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家庭乱伦

对妹妹男友的性诱惑


自从那次被姐夫狂肏之后,姐夫还找了我三次,以威胁利诱的方式约我,每次我与姐夫都做的很激烈也很久,因为姐夫的阳具实在太粗大,但每次做完之后,我的下体都会感到疼痛,所以我蛮排斥与姐夫做爱,还好姐夫也对我产生厌倦了,之后就没有再来找过我。

而弟弟还是一如往常,不定时的向我求爱,可是相较于姐夫之下,弟弟的阳具实在无法满足我,最佳状态只有十三公分,一般时候更只有十一公分,而且并不是很粗,所以我时常穿的很妖艳外出补习,希望有不错的同学来追求我,但只看到一堆有色无胆的男人,就在我想放弃之际,我注意到我以前身为男人时,常与我称兄道弟的男孩,那就是我妹妹的男友。

话说我妹妹的男友,身高 175cm、体重65公斤、体格均匀健硕,面貌帅气出众但个性内向,与我妹妹同年纪,比我小两岁,我都叫他『小曜』。

小曜与我妹从国二就开始交往,最初是我妹倒追他,因为小曜个性不知如何拒绝别人,所以也就与我妹交往了起来。

以前我还是男人得时候,就很欣赏他,觉得我妹运气真的很好,而后来我变成女人之后,曾经关心过我妹的恋情,得知小曜与我妹交往三年至今,尚未突破最后界线,我妹说她曾经问过小曜:会不会想做那档事,小曜竟然保守的回答说:等我们心志够成熟,不会后悔所作之事,在想那问题也不迟。

由此可知,小曜是个很保守老实憨厚的人,也因为如此,所以已经是女人的我,也渐渐的被他吸引。

因为姐夫已经厌倦了我的身体,而我也不满意弟弟的阳具,就在被姐夫强暴后的两个月后,某一个星期六,家人全部都去垦丁游玩,而我因为要补习所以无法随行。

正当中午十一点,我刚好性感打扮完正要去补习,小曜刚好来我家要找我妹妹出去约会,我告知小曜说他们一大早就出发去垦丁玩了,小曜知道后满脸的失望,转身正要离去时,我告诉他说:「小曜!别那种表情嘛!如果你不嫌弃姐姐我的话,我可以陪你约会喔!」,小曜听完脸上失望的表情没了,但却出现左右为难的表情,小曜说:「可是,如果被钰如知道我和你约会的话,有可能多方的感情会有所影响,而且嘉娟姐你不是要补习吗?」,我告诉小曜说:「别担心钰如啦!只要你不说,我不说,没有人会知道我陪你约会的事,另外对于我的补习,我今天没上课的情绪,正想找人陪我呢?所以,这次的约会,就算是互相陪对方解闷吧!」听完我的解说后,小曜沉思了一下,就以正式的口吻请我与他约会,而我当然乐于与他约会。

因为我和小曜都尚未吃午餐,我原本打算出去外面吃的,但因为小曜的关系,使我改变了主意,我决定表现一下我的厨艺。

我旋即进厨房准备午餐,而小曜则在客厅看电视,就在我忙到香汗淋漓时,我觉得小曜的眼光一直往我身上看,此时我才注意到,我本来就很透明的白衬衫,因为我汗水的关系已经完全贴在我身上,更糟的是我今天还是一样没戴胸罩,虽然小曜只能看到我的背部,但我还是对这个我所欣赏的男人的眼光感到身体燥热了起来。

足足弄了半个小时,终于将我的得意之作【黑胡椒牛肉蛋炒饭】完成。

就在我与小曜共进午餐时,我发现小曜的脸很红,而且与他谈话时,他的视线始终不时喵着我的胸部,我不用想也知道原因为何,现在的我那薄薄的白衬衫绝对因为汗水湿透而紧贴着我的身体,而我的粉红色的乳头则明显的贴在衬衫上面。

小曜目光紧紧盯着我的小樱桃,使我身体起了感觉,小穴似乎有淫水流了出来。

用完午餐,我开始收拾餐具,而小曜则主动帮忙,我在洗碗时,小曜争着要替我洗,那个时候小曜的身体贴在我的背后,我很明显的感觉小曜下体的阳具坚硬的顶在我的臀部,我想这样下去不行,我可能会受不了就与小曜在厨房做了起来,这样一点意思也没有,要就要做刺激一点的,所以我就将洗碗的工作交给小曜,而我则进房将湿透的衣服换掉。

换衣服时我考虑了很久,不之要穿哪一套衣服比较合适与小曜约会,后来我我选了一套比较保守的衣服,我上身穿着米色无袖紧身衣,当然还是没戴胸罩,下身穿着旗袍式左右开高叉的米色长裙,穿上阴部部位搂空的肤色丝袜,原本有穿内裤但还是决定将内裤给省了,反正穿长裙应该不会穿帮,预计出门搭配罕少穿的系带高跟凉鞋。

换装完毕后,出了房门,小曜则正在客厅看电视,他看到我如此的穿着,眼睛亮了起来,而我也觉得很有成就感。

我到他的身旁坐下,问他下午打算要去哪里玩,但他似乎没注意听我说话,只是眼光盯着我的下半身看,我低头一看,原来我的两条大腿完完全全的显露在外,旗袍式的长裙让我的双腿如此曝露也出乎我的意料。

问小曜第二次问题时,他才回过神回答我的问题,他说想要去看海,当下我们就动身前往台中火车站,准备坐海线电车到沙鹿去看海。

在往台中车站的路上,我侧坐在小曜的机车后座,紧紧的抱着小曜,33C的胸部紧贴着小曜的背。

凉凉的风不断灌入我的裙内,因为我没穿内裤的关系,所以凉风直接吹拂我的阴部,感觉真的好舒服。

又因为我裙子的关系,几乎我的双腿都暴露在外,所以有不少男机车骑士跟在我们的车后面,还有些更大胆的竟与我们的车平行,而人的目光则是死盯着我的两腿中间,好像期望能看到我的私密处一样。

到了台中车站,我们坐上12:58的海线电车前往沙鹿,因为星期六上班族刚好下班要回家,所以电车上挤满了人,我娇小的身躯紧紧靠在小曜的身上,而小曜则像要保护我一样,把我与人潮隔开,但电车上人实在太多,到后来我与小曜面对面紧贴在一起。

过了一站人还是很多,就在这个时候我感觉小曜的阳具坚挺了起来,顶在我的腹部,更有一只手抚摸着我的臀部,起初我还以为是小曜的手,但后来才发现小曜的右手抓着吊环、左手搭在我的肩上,那麽那只手的主人是谁呢?就在我正疑惑之间,那只不安分的手有了新的动作。

那只手从我的裙子开叉的地方伸了进去,伸向我穿着丝袜的翘臀,先是在我的臀部来回缓慢摸了几回,最后停留在我的臀沟底,我整个人不禁起了个寒颤,我想怎麽会有这种事,电车色狼性骚扰应该只有在日本才会发生,怎麽台湾也有这种色狼。

正当我思考这问题时,在我下体的手又开始动作了,刚开始只是试探性地将手慢慢沿着我的臀沟往大腿根部移动,移动过程用指尖轻轻柔柔地划过我的臀部的每一寸肌肤,竟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从我身体里扬起,心也悸动了起来,当手抚摸到我的大腿根部时,一定发现我不但穿着搂空的丝袜,还没有穿内裤。

果然那只手稍微停了一下,又立刻接着动作,首先轻轻用两手指伸进我的小细缝,抚摸着我的阴唇,我忍不住娇啼了一声。

电车实在太吵又太拥挤了,没人听到我的娇哼声,也没有人发现我这娇弱的女子,正被一只不知名的魔手给摧残着。

这只手的主人看我似乎没有抵抗,更肆无忌惮的抚摸我的下体,手指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灵巧,我的阴户受不了刺激渐渐的渗出淫水,接下来魔手的手指直捣黄龙的伸进我的阴道内,开始还回抽插旋转,我吐气如兰小声的呻吟,整个身体渐渐无力的靠在小曜身上,但小曜竟没发现我的不对劲,反而是小曜的阳具越来越坚硬,顶在我的小腹上让我很不得能立刻将他的鸡巴插进我的小穴里。

魔手在我阴道里面轻轻回旋,由时而逗弄我的阴蒂,我的意识逐渐散涣,我整个阴部在这魔手肆虐下,已经洪水泛滥,整片都湿答答、黏答答的。

而我美丽的脸也泛起深深的潮红,性感的双唇不断轻轻喘着气,周遭的噪音我似乎一点也听不见,我全部感觉都集中在自己的下体,魔手用两根手指在我的阴道内部不停的来回抽插,使我情慾越来越高涨,好想大声的叫出来,但现在我可是身在电车上,而且小曜就在我的身前,所以压抑着自己只能轻轻的嗯嗯的喘息着,我觉得我似乎要高潮了,我的双手很自然的用力抓着小曜的双手,而小曜也因为我这样的动作,察觉到我的不对劲。

我呼吸起伏愈来愈快,忽然全身一阵痉挛,我达到高潮了,我竟然在电车被人给性骚扰到高潮。

我感觉自己的下体似乎喷出许多淫水,全身无力的倒向小曜,一手搭着小曜的肩,一手紧抓着小曜的左手,头依靠小曜的胸膛,这种感觉好舒服、好舒服。

但魔手的主人却还不停手,持续肆意向我的下体攻击,阵阵麻痹感又从下体那边传过来,那感觉使我忍不住放荡呻吟“哦…”,我的手紧紧抓着小曜的左手,意识散涣脑中只感到一片空白。

突然间,小曜身体瞬移,一把将肆虐我下体已久的魔手给抓了起来。

「不要!不要阻止他,我还想要--」

那个时候我的心是如此呐喊着。

小曜抓住那为骚扰我的上班族,大声的斥责那位上班族色狼,全车厢的人目光都望向我这里来,我羞的无地自容,内心急的快哭了出来,眼泪已经在眼睛里打转了,依稀中还听到有人说:穿的那麽暴露,难怪色狼会找上她,不一定自己还乐在其中呢!而那位痴汉则是不断的道歉,希望小曜能放过他一马,还说他以后绝不敢再犯,小曜则是态度坚硬的说曜交给警察处理。

电车刚好到了丰原站,车门一打开,我便哭着冲了下去,小曜也不得不放掉色狼的手,跟着追了下来。

冲出车站的我,毫无目标的边哭边走,没多久小曜就追上了我,还道歉说:

「对不起,嘉娟姐。

如果不是我约你出来,你就不会遇到这种事,一切都是我的错。」小曜温柔的安慰我,还将过错揽在自己身上,他的温柔与善解人意,使我情不自禁的紧紧拥抱住他,小曜也将我拥在怀中。

丰原街上人来人往,大家都用好奇的眼光看着我们这对“情侣」。

就这样拥抱了约五分钟,我的心情平复了许多,我告诉小曜说:「别去看海了,我们就在丰原市逛逛好了。」小曜当然顺着我的意,然后我们就像亲密的情侣牵着手走在丰原市的闹区。

一路上我们有说有笑,但因为我高涨的情慾在电车上被小曜给打断了,所以我心中一直想要如何诱惑小曜主动与我做爱,解决我这慾求不满的身体。

我们逛到丰原闹区的一家百货公司,我们到了一层喝下午茶的楼层,我找了一个很隐密的角落位置,那个位置绝对不会被其他桌的客人给打扰,座位决定后我们紧靠相依坐下,我小鸟依人般的依靠在小曜的身上,而小曜也一手轻抚着我及肩的秀发。

服务生将我们点的东西放在桌上后,就很识相的快速离开,我们彼此喂对方吃东西,幸福甜蜜的表情洋溢在我的的脸上。

我越来越想将小曜占为己有了。

我向小曜问说:「曜!你觉得我和钰如谁比较漂亮」,小曜的表情显的左右为难,但随即回答我说:「嘉娟姐,你比钰如美多了,而且也是我见过最美的女人。」他的回答让我芳心大悦,我又接着问他:「虽然我以前是男人,但自从变成了女人后,你看到我会不会有心动、小鹿乱撞的感觉?」小曜脸红的点了点头,这个动作在我眼中,让我觉得这个男孩子好可爱、好憨厚喔!我要他闭上眼睛,说要对他刚才老实的回答给予奖励。

小曜闭上眼睛后,我随即将我的唇吻上他的唇,我感觉到小曜身体僵硬了一下,不等他有任何反应,我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将身体坐在他的大腿上,就这样一直吻着他。

小曜渐渐的放开他给自己的界线,与我热吻了起来,我们彼此将舌头伸进对方的口中,吸吮着对方的舌头,唾液互相交流着;我的臀部感觉到小曜的阳具坚硬了起来,直接顶在我的臀沟上,而小曜的手也不再安分,开始抚摸我穿着丝袜的双腿,从膝盖逐渐往大腿深处探去,就在要触摸到我两腿之间时,我用我的手阻止了他,也将我的唇移离了他的唇。

小曜以为我生气了,正想开口向我道歉,但却没料到我身行一动坐回了他的身旁,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将他牛仔裤的拉链拉下,把他勃起的阳具从三角裤旁边掏了出来,我将身体一弯、头一低,就把小曜正怒气冲天的小弟弟含了进去。

小曜急忙说:「嘉娟姐!我那里不乾净,不要含进你的嘴巴,会弄脏你的嘴。」我不理会小曜,而只是用心的想让这个我喜欢的男人舒服。

在我的小嘴与双手的配合下,一会儿我就听见小曜的闷哼声与喘气声,而他的小弟弟也被我激成了大弟弟。

我注意了一下小曜的阳具,长度约十五公分、圆周长约十公分,这正是能让我小 妹妹感到舒服的SIZE。

我坐回小曜的身边与小曜亲吻,但我的右手继续套弄着小曜的阳具,而小曜的手开始不客气的往我的胸部上摸。

突然,小曜惊问说:「你……你没穿胸罩吗?」我向他解释:「因为我穿的是紧身的衣服,穿胸罩会有形状,会不好看呀!



听完我的回答,小曜小心翼翼的问我:「嘉娟姐!我能看你的胸部吗?」我笑了一笑,回答他说:「你想怎样就怎样,不用询问我的意见,现在我是你的女人,我一切都依你。」彷佛是得到了圣旨一样,小曜一把把我的紧身衣往上拉,我丰满坚挺的双乳就毫无保留的显露在小曜的眼前。

小曜感动的说:「这是我第一次真实的看到女人的胸部,而且还是这麽美的胸部!」我惊讶的问小曜说:「曜!难道你没看过钰如的身体?」小曜说:「没有!她不会让我看,而我也不怎麽想看,因为钰如的身材太瘦小乾扁。」我又问他说:「那你怎麽会与她交往?而且还交往了这麽多年?」小曜想了一想说:「大概是我不喜欢改变吧!习惯安于现状,所以就与钰如交往了这麽久。」听完小曜的解释,我越来越想将他把我妹身边抢过来。

我原本停止套弄小曜阳具的手,又开始动了起来,而小曜则动手抚摸我的双乳,他的动作好温柔,好像在宝贝他最爱做珍贵的东西,这样的爱抚方式从来没有过,虽然不像姐夫与弟弟那样的激情,但却让我感受到不同的感觉。

「嗯…嗯……曜…你好温柔喔!…姐姐感觉好感动也好舒服……」我感动的向曜诉说着我的感觉,而因享受着小曜温柔的爱抚,套弄小曜阳具的手也就停了下来。

「嘉娟姐,你的胸部好软好有弹性,而且好大哦,我忍不住好想舔它!」小曜话一说完,就把头埋在我的胸部,伸出舌头轻轻的舔着我的乳头。

「哦…曜…你好棒哦…好会吸哦……害人家的乳头都变硬了,嗯……你还偷咬人家。」我忍不住轻声娇哼,虽然小曜的技巧很清涩,但却反而带给我更多的快感。

虽然我好想就在这里与小曜做爱,但毕竟这里是公共场所,所以我想我得让小曜先释放一些能量,然后再另寻场所交欢。

我示意小曜先停止一下,我立刻蹲下身子,开始吸允套弄小曜的大弟弟,而小曜也似乎知道这里是公共场所,所以不时的左右盼望,注意是否有人接近。

「哇……好大的阴茎哦……」

我用很露骨的言语称赞小曜,想让他知道自己是非常了不起的。

「我的算是很大吗?我不知道…想不到我的阳具在标准之上!」我贪婪的伸出我的舌头,不断的舔着又红又胀的龟头,小曜的龟头流出了一些精水,我用舌头把大弟弟整根舔过一遍,然后一张嘴猛然地把小曜的大阴茎含在嘴里快速的套弄,还不断有”扑扑“的空气挤压声出现。

「哦…哦…好舒服…好爽哦…嘉娟姐……你舔的我的阴茎好爽哦……」听到他讲的话,我更是快速地套弄他的肉棒。

突然我将肉棒吐出,然后用我的柔软的双乳往中间集中夹住他的大阴茎,上下的快速移动。

「好爽……嘉娟姐,你用你的奶子……我,这就是所谓的乳交吗?…哦…好爽……我喜欢你的大奶子……」小曜很兴奋的说着。

但没多久,我感觉小曜的肉棒突然加温变的很烫,然后就听到小曜的小声呐喊:「哦…哦…嘉娟姐…我要射了……哦……好爽……射了…射了……」,突然大量的精液从小曜的精口喷出,我的脸上跟着感到一股热热的液体给喷到,小曜的精液射满了我的奶子和我的脸,还有一些喷再我的紧身衣上,我将小曜肉棒上残余的精液舔了一舔,用勾魂又淫荡的眼神看着小曜。

只听到小曜望着我说:「哦…好爽…好舒服…」。

我用极诱惑人的口吻问小曜:「曜!姐姐想要做那档事,你想吗?」小曜脸上一红,急忙点头回答:「可以吗?我没有经验耶!」我微笑道:「没关系!姐姐教你。」我们彼此将自己的衣服稍微整理整理后,也不管点的东西尚未吃完,急急忙忙结帐后,我就牵着小曜的手往人烟稀少的更高楼层而去。

到了七楼,我们见那个楼层尚未有厂商进驻,应该不会被人发现,于是我先进去女厕所看了一下,确定没有人之后就叫小曜进来。

我选了一间空间较大的女厕,小曜一进来就将门反锁,然后很猴急的向我索吻,我们一边热吻一边抚摸对方的身体,当小曜将手伸进我的开高叉的长裙里时,发现我没有穿内裤,而且丝袜还是阴部有开洞的那一种时,惊问说:「嘉娟姐,你没有穿内裤!!

那--电车上那个色狼摸你时,不就直接侵入你的私密处!」我装做很委屈,一副要落泪的样子说:「人家还不是因为与你约会,所以出门前特地做这麽性感的打扮,可是竟然倒楣被那色狼给性骚扰,人家才不喜欢被人乱摸,人家才不是随便的女人----呜呜」小曜看到我哭了起来,连忙道歉紧紧将我拥住,柔声安慰着我,见我心情较平复后,他的唇又吻上了我的唇。

这次小曜动作一切采取主动,他先将我的无袖紧身衣脱了下来放在储水箱上,然后就疯狂的吸允轻咬我粉红色的乳头,双手力道时大时小的揉抓我的双乳,又时而用两指捏着我的乳头稍微旋转,这些时而微痛时而舒爽的感觉,渐渐的将我在电车上中断的情慾给激了起来。

小曜后来坐在马桶上,让我坐在他的双腿上,从双手从后面环抱着我,左手抚摸我的乳房,右手则从我裙子的开叉处伸了进去,开始进攻我的下体。

最初小曜的左手找不到我阴部的细缝,我还用我的手带领他去探索我的私密处,小曜一找到入口,便开始尝试如何爱抚一个女人的阴部,我为了提醒他我下体的G点,只要他的手指一处碰到我的敏感地带,我就淫叫出声,果然小曜领悟力极高,一下子就将我阴部内所有的敏感带摸的一清二楚。

被小曜爱抚又挑逗之下,小穴里的淫水不断流出,不但弄湿了小曜的手,我的裙子也湿了一片,而且我情慾高涨到放声呻吟,也没去在乎是否会有人听到。

小曜似乎想插穴了,他起身将一口气牛仔裤与内裤脱到脚踝,露出又红又巨大的阴茎,让我被对着他扶着马桶的水箱,将我的裙子往旁边一拨,将他的肉棒往我下体插了过来,但始终是不得其门而入,小曜开始急了起来,我连忙转过身用手扶着他的肉棒,引导肉棒抵住我的穴口,小曜发现他的大弟弟找到了洞,也不稍做停留,龟头刚侵入花蕊,便长驱直入顶了进去,一下子就深抵花心。

「啊!!!

……嗯,好美……唉哟」

那重重的一击,让我浪叫了起来。

「好……好美哦……曜…你…好好…你好棒…」曜的大鸡巴开始轻抽深插,背后式性交的姿势令曜的肉棒十分容易顶到我的花心,这样子次次到底的刺激,真让我美到心田里,一阵阵浪水直流,口中浪声不断。

「好舒……服……好美……唉哟……又到底了……啊……怎麽……这样……舒服……啊……」,因为今天种种刺激与小曜刚才手指的爱抚,使我第一次感觉高潮这麽快就要来了。

「好……好……好爽啊……啊……啊…噫噫…不行……要……丢了……啊……噫噫啊……唉呀……丢了……丢了……啊……啊……好弟弟……亲哥哥……我」小曜才刚不过抽动几十回,就让我浪丢了一次。

而小曜则是继续埋头苦干,大鸡巴仍然次次到底,干得我淫叫声不断。

「哥哥……好……棒……喔……好……深……好舒……服……啊……啊!好…爽……啊……噫噫噫……啊……」我越叫声音越高。

「嘉娟姐……你好浪啊!而且你哪里好紧,感觉还会吸我的阴茎。

我也好舒服,原来做爱是这麽舒服的事。

娟姐,以后我可不可以在与你做爱?」

原本埋头苦干的小曜终于说出他对做爱的感觉。

「可以啊……小曜……你想做爱来找姐姐……姐姐也…好喜欢和你做爱。

喔…曜…不要停…快插……我……插我……哎呀!……真好……真的好好……好哥哥……亲哥……我要……舒服……呀……」我已经完全沉浸在这性爱之中了。

小曜似乎看我如此淫媚的样子,忍不住去亲我的耳朵,用牙齿轻咬耳垂,还用舌头来回轻舐耳背,甚至侵入耳朵洞里,以前弟弟与姐夫只会猛插我的穴,所以小要如此的攻势我哪里还忍受得了,浑身发麻,阵阵颤抖,小穴里骚水不停的流出,小曜大鸡巴进出我的小穴时,还发出「渍!」「渍!」声响。

「曜!我的好弟弟,呀……我…的亲哥哥…娟儿,又要……丢了……丢死了……啊……啊……」我又再一次达到高潮了,一股热烫的骚水从小穴里喷冒而出,但是这回泄完身子,我双脚也几乎完全没有力气了,我快要站不住了。

小曜低头问我说:「姐姐,你怎麽了?」

我媚眼如丝,轻笑着说:「啊……姐姐美死了……小曜真棒!我……没有力气了……我快站不住了。」小曜将门打开,肉棒还差在我体内,带着我的人倒退而出,移动时整间女厕只有我高跟凉鞋移动时所发出的声音,小曜依依不舍的将他的阴茎给拔了出来,先去将整个女厕出入口的大门给锁上,然后回来将我放在洗手台上,接着这次自己找到了我淫穴的入口插了进去。

「啊……」

小曜分身的入侵,使我忍不住的轻哼。

我眯眼看着小曜,脸上带着微笑,表情一定媚惑极了。

小曜又开始使劲的抽动了起来,大阴茎在我小穴里进进出出,龟头菱子拔出来时,就会刮出一堆淫水,每次插入又直奔到底死抵着花心,小曜可以说是做爱天才,第一次就让我这个性经验丰富的人舒服到要上天了,而且第一次应该很快就射了,但到现在还没有射精的迹象。

「好……好……天哪!……好舒……服……啊!曜,你实在……唉哟…太厉害了……!……娟儿又……又要……高潮了……啊……今天……真的会……泄死我……啊!!!!

……」

我又完蛋了,短短时间内高潮三次,美得我四肢百骸都要散了似的,只能毫无意识的浪叫。

「好姐姐……乖姐姐……我要射了……」

小曜加快他抽插的力道与速度,而我的下体也明显感觉小曜的阴茎又膨胀了许多,肉棒的温度也大大提升。

听小曜这麽一讲,我紧张里起来,因为我大姨妈晚了一个星期没来了,不知否怀孕了?如果没怀孕,那麽现在是最危险的时期,任何男人将精液射进我体内,我一定会怀孕。

如果真的怀孕的话,不知是弟弟的杰作,还是姐夫的杰作。

我急忙说:「曜,好弟弟……快停……停下来……唉哟……别再插……了……快……拔出……来……不能射……在里面……唉哟……别插……求求你……如果”真的“怀孕就糟了!」小曜发疯般的猛插,似乎完全没听见我的哀求,我想一般男人正爽到紧要关头如何停得下来,而且眼前这位男孩又是我喜欢的人,就让他射进去吧,怀孕了再说。

「啊!嘉娟……姐姐……美姐姐…我…射了!!」小曜终于爆发出来了,他把鸡巴紧抵着花心,滚烫的精液「卜!卜!」的射进我的子宫内,精液数量又浓又多,射得我美到穴眼深处,本来又要完蛋高潮的我,被小曜热精一冲,耳朵听得小曜亲热的叫唤,穴心一抖,也跟着丢了。

「唉哟……我也……要死了……好弟弟……好哥……啊……啊……完蛋了……啊……」俩人舒服到了极点,小曜顺势将头贴在我赤裸的胸前,双手温柔的搂抱着我,而我高潮过后回过头与小曜甜吻着,俩人又热吻了一阵子,享受着快乐的余韵,等小曜在我小穴里的阴茎软到后,我们才依依不舍的将身体分开。

两人将衣服穿好之后,我先走出女厕,确定没有人在外头,才叫小曜出来。

在回家的路上,我告诉小曜说:「曜,我是真的很喜欢你,但……今天的事请你千万不可说出去……你、你已经拥有了我的肉体……与我的心,但我不能对不起自己的妹妹,我不能抢妹妹的男友。

所以我们之间的事,就让它成为一段美好的回忆,你千万别与我妹妹分手,算是我求你,好吗?」就在小曜送我到家,我正要进门时时,一路上沉默不语的小曜告诉我说:「嘉娟姐,我已经爱上了你,你带我走出被钰如所束缚的小世界,一路上我一直想着我这样做对不对。

我冷静的想了我与钰如这三年来的恋情,我发现我早已经对钰如没有爱了,而我对钰如而言只是个很有体面的男友,我之所以会与钰如这样持续了三年,是我不知如何将这段恋情画下句点,所以才会与钰如这样毫无意义的走下去。

现在我想通了,我要勇敢追求属于自己的爱情,不过嘉娟姐你放心,我会找出最不会伤害到钰如的方法与她分手,所以如果嘉娟姐你真的喜欢我的话,请你等我,我会尽快与钰如谈谈的,等与钰如的事告一段落,请嘉娟姐与我交往。」听完小曜的这段告白,我的心中五味杂成,但我情不自禁的紧紧抱住他,而小曜也紧紧的抱住我,我们就这样拥抱了许久,我开口问他说:「曜,你不会介意我以前是个男人?不会介意与你做爱前已经不是处女?」小曜轻抚着我的头发说:「我只在乎现在,你现在是女人味十足的女人,而不是男人,而是不是处女这件事情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我喜欢与你在一起的感觉,所以我才想请你与我交往。」我将小曜抱的更紧了:「那,小曜,你千万别伤害到钰如,好吗?只要你能找到将伤害减到最小的方法,我多久都能等你,而这段期间我们可以秘密约会,但千万不可以让钰如发现。」小曜听到我间接答应与他交往的回答后,激动的吻着我的脸、我的唇,我们就再我家门口缠绵了许久,小曜才依依不舍的离去。

但万万没想到,我妹妹的韧性如此坚强,小曜与我发生关系后的一个半月,便向钰如提出了分手,但妹妹又哭又闹又赖皮,就是不准小曜与她分手,甚至还以献身为利诱,但小曜却不为所动,只是渐渐利用时间将他与钰如的这段感情给冲淡。

而这期间我与小曜则秘密的约会与交往,虽然有点对不起自己的妹妹,但对于自己所喜欢的男人我可是一点也不会退缩与礼让。

半年后,我考上亲民,开始了新生活。

两年之中,我瞒着小曜与弟弟交了一个男朋友,而且生活淫乱,大约与十一、二个男人发生过性关系(其中有一次是被五个男人狂肏又监禁了两天),还堕胎了两次,但我不以为意,因为我喜欢上这样刺激的性生活。

另一方面妹妹与小曜就这样一直耗着,时间过了三年,我读完亲民二专毕业后,回到家中开始了专柜小姐(毕业后所找的工作)的生活,终于妹妹在我毕业后的那一个月与小曜分手了(僵持了三年),小曜高兴的约我出去庆祝,大概是我太会做表面功夫了吧!所以小曜却不知道我二专两年改变许多,对他也不如当初这麽热衷,因为现在的我只喜欢找寻刺激,但小曜却硬将我当成他的女友,天天紧盯着不放。

毕业后的那一年,台面上与小曜交往着,台面下我与自己弟弟的性爱关系还是一直维持着,以及当专柜小姐时众追求者的一夜 情游戏也瞒着小曜进行着。

如今待业进修中(专柜小姐只做了一年),平日往补习班准备升学考试,还是不忘寻找猎物,不少好男人被我迷上,但却被小曜或弟弟给破坏掉,所以目前只能安于小曜与弟弟的性爱,或偶尔找前姐夫玩一些较刺激的强暴或户外暴露游戏,但一有机会我绝不放过那些未经人世的处男哥哥们。

你会是我下一个男人吗?

字节数:21547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