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家庭乱伦

异界痴母传


坐在教室中,听着讲台前秃顶教授絮絮叨叨的长篇大论,李飞无聊的打了一个哈欠,看着窗外的浮云,不由的感慨到。

“看来每个世界都是大同小异啊。”

没错,李飞也是时下最流行的穿越众之一。

在一次车祸事件中,李飞很狗血的灵魂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并且附身到了和他拥有同样容貌同样名字的少年身上,并且得到了这具身体原来主人的全部记忆。

这个世界叫作蓝星,一个科技与魔法并存的世界,地理特征和地球相似,却拥有比地球大是两倍的大陆面积。

大陆上生存着各种各样的智慧种族,这一点和一般的玄幻小说很相似,不过不同的却是,各种族之间没有很老套的战争,而是很融洽的和平相处。

看着兴高采烈讲着魔法科技发展史的秃顶教授,再看着台下睡觉的睡觉,聊天的聊天,各忙各的同学,李飞的脑海中也浮现出一副成熟诱人的胴体。

白皙的皮肤犹如刚剥皮的鸡蛋般白皙光滑,傲人的胸部,纤细的腰身,丰满挺翘的圆臀,修长圆润的美腿,完美的魔鬼身材,可以让任何雄性生物瞬间化为禽兽。

这个身体的主人还拥有一张与身体相得益彰的俏脸,乌黑靓丽的长发,弧线优美的脸庞,柳眉下一双细而长的媚眼仿佛时刻的放着让人神魂颠倒的电流,挺直的鼻梁,柔媚的双唇,精致的五官搭配起来,可以让男人迅速的联想的一样事物。

“床”。

而这名尤物不是别人,正式李飞现在的母亲—玉茹。

“铃……”。

下课铃声想起,秃顶教授的长篇大论戛然而止,迅速的收拾一下讲台上的教材离开了乌烟瘴气的教室。

“嘿,下节课是玉茹老师的课,一想到玉茹老师那对大奶子,我就忍不住兴奋起来了。”

李飞的好友大伟用手肘顶了顶走神的李飞,兴奋的说道。

看到大伟兴奋的样子,李飞心里暗笑,等会还有更刺激的呢,你小子别到时候兴奋的爆血管就行。

“铃……”。

上课的铃声想起,全班同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紧盯着教室门口。

“哒,哒,哒……”。

高跟鞋击打着地面发出清脆的声响,一道靓丽的身影出现在少年们炙热的眼神之前。

修长圆润的美腿包裹在黑色的丝袜之中,丰满的臀部将短裙撑的紧紧的,上身的白色衬衫扣子只系到了乳沿下方,大大敞开的领口深邃的乳沟和大片的乳肉,已经让教室中不少不争气的学生们流下的鼻血,挺直的鼻梁上架着一副无度数的金丝边眼睛,黑亮的青丝盘成了精致的发髻,一身装扮性感诱人使得教室中的雄性生物们发出了粗重的喘息。

今天的玉茹穿的格外性感,因为这是自己儿子的要求。

自从一个星期前,儿子被车撞了后,身体虽然没有受多大的伤,但儿子的性格的有了很大的变化。

头三天原本内向的儿子,变得更加的沉默寡言,有的时候还用冒火的眼神打量自己,这样的眼神很熟悉,因为每一个男同事都喜欢这样看自己,玉茹也很了解自己的诱惑力有多强。

但自己的亲生儿子这样盯着自己,玉茹除了恼怒、羞愧,还十分奇异的从心底产生了一种难以言表的兴奋感。

对于这种兴奋,玉茹很惭愧,并不停的告诫着自己,但这种感觉却犹如毒品一般不停的心中窜起。

现在每当儿子看自己的时候,玉茹就忍不住兴奋,有几次下体竟然渗出了淫水,每当这时玉茹都会仓惶逃窜,丝毫没有看到儿子脸上浮现的邪笑。

“我怎么会这样,难道我就是这样淫荡的女人吗?竟然因为自己的儿子注视而感到兴奋,为什么会这个样子?”

躺在卧室的床上,玉茹光滑的脸蛋上浮现着诱人的红晕。想想自己可耻的反映,玉茹不由怀疑自己难道是一名天性淫荡的女人。

这时卧室的门突然别打开,而打开门的正是自己的儿子—赤身裸体的儿子!

“小飞,你……”

正要呵斥李飞的玉茹,猛地看到李飞的眼睛,突然感到眼前一晕,接着瞳孔扩大,变成一副茫然的样子。

看到玉茹进入茫然的状态,李飞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继承了这具身体,李飞发现这个身体原本的主人竟然是一名强大的精神系能力者,在配合自己前世的催眠能力,在加上玉茹是肉体能力强大而精神力普通的再生师,要是玉茹是任何一种其他能力者,绝无可能如此轻松的控制住。

在此要介绍一下蓝星的职业特点,蓝星的职业分为肉体系,精神系和魔法系。

肉体系基本上都是靠肉体或战斗或治疗的职业,战斗方面就不必说了,治疗方面就不的不提一下再生师这个职业了。

再生师被人们成为不死天使,他们能够运用肉体里的生命能量,治愈自己或是他人,不管任何伤残和疾病,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再生师都可以将患者回复健康,所以再生师在社会中十分的受到尊敬。

不过和任何肉体系的职业一样,精神力和普通人没什么俩样。

而精神系职业,都拥有非凡的精神力,有分为表和里两系,表系拥有强大的破坏力,犹如魔法师一般,而里系主要擅长精神控制,幻术之类控制他人精神的能力,而李飞正在此列。

魔法系就很另类了,他们犹如科学家一般主要研究各种魔法科技产品,犹如覆盖面太广,就没有进行更详细的分类了。

看着茫然状态的母亲,李飞不由感慨这个身体的能里真是强啊,只需要对视一下就可以在对方心中埋下种子,只要李飞愿意便可以让种子爆发,让目标成为言听计从的奴隶。

“现在我便是你的主人,你会对我的命令言听计从。”

“是,主人。”

母体呆滞的回答道。

看着母亲犹如机器人般木纳的表情,李飞皱了皱眉说道。

“现在你将会回复到原来的样子,但骨子里你是一名淫荡的女人,你喜欢被人注视,渴望性交,淫虐会给你带来快感。”

说完李飞眼中幽光一闪,接着玉茹眼中的茫然回复了一片清明。

不过再次清醒过来的玉茹看到李飞的裸体,并没有恼怒羞涩的反映,而是妩媚的瞄了李飞一眼,接着抓起李飞的大鸡巴上下套弄了起来。

感受到玉茹冰凉的小手熟练的套弄着自己的宝贝,李飞的鸡巴犹如冲了气的气球般迅速的膨胀起来,达到了惊人的25公分。

看到儿子下体惊人的尺寸,玉茹吃了一惊,接着娇喘起来。

“小飞,你的小宝贝好大啊,吓的妈妈的心砰砰直跳呢,快来个妈妈揉揉。”

说着便解开上衣的纽扣,露出了包裹在蕾丝胸罩中的巨乳,34D罩杯将将罩住乳头,大片滑嫩的乳肉暴露在外,随着玉茹的喘息,荡出一阵阵诱人的乳波。

看到玉茹的爆乳,李飞的口水差点流下来,前世看片无数的李飞见过个种各样的乳房,不过像玉茹这样极品美乳李飞还真没有见过。

“妈妈真是淫荡啊,竟然叫儿子揉奶子。”

说着李飞捏住玉茹满是汗水的乳房用力地揉捏起来,滑腻的乳肉从李飞的指间溢了出来,掌中美妙的触感令李飞的下体更加胀大了几分。

“啊——!小飞,好儿子,你揉地妈妈好爽,用力!用力!捏碎妈妈的奶子。”

被儿子抓住乳房的玉茹十分的兴奋,一把将自己的乳罩扯了下来,并将胸用力的向前挺起让儿子更加方便的揉搓自己的乳房。

玉茹的犹如炸弹的导火索一般,引爆了李飞的暴虐欲望,手掌重重的扇在玉茹乳房上。

“啪!”

丰满的巨乳剧烈的颤动,白皙的乳肉浮现出深红的巴掌印,看到此景的李飞更加的兴奋,一只手不停的扇着玉茹的肥奶,令一只手狠狠揪起乳肉挺立的乳头扭动起来。

圆润的乳房被李飞揪成了圆锥型,乳头也被拉的摇摇欲坠,这样暴虐的对待,虽然令玉茹感觉到痛苦,但痛苦之中又衍生出了一种奇特的快感,令玉茹渴望儿子用更加暴虐的手段对付自己。

“啊…乳头好痒,小飞,揪掉妈妈的奶头,打烂妈妈的奶子。”

李飞的精神控制仿佛开启了潘多拉魔盒的钥匙,彻底的激活了玉茹骨子里的淫亵细胞,身为再生师,玉茹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受人尊敬的存在,美艳的外表时刻的吸引着异性的眼球,不少人把玉茹当作意淫目标。

现在的玉茹渴望男人们狠狠的虐待自己,用肉棒塞满自己身上的每一个洞。

白皙的巨乳被李飞扇成了深红色,挺立的乳头被揪的胀大了一倍,暴力的虐待令玉茹的脸上浮现出两朵潮红,迷离的双眼深情的望着额头见汗的李飞。

玩够了玉茹的奶子,李飞的注意力放在里玉茹的下体上面。

由于是在家里,玉茹的穿着十分的随便,除去了上身的衣服后,下身只有一条性感的丁子裤,修长的玉腿,浑圆的臀部赤裸裸的暴露在外。

“妈妈,趴下,让儿子好好的欣赏一下你那漂亮的大屁股。”

妩媚的瞟了李飞一眼,玉茹顺从的俯下身子,将肥美的大屁股朝高高的挺起,朝着儿子缓缓的摇动起来。

丁字裤的细带勒进深邃的臀缝当中,修长的大腿紧紧的并在一起,从李飞的角度看去,玉茹犹如一丝不挂一般。

李飞将手放在玉茹的大屁股上缓缓的捏动着,手中的肌肤犹如最上等的缎子般滑不溜手,肥厚的臀瓣柔软而又弹性十足,美妙的的触感令李飞爱不释手,抓着玉茹的大屁股不挺的揉捏着。

“啊…妈妈的小穴好痒啊,小飞不要在玩了,快给妈妈止止痒。”

阴道的燥热难耐让玉茹忍不住呻吟起来,李飞也把注意力放在了玉茹最销魂的地方。

丁字裤前方窄窄的布料无法遮挡住玉茹肥硕的无毛阴阜,李飞看到玉茹的阴阜登时来了精神,一把扯下丁字裤玉茹最隐秘的部位暴露在外。

厚实的阴阜没有一根毛发犹如小山包般高高隆起,粉红色的阴唇紧紧的并在一起,一点也没有生过孩子一般,阴唇上方的阴蒂已经兴奋的探头探脑。

“妈妈的阴户好淫荡啊,竟然是白虎,哎呀!淫水都流出来了。”

“小飞,不要在折磨妈妈了,快的插进来妈妈好痒啊。”

玉茹迷离的看着李飞,丁香小舌伸出口外,用手掰开两片阴唇,露出被淫水浸湿的桃园洞口。

“说,我是一条母狗,请用主人大鸡巴插穿母狗的骚穴吧。”

“我是母狗,主人快用你的大鸡巴,插烂母狗的骚穴吧。”

看到差不多了,李飞挺起阳具在玉茹的穴口摩擦了两下,便狠狠的插了进去。

“啊!主人的鸡巴好长,一下顶到母狗的心里去了。”

李飞只感到自己的阳具进入了一个温暖湿滑的腔体,腔体四周一圈圈的软肉不停的蠕动,而龟头却顶在了一处柔软的小圆口处,李飞知道他已经顶到玉茹的宫颈了。

看着还有三分之一阳具露在外面,李飞有点不爽,看来要全不进去,必须要差到玉茹的子宫里才行,龟头处犹如小嘴吮吸般的销魂感觉令李飞将这点不爽抛到了九霄云外,快速的挺动起来。

黝黑的阳具在粉嫩的阴道中的嫩肉带动的进进出出,飞溅的淫水打湿了,李飞和玉茹的小腹,李飞巨大的阳具在玉茹平坦的小腹上浮现出清晰的轮廓。

“好有趣啊,主人的大鸡巴能母国的肚子上看到啊。”

说着玉茹隔着肚皮撸动起李飞的鸡巴,李飞只感觉阳具一紧,差点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刺激射了出来。

看着玉茹隔着肚皮撸自己鸡巴的艳景,李飞猛的一用里,感觉自己的龟头突破了,一道限制,进入了一个温暖的地方,李飞知道自己插到玉茹的子宫里了。

“啊!!!”

突如其来的刺激让玉茹反起了白眼,长长的舌头拉达在嘴外。

李飞可不管这些,插子宫这种新奇的感觉还是头一次感受,温暖舒爽的感觉让李飞将鸡巴每下插到了子宫的底部。

子宫中的小肉粒刺激着李飞的龟头,狠狠的抽插了几十下后,李飞将阳具整根插进玉茹的身体,剧烈的喷发起来。

足足射了小半分钟,李飞将疲软的鸡巴抽出了玉茹的阴道。

而玉茹的阴道已经变成了一个合不拢的大洞,被扩张的子宫口清晰可见,一股股浓稠的精液从大张的子宫口流出。

欣赏了一会自己的战斗成果,李飞拍了拍玉茹的屁股。

“妈妈,不要在闹了,我肚子饿了。”

好似失去意识的玉茹身上闪动了一阵白光,接着完美的胴体回复了原状。

“好讨厌啊,小飞,一点幽默感都没有。”

李飞耸了耸肩,看着李飞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玉茹也没有办法,换了一套衣服,便出去为李飞准备晚餐了。

清晨的阳光顺着窗帘的缝隙射进卧室中,角度十分不凑巧的照在了李飞的脸上,十分不爽的李飞气恼的用被子将头遮住,准备在来一个回笼觉。

刚刚用被子遮住自己,李飞就感觉有点不对劲。自己的母亲玉茹不见了。

昨天自己和母亲玉茹奋战到了很晚,按理说现在玉茹应该还躺在自己的身侧酣睡才对,而李飞发现,床上只有自己,而床边上放着一套干净的换洗衣物,是自己的。

看到这李飞的冷汗就流了下来,受到自己催眠的妈妈精神状态不会太好,苏醒的时间应该比自己更晚才对,而现下的状态不由的令李飞心头打鼓,难道自己的催眠失效了?

想到玉茹身为一名顶级再生师,自从自己的便宜老爸过世之后,一直守身如玉,只有在李飞的面前才露出慈祥的一面,而在其他人眼里却是一名只有公式化表情的冷艳美女。

现在玉茹不在身边的可能性只有一个,那就是玉茹并没有被催眠或者是李飞的催眠术已经被玉茹给破解了。

想到这里李飞心里十分的矛盾,因为他也搞不懂自己的母亲到底是怎么想的,虽然李飞穿越过来融合了这具身体以前的记忆,不过对于自己在现在的母亲,他了解的真心不多。

如此李飞怀着忐忑的心情穿好了衣服,来到了客厅,看到了一脸的阴沉的玉茹坐在沙发上明显正在等着他。

看到李飞出来,玉茹冷冷的瞧着李飞也不说话,让李飞不明所以的同时内心也越发的恐慌起来,难道玉茹发现自己不是原来的儿子?

想到这李飞不由联想到,自己如同小白鼠一般被帮到了手术台上,被一大帮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围成一圈,当做珍奇实验材料被切的乱七八糟。

狠狠的咽了一下口水,站在那一动不敢动。

「李飞,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听到这句话,李飞的第一反应是看来自己的秘密还没有被识破,不过心里刚刚放下的大石头又提了起来。

看来自己对玉茹的催眠不知道为什么已经被破解了,而看玉茹现在的样子,李飞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想法,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妈妈,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不是人我是畜生,我不该对您做那样的事,因为妈妈实在是太美了,我一时克制不住自己,犯了这样的大错,我好后悔啊…「说着李飞还给了自己两个耳光,低下了头,这时候一直沉默的玉茹开了口。

「抬起头来。「

李飞疑惑的抬起头,看到坐在沙发上的玉茹,这时候李飞才发现玉茹的装扮和以往大不相同,长长的秀发做成了大波浪,大大的眼睛打着紫色的眼影,性感的嘴唇也涂成了妖媚的紫色,大大的眼睛微微眯起看起来像是无时无刻的往外放着电,电的李飞喉头发干。

一夜的时间玉茹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虽然容貌没有变化,但是气质却做了180度的大转弯,从一名冷艳少妇变成了一名骚媚入骨的淫娃。

「儿子,你觉得我美吗?」

看到李飞呆呆的望着自己,口水都要流出来的模样,玉茹站了起来弯下腰捧起儿子的脸,眼中荡起了丝丝的媚态。

现在李飞才发现玉茹的打扮如此的骚媚诱人,深紫色的丝质睡衣呈半透明状朦胧之间两颗花生米大小的奶头若隐若现,肥硕的双乳奇迹般的对抗住了地心引力挺拔异常。

本来很宽松的睡衣却因为玉茹硕大的双乳撑的好似紧身衣一般,敞开的领口一抹白皙间露出了深深的沟壑,让李飞的魂都要飞进了这引人堕落的万丈深渊。

腰间的束带恰到好处的勾勒出纤腰的柔美弧线,挺翘的肉臀在柔美的纤腰下奇迹般的隆起,犹如熟透的水蜜桃让人馋涎欲滴。

刚刚盖过臀部的睡衣下,露出了穿着黑色丝袜的美腿浑圆挺拔结实有力。不难想象在床上这双腿可以轻松的盘住你的腰,让你欲罢不能。

已经看呆了的李飞直到玉茹冰凉滑嫩的小手摸到脸上才回过身来,也不知道擦一擦嘴角流出的哈喇子,使劲的点了点头。

「妈妈,你在儿子的眼中是最美的。」

看到李飞眼中的迷醉,玉茹嘴角一弯将李飞拉了起来,一同坐在了沙发上。

「儿子,你知道吗?妈妈其实是一名淫荡的贱货,妈妈晚上的时候经常拿着你的照片自慰,有的时候甚至幻想着被你的同学轮奸,但是妈妈却在大家眼前装成一幅生人勿近的样子,其实妈妈早就发现你经常拿着妈妈的内裤自慰,但妈妈何尝有不是拿着你自慰用的内裤,闻着上面精液的味道,幻想着你的大鸡吧狠狠的插烂妈妈的小穴呢?」李飞讶然的看着玉茹,看来自己的催眠并不是被破解了,而是发生了未知的变化,让玉茹一直隐藏的性格暴露出来,不,也许这才是玉茹的本来面目,不过因为道德伦理的条条框框束缚起来。

玉茹并没有注意到李飞现在的表情,仿佛沉浸到了自己的世界当中,双眼迷蒙的诉说着。

「直到儿子你和妈妈做爱之后,妈妈才发现妈妈不应该这样,妈妈应该主动把身体献上来,让尽情的玩弄妈妈淫荡的身体。」说着说着玉茹拉开了睡衣的前襟,用力的揉搓起了自己的大奶子,丰硕的乳肉在玉茹的手中变幻着个各种形状,挺立的乳头在指间时隐时现诱人非常。

李飞这时候哪里忍的住,一把搂住玉茹狠狠的吻在了玉茹的双唇上,李飞的大舌头探入玉茹的口中,和玉茹的丁香小舌纠缠打转啧啧作响,而李飞的一只大手抓住玉茹的硕乳时而大力揉搓,时而轻搓乳头。另一只手在玉茹光滑的玉背上游走打转。

半晌两人嘴唇恋恋不舍的分开透明的唾液拉出了长长的细丝。

这时候的玉茹已经是半裸状态,腰间的束带已经被李飞解开,丝质的睡衣挂在胳膊上,肥硕的双乳和平滑的小腹完全暴露出来,两颗粉红色的乳头直直的翘起,花生米大小的乳头大概是因为兴奋连乳孔都微微的张开,平滑的小腹完全看不出玉茹生过孩子,肚脐微微凹陷竟给人一种调皮可爱的感觉。

而李飞发现玉茹淫荡的连内裤都没穿,干净的阴阜和大阴唇微微隆起看起来像小馒头一般柔软可爱。如此香艳的美景,令李飞的呼吸变得更加的粗重,下面的小兄弟更是狠狠的竖起里旗杆,把裤子支的好像一个小帐篷。

看到儿子下体的帐篷,玉茹娇媚的瞟了李飞一眼,俯下身拉开了李飞裤子的拉链,李飞的小兄弟霍然而立,直愣愣的拄在了玉茹的面前。

看着在自己面前青筋毕露的大家伙,玉茹妩媚的舔了舔嘴唇,手抓住李飞阴茎伸出丁香小舌由上至下舔了一下。

李飞感到一阵酥麻从阴茎的底端一直传到了龟头,忍不住打个了激灵差点就射了出来。

玉茹看到李飞销魂的样子,小嘴一张将将李飞紫红色的大龟头整个的含到嘴里。

李飞嘶的吸了冷气,感到龟头进入一个温暖湿润的地方,玉茹的小舌头好似灵蛇一般在龟头上打转,不时的还在扫过马眼,柔软的红唇紧紧的包住冠状沟,但李飞却感觉不到一点点齿感。

「好舒服,妈妈你好棒,可以在深一点吗?」

李飞的天赋异于常人,足足有三十公分长短,玉茹光是含下龟头就已经把嘴填的半满,不过听到李飞的要求玉茹却毫不在意,朝李飞抛了个媚眼头缓缓的下落让李飞的鸡巴进的更深。

大概进入一半的时候李飞就感觉自己的龟头碰到了一块软软的地方,李飞知道这是玉茹的喉头肉,到了这里已经算是口交的极限了,但玉茹还在往下插,李飞感到龟头一紧进入了一个紧致狭长的通道中。

而在玉茹的喉咙随着李飞的阳具越进越深逐渐的浮现出圆柱型的线条,当玉茹的嘴唇碰到了李飞的耻骨的时候,李飞的阳具已经进入了玉茹的食道深处。

看着玉茹眼中涌现的泪花和嘴角不受控制流出的口水,李飞感到一股淫虐的快感袭上心头,双手扶住玉茹的头,把玉茹的小嘴当做小穴一般下下到底的抽插起来。

对于李飞如此粗暴的对待,玉茹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收缩期喉咙争取让李飞得到更大的快感,得到这样的行动鼓励李飞更加的卖力草干,拔出的时候只留龟头在玉茹的口腔中,而插入时则一杆到底狠狠的插到食道深处。

激励的抽插让李飞的阳具上沾满了亮晶晶的口水和食道中的粘液,玉茹也被干的白眼直翻,舌头都从嘴和鸡巴间的缝隙吐了出来。

足足干了20分钟,李飞才心满意足的在玉茹的食道中射了出来,当李飞将有点发软鸡巴从玉茹的嘴里抽出后。

玉茹已经有点意识不清了,一双美眸向上翻起,伸出的舌头挂在嘴角带着崩坏的笑容剧烈的喘息的。

「对,这就是我想要,不要怜惜我,把我当成母狗,我就是一个泄欲工具,只要喜欢谁都可以用,怎么用都可以,干我,插我,插烂我,哈哈哈呵呵呵~ ?」看着如此无意思呢喃的玉茹,李飞终于明白自己原来造就了一头沉浸在性与虐的快感中的淫兽,但是这不正是自己想要的吗?

「哈哈~ 就是这样,对,这就是我最棒的作品。」

    本楼字节数:16378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