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武侠古典

鬼妻


序章

上海壹栋近江小楼,内里有着古典的装修,从家具到布置壹股历史的气息扑面而来。唯壹美中不足的是小楼里略显阴暗和从房间里传来的「吱呀」声。

摇晃的楠木古床上,壹具修长,雪白的肉体正跪伏在床上剧烈的前后摇动。床上只见壹个女子,壹些超自然的现象正发生在这具丰满白皙的肉体上。帐内烟雾弥漫,女人全身汗出如浆,修长的四肢仿佛被无形的力量牵扯,向后伸直,36E的丰满乳球像被壹双大手揉搓壹般不规则的变着形,挺翘的臀部被不知名的力量撞击掀起阵阵臀浪,湿漉漉的垂肩长发下是秀美的脸庞,但此时的她虽脸带红晕却是双眼泛白,最不可思议的是女子的小穴处被壹根凭空出现的粗大肉棒快速地抽插着。

女人明显已经进行了较长时间的强烈交合,只见每次阳具抽出都会带出壹些浓稠的白浆,女人脸上也是壹种失神的状态,鲜艳的红唇上隐现水迹,喉中发着已经听不清的呻吟。突然,呻吟转向高亢,壹声仿似发自灵魂的低吼从女人口中爆发,小穴处仿佛开了水闸壹般壹道浊水喷薄而出。

高潮过后,女人软瘫在床上,喘着粗气,有气无力的说道:「能……住在这里……真好……嗯……」

第壹章

:「何生,何太,无论装修,价钱,跑遍整个上海也没比这里更好的了。」陈经纪带着职业的笑容推销着。

:「老婆,你怎么看?」带着厚边眼睛的裁缝丈夫何翔低声对身边比自己小10年的何太太——何万芝问道。

:「嗯,这里还不错,还能再便宜点不。」何万芝生在东北长在上海,无论身材样貌乃至性格都把南北女人的特点集於壹身,173的身高,其中120都是腿,36D的豪乳,30的翘臀却配着22寸的小蛮腰和纤细的四肢。五官分明的脸上却通过后天的化妆勾勒出壹丝南方美女特有的柔媚气息。说着毫不含糊的硬气话,嘴里吐出的却又是那醉人的吴侬软语。

陈经纪脸现难色,好似经过壹番挣紮之后狠下决心道:「再10万,再多真的不行了,要不是房主急着移民,这么好的地段,这么漂亮的房子,我还真不想这么急出手。」

:「好,成交」双方达成共识当天下午就签订了合同。何万芝抱着何翔在壹边庆祝终於有了自己的小窝同时,却不知楼下卖主和陈经纪的壹幕:「老表,谢谢你了,你是不知道这宅子邪门得很,再住下去,我真不知还会发生什么了。」卖主壹把鼻涕壹把泪的哭说着。陈经纪皱着眉头,壹言不发的看着这栋古楼,心里头壹直对自己说,没事的,壹定不会有事的……

2015年6月4日,何家新居入夥的日子。壹大早小楼下就停着搬家公司的车,夫妇两忙碌的布置着。虽说新家入夥但老房子里原先的复古装饰就很对夫妻两的口味,所以除了壹下家电和日用品,书籍,其他家具都没什么。

壹向文弱的何翔正在整理自己的书籍,反倒是老婆万芝正在壹边指挥工人壹边帮忙。今天她穿着淡粉色的吊带背心,下身壹条浅蓝色的牛仔裤,头发盘起,素妆的脸上透着英气,此刻香汗淋漓,给人壹种干净健康的感觉。紧身的衣裤在工作中不经意间勾勒出她完美的曲线,看着那弯腰时的翘臀,偶尔露出的胸前雪白,几个彪型搬运工的裤裆下早已支起来小帐篷。何翔见状马上跑上前帮忙搬运,壹面挡住娇妻的美体,壹面去挡几个搬运工的视线。几个大汉见没便宜可占了,也赶紧各忙各的加快进度。

30分钟后,工作大致结束,几个大汉收了钱,在楼道上壹边抽烟壹边说:「干你娘,四眼仔样子那么虚,却有这么漂亮的老婆,还这么小气的藏着掖着,看你什么时候亏死,呸!」小楼内,夫妻两正忙着整理细节,何翔正擦着主厅的桌子,正在整理衣橱的万芝突然嚷嚷着跑了出来:「老公,老公,快看,快看。」只见满脸笑容的万芝双手提着壹件华丽的青色花旗袍,兴致勃勃的展示,打量着。

:「哪来这么漂亮的旗袍?好料子,好手艺。」何翔走过来壹边打量,壹边摸着丝滑的旗袍赞叹着。

:「衣橱里找到的,可能是上手留下的,怎么样?漂亮吧?」说着在身上比了比。

两人兴致勃勃的谈论着,殊不觉,壹个黑影闪进了卧室。

空无壹人的卧室中,拉开采光的老式花布窗帘自动被拉上,打开的衣服箱子被轻轻翻弄。壹条性感的紫色蕾丝内裤被翻出飘到了床上,壹滴灰绿色的液体滴在了裤裆处。

这边厢,两人又是壹阵忙活,总算把生活区整理好,何翔觉得累了,提议去买点外卖回来就出门了。万芝回到房间里挂上旗袍,开始收拾衣服,突然发现窗帘关上了,觉得奇怪,但又想不起自己有没有动过,也就不了了之。正收拾,发现床上的紫色内裤,顺手拿起,就这壹瞬间,万芝仿佛失了魂似的,呆呆坐着。时间壹分壹秒过去,房外传来关门声,何翔买东西回来了。开门声把万芝惊醒了过来,刚刚的呆滞就仿佛没发生过壹般,壹脸笑意的去迎接丈夫,但她的脚下已经多了壹条白色棉内裤,而胯下却穿上了那条性感的紫色蕾丝……

明月高挂,忙碌的白日结束,两人早早入睡。铛……铛……铛……客厅里老式的落地钟敲响,已是12点,子夜。密闭的小楼内,窗帘无风自动,壹股阴风吹过,掀起了老床的纱帐。万芝身上的薄被从脚踝处轻轻掀起,露出粉色纱裙睡衣下的白皙双腿,纱裙也徐徐被卷起,下面是那条紫色的蕾丝内裤,趁着万芝雪白紧致的下半身,令人血脉膨胀。只见万芝充满弹性的肌肤上出现好些凹陷,仿佛壹只无形的手正在爱抚着她。从小腿到大腿,在大腿内侧到阴部壹阵爱抚,万芝的呼吸慢慢变得急速,脸上泛起丝丝的红晕,薄纱般的内裤上也微微见湿。凹陷开始上移至上半身,傲立的双峰被无形的手揉捏着变换成各种形状,万芝也从呢喃变成呻吟。就是如此大的变动下,两夫妇却都没有反应过来。何翔发出沈重的鼾声,对外界壹切仿如未决。而万芝却像陷入最甜美的,迷幻的春梦之中,从精神到肉体都无比享受着爱抚。

梦中壹双陌生的粗犷大手在她的身体上游动,每次的触摸都仿佛带着静电令她壹颤壹颤的感到刺激。慢慢爱抚愈发粗暴,她感到壹条湿润的舌头正在舔舐自己的耳垂,慢慢伸入自己的口中,粉红的乳头被刺激得突起,她想挣紮,但壹股雄性气息混合着壹丝甜气令她放松下来,慢慢,她发现自己的双腿间已经流出壹汪春水。

梦中的壹切如此真实,现实的夜里则更加香艳而不可思议,只见半边床上,被褥被堆到何翔壹边,何万芝已是衣衫淩乱,长腿成M字形曲起,口舌微张,丁香小舌仿佛接吻壹般卷缠。只见她虽然双眼微张,但眼中壹片迷雾,仿佛梦游壹般。突然,何万芝全身壹震,下方的桃源洞被壹股无形力量推开,就像插了根隐形肉棒壹样,这隐形肉棒既粗大又灵活,正在快速地抽动,万芝的小穴快速变着形,壹滩滩淫水被带出,几乎是毫不停歇地持续了20分钟后,小穴突然闭合,万芝的睡衣快速地恢复原位,盖上被子。

壹切似乎都没发生,除了万芝略带红晕的脸颊,壹切似乎都没发生。

第二章

何家入夥前的壹个星期。

:「哎呀,快走吧,不然来不及啦!」上任的屋主强行拉着老婆孩子离开了这个住了2个月的「家」。

「人」走光后,房子中的八仙桌上飘来了壹些杯盘碗碟,小菜,啤酒,几瓶啤酒碰了碰。壹把苍老的声音响起:「我他妈就出去旅游了壹趟,让你们两个死鬼帮忙看个家,你们就把人家老婆差点搞死了。好啦,现在我聘头跑了,香火断了,你们赶紧给我滚。」

随后门无风自动的开了又关上。苍老的声音再度响起:「看来又得训练新的」香炉「了。」

是夜,原屋主做了壹个梦,壹只强而有力的手掐住了自己,要求他在搬走前必须找到新的房客,而且必须是女房客。第二天,男人就发现自己的脖子上淤青壹片……

现在,何翔上班去了,屋里只留下妻子何万芝壹人。何万芝的职业是电视编剧,大多数时间都是坐在自己的电脑前敲键盘。今天也不例外,六月的天里,老旧的小楼没有空调,但窗外的大槐树挡了壹部分阳光,万芝挑了件白色T恤和跑步用的紧身小短裤,沖上壹杯摩卡就盘腿坐到办公桌前开始了壹天的工作。

在万芝专心工作时,壹滴灰绿色的液体凭空出现,迅速的滴到咖啡里,又快速的融入了咖啡中。毫不知情的万芝,顺手拿起摩卡就喝上了。她只觉得今天的摩卡糖好像多了点,感觉比平时甜了些。

15分钟过去,壹杯摩卡就喝光了,随着时间流逝,日光照进房中,万芝觉得今天特别的燥热,口也渴得很,最难受的是心口堵得慌。无奈之下,她只好躺到床上休息壹会,不壹会,她就觉得自己睡着了……

:「嗯,好大,嗯……不要……快,停下来。」睡梦中的万芝,突然感觉下身有异物插入,而且还持续的侵犯着自己,马上醒转过来。还没看清对方的脸,壹个头罩已经罩了下来,头罩设计得像加大的泳帽,把眼睛全挡住了,只把鼻子嘴巴留在外头,她想挣紮,但对方已按住自己的双手,她想大叫,但壹条布条已塞进了自己的口中。「好大的力气」这是她的第壹个想法,「好黑」这是她想到的第二个念头,「是谁」她终於想到了这个令人生惧的问题。她不停的挣紮,但男人实在太健壮了,除了紧紧的压制以外,男人强壮的肉棒还在持续的侵犯着身下的白肉。只见男人壹根青筋盘缠的肉棒,准确的紮进万芝的阴户,壹下壹下有节奏的撞击着,万芝胸前的美乳则随之掀起壹阵阵的乳浪,没有任何的交流,技术,只是单纯的奸淫着。不知又过了多久,万芝突然意识到壹个更可怕的现实,她竟然觉得很兴奋,很有快感,下体仿佛不受控制的分泌着淫水。

:「小淫妇,老子操得你很爽吧?看你都把床单打湿成什么样子了,哈哈哈。」壹把沙哑的声音突然在万芝的耳边响起。

「为什么?明明是被强奸,但我却有感觉了,这算什么事吗?」万芝的脑袋里已经不知所措了,壹边是抗拒心理,告诉自己壹定要抗拒,壹边是从下体传来的强大快感,两种极为矛盾的感觉集合在壹起,不知为何,也慢慢不想思考,在逐渐加快的抽插下,快感如潮水般沖刷着她逐渐薄弱的理智,终於,在男人强大对的进攻中,壹个从未体验过的高潮来临,理智崩溃了。

「哈哈,骚货,你竟然还会潮吹,平时很缺男人吧?今天老子就好好伺候你,喂饱你这个小淫娃。」说着男人取走万芝口中的布,松开她的双手把她整个翻转过来,双手把上她那柔软的腰肢,凶悍的肉棒马上以后入式杀回已经湿得壹塌糊涂的阴户中。

:「啊。」刚经历了刺激的高潮,异常敏感的阴户再度被侵犯,万芝得以自由的口中马上吐出了激烈的呻吟,双手也没来得及挣紮而是紧紧捉住床单维持平衡。时间就在男人的汙言秽语和万芝的呻吟声中慢慢溜走。处在黑暗中的万芝高潮来了壹遍又壹遍,男人还是坚挺的侵犯着自己,她已经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在她的感觉里男人起码干了她两个小时,自己都快虚脱了,他还是金枪不倒。

:「不行了,求求你,放过我吧,再这样下去,我要死掉了……啊……」万芝有气无力地向身后的男人求饶。

:「想我放过你,行啊,你求我射吧,射完我就放过你。」男人嘲笑着说。

:「啊……求求你,快射吧……啊……我……要死了……受不了……啊……」经过如此长时间的高强度性交,万芝已经坚持不住了,只希望这次奸淫尽快结束,所以淫荡的话语沖口而出,只是话未说完,万芝又来了壹次高潮。

:「哦?你让我射哪里啊?告诉你,我的子孙可是例不虚发,要我射在外头你就甭想了。」

此时的万芝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只想尽快从这快感的地狱里逃脱,但她仍保留着壹丝理智,明白自己不能因奸成孕。:「射……啊……射到我……的……我的嘴里……啊……」

男人骂了句臭婊子,然后快速抽插了几下,拔出肉棒跑到床头壹手按住万芝的脑袋把肉棒插进了万芝的口中,然后放松精关。万芝只觉壹根粗大的肉棒直顶喉咙,然后就是壹股浓厚的热浆布满自己的喉咙,热浆来得太猛,呛得它从嘴里,鼻孔里冒出。壹股腥臭的味道迅速布满口腔鼻腔。突然盖住自己眼睛的布袋被拿走,壹片光亮映入眼帘……

眼前是雪白的纱帐,没有任何人,万芝深吸壹口气,也没有腥臭的味道,看看自己的身上,衣服还是睡下时的样子,床头柜上的闹钟显示,她只睡了30分钟。

「是梦啊?为什么我会做这样的梦呢?真的是梦吗?真的有这么真实的梦吗?」万芝想着想着,突然发现自己的裤裆竟湿了壹片,用手壹摸,潺潺的,竟因春梦流了满裤的淫水。她只好红着脸洗衣裤去了……路上她既羞愧困惑,但心底深处又有那么壹丝的回味。

第三章

古老楠木床上,万芝睁开双眼,看着暗黑的房间发起了楞。

又是春梦,从搬进新房子以来已经壹个星期了,这个星期以来,无论日夜,壹旦入睡,就会做春梦,从最初的强奸到后来自己慢慢开始习惯,到最近她甚至有那么壹丝的期待。最近她在梦中已经不怎么反抗了,更多时候是享受那种现实中无法达到的高潮,她在梦中有壹个永远看不到脸的对手,永远只能听到那把沙哑的声音,感受那根又大又硬的肉棒。看了壹眼身边的丈夫,心想「反正只是梦,没关系的……」万芝手伸到下体,壹摸,又是壹手的水。无奈,只好下床换洗了。

「磅」何翔被响声从梦中惊醒,模糊中,摸索着戴上床头的眼镜。起初还啥都看不清,过了壹会,终於看到了地上,只见万芝正躺在地上壹动不动。他马上感觉不对,跑下床扶起妻子……

半夜3点,夫妻两从医院回到了家,何翔总算出了壹口气,原来只是虚惊壹场,医生说只是低血糖而已。但何万芝的心里却隐隐觉得不安,但又找不出原因。

壹夜无话,第二天何翔还是照常出门。何万芝心里有点郁闷,在床上躺了很久,到中午才起床。坐在电脑前工作了壹会,壹站起来,「磅」又摔倒在地,晕了过去。

昏迷中她又回梦见了那个人,又听到了那个声音:「你快死了,不想死的话,找到床头的暗格,那里有能救你命的东西。」

万芝虚弱的睁开眼,日已西沈,这次昏迷竟然昏过去2个多小时。万芝心里越发觉得不安。突然想起梦中的声音,於是走到床头前细细的找起来。还真别说,床头的墙上竟有壹块方砖与其他地方略有不同,她拿过起子把方砖翘起,发现里头有壹个精美的檀木盒子。她把盒子拿到梳妆台打开,里头有壹桿12,3厘米的精美瓷制烟桿,和壹小袋烟叶。烟叶闻起来没有烟呛味反而好像有那么壹丝甜香。不知是出於对梦中「奸夫」的信任还是对这桿精美烟桿的好奇,万芝并没有太多的犹豫就开始尝试给烟桿装上了烟叶。她打开大窗点上烟桿轻轻的吸了壹口。没有呛喉的浓重烟味,倒是壹股带着馥郁的轻烟顺喉而入。吸烟后万芝感到脑中轻飘飘的,整个身子也感觉很轻盈。又吸了壹口,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烟气顺风飘进房中,但那丝飘进房中的烟气却凝而不散的飘到她的身后。

青烟下,壹个人形在烟中突显,模模糊糊的令人感觉是幻觉,壹张狞笑的嘴出现在她的身后。

带着烟气的人形从万芝的身后把她的短裙掀到了腰上,褪下了她胯下的白色内裤,露出那还是粉红色的阴唇。人形的下体壹根10多厘米长5,6厘米粗的「烟棍」伸出,壹下无声的捅进了万芝的肉洞中。人形把手伸到万芝的胸前隔着衣服开始揉捏那对碗公形的豪乳,壹下壹下的操弄了起来。而对於这壹切,万芝仿如未觉,此时的她好像已经完全沈浸在手上的烟中,只知壹口壹口的吸着那带给她腾云驾雾感觉的烟香。

壹人壹「烟」维持着这种交合过了10分钟,烟叶将尽,人形随风而散。万芝脱力般瘫软在地上,整个人好像丢了魂似的,双眼带着壹股迷离的水汽。耳边又响起那把声音:「今晚,好好找你老公喂饱你吧,小淫娃,嘻嘻嘻。」

当夜,万芝整个人的精神好多了,只是脸色透着壹丝病态的白。晚上,她换上性感的睡衣爹声爹气地向何翔求欢,面对如此娇妻何翔哪会拒绝,马上脱光衣服提枪上马,那壹夜做了3次之多,完全破了何翔的记录。平日里矜持的万芝也变得很是放得开,又是嘴,又是手的让何翔软了又硬,硬了又软,而且何翔气力不济时,万芝更是主动上位,洁白健美的肉体在何翔身上咨意驰骋。肉乳狂摇,秀发乱舞,意态狂放。直把何翔榨干。

激情过后,万芝被抱在何翔的怀中。何翔已累得发出熟睡的鼾声,但她却睁着眼睛,她明白自己今天的表现是因为那桿烟,那把声音,还有这间房子。但她的心里并不感到害怕。她的脑海里,心坎上充满了这次未知事件的刺激感,还有神奇烟草带来的快感,最后也是最强烈的是对「那话儿」给自己带来的前所未有高潮的刺激向往。

万芝并不是个无知妇孺,反而是个敢於追求的新女性,也正因如此,她虽然隐隐猜到这房子里有壹些科学解释不了的「东西」存在,但她更愿意去探索,去尝试,去看看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她心里头觉得自己不会害怕的,也不会影响到自己的家庭。但,她没有察觉到这些想法其实非常可怕,带来的结果也不是她能控制的。

第四章

今天是搬进小楼的第8天,经过昨夜的激战,何翔带着略显疲惫的身躯踏上了上班的路。

何翔前脚刚出门,万芝后脚就下了床,她带着满脸的红光洗刷好,跑到了衣柜前挑选衣服,她把好几件性感的长裙,配套都试了壹遍感觉都不是很合意,突然,那件精致的青色旗袍映入了她的眼帘,她狡黠壹笑,拿出旗袍套上。很合身,紧致的旗袍贴合着她丰盈有致的曲线,把她玲珑有致的身材突显到了极限,胸前36D的美乳向下惊心动魄的是只有22寸的小蛮腰,再往下却又是壹个高高的翘臀,173的身高完全就是壹个衣架子,高叉的裙摆下120公分的长腿表露无遗。看着镜中的美人,她感到还缺了点什么,於是又跑到梳妆台前把头发盘了个5,60年代的发型抹上了淡妆,画上了眉。如今镜中的自己活脱脱就是从画报中走出的民国美人了。她拿上烟桿跑到厅里穿上壹双黑色的高跟,点上烟深吸了壹口,然后对着厅堂喷出,壹边还转着圈。

万芝强忍着不让手上的烟把自己醉倒,壹圈下来,厅堂中果然有壹处烟雾聚而不散,渐渐显出壹个模糊的人形。人形二话不说,上前就把万芝抱在了怀里,大手是壹手环腰,壹手捉着那对傲人的大奶子死命捏弄。

本以为对方被自己发现会失了方寸,没想到这是只名副其实的「色鬼」壹出现就侵犯自己,反倒让万芝不知所措了。

「色鬼」可不管你什么状态,二话不说,大嘴就吻上了万芝那红艳艳的嘴唇,同时把壹口烟踱入万芝的口中。这下子万芝在性刺激和更多的烟气下再也坚持不住了,只见她双眼浮起壹股迷离的氤氲,喉中发出难耐的呻吟,双手环住烟中色鬼的脖颈,下体更是主动去研磨对方,完全就是壹个迫不及待的状态了。

「色鬼」也不客气,嘻嘻淫笑声中手上更大力地揉捏,把旗袍下的饱满揉得凹陷变形,另壹只手,不,是第三只手不知从何处伸出直探下体,只见第三只手翻过高叉的下摆,隔着内裤却准确的捏住了万芝的阴核。

「啊。」万芝被突然的疼痛刺激得往后就倒,但由於腰上还环着壹只手,结果整个身体曲成了弓型。细看之下,你会发现万芝的双脚在这壹倒之下竟也双双离地,如今的她只是靠着那细腰上的壹圈「烟气」悬浮在半空中。

万芝这边又痛又痒那边的「色鬼」却不急於上马,只见色鬼飘到万芝的身下,凑到女人的耳边说道:「何万芝,你想见我?是想让我操你呢?还是有什么想说啊?」

不知是「色鬼」放松了控制还是被话语提醒,何万芝呻吟着说:「想……想说……说话……啊……也,也想被……被……」

:「被啥,母狗,下面都湿成这样了,还有什么不敢说的,说。」「色鬼」见何万芝稍稍恢复神智竟害羞起来了,手上的力度加大,揉捏阴核的手更是直接捅进了小穴中。

:「想被操,啊,轻点,啊,要死了……」

:「好,那咋们边操边说。」说着下面的手慢慢变成壹根粗长的肉棒开始慢慢的在湿润紧窄的花房中抽动起来。

:「你……啊,嗯……你……你是谁?」

:「我是谁?哈,我是这个房子的主人,房子里的壹切都是我的,当然也包括你这只小母狗,以后我就是你的爷。」说着话,下面的烟棍又是加大力气,更是变长变粗了少许。

:「爷……爷,你……你到底想……怎么样?是,是要害……害我们吗?」何万芝感受着从嫩肉里传来的变化,害怕地说道。

:「哈哈,害你,你现在不是挺爽吗?再说,要不是我的」醉仙草「你早就完蛋了。」

原来这壹星期以来,何万芝被「色鬼」不分日夜的在梦中,现实中侵犯,阳气日渐不足,已经快到脱阳而死的地步。还好「色鬼」留下了壹袋叫醉仙草的奇药,暂时稳住了她的三魂,再加上在和何翔的交合中补充了阳气,如今才保住了性命。

「色鬼」壹边加快抽插着越见湿润的小穴,壹边说道:「以后,你只要每天都让你那没卵用的老公打上壹炮,你的病情就没事了。」

:「那……啊……那阿翔不会有事吧……啊,慢点,我……我……我都说不到话啦……啊……」披散头发,脸色潮红的万芝,在尖叫声中被送上了高潮。此时的她露出壹边的丰乳,双腿高举,壹只手向后环着烟雾中的颈脖,完全就是合作享受的状态了。

:「哈哈,没事的,小母狗,我还想好好调教你这个鲜活的肉体呢。你那个负责喂你的老公,我怎么舍得他死掉呢?放心好了,以后,早上你就是我的母狗,晚上,你还是他的老婆。」说完,烟气慢慢飘散,何万芝衣衫淩乱的被扔在地上,只留下壹滩白浊的淫水证明刚刚的壹切都是真实的。

何万芝怔怔的回味了壹下刚才奇异的遭遇,心中现在才升起壹丝害怕的感觉,但马上她又红晕上脸,壹个妩媚的笑容出现在这个鬼妻的脸上。

第五章

搬家后的第十四天。壹个星期过去,何万芝已经完全成为了爷的肉便器,从最初的性交,到后面,乳交,肛交,口交,乃至被爷变出多根肉棒同时玩弄都变成了每天日落前的例行公事。到了晚上,则是何万芝千方百计从何翔处榨取「阳气」。短短两个星期,何万芝已经完全是壹个沈溺性快乐的女人了。

在男人和「色鬼」的滋润加调教下,何万芝日益出落得风情万种,原本略显英气的脸上如今是壹脸的媚色,眉角眼梢处,尽是勾魂摄魄的眼神,原本就无可挑剔的身段更是日见丰满,如今胸前的肉球已经有36E,她在家里早已不穿那紧窄的内衣。

又是壹个何翔不在家的早上,房内窗帘紧闭,壹个被浓烟包裹住的人形正靠在楠木大床上。人形的胯下,是浑身香汗淋漓的丰满少妇——何万芝。只见她的头上下移动,口中发出啧啧的响声,正卖力的吞下手中无法掌握的巨大肉棒,脸上是壹股癡迷,幸福混杂的神情。没错,是肉棒,真真切切的巨型肉棒,虽然颜色上有着壹种不正常的灰白,但那却不再是烟气而是肉体了,仔细看你还能透过烟雾发现躯体,只是四肢和头颅依然是烟雾状。

爷双手按住万芝的头,喉头发出壹声低吼,从肉棒中射出来壹阵阵灰绿色,浓稠的体液。由於体液射得太猛太多,何万芝壹口气转不过来,有壹部分从嘴里流了出来,同样的体液在万芝的会阴也隐约流出,看来这不是爷今天的第壹发了。只见何万芝把那腥臭无比的液体慢慢吞咽下去,仿佛在品尝美味壹样。起初是爷逼迫着何万芝吞咽这难闻的精液的,但几天前,何万芝发现这「精液」真如爷所说可以丰胸瘦腰,光肤滑肌,她开始相信爷所说的,他的精液是「药」。这壹下更让万芝深信做这个鬼妻并没有风险,反而会带来不少好处。

爷看着身前衣沦为性奴的何万芝如此听话,满意的拍了拍她的俏脸:「后面。」万芝撒娇般锤了壹下爷的胸膛,乖乖的转过身去,翘起那日益挺翘的美臀,双手主动掰开两瓣白肉,露出这两天才被开发的后门,等候奸夫的临幸。

要诱导壹个女人接受肛交,不是那么简单地。但爷的手段不是人类可以想象的,只见他的肉棒上长出了另壹根小壹号但长上不少的肉棒,上头有着规则排列的突起,像经过襄珠手术壹样,却柔软无比。只见爷把着万芝的柳腰,胯下壹送,噗吱壹声双龙同时穿进两个肉洞之中,细嫩的菊花处竟也同时被挤出壹丝白沫,原来那些细细的肉球不但摩擦肠道,还能分泌润滑液。两天前正是靠着这壹手能人所不能,狠狠得破了何万芝后门的处后还顺道让这个日渐沈溺性交的骚女爱上走后门。

只见如今的何万芝刚被肉棒插入,脸上就浮现出兴奋的潮红,双手死死捉着床套,口中肆无忌惮地狂乱呻吟,细长的颈项伸直,露出壹丝青筋竟是快速达到了壹个高潮。

其实醉仙草和色鬼的精液是经过痋术提炼的,壹方面可以安定住被鬼怪吸走阳气元阴的女人的三魂七魄,壹方面又可以改造女人的身体,外在看来它能催鼓乳房分泌乳汁,侵蚀腰腹脂肪,刺激雌激素令女人皮肤光滑,同时身体变得敏感。但可怕的其实是内部改造,痋术如其名,是用毒虫死屍合练的邪术,这种邪术运用到活人身上怎可能没有损害,其实在不知不觉中,万芝的身体正在向着半人半屍的状态变化,这半人半屍会令人永葆青春,感知强烈。但必须通过吸食阳气以保持身体不腐,否则没有阳气支持将溃成壹堆烂肉。当然变化是缓慢的,如今的万芝只觉得自己越变越漂亮,身体越来越敏感,稍壹交合,就能得到高潮,完全沈浸在快感的海洋中。

爷当然也不会主动交代,因为壹切还早,这个「香炉」还得慢慢练。爷露出壹丝狡黠的笑容,心思壹边转动,下面的步伐却丝毫不减,越加加速抽插起来,躯干上也伸出四只手,把着腰臀使力,两只绕到那对不安分地摇晃的巨乳上狠狠地玩弄起来,体下两根毒龙更是暴长暴粗,直把身下美人的阴户撑得薄如纸般透明,菊门处更是张成壹个深不见底的黑洞。但如此粗暴的玩弄并未影响万芝丝毫的兴致,更是音声乱叫:「快点……啊,用力……啊,操死我,啊……快,啊……

壹时间小楼充斥狂放的呻吟声中,丰盈的美女意态若狂,身后却是个无头四手的怪物在卖力蹂躏着,壹切如此香艳,又如此诡异。楼内无壹丝风吹,花布的窗帘隔绝着屋外的阳光,房间内,阴暗,诡秘。更多的不可思议,爷更可怕的阴谋正在进展着。

3个小时过去了,如今已是正午时分。小楼内门窗紧闭阴暗无比根本感觉不到时间的变换,但那把酥媚的呻吟声已经变得沙哑无力。万芝已经被蹂躏了整整5个小时,虽然身体经过改造但过分的脱水,令女人开始感到不适。爷在万芝渐渐模糊神智的时候凑到她的耳边说道:「骚货,受不了了吧?你乖乖听话,我就射出来,放过你,怎样?」万芝想拒绝,但身体和精神上的重担让她只能无力地回答:「遵……遵命。」得到了肯定的答复,爷加速抽插了几下,把腥臭的体液又壹次同时打入了女人的子宫和肠道内。然后烟消雾散,留下壹个黑色的锦囊和已经被操弄得不似人形的女人在大床上。

赤裸裸的万芝身上布满灰绿的鬼精,身下的两个肉洞大张着,仿佛不会再闭合壹般,散发批在床上,胸前丰满的肉球布满青淤,大口大口地喘这气。女人无力的手捉起床上的锦囊,口中呢喃道:「没事的,爷不会害我的,壹定不会。」

最后请各位看官给点意见,何翔是生是死,后面由你决定。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