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家庭乱伦

【夢里的裸體媽媽】(5-6)

作者:13833671087 字数:7716

(5)

那之后又过了几天,当然这中间发生了很多事,不管是那件事说出来都足以 让任何人脸红心跳,而阿飞本人来说,简直就是来到了天堂!

妈妈的身体完全对阿飞开放了,阿飞从来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他可以尽情 的欣赏妈妈的裸体,可以在妈妈洗澡时大摇大摆的走进去,可以在妈妈换衣服时 坐在旁边观看,甚至可以和妈妈在一个被窝里睡觉。

一开始杨钰艳还有些不适应,每次都会被阿飞看的面红耳赤。但慢慢的,杨 钰艳也开始渐渐的习惯了在阿飞面前裸体,她在家里时的穿着也变得更加随意, 比如上半身只穿着一个乳罩,下半身只穿一个内裤,有时候甚至连乳罩都不穿, 只穿着一个内裤在家里走来走去,丰满的乳房一抖一抖的在阿飞面前做着各种各 样的事。

阿飞甚至怀疑妈妈是不是本来就是这样的。他也曾问过妈妈,但杨钰艳从来 都不会回答这些令人羞耻的问题,还会生气的跟阿飞说起他们当初的约定,阿飞 也无法反驳,毕竟,一个被上千人视为女神的这样一个大美人成天在他面前光着 身子抖着奶子跑,仅仅是这样就已经很幸福了。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四天,阿飞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妈妈她……如何解决自己的性欲呢?身为一个女人,身体整天被自己的儿子 这么看,难道她自己没有性欲吗?这几天我和妈妈几乎每时每刻都是在一起的, 从来没见过妈妈去做一些比如自慰什么的事……到底是为什么呢?

……

今天是阿飞请假这么多天以来第一次要出门的一天,因为今天是星期六,同 学们也放假了。

阿飞打算跟朋友阿龙出去玩。虽然在家的这几天每天都有裸体美人相伴,让 阿飞连一刻都舍不得离开,但没办法,人生总不能就一直窝在家里吧。

阿龙说让阿飞9点在x超市门口等他,他有点事会晚点去,阿飞推开门后犹 豫了一下。

对啊,我去这么早干什么,去了也是在那傻等着阿龙啊。

想到这,阿飞随手把门一关,又回来坐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

「阿飞?你怎么还没走呢?」妈妈的声音从卫生间里传来,她肯定是听到了 电视里的声音。

「哦,我等等一会再走。」阿飞说道。

「这样啊,有的时候记得锁门呀。」卫生间里的杨钰艳似乎正在涮着拖把。

「恩,知道了。」阿飞随口答应了一声。

阿飞在家里窝到了9点10分才准备出发。

就在他刚要换鞋时,门突然被推开,阿龙走了进来。

「你怎么找我家里来了?」阿飞刚要这么说,突然,阿飞的脸色骤然就变了, 因为他突然想到了更重要的的问题- 妈妈!天知道妈妈现在是不是只穿了一条内 裤和乳罩,要是妈妈走进客厅被阿龙看到就坏了!

天啊,此刻阿飞只祈求妈妈今天破例穿了正常的衣服,或者她干脆不要出来。

但可恶的是,阿飞偏偏听到了妈妈正向这里走来的脚步声。

没办法了,就算硬推也要把妈妈推回去。

阿飞没有跟阿龙说话,他以最快的速度从沙发上跳起来顺着往妈妈脚步声的 方向一个箭步跑过去,留下了一脸疑惑的阿龙。

顺着脚步声阿飞一下子就来到了卫生间门口,赫然看到了此刻妈妈正拿着拖 把要往客厅走来。

那一瞬间,阿飞感觉自己真的是……完全败给妈妈了。

全裸!

此刻妈妈浑身上下没有穿一件衣服,是的,就连内裤和乳罩都没有穿!美丽 的双乳和下面的黑色草丛就这么完全暴露在空气中,而当事人妈妈此刻一只手拿 着拖把,用惊讶的眼神看着飞快沖到自己跟前的阿飞,她根本不知道她现在跟自 己的学生只有一墙之隔,如果不是阿飞赶到,阿龙恐怕已经看到了女神全裸的样 子了,不过幸好,赶上了,阿龙没有这个眼福了。

阿飞此刻大脑已经恢复了运转,虽然他楞在那里只有短短的几秒钟,但时间 的紧迫程度让这几秒钟也是无比的珍贵。

来不及了,妈妈刚要说什么,阿飞伸出自己的双手一下子把妈妈抱起来,一 只手抱住她的双腿,一只手抱住她的后背。

「啊~」

随着妈妈的一声惊呼,阿飞已经打开了最近的卧室的门。

事情发生在一念之间,阿飞此刻只想着快点把妈妈藏起来,根本无暇去享受 手放在怀里美人的身体上的美妙触感,更没有註意到怀里羞红了脸的妈妈。

「砰!」门被阿飞用身体重重的一挤而关上了,紧接着阿飞把怀里的妈妈直 接扔在了床上。

「呀~」杨钰艳被阿飞这么一扔,身体一下子躺在了床上。

此刻阿飞如果不是在那里低着头喘气而去看床上的杨钰艳一眼,他一定会喷 出鼻血的。

床上的杨钰艳此刻躺在床上,而下半身和两条大腿则因为阿飞扔的力量而大 开着呈一个竖立的V字形,而两条大腿相接的终点- 杨钰艳的阴户正完全暴露在 外面,紧接着,被扔出去的力量过去后,杨钰艳呈V字竖立的两双大腿自然弯曲 着落了下去,双脚踩在了床上,大腿也从V形变成了M形,丰满的肉体以最让人 羞耻的姿势横在那里,任谁看到这副画面都没法控制下体的沖动吧。

而没有任何抵抗力的杨钰艳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尴尬姿势,她紧闭着双眼 皱着眉头,惊魂未定的摸着自己的额头。

「你干嘛啊!吓死我了!」杨钰艳此刻已经恢复了正常,她一下子从床上坐 起来,有点生气的对阿飞说。

杨钰艳马上就註意到了自己现在下半身的姿势,双腿分的已经不能再开了, 她甚至能感觉到大量的空气已经灌进了自己完全敞开的阴道里。

杨钰艳惊恐的把分开的双腿夹了起来,她看了看眼前的阿飞。

阿飞还在低着头喘气……幸好……没有被他看到……

杨钰艳长出了一口气,但紧接着她又紧绷住了神经,下意识的让双腿夹的更 紧一点。

阿飞停止了大喘气,他看着眼前惊恐的妈妈,突然感觉有点好笑……

「我的老妈啊!刚才阿龙就在隔壁屋啊,要不是我把你拉进来,你就全都被 他看光光了!」阿飞又生气又好笑的说着。

「什……什么!」

杨钰艳听到后瞬间花容失色,她潜意识的用双手捂住了自己身体上的重要部 位后左右张望了一下,然后惊恐的看着阿飞。

「阿龙他……现在在客厅吗?天啊!他没有看到我这个样子吧?」

自己的学生在自己家里,身为教师居然还在不穿衣服转悠,杨钰艳能感觉到 自己的心在乱跳不止。

「放心吧,他没看到。」阿飞信心满满的说,「我怎么能让妈妈的身体给别 人看呢,妈妈的身体是只能给我一个人看的!」

杨钰艳听了儿子的话不禁松了一口气,但后面的话又让她有点脸红了。

「阿飞,不许跟妈妈说这样的话!你又忘了吗?」

不过杨钰艳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她眼珠一转,看着阿飞。

「臭小子,阿龙进门之前也不告诉我一声,我看你根本就是故意的吧!」

「我哪有啊,阿龙他是自己开门进来的……我……我……」阿飞突然想起, 自己刚才走到门口时已经打开门要走了,后来又想到阿龙会晚点去於是就又回来 呆了一会,门自然也就没锁,就是这样阿龙才能直接走进来的。

好吧结果还真是我的错。

杨钰艳似乎也猜到了一些,她叹了一口气。

「你什么你,是不是忘了锁门了?」

阿飞被妈妈一语道破,无话可说。

「唉,你这个冒失鬼,我还特意提醒你要锁门的……」杨钰艳正要对阿飞进 行一番说教时,她突然想到阿飞刚才毅然抱起自己沖进卧室的时候。

……

好温暖的儿子的双手……那双手当时……正在摸我的身体……

……

「好啦好啦,既然没被看到,这次就不说你了,快去看看阿龙吧,肯定等着 急了。」杨钰艳无奈的说。

毕竟儿子也努力为自己的的错误做出了弥补,她不想再过多责怪阿飞了。

「哦哦……」这时阿飞才想起阿龙还被自己晾在客厅里,像抓住了救命稻草 一样跑掉了。

杨钰艳看着儿子的开门出去背影,终於如释负重的长了一口气,把手放在自 己的胸口上。

……

心……还在噗通噗通的跳呢……

臭小子,还以为……你要强上了老妈呢……

杨钰艳脸红着拿起了床头柜上的卫生纸,她再次打开了紧闭着的双腿,看着 自己的阴户。

已经……湿的不得了了……

乌黑的阴毛下,两片阴唇似乎还在因为刚才受到的惊吓而抖动着,下面的阴 道口则有明显的湿痕,从杨钰艳的阴道口一直蔓延到屁股中看不见的地方。

杨钰艳闭上了眼睛,表情复杂。

为什么会这样啊……。

……

客厅里。

阿龙纳闷的看着出去了好久的阿飞终於回来了。

「你干嘛去了,让我等这么久。」

阿龙郁闷的问道。

「没事,突然想起来烧的水还没关。」

「可是,我刚才好像听到……」

「好啦好啦,别瞎想了,都几点了我们还没出发呢。」阿飞随便敷衍了两句 把阿龙的话堵了回去,心里却苦笑不已。

好险啊,妈妈的身体差点就被这小子看到了。

想到这,阿飞突然擡起头来看着阿龙然后笑了一下。

「干啥,你这内涵的笑是什么意思!」阿龙故作惊讶的说。

「嘿嘿,阿龙,你觉得……」阿飞突然打住了,他回头看了看妈妈在的卧室 的门。

「我觉得什么?」阿龙壹脸糊涂的问。

「出去再说吧!」

「你不用跟家里人打声招呼吗?」

「不用,走了!」

……

外面。

「阿龙,你觉得我们的杨老师美不美?」

「这还用问啊!当然是女神级别的美人了,人家都三十好几岁了,看起来比 我们班里的年轻女孩子们都漂亮水嫩。我真是羨慕死他老公。」

提起杨老师,阿龙就开始刀刀起来,阿飞是阿飞的朋友,他自然知道阿龙对 杨钰艳有多么的癡迷,但无奈杨钰艳是自己的妈妈,每次阿飞提起妈妈怎么怎么 样,阿飞为了避免尴尬只能每次都给阿龙打泄火,但今天阿飞却主动跟阿龙提起 了自己的妈妈,为什么呢,阿飞自己都不太清楚。

「呵呵,那你知道她私下是怎样的吗?」

「肯定也是个高傲的不得了的强势女性吧。」

「是嘛……」

阿飞心里有点得意,他很想告诉阿龙,「你的杨老师私下里就是一个整天光 着屁股摇晃着硕大的奶子在自己的儿子面前跑的女人。」但他当然不会真的说出 来,只是自己默默的,享受着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感。

(6)

阿飞走后,杨钰艳独自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此刻她已经穿上了衣服,淡黄色 的衬衫和黑色的短裙,很随意的装扮,没有特意为什么而

穿。

杨钰艳看着电视里的节目,觉得十分无聊就关掉了电视,然后趴在了沙发上。

儿子不在……似乎有点空虚感呢。

回想起这些天发生的事,杨钰艳自己都觉得太不真实。

在自己的儿子面前全裸着身体让他打飞机,自己也从一开始的羞耻到适应再 到现在的习惯……其实并不能说习惯,杨钰艳也发现了

,自己并不是习惯了,而是,喜欢这种感觉了。

自己的亲生儿子用火热的眼光看着自己全裸的身体,不管是羞耻感还是罪恶 感都能让杨钰艳感到很兴奋,每次兴奋起来下体就会分泌

出爱液,有的时候甚至有种强烈的渴望,这种渴望让杨钰艳自己都觉得害怕, 她渴望让儿子粗大的阴茎插入自己的阴道,渴望得到最

原始的性爱快乐,但杨钰艳知道自己是绝对不能这么做的,母亲的尊严让他 无法接受这种事,把身体露出来给儿子看已经是最大的底

线了,绝对不能突破这个底线,否则,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

其实仔细想想,儿子看到的只是自己的乳头和阴毛,不论什么时候被儿子看 身体,杨钰艳都是正常站立的姿势给他看的,而真正的最

私密处- 阴户,儿子还从来没有看见过呢……他肯定很想看吧,要是被他看 到的话他会是什么反应呢……

杨钰艳这样想着,身体的反应又出现了,再加上刚才阿飞把自己抱起来的那 一瞬间,杨钰艳的阴户已经彻底被淫水浸湿。

「啊……好想要啊……」

杨钰艳发出了她不想让除了自己老公以外任何人听到的呻吟声,只有在儿子 不在家时,她才能这样。

杨钰艳站起来,走进了阿飞的房间。

这里全都是阿飞的东西,书桌上的书和文具,柜子里的衣服,床上的被子… …全部都是阿飞的味道……

杨钰艳打开一个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本相册打开后,里面是阿飞的各种照 片,有阿飞小时候的,有阿飞跟同学的,当然还有,阿飞

和自己的……

「啊~~」杨钰艳的内心深处突然传来了一种莫名的感觉。

她拿起那张自己和阿飞合影的相片,坐在了阿飞的床上。

照片上的阿飞是他10岁的时候,当时还很稚嫩的他搂着杨钰艳的脖子开心 的笑着,而照片中的自己也一脸幸福的摸着阿飞的脸。

多么美好的一对母子啊。

那时候我们还是正常的母子关系,现在却……

杨钰艳想到自己居然会主动脱下衣服用自己的身体供儿子打飞机,在看到照 片上的自己,一阵黯然。

杨钰艳……你怎么会变得这么下贱了呢……

看看照片上那个美丽的母亲,再看看你现在的淫荡样子……

杨钰艳摇了摇头,翻开了下一张。

这是……

这是一张阿飞幼儿时期的照片,里面的阿飞当时可能只有2岁吧……还穿着 开裆裤呢。

看着阿飞小时候的样子,身为母亲的杨钰艳露出了会心的笑。

杨钰艳的目光落在了阿飞的开裆裤下,那里阿飞的小鸡鸡完全露在外面……

哈哈……阿飞小时候的小鸡鸡……真的好小啊。

正在杨钰艳作为一个母亲用怜爱的目光儿子小时候时,她的脑海中突然浮现 出了阿飞用手在鸡巴上套弄手淫的事。

不!不要想这些……

杨钰艳使劲的摇了摇头,希望可以把这些念头从脑海中轰出去,安安静静的 来回忆一下过去。

但是没用的,一旦有什么念头在脑海中闪现,就很难忘掉了。,大脑会根本 不受控制的去想。

杨钰艳看着照片中阿飞的小鸡鸡,脑海中想着阿飞的大鸡巴……

啊啊啊!天啊,我真是个罪恶的女人……看自己儿子小时候的照片都要想这 些……天啊……我到底是怎么了……

杨钰艳痛苦的把相册合上,然后一下子躺在了阿飞的床上。

不要在想了!不要在想了!不要在想了!

杨钰艳根本无法左右自己的思想,儿子的鸡巴几乎占满了她脑海中全部的空 间。

天啊!我受不了了!

杨钰艳一把脱掉裙子里的内裤,把那条已经湿漉漉的内裤扔在了旁边,然后 大大的分开双腿,阴户早就被淫水侵湿了,杨钰艳再也无

法按耐心中的欲火,把手放在阴户上开始揉搓。

「啊~~啊~~」

杨钰艳脑海中浮现出了阿飞抱起自己时的那时候,那时阿飞的手放在自己的 大腿和后背上,而自己则被弓着腰弯着腿躺在阿飞的怀抱

里。

「阿飞……你这个坏蛋……啊~~~」

下体传来的刺激让杨钰艳淫叫不断,想起儿子当时的举动,杨钰艳的内心荡 漾了。

连自己的丈夫都没有这样抱过自己,却被自己的儿子这样抱着……当时自己 还是全裸的。

「啊~~嗯~~~」

儿子的公主抱让杨钰艳的心的心彻底融化了,幸福的感觉遍布了她的全身, 杨钰艳甚至觉得……如果当时儿子要自己得到自己的身体

,自己可能都不会拒绝……

「阿飞……妈妈……爱你……啊~~~~啊~~~~」

阴户的快感沖击着杨钰艳的全身,杨钰艳兴奋的不听扭动着身体,巨大的乳 房也随着摆动而掀起波浪。

「啊~~好爽……好舒服……要……要来了……」

马上就要达到高潮的杨钰艳,甚至连十个脚指都在紧紧攥着床单。

「砰!」一个关门声回响在了屋里,马上就要达到高潮的杨钰艳听到了这个 声音后,惊恐的她立刻从床上坐起。

怎……怎么了……

杨钰艳无法认真去思考到底发生什么了,她只知道,客厅的门被打开,有人 进来了!

杨钰艳慌忙的把旁边的内裤随手塞进了枕头底下。

与此同时,卧室的门被打开。

阿飞走了进来,看到了坐在床上的妈妈。

「妈妈?你怎么在我房间啊?」

面对阿飞诧异的提问,杨钰艳此刻根本就无法回答,因为她此刻正好达到了 高潮!她能感觉到下体狂涌而出的淫水完全流到了自己屁

股所坐的床单上,而高潮的同时,杨钰艳的双腿也夹的更加紧了。

天啊!居然……在儿子面前高潮了……

虽然并没有被儿子看到,但在儿子的面前自己的阴道中狂涌而出的淫水的那 种感觉让杨钰艳羞的无地自容。

阿飞也註意到了母亲的异样,坐在床上的妈妈满面潮红,裙子下一双美丽的 腿夹的紧紧的,似乎还有点颤抖?

「妈妈,你看起来很不对劲啊,是不是不舒服?」儿子关切的问候更是让杨 钰艳羞愧。

「哦……我给你收拾收拾屋子……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啊。」杨钰艳忍受 住内心巨大的羞耻感,故作镇定的说着,但实际上杨

钰艳自己都能发现,自己连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

「我忘记带会员卡了,妈妈你站起来一下我看看在不在床上。」

杨钰艳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她能感觉到下面坐的被单已经全湿了,站起来的 话,自己屁股下面流出来的的一大片就被儿子看到了啊!

「会员卡啊……那……我帮你找好了,你不用管了……」杨钰艳慌张的说。

「你也不知道会员卡什么样啊,我来吧妈妈,屋子我等我回来自己收拾,你 歇会吧。」阿飞说。

杨钰艳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一旦自己站起来,屁股下面肯定有一大片湿 痕迹,被儿子看到的话……

天啊……怎么办……

杨钰艳着急的说不出话来,紧夹着的两双玉腿也颤抖的越来越厉害。

「妈妈,你到底怎么了,」阿飞奇怪的问,妈妈这个样子明显不正常。

「我没事……你找别的地方吧,床上我替你找……」

「那好吧……」

看到儿子终於不再坚持让她站起来,杨钰艳暗舒了一口气,以为危机已经过 去了。但谁想到,阿飞这个臭小子偏偏要先去翻一下枕头



杨钰艳突然想到了什么,大叫一声:「等一下!」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枕头下的黑色蕾丝内裤已经完全暴露在了阿飞的目光下。

……

「这里怎么会有一条内裤呢?」阿飞惊奇的看着枕头下的内裤。

杨钰艳的脸已经红到了脖子根,她知道聪明的儿子马上就能猜到是怎么回事 了。

阿飞看看内裤,又看看坐在床上紧紧夹着双腿的妈妈,突然做出一幅恍然大 悟的表情,不过他立刻闭上了嘴。

「别瞎想……我就是在这试了试衣服而已……」杨钰艳辩解道,虽然这很难 让人信服,但阿飞也不敢在妈妈面前多说什么。

「哈哈哈哈哈!」阿飞突然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死小鬼,笑什么笑啊!」杨钰艳脸红着说。

「哈哈哈哈!妈妈,我觉得你真是好~可爱啊!」阿飞终於忍不住说了出来。

「可爱个屁啊!快点找,找到赶紧走!」杨钰艳生气的说,这让她有种被儿 子调戏了的感觉。

看着这样的妈妈,阿飞突然眼珠一转。

「妈妈,我想打飞机,你可以现在把衣服脱掉吗?」阿飞坏坏的看着妈妈。

这个臭小鬼!居然那我们的约定来要挟我!

对阿飞突如其来的要求,杨钰艳只得紧紧的咬着牙齿。

如果现在把衣服脱掉的话,自己没穿内裤的裙底和高潮过后满是淫水的小穴 就都被看到了。

光是在儿子面前高潮就已经让杨钰艳羞愧的想死了,如果再被他看到这些, 自己真的要找个地缝鉆进去了。

无论怎样也不能被看见!

「现在不行!」

「为什么啊!」

「不行就是不行!」

看着妈妈倔强的样子,阿飞叹了口气,知道今天妈妈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妥协 了。

「好啦好啦,我找到会员卡了,在柜子的抽屉里,拜啦,我可爱的妈妈!」

阿飞调皮的沖妈妈笑了笑。

「你!」杨钰艳的脸红的不能再红了。她甚至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情绪 了,最后居然对儿子做出了一个连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

鬼脸……

门关上了,杨钰艳的身体像是瘫痪了一样一下子躺在了床上,本来达到高潮 的她再加上刚才这么一折腾,身体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由於刚才的羞耻感所致,杨钰艳的阴户更湿了。

杨钰艳抬起屁股看了看下面,床单上一片圆形的深色湿迹格外的显眼,自己 的裙子也湿了一大片。

还好没有被儿子看到……

为什么呢……都已经把衣服脱光给他看了,为什么这种事却不想让他知道呢 ……

怎么说我还是他的妈妈啊……这种事……对於一个母亲来说……太丢脸了… …

杨钰艳看着天花板,一阵失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