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家庭乱伦

迷恋婶婶


迷恋婶婶是从我12岁开始的。我们两家都是农村的,有次在地里干活,我基本也是打酱油的,没干一会就在地埂上躺着休息,婶婶犁地过来的时候在我裤裆里摸了一下小鸡鸡,还笑咪嘻嘻的埋怨我偷懒,从那以后我就深深的陷了进去,无法自拔。

刚开始的时候也是胆子比较小,总是偷偷的看婶婶的身体,那时候婶婶干活总爱穿还算紧身的黑色裤子,有丝袜般的柔软,但不是丝袜,要比丝袜厚很多,我特别喜欢看她穿这种裤子。有一次,我在院子里晒太阳,婶婶在打扫院子,我一转眼看见婶婶高高撅起的屁股,黑裤子紧紧的包裹着,很丰满很圆润,我当时就想走过去摸一摸,可是不敢,只能偷偷的多看几眼,这个镜头在我的脑海里保存了好些年,之后我就经常偷看她穿黑裤子的屁股。晚上睡觉的时候也是常常回想着婶婶高高撅起的屁股,带着婶婶的屁股入梦,也是从那时候起,婶婶在我梦里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多,我也出现了梦遗。

慢慢的,偷看婶婶屁股已经不能满足我的需求,我开始想方设法的去进一步靠近婶婶。由于婶婶家离我家不远,不到20米,我经常往她家跑找哥哥玩,所以婶婶家里没人的时候也会叫我帮她看门,我就会偷偷的跑到婶婶的房间,寻找婶婶的黑裤子,用鼻子去闻,我还趁这个机会偷偷的配了一把门上的钥匙?(方便以后)。有一次,婶婶一家要出门,要我帮她看门,我过去的时候,看到婶婶穿的很整齐,正在那撅着屁股擦黑皮鞋呢,我的眼睛不由自主的盯了上去,恨不得马上走过去摸一把。等她们走后,我迫不及待的冲进婶婶的房间,找到婶婶经常穿的黑裤子,疯狂的闻着抚摸着,下面也不由自主的硬了,感觉好难受,我就退下裤子,将黑裤子轻松按在小鸡鸡上,没敢用力,怕把黑裤子弄脏了被婶婶发现。按了一会儿,我发现有些粘液粘在黑裤子上,赶紧檫掉,这可怎么办?我四下张望着,突然,婶婶的一双黑高跟皮鞋映入我的眼帘,我拿起黑高跟闻了一下,有股淡淡的皮革味,我赶紧将黑高跟套在鸡鸡上,一只手拿着黑裤子放在鼻子上疯狂的嗅着,另一只手拿着黑高跟套弄着,想象着婶婶屁股高高撅起的样子,不一会就射了,但是我没敢射在鞋里。之后好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会用这种方式发泄我的欲望。

后来,我感觉婶婶并没有发现我的这些动作,我的胆子慢慢也大了起来。我会把黑裤子的裆部放在鸡鸡上,然后将裤腿从我的两腿之间穿过去,再从大腿外面拿过来绑在腰间,这样鸡鸡会更加坚挺,再把黑高跟套在上面套弄,等到快射的时候,我也不会将黑高跟取下,而是直接射在婶婶的皮鞋里,然后再用纸擦干净,胆子再大我也不敢留任何可能被发现的证据,等我完事后会将婶婶的黑裤子和黑高跟放回原位。有一次当我拿着黑裤子的时候,发现裆部位置开了一个2厘米左右的口子(开线了),当时那个高兴啊,勃起的鸡鸡赶紧凑了上来,可是很不巧,口子稍微有点小,怎么办?鸡鸡涨得我特别难受,我转念一想,婶婶又不知道黑裤子开了多长的口子,于是我慢慢的将黑裤子的口子超鸡鸡按了下去,边按边将口子往大扯,终于勃起的鸡鸡整个从黑裤子的裆部钻了进去,跟以前一样将裤腿拉紧绑在腰间,那一刻,舒服的我差点射了,我又从婶婶的鞋柜里找了一双比较新的黑高跟,将一只套在鸡鸡上套弄,一只放在鼻子边闻着,幻想着我的鸡鸡进入了婶婶的身体,不一会儿就射在了婶婶的高跟鞋里。

几个月的时间,我用这种方式几乎玩遍了婶婶所有的高跟鞋,也是从那时开始,我对高跟鞋尤其是黑高跟有了一种特殊的感情。我经常会幻想婶婶穿着开口子的黑裤子和黑高跟鞋,撅着屁股的样子。在梦里,也会经常梦到抱着婶婶亲吻,也会伸手去脱婶婶的衣服,想要看看婶婶那没穿衣服的丰满的身体,但总是会在关键的时候醒来,无法如愿。

随着我的成长,对男女之事了解的越来越多,我的欲望也越来越大了,因为还要上学,以前只能在放假时候找机会的我已经不能满足了,我也会趁婶婶家里没人的时候,翘课去发泄欲望,发泄的对象也不局限在黑高跟和黑裤子上了。

我的欲望越来越强,感觉时时刻刻不管白天黑夜,我的脑海里全是婶婶,也会尽可能的找机会去发泄,胆子也越来越大了。我会在婶婶的衣柜里翻找婶婶的内裤和丝袜,将丝袜像黑裤子那样,丝袜裆部压在鸡鸡上,丝袜两条腿从腿中间穿过去再拉回到前面绑在腰间,用内裤紧贴婶婶下面的那一面贴在鸡鸡湿润的头部,一边拿着婶婶的另外一条内裤亲吻着舔着,使劲吻着,一边套弄着套有婶婶内裤的鸡鸡,一下两下…直到身体一哆嗦(当然,再胆大也不敢射在婶的内裤上,但是肯定有一点点的粘液粘在上面,我自己没精力去思考这些了)。

有一天,我找准机会又钻进了婶婶的房间,看到盆里放着一条婶婶的内裤,迅速拿起来放到鼻子上闻,那感觉那味道太美妙太好闻了,原来是婶婶刚换下来还没来得及洗的,我闻了好久,真舍不得放下,因为那上面有婶婶下面的味道,有点淡淡的骚味,但不重很好闻,真想拿走慢慢享受,考虑到时间,我赶紧找了另一条婶婶的内裤套在鸡鸡上,一边闻着婶婶下身的味道,一边快速的套弄着,很快我就射了,还用婶婶穿过的内裤擦拭了一下鸡鸡,将精液抹了一点点在上面。

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三四年的时间里我又玩遍了婶婶的内裤、丝袜、胸罩,和婶婶走在一起就将手放在婶婶屁股后面,但最终没敢压上去。

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我再没玩弄过婶婶的内衣,也没有机会了。现在我28了,婶婶也50多了,可是我想要干婶婶的思想一直存在,更本就没有断过,而且现在越发强烈,我整天想着婶婶穿着裙子,里面穿着肉色裤袜,没有穿内裤,脚上穿着黑高跟,我从后面掀起裙子,将丝袜拉到腿弯处,握着火热的鸡鸡从后面进入婶婶的身体,然后双手把着婶婶的腰,用力的抽插,使劲的干婶婶,最后用力的插到婶婶的最深处喷射出我对婶婶的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