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家庭乱伦

欲望使我爬上了公公的大床


我是个性格相当倔犟的女人。小的时候,我妈就常说,我以后肯定会因为自己的性格吃大亏。那时候我不以为然。后来我和俊飞恋爱遭到了我父母的强烈反对。原因之一就是俊飞是湖北宜昌人,我是父母的独生女儿,父母不希望我远嫁他乡,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的父母不知怎么就认定了俊飞这人太活泛,太讨女人喜欢,怕我被他始乱终弃。

父母对俊飞的看法让我很反感。如果俊飞长得不帅,不讨人喜欢,我会爱上他吗?这不正是他的可爱之处吗?这一次,我把天性中倔犟的成分发挥得淋漓尽致。我不惜和父母绝裂,和俊飞来了个现代版的私奔。

我和俊飞在宜昌结了婚安了家,被我伤透了心的父母拒绝参加我的婚礼。我呢,也不太计较,一心一意和俊飞过起了我们的小日子。新婚之夜,俊飞深情地对发誓,他会一辈子对我好,永远都不会辜负我的情意。

我是放弃了在重庆优越的工作生活环境来投奔俊飞的。新婚不久,俊飞所在的工厂资不抵债倒闭了,俊飞失了业。我拿出自己婚前的积蓄3万元,鼓励俊飞放手搏一搏。

有些男人是天生和钱有缘的。俊飞就是这样,他拿着我的3万元,最开始是开了一家小型超市。不敢雇太多的人,我成为超市里最卖力的员工,白天进货出货收钱找钱,晚上还要陪老板睡觉,连超市里别的员工也常常打趣我,说要颁发「最佳员工奖「给我。那段日子,虽然苦虽然累,可是两个人一心想着把我们的超市经营好,心往一块想,劲往一处使,日子是虽苦犹甜。超市经营了两年,眼看一些大型超市陆续开张,俊飞当机立断把超市转让了,做起了餐饮。由于定位准确,再加上俊飞善于笼络人心,短短几年的时间像滚雪球一般,我们有了几百万的家底。

饱暖思淫欲,这话说得一点也没错。有了钱,俊飞全身上下都用名牌包装起来了,每天流连在花天酒地,回家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他不但在夜总会里玩小姐,而且把自己酒楼一位年轻漂亮的服务员包起来了。

俊飞的风流让我伤透了心。只要一碰面,我们就会因为这些事大吵起来。我给了那个服务员一些钱,把她撵走了。俊飞知道后,气急败坏,在酒楼就对我动了手。那是他第一次打我,下手非常狠,两记重重的耳光打得我眼冒金星,嘴角流血,末了还飞起一脚,如果不是旁边的人眼疾手快拉住了我,恐怕我就得跌到楼下,不死也得残。

那一段时间,我伤心欲绝。我想不通啊,我千里迢迢嫁给一无所有的他,贴钱又贴人辛辛苦苦创下这份家业,到头来他却为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竟然恨不得要致我于死地。

我向父母哭诉我的遭遇,父母劝我和俊飞离婚算了,可我越想越不心甘,没有我他能有今天吗,有了钱就抛弃结发妻子寻欢作乐,世界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我不离婚,不能就么便宜了俊飞,便宜了别的女人。我要报复,我要他知道背叛我的下场。

对俊飞在外拈花惹草我采取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获得了自由的俊飞象只遍地撒欢发情的狗,一刻也不愿在家呆了。四室两厅的房子里,只剩下我和俊飞的父亲。

俊飞的母亲已经过世几年了,他父亲一直同我们生活在一起。俊飞的父亲退休前是中学教师,通情达理,宽厚儒雅,对俊飞的所作所为十分气愤,但知子莫若父,他对我说,一个人的品性是改不了的,俊飞是那种一发达就忘本的人,女人不值得为他守候一辈子,还是趁年轻早点抽身去寻找真正的幸福吧,至于财产分割,他会为我主持正义的。

那段时间,俊飞父亲常常和我谈人生谈哲理,谈人应该怎样面对困境,是豁达还是狭隘。他口才很好,旁征博引,令我不由自主地对他生出景仰之意,有时候忍不住想,如果俊飞像他父亲一样有文化有素质该多好啊。

俊飞的父亲虽已年近60,但长期坚持锻炼让他看起来精神抖擞,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不过50左右呢。

和俊飞的父亲朝夕相处,一个荒唐的念头涌上心来。正值青春盛年的我独守空房倍感寂寞,夜夜被欲望折磨得难以入睡,一想到俊飞的父亲那么健壮,那么儒雅,那么会体贴人,就睡在隔壁,我就按捺不住想捣腾点什么事来。

可是我不敢轻易迈出那一步。毕竟,他是我的公公,我是他的儿媳,这样做是乱伦啊,况且,他那样洁身自好的人怎么会容许自己和我做出那种事呢。

我放弃了这个荒唐的念头。但随后发生的一件事却让我改变了想法。俊飞公开地包养了一名「二奶」,并且带着那个女人在所有的公开场合亮相。我找俊飞理论,他这样大张旗鼓地向世人展示他的「二奶」置我于何地啊?结果却换来俊飞的一顿拳打脚踢。

我鼻青脸肿地回到家里,心中暗暗发誓:你做初一,就怪不得我做十五了。

我费尽心机开始勾引俊飞的父亲,故意在家里穿着暴露,洗澡的时候把浴室的门敞开一条缝,穿着低胸衣服在客厅的沙发上午睡,但我的这些行为对俊飞的父亲却没有产生什么效果。他看到我这样,常常以长辈的口吻提醒我多穿点儿小心着凉。我说在家里这样穿才舒服,他就退回自己的房间。

眼看这些旁敲侧击都没有用,一天晚上,我在俊飞父亲的牛奶里面放了一粒性药。估计性药已经发生作用了,我赤裸着全身走进了俊飞父亲的房间。被报复的恶念驱使着,我没有半分的犹豫。

俊飞的父亲正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当我冰凉润滑的身体紧贴在他滚烫的身体上时,他浑身一个机灵,下意识地抱紧了我。仅仅一秒,他又推开了我,让我回自己房间去。我不说话,随便他怎么拒绝,我只是象八爪鱼一样纠缠紧他,我的手,坚决地向他下身探去。那里,早已在性药的作用下,昂扬着斗志了。

当我以极其主动的姿势跃坐在他的身上时,俊飞的父亲长叹了一口气,他放弃了无谓的坚持。心理防线一旦崩溃,他变得疯狂而勇猛,那一晚,我们纠缠在一起,徜徉在激情的海洋中。

天快亮的时候,我才回到自己房间。此后,一连几天,俊飞的父亲要么早出晚归,要么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避免和我见面。他沉浸在深深的自责和懊悔当中。

我知道,以他的品性,和自己的儿媳做出这样的事来,最难过的便是他自己那一关。

可是魔鬼的瓶子一旦打开又如何再关上呢?那一夜的疯狂让我欲罢不能,我的身体被他彻底征服,在他的身下我是那么快乐不能自控地大声呻吟。他的疯狂和饥渴也让我明白,抛开道德的枷锁,寂寞的他其实他也是需要我的。

每个夜晚我站在他的门前,轻声地敲门。门里始终保持着沉默。第二天,第三天……第七天,当我再次敲门的时候,我发现门是虚掩的。俊飞的父亲站在门后,拥我入怀。激情过后,他说我们不能再这样了,这是最后一次。我说,其实我和你们王家到底有什么关系呢,我和俊飞的婚姻走成这样迟早都是要离婚的,离了婚我和你们王家根本就是个没有半分瓜葛的女人,你和这样一个女人在一起又何须自责呢?

两个月后,我发现自己怀孕了。我当然知道这是谁的孩子。和俊飞结婚多年,一直没有孩子的我早就渴望当母亲了。我决心留下这个孩子。为了让孩子名正言顺地出生,一发现怀孕后我就想方设法地和俊飞共度了一个晚上。

俊飞的父亲不同意我生下这个孩子。他心如明镜知道我腹中的孩子是他的,他说,我们两个已经是作孽了,公公和儿媳妇生下的孩子以后叫他如何自处呢?

可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我要当母亲,我要报复没有良心的俊飞,我和他父亲的孩子不就是最好的报复吗?

俊飞知道我怀孕后欣喜若狂,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也有所收敛,时不时地回家来照顾我也算是尽了一点丈夫和父亲的义务。

在我腹中的小生命一天天长大的过程中,俊飞的父亲以惊人速度衰老下来。

他常常盯着我日渐隆起的肚子发呆,而我沉浸在即将为人母的喜悦之中,对俊飞父亲精神上的变化丝毫没有注意。

在我怀孕6个月的时候,俊飞的父亲遭遇了意外。肇事司机说他突然横穿公路,疾速行驶的他已经紧急刹车但还是撞上了,一目击路人说事发时俊飞的父亲精神恍惚,不知在想什么心事……在俊飞父亲的灵前,我痛哭失声。只有我才知道他为了我腹中的孩子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深深的自责让他觉得自己在儿子和即将出生的孩子面前罪孽深重。都是我害了他啊,如果不是我的一意孤行,他又怎么会遭此横祸呢?

我没有想到在这场报复游戏中,俊飞的父亲以生命的突然终结成为第一个牺牲品。

转眼,儿子小鹏已经3岁了。俊飞依然难改他风流的秉性,但儿子成了他的最爱。每当看到他回家抱着小鹏亲个不停,我就在心里冷笑。这个世界并非没有公平啊,我在极度的失落和寂寞中找回了一丝平衡。

2003年冬天,俊飞玩出了事,不知从哪个小姐那儿染上了脏病,天天往医院男性科跑。有一天,他气冲冲地回来劈手给了我一巴掌:「你这个不要脸的臭女人,说,你到哪儿给我弄回来一个野种。」原来,俊飞从医生那里知道他根本就没有生育能力。这也是我和他结婚多年没有孩子的原因,只不过那时我们忙于创业,谁也没往那方面想而已。

看着暴跳如雷的俊飞,我说:「他和你一样,姓王。」我抱过小鹏,看着俊飞笑。俊飞被我的笑弄得莫明其妙,我说:「你干吗生那么大的气呢?虽然不是你的孩子,但你还是应该养他啊。说起来,你还该叫他一声弟弟呢。」我的话犹如一声巨雷在俊飞的耳边炸响,他不敢置信地看着我,然后转身冲出了家门。

自从知晓小鹏的身世后,俊飞变得更加放荡不羁了。小鹏想念爸爸,总是央求我给俊飞打电话。看着孩子可怜的样子,我替他拨通了俊飞的电话,小鹏甜甜地喊着爸爸,问爸爸为什么不回家陪他玩?突然,小鹏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扔了电话。我问他怎么了,他哭着说爸爸在电话里好凶,说他不是我爸爸,他说我爸爸早死了。

那以后,小鹏就常常拿这句话问我,问爸爸为什么不喜欢他了,问俊飞是不是他爸爸?看着天真的孩子,我无言以对。这时,我才深刻领悟到自己的荒唐,孩子是我执意带到世上来的,可是我怎么告诉他,他的父亲不是俊飞,而是他叫爷爷的那个人?

我请求俊飞在小鹏面前继续扮演父亲的角色,我甚至开出了放弃财产的条件,但俊飞拒绝了,他说你自己导演的戏为什么不让它演下去呢,中途谢幕不是太可惜了吗?

我想带着小鹏逃离这一切。可是我能够逃离小鹏的追问吗?当有一天他知晓自己的身世之迷谜时,他将如何面对啊?我曾经以为自己赢了这场游戏,最后,我才明白,这是一场没有赢家的游戏,而最大的输家却是最无辜的孩子。

字节数:8224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