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另类小说

办公室美君


第一章一切从这一个缝开始……

六月,炎热的夏天,当逢周末应该是回家消暑或者是外出狂野放纵的时候,我因为一份文件要赶着传真给客户,所以顶着艳阳回到公司里。

正当我走近黑漆漆的办公室大门时,我想大概全公司的同事都已经回家了,顺手掏出门禁卡准备刷卡时才发现门根本没锁,我心想:「不会吧,大楼楼下有保全还会遭小偷的话那个保全就该抓去枪毙了……」也好,凭着我的身手,乾脆来个英勇捉贼,搞不好下个月还能领个优秀员工奖金也不一定,想着想着,我不动声色的走进办公室内,准备给他们来个冷不妨……一走进办公室,乖乖,冷气没关,但是却一片漆黑,我心里暗骂:「好个王八蛋,偷东西还不忘开冷气,当贼未免也当得太舒服了,看老子等会怎么去收拾你……」我垫着脚的走进办公室偷偷张望,准备来个捉奸在床,却看不到任何被翻箱倒柜的痕迹……难道……这个贼有着精准的线报……知道公司哪里藏着贵重物品还是他根本是个商业间谍,只想染指我们最新的商业机密……正当我再胡思乱想时,我隐约的听到了一阵低吟般的女性哭泣声……配合一阵冷气吹来,我不禁以为……嗯……不对,现在可是大白天耶,我提振起所剩无几的胆量,随着声音的来源慢慢的走去……乖乖隆的咚,当我随着声音的来源走近管理部时,我几乎可以确定声音是从这里面传出来的,可惜我们办公室别的不好,就是隔音比人家好,此时我还是无法听出声音的内容与辨识出是谁,只能依稀分辨出是个女性的声音……我偷偷走到门前,推开了一个小缝,我这时并不知道,我的办公室私密性生活就是从这一个缝中开始的……

        第二章管理部的冰山女王——0204

        活色生香的现场直播当我推开管理部的门缝往里看时,我可以说是看到了这一生中最令人感动的一幕景象,我们公司公认的冰山女王,有着38E豪乳与修长美腿的傲人身材,可以说是办公室男性同事性幻想对象第一名的美君,竟然穿着在想像中不可能出现在她身上的黑色高开岔长裙与黑色连身吊带袜,搭配着黑色蕾丝内衣裤及半开的白色衬衣与性感的黑色眼罩,酥胸半裸而且一脚高高抬起的坐在办公桌前的椅子上,双手更不住的在胸前摩擦与爱抚,口中则随着爱抚的节奏不断的吐出各种你以为只能在A片或0204里听到的淫声浪语……这就是我刚刚在外面听到的诡异声音来源……

正当我因为过份吃惊而在发呆的当时,美居突然将她的右手往下移动,而且开始更热情的说:「喔……我好热……好热……好想要喔……喔……我的胸部好酥、好麻……好舒服……我的下面越来越热了……喔……谁……谁来爱抚我……谁……我好想要人舔我……吸吮我……喔……快……谁……谁来……喔……」「你看……我的乳头……都硬了……人家的下面……越来越湿……越来越痒……喔……求你……求你给我……求你插进来……」随着美君匀称的身体不断的扭动时下体隐隐浮现出一阵反光,在我目瞪口呆的当时,我突然发现,美君前面的办公桌上有着一套摄影机与麦克风,我这时才恍然大悟,想起办公室最近的传说,美君这小妮子想必是谣言的根源或者是与这谣言有密切的关系。

我突然感觉到一阵口乾舌噪,胯下的小凶器逐渐的不安分了起来,我这时才知道原来我们公司最不容易接近的冰山女王竟然是传说中的网路真人性表演的一员,而且竟然能如此的投入,一个人的自导自演竟然能让她的下体也跟着完全的潮湿起来,不枉费号称每分钟50元的收费,而我竟然能在现场看到完全声历声的免费表演,想到这里,我全身几乎僵硬而不自主的呻吟了出来……

        第三章我还要……

声带,真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两片薄薄的肌肉,却可以发出极其美艳诱人或者极其恶心的声音,前者指的当然是美君那能令任何人血脉喷张的情欲私语,后者则是指我因为极度震惊而发出的渴求呻吟了。

我想,在美君极度的沉溺在自我抚慰与忘我表演的情况下,当她听到我的呻吟声时,她所展现到的震惊绝对不下於当年我在自渎时,妈妈突然从房门外走进来的窘状了。

果然,紧接在淫声浪语之后的一声高分贝的惊呼:「谁?」竟然能让平日号称反应灵敏英明神武的我,完全丧失手脚运动协调能力的从只是略开的门缝滚跌进了办公室里,而我的身体就几乎半趴半跪在美君单脚抬高的跨下,而我的一只手更好死不死的跌扑到了美君那隔着黑色半透明蕾丝内裤而露出点点晶莹水珠的桃源洞口,而我那平日可以媲美李立群般的口才却只能断断续续的蹦出几个字:「我……我……是……我……」美君的职业反应让她比我还早恢复正常,只见她反手立刻关掉了电脑,丝毫不掩饰她的惊讶之意的问我:「你怎么会回办公室的?」反观我仍是略带结巴的说:「我……我回来……传……传真。」真是完全辜负我平日有如铁齿铜牙的纪晓岚作风。

此时美君的嘴角传来一丝诡异的笑意,拿下了眼罩瞪了我一眼却语带笑意的说:「好小子,你看了多久的免费表演,快给姑奶奶我从实招来,表现好的话或可从轻发落,否则必杀无赦……」我暗吸了一口气力图振作,正准备以我一贯的轻松本色从善回答以博取美人青睬之时,美君竟以我从没见过的狐媚表情再瞪了我一眼说出了一句令我全身如五雷轰顶的话:「喂,先生,你的手还要放在我那里多久阿?你把我都弄湿了……你这样让我会更想要的呢……」我才发现从我刚刚跌倒到现在,我那不争气的右手,仍然紧密的放在美君那不知令多少人为之遐想疯狂的桃源洞口之上,她那本来仅略为湿润的蕾丝内裤在我温热的手掌毫无保留的贴合压力下,晶莹的蜜汁几乎是如洪水泛滥般的满溢出来,不但流满了我的手,更顺着我的手肘逐渐的顺势滴下……我相信我的脸在当时一定是比熟透的番茄还要红,因为美君竟然椄口说:「喂,你最好不要跟我讲你喝了酒,你要是因为喝了酒而的话而无法让我满足的话,我保证会让你下半辈子无法再当个男人……」这一连串的变化让我的头几乎是因为缺氧而感到天旋地转,整个脑袋的语言细胞退化到大概比一个受精卵还多不了多少,口中只能发出无意识的呻吟,而我那享尽人间艳福的右手依然不争气,完完全全的背叛了我如钢铁般的坚强意志,仍固执的紧紧依偎在美君的身上,蜜汁的热度搭配上桃源洞口的软度,加上几丝透过蕾丝小裤所感到的耻毛在手心上的刺痒感,混合着小穴稍为湿润所感到的黏度与潮湿,那种销魂的感觉直接的刺激到我跨下的小武器,让它可以说是一直保持在全军备战的状态而挤迫到我原本伏贴的内裤和西装裤上,每一个青春期的男性朋友都知道那种压迫的痛苦加上销魂的触感几乎是无法言谕的……美君突然将原本高抬在办公桌上的脚放下来压在我的肩上,她的右手顺势拉起我的领口与领带,恶狠很的说:「你死人阿,平常不是标榜为情场悍将外加风流倜傥口若悬河,你到底是要自己脱还是老娘把你的衣服全扯烂,是男人的就乾脆一点,你在我欲火高涨时闯进来捣蛋,不找你负责我找谁负责……」天阿,这就是我们办公室里公认的冰山美人吗?此时美君的语意神情搭配上半裸的酥胸与清一色的黑色贴身衣物(抱歉,当时我的眼睛已经无法离开她那嫣红的乳头及丰满的豪乳,哪会注意到她那敞开的白色衬衫呢),哪像个平日拒男人於千里之外的冰山女王,反而更像一个高级公关女郎。

视觉的刺激配合上几乎缺氧的压力,让我一反常态的成为了一只只凭本能反应的性野兽,在她言语的刺激与挑逗下,我猛然的站了起来,美君也因为我的突然站立而使身体往后仰,我左手赢握住她原本跨在我肩上的美腿,右手拉住她原本紧握住我领口的玉手,顺势的把我的领口与领带解开,此时美君彷佛是受到刺激一般,在我放下她的脚后,如同一只敏捷的母虎从椅子上弹立了起来,她的喉中蹦出一声低沉的吼声,双手狠很的拉住了我的丝质衬衫,一阵清脆的帛裂之声回荡在我们两个人的耳边,我的衬衫就此寸寸碎裂……在心理与肉欲的极度的需求下,我的左手回抱住她那没有一丝多余脂肪的小蛮腰,右手顺势解开了她胸罩后面的小扣。猛然的一转身便将她抱起并推倒在办公桌上,一瞬间,我的眼前只见白色的办公桌上玉体横陈,凌乱却带着高度性感的乌黑秀发散於双肩并发出阵阵的发香,雪白的肌肤搭配上黑色的莱卡薄丝内衣散发出的悠悠体香,高岔的黑色长裙向后翻露至腰间露出湿润的黑色半透明内裤及若隐若现的密麻阴毛与晶莹水珠,极具视觉挑逗性的黑色吊袜带与黑色丝袜包覆着完美的双腿曲线,那双几乎会放出火光来的如丝媚眼加上她那性感丰厚的红唇所流露出来的挑逗呻吟,从视觉听觉触觉与嗅觉的任何角度上都是一幅极度引人遐想并具备高度挑逗性的图案。

我以最快的速度解开的我的裤腰带与底裤,挺出了我傲人的小武器,此时美君的左手几乎是如同演练过千万次一般的自我的阴囊轻轻的往上抚摸至我极其猛涨的雄性器官上,那种如千瓦伏特流经身体的快感与刺激,让我发狂般的将她的双脚抬起,狠狠的将她那已经湿润不堪的内裤拨到一旁,以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势全根而入。

「喔……你……你好大……好热……喔……」

当我进入美君体内的那一岔那,美君几乎是忘情的高喊了起来,原本就已极度湿润的小穴,让我能够毫无保留的长驱直入,我几乎可以感觉到我的龟头已经直触了她的花心,两人衣冠凌乱不整近乎全裸的身影映在墙壁上的更衣镜上,身处在平日严肃的办公室里做爱的罪恶感更增添了我们两个人的激情与快感,我将身体放低,双手放在办公桌上,低头亟欲饱嚐她那混合着香水与汗水的神奇馨香,腰部更是毫不保留的保持着极快的速度前后震荡……当我插着美君湿润的浪穴,前后不停的抽送时,美君媚眼如丝的抱紧我,嘴上不停的喊着:「喔……JOHNSON……喔……快……快……快干我……干我……求求你……干我……喔……好爽……不……不……不要停……喔……不要停……喔……」我从来不知道美君是这样一个淫荡的女人,在做爱时竟然可以毫不保留的追求着自己的快感,加上她那天生窄小的阴户与因为高度兴奋而不断流出的淫水,抽插的扑哧声配合上她那天生若吟若泣的叫床声,不论是在生理上或是心理上,对男人而言的确是一种至高无上的享受。

此时美君更加高亢的用一种近乎疯狂的声叫喊着:「喔……求求你……对……对……就是那里……对……不……求你……不要停……喔……不……不要……不要停。求你……干我……干我……干我……我要到了……要到了……说你爱我……说……喔……喔……说……说你爱我……求你……喔……对……说……」「我要到了……要到了……快……快……不要停……不要停……快……就是那里……再用力……用力阿……」淫荡的叫床声,疯狂的举动与近乎罪恶感的刺激,让我与美君都陷入了几乎疯狂的边缘,昔日的冰山女王的影子已荡然无存,有的只有两个疯狂追求快感的欲海男女,两个人的汗水交融在一起,高亢忘我的叫床,性感低沉的喘息声与肉体的交触碰撞声组成了一首愉悦无比的性爱交响曲。

此时一股冲动,让我低头封住了美君那正做出各种淫乐的双唇,在这种刺激下,美君的肉体突然发出了急促的抖动,我凭着经验知道美君已经达到高潮的顶点,在此时我顺势将我的舌头深入她的口中,缠卷住她的丁香小舌,一阵阵的津液顺着我的舌流入她的口内,而她那如兰的口气也随着她的不住喘息直扑我的鼻中。这时,我的下体正一步一步的准备做最后的冲刺一起迈向两人幸福的顶点。……在彼此不断的喘息声中,美君突然猛睁双眼,用她的看似柔弱的双臂将我高高推起后,连带使她的香舌远离我的口中。此时,一句最令所有男人害怕的话突然在我耳边响起:「我还要……」

        第四章两只垂死的金鱼

男人,在谈到性能力这方面的事情时很少愿意认第二的。

我虽然不敢自豪说是体能超强持久耐战,但也绝对不是咸蛋超人般的三分钟弱者,可是如今我不得不承认美君这个几乎是毫无瑕疵的人间尤物不管在各方面的表现与反应都会使人很快的会达到刺激的顶点而缴械投降,如果她又是个饥渴女王或者是欲火闷烧型的女人时,大多数的男人绝对无法顺利的满足她的需求而将使她长期处於欲求不满的状况,无法得到性满足-这或许是她下意识的轻视并疏远男人的原因,当我体认到这一个事实时,我几被欲火冲昏的脑袋突然冷静了下来,虽然我的肉棒仍不停的抽送着,但我却强忍住了一波接着一波的高潮刺激感,图谋着另一波的反攻,我今天非得让美君在我的跨下得到她此生第一次的高度满足不可……看样子要改变策略了……正当美君轻轻的舒展她那柔若无骨的身躯,准备迎接下一次的激情冲刺时,我狠一咬牙,将正在她体内抽送的的肉棒一举拔出,此时突然感受到下体一阵空虚的美君,就好像一个长久行走於沙漠中饱受口渴之苦的人,当给她第一口水喝之后,让她眼看着一大桶清洁冰凉的水却不让她喝到半滴一样,只见她又急又气的不断喘息,以近乎渴求的声音说:

「你……你做什么……你……你好坏……你干麻……你……你明知道……人家还要……你坏……坏死了……快……快插进来……别欺负我……快快……快……求你……」「别急,你身上的衣服不脱一脱,到时弄乱了你怎么外出见人,屁股抬高,让我把你的裙子跟内裤脱下来。」美君一听霎时满脸通红,虽然身体百般的不愿意也只好乖乖的抬高屁股让我为她脱下已经凌乱不堪的裙子与内裤,虽然是一个简单的动作,但是想到这里是我们平日严肃办公的办公室,这个动作所代表的淫荡感受更加的让我们两个感到销魂,不一会,黑色的高岔裙与沾满淫水的半透明内裤已脱落在地上,我突然停止双手的动作并且露出浅浅的邪恶微笑。

「你……你快点……人家都被你弄成这样子了……你……坏透了……你故意不脱我的袜带与丝袜……你……你让我感觉很淫荡……坏……坏死了……快。插进来……插进来……」焦急的呻吟搭配上不耐的扭动,让美君的下体与丰满且弹性十足的臀部完全的暴露在我的眼前,浓密的黑色花园有如被狂风暴雨侵袭过一般而凌乱不堪,她那因为充血而略为张开的神秘花园布满了近乎满溢的蜜汁,随着身体的曲线缓缓流下,她那菊花蕊就有如沐浴在清晨的朝阳一般的晶莹剔透,而洁白的桌面更遗下了摊摊水渍,一切的一切都是刚刚激情过的证明。而我面对着这一副情景,强忍着想继续插入的强烈冲动,缓缓的挺直了上半身。

美君感受到我的动作,情急之下不顾自己的仅余的矜持与尊严,咬着她那洁白的双牙用更哀求的口吻说:「你……不要……我知道你还没到……求你……人家……人家的下面很痒……很空虚……我真的很想要……好哥哥……大鸡巴哥哥……求你……继续……继续……继续干我。」彷佛是为了配合她的话,她更是努力的抬高她的双臀想迎上我逐渐远去的肉棒,如果说美君刚刚的表现是淫荡的话,那她现在几乎可以说是淫到骨子里了,连大鸡巴哥哥这种要亲密女友讲也不容易讲出的字句都可以轻易的讲出来。

我的双手在美君滑如凝脂的雪白肌肤上轻轻的滑动,从她的双肩滑向敏感的腋下,再由腋下顺着身体的曲线滑过她的腰际后拉上来直接轻触她那硬挺嫣红的乳头,一阵麻痒酥爽的快感如虫咬一般的侵袭着美君的身体,让她原本就已经被欲火冲击而迷惘的意识更加的模糊不清,为了让她更加的意乱情迷,我不断的摩搓美君敏感的双乳,但是却丝毫的不碰到她那实际上最需要碰触爱抚的桃源洞口,这种持续令人保持欲火高涨却无法获得即刻解决的爱抚方式,让美君全身一阵紧绷后产生断续的疯狂抖动,连呻吟声也几乎无法发出的只能大口的喘着气。

「求你……求你干我的小浪穴……我求你……随便干我……爱怎么干都可以……快……快……「

急促的渴求配合上性感哀怨的表情,我知道美君的欲火因为无法得到顺利的解决而一直不断的向上延烧,这正是我要塑造的结果。

我突然低下头,伸出了我的舌头舔向了美君那已潮湿不堪的嫩穴,将重点集中在最敏感的阴蒂,美君受到这突如期然的刺激,兴奋的双腿高高抬起,自动的将整个股间完全张开在我的面前。

「喔……对……舔……那里……继续……

继续。喔……好刺激……好刺激喔……再进去一点……进去一点……喔……我不行了……不要停……继续舔……舔我……「美君的双手紧抓桌延,双脚将我的头盘住深深的往内挤,口中仍不断的高呼:「你……你真能舔……喔。就是那里……继续……继续……哥哥……哥。舔我……快……快……我又要到了……对……快……「她不断的高呼也不断的揪臀部往上抬高,不断涌出的蜜液沾满了我的脸,更几乎封闭住我的呼吸。我为了不被她搞到窒息而死,只好努力的将头与舌头往下挪移,从她的阴蒂一路移下来时,紧贴的触感让她感到另一波的刺激而不断的提升双腿的压力与臀部的角度,我的鼻子被压力挤压而顺势的顶入她的穴内,让她感到一种被插入的快感……「你……你好坏……喔……你……喔……好爽……喔……好刺激喔……」几乎窒息的我,突然冒出一个念头。我会不会是第一个窒息在女人阴户内的男人,为了避免这种不名誉的情况发生,我奋力的挣脱,再顺势往下,就这样顶住了美君的菊花蕊,我调皮的轻轻一舔,却让美君产生的极度强烈的反应,美君的双腿压力突然间紧绷到了极点后全身狂乱的抖动,她的双手抱住了我的头拼命的往内挤,臀部也不停的上下震荡左右摇摆,菊洞也一张一合的让我的舌头缓缓进入。

「阿……阿……你……坏……我……到……到……到了……」一股浓热的蜜汁突然喷满了我的上额,传说中的潮吹竟然出现在我的眼前。

达到第二次顶点的美君此时只能向只垂死的金鱼一般不住的喘息与抖动。

我抓住美君的双臂,突然用力的将她原本瘫软在桌上的身体整个拉起来,在顺势将她往前放下,令她四肢着地的爬在地上,我则坐在办公椅上,她的头则刚好面对我那沾满了她淫液的肉棒前。

「你……你好坏……你……你让我变成一只小母狗了……你……坏死了……你上面那么湿……你……还要我舔……」美君突然明白我要她干什么,一阵如少女的娇羞表情出现在她的脸上,虽然如此,她高涨的欲火仍战胜了理智,略为犹豫一下便张开双唇将我的肉棒整根的吞入,开始贪婪的吸允吞吐了起来,吞吐中还不忘用那灵巧的软舌偶尔刺激我的敏感顶部并不时从鼻间发出阵阵的满足哼声。

「喔……爽……好爽……美君……你……你真会舔……你她妈的舔的真是好……太爽了。」如果我将现在的情形告诉所有办公室的同事,一定没有人会相信,原本被公认为是办公室第一美女的冰山女王,原来是一个极其淫荡的潮吹女王,竟然会像一只发情的母狗一般趴在地上留着浪水的贪婪的吸允男人的肉棒,这种感动,我想我一生中一定不会忘记。

突然间,美君将双唇收紧加快了吞吐的深度与频率,做起了超高难度的深喉咙动作,我感到每一下吞吐我的龟头都深深的顶入了她的喉头,加上她蓄意的用舌头顶住我的肉棒,那种刺激感比一般的口交还要爽上几十倍,让原本已经十分兴奋的我感到一波新的刺激顶点,我的肉棒一阵暴涨,几乎要喷了出来。

正当我咬紧牙根,想要继续硬撑之时,感受到我肉棒变化的美君突然抬起一只手,狠很的朝我的菊洞戳了下去。

受到刺激的我全身一震,爆出一阵狂吼:「阿……你……你……阿……我……受不了了……阿……你……你给我……乖乖的吞下去……」随着身体的抖动毫无保留的将大股火热浓稠的白色浓浆灌入美君的口中。这次,换我只能如同一只垂死金鱼般的只懂喘气了。

我的喷射维持了大约十几秒,我感到美君很技巧的在我每一次的喷射中加大了她口内的吸力,这几乎榨乾的我的每一滴浓浆,当我吐出最后一滴的汁液时,美君的双唇也缓缓的离开了我的肉棒,同时也留了一点点的白色浓浆在她的脸上,只见她将满口的白色浓浆在口中缓缓的翻搅了几次,用一种极其淫荡的神情将它缓缓吞入后,她又伸出那灵巧的丁香软舌在我的股间中细细的清理了起来,在此同时她还不时调皮的用舌头触及我的菊洞口,阵阵的酥麻感传来,我突然发现的那原本应该软化的武器突然间恢复了生气。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