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家庭乱伦

嬲(二十二)嬲嫐

作者:voxcaozz

原创于春满四合院,谢谢很Q的电鱼和kuailedadi2258两位朋友的支持,很感激二位的转载,谢谢!我还要对我那三位老哥哥说声谢谢,谢谢你们的帮助和支持。 嬲写到嬲嫐这一章,终于算是完成了嬲的平衡。个中情况,书友自己体会。我说过,嬲有底线,这种底线在小说中是存在的,恐怕现实生活中也是如此吧,呵呵。 基本还有五章,就差不多要完结了。下一章偷天。在这里和大家交代一下,算是提前告知吧。

                               (二十二)嬲嫐

离夏在单位里,虽然得到领导的赏识和器重,可暗地里还是有人会搞一些小动作。就拿过两天单位要组织活动这件事来说,有人在背地里拿她怀孕哺乳做文章。说什么休整了一年了,处理问题有些生疏了,别把活动搞砸了;心思全在孩子身上,业务能力有,但责任心难免不够等等等。

局长钦点的她,对她的办事能力和勤务态度自然是很放心。要不然也不会把这次局里布置活动的任务交给她。当然,对于那个耳边吹风的人,局长稍微安抚了一下,算是打发走了她......

这些日子里,没事的时候,离夏心理也在思量着一些问题。作为女人,她知道自己的情况。尤其月经刚过那两天,她的内心确实很需要男人的爱抚,需要男人的采摘与伐挞。

这些天,安逸闲暇的生活,滋润的她水嫩嫩的。估摸着危险期的时间,她和公爹在房事时,倒是提前做好了预防。

今日上午,恰逢乡镇集会。离夏在公公的陪同下,一家子赶集去了。那四里八村的闲散人员在今日汇聚到了那里,逢上周日,周边上班一族也随着凑起了热闹。一时间,集市上热闹非凡。

魏喜抱着孩子,徒步朝着集市走去。锁好了车子,离夏踩着高跟鞋跟了上去。其实这个点的气温还是温和的,可女孩子家的自身呵护还是挺细致的。离夏戴着遮阳帽,一副女士墨镜遮挡着她那双迷人的大杏核眼,随在公公身后,隐没在了人群里。

乱哄哄的人群里,有些拥挤。站在前面的魏喜,指着不远处,对着身后的离夏说道「要不要吃糖葫芦啊,那边还有凉奶茶呢」

离夏很少赶集,所以这里对她来说,很新鲜。一拉溜的糕点小吃、话梅饼干,这边是糖炒栗子、卤煮花生、香辣田螺,刺激着她这个小媳妇的味蕾。

魏喜赶忙吆喝着卖卤煮花生的老张,邀了半袋出来。又凑到那边看了看金菊儿和果脯,觉得夏天吃这个不好,也就没有买。低声安抚着离夏,魏喜带着她走向旁处。

对于公爹拦阻的劝慰,离夏也知道自身的情况。随便瞎吃的话,对孩子也是影响很大。虽然她爱吃零食,可心理也知道轻重缓急。

撇了一眼公公,离夏嘟着嘴说道「我就知道你会劝阻,事儿精似的」

魏喜哄逗着小孙子,笑着说「你妈妈呀又有意见了,跟爷爷走,爷爷给你买糖葫芦去」

祖孙三人一边凑着热闹,一边低语轻笑。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这里的情况,给外人的感觉还真是父慈子孝,尽享天伦之乐。

日头打高,气温升了起来,走进商铺门脸休息的离夏看着公公给孩子挑着衣服。这一回,她没言语,虽然这里的东西没有城里花样繁新,可那是公公的一番心意,她又怎能搅了老人的心情,她抱着孩子,看着公公丈量比划着,挑来挑去。

门脸里面卖衣服的小妹都被魏喜的挑剔给逗笑了。这人啊,卖衣服挑的事还挺多,还说什么要棉料的,看他翻来覆去的样子,还真疼他的孙子。

其实,赶了半天儿集也没买什么实质性的东西,除了给小诚诚买了一身棉料的小背心和开裆裤,又要了一个闪光的小汽车外,剩下的就是一包糖堆儿还有那半袋卤煮花生。

出去逛不见得非得要买什么,就是纯粹的带着儿媳妇去散心,去感受乡镇的淳朴人情和那份热闹。

回到家中,魏喜打开汽车包装,安装好电池之后,哄着小孙子在大炕上玩耍起来。外屋,离夏坐在八仙桌旁,再也不顾形象了,一边举着糖葫芦,一边撵着花生,囫囵起来。

看到桌上那小堆花生壳,魏喜就一目了然了,他叹了一声,心道「这丫头,还是改不了吃零食的习惯,哎,难为她了」。

中饭挺简单的,魏喜绊了一道苦瓜,切了一盘西红柿,也没准备主食。这三伏天能吃什么呢?热不拉叽的,人也没什么胃口,挑了败火的随便吃了点就算应付了过去。

魏喜伺候孙子洗澡,这也是他每天的必修课。同样的时间段,同样的澡盆,同样的人,祖孙俩配合的还真默契。一个抚摸一个泼水,在那晌午头的燥热喧闹中,玩得不亦乐乎。

伺候着小孙子,魏喜给他擦拭干净身体,用浴巾一裹就抱进了屋子。小孙子那光溜溜的样子老实巴交,没有挣扎就被放到了东屋的大炕上。铺垫好了之后,又哄了一会儿,诚诚就乖俏的进入了梦乡。

看着小孙子甜甜的睡去,魏喜砸吧着「这孩子,玩了一上午,精神头还真足。看他啊,这会儿倒是真的是太困了,呵呵」。

魏喜蹑手蹑脚的离开了屋子,朝着浴室走去。他知道,儿媳妇正在洗澡。刚才,他陪着孙子玩水,弄了一身湿漉漉的,很不舒服。藉此机会,他想跟儿媳妇一块洗一把。

听到开门声儿,离夏撩开了浴帘,看到公公大步劲道的走了进来。上来就把衣服脱了下来,把离夏吓了一跳,急忙说道「一会儿,宗建就要回来了,你怎么还敢进来啊?」

魏喜狡辩的说道「这不说他踢完球要去吃饭吗?这会儿刚1点,哪有那么快就回来的?」

看着公爹眼里透出的欲求和那副狡辩的嘴脸,又看到他两手空空如也,想来也是忘了这茬口。离夏好气又好笑的嗔道「拿那个过来了吗?哎,拿你没办法了,我给你用嘴弄出来吧」

魏喜当然知道儿媳妇嘴里说的是什么,可他现在脱光了,也不好再跑出去拿避孕套了。再者一说,那个避孕套他用的非常不舒服,紧紧巴巴的。那几盒套子,还是计生办给送来的呢,这一晃都好几年了。要不是这一段时间他融入到儿子的家庭里,估计那个避孕套也派不上用场。

他悻悻的说道「伺候小家伙睡着了,我就把那套子的事给忘了,恩,你给我用嘴吸出来吧」。

说完,投身到花洒之下,魏喜和离夏赤溜溜的挤在了一处,彼此之间相互交替的给对方清洗着身子。

对于魏喜的身体,离夏已然了解甚深,她熟练的给公公涂抹了一层沐浴乳,喷香喷香的用浴花绕着他的身子转悠起来,简单的把汗水冲掉,然后又打了满手的沐浴液,给他认真的搓洗着下体,那老实的肉虫子,握住手中,软软呼呼的如同玩具,被她摆来摆去的。

一边清理,离夏嘴里温柔的说着「以后注意清洗自己的下体,知道吗?就算不为我考虑,也要为你自己考虑」。

看着儿媳妇温顺的样子,那柔软的小手错落在自己身体上,像媳妇一样给丈夫伺候着,魏喜心里非常受用,他把手搭到了儿媳妇柔软坚挺的乳防上,托着这对柔美锃亮的奶子,两个食指一阵爱不释手的勾离,欢喜的说道「真是摸不够你这两个大奶子啊,太肥了,肥的我心里都忍不住想要得到你了」。

离夏羞怯的回道「傻样儿,又不是不让你吃」,那副较低低的模样,魏喜看的是心花怒放。

撸开了褐色的剥皮,深谙色的龟帽就露了出来,离夏的拇指和食指环绕着龟帽的沟壑轻轻搓动,一下下的套弄起来,那剥皮系带软软的连在马眼下面,随着箍动,魏喜的阳物渐渐有觉醒的趋势。

就那样子,在浴室里。一个年轻曼妙的身子,弯着腰给男人仔细清洗着下体。而车轴汉子则是半佝偻着腰,探出那一双粗大的手掌,握在女人新剥的鸡蛋上,揉搓碾压着。

享受完伺候,这回轮到魏喜上场。望着他那粗糙的老手,离夏开始还有些担心,怕公爹伺候不来。可随着魏喜的一番抚摸滑摸,有板有眼的还真有那么点意思。离夏也就踏下心来任由他上下其手了。

离夏那柔软的身子,矗立在花洒之下,低头看着蹲在地上的公公,只见他左手捧着乳白色粘稠的沐浴乳,右手食指和中指在左手的手心里勾了一层洁白,然后探到自己的下体,轻捻细拨,蘸着自己的阴户,小心翼翼的涂抹了一遍,那滑腻的感觉非常舒服,离夏不由得分开了双腿,慢慢的闭上眼睛享受起来。

魏喜这双巧手无师自通,双手熟练的扣在了儿媳妇饱满的馒头上。两只灵活的大拇哥轻轻的舒展在蝴蝶外翼的弧线内,温柔体贴处令离夏都为之咂舌。

禁不住那一圈圈的揉动,离夏轻颤的喃喃着「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一面,嗯,好舒服呢」。 看到儿媳妇温顺的撇开双腿,那一脸享受的样子,魏喜自豪的同时,手更是仔细的推捻了起来「爸还是第一次给女人洗呢,想不到女儿的身子是这么好,这么软,把都馋了」。

那粗犷的男人,嘴里能说出这样的话,离夏睁开眼睛扫了一眼,嗔道「又不是没给你尝过,快点吧,别被撞见了」。

听到了离夏有些催促的说着,魏喜的动作渐渐快乐一起。那一下下揉推过来,离夏被抚弄的,括约肌都动了好几回。她闭着眼睛享受着来自公公的服务,这还真是第一次呢,公公第一次给自己洗身子。

撩拨完玉户外部,魏喜满手滑不溜丢的,看着儿媳妇粉嫩娇持的美妙桃源,他满心欢喜的问道「里面能用沐浴液清理吗?」。

魏喜这么一问,她心头震动,不为别的。因为眼前的男人的温柔呵护,因为他的心思细腻,因为他心中有我。随之「嗯」了一声,算是答复了公爹。

带着想法,离夏伸手按住了公爹的手,让他扣在自己的玉门外,让他感受自己呼吸的下体。

感觉到儿媳妇身体的变化,得到了她的首肯,魏喜也是激动不已。他的手动了动,然后看到那两只白皙的小手挪到了一边,他继续揉搓了起来。这一次,他划开了儿媳妇的印笼缝隙,探了进去。

潮湿粉嫩的小鲜肉,细腻光滑,似乎在轻轻蠕动着。魏喜站起了身子,用食指在那门庭边缘轻轻的转着圈,他感受到了年轻的颤动,那带着气泡的沐浴乳打开了清香,打开了朝圣之门,向他招手。

取过了莲蓬,一遍遍的冲刷着那光彩夺目的玉门,直到儿媳妇嘴里轻唤了一声「好了」,魏喜这才关掉水龙头。

他又蹲下身子,带着探索和痴迷的表情,伸手抱住离夏的大腿,把自己的嘴靠了过去。他想品尝一下让他癫狂的地方,当他得到默许的时候,令他激动万分。虽然他的身体不止一次进入到这里边,可舌头还是第一次接触。毫不犹豫,魏喜就抱紧了那翘挺的屁股,把头深深了进去。

莫道女儿娇 无暇有奇巧,林间小溪水潺潺,坡上青青草。淡淡的女儿家的身子,飘着清香。此刻,让他吃了个满口。

离夏被公公的舌头舔动的有些焦躁,她推开了公爹埋伏的脑袋,再次温柔的劝道「舔的我的身子都软了,我给你吸出来吧。一会儿,宗建就要回来了,看到了就糟了」

想到眼么前的事,魏喜也没再矫情,他挺直了腰板,迅速的投入到角色当中。那软趴趴的小鸡鸡被儿媳妇温暖的小嘴叼住,享受着她那樱桃小嘴的吹裹嘬挤。疲软的下体,没两下就给鼓捣的硬了起来。

柔胰轻握箍住了他的茎身,套弄时,剥皮滑了出来,深谙色的龟帽此时也变成了猩红色,粗硕样如鸡子般被儿媳妇的小嘴挤进挤出。小手也在不断的托着他的子孙袋,或揉或捏,很是温柔。

那香滑的小舌头转着圈,围绕在它的上面。一会儿用贝齿轻轻啃噬龟帽边缘,一会儿又用舌头舔吸马眼罅隙,连他那嘟噜着的蛋蛋都给他清了几个来回,弄得他麻痒痒的好不舒服。

或许是因为这两天没有做爱,亦或者是头一次享受这种服务,魏喜感觉自己的鸡鸡很敏感。那温暖湿滑的小嘴里钻挑勾锁,一会儿紧扣一会儿又吹的他温湿麻痒。倍感舒服的他抖动着身子,使劲的绷着下体说道「好媳妇,小嘴真暖和,爸都快给你箍出来了,小舌头真嫩啊」。

那轻轻扭动的硕直发暗的阳具,直挑挑的沾满了离夏湿滑的津液,狰狞中暴露出来的条条虬髯清晰可见。嘟噜着的两个乾坤袋正在一点点的收缩,似乎在做着喷发前的准备。

离夏一手压制着暴走的青龙,用嘴轻轻的安抚着。另一手则在青龙下面托着那嘟噜着的饱满的紫葡萄,慢慢的揉动着紫葡萄里面的两粒大卵。面颊宣红的她抽出嘴里的阳物,媚了一样公爹「好热啊,涨得我的嘴巴都麻了,你这臭东西」,说完又继续快速的套动起来。 看着儿媳妇卖力的吮吸着自己的阳物,魏喜伸手把她垂于胸前的头发撩到了后背之上,清晰的看着那张秀满水亮银光的脸蛋,心理阵阵满足起来。

十了分钟之后,魏喜忍受不住如潮的快感,在儿媳妇小嘴的紧裹之下,快感从他的龟帽上传了过来。他双拳紧握,下身前探的同时,屁股崩的紧紧地。瞬间腰眼一麻,他控制不住的前探着身子,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让自己的阳具插的更深一些。

同时,嘴里颤抖的喊着「媳妇,我给你,媳妇,我给你」,那一声声压低了的沉闷声音里,手掌按住了儿媳妇的脑袋,配合着他不断耸动的屁股,透出来的是无限满足和舒爽。那形象,一个中年男人的自信和威严,此刻容不得你反抗。

离夏被捅得躲无可躲,只能任由那粗壮的阳具扎进了自己的嗓子眼。精夜像冲锋枪突射的子弹,嗖嗖的射着靶子。打的她异常难受,但又无可奈何,只能干呕着吞到了肚子里「呃~,咳咳哼~,呃~~,咳咳~」,咳嗽了一阵,贝齿刮着自己的小舌头,离夏又吐了一口黏白,也说不好到底是唾液还是精夜。

魏喜呼呼的射完,才感觉到身下之人的挣扎,舒爽过后的他挠着脑袋,憨憨的笑道「我尽顾着自己了,没理会你的感受,刚才...」

离夏干呕了一气之后,看到公爹满足的样子,嗔怪着说道「弄的那么深,人家都喘不上气了。哎,你呀真是我的克星」,说完舔了舔嘴角,又伏上了他的下体,给他做最后的清理。

魏喜的鸡鸡依旧处于勃起状态,在儿媳妇情理时,那酸麻感从龟头上传来,他摇晃着身体直到儿媳妇给他舔舐干净。这才急忙抄起衣服,快速的穿了起来,而后匆匆离去。

要说魏喜艺高人胆大,有些褒贬了他。说实际的,他的点够高的,他前脚刚走没多长时间,外面的大门就响了起来...。

魏宗建上午回来之后,和公司的同事踢了两个多小时的足球。然后和这帮子人一起吃的饭,他在席上没少喝酒。

他挎着个小皮包,步履蹒跚的来到自家门外。钥匙捅了好几回才勉强打开门上圆孔的锁,伸手够到门插手又扣持两回,才算把大门打开。

宗建撩了撩眼皮,冲着廊下的父亲说道「爸啊,没休~歇会儿,睡~醒再洗」,

这个时候,魏喜正在洗衣服。上午给孙子买的那套棉夏衣,已经过水洗干净了。他自己之前穿的那身衣服,正要过二遍水。这个时候,门响了,魏喜惊出了一身冷汗。

这刚几分钟啊,如果自己当时沉迷在浴室当中,那情景真不堪设想。心理想着,魏喜就看到了儿子摇摆着走了进来。

他静了静心,对着儿子说道「怎么喝那么多酒啊,看你走路都不稳了」

宗建摇晃着脑袋,踉踉跄跄的走到廊下,隔着窗子,没看到妻子的影子。磕巴着说道「没辙,那~么多人喝啊。夏夏~夏,呢?」,他只顾得寻找妻子了,又喝了酒,根本没注意父亲还未干的头发。

魏喜嘬着嘴说道「是不是洗澡呢?哦,她洗澡呢」

这个口,宗建哪有脑子思考问题,他冲着父亲说了一句「洗澡」,就晃悠着身子走进屋里。魏喜紧手投出衣服,就跟了进去。

魏喜关切的说道「喝点水,没事吗?」

宗建脱掉衣服,换上大裤衩,迷迷瞪瞪的冲着父亲翻着白眼,说道「啊没~事,我也冲~个,一会儿啊,我得~,我得睡觉」,说完走了出去。

离夏已经洗完了澡,正要穿衣服,她就看到丈夫醉咕隆咚的走了进来,看他那摇摆劲儿,还很迫切的样儿,离夏打消了念头,只得陪着丈夫又冲了一遍。

离夏给丈夫清洗的过程中,也是捏了一把汗,刚才自己和公公简直就是玩火。只不过,家庭情况处在那里,这也不能怪她。

男人都是一个样,见到美女迈不动步,宗建也不例外。眼前娇美的妻子让他十多天空寂的心有了想法。他把矛头直接指向了丰满娇柔的妻子身上,他那近一米八身材的大个,有些发胖的白嫩身体,搂住了离夏。

这十多天的相思,透过他的眼神,含着情欲向她射来,那要吞了她的眼神,离夏岂能不知。丈夫此刻的样子,尤其是他酒后对自己动手动脚不说,嘴里还胡言乱语起来「老~婆,给我,我想~这~天憋的~我难受死了,快~给我」。本来要拒绝丈夫的胡来,可丈夫口齿不清的叨咕,离夏实在不忍拂了他的心情。默默的搂近了他的身子,给他把衣服脱了下来。

经花洒的冲洗,宗建多少缓了一些劲头。迷迷糊糊间,他撩着妻子的大腿,把自己坚挺的阳具塞了过去。在那里一味的瞎捅着,半天也找不到门路。

看到丈夫实在是不济事,离夏扶住了丈夫的坚挺,身子靠了上去。宗建也未曾想过,那里为什么湿滑一片,他任性的直勾勾的,机械式的捅了起来。

离夏忍受着丈夫的粗鲁和躁动,内心的欲望再次被勾了起来。随着丈夫的抽插耸动,她低声呻吟着,双腿盘在了丈夫粗壮的腰身上,扭动了起来。

为了迎合丈夫,她不断磨蹭着身子,尽量让丈夫插的深一些,同时双手紧紧搂住了他的脖子,可谓是使劲了浑身解数。

当他要亲吻自己时,离夏嫌他酒气而把嘴挪到了一边。勾的宗建只能用身体的耸动来满足自己这些日子的空虚。他鼓动着饥渴的身体,在妻子身上探索着,抽插了四五十下就忍不住了,最终舒服的射了进去。

他大口粗喘着,吼道「呃~,舒服~啊,舒~服」,看那样子,无不透出他的满足。

离夏白了一眼丈夫,嗔道「你可真行,人家今天可是危险,你就不怕我怀孕吗?」

看着妻子娇羞的脸蛋和那红艳的小嘴,宗建眯缝着眼睛,疲惫的说道「不~~会那么巧吧,对八~起啊,老~婆」。

看到丈夫那疲惫不堪又结结巴巴的样子,离夏推了他一把,命令道「赶快睡觉去吧,累累巴巴的,回来还和人家搞,也不注意身体,哼,赶快去休息」,看到妻子关心自己,宗建美滋滋的打着酒嗝,晃悠着身子,竟然只是用裤头遮住裤裆,就踉踉跄跄的走了出去...

宗建走进卧室时,父亲正在客厅里抽着烟,他冲着父亲说道「爸~啊,你~也休息~会儿吧,外~面那么热,我不~行了,睡~睡觉了」,说完,一头扎向了床里。

魏喜炯炯有神的双眼,看着儿子光着屁股就走了进来,躺在床上那不省人事的样子。他夹着烟卷的手都有些颤抖。扔掉了刚抽两口的烟,他对着呼噜中的儿子喊道「建建,喝口水,喝口水吗?」

宗建完全不理会的样子,继续呼噜不断的从他的嘴里哼了出来。魏喜喊了两声之后,看儿子还是那副死猪像,他打了一杯凉白开放到儿子床头,推了几把儿子的大腿,喊着「喝口水再睡,喝口水」,

宗建咕哝着哼了两声「袄~婆,你~也睡吧,八~早了」,然后又开始打起了山响的呼噜。

看到儿子意识混乱不清,他打开了儿子衣柜下面的抽屉。里面摆着一些儿媳妇不穿的衣物,那埋在底层的一卷塑料包装让他的心跳频率加速了起来。亮白色的包装袋,上面清晰的印出了一个圆圆的图形。

魏喜小心翼翼的,回头看了一眼熟睡中的儿子。然后,他快速的撕掉了一个包转。合上抽屉时嘴里还大声喊了两句「建建,喝水,喝口水」,给他回应的依旧是那山响的呼噜声......

晒衣绳上的衣服呈半干状态,地上滴露下来的水渍早已蒸发干净。那院外的梧桐树上,传来了声声持久的蝉鸣,隔着厅门,里面的呼噜声依旧。一想到这,魏喜哆嗦了一下身子,心里那股子邪火烧的是越来越旺。他盯了一阵东厢房,然后来到儿子窗下。看了一眼床上赤身裸体的儿子,那死沉死沉的样子。欣喜之余,脚不受控制的朝着东房浴室的门走去。

离夏听到开门声时,她正蹲在地上使劲的挤着自己的下体。那黏糊糊的乳白色精夜从她阴户中被一点点的挤了出来,她以为丈夫又回来了,随口说道「怎么还不去休息,喝的醉醺醺的」。

没有听到回音儿,离夏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吓得她魂儿都飞了。她低声焦急的说道「你怎么又回来了?不知道你儿子回来了吗!找死吗?」

看着儿媳妇惊慌失措的样子,魏喜一边脱着衣服一边宽慰着儿媳妇,说道「建建睡死了,我摇晃了半天也不见他有所动静。哈哈,刚才我看到了,我看到啦」

看着公公笃定的样子和一脸的兴奋,离夏不解的问道「你看到什么了?哦!呸,你的胆子可真大,你要吓死我吗!」,想到刚才和丈夫做爱时,公爹无耻的偷窥,臊的她那小脸通红一片。

魏喜把裤头甩到了衣架上,走了过去。脸上挂着蔫笑,喘着粗气,对着离夏颤抖着说道「哈哈,建建喝多了不行了,我来,我来满足你啊」

看到公爹那个样子,把离夏气的没方儿了。她嗔斥着「你儿子和我做爱,你也看,老没羞的,你还想和我来是吗?」。

魏喜舔着脸说道「你看这个,我都拿来了」,说着,把手里的物事展给儿媳妇看。离夏看到那东西之后,羞臊的无地自容,啐道「呸,臭东西连这个都拿来了,哼」。

魏喜走上前去,不由分说,拉起了儿媳妇的身子,把物事交给了她。看到公爹那精芒四射的眼睛,虽然她嘴里嗔斥不断,可还是满心欢喜的接过了那个东西。

晌午,被公爹撩拨的欲望渐起,刚才又和丈夫做爱。由于丈夫喝多了,本身她的心理又是顾忌重重的,谈什么尽兴呢。当公爹二次闯入进来,紧张的同时,那没有得到满足的身子,强烈的刺激着她,让她心里企盼着能够得到高潮的快感。

听到公爹分说清楚,离夏撕开了包装,那里面的东西终于透了出来。一个透明的避孕套被她拿在了手中。

魏喜看到儿媳妇撕开包装的一瞬间,让他在紧张中激动不已。呼吸急促的他,握着自己的下体,对离夏命令起来「媳妇,你看到我这样,还不过来,给我戴上」。

离夏挑了一眼公爹那丑陋的阳具,那已经再度勃起的家伙傲然的向她敬着礼。她魅惑的瞄着那圆滚滚的家伙,挤掉套子前端的空气,把手中的套子对准这个大家伙,给它套了上去。

紧绷的避孕套,箍在了魏喜的茎身上。说实际的,他不是很舒服,可能是这个型号不对路。不过那耀眼的透明亮色,如同以往儿媳妇腿上穿的肉色连裤袜,紧绷的闪着光芒,深深的吸引着他。他雄起着阳具,上来就抄住了儿媳妇一条丰腴的大腿。

尝试过这个高难度动作,可以说,魏喜已经熟练了。就像刚才儿子一样,他双手抱起了儿媳妇的屁股。只不过他的状态更加饱满,心里更是迫切。魏喜嘴里低吼着「媳妇,我来了」。

不用帮忙,他就找到了那湿滑的地方,只一耸身就插了进去。然后颠着身子,紧紧的抱住了儿媳妇弹性十足的屁股,开始大力的抽插起来。

感受到公爹的异常亢奋,离夏的欲望终于得到释放。她哼唱着「啊~轻点,你这老家伙受了刺激了。怎么那么猛,哦~你挑到了我的心啦~~,恩~好舒服」。

魏喜整根阳具大开大合的在儿媳妇的水帘洞里畅游起来,那紧致无比的包围,隔着个避孕套。让他的肉茎无法直接体会儿媳妇的感受,戴着这么个鸡巴玩意,他觉得很不舒服。

对于能够交合,在聊胜于无中,魏喜奋力的突刺着。一下下的哼哧着身体,浴室里,如同之前宗建的情形,再一次出现在浴室中,出现在离夏的身体里。

俩人都有些忘形,这魏喜宽阔的臂膀搂抱着娇小的离夏,跟抱着个小鸡似的。睾丸袋子不断击打着离夏的臀部,湿滑泥泞的下体让交合处异常通畅。离夏微闭着小嘴,翘挺的小鼻子里哼出了靡靡的声音,勾兑的魏喜更是毫无顾忌。那熟悉的老地方让他屡试不爽,每次都是齐根没入,抵在那尽头。

不知疲倦的涌动着身体,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弥补避孕套的阻隔的快感,只有通过这样,才能更加清晰的感受到怀里美人的变化。

魏喜沉浸在大力的抽送中,嘴里还不断说着荤话「舒服吧,媳妇,刚才建建和你做的时候,看的我心惊肉跳的」。

离夏晃悠着身子,双手抱着公公的脖子,嘴里哼唱着「哦~,看的你又馋了。啊~好舒服,轻点,太刺激了,我受不了了」,离夏说完,双腿死死的夹住了公爹的腰,忍受不住快感的侵袭,她喷了出来。

可她那柔弱的身子骨和公爹比起来,那简直就是螳臂当车,越是那样,魏喜动作越快,直接又把她的腿分开了一些,操起他的阳具继续来回的做起了活塞运动。

晶莹闪亮的透明套子,紧箍在魏喜黝黑的阳具上。在离夏泥泞不堪的花蕊间,纵深抽插,不断涌出的淫水淋漓的到处都是。击打间,濡湿的玉带如蚌壳般快速的张合着。那每一次的挣扎,铁杵带出来的玉肉,是那样的粉红鲜嫩。

魏喜奋力的顶着,看到儿媳妇那欲望大开的样子,他喘息着说道「媳妇啊,你还真骚」

说完,他紧紧的盯着离夏的表情。他看到了儿媳妇晕含春意的脸蛋,双眼里汪着一股浓情,这些就是刺激他脉动的源泉。他就是喜欢看到离夏娇羞时的模样,每每如此,他的心里止不住的想要在儿媳妇的身体上,降伏她这个肉欲的尤物。

离夏臊着脸蛋,把头靠向了他的肩膀,低低的哼道「你不就是喜欢我这样吗!想要征服我就要使劲,使劲的干我」。

美妙的声音传到魏喜的耳朵里,晃悠着他的心脏,最后做为动力,全部涌到了下体。他挑着阳物,拔出来后齐根顶了进去,反复的做着这个动作。

几番下来之后,离夏真的是被公公那有力的臂膀折服了,她哀求连连道「快点吧,别被他发现,快给我吧,我都被你弄软啦」。

听到儿媳妇娇媚无力的哼唱,魏喜意识里无限满足,那征服的快感也伴随而来。他腾出了嘴,叼住了儿媳妇那喷射乳汁的奶子,疯狂的吮吸了一气,然后喘息的说道「媳妇,你可真肥,爸这就给你」。

说完,不管三七二十一,魏喜扣紧了儿媳妇的满月,耸起了朝天棍,快速的顶了起来,在浴室里,啪啪啪啪的清脆声儿越来越密实,彼此身体抖动的也越来越快。

午后的浴室里,花洒被随手打开了,声音也随着抽打变得越来越大,那艳情直叫人喉头哽咽不能自已,有诗为证:

香茗堆彻满壶春,妙笔指斥龙蛇劲,鸳鸯共水齐欢悦,琴瑟演绎千年韵。 自古桃园四季新,呼声唤出美人吟,匹夫持枪真勇猛,广陵绝响战古今。

高速的抽动,提心吊胆的心情,随着忘情的交合,离夏控制不住的半张着嘴儿,喉咙里呼噜着哼出了醉人的声音「啊~~啊,你快给我,老公啊~~给我吧~」,几乎带着哭泣,离夏不停的摇晃着脑袋。

看着错位迷离中的儿媳妇,那甩动的一头青丝缭乱的遮掩着迷失的俏脸,嫣红的小嘴不停嘟哝着的样子,魏喜大睁着双眼,兴奋着放肆的吼着「我给你,媳妇,我这就给你」。

高潮终于来了,魏喜猛烈的顶着,在要射出的一瞬间。突然,他感觉自己的阳具冲开了阻碍,冲开了层层包围,终于抵在了那个褶皱无比的吮吸小嘴儿上。那一下下的揉挤研磨,那肉骨朵的浇灌包裹,让他的龟帽好不舒服。一股股火热的熔浆不断的击打着他的帽冠,炙烤的他再也忍不住了。

与此同时,离夏心理也是一突,她感觉到了,感觉到男人冲破了阻碍。体内的感觉,她是非常清晰的,尤其那无声无息的「啵」的一下。从她的体内传到了大脑中,她一下子睁开了眼睛,新月弯弯里透着迷茫,透着醉淌。随后被那高速运转的抽离又带进了极乐世界。她控制不住宣泄的情感,控制不住高潮带给她的冲击,彻底放纵了起来。

只见魏喜疯狂的抖动着身体,紧紧抱住离夏的屁股,使劲的送着小腹,死死的抽动着阳具,嘴里低吼着「太舒服了,哦~媳妇儿,破了。我感觉到你啦,我受不了了,啊啊~给,肉真紧啊,媳妇~~我给你」。

啪啪声里,交织着离夏迷醉的呻吟「呜呜~~,我不管了,哦~破就破了,你都给我吧,啊~~老公啊~~,射我吧」......。

酣畅淋漓的一通疯狂过后,魏喜拔出了自己的阳具,瞬间带出来大量的乳白色精夜。儿媳妇不断抖动的身体也跟着潮吹了起来,喷了他一腿。

把儿媳妇抱到椅子上,魏喜看着自己阳具上挂着的那个避孕套,已经被他顶破了。那暗紫色的龟帽骄傲的探了出来,上面沾了漫漫一层乳白色的精液,而那破了的避孕套更是特别的显眼。

他尴尬的冲着儿媳妇说道「你看这个,你说...」,他也不知如何是好了,这个情况还是第一次出现。忘情中的他根本控制不住节奏,尤其是最后射进去时的快感。

离夏红光满面,薰醉着叹道「射都射进来了...,不会那么巧吧」,她也只能这样解释,这样安慰公公。丈夫都射了进来,也不在乎公爹的梅开二度了。

魏喜盯着外面,没有异常。回头看着儿媳妇那红晕当头的样子,他抖着颤抖的身子说到「刚才太刺激了,爸的嘴里都冒烟了,再让爸叼两口」,

还未等离夏做出反应,魏喜弯腰就把嘴凑了上来。那颤微微的奶子,状如葡萄般大小的肉色奶头,附在同样肉色的乳晕上,淌着乳液,诱人十足。魏喜毫不客气的连同乳晕头吞到了嘴里,「咂」的一声,开始疯狂的吞咽起离夏的乳汁。

离夏浑身无力的瘫坐在椅子上,看着魏喜湿漉漉的头发,焦急的催促着「冤家,你还不满足?哦~~哦~,你这是要了我的命了,你儿子要是发现了...」。刚才的高潮,她浑身软绵绵的没了一丝力气,身体和心里得到了极度的满足。现在又被公爹吮吸的丢了魂,再也说不出话来。

在这种情况下,魏喜的心里也如同做贼一般,紧张的同时,又带着所谓「贼不走空」的侥幸心理,过足了吃奶的瘾。

拔掉了鸡鸡上的破套子,魏喜示威似的摇晃了两下,说道「媳妇,谢谢你,让爸彻底的解馋了」。

看到公公肆无忌惮的炫耀,离夏瞪了一眼公公,无奈的说道「还不离开,小心下回不让你吃,哼」

看着儿媳妇微怒的样子,魏喜屁颠屁颠的穿好衣服,挺着笔直的腰板,迈着四方步,走了出去。

他悄悄的来到了客厅,那山响的声音让他长出了一口气。魏喜走到东房看了看小孙子,睡的也熟,拿起了香烟,不去管他们了。

后院里,魏喜用铁锨翻了一个坑,把那破烂的套子埋了进去。看着那被自己顶破的东西,魏喜自豪无比,抽烟的时候,都感到嘴里一片奶味......

晚间,魏喜打了点羊肉,汆了一小盆丸子。给儿媳妇切了一盘黄瓜和西红柿,一家子围坐在八仙桌子上,吃了起来。

魏喜看着儿子食欲不振的样子说道「建建怎么不吃羊肉丸子,又不膻,你看多鲜啊」

宗建夹着黄瓜条蘸着甜面酱说道「腻哄哄的,中午的酒还没过呢,吃不下」,

感受到儿子的状态,看来中午那顿酒确实喝的挺多,魏喜笑呵呵的冲着离夏说着「你尝尝,少吃一点没问题,味浓着呢」,说完,用汤勺舀了几个丸子送到了儿媳妇的碗里。

离夏的脸上透着浓郁的粉嫩,她看了一眼公公,然后低下头吃了起来。只不过,随着吃饭,八仙桌子下面,她嫩白的小脚踢了过去。

魏喜吃了一口丸子,手自然的伸了下去,抓住了那肉嘟嘟的小脚丫一阵爱抚。那玫瑰色的指甲嵌在圆润的小脚丫上,肉呼呼的很是饱满。魏喜把手放到了鼻子上,嘴里笑着,冲着儿子说道「肉真鲜啊,建建你怎么不尝尝,味真的很不错那」。

夜色下,明亮的屋子里。暧昧的味道和俏生生的小脚丫如同羊肉丸子一样鲜美,飘着味钻进了魏喜的鼻子里。于此同时,那抚摸的异样感觉,也似雨后春笋般,在离夏的心里慢慢的滋生了起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