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家庭乱伦

与后娘同乐


我还是萧潇!纠结的穿越了那该死的空间虫洞。

中州是片广阔的天地,像我这般的修为多的如天上的繁星,又似路边的野薯一般满地皆是!

原来在加玛帝国能呼风唤雨的母亲,来到这里以后,也似乎有些忌惮了!

和母亲还有二伯来到星坠阁已经三个月了!父亲与我却从未见过一次面!

因为父亲要面对强大的魂殿,此时正在爷爷药老的星陨阁中闭关修炼!

原本以为加玛帝国的一目目淫扉生活,在这里却更加的让肆无忌惮了!因为这里的人们淫之气更加的澎湃,更加的难以驾御邪火,如果没有几个大宗门镇压,这片强者林立的中州大地恐怕会是个淫扉的酒池肉林。

随母亲来星陨阁的几日,让我越发觉的不真实起来,印象中的父亲是那幺的英明神武,不会像其他男子一般见异思迁,因为在那封信中字里行间款款神情便能感觉到。只是……我错了!我的父亲萧炎却也是妻妾成群,我在这里见到了我几个后娘。似仙女般的薰儿二娘,还有满头白发却冷艳无双的小医仙三娘,最让我接受不了的便是那四娘!

四娘那家伙第一次见到我时便捏着我的脸,笑嘻嘻的道「奥!小不点,我便是你四娘了!你父亲的四老婆。我叫作紫研!」「我呸,你个不要脸的小不点!你都没我萧潇大还想作我娘?」我那时就别提有多气愤了!看着那与我一般高的小女~孩,我心都纠了,伟大的父亲怎幺可能是这种箩丽控?

「你不甘心也没用!待以后我为你父亲生个娃娃,变成太古淫龙咬你屁股!」那叫紫研的家伙还这般的取笑我。

「呸,太古淫龙有什幺了不起,我本尊是上古淫兽,七彩吞精蟒!气吞天下精!到时候谁咬谁还作不了准!」我气呼呼的的大喊几位后娘与我母亲却在那呵呵的笑我。

我心中更加的不悦,不行!我一定要找父亲问个明白清楚!凭什幺要娶这幺多女子,难道母亲一个还不够吗?越想心中越是发堵,我气愤的跑了出去!随后又是引来后娘们的哄堂大笑!

当夜夜黑如沧海,天幕如挽歌。

在一片犹豫的情绪之中,我摸黑的借着点点月华蹿向了星坠阁后山,那里紫气腾腾的山洞处,便是父亲闭关的地方。也不管父亲闭关与否了,我要找他问个清楚,到底是要我与母亲,还是要那几个狐狸精。

我潜行到洞口的巨石之后,刚要掠进洞穴。只见那洞口处立着七具银白色的铁人!仿佛门神一般立在洞口处,观那七具似傀儡般的东西,好似木偶一般静静站在那里,不露丝毫的气息。这难道便是父亲『天妖傀』心中思索之即,忽然一道白影闪过。我猛然眯起了双眼,观那人的淫之气澎湃异常,难道是传说中的『淫圣』阶段?好在我的本尊是七彩吞精蟒,没有人类的气息,那等高手能感觉到,也只是认为是山中的野鼠小动物,并不会发现我的行踪。

一位老者凝立在洞口,负手而立,淫气不动自露,席卷天地之间。借着点点月华我看清了那人,便是母亲要我唤爷爷的老人,是父亲的老师,星坠阁主人——药老「也不知道小家伙修炼的如何了!」药老低声咳嗽一阵,身子微微颤抖起来。

我看在眼里心中暗想,爷爷莫非有什幺暗伤,气息好不稳定!

「哎……」

爷爷身体又是一阵颤动,斗大的汗珠从他额前划落。我看的心惊胆战,到底是什幺力量让这等强者虚汗大冒呢?

「没有天地淫火的锻造辅助,我这刚重生的肉体却也不契合(龙肆:详见斗破)恐怕还有崩溃的可能!」喃喃自语之间,爷爷的身体缓缓软倒。

观爷爷这模样,好象进洞找我父亲救治,只是应该怕打扰我父亲修炼,所以便这般迟迟不敢进洞,我忧郁的是不是该出去看看。

一道金裳倩影缓缓的飘落,又有人来了!是二娘——薰儿!

二娘如梦似幻的脸蛋出现在我的视线里,见爷爷趴伏在地喃喃道「老师您是怎幺了!」听到薰儿的声音爷爷顿时愣了一刹那,此时却满脸痛苦,艰难的道「你……你怎在此!」「我是担心萧炎于是便来看看!」

薰儿微微皱眉,蹲下身子参服住爷爷急道「此刻也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老师你到底是怎幺了?

爷爷与年轻貌美的二娘搂在一起,我能感觉到周遭的淫气如分起云涌,我看见二娘那对圆鼓娇挺的双峰贴紧了爷爷的胸膛,那对饱满的双峰应该与我母亲不遑多让。我顿时眼睛都看直了,因为爷爷的裤裆处已然高高的隆起顶在了二娘的秘地,这一目好似母亲与二伯一般,我永生难忘。二娘脸色俳红,确实是进退两难,我想她应该不知如何推开爷爷才是,毕竟爷爷身子虚弱,也不是故意而为的。

我隐隐能够看见爷爷肿胀的裤裆在二娘的私处边磨动,爷爷内里藏的鸡巴,也肯定很是硕大,再看二娘秀丽的脸蛋,晕红点点蔓延,好似一朵好看的玫瑰。

二娘终于有些恼了,只见她微微用力推开了爷爷,二娘低声细语道「老师!不可……我们挨的太近了!」脖子上一圈圈红晕的二娘,玉首都要压到胸膛处一般,不敢抬头看爷爷,如玉般的双手定在空中,也不知该年该,扶不扶了!看爷爷好似也有些尴尬,两个人半天没说上一句!

过了良久,爷爷的身体更加不适了,全身都在颤动,仿佛身体要崩溃了一般!

「老师,你怎幺了!你可别吓薰儿啊!」

二娘见爷爷如此痛苦,哪还管什幺礼节再次掺扶住他爷爷微微药头,说「这都是命数,我恐怕要走了!不过能教出萧炎这等弟子我也欣慰了……」见爷爷眼眶中充红隐隐有泪光涌动。

二娘便更焦急了,连连安慰道「老师!你在说些什幺话啊!你还有大把日子要过呢。我和萧炎都会孝敬你您的,你的身子到底什幺了!要老师你告诉媳妇才是啊!」药老垂头丧气似的像诉说着往事,我乃是上古淫兽,淫力自然在淫气大陆首曲一指,爷爷说的话,我听的是一清二白,原来父亲自从为爷爷借尸还魂后。他新生的躯体强悍无比使爷爷顺利晋级到『半圣』淫气的阶段。而原本有『骨灵淫火』在身这具身体还好驾御,只是在不久前为了给父亲提升修为,爷爷将那『骨灵淫火』也送给了父亲吞噬好借其突破,此刻爷爷的身体没有淫火压制,所以到了崩溃的边缘。「唉!为了萧炎的将来,老夫身死又如何!」二娘听的一脸惊疑,眼眶泪潮涌动,『扑通』一声一把跪倒在地,二娘由衷的道「老师!你舍身成仁,薰儿夫妻今生绝不会另你陨落的,即使动我古族全族之力,也势要救治老师你!」爷爷低头轻叹息,又道「有你这番话,我也安心了。」二娘焦急道「老师到底还有什幺办法能将你救治?」「办法到是有一个,只是此刻也不知何处寻找!」「什麽办法?老师你倒是说啊,你可急死薰儿了!」过了半饷爷爷才缓缓低声道「天地之间有淫火,能焚尽天下。而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自然能契合万物,老夫本有一火名曰『骨灵淫火』现在给了萧炎炼化,如今怕是找到萧炎也于是无补,现在老夫的身体,必要淫火榜前五的淫火才能契合我这具肉身,现在萧炎的淫火还不到那个级数,老夫恐怕是无力回天了!」「淫火榜前五?」

二娘脸色一变惊道。

「对!可惜老夫与萧炎始终找不到那排名第三的净莲淫火!否则老夫这把老骨头也有救了!」爷爷突叹一声道。

「不知排名第四的『淫帝焚天炎』如何?」

二娘清清嗓子凝神道。

原本爷爷的身体已经衰败至极,如今也听到二娘的那几个字,身体缓缓一颤「『淫帝焚天炎』?果然是,我早就应该想到这东西一直隐藏在你古族之内……」「正是,『淫帝焚天炎』便在薰儿体内事关重大,父亲嘱咐薰儿不能告知他人,只是为了救老师!薰儿也顾及不了那许多了!」「不过还是不行……」

爷爷脸色尴尬始终摇头道。

「为何还是不行?老师不是说有『淫帝焚天炎』便能救你性命吗?」二娘顿时越发焦急起来。

爷爷轻叹一声,脸色极是衰败,缓缓道「如吸收『淫帝焚天炎』要引入下丹田气海之中,可如今老夫的身子根本无从动弹,何况下丹田之处,必要男子阴茎处吸收入体淫火,直奔下丹田才可吸收。而『淫帝焚天炎』在你身子之内想要渡出,所谓『病从口入,污从跨出。』你我的身体要秘处相碰,才可以救治与我,而你又是老夫的弟子,这等道德沦丧的行仅,老夫断然是不干的!」「啊!」二娘听的脸色煞白,心中却犹豫不定。眼见爷爷痛苦难当,这要命的救治手段却是要碰处那里才是?

二娘脸色一片潮红,低头思索一阵,暗暗咬牙道「老师,你如此待我丈夫萧炎。薰儿断然不会让了傲视有事。」爷爷见二娘一副斩钉截铁的样子,惊道「薰儿!且不要作傻事!」夜风佛过,翻覆纠缠着复杂的东西,是枯朽的古老沧桑味道。

还是心头那淡淡的委屈?

二娘下定决心,再也不发一言。缓缓弯下身子伯,如玉的手指解着爷爷的腰带,爷爷那肿胀的鸡巴顿时便跳了出来。

我与二娘的表情同时楞神,半圣阶的鸡巴?这东西看在我的眼力,简直如同天物了!只见一道怒龙仰天而起,龙头紫红硕大。此物一出,天地动荡,黑压压的夜空顿时风起云涌,那弥漫天地的淫之气滚滚翻腾,那整片山林中,夜鸟惊飞,生灵退避……(龙肆:这鸡巴强的!我日!

二娘目瞪口呆的看着爷爷的那无比粗长的巨龙,小嘴之上一片颤动,根本无法想象有朝一日会如此临近那半圣阶的鸡巴。二娘略微犹豫,玉手颤抖的送出,攀上了那根巨龙,缓慢而又纯熟的帮爷爷套弄起来,食指在那巨大的龙头处轻捻漫揉,纤细的小指时不时勾勾爷爷那卵袋,随而轻轻按捏那龟头上的马眼,顿时爷爷双眼发白,再到训斥几句,可跨下的酥麻的感觉,使其发不出一个字,只是喉头「呜呜…的发出埂咽声。

二娘见爷爷已经到硬到颠峰,此刻便要进入正题了!自己的『淫帝焚天炎』应该能从口中渡出!她想到这里,一手扶住爷爷那硕大的龙头,脸色俳红间,缓缓靠近爷爷的跨下,那巨龙已然近在咫尺,那散发出的澎湃淫气,让二娘的身体顿时酥麻起来,她伸出小香舌,在爷爷的龟菱上舔弄,顿时让爷爷的身子颤抖起来,香舌不住的在鸡巴上含弄挑逗。

「啊……薰儿……你……你口上技术怎这般了得?」「恩……额……老师别说了……啊……薰儿只本着……救你之心……」二娘一边卖力的添弄,一边如此道。

我看着往日温柔清纯的二娘,此刻居然对着自己丈夫的老师作下此等下作行为,忍不住要上去暴打一吨,可是仔细想想却也释然了。毕竟为了救爷爷,换成我也不知道要怎幺办。

二娘越是吞吐越是心惊,那半圣阶的鸡巴,二娘那小小的珠唇又怎幺吞的下,即然吞不到嘴里,又如何渡过『淫帝焚天炎』?二娘缓缓退过玉首,略微犹豫,随即目光一闪,那点点哀伤在心头泛滥,随即一把推倒了爷爷。

「萧郎,薰儿为救老师,不得不失清白,希望你能明白!」二娘眼角泛泪低低叹息。

「薰儿不可妄为!千万不可……」

爷爷意识到即将发生什幺,艰难的出声阻止。

山风刮的那般萧索。淡淡的月华也隐进了云层。

那云层背后是什幺?是淡淡的忧伤,还是无边的孤寂。

二娘的金裳缓缓划落,那连天神都嫉妒的身躯,就这般暴露在山风之中,冰肌雪肤,胸脯饱满,曲线玲珑,她默默的弯下身子,双腿跨在了爷爷的腰腹两边,双手曲下,捧住那硕大的半圣鸡敖包,跨下那饱满的桃花源地点点晶莹,轻叹一声,怀着无边的惆怅,玉褪缓缓下压。点点春潮洋溢的幽谷花颈,对着那怒龙顶端落下。

轰……仿佛无声的一道轰鸣在我脑中炸响。

母亲说的一句句话语在我心头回荡。她说『潇儿,你父亲的女子诸个惊才绝艳,天赋异秉!最重要的是她们都很爱的你父亲,所以母亲甘愿与她们分享……「谎言!这一切都是谎言!你看萧薰儿那模样,骨子里透着那淫荡骚浪之气,表面上说什幺重师大道,道貌岸然。可她的狗穴却那般淫水飞溅,只不过是个外柔内浪的婊子而已。

「哦——」

爷爷与二娘同时失声惊呼,方一插入,二娘那看似柔弱的小穴,竟然能深深的将半圣鸡巴吞没。此时二娘周身猛然哆嗦,那牙齿阵阵发酸,在我的目里之下,能看见原本平坦的肚子微微鼓起,这半圣的鸡巴仿佛要捅到二娘胃里一般。二娘忍不住一阵呻吟,子宫如紧紧的夹住那鸡巴。此时爷爷咬着牙,感受那龟头之上穿来那无边的温暖与积压。身子一软整个上半身伏在爷爷的胸前,一对木瓜般的巨乳落在爷爷胸前,屁股缓缓起落,我甚至能看到他们结合的秘处,那点点晶莹细丝连接的性器。

二娘的阴道是那般红润,却被一只无比硕大的鸡巴贯穿,一条肉龙随着二娘的屁股起落,而在她小小的阴户之中进进出出,那淫荡的表情,怪不得连月儿也不忍再看,躲进了云层。

「哈……啊……老师……啊……别怪薰儿……浪荡……只有这般动作……薰儿高潮之即……那『淫帝焚天炎』……啊……方才能从小穴中渡出……啊……好深……老别动……」我在巨石之后听着面红耳赤。暗想,这二娘真是骚货,口中叫爷爷不要动不要动,爷爷根本就动不了身体,是她自己左摇右晃的,骚浪摇摆,还说成是别人!

真是个大骚货!

但她很快就恢复了体力,双手一撑坐直了身子,停了片刻,屁股开始起起落落,享受着被肉棒摩擦的无穷快感。

爷爷也是畅快无比,二娘自小便是古族年轻一辈颠峰人物,身体自然柔韧极强,那小穴更是紧的如紧蹦的橡皮,紧紧的箍着爷爷的龟头绫子,且有滑腻无比,刺激得那根半圣鸡巴、又坚定又膨胀,此刻二娘双手撑着爷爷的大腿,指尖仿佛都要刺进爷爷的肉中,屁股一上一下的起落,屁股在虚空划着圈,让那粗大的鸡巴,在自己的阴道中搅拌。时而挺着纤腰狠狠坐下,将整跟鸡巴都吞没在阴道之中。二娘如女骑士一般在爷爷身上驰骋。那鸡巴在二娘的大小阴唇里进进出出,搅的二娘的阴唇翻出翻进,一片肉色,淫水飞溅,寂静的山洞之前,发出『噗嗤噗嗤』的交合声,也不怕给我父亲听了去?

「啊……慢慢的……老师……啊……你的……好大……啊啊……薰儿……啊……不想浪的……啊……」二娘竹挺着那对乳房,如同被狂风吹过的椰子树上的椰子,起起落落,波涛汹涌,在如此剧烈的驰骋之下,那对乳房仿佛要跳出胸口一般,荡的直叫人心惊。

爷爷看得胆战心惊,身怕一个不好便砸了下来。而鸡巴上传来如此消魂的感觉,再看自己的徒弟的娇妻在身上大起大落,一脸的柔情似水,往日温柔贤淑的女子,此刻竟然这般浪荡,爷爷心中激动莫名。兴奋之下,那鸡巴涨的犹如钢铁一般坚硬。

二娘此刻捧起了自己的乳房,跨下鸡巴一次次疯狂的挺入,顿时娇喘道,「啊……老师……啊……啊……哈……这下……薰儿坐深了……啊……插到花心了……啊……老师……的鸡……巴……啊……好大……嗯……嗯……」随着二娘胡乱的摇晃,那原本晶莹的肌肤顿时充血,变成了娇艳的粉红色,香汗淋漓之间身子猛然弓起。腹下一阵抽搐收缩,全身一个哆嗦一次猛烈的高潮袭来,子宫之中喷出一股阴精,夹杂着『淫帝焚天炎』的金色淫丝,一波一波的冲刷在爷爷的鸡巴之上。

爷爷终于也到了极限,龟头之上经受了阴精的洗礼,一泡积压许久的浓精射在了二娘的阴道深处,混合了两个人的精华,那『淫帝焚天炎』终于被爷爷的龟头马眼处吸进了体内。如今直袭下丹田,炼化吸收。

良久,爷爷终于恢复了动作!轻轻挪开趴伏在自己身上熟睡的二娘!见二娘浑身赤裸,爷爷暗自神伤,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向那山洞的方向父亲所在的修炼处望了一眼,心中更感愧疚,脚一跺地,再也不理那般许多,飞身而去……寂静的夜空之下,只有二娘那赤裸的身体静静的躺在洞穴之外。

而七具天妖傀儡,此刻也缓缓的闪着银光。

贱货!贱货!这个贱货居然将自己爽的昏死过去,我的父亲就在前边洞穴里,这贱货居然还敢这般淫荡!你既然这般淫荡,我恨不得那洞穴门口的七具天妖傀将你轮奸的体无完肤,萧薰儿你这个贱货!

冥冥之中,七具天妖傀仿佛听到了我的召唤,身子缓缓的动了起来。我顿时心中大惊失色?这父亲的天妖傀怎幺能听我的意志行动?难道是血脉?一定是那样。这七具天妖傀是凭着父亲的血脉指引的,而我是父亲的亲生骨肉,那幺自然有父亲的血脉,此刻正好控制那七具天妖傀,萧薰儿!你不是连半圣强者的鸡巴都吞的下吗?那此刻便让你尝尝真正的金刚鸡巴!气愤之心已然让我疯狂,我灵识涌动,四具天妖傀已经向二娘那骚货掠去。

我控制着四具傀儡,把二娘拉了起来。一左一右两具傀儡,分别抓住二娘的双手,在她的乳房之上又揉又捏,软棉棉的二娘,幽幽转醒,感觉自己乳房上传来酥麻感,下一刻二娘睁大了双眼。

「哦……不……怎幺会是萧炎的天妖傀?」

二娘失声惊呼,连连挣扎,可高潮过后的二娘,又怎幺低的了金刚身的天妖傀。

高潮方过,二娘心理上当然接受不了怪物的淫辱,可身体上的快感却阵阵袭来,如樱桃般的奶头挺立起来,嘴里叫唤「天妖傀……快快住手?难道是萧炎的命令吗?」二娘好似给自己找到了一个淫荡的借口。毕竟天妖傀只听命与父亲,她以为是父亲命令这傀儡淫辱于她。我心中暗自冷笑,我控制着傀儡A号舔弄二娘的阴户,还不时命令那金属的作的舌头搅入二娘的小穴深处插弄。

傀儡B这弯下脑袋在二娘如木瓜般的乳房上亲吻,正当二娘被傀儡挑动的混身酥软之既,突然,她感觉到自己的阴户上一凉,原来我已经控制着傀儡C的将那金刚鸡巴,一把贴上了二娘的肉臀。虽然二娘看不见那背后的情形,但那粗大的金属鸡巴已然在身后整装待发,她不由的脸色泛起红晕,静静的等待那傀儡插入。

「萧郎,真是你要这傀儡淫辱我的吗?萧郎……」二娘的意志越来越薄弱,那四具傀儡七手八脚的在二娘周身爱抹,四只冰冷的舌头在她浑身上下挑动,感觉到二娘的表情兴奋的脸色一片俳红,我真的想不到,二娘竟然如此放荡不堪,发出「啊,啊…哦哦……」的呻吟,仿佛默认傀儡的奸淫一般,傀儡C的钢铁鸡巴在二娘的褪沟处抹动,涨满了泊泊的淫水。观二娘那扭捏的样子,恐怕早已经忍耐的不住,那分泌的淫水越来越多,认不住偷偷摇摆着自己屁股,想要将那又硬又粗的东西干进来,二双手却被两具傀儡死死抓着,她只能徒劳的扭着身子,胸部如同波浪般荡漾。

我看着二娘那浪荡默样,控制着傀儡C说话,一阵金属般的机械声问道「骚货,除了萧炎,你是不是想别的男人插入?」二娘忽闻那身后的傀儡C说话,心中微微一动,果然是丈夫萧炎控制的吗?

想到此原本就发浪的身体,此刻更是难耐,丈夫必定是变着法儿和自己性交,此刻便要从了他才是,想到此二娘呻吟着点点头。「想……薰儿想……除了丈夫以外的鸡巴!」「贱货!」

我根本不知道她心里的想法,闻言顿时大气。控制着她身后傀儡的龟头在二娘阴唇上,不停的摩擦着,就是不进去,急是这骚货。

「要鸡巴干什幺?婊子?」

我控制着,傀儡C说着,大气之下狠狠的抽了二娘一屁股,「啊……别打……薰儿说了!要交合……薰儿要和傀儡哥哥们交合!」「怎幺交合?怎幺交合?」

我越听越气,傀儡C金刚手掌在二娘的屁股是一顿狠抽。

「啊……别打……我说……傀儡哥哥的鸡巴……狠狠的插入薰儿的小穴…啊……就是你顶着的小骚穴!」」我闻言大气,是时候干这天杀的婊子了!

「噗嗤」一声傀儡C的鸡巴猛然插进了二娘的阴道中,刚刚与爷爷玩的失神,只是却都是自己主动,薰儿心中自然不畅快,此时被夹成三明志一般,一根坚硬的钢铁鸡巴操进了穴中,二娘顿时身子弓起,嘴巴张了起来,眉头似皱似展。

「啊……哦……好美……干薰儿……不要停……啊……傀儡哥哥……好会插……美死了…啊……啊,恩……插我……恩……」我见二娘如此叫春心头更加不悦,眉头一挑,用心神控制着坐落在一旁的傀儡E,他面无表情的走到二娘身边,将她双脚又是折开,和傀儡C转了个位置,此刻二娘被摆成,傀儡C在前面操着她的小穴,而傀儡E饶到她身后,在二娘的菊花处摩擦起来。

「啊……」

二娘顿时感觉屁眼处传来凉飕飕的感觉,顿时身子打了个哆嗦,全身寒毛都肃了起来。

「后面……啊……后面的……傀儡哥……你要作什幺……啊啊……屁眼……那里不行……啊!」没待她说完,傀儡A的鸡巴已经塞住了她的小嘴,那钢铁鸡巴深深的此入了二娘的喉咙,顿时二娘双眼圆瞪。美目一片通红,剩下的两具傀儡将鸡巴低在二娘手上让其套弄。一双钢铁手掌将二娘的木瓜乳房捏的一阵红一阵紫。

「噗嗤」傀儡C的几金刚鸡巴终于挤进了二娘的屁眼!顿时那雪白的大屁股一阵肉浪翻滚,前后被两根大鸡巴贯穿,屁股之上两只鸡巴在菊花与迷穴中同时进出,二娘的眼神忽的放空。

那屁眼处传来的疼痛让其如被撕裂般,而阴道内传来的舒爽刚又另其如蹬仙境,一前一后,一疼一甜,冰火两重天之下,二娘忘呼所以。

四具傀儡将二娘淫辱的淋漓尽致,「啪……」的拍打屁股声不绝于耳,二娘的屁股一阵通红,四只钢铁手掌拍的她又红又紫。

两具插二娘秘穴与屁眼的傀儡如同打桩一般快速起落,干的二娘双眼翻白,口水如水柱般泊泊而下,此刻二娘猛然吐出嘴里的鸡巴,大呼大叫「啊……薰儿要来了……别停快插我……啊……操我……这婊子穴……好会干……好爽啊……屁眼要爆了啊……」二娘浑身上下抽搐起来,我知道二娘高潮了,她身子弓成野狼唤月一般,强烈的刺激让二娘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我看的也差不多了!『呸』狠狠吐了一口唾沫,眼神一挑,剩下三具傀儡也向二娘围了上来,此刻七具天妖傀围上了二娘!我见再看下去也没有意义,撇撇嘴嘟囔一句,身子如燕鸟穿梭一般,掠进了父亲闭关的山洞之中。

二娘浑身上下抽搐起来,我知道二娘高潮了,她身子弓成野狼唤月一般,强烈的刺激让二娘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我看的也差不多了!『呸』狠狠吐了一口唾沫,眼神一挑,剩下三具傀儡也向二娘围了上来,此刻七具天妖傀围上了二娘!我见再看下去也没有意义,撇撇嘴嘟囔一句,身子如燕鸟穿梭一般,掠进了父亲闭关的山洞之中……沿着扭曲的洞壁,脚下是粘稠的碎石,扑鼻而来的还有那潮湿味道,有些刺鼻,却依稀有些古老的腐朽暗香。

在一片布满了碎石的洞窟尽头,这是一方漆黑的天地。

一席黑袍的清秀男子在一团如天幕般灿烂的光晕之中闭目漂浮,璀璨的淫气扑面而来,萧潇的双眼似迷离似刺眼,微微眯了起来,随着那男子他的衣摆不停的随风飘荡。

他,是谁?

突然,洞窟之内一阵地动山摇,萧潇望着响声的方向望去,男子的胸口一阵剧烈的金光遮天盖地!那是……她记得那是母亲说的《陀舍古帝玉》那幺说这男子便是她的父亲?萧炎?

父亲?

夜。山风幽幽,如烛火般的金色火焰在山洞里摇摆颤抖。倾斜而下。朦胧垂挂、如天幕倾洒,山洞之内斑斑昏黄渲染的如蜡似蕉。

吼哦!

一阵撕天裂地的怒吼。

忽的漫天尘沙,碎石如同惊天一剑连绵呼啸,将山洞之内无尽的黑幕劈开一道金色的长痕。

冥冥之中一只巨兽从恒古的睡眠中苏醒……

巨兽如一团浩月腾至洞窟之颠,斑斑点点之间君临天下!

如沉睡万年的盘古,从临人间。

跨越天地,踏出梦境……

下一刻,一只金色的巨兽与虚空上的黑袍男子狠狠的撞在了一起。一时之间金光盛世,天地肃杀……一道血芒,诸天飘荡。

父亲?远处的萧潇眉角闪过一抹刺疼,虚空之上黑袍男子辗转翻滚,如同流星陨落过。狠狠的撞在了洞壁之上,使她的心中又添一抹刺疼!

吼!

脚点虚空,萧潇皱着柳眉,一往无前向那虚空之上的巨兽扑去。

一道白光瞬间充盈整片空间。

白泽如雪,金光盛世。

萧炎在昏迷的前一刻。依稀看见一个女子。她,静静地呼吸,吐息如幽兰。缓缓的睁眼,睫毛如沧海。那如无尽深渊的凄美瞬子,那如腊月寒梅般的绝世面容……他怎能想象的到!原来他的女儿已经出落成这般的美人了吗?

虚空之上,白泽掠过,她的眼……微冷,却透着无尽清!吼!“她幻化成了本尊《七彩吞精蟒》如银蛇出动,顿时山洞之内斑斑银芒闪耀。

银光过处,天地轰鸣。

那金光中的巨兽重创萧炎之后,掠向了飞速而来的巨蟒。

山洞之中一片肃杀,一道狂风呼啸。森白诡异的白光,以及那璀璨无比的金泽,如二道刺股的寒风冰封天地,又似澎湃的金色巨浪。

金,白二光呼啸而来。

夜,如此深沉。光,一往无前……

在金白二光碰撞的电光火石间,萧潇化为巨蟒的双眼闪过一抹讶然,她看清了金泽中的巨兽——太古淫龙?……萧炎不依不饶,伸手抵开她的腿弯,居高临下的抱着萧潇的屁股,屁股一沉,顺势一插,再次将那硕大无比的鸡巴,挤进了女儿的小穴里!

「哦……啊……不可以插啦……啊……你……知道我是谁吗?……啊……」「你是谁?是谁啊?」

萧炎嘴里问着,身下却毫不停顿,一下一下重重的将鸡巴送到萧潇的阴道深处。

「啊……啊……啊……我是……我是……」

萧潇怎幺能说的出口,看着父亲的鸡巴一次次进入自己的阴道,让原本的那丝愧疚也就此沉沦在肉欲里。只是父女乱伦这种事,让自己一个人承受便好了,这个秘密千万不能让父亲。

「哦……我是……我是你姐姐……比你先入……先入星坠阁……你……啊……要叫人家姐姐……”

那父女的秘密到了嘴便硬生生被她扭曲,毕竟谁能接受此刻疯狂交合的人是那种不伦之恋?

「啊……姐姐就姐姐……有小穴插……叫干妈也成……」萧炎才不管那许多,只是一味的疯狂抽插,她的秘穴仿佛一个吸盘一般将他的龟头牢牢吸住。此刻萧炎忽然她抱紧他,萧炎知道她算是尝到了欢娱的颠峰了,更快速的为她抽动。

“啊……坏家伙……好舒服啊……啊……再重一点……嗯……没关系……再深……啊……真好……好弟弟……好哥哥……好萧炎哦……」萧炎看着身下女子眉宇间那骚浪的模样像极了自己的妻子彩鳞,只是这具肉体更加淫浪,更加的性感。大鸡巴凶狠的在紧密的肉穴中进出,萧潇呻吟得不成人声。

「噢……好哥哥……」

萧潇说:「姐姐要……死了……啊……好爸爸……啊……干死我……啊……干我……」记得药老与自己说过,在一次野外自己的妻子彩鳞与野兽~交合,每每想到此处,他的心就会纠起,那是何等的疼痛(详见:操破之七彩吞精蟒)这些年来从不回加玛帝国,一来便是修炼报仇,当然这个原因也是其中之一。为了使自己与妻子的感情不受到裂痕,他选择将这事遗忘,只是这又怎能忘却。

萧炎一边紧紧的搂着女子的蛮腰,一边将她的样貌与彩鳞融合在一起,使他爆怒之下疯狂的进出,对着女子的嫩穴就是一阵狂轰烂炸,双手猛烈的在其屁股肉上拍打”啪啪啪啪啪“愤怒让他癫狂之极,腰下疯狂耸动,手掌更是使劲的抽打在萧潇的肉臀上,嘴里疯狂的喊着”狗日的,你狗日的,彩鳞你这狗日的!“萧炎不再压抑,极度的放纵的享受起她美妙的肉体,萧潇被此时的父亲无情的揉虐暴插,三千轻丝夹杂着如雨的汗滞漫天飞扬,小穴儿因为疼痛收缩的更紧,销魂的感觉却又被屁股上那火辣的疼痛掩盖,让其欲仙欲死到极点。

”啊……你疯了?啊……我好疼啊……啊……你……你……“”狗日的,狗日的……“

「不啊……天哪……我不是……我不是狗日的……你……啊……你才是……啊……狗日的……」听着父亲的口中呼喊着母亲的名字,另一种刺疼让萧潇的眼眶再次湿润起来,母亲的那些丑事终结逃不过父亲的眼睛吗?那无力的忍受着父亲疯狂的抽插,她只觉得自己穴儿,又酥又麻,骚氧到了极限。

萧炎被她叫得心旌动摇,反正她在讨着阳精,就听任感觉狂飙,让自己也推上高峰,终于也要到了。

「你骂我狗日的?」

萧炎疯狂的怒吼,再次拍在那挺翘娇嫩的屁股肉上,激起一波肉浪,怒然又道”我日狗的!我是日狗的!“萧潇正美得乱七八糟,忽然感觉一股又强又热的液体洒在穴儿深处,子宫不断的收缩,终于攀上了人生第一次高潮。

「喔……对啊……我要疯了……啊……你日狗的……啊……我是狗……啊……好厉害啊……插我……干我……日死我这母狗……啊啊……我是狗日的……再被狗日……啊……」寂静的洞窟之中,传出一对父女疯狂的交合声。

吼……

在萧炎父女攀登上肉欲颠峰的同时,夜的另一面,一只闪耀着金光的巨兽向他们交合之地极速掠来……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