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家庭乱伦

戏院奇談


跟任教数学的吕老师打得火热后,我的迎送生涯更见忙碌。在徙置区里,我不时跑到林家去,依据当时心情和环境而决定干林太太还是干乐凤。 乐凤知道我跟她妈早有一腿,所以见我向林太太毛手毛脚时总是笑笑的向我瞪眼。但林太太可不知道我连她的大女儿也搞上了,所以我跟乐凤鬼混时显得小心翼翼。当然在这当中还要提防另一个林家美女,那就是我的正式情人乐慈。

到了上学的时候,又是另一番美景。在学校里跟我有性关系的包括有乐凤、王登登和吕老师。乐凤是没甚么大不了的,反正都这么相熟。而王登登也知道我平时的荒淫行为,所以也不大费心。问题出於吕老师那儿。她试过警告我不要搞学校里的女生。我不知道她是吃醋还是想保护她们,总之我在她面前也不会过分铺张。我怕万一她不高兴起来,以后就不让我碰她了。

除了这几人之外,再要说的当然是我的感情生活。乐慈是跟我私订终生的情人,可是我还有另一个女友章含韵。一个是徙置区入面的青梅竹马,一个是住在富家的爱侣,我只好实行两头瞒的政策,不让她们有碰面的机会。

说到章含韵,又不得不提她们章家别墅的女佣阿玲。每次章含韵到别墅找我约会,我也要跟阿玲扮作泛泛之交,可不能让含韵知道我连她家的女备也干了。

幸好阿玲也乐意跟我串通,说到底她还是紧张自己的工作。

总之,我现在的生活就是浸淫在庞大的性海中,苦恼之余却在其中乐此不疲。

做男人做到这样,也可算是无憾矣。

过了一年这样的生活,我又长大了一年,由十三变成十四,身体继续长高,学校照样升读。 中二那年开学后,乐凤也已经毕业了,自此在校里少了个伴。她毕业不久便找到洋行的工作,听说是经过她爹的朋友介绍(注:在我们的那个年代,洋行只会录用中五毕业或以上的人。当然有人介绍就另作别论)。乐凤展开了朝八晚六的上班生涯,所以往后能见她的机会愈来愈少。有时候想她想得色火难当时,就半夜爬进林家把她拉出来,到区内的一块空地上激战。

幸好我人生中的女人够多,就连家中也有个绝代美人跟我一起生活。我妈这年三十一岁,可是样子跟几年前还是没有分别。 有时候我也怀疑时光是不是仅在她一人身上停顿了。反之我爹在这几年衰老得很快,四十三岁的他看来却像五十多岁。 跟我妈一起时像父女多过夫妻,我看着看着也感到不是味儿。我想我必须承认,我真的很妒忌我爹。

年纪大了的我,气焰也日渐增长。 在家时完全没把辈份观念放在心上,只要见到我爹干了甚么笨事出来,我就会破口大骂,把他数说得不像个男人。而我爹则是默默地承受自己儿子的责骂,些微一家之主的风范也没有。

这天学校放假,上午我闲在家里,因为跟含韵约了下午才见面。当我坐在厅中翻看旧报纸的时候,正在打扫的妈对我说:「官艾,你待会又有约会对不?」「嗯。」我漫应道。

妈抬起头对我笑:「你这阵子有很多约会呢。是跟女孩子出去吗?」「嗯哼。」我说:「闲逛一下而已。」「是怎样的女孩?带来家里吃饭嘛。」

我讶然,放下了报纸。「别开玩笑了。这儿怎能招待甚么客人?」母亲怔怔的看着我,半晌道:「那不是你的同学吗?带上来坐坐也没关系吧?」「不是我校的同学。 」我皱皱眉。「她的家在山顶,跟我约会时会坐司机开的车,这样你还觉得我们家可以招待她吗?」她听后转过身子,抹着其他家具,摇摇头淡淡的道:「官艾,别去靠近那些有钱人家。乐慈已经很不错了。」妈穿着的是家居裙,弯下身子后裙摆从大腿上面翘了起来。我低下头,一边看着妈的内裤一边应对。「我一天未跟乐慈结婚,一天仍有选择。」「那么你喜不喜欢乐慈?」妈转过头问。

我马上坐正身子。「当然喜欢啊。我不止喜欢乐慈,也喜欢乐凤、喜欢乾妈、喜欢你。」妈淡淡的笑了,俯下身子面对我用抹布擦茶几,领口露出乳沟,我看得不亦乐乎。「男孩子不要花心。你这样谁都喜欢,只会累了人。」「没甚么的吧。」我双眼仍紧紧的盯着妈的胸部,又大又美,我的裤浪立即举枪致敬。「乐慈也可能在交别的男友呢。」「乐慈不会。」妈抬起头,认真的道。

我又马上把视线移到妈的脸上,笑着说:「你又不是她,怎么知道?」「我知道的。」妈有点悲哀的道:「乐慈谁也不像,只像一个人,所以我知道。嗯……」妈想了想,又道:「她不是已经升读了你的中学吗?你们天天都会见面,她又怎能交别的男友?」「她念的是中一,我念的是中二。她的同学我全不认识,她每天跟谁打情骂俏我也不知道,我凭甚么相信她?再说,就算她有别的男友,我也不介意。只要大家高兴便行了。到时婚期一到,我自然会娶她。」「你真的会娶她吗?」「我说会就会。」

「不过,」妈侧了一下头,彷似毫不相信的笑了笑。「你现在花着的是别的女孩的钱,过的是别的人生。你认为乐慈也可以这样满足你吗?」「少来了。」我说道:「妈,坦白跟你说。 我谁都喜欢,即是谁也不喜欢。

我想我还未碰见自己的真命天子。所以乐慈也罢,富家女也罢,我只抱着玩玩的心态而已。将来会怎样,我自己也不知道。」「乐慈像一个人,你也像一个人。」妈用忧郁的眼光看着我。「你这样想自然有你的理由。可能我们家真的太穷了,不能给你过好的生活。总之,你心里怎样想也可以,只要不让乐慈知道就好了。有朝一日,你会清醒过来,知道自己的人生其实是甚么一回事。」我拿起茶几上的烟点起,抓了抓头。 「我的人生由我来决定。我甚么也想好了,没别的人可以阻碍我。妈,将来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跟你一起过最好的生活。」妈若有所思的笑了笑,返回楼上去了。我一边抽烟一边看着妈爬上木梯的身影,欣赏着她的长腿,只感到她未免小看了自己的儿子,也看轻了自己。像我们这样出众的母子,又怎会一世捱穷呢?只要我现在好好跟含韵走下去,再认识她的父亲,我相信我终有一日能和妈一起搬进去山顶的豪宅。

我趁着约会前的空档复习一遍英文,然后把所有甚么「现在式」、「过去式」、「将来式」、「现在进行式」等等的文法运用都记得滚瓜烂熟,不让自己会轻易地遗忘掉。之后我又默写了一篇课文,只错了很少地方,大部份的生字我也记得怎样串了。其实读书这回事只要掌握到窍门就会变得很简单,我也为了自己的将来在作好准备。

我和含韵首先到了别墅那儿向章老太太请安,跟她谈了一会话。章老太太笑说你们放心去玩吧,於是我和含韵又登上了另一名司机的车子,出到市区去看电影。

我们选择了一套几年前的旧片,是马龙白兰度主演的《码头风云》。我对电影是怎么样的毫不关心,跟含韵坐定了后,电影院熄了灯光,变得漆黑一片,只有荧幕的光反射在含韵的俏脸上。她今天穿着黄色的毛冷短袖上衣,花碌碌的迷你裙,配上粉红色的高跟鞋,头发用一枚发夹夹在一边的额角上。电影开始了十分钟,我的手便不规矩地摸上她的腿。

含韵笑着挪开我的手,眼睛仍是盯着荧幕看。我俯头在她耳边说:「你穿着么短的裙子来跟我约会,会令我胡思乱想的。」含韵不理我。我悄悄地把裤链拉开,捉着她的手套动自己的肉棒。含韵轻轻地咳了一声,然后扮作一脸平静的替我上下套着。因为太舒服了,我忍不住把她的头偏过来,把双唇印到她嘴上。

含韵「嗯嗯」地抗议几声,把我的嘴放开,轻声道:「别乱来。我替你用手摸就是。」我一手抓向她的小奶子,不轻不重的揉掐起来。「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易放过你吗?」「不……要。」含韵开始有点喘气。「被人看见了怎么办?」我一边舐着她的耳垂,一边道:「就让他们看见好了,反正都是来看戏的。」含韵摇摇头,我又伸手进入她的裙里,抚着她的阴户。不久,阴户一点一点的渗出水来了。她咬着牙道:「不要嘛……哥哥乖一点,看完电影才算好吗?」「不。」我反对,手上的动作没停下来。

「这儿人多。」

「那么,」我退一步道:「我们去找另一个没人的位子好了。」「嗯……」含韵权宜的答应了。「我先走开,你待会再找我。」「我们一起走。」「不要啦,这么多人看着,谁也知道我们做甚么啊。」含韵低声道:「哥哥乖,妹妹待会一定让你进来。」说着推开了我在她裙里的手,整理一下衣服,就这样走开去了。

我心里嘀咕着,只好收回肉棒,坐着等了几分钟。正想站起来时,我突然想起没问她会到哪边的座位。

不管了,总之到比较偏僻的那儿去就没错。 我在偌大的电影院到处走,不停张望,只见影院一旁有好几列空无人坐的座椅,在暗淡的灯光下看见有一个穿着黄衫的女孩子坐着。我马上走过去,在她的旁边坐下来。

我一坐下,就马上低下头揭起含韵的裙子,把整个头埋进去。含韵轻轻地惊呼一声,想用手推开我的头。 我当然不让她得逞,用手挡着她,只是拚命的隔着内裤舐她阴户。

岂知含韵仍是用尽力的想摆脱。我轻轻的骂了一声:「你不是反口吧?」「你……走开。 」含韵低声叱道。

我把头从裙子退出来,双手抓着她的双乳。不得了,又大又软……咦?又大又软?

我马上抬起头,只见面前的是一名陌生女孩,她正在惊慌地看着我。她穿上黄色短袖汗衣,下身的是蓝色迷你裙,头上也没戴发夹。 我的妈,一定是我认错人了。可幸我仍有点急才,马上用嘴巴堵住她的唇,不让她叫出声来。

我一边狂吻她一边含糊的道:「你……不是不……记得我吧?」她也一边被我吻着一边回应:「你……是谁?你在干吗?」我放开她的唇,一手拉起她的上衣,猛地亲着她比含韵大上很多的双乳。「真没良心……枉我这么想你。」陌生女子迷惑了,又道:「想我?你到底是谁?」「我不说,你应该要记起才是。」我又把好的奶罩脱掉了,张口便往乳头吃去。

「你……是坏人……来强暴我……」

「真的不认得我?」我抬起头面对着她。「看清楚,我是谁?」陌生女子看着我的脸,不久一阵红荤升到脸上。「我不认识你。」「哎……是你约我来的,怎么不肯认我啊?」我说着把她的内裤退掉,开始用手替她弄穴。

其实我只是不停的胡扯想牵起她的好奇心。以我所知,女人是全世界最有好奇心的动物,只要不停反问她问题,她就真的会不停想下去。女孩子很怕得罪人,也会在潜意识中拒绝去作决断的举动。面前这个陌生女子真的就这样想下去了,也一时没去制止我的侵犯。当然,这是兵行险着。如果这个女孩是比较不属於一般论的话,大概已经跑去报警了吧?

我要趁她想得来之前马上去引起她的性欲,要她情愿地跟我相交。我看她的样子大概是十七、八岁,也不是特别漂亮,想来应该不是太受男孩子欢迎。而我现在的样子也像个十五、六岁的少男了,加上样貌酷俊,说不定真能勾引她。事实上,女孩子往往会对一些比自己年幼的男孩显得受落,因为他们能勾起女性本身存在的母性。

反正我的情绪已经到达顶点了,怎也需要发泄。就拿这个女孩作对象也无不可。只是心里有点不甘,决定一会儿找到含韵后一定要把她插至半死!

这时我已经在大口大口的吃着陌生女子的淫穴,她也不知继续猜下去还是享受下去好,只是难耐的不停摇摆自己的身子。我把淫穴的水吃个满口都是,然后仰起头道:「也分一点给你吃。」不等她答话我又把舌头伸进她嘴里,两人一起分享她刚才的淫水。

「公平一点。 我吃了你的,你也要吃我的。」说着我解开裤头,把裤子退到脚根,不徐不疾的把肉棒塞进她的口中。她「嗯嗯」地努力的吃着,也不懂得要吐出来。我看着不禁笑了。

这时我看清楚了她的样子,其实也不算太差,只是平凡罢了。幸好她的身材姣好,那才令我兴致勃勃。而且,我也不一定要求女孩要漂亮的,反而平凡有平凡的魅力。也就是说,有所谓的真实感。

让她吃了几分钟后,我揭起她的裙子,用手分开她的双腿,把它们分别举向西北方和东北方,然后看准目标把肉棒插进她的淫穴。

「啊……进来了……」她竟然说。

我正在享受着干穴的当儿,竟会听到这话,不禁笑着泄气了。「小姐,当然是进去了啊。」「很舒服……你到底是谁?……干吗跑来干我?」她紧闭着眼睛问。

我没正面地答她的问题。 「没甚么男人来干你的吗?」「我……跟男友分手半年了……」「那么我是约对你了。」我一边说话引她分心,一边倾前身子大起大落的把她干着。还不错的穴,我想。

「你……有约我吗……我不认识你的啊……啊……干得好……你叫甚么名字?……」「尹阿一。」我随口胡诌。 「这样一来你能记起吧?」「尹阿一?……不认识……你……是不是认错人?……啊……啊……插深一点……我要……」我把肉棒插至穴底,这样静止下来,然后用腰枝不停打圈磨着。「你不是美美吗?我是你的笔友啊。」「我不是……好……很舒服……我不是美美……你是认错人了……真是冤枉……就这样被你插了……啊……啊……」「这样不好吗?」我停止打圈,又开始用力的插起来。「你不也是被我插得很舒服么?」「对……很舒服……最棒是尹阿一了……啊……你不要走……我可以代替美美给你插……」「这就好了。」我说,然后又道:「别叫我阿一,要叫我哥哥。」「好……哥哥插得好……我快要来了……继续用力插我……哥哥干死妹妹了……继续……继续……」这时不知为何影片中发出了很大的巨响,我背着荧幕也不知正在播放怎样的情节。不过陌生女子也因为这样而把浪语叫得更大声,戏院的人也不会听见。

「来了……我来了……啊……」她说着高潮便到了,喷出一片浪水。等她高潮完后,我把肉棒猛地抽出,然后又塞进她口中,死按着她的脸贴紧我的胯下。

於是我也把浓精统通射入她喉咙深处。

我放开陌生女子,她懒卧在椅上,失神地用手背抹了抹嘴角。

然后我又把裤子穿好,低头在她耳边笑道:「其实我叫李官艾。幸会了。

」说罢我便马上跑掉,剩下她一个坐在那边。

当我继续去找含韵的时候,突然一阵强光射到我的脸上。我看过去,只见一个女人把手电筒照着我,还用手势把我招过去。

我走到她面前,她关掉电筒,一手摸向我的裤浪。只听她小声笑道:「这位小朋友,戏院是禁止做爱的。」「是吗?」我邪邪的笑起来,然后二话不说的拉着女人走到门口那边,摸向她的乳房。「淫姐姐,工作也不准你躲懒的。」「少废话。」女人放下手上的电筒,快快地把工作服脱个清光。从朦胧的光线看去,只见她的身形略为发福,乳房很大,肚皮也有些赘肉折叠着,屁股的肉也厚厚的。我摸起来觉得另有一番滋味。

「姨姨今年多大啦?」我问。

「真没礼貌!刚才还叫我淫姐姐呢。」

「你真的不是姐姐嘛,是个淫姨姨罢了。」我在她耳边低声呢喃。「如果姨姨说出年纪,我会对你更好的啊。」「四十二岁。 」她也在我耳边道:「介意吗?」我看看她的样子,想像她廿年前的模样,应该也是个出色的美人。现在倒不是变丑了,只是有点发福而已,仍然风韵犹在。

「不,」我不停掐着她一双肥乳。「我只怕你更年期了。」她笑着打了我一下,然后用一条腿缠到我背后,把自己的阴户贴到我胯下。

我一边摇着身子替她磨起来,一边吃她的奶子。

「嗯……小朋友好棒,对姨姨这样好。」

「别叫我小朋友。」我保持着严谨的称呼原则。 「要叫我侄儿。」「好,你是我的乖侄儿,淫姨姨喜欢你。」「张开双腿站着,我要吃吃姨姨。」

她依言的张开双腿,我跪下来吃她的淫穴,频频把舌头伸进去。只吃得姨姨淫声连连。

我一边吃着,一边慢慢把她拉到地上。她躺了下来后,我又缓缓的调过身子,两人於是变了69姿势躺在地上。她替我脱了裤子,也回报似的把肉棒含进口中。

我第一次跟女人玩这样的花式,只觉得有趣。我们分别努力的替对方服务,可见还是年长的女人懂得的比较多,好玩极了。

吃了一会后,我又开始转变战术,蠕动着身子慢慢向后退,从淫穴吃到肚脐,从肚脐吃到奶子,从奶子吃到脖子,然后吻上了她的唇。我一边双手扶着她的双颊,一边把她的口红吃个清光。

「乖侄儿,我想要了。」她呼着气道。

我站起来,同时也把她扶起身,将她身子反转,把肉棒从后插入。

「啊……侄儿干上姨姨了……好……不用客气……反正我老公又差劲……工作又闷……我多想被人插啊……」「姨姨,我以后多些来戏院,每次都插你好不好?」「好……好的……不过你不在的时候怎办?……」「你有没有孩子啊?」我问。

「有三个……啊……三个都是男孩……啊……」「长男多大?」「十五岁……在……在「XX中学」念中二……」我听后心跳了跳。「叫甚么名字?」「啊……插死我……我的儿叫……啊……叫立海……怎么了?……」「你老公是不是姓高?」「啊……你怎知道的……是的……我老公姓高……可是做爱技巧一点也不高……还是侄儿最好……」「哈,你的儿子是我同学,还是同班的呢。」我觉得有趣的笑起来。

高立海的确是我的同班同学,比我大一年,对女孩子很有点办法。所以有时候我们会彼此交流心得。说巧也真的是巧,高立海就曾经对我说过想干自己的母亲,又因为不敢而作罢。 我听后深有同感,并且鼓励他在我们二人里做搞乱伦的开荒牛。

高立海的妈妈惊呼起来。「真的吗?你……你是立海的同学?……啊……真丢脸啊……竟然被儿子的同学干上……啊……你……你会不会笑我啊?」「才不会呢。」我本来想叫她我不在时就和自己的儿子干好了,所以才问她的儿子多大。现在知道她儿子就是高立海后,於是我决定改变策略,要为他们母子演一场乱伦戏。

我口里应着高太太。「姨姨,我不会取笑你的啊。大家也有需要嘛。」「这样就好……你年纪小小的……倒也明白事理……又插得我这么爽……你刚刚才跟那妞儿做完……现在又变得这么硬……要是我老公也是这样有多好啊……」我笑了。「不,你迟些儿也能享受这些的。」

「这……从何说来?」

我不答话,继续奋力的插她。腰间也开始酸了,毕竟是没休息过的紧接着第二场。我不愿首先示弱,於是倾前身子用手抓着她的奶子,不停搓弄着奶头,要她比我先来高潮。

「好……舒服……继续插我……插死我好了……很久没干得这样爽……你真是我的好侄儿……还是我儿子的好同学……啊……我要来了……」高太太说着便从穴中喷出淫水,射到我一脚都是。到了这时我也不得不投降,干同学的妈妈实在太棒了,也忍不住把今天第二批的浓精射向她。

完事后,我们一起穿回衣服。这时电影也放了大半了。然后高太太跟我说,我的女朋友正在哪儿等着我。我拍拍额头,这才知道原来我和含韵刚进来时已经被高太太盯上了。

「你这个小色鬼,撇下自己的小女友到处去插别的女人。」高太太笑骂道。

我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又吻了吻她,然后依着她的指示找到了含韵。她也是坐在冷冷清清的一角。想来是因为等我等得受不住了,竟然在自己的座位上自慰起来。我一见便失笑了。

我不忍她在这个戏院中自己一个在干这样孤独的作业,於是静静地在她旁边坐下,决定连战第三场。

字节数:15290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