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家庭乱伦

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之围裙妈妈


「围裙妈妈,我下班回来了!」

「大头儿子,快去开门,小头爸爸回来了!」

「奥奥!小头爸爸回来喽,小头爸爸回来喽!」一座独栋三层别墅,别墅前面是一块不大不小的庭院,这就是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的家。

小头爸爸刚进屋,就开到大头儿子飞奔过来,一头紮进自己的怀里。

「哈哈,大头儿子,今天的作业写了吗?」

「写完了,写完了!小头爸爸,你快点陪我去玩,你上次给我答应要给我做一架大大的遥控飞机!不许耍赖!」「好好好!大头儿子你等一下,爸爸这就去把飞机给你拿出来!」这时候只见厨房里走出来一个曼妙少妇,红色的紧身小毛衣将硕大胸部勾勒出来,长长的裙子将那双修长的美腿包裹着,外面套着正在做饭的围裙。没错,她就是围裙妈妈(新版的,新版的)「你们真是的!少玩儿一会儿记得过来帮我端饭!」围裙妈妈气呼呼的说道:

「小头爸爸!不要老是陪着大头儿子玩!要记得教他学习!!」「哈哈……哈哈……」小头爸爸挠着后脑勺笑道:「老婆,就玩一会儿,就一会儿……」说完蹭的一声就拉着大头儿子跑到了楼上,脚下冒出一溜白烟。

围裙妈妈叹了口气,走进厨房,继续开始做饭。

「叮咚……叮咚……」

这时候,门铃突然响了。

「大头儿子,去开门!」围裙妈妈在厨房里炒着菜,手上动作不停,对着客厅喊道。

大头儿子正在和小头爸爸一起做遥控飞机的最后一步,根本没有心思理会,「围裙妈妈,你去开门,我和小头爸爸正在忙着呢!」围裙妈妈听到门铃一直在响,生气的将火关掉:「真是的!一个个玩的什么都不知道了!一会儿菜做不好就让你们饿着!」登登登几步来到客厅,将客厅大门打开,看到门外正站着一个满脸痴肥油亮的胖子,穿着一件白色的大汗衫,一条油光鋥亮的灰黑色裤子,上面还有几个小破洞,乌黑的大脚提拉着人字拖,浑身散发着一股子几个月没有洗澡的酸臭味儿。

围裙妈妈皱了皱眉头,显然不认识这个人是谁,但是天性善良又有教养的她还是礼貌的问道:「你好,请问你找谁?」痴肥男子嘿嘿傻笑了两声,一股子烟草加口臭的味道,随着一张一合的肥厚的嘴唇飘来:「你们不是厕所坏了吗?我是来修下水的。」」围裙妈妈这才想来,原来上次大头儿子上次非要自己洗衣服,结果楼下小明和棉花糖叫大头下去踢球,大头儿子水龙头没关就跑下去了,最后水漫金山,所有东西都泡汤了,连洗衣机都烧坏了。

「哎呀,原来是修厕所的师傅,赶紧进来吧。」围裙妈妈赶紧把房门打开,让这个痴肥的胖子师傅进屋。

「围裙妈妈,这位是谁啊?」小头爸爸和大头儿子刚好拿着遥控飞机模型走了下来。

围裙妈妈瞪了他一眼:「都是大头干的好事!这是我打电话请过来给我们修厕所的!」小头爸爸作为一个高级知识份子和总工程师,自然不会瞧不起人,立刻热情的招待痴肥男坐在沙发上:「真是麻烦您了,让您中午还跑来一趟,请问师傅贵姓啊?」「俺……村里人都叫俺大屌憨……你……你们叫俺大……大憨就中了!」大憨搓这双手,不知所措的回答。

「小头爸爸,小头爸爸」大头儿子拉了拉小头爸爸的衣服凑在小头爸爸耳朵边「大屌憨是什么意思啊?」「呃……」小头爸爸尴尬的笑了笑,也悄悄的回答:「嗯……可能就和长颈鹿一样,是个名字吧。」围裙妈妈这时候端过来一杯水:「大憨,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肯定还没吃饭吧。刚好我正在做饭,我们一起吃啊,你先坐。大头儿子!小头爸爸!不许再玩了!记得好好陪一下客人!」「是……」大头儿子很热情的拉着大憨的手,也不嫌大憨一双黑黢黢的手那么脏:「大憨叔叔,你跟我一起玩飞机吧,我爸爸做的飞机可厉害了!」大憨傻愣愣的挠了挠头,摆手说道:「小朋友,你玩吧,俺没有玩过,弄坏了可咋办。」「噢……」大头儿子沮丧垂下脑袋:「好吧,小头爸爸,那还是我们一起玩好了。」「好好好,大头儿子,没事,爸爸陪你去花园里玩,不过要少玩一会儿,妈妈马上把饭都做好了。」「噢!太好咯!还是爸爸最好咯!」小头爸爸不好意思的跟大憨示意了一下,被大头儿子牵着跑了出去。

大憨自己一个人坐在偌大的客厅里,东看看,西瞅瞅,乖乖,还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房子呢。

「哎呀……小头爸爸你快来!水管裂开了!!」这时候,厨房里传来围裙妈妈的一声尖叫。

大憨听到后赶紧跑进了厨房。

刚进厨房,大憨就看到一副让自己瞠目结舌的场景。

厨房的水龙头可能炸裂了,自来水从水龙的缝隙当中呲的满屋都是,围裙妈妈站在洗碗池前,两手握着拿着一颗大茄子,可能是想洗茄子。

水龙头的水不偏不倚,如同淋浴一般将围裙妈妈浑身衣物浇了透。围裙妈妈就这样湿身了……曼妙的身材在贴身湿漉漉的衣服包裹下显露无疑,当然,最惹人眼球的还是围裙妈妈胸前那两颗肥硕的大奶子,如同灌了水的气球挂在胸前。

「咕嘟……」

大憨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口水,只觉得胯下的大驴屌不受控制的抬起头,将裤子撑出了一个喜马拉雅的形状。

围裙妈妈看到进来竟然是大憨,张惶失措的她,竟然忘记了动作,就这样两手握着茄子傻愣愣的看着大憨。

直到大憨咽口水的声音打破了寂静,围裙妈妈「啊」的一声尖叫,将自己胸前的大奶子捂了起来,一张俏脸通红,头低的恨不得埋进自己的大奶子里。可惜已经被大憨全部都看到了。

大憨如梦初醒,赶紧傻呵呵的笑了两声,挺着胯下的大驴屌撑起来的喜马拉雅,浑身油腻的肥肉随着小跑泛起层层油波,一溜烟的走到了围裙妈妈的身边。

「嘿……嘿嘿……」大憨傻笑两声:「让我修一下试试。」围裙妈妈通红着脸蛋赶紧让到一边,刚准备抬起头道声谢,却又是一声尖叫「啊!」「嘿……嘿嘿……咋……咋了?」大憨傻笑着问道。

围裙妈妈刚准备抬头致谢的时候,毫无疑问,被大憨胯下的那坨大屌撑起来的形状给惊吓到了,脸蛋已经红的像炭烧似的,嗫嚅:「没……没事……你赶紧看一下能不能修好……」大憨傻愣愣的抖了抖浑身的肥油,大屌也跟着上下颤巍巍的甩了两下,然后扭过身去。

围裙妈妈的心里仿佛被雷击似的,心尖随着大憨的鸡巴也猛颤了几下。

拿来工具,大憨关掉总阀门,三下五除二就搞定了这个水龙头,但是身上避免不了被弄湿,本来大憨的裤子就是已经穿了一个多月的的确良布料,夏天布料薄且通风凉快,他也不是什么乾净人,就一直没换。

灰黑色的裤子被水一打湿,将自己胯下的驴屌一般的鸡巴勾勒的更加凸显,虽然已经软了下去,但是还是有个20多厘米长,粗的好像个大茄子。

围裙妈妈一直在旁边看着大憨忙来忙去,等大憨站起来的时候,围裙妈妈也没有再喊了,只是脸蛋还是红扑扑,眼神总是被勾的往大憨裤裆那里看。

围裙妈妈心里埋怨道:哎呀,这人怎么这样呢,连个内裤都没有穿吗?看那个东西真丑,粗的好像大茄子一样,真丑!丑死了!味道也真难闻!肯定很久没有洗澡了!好臭!

围裙妈妈两手握着大茄子用力的揉捏这,仿佛想把自己出丑的尴尬和气愤,全都发泄到手里的大茄子身上一样,可是捏着捏着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自己盯着这个肥猪一样的胖子的鸡巴,双手却还握着大黑茄子来回揉捏,他没有发现吧!

哼,捏断你这根又粗又臭的大茄子,让你叫我出丑!我捏我捏!

大憨修完起来后,吭哧吭哧的喘了两口气,傻呵呵的笑了两声:「俺……俺把水龙头修好了,你再试试。」围裙妈妈还沉浸在自己手里的大茄子,眼光一直在大憨被弄湿的裤裆上游离,「捏断……好粗的大鸡……茄子!我都握不住了!哼,手都酸了~」「大妹子,大妹子!」大憨又对着双手握着茄子又揉又捏的围裙妈妈喊了两嗓子。

围裙妈妈这才猛地回过神,啊的一声赶紧把手上又搓又玩的大茄子扔到一边,好像有毒一样,低着脑袋:「修好了?谢谢你啊,你,你先去坐一会儿,我就最后一个菜了。」看到大憨抖着满身的肥肉走了出去,围裙妈妈痴痴的盯着大憨痴肥的身影,脸刷的又红了,赶紧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脸蛋,然后捡起刚才扔到地上的大茄子,脸又一红,将茄子爱不释手的把玩了一会儿,然后洗乾净就赶紧做饭去了。

「大头儿子小头爸爸!赶紧回来吃饭!」围裙妈妈拿着锅铲,生气的对着外面的父子俩喊道。

大头儿子边跑边喊道:「太好喽,吃饭喽!妈妈,为什么今天做饭这么慢啊!」围裙妈妈俏脸微红,瞥了一眼已经在饭桌前做好的大憨,然后对着大头儿子假装生气道:「好啊!你们爷俩嫌我做饭慢!以后你们自己做!」已经做到餐桌旁的小头爸爸听到后赶紧求饶:「老婆大人,我们错了!大头儿子!赶紧给围裙妈妈道歉,要不然以后我们就没有饭吃啦!」「围裙妈妈,对不起。」「好啦好啦,赶紧一起吃饭了,别让客人久等了!」小头爸爸和大头儿子坐在餐桌的一边,围裙妈妈见状只能和大憨坐在了一边。

大憨可不是什么讲究人,也不懂什么礼貌不礼貌,自己已经开吃了,一口饭一口菜吃的狂躁,肥厚的嘴唇上下翻飞。

大头儿子孩子天性,只觉得太好玩了,就和大憨一起抢起饭菜来,小头爸爸看到这个情况,也是童心大发,三人好像打仗一般,抢着桌子上的饭菜。本来这一家都是善良可爱之人,自然也不会有什么看不起大憨的想法,大憨也不懂什么礼数,傻呵呵的抖着浑身的肥肉,伸着五根小胡萝卜粗细一般胖的手指头直接去护着自己最锺爱的那盘烧茄子。

餐桌是个标准的长方形,烧茄子在餐桌的最左边,刚好在围裙妈妈前面,大憨的左手伸过去想要把菜抢过来:「哼,才不给你们这俩大小头吃呢!」大憨的肥胳膊又粗又胖,起身去端菜的时候胳膊肘一个屈伸,就顶在了坐在旁边的围裙妈妈的大奶子上。

大憨什么时候感受过这种美妙的触感,不由的呆住了,傻愣愣的保持着这种动作,胳膊肘不由自主的还顶了顶。

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还以为大憨够不着那盘烧茄子,趁机两人一通乱抢。

殊不知,大憨的心思已经不在这里了,就是这时候,大憨心里砰砰跳的难受,仿佛有什么东西要觉醒冲破穹隆,胯下大的鸡巴急速充血抬头,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厉害,鸡巴仿佛利剑一般直指苍穹。

「刺啦」本来就已经被大憨穿糟了的裤子直接被昂首抬头的鸡巴给刺破了。

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自然不会注意到餐桌另一边的事情,但是这一切都没有逃过围裙妈妈的眼睛。

围裙妈妈本来就已经被大憨的胳膊给顶着自己的大胸部,想制止却又害怕自己的儿子和老公发现,只能盼大憨夹完菜就赶紧把胳膊给撤走,却没想到大憨的胳膊非但没有撤走,好像上瘾了一样,胳膊肘还顶着自己的奶子还使劲的顶了顶又磨了磨。

紧接着就听到轻微的「刺啦」一声,顺着声音看去,却看到了让自己心灵为之一颤的画面。

大憨的鸡巴直愣愣的硬挺着,纵然被大憨肚满肠肥往下垂着的大肚腩给遮住了一半,但是鸡巴好像一根又粗又黑的大炮,硬生生的把肚腩给抬来了,紫黑的大龟头耀武扬威一般一点一点,鹅蛋大小的龟头棱下一层白色的包皮垢,散发着刺鼻的扫臭味,大鸡巴上的青筋更是如同老树盘根般纵横交错,两颗睾丸又鼓又胀,里面不知道存了多少精液。

围裙妈妈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本来自己就不是一个欲求不满的女人,虽然老公这方面没有太满足自己,但是自己一直以来相夫教子,和小头爸爸也是初恋,和其他任何男人说话都很少,更是没有看过除了小头爸爸和大头儿子之外其他任何男人的鸡巴,就是连影像也没有看过,在她的印象中男人的鸡巴就应该是和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一样,因为这父子俩都是差不多大小。

但是,今天大憨给围裙妈妈上了一课,长着硕大的阳根(简称张根硕),鼓着巨大的鸡巴(简称古巨基),围裙妈妈如同受惊的小白兔一样,瑟瑟发抖。

不能让老公发现,围裙妈妈咕噜咽了一口口水,使劲掐了一下顶着自己大奶的胳膊。大憨如梦初醒,赶紧把粗肥的胳膊收回来,这才发现自己的驴屌不知什么时候又将裤子捅破了,他捂着档,刚想起身去处理一下,却被围裙妈妈从旁边伸手拉住衣角。

围裙妈妈吓了一跳,自己已经看出来这个满身痴肥的大憨是个脑子不太灵光的家伙,要是让他挺着个二十多厘米的大驴屌站起来,正在抢食的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肯定会发现的。这绝对不能让他们知道!

大憨傻乎乎的坐在那里,吃东西也没啥味道了,就记着刚才那一下美妙的触感,虽然自己脑袋不灵光,但是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白痴,村里人都说过,女人胸前鼓起来的奶子越大就越骚,这种女人不能招惹。小头爸爸和大头儿子,还有围裙妈妈都没有看不起自己,住着这么大的房子还对自己那么好,这些都是大憨出来后第一次碰到。大憨心里已经暗暗决定:一定要报答这善良可爱的一家人,他们让俺干啥俺就干啥!

围裙妈妈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自己的手不知不觉得已经伸向了大憨那条捅破裤子的大鸡巴上,小手尝试着握了下,鸡巴猛烈的一阵跳动,自己吓的小手赶紧又缩了回去。

大憨看着围裙妈妈的手不由自主的摸自己的鸡巴,只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自己那里太味儿了,在围裙妈妈的手刚握住鸡巴的时候,自己的浑身仿佛被雷击一样,鸡巴爽的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一阵猛跳。可惜围裙妈妈握住摸了一下就撒手了,大憨心里没有来的一阵失望,苦哈哈的舔着一张油腻的肥脸,看着围裙妈妈,一副恳求的样子。

围裙妈妈瞪了大憨一眼,大憨立马缩了回去,扭头继续和小头爸爸大头儿子一起吃饭。围裙妈妈看他这么听自己的话,这才偷偷乐一下,也拿筷子夹菜往自己嘴里送,筷子放到嘴边的时候,手上一股浓烈的腥臭的骚味就直刺自己的鼻孔,甚至都把嘴边饭菜的味道都给盖过去了。

这种腥臭的骚味,围裙妈妈一辈子没有闻过,小头爸爸和大头儿子都是那么爱乾净,社区里甚至连垃圾都存不了两个小时,这种腥臭的骚味熏的围裙妈妈一阵头晕目眩。

「好恶心的味道,好臭,又腥由骚!真难闻!」虽然嘴里说着恶心难闻,但是围裙妈妈双眼迷离的对着手掌不停的嗅「不行,这个味道太恶心了……吸……好难闻啊……吸……我,我要舔乾净,不能让小头爸爸闻到!」围裙妈妈痴女一般伸出自己粉嫩的小红舌,舔着刚握过大憨肥鸡巴的手掌,「不是这个味道,这个味道不对……」围裙妈妈有些气恼的想道:自己到底怎么了!太可恶了!明明那个味道闻着那么腥臭,自己却好像上瘾了一般!都是那个死肥猪的错!难得温柔贤慧的围裙妈妈也会在心里飙脏话了。

大憨委屈的看着围裙妈妈瞪着自己,确切的说是瞪着自己还没有软下的大鸡巴。小头爸爸和大头儿子已经快吃完饭了,大憨难得第一次吃饭竟然还没有别人快。

围裙妈妈闻着让自己又恶心却又上瘾的味道,越是靠近大憨味道越是浓烈,那股咸骚味肯定是他没洗澡又出汗的体味!真是头脏猪!那股子臭味肯定是从他不要脸挺着的鸡巴上发出来的!还有股腥味!就是他龟头里流出来的粘液!真是恶心!

围裙妈妈坐在位子上,两瓣肥臀不断的拧来拧去,两条丰满诱惑的大腿也在裙子下面不断的交叉摩擦,自己竟然闻着这么肮脏的味道,发情了。

烦躁的围裙妈妈生气的盯着大憨的鸡巴,银牙不断的磨蹭着,仿佛想要把这条祸害自己出丑的大驴货咬断。

「当啷」

「哎呀,汤勺掉到地上了!」围裙妈妈惊呼了一声「我捡一下。」「哈哈哈!围裙妈妈好笨啊!」小头爸爸和大头儿子笑哈哈的嘲讽着围裙妈妈。

「你们闭嘴吃饭!」围裙妈妈一发飙,这对活宝父子俩立刻不吭声,继续扫荡着桌子上的美食。

大憨一脸懵逼的看着围裙妈妈,因为他亲眼看到围裙妈妈把盛粥的汤勺给扔到餐桌下的。

围裙妈妈蹲下去后,瞪了大憨一眼,悄声道:「不准给我说话,乖乖吃饭!」大憨用刚拿过鸡腿的肥爪挠了挠后脑勺,一脸懵逼的继续吃吃喝喝。

围裙妈妈蹲下后就捡起来了汤勺,嘴里却说道:「没找到啊,你们先吃,我再找一下。」大憨听话的吃着东西,突然脸上的表情凝固了,嘴巴里发出嘶嘶的倒抽凉气的声音,却想到围裙妈妈说过的不让他出声,就赶紧酥软着身子猛扒两口饭。

围裙妈妈不知什么时候借着桌布的遮掩,已经爬到了大憨的脚下,闻着大憨穿着人字拖的臭脚丫和胯下腥臭的骚味,眼睛里水汪汪的荡漾起来,仿佛中了鸦片毒似的,嘴里一边说着恶心,头却不由自主的往大憨的胯下凑过去。围裙妈妈发现自己跪着看大憨粗若儿臂的肥鸡巴时,鸡巴显得更加狰狞威武,大脑的血液冲击着太阳穴,轰轰的跳动着,餐桌上面就是自己疼爱自己的老公和儿子!而自己下贱的如同一条母狗,匍匐在一个肥猪一般的又脏又低贱的男人的胯下,围裙妈妈觉得刺激的快要窒息了,因为她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存在的意义!

自己的人生平平淡淡,相夫教子,照顾着儿子和一个比儿子还幼稚的丈夫,在此之前围裙妈妈觉得并没有什么不对,这是自己的宿命!

但是,现在自己如同母狗一般跪在大憨的鸡巴下,眼神迷离,面色酡红,浑身散发这雌性动物想要交配,想要被征服的呐喊,这才是自己的宿命!

「我不要生活的好像动画片一样!」围裙妈妈心里仿佛有一种声音嘶吼道。

紧接着,围裙妈妈的双手如同朝圣般,小心翼翼的捧着大憨的肥鸡巴,两只手紧紧握着,才看看把整个粗壮的鸡巴环住。围裙妈妈感受着鸡巴盘根错节暴起的青筋,强烈的脉动让围裙妈妈裙底的骚逼瞬间渗出蜜汁,而那种味道更是让围裙妈妈痴迷,不由自主的脑袋伸了过去,深深的埋进大憨的胯下。

「轰……」一股子窜天浓郁的骚臭味传了过来,围裙妈妈觉得自己的鼻子绝对被强奸了!自己以后绝对不会闻到任何味道了!围裙妈妈被熏得头脑一片空白,眼泪不住的往下掉,几乎窒息的她竟然更加疯狂的朝着大憨的股沟附近凑过去,围裙妈妈的身体控制不住的一阵痉挛,跪着的身体软瘫在大憨的大腿上,如果不是双手死死握住大憨的鸡巴,估计早就倒在地上,胯下一阵失禁般的骚水顺着大腿流在了地毯上。

大憨被双手握着的大鸡巴又暴涨了几分,粗的连围裙妈妈的两只手都快握不住了。大憨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刺激!拿着饭碗的手不断的抖着,鼻子里不停地吭哧吭哧喘粗气,一张肥厚的嘴唇长得大大的,无声的呐喊。

围裙妈妈缓过神来,发现自己竟然闻着这么恶心的味道高潮了!紧张的抬头看着大憨,结果看到大憨的表情,更加觉得有趣了。

双手环抱的大鸡巴还露出长长的一截没有握住,围裙妈妈看着龟头上渗出来的粘液,饥渴的舔了舔嘴唇。

「嗷呜……」大憨实在忍不住了,叫了一声,他只觉得自己的鸡巴进入到了一个温暖潮湿的地方,自己的七魂六魄仿佛被吸了出来!爽的都快坐不住了。

围裙妈妈的小嘴含住大憨的龟头,一点也没有客气,自己的老公和儿子还在餐桌上等自己吃饭呢,所以含住后就用舌头扫着大憨的龟头棱,不是围裙妈妈口技熟练,这是她第一次口交,只是因为她觉得那里的味道最恶心。

围裙妈妈觉得嘴巴里含着的东西仿佛病毒一样,迅速的把自己浑身上下都污染了,自己竟然把每天用来给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表达爱意,用来亲吻的嘴唇含上了最肮脏的东西。围裙妈妈感受着大鸡巴在嘴巴里的脉动,那种火热滚烫的温度几乎将自己的灵魂都灼烧了。

虽然没有太多的技术,老公儿子也在旁边,围裙妈妈裹着鸡巴就死命的吸,好像吸尘器一样,要把大憨鸡巴上的脏东西全部吸乾净,滑嫩的小舌不断的刮蹭着龟头棱下的沟壑,大憨几个月没有洗过的鸡巴分泌出的包皮垢全部被围裙妈妈的小舌刮的一乾二净。围裙妈妈感受着味蕾上传来的腥臭味,明明恶心的想吐,但是灵魂好像中毒了一样,反而觉得甜美无比。

大憨被吸的浑身发软,几乎快要瘫到饭桌上,筷子夹菜都夹不住,奇怪的动作惹得不明所以的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哈哈大笑。

「大憨,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小头爸爸起身问道。

大憨赶紧甩了甩头,脸上的肥肉甩的啪啪响,压着嗓子唱戏一样憋出来两句:

「没……没事……吃,吃的有……嗷……有点撑……」看着小头爸爸就要走过来,大憨急中生智,立即蠕动着肥臀把椅子猛地往前一挪,让桌布盖住了自己的下身。

餐桌下的围裙妈妈也是一紧张,张大嘴准备吐出大憨的鸡巴,结果没想到大憨这么往前一挪,生生的将剩下三分之二的鸡巴一口气瞬间全插进了自己喉咙!

围裙妈妈的眼睛反白,鼻涕口水忍不住的流下来,自己食道被强奸了!

大憨的鸡巴生生的插进围裙妈妈的嗓子里,围裙妈妈被迫抬着脑袋,让鸡巴捅的更加通畅,大龟头不断刮棱着自己的食道,脖子被捅出来一根巨大的鸡巴形状,不断的吞吐着。

本来就没有感受过女人的大憨终於忍不住了,只觉得自己的鸡巴往前一顶,竟然仿佛捅破了一个新天地,那个温润的甬道随着围裙妈妈每次吞咽都按摩着大憨粗壮的鸡巴。

「好……好爽……」大憨忍不住了:「吼……」一声低吼,将憋了三十多年的精液全部都射了出去!

围裙妈妈觉得嗓子里的鸡巴一鼓,仿佛此时嗓子里的鸡巴是水龙头一样,一股股的精液像开闸的洪水泄进自己喉咙,直接奔涌到自己的胃里!围裙妈妈全身无声的痉挛抽搐着,裙底的骚逼也呲的一声,尿在了大憨的脚上。

围裙妈妈不断吞咽着大憨的精液,精液射的又多又急,从来没有尝过的围裙妈妈在高潮中无法忘掉这种的味道,但是大憨的肥屌实在是太能射了,围裙妈妈觉得自己的肚子都已经鼓了起来,没当大憨射出来一股精液,自己也就高潮一次,无法思考,无法动弹。

围裙妈妈觉得自己太没用了,甚至无法装得下这些精液,精液如同一瓶被剧烈摇晃过的可乐一样,从围裙妈妈的嘴角呲了出来。

终於,大憨觉得前所未有的痛快,射了将近三十股精液,将三十多年的憋屈全部射出来一样,浑身骨头都轻了二两。

刚好小头爸爸走到大憨旁边,停下脚步,看着眼睛微微泛红的大憨,虽然大憨身上的味道特别难闻,但他关心的问道:「大憨,你是不是生病了?」「嘿嘿……」大憨挠挠头:「没事,俺……俺就是没吃过真好吃嘞饭……俺……俺谢谢你们!」小头爸爸爽朗的笑道:「哈哈,放心吧大憨,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没事就来我们家陪大头儿子一起玩!」「太好喽!」大头儿子蹦起来:「我又有新夥伴喽!」「围裙妈妈」小头爸爸突然掀起来桌布:「怎么还没有找到吗?」大憨心里吓的猛一抖,结果围裙妈妈从下面钻了出来:「找到了!你们真是的!!都不知道帮我把桌布掀起来!!里面黑乎乎的让我摸了半天!!」「老婆……我错了我错了!」小头爸爸立马捏着耳朵认怂。

「哼!吃饱了是吗!吃饱了就赶紧去洗碗!」

「没有!」小头爸爸立刻端正的坐在自己位置上:「大头儿子啊,我们慢慢吃,要不然妈妈又让我们俩洗碗了!」大憨看着围裙妈妈,脸色潮红,仔细听的话还能听出来围裙妈妈嗓子有些沙哑,穿着的深红色的裙子从屁股开始到脚已经变成了暗红色,手里还拿着刚捡起来的大饭勺。

让大憨吃了一惊的是,围裙妈妈的大饭勺里竟然盛了满满一勺的白浊的精液,围裙妈妈通红着脸瞪了大憨一眼,脸上一脸嫌弃却又陶醉的表情闻着。

大头儿子看见妈妈拿着勺子,好奇地问道:「围裙妈妈,勺子里面是什么好吃的?」围裙妈妈一惊,立刻将大汤勺里的精液全部倒进自己的碗里,把汤勺放进汤盆,「大头儿子,这是汤勺,里面肯定盛的汤啊,你想喝吗?妈妈盛给你。」大头儿子吐着舌头:「我才不呢,我又不吃番茄!」围裙妈妈看着碗里满满一碗精液,把剩下的米饭都盖住了,偷偷看了下周围,发现除了大憨之外,小头爸爸和大头儿子全部都在乖乖的吃饭,还在聊遥控飞机的事情,根本没有注意到这里。

围裙妈妈对着大憨舔了舔舌头,然后端起饭碗,那勺子将米饭和精液不停的搅啊搅,生生的把米饭弄盛了精液泡饭。

大憨傻愣愣的忘记了吃饭,就看着围裙妈妈一勺一勺将自己的卵子里射出来的精液就着米饭全部送进了她的樱桃小嘴里,围裙妈妈还不忘拿精液咕叽咕叽的漱了漱口,让精液的味道充分的充斥着自己的口腔,然后张开嘴让大憨仔细的瞧了瞧嘴里的精液,咕噜一声咽了下去。

……

「好了!吃完饭了吗?」围裙妈妈回味着口腔里胃里传来的满满精液的味道。

「吃完了!」小头爸爸和大头儿子把碗一放就齐刷刷的跑掉了。

「可恶!你们两个!你们现在能跑掉,今天晚上的碗你们你肯定要刷!」围裙妈妈又恶狠狠的瞪着大憨:「吃完了吗?」大憨嘿嘿笑着:「吃完了,你……你做饭可太好吃了……」虽然围裙妈妈那么凶对他,但是大憨觉得其实不管自己说什么围裙妈妈肯定都会听的。

围裙妈妈撅着大屁股一扭一扭的开始收拾桌子。

……

「好了,老婆,我带大头儿子上学去了,我下午去开个会,晚上的话可能晚点回来。」小头爸爸拉着大头儿子的手和围裙妈妈告别。

「好,小头爸爸大头儿子,路上注意安全啊!」我们的主角大憨此时扭着肥胖的身躯艰难的蠕动着,正在厕所里修下水,毛病特别简单,就是大头儿子那个熊孩子,把没用完的肥皂堵在了下水。

大憨刚把厕所里的事情搞定,手套扔到工具袋里,洗也不洗,下次就准备继续用。然后刚把鸡巴掏出来准备对着马桶尿一泡,眼神一瞥,就被洗衣机上的白色内裤给勾住了。

白色的朴素女式内裤,大憨拿在手里仔细的闻了闻,有汗液和一丝丝的骚味,「穿了两天就洗,城里人真讲究啊……」大憨看着内裤,想起了午饭时候的事情,心头一阵火热,大肥鸡巴刷的一声又把肚腩上的肉给顶开了,他拿着内裤,裹着自己的大鸡巴,开始无师自通的撸动起来,虽然还是很爽,但是比起午饭时候的刺激,大憨还是觉得不过瘾。

这时候,厕所的门打开,围裙妈妈走了进来,看见大憨拿着自己的内裤正在撸鸡巴,大憨身上因为干活刚出的汗,浑身气味更加难闻呛人,但是却让围裙妈妈的脸刷的变红了,眼神也变得迷离。

「你干什么!」围裙妈妈对大憨色厉内荏的吼道。

大憨愣住了,赶紧把内裤往旁边一扔:「木……俺,俺啥都木有干……」围裙妈妈看着裸露的大鸡巴,那种冲头的腥臊味配合着勃起后的视觉冲击,让围裙妈妈感觉疯了一样,明明知道这是不对的,但是心里却一直有声音告诉她:

「认命吧,这就是你,这是你作为一个雌性动物的本能!」大憨看着围裙妈妈愣愣的盯着自己的鸡巴,壮着胆子说道:「你……你给俺再唆一唆……中不?」围裙妈妈好像着魔一样,扑通一下就跪在地上,眼睛死死盯着大憨:「这,这是你要求的……不是我自己要做的,我没有背叛我的老公,我也没有背叛自己的儿子……」嘴里就这么呢喃着,然后手脚并用的,爬到了大憨的面前。

「就是这个味道……」大憨的裤子早就掉了下来,围裙妈妈直接一头紮进大憨的胯下,不断的深呼吸,一脸嫌弃的表情满足道:「就这个恶心的味道……吸……好臭!好骚!!吸……」大憨觉得自己被伺候的舒服极了,围裙妈妈的小舌头仿佛一条泥鳅到处乱钻,不但吸溜吸溜的舔着自己的鸡巴,连自己的卵子都伺候的舒舒服服,恨不得把卵子上的每条皱纹都里都唆的乾乾净净。

围裙妈妈跪在地上,一脸满足幸福的表情,眼泪被大憨的浑身的臭味熏下来,双手握着大憨的鸡巴,自己的舌头不断的在大憨身上舔着,大憨的脚趾头,小腿,大腿,大腿沟,鸡巴,睾丸,都被围裙妈妈照顾的仔仔细细,仿佛大憨的浑身的骚臭味好像春药一样,围裙妈妈自从进了厕所,小逼里的浪水就没有停下来过。

「不够,还不够!」围裙妈妈舌头都快舔麻木了「快点把精液射出来啊!快点啊!!」围裙妈妈觉得还是不够,中午射进胃里的精液,那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现在这些只会让自己的欲望更加饥渴!

这时候,大憨因为爽的腿软,一屁股坐在了马桶上,浑身的肥肉爽的乱颤。

围裙妈妈跟着往前爬了两步,嘴里叼着鸡巴一点也不肯撒开,跟一条叼着骨头的狗一样。

大憨大咧咧的叉着腿,看着面前的围裙妈妈,胆子也大了一点,再有钱又怎样,再聪明又怎样,大憨突然觉得这些都不重要了。

大憨突然抬起两条大象腿,架在围裙妈妈的肩膀上,撅着自己的大肥腚冲着围裙妈妈。

「舔!」

围裙妈妈楞了一下,感觉面前的傻大憨好像变了,如同幼狮蜕变成了一头雄狮,而自己就是他口中无法逃脱的羔羊。

围裙妈妈越发的顺从,卑贱的将脸埋在了大憨的屁股里,大憨一瓣肥屁股就抵得上围裙妈妈的脸还大,整个屁股把围裙妈妈的脸包的严严实实。

围裙妈妈闻着大憨屁股里的味道,干呕了两声,但是身体越发的燥热起来,难闻而又刺鼻的气味让自己的脑袋都开始发蒙,晕晕乎乎的,但是身体却像中了毒一样,被刺激的欢呼雀跃,特别是不要脸的小骚逼,更是被刺激的哗啦一声,泄了。

看着被肛毛包裹着的屁眼儿,又黑又臭,围裙妈妈先吐了点口水,然后用手指来回的抹匀,紧接着伸出红色的小软舌,试探的点了点,然后巴砸了下嘴,感觉一股浓郁的恶臭充斥着口腔,又恶心又诱惑!

「可恶!」围裙妈妈的手拍了一下大憨的屁股,然后张开樱桃小口,对着大憨毛茸茸的黑屁眼舔了下去。

大憨肥眯的眼睛瞬间睁大,脸上的肥肉爽的乱抖,嘴里不断发出「嗷……呜……嘶……」的怪声,屁股不断的往前挺,小嘴太会吸了!大憨觉得自己肚子里的五脏六腑都快被洗出来了,「啊哦!!」大憨哼唧了一声「爽……爽……」围裙妈妈把屁眼外面又是舔又是吸的清理乾净后,感觉味道淡了不少,於是咂摸着嘴,将舌头一点一点挤进了大憨的屁眼里,不断用舌头在大憨的屁眼里乱搅,搅的大憨几尽疯狂。

「呵……呵呵……」大憨喘着粗气:「俺……俺要射了……」围裙妈妈一听,立刻把脸从大憨的屁股里拔出来,然后张开大嘴,瞪着大憨的青筋暴起的鸡巴,期待着大憨的精液。

大憨赶紧用肥手上下翻飞的撸着,结果刺激不够,竟然还不能射出来。

围裙妈妈等不及了,直接夺过大憨的鸡巴,然后一口含了起来,舌头不断的绕着龟头刮蹭,将舌尖伸到扩开的马眼里,不断的来回勾刮着。

「嗷嗷嗷……」大憨脸憋的通红,浑身一个激灵,大肥手抓着围裙妈妈的脑袋,像一个飞机杯一样来回的撸动,围裙妈妈配合的将嘴巴撑开到最大,头搞搞扬起,让大憨抽查的时候尽量插到最深。

「咕叽……滋……」大憨的精液直接在围裙妈妈的嘴里爆了出来,围裙妈妈在品尝到精液的同时瞬间达到了高潮!嘴巴像个吸尘器牢牢的吸住大憨的鸡巴。

「咕噜……咕噜……」围裙妈妈喝水一样,大口大口吞咽着精液,但是依然赶不上精液喷射出来的速度,喝不下的精液全部都顺着嘴巴流到了身上和地上。

大憨本来就憋着一泡尿没尿,在这么激烈的摆弄下,早就忍不住了,刚把精液射完,就要拔出鸡巴去撒尿。

围裙妈妈品尝着满嘴的精液的味道,又使劲吸了两下才发现真的射完了,意犹未尽的打了个饱嗝,又从胃里嗝出来一点精液,赶紧放在嘴里仔细的品味着,却看见大憨记着把鸡巴抽回去。

「哼!你干什么呢!」围裙妈妈还是一副生气的样子。

大憨急冲冲的说:「俺要撒泡尿!」

说完就赶紧转身对着马桶,准备开闸放水。

尿意上涌,刚准备痛快一番,却被围裙妈妈给拉着身子扭了过来。

「尿!」围裙妈妈淡淡的说道,但是眼睛里的春情和渴望怎么也掩盖不住。

「啥?」大憨有点懵了。

围裙妈妈看大憨还是傻愣愣的,气的直接将大憨的鸡巴含进嘴里,用滑嫩的小舌使劲往大憨的马眼里钻,小嘴像真空吸尘器一样使劲吸,吸的大憨嗷嗷乱叫,架不住的膀胱直接呲了一泡骚气冲天的尿。

「咕咚…咕咚…」围裙妈妈压着嗓子,将大憨的尿全部喝进肚子里,但是大憨尿的又多又急,来不及咽下去的尿液顺着嘴巴哗啦啦流了一地。

字节数:25142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