有这样的感觉…我是玩偶…』面对着主人狂笑声、哪怕是再触摸私处,苏静丝毫不理会,虽然不理解主人为何会发出狂笑,但是自己只是个玩偶。心中自我催眠,不断暗示自己是玩偶、木偶,将本身激动地身子又重新回到原点上来。然而,裙摆下面,却被淫水悄然浸湿。

林哲斌玩弄着如同玩偶般地苏静,时间久了也感觉腻了,毕竟玩偶是玩偶,没有一点感觉也没意思。并吩咐道『苏静,使用「做爱模式」,不用报告。』『是,主人,啊……』数秒时间,苏静原来如同玩偶般一点也不动的身体,突然获得巨大力量似得,立马活跃起来。可能是因为长时间跪地原因,一时控制不了力度,整个人如火箭般朝着叶哲斌倒去。身体挤压着叶哲斌,如同鲤鱼般紧紧贴紧他。

不知不觉中林哲斌碰到副驾驶前排。还没有双等他反应起来,苏静双手连忙抱住叶哲斌身体,苏静就用她那双乳替叶哲斌挤压挫察着。还把舌头伸入他的嘴里,由里而外滑舔。像是没有未来似忙头忙脑的舔着。一时间他俩舌头疯狂地交错着。

在苏静的『嗯嗯嗯』的呼吸节奏中,身为情场老手的林哲斌又怎麽可能会任由摆布,配合着苏静的吮吸。而裤兜里的宝贝傲然耸立,像是在叫唤他似得,他拉下裤裆的拉链,用力的压下她的身体,便用双手撕开着她的衣物,坚挺不拔的阳具丝毫不脱离带水的插进苏静的花园中。

『嗯…唔…呼,好舒服…』

苏静全身被这一插插得一触即溃,快感涌越全身,全身浑然无力,像个八爪鱼死死两只手死死抱住罗林的身体,而她身体承受能力已经逼近临界点。 像一只烧开了的热水壶,咕嘟咕嘟的往外吐热气。

『真色呀?这麽快就已经狼成这样了。』

『啊,呀呼……』苏静的淫叫声伴随着叶哲斌抽插频率而逐渐身高,疯狂地淫叫着,丝毫也不在意自己是在车内。

『这样可不行,我们来玩个复仇游戏吧?你可不要反抗的太凶残哟』罗林停止了手动动作,摸了摸苏静地脸颊,有些粗喘地吩咐道。而苏静也同样喘着气,长时间舌吻导致他们呼吸有点接不上,体力也有点消耗。

『复仇游戏?我为什麽要反抗主人?奴隶我是不会复仇的。』苏静一脸疑惑地回道,她是主人的奴隶,为什麽要复仇、反抗呢?

『呵呵,当你听到『梦中的香草』以後,你会恢复到没有被调教的样子,你会记起你身上所发生的一切,虽然你会挣紮,但是很快会被快感所控制,最终你会为了追求快感而服从主人的。』回忆起罗林的指导,林哲斌催眠模式。

『那麽,复仇游戏开始吧。「梦中的香草」。』听到关键词,本来还在疑惑的苏静突然像是换了一个人似得,本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身上正压着一个人。抬头一望,望见那个伤疤,又一次惊恐叫道『又是你,林哲斌。』苏静发现自己突然被又一次面对林哲斌强奸的遭遇,这时这2天失踪的记忆又一次浮现在她脑海里。 自己居然被调教成性奴隶,而且主人又是林哲兵,当下惊恐、羞涩、愤怒浮现在她脸上,原本还情欲高涨地身体迅速恢复平静。

『我…怎……你是…林哲斌你……啊啊~ !为什麽…不要…当奴隶』羞愤万分的苏静,正在接收这段时间空白记忆。

『你难道忘记这个伤疤了吗?』林哲斌将脸慢慢靠拢苏静,还不忘着继续用阳具抽插。

一看到这熟悉的伤疤,苏静精神像是受大极大的刺激一样,双手紧紧抱着头,而林哲斌阳具在她体内疯狂蠕动,影响着她正常的思考。

『看来,对你影响挺大。苏静奴隶。 』

听到「奴隶」这一词,像是受了大刺激一样。虽然理清头绪,但是被林哲斌压在身上。除了用双手击打他的身体,以示抗议,毫无办法。而自己又被他弄的很是舒服。

『啊…不…救命…』

『你不是很享受吗?苏静奴隶。 』

『你这卑…鄙的小人……你不要乱说话……』苏静一脸愤恨骂道,但是林哲斌的抽插很容易引起她身体反射动作的刺激而抽搐起来,导致她无法说完每一句话。

『呵呵,要不是你这贱人一直拒绝我的求爱,我何必这样呢?』『嗯…啊啊……』苏静被插的翻了一白眼,开始露出享受的表情。

『你知道吗?你每丢一次鲜花,我心就痛一次……』林哲斌陷入令人发癫地状态,一个尽的述说往事,但是下面却没有丝毫停顿,反而加剧。

『嗯…你…混蛋…我们能好好谈吗?…嗯…哼』苏静面带潮红苦苦哀求,短暂的发出闷哼与呻吟过後,身体越来越亢奋。

『谈?谈什麽,早知道今天何必当初呢?』看着裸体的苏珊,看着苦苦哀求地苏珊,林哲斌冷漠地回应着。

『都是你自己惹的祸,那你究竟想不想和我发生关系?』林哲斌见苏珊沈溺其中,她的双眼迷茫起来,身体不再像先前一眼那麽反抗,反而有条不絮地配合起林哲斌的动作。

『不……嗯……』越来越快,越来越猛…苏静脸部由刚开始羞愤,慢慢转变成享受,一脸淫荡微笑开始浮现出来,时不时还回应一下。

『你这女人,口是心非,真贱,都这样了还不承认。 』见苏静身体已经沦陷,却不承认,应该只插最後一步了。

用双手整个覆盖苏静饱满的胸部,以惊人的速度在乳房中心画圈,做螺旋状的画圈抚磨着她的胸部。阳具抽插力度也加重几分。

『啊…嗯…唔…啊』顿时激起苏静一阵阵淫叫,身体像触电般。她的眼神从迷茫转向涣散,拼命点着头,连口水都似乎止不住。

『我要高潮…唔…林哲斌求你让我高潮……呼』苏静身体又开始接近临界点,强烈地快感逼迫着她求饶,她此刻就距离高潮仅有一步之遥,一双眼睛充满情欲,全身再沸腾起来,每说完句都要喘一大口气。

林哲斌一脸阴谋得逞地样子道:『你知道高潮前需要做什麽吗?』『需要……』苏静脑海清楚地回忆道,「需要主人的命令,只有主人的命令奴隶才能高潮」。天哪,要承认是他的奴隶,这简直比杀了她还难。

『不要…要……』苏静心中如同天人交战一般,左右为难。

林哲斌继续怂惑道『承认吧,只有承认,才能高潮。』『去你的,我才不要。』苏静避开林哲斌的目光,但是强大的暗示效果却充斥着她的脑海中,充满诱惑的声音在她心里挣紮着。

「我是奴隶」

「不,我是人。」

「林哲斌是我主人,我必须服从主人命令。」

「不…我是人…」苏静脸上时不时露出苦苦挣紮表情,时不时露出一脸享受表情。

『还在挣紮吗?你只适合当我的奴隶,当我的性爱玩偶。』又是一阵猛插,快感再一次涌入,又一阵丢盔弃甲地淫叫。苏珊再也无法忍受快感与痛苦所形成的折磨,眼睛再度诡谲地跳动,淫媚地表情已经完全占据上风,她舔了舔舌头,露出卑微的表情淫荡叫道:『「我是奴隶。 我必须服从主人命令。」强烈的快感顿时让苏静产生裂缝。 一波波的欲望将她的理智推入了无底深渊。

『我是奴隶……我服从主人命令。』

『什麽,我听不到!大声点。 』

『我是奴隶……我服从主人命令。』

『我是奴隶……我服从主人命令。』苏静更加鉴定地回答,这个信念深深植入她脑海里。

『我要射了,允许你高潮,苏静奴隶。 』黏稠的液体喷进花径处,一波波源源不断、澎湃汹涌的高潮使苏静声音不断增大,林哲斌喷射,带给她无尽的高潮,让她的理智被彻彻底底的打败了。

『这是一个不错的复仇游戏,今後你便是主人的奴隶。 』林哲斌看着胯下因高潮而虚脱地苏静,嘴角留着口水,喃喃地蠕动,应该是在继续念叨刚才的话吧。

这是个可爱的奴隶,他不禁这麽想着。

冬天里,晌午的太阳,像一床鹅绒被,温暖而轻巧。一阵铃声过後。是放学时间到了,图书馆还兴致勃勃看书的学生们,也开始收拾书籍朝着图书馆员苏静走去,苏静热情接待着争相借书的学生们。并记录起他们手中的书籍,当最後一个记录完。

苏静收拾好东西後,将挎包斜跨在身上,一番整理後便朝着门口走去,本来平静不波动地眼神望见一个熟悉男子正的身影在门口站立着,她顿时两眼含情脉脉地望向那身影,原本缓缓地脚步加快了不少,三步做两步地来到男子面前。

低声喃道:『主人。』便牵起主人的手并将头依靠在林哲兵怀里,初为人妇的她俏脸如一朵粉红玫瑰般,极致妩媚,朱唇蠕动,宛如花间诱人妖精。周围同学地目瞪口呆地望着她一脸幸福地陪着他离开校园。

字节数:16815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