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家庭乱伦

娶得国色天香的妈妈


因为社会上正逢经济不景气知之际,工作可以说是非常不好找,尤其像我这种只有高中毕业的人,可以说是高不成,低不就。

一天,母亲说她的拍挡放假要和男朋友往外地旅行去,由她一个人看守店舖几天,所以要求我到店舖帮忙。

有一晚正在收舖,母亲忽然说要考一考我的眼光,为她选取一套内衣裤,当时我有点好奇,带着特别的心情为她选了一套非常性感的红色胸围和内裤,母亲取过後入了更衣室,不久,她的身上竟然只穿着那套我为她选取的胸围内裤从更衣室里走了出来!当时我看得目瞪口呆,心房噗通的乱跳过不停!她的乳房巨大,胸围只能包住一半,有半个乳房跳了出来。还有,那火红色的三角丝质内裤包不住黑色的阴毛,我的下体开始产生生理变化,阳具忍不住勃了起来!

现在我正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小伙子,看着母亲那具美艳动人的肉体,我实在抵受不住那种诱惑扑向母亲深吻她!更忍不住伸手抚摸她的乳房,母亲竟然不阻止,并且羞红着脸向我说:「我的好儿子,不要着急,回家後自有下回分解…………」我妈妈离婚近10年了!今年虽然38岁,粉红的嘴唇,明眸里闪现的是天真可爱的光芒,一笑起来脸颊上就有两个甜甜的酒窝,但风韵犹存,古典的鹅蛋形脸蛋,弯弯的柳眉,笔挺的小瑶鼻,红润的小嘴,高耸饱满的双峰走路配合翘挺的圆臀,修长圆润的玉腿,走在路上经常让交通事故频繁在她身边发生,不小心撞上电线竿啦,开车不看前面撞到行人或与对面迎来的车接吻时常发生。

那时我并不明白母亲的意思?!然後收了舖後便吃了顿宵夜。与母亲吻着回家。

回家後,母亲拖着我的手走进了我的房间,一些我不能想像的事情发生了!

母亲对我说:「儿子,你坐在床上,妈妈问你一件事。」「喔,妈妈,你说吧。」我回答。

「你觉得妈妈美丽吗?」母亲一面说着一面伸手摸向我的下体。

我紧张的说:「妈妈,在我的心里面,你可是这世间上最美丽的女人呢。」「没有你说得那样夸张吧!」这时母亲向我笑了笑说,然後拉开了我的裤链,掏出了我的阳具,低下头一啖就含住……………我被母亲的举动吓了一跳!我有些不相信眼前的事实!好舒服!我的阳具坚硬起来,~噢!~~一个充满口水软软的嘴巴,母亲竟热烈地为她的儿子(我)口交,我索性擘大两条腿,双手往後按在床上,任由母亲跪在我的下面吸吮。

转瞬间,我的阳具已布满母亲的口水,她替我褪下长裤、内裤,我轻轻扶起母亲,双手轻轻揉搓她的乳房,母亲半抬头朝我一笑……她慢慢开始除下了自己的上衣,两手绕到自已身後,解开胸围的扣子,一双丰满尖笋型的乳房弹了出来!

妈妈凑前轻吻我的面颊,一把就坐在我的大髀上……我嗅到一股清香的洗发水气味。

母亲一边以屁股压住我的阳具,一边将半个乳房贴着我的脸,我随即把一只手握向母亲的美乳搓揉和吸吮,「~啊!~噢~~」她不断发出呻吟声,这时乱伦的意识冲击着我,我把其中一只手滑到母亲的内裤上,然後把它脱去,母亲骑在我的身上,扫扫两鬓散发,拿着我坚硬的阳具对准她的阴道,然後坐下…………「~噢!~」母亲低喊着!我则舒服得难以形容,母亲暖暖的阴道和我坚硬的阳具结合了!我凝视母亲的脸,她满脸啡红,眉头紧锁,然後母亲慢慢上下的活动她的腰部,阴道在套弄着我的阳具,我亦随着她的舞动,阳具努力的往上顶!

我的阳具完全深入母亲体内,她的呻吟声不断地激荡起来!「~呀!~啊~~啊!~儿子,妈…妈妈…好舒服…啊哟!~~」我们母子俩的生殖器官拚命地不断反履磨擦,使得母亲的淫液大量地从交合处流出,弄至我俩的下体及床单也湿了一大片!「啊~~儿子,妈妈不……不行了!噢~啊!~~」母亲不断发出欢娱的悲鸣!粉红色的阴唇与阳具结合处不断渗出淫液,我们沈溺於母子交欢的快感之中!根本不理得我们是对骨肉相连的亲生母子了!我越来越亢奋!而且已经失去了一切理智,像头野兽般的把母亲反转压在身下,阳具疯狂地往母亲的阴道内猛烈抽插!

母亲的一双乳房都被我搓弄得又红又脤,她被我敦伦得一双眼睛也反白了,双手紧紧抓着床单兴奋得不断地嘶叫着!头部更不时左右摆动!

「我爱你,妈。」我深吻她说了一次。她知道我的意思。

「我想要你。」

「我今生属於你。」她回应着。我再把阳具对准着她的阴道入口。

缓缓地我向前推进。她已经都湿透了。我的龟头轻易地滑了进去,她的小穴又紧又温热。

我的母亲娇喘着。我龟头插进去之後,便停留了一下,又亲吻了一会,也抚摸着她动人的乳房。

我缓缓地用我的阳具干着我母亲。我以缓慢稳定的节奏操着她时,她的臀部会向我迎上来。

在我们的第一次性交时,我们的口唇从未分开。

我能感受到她肉穴里的每一寸嫩肉。她的阴道嫩肉湿滑又紧紧地包围着我的阳具。我能感觉到我已经快要射精了。

我的母亲也是。她啜泣着,呼吸也越来越快速,她一手抓着我的臀部,好让我每次的冲刺,能更深入她的肉穴里。

「我快要高潮了,母亲。」我喘息着说。

「来吧,宝贝。」她近乎狂喜着说。

我与母亲双方的生殖器官在交合间不断地膨胀,我们已沈溺於母子乱伦所带来的强大刺激快感当中,灵与慾不停的交融着。我们大约敦伦了半个多小时,我终於支持不住!一股又浓又滚的精液忍不住地射进母亲的体内。

我的母亲因而高潮,大声地呻吟着。我能感受到她高潮时,穴肉也紧紧地包围着我的阳具。想拔也拔不出来,不过我也没想拔出来。我用我的精子灌溉了我母亲的子宫。我的高潮持续了数分钟,而我母亲的高潮更久。

当我的阳具不再跳动时,整个人无力地倒在我母亲的身上,阳具还插在她的阴户里。

我们痛苦地呼吸了几分钟。最後我们的呼吸缓和并回到正常状况。

我的阳具也软化了,滑出了我母亲的体内。两人又长吻了一阵子。我们知道我们的余生将会是一对恋人。

经过一段时间之後,我拉着我母亲的手,带着她到了浴室。我替她穿上浴袍,开始清洗一下两人。

洗澡水变热了之後,我问我母亲是否会感到後悔。

「不会,我亲爱的儿子。我比任何事更爱你。在我生命中从未觉得如此恰当。

你对我做爱。你温柔与尊敬地对待我。你满足了我所有的渴望。没有任何事比这更特别的了。我会永远爱你的。」「我也会永远爱你的,母亲。」

我们走进浴室,我终於有机会好好地看着我母亲的身体。她是如此地耀眼与性感。

我替她洗头发,然後她帮我洗。她的手带着爱意,温柔地按摩着我的头发。

我们为彼此抹上肥皂,而我又爱抚了她的乳房。

我们先亲吻之後,她帮我洗我的肉棒。我又硬挺了起来。她笑着玩弄我的阳具,并跪了下来。

我可预见,我们之间的性生活将不会无趣,而且会有很多新鲜的尝试。

她一手抓着我的阳具,另一只手抚弄着我的睾丸。缓缓地她将我的龟头含进嘴里,用舌头挑逗着。慢慢地再为我进行口交。

她自己似乎也很享受着含弄着我的肉棒,嘴里发出「嗯……」的呻吟声。

我很快地在我母亲嘴里爆发出大量的精液。

她很饥渴地将我的精液吃了下去,不过大部分从她嘴边流了出来,滴落在她的乳房上。

在我射精完後,我母亲继续吸吮着我的阳具,直到它软化为止。

当阳具从她嘴里滑出来时,她对着我笑,并站了起来。我们拥吻着,我从我母亲嘴里嚐到了自己精液的味道。

「我一直想要这样尝试。」她的语调里充满放荡的嬉闹感。

「我已经幻想了很长一段时间了。不敢相信真的实现了。」我吻着回应。

洗完澡之後,我插着妈妈入睡了,并充满着爱。第二天早上母亲提出同我去北海道行婚礼,母亲婚纱写真变性感优雅美丽新娘从始之後我便对母亲形影不离。

她连大小便也我面前解决,一个月之後,我的母亲发现她怀上了我们的第一个孩子。我更用双手做了她的大肚围布添!

在母亲的帮助和自己用心之下,为母亲公司争取到不少业绩,三个月之後,我便同母亲开分店。

为了使妈妈正常生下孩子,除停止了同她的做爱,就大部份在母亲口内解决。

就这样过了几个月,妈妈的肚子也越来越大。

一天半夜,我收铺回来时,经过房间时发现灯还亮着,我感到好奇:「这麽晚了,妈妈怎麽还没休息。」我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只见母亲的床头台灯还亮着,不过妈妈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手边还放着一本胎教的书。

我不禁摇了摇头,走过去把灯关上,然後帮妈妈把被子盖好。刚刚转身想离去,忽然有只小手拉住了我,我转过身一看,原来妈妈醒了。

「别走。这一段时间以来,你碰都不碰妈妈一下,是不是嫌弃妈妈了?」妈妈委屈的问:「妈,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是为了你肚子里的孩子着想啊?」我耐心的解释道。

「有很多次我都忍不住了,都是靠妈妈口内来解决的嘛。」「我看了很多书,也请教了不少专家……」妈妈忽然红着脸说:「他们说过了头三个月,就没事了……」妈妈声音如蚊子哼哼。

「那就是说我们干那个也没事?」我听了大喜,语气也变得坏坏的起来。

「嗯」妈妈红着脸不敢看我,头似乎要钻到被单下。

「噢——!我来了!」我大喜过望,一把跳上了妈妈的床。

我伸出手掌在被单上,对着应该是她的双乳部份轻轻地抚摩着,妈妈羞得恨不得有个地洞马上让她钻进去。

轻轻揭开床单,妈妈的娇躯赤裸裸地背对着我,「妈妈……」火热的手在摸着她的削肩,妈妈的娇躯保持硬直地僵着,任由我爱抚她的胴体。

我将她的娇躯强迫性地翻过来,妈妈的脸娇羞地像块大红布,像发烧时地淌着汗珠,我的指尖碰到她柔软而富有弹性的娇乳上,这才发觉妈妈的乳晕因为怀了身孕的关系,扩散成一圈带点浅咖啡色的乳晕,乳房的周围涨满满的,摸起来坚实实、鼓涨涨地好不过瘾,我把整个手掌盖在一颗乳房上,还露出一大堆肥嫩的乳肌在我掌缘边呐!

乳头因为激情肿了起来,大大的肉粒上生着几个小孔,那是我小时候吸吮妈妈乳汁所造成的结果,我捻弄着这两颗乳头,妈妈不安地转动着她的头,像是在掩饰着她的快感。

我边捻着边说:「都是我不好……」只见妈妈的媚眼里忽然流出了一串珠泪,我轻柔地帮她抹去泪痕,再握着我的阳具在她耳边说:「妈妈!我今天晚上会好好疼你的。」我把火热的脸颊压在妈妈同样发烫的娇靥上,黏湿的舌头碰到了妈妈的樱唇,一手握住乳房猛揉她的奶头,阳具侧着身子紧压在她的耻骨上。

我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一阵吸搅翻吮着,妈妈的舌头在配合着我的舌头,我们的下身叠在一起,坚硬的阳具贴在她肉缝上揉擦着,她也会下意识地扭动着大屁股让阳具头磨到她的小肉芽,龟头上都沾满了她湿润的肉缝里流出来的淫水。

我和妈妈深吻了好久,兴趣转移到她的丰乳上,对着妈妈充满魅力的大肥乳,我用手抚弄了乳房良久,然後含吮渴望已久的奶头,吸着带点甜酸味道的乳香,轻咬着乳部的嫩肉,啊!这里是妈妈全身最柔嫩的部位,只见妈妈的乳房白晰晰的,连那血红的动脉和青绿的静脉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咬咬左乳又吸吸右乳,不停地在她两个乳房上留下我的唾液,妈妈被我吸乳的动作弄得娇躯直颤,樱唇直抖,这时我和她之间只隔着我的一层睡衣,快感的电流在我们身上交流着。

妈妈美丽动人的娇靥、雪白丰满的肉体散发出迷人的韵味,怀孕中的妈妈,另有一种很特别的魅力,展现妩媚的诱惑,媚眼迷蒙、微微晕红的双颊,充满着神密般的美感,再二、参个月就接近预产期的孕妇,挺着突出的腹部,涨成美妙的弧形,让我对她产生极为特殊的情愫。

我把头往妈妈的下身方向移去,妈妈意识到我正在观赏她的肉缝,害羞的她用玉手蒙住了娇靥,涨红了一大片的肌肤,更是娇美可人,我一手抚摸着她的阴毛,一手撑开肉缝揉弄着那红嫩的小肉核,一下子她就淌出一堆淫水。

我对她道:「我的好妈妈,你看你多浪,你的小穴穴都流了那麽多的淫水!」妈妈听了我大胆示爱的话浪哼哼地又流出一大股的淫水。

我捏揉逗弄小阴核的动作一直持续着,终於使她淫水大流,有点像水库洪水般地流个不停,而且现在我的手指一动,妈妈也会随着我的动作挺着大屁股配合着,她的娇靥越来越红,呼吸急促,小嘴唇「咻!咻!」地不停张开急速吸着空气,尖挺的乳头红硬硬地抖着迷人的波浪。

我一看时机已经成熟了,见她因为怀孕而使肉缝的位置有点偏向下面,而且我也怕压坏了我那未出生的妹妹,顺手拿了一个枕头垫在她的大屁股下,使她的肉缝往上仰着,一切准备就绪之後,跪在她叉开的两条大腿之间握着我的阴茎,用龟头顶开妈妈的小阴唇,藉着淫水的润滑,一用力,「滋!」的一声,就干进了大半根,连连挺动抽插之下,直抵妈妈的花心。

妈妈这时叫着:「……好痛…轻点……轻点……」妈妈从怀孕以後我都没插过她了,妈妈独守空闺,等於是在守活寡!却说妈妈的小肉缝因为已有六、七个月没挨阳具的插弄了,这时被我阳具一阵的猛干狂插,痛得她呼天抢地,哀哀地告饶着。但是过不了十分钟,妈妈就浪抖抖地泄了一次,双手紧紧地抱着我的屁股,肉缝也配合着我的抽送调整角度让她自己更爽快,又过了十几分钟,她就得浪喘吁吁地瘫痪在床上了。

我照着九浅一深战略来逗弄她,使她变得更浪更骚:「快点儿好吗……妈……的……小穴……穴……痒死……了」我突然从她小穴里拔出阳具对她说道:「妈妈!你先替我吸吸阳具。」「嗯……」妈妈羞红着脸轻声应了一声!

我怕她挺着怀孕的大肚子,不方便吃我的阳具,於是胯坐到她丰满饱涨的双乳上,把阴茎往她的小嘴儿里插进去。只见我的阳具经妈妈一含,更涨的粗长壮大,但那膨胀的龟头实在太大了,使妈妈的小嘴儿无法整个儿含进去,所以她只含了一半,用玉手摸弄着露在她小嘴儿外的部份,妈妈还会把舌头伸出来舐着龟头的四周,然後再舐着阳具炮身的部份,边舐还边对我抛着媚眼。

那骚浪冶艳的神情,使我忍不住地将阳具从她的小嘴里抽出,再度爬上她的肚皮,阳具对准了她的小浪穴口,用力一插,滋的一声,又干了个全根套进,连连插弄了起来。

插了不到几十下,又听到她浪得大叫道:「妈妈…的相公………嗯……嗯……」我边插干边欣赏着妈妈这付的骚态,又狠又急又快地挺动屁股,挥着我的阳具,每次又都顶到了她的花心,一边还捏着她的大乳房,道:「…干得好……」妈妈舒服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娇躯颤抖,肥美的屁股努力地挺动着,迎接阴茎的插干,放肆地浪叫着道:「…抱紧妈妈…别停……哦……」大弹簧床由於我和妈妈激烈的性交,被我们的汗水和妈妈的淫水流湿了一大片的床单,床底下的弹簧也发出嘎吱的震动声。

妈妈满头乌黑细长的秀发都散乱掉了,娇靥红咚咚地,小嘴儿里不时叫着淫声浪语,媚眼里喷射着熊熊的慾火,两只大腿开得大大的紧夹着我的腰部,肥臀不停地起伏摇摆,怀了六、七个月身孕的大肚子贴紧了我的小腹,一双玉手紧搂着我的脖子,大乳房不时被我摸着、揉着、捏着、按着,有时还被我吸着、咬着、舐着、吮着,一会儿呼痛,一会儿又叫痒,头也随着我的插动摇来摇去,很有韵律地呻吟。

妈妈这又骚的小穴真是浪透了,由於妈妈连先前手淫一共泄了将近四五次了,要是一般情形下,她早就该昏死过去了,但她太久没有性交了,积存的浪劲在这时一下子都发出来,才会这麽神勇地连连挨插还没昏过去,而且我刚刚才在她的胸乳上射了一次,所以才能干她这麽久还没精。但是妈妈的浪叫声也小了一些,可见她还是有些疲累了,不过她屁股逢迎的动作可没慢下来,肉穴里的淫水也一直流个不停,女人真是用水做成的,不然她的泪水、汗水和淫水怎麽会这麽多呢?

我的阳具挺直地抵紧妈妈的小穴心,享受着她阴精的冲洗,突然妈妈的穴心子活了起来,子宫口张开,一吸一吮地夹着我的龟头不放,难到是妈妈肚子里还没出生的女儿在恶作剧?

妈妈喘着气道:「妈妈……肚子里……的……小东西……在吸……自然……会有……这…种……反应的…………嗯……」我一听屁股又一耸一耸地又插干起妈妈来了。妈妈像是极为赞赏我的耐力,媚眼柔情万千地注视着我的眼睛,被我阳具直捣黄龙的攻击干得浪叫:「啊……」这时我也感到非常兴奋,阳具涨得更粗大地在她的小穴中一跳一跳地刮着她的阴壁,多年的性交经验使妈妈知道我可能快要丢精了,也就更浪得扭腰摆臀来迎合我,好让我舒服地在她小穴穴里丢出来。

我再狠狠地插了她四、五百下,再也忍不住阴茎传来的酥麻感,又急又多的阳精,像箭一般射向她的小穴心子里,妈妈也被我这股火热的精液烫得娇躯又抖、肥臀又甩地又了一次,小嘴里喃喃叫道:「嗯……喔……喔……嗯嗯………啊………啊……」她边抖边紧搂着我的脖子,还献上她的红唇让我吸吻,等她渐渐平息下来,不再抖动的时候,我才在她耳边道:「妈妈!你刚才真是浪透了,又骚又淫地我差点就要被你抛下来呢!」我们觉得身体黏着汗水和淫水,想去浴室冲个澡,从她娇躯爬起「波」的一声,阳具从小穴穴里抽出,只见妈妈那原本红嫩的小阴唇,这时整个向外翻出来,浓白色的精液混着她的淫水往外淌着,丰肥的小肉缝肿得像个小笼包,她用手按住小腹撒娇似地叫了一声,我忙帮她扶起来,并和她洗完澡後才抱着她回房里睡觉。

结局

两个月後,女儿顺利降生,我们家又多了一口人。女儿非常健康,长得非常漂亮,象妈妈一样,眉宇间又能依稀看出我的影子,一看就是我和妈妈的女儿,谁看了都说这个孩子和她的爸爸样,都是那麽漂亮。我终於在十八岁那年当上了爸爸。

而妈更解禁做爱呢……天天射在妈妈口中或肛门内。我们都知道,这只是我们两之间新关系的开始。性爱将会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占据着我们生活之间的一部份。

字节数:14206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