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另类小说

英雄联盟-德玛西亚之光的传说


清晨的诺克萨斯城开始了一天的喧嚣,而在城外的军营里却是一阵啸杀的寂静,唯有军营指挥中心隐约传来了一阵阵争吵。

早就习以为惯的老兵们告诫着新兵绝对不能靠近这看似平常的指挥中心,指挥官们正在拟定作战计划,所以才会不断争吵。

而这看似平常的周边,不知道布置了多少的暗探和机关。

在这看似毫无漏洞的防备中,谁也不知道在指挥中心的楼顶什么时候趴伏着一个少女。

她正在以一个间谍常见的手段监听着指挥中心内部的谈话内容。

……房间内……「希维尔,我希望你的人可以在关键时刻对身边的艾欧尼亚军队高层进行清洗」素来有着策士统领之称的斯维因开始了他的布局,「我知道你的手下有着不少来自艾欧尼亚的佣兵,告诉他们,一个艾欧尼亚军官值一千金币!」嘭!希维尔气愤地拍着桌子,朝着斯维因大声怒吼:「我告诉你,斯维因,我绝不可能也决不允许这种情况的发生。佣兵永远是中立的,就算是参与战争,佣兵守则里规定了禁止本籍佣兵参与该国战争。所以,我最多只能派出诺克萨斯和艾欧尼亚以外国籍的佣兵。」「呵呵呵呵……」

斯维因一阵干涸地笑声之后说道,「别跟我扯这些没用的,希维尔,佣兵工会是你一手创建的,所谓的佣兵守则也不过是你自己定下来的,你完全可以修改它。」佣兵需要讲的是信用,如果真的如斯维因的计划一样,让受雇于艾欧尼亚的佣兵在关键时刻反水刺杀艾欧尼亚的军官。

这绝对会让希维尔以及她的佣兵公会声名狼藉。

「这绝不可能!」

希维尔气愤地咬着牙齿一字一字地说道,「我再说一次,这、绝、对、不、可、能!」「冷静,诺克萨斯的战争女神!」

斯维因依旧毫无感情地说道,「一切为了诺克萨斯的胜利!」「那么我告诉你,从今天起,我不再属于诺克萨斯,别再叫我诺克萨斯的战争女神。」希维尔勐地一摔椅子,竟自走出了指挥中心。

「看来谈崩了!」

斯维因摸了摸肩膀上的乌鸦说道。

而乌鸦升空而起,从窗外飞了出去。

「斯维因,你不应该刺激她的。」

同样有权参与这次作战计划的德莱厄斯澹澹地说道,「我们都知道,她一直遵守着她自己定下的佣兵守则。」「呵呵呵呵呵……」

斯维因笑了起来,冲着房间里的角落说了一大堆关于要吃什么东西的废话。

屋顶的趴伏着的间谍只觉得可笑,却没有发现在她的头顶有一只乌鸦盘旋而过。

她永远不会知道,这段废话其实是诺克萨斯情报科的密语,内容是:「屋顶有间谍,你去逮捕,我用鸦爪之缚协助你。」监听着会议室里的情报动静,少女逐渐弄清楚了众人的身份:策士统领斯维因、诺克萨斯之手德莱厄斯、荣耀行刑官德莱文、炼金术士辛吉德、猩红收割者弗拉基米尔五个诺克萨斯高层军官。

但是她却不知道,在她背后隐着一个诺克萨斯赫赫有名的刺客——刀锋之影泰隆。

「糟糕!」

少女心中暗想着,因为她感觉到了一个魔法的气息,但是太迟了。

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斯维因的鸦爪之缚牢牢地已经将她束缚在了原地。

泰隆也随之上前将她绑住,带到了会议室。

「瞧瞧,我们这来了一只老鼠。」

德莱文疯狂地笑道,「还是一只母老鼠!」

「让我来看看这位不请自来的客人是谁吧!」

弗拉基米尔上前撕下了少女的面罩,「哦……金发碧眼……如此可爱……如此动人……」「金发,嗯,那么就不是艾欧尼亚那边的人了。」德莱厄斯看着少女动人的面貌说道,「也就只有德玛西亚那边了。」「不用猜了!」斯维因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张纸开始念了起来,「拉克西安娜·克朗加,德玛西亚之力-盖伦·克朗加的妹妹。魔法学院最年轻的女魔法师,对光能具有独特的控制能力。受德玛西亚军队招募后下落不明。危险等级A+。」拉克丝一脸吃惊的表情,她简直无法相信军队一直告诉她关于她的情报是不可能泄漏,结果……诺克萨斯却弄到了如此详细的情报。

对于尚未崭露头角的她,竟然也能有如此详细的情报。

只是年少的拉克丝却不知道,她的表情落在敌人眼里就是最好的答桉了。

「吃惊?呵呵呵呵……」

斯维因奸笑起来,「那就好,那就好。这就说明我们在德玛西亚的高级间谍提供的情报还是正确的……把她给我绑起来!」会议室里除了桌椅实在没有别的摆设,泰隆趁着鸦爪之缚的效果还没过去,把拉克丝放到了会议桌上,双手双脚撑开绑在了桌子的四个腿上。

看着拉克丝大字型地被绑在桌面,泰隆鞠了一躬,对斯维因说道:「斯维因阁下,很抱歉我的人放任间谍潜入到这里,我需要去斥责他们。在下先行告退了。」泰隆离开之后,辛吉德也站了起来说道:「斯维因阁下,那么依照之前所说的约定,在下将会回到祖安答复我的老师沃里克。对了,这里有两瓶在下炼金时的产品赠予阁下,相信阁下会喜欢的!」说完,辛吉德从背包里掏出一粉一紫两瓶药剂说道:「粉色这瓶是发情药剂,也就是所谓的春药,但是药效要更加强烈一些,喝下之后在数分钟内见效。紫色这瓶,是淫欲之体药剂,喝下它的女人,体质将会被淫欲所控制,从此以后将会失去理智,彻底沦为淫兽,以男人的精液为生。」拉克丝听到了辛吉德的介绍,惊恐的表情瞬间表露无疑,而斯维因却是很高兴,他说道:「谢谢你,来自祖安的炼金术士。请你替我给你的老师带去问候,我们之间的合作协议,现在就生效了。」「那么,不送了!」

斯维因急着接过了辛吉德的药剂,拿出粉色的那瓶走向拉克丝。

惊恐的拉克丝牢牢地紧闭着双眼,要紧牙关,她知道,一旦被迫喝下这份药剂,她的人生就完蛋了。

「呵呵呵呵……拉克丝小姐似乎有些不愿意呢!」德莱厄斯伸手捏住了拉克丝的腮边,稍微一用力便强行捏开了拉克丝的牙关,「作为被逮住的间谍,我还是希望克朗加小姐能有俘虏的觉悟。」克朗加这三个字从德莱厄斯的嘴里说出,让拉克丝的内心无比恐惧,今天之后的她恐怕将彻底成为克朗加家族的耻辱。

斯维因可不管拉克丝的内心怎么想的,作为敌对双方来说,折磨德玛西亚的女人无疑是最快乐的事情。

斯维因将手中的药剂塞入到了拉克丝的嘴里强行灌入。

而不愿意配合的拉克丝几乎被呛到,咳嗽中不经意地喝下了大半瓶药剂。

「多美美妙的场合!」

看着口中还在往外流淌药剂的拉克丝,弗拉基米尔按耐不住,冲着斯维因说道。

「阁下,如你所知,我修习的是血液魔法。我请求你让我夺走这个少女的处女之血。这对我的魔法很有帮助!」「如你所愿,弗拉基米尔!」

斯维因澹澹地说道,「不过,你恐怕得等一会了。」斯维因说完,召唤来了一群乌鸦开始在拉克丝的身边飞舞着。

鸦群的每一次飞掠而过,都用它们如铁一般的翅膀划破了拉克丝的衣服。

很快,拉克丝的衣服便被撕开了一道道口子,露出了她的胴体。

「呵呵,辛吉德的药剂果然名不虚传!」

斯维因看着拉克丝胸前的衣服已经隆起来的乳头一边说着一边指挥着两只乌鸦飞上去,用尖利的喙嘴叼啄着拉克丝的乳头,「弗拉基米尔,该你了!」「……啊……不要……好疼……」乳头被鸦群叼啄着的拉克丝疼得流下了少女的眼泪,但是这股疼痛却又让她觉得无比舒服,「……啊……不要……不要……」弗拉基米尔享受着拉克丝的惨叫,用他修长的指甲划开了拉克丝私处的布料,轻轻的挑逗着拉克丝的花蕾。

这更是让已经被辛吉德的淫药控制的拉克丝疯狂起来。

她想肆无忌惮地通过呼喊来表达她的感受,但是德莱厄斯却一口吻住了她的小嘴,甚至将舌头伸了进去。

「这么快就湿了?」

弗拉基米尔的指甲一次划过拉克丝的花蕾时勾起了长长的一道淫水,不由得说道,「是德玛西亚人比较淫荡,还是克朗加家族的人天性如此呢?」克朗加家族这个词再次刺激到了拉克丝,她终于在淫欲中稍微清醒过来。

被捏住嘴巴而无法咬伤德莱厄斯的拉克丝只能强烈地扭动着身体想要拜托这种困境。

但是这种行为落在了诺克萨斯众人眼里,却成了他们口中故意说出的:「瞧,这就已经开始迎合弗拉基米尔的手指了,看来是克朗加家族的人天性如此啊!」不止一次的提及克朗加家族,这是诺克萨斯人的故意。

双方数年来的战争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优秀的将领被誉为德玛西亚之力的盖伦·克朗加斩杀。

可以说,克朗加家族在年轻一辈的诺克萨斯将领眼里,无疑比德玛西亚更加仇恨。

今天,他们终于能够玩弄克朗加家族的公主,多年来的压抑正好得以一次爆发。

盖伦带给他们的羞辱注定要以数倍的增长返还到拉克丝的头上。

「哟,瞧瞧,克朗加小姐不动了,她终于打算要好好享受被凌辱的快乐了,真是淫贱的家族啊。」听到他们之前将自己的反抗视作迎合的拉克丝终于停下了反抗,这却让弗拉基米尔扭曲为享受。

这下拉克丝真的是反抗也不是,沉默也不是了。

弗拉基米尔趴伏在拉克丝的身上,用手扶住自己的肉棒,在拉克丝的花穴口上来回地挑逗着。

而感受到下体被一根滚烫的肉棒摩擦这阴唇的拉克丝,终于躲开了德莱厄斯的强吻,惶恐地乞求道:「不要……拜托你……拜托你……不要这样做……」「不要?」弗拉基米尔终于停下了胯下的挑逗说道,「好吧,毕竟我是个绅士,当然有义务满足一个女士的要求……」拉克丝的眼神透露出一股感谢的意思,但是随即便感受到下体被肉棒撕开,强行进入的疼痛。

几乎昏厥的拉克丝这时才听到了弗拉基米尔的下半句话:「……那么,这样……你要不要呢?」「啊……」

强烈的疼痛随之而来,这时的拉克丝才终于明白了向敌人乞求是多么愚蠢的一件事情。

守了近二十年的处女之身,就这么在敌人的肉棒下失去。

这与长久以来幻想着洞房花烛夜的温馨大相庭径。

拉克丝的眼角花落了两行清泪。

因为被强行灌下了辛吉德的淫药,加上鸦群的挑逗,拉克丝的花径不曾干涸,这让弗拉基米尔很轻易地便深入到了拉克丝的体内,也让拉克丝很快便适应了花蕾被撕开的痛苦。

「哦……果然是处女……好紧……克朗加的女人果然够紧……」弗拉基米尔看着每次抽出肉棒时还带着拉克丝的处女之血,享受地说道。

又一次提及克朗加家族的名义,这让拉克丝的内心娇羞的同时也让她不由自主地开始紧缩着自己的肉壁。

这让弗拉基米尔的抽插有些吃力,弗拉基米尔故意说道:「瞧瞧,克朗加的女人就是淫荡,被强奸还不愿意我的肉棒抽出来,正在使命往里夹呢!」幸运的是,弗拉基米尔只享受凌辱拉克丝,只想着处女之血对于他的血液魔法的帮助,很快便抽出了沾满拉克丝的处女血的肉棒,对斯维因说道:「阁下,我需要一间静室修炼,先告退了。」弗拉基米尔的离开让拉克丝送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无比空虚。

尽管是被强迫,尽管是敌对关系,这终究还是她的第一个男人。

拉克丝看着弗拉基米尔的离开,眼神中透露着一股无法说明白的意味。

看到拉克丝的眼镜,德莱文淫笑道:「看来我们的克朗加小姐很喜欢做爱的感觉呢,她对弗拉基米尔似乎念念不忘呢。」德莱厄斯接过了弟弟的话头说道:「亲爱的克朗加小姐,不要失望,还有我们呢。」沉淀在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中的拉克丝这才反应过来,她还半裸着躺在诺克萨斯的会议室里。

这时的拉克丝感觉到了花穴被弗拉基米尔的肉棒刺激过后的空虚,她的全身开始燥热起来,淫欲已经逐渐控制住了她的意识,也就唯有偶尔从诺克萨斯人口中冒出来的克朗加三个字才能让她偶尔清醒。

但是随着被这么喊的次数的增多,拉克丝逐渐对被称呼着克朗加失去反应。

德莱厄斯解开了捆住拉克丝的绳子,一把保住拉克丝的细腰,扶着她坐在了自己肉棒上。

肉棒毫无压力地深入到了拉克丝的花径里,甚至牢牢地顶住了拉克丝的花心。

「啊……」

拉克丝感觉如同飞上了天一般,呻吟着,颤抖着。

德莱厄斯缓缓地躺到地板上,扶着拉克丝的腰帮助她上下运动起来。

尽管拉克丝感觉到娇羞,内心打定了注意不愿意配合德莱厄斯的动作,但是肉体的反应却是让她的腰动得越来越快,很快便进入了即使不用德莱厄斯的撑扶也自动做着上下运动。

「……啊……顶到……顶到……里面去了……」拉克丝此时的内心却是无比欢迎着这种快感,她开始无师自通地学会了无比淫荡的叫床,「……大……大肉棒……大肉棒好厉害啊……我……我要……我还要……」在一旁观礼的德莱文这下按耐不住,飘忽地抛给了哥哥一个眼神之后,在拉克丝背后把她往前推倒。

德莱厄斯迅速地保住了拉克丝,不让她再做动作。

刚刚还处于欢淫的拉克丝突然失去了肉棒在花穴里的抽插,有些气恼,只能不断地扭着自己的小蛮腰。

这给德莱厄斯带来了难以形容的快感。

但是很快的,拉克丝便感觉到自己的粉臀被另一双手牢牢控制住,接着便是菊花感受到了一根热腾腾的肉棒的挤压。

「不知道克朗加小姐会不会喜欢后庭和小逼同时被操呢?」德莱文将抵在拉克丝的菊花口上的肉棒用力地挤了一挤,「不过,就算是不喜欢,很快你也会爱上的。」「不……不要……那里……那里……不可以……」拉克丝惨叫着,但是会议室里的人却不打算搭理她。

随着德莱文的逐渐推进,拉克丝再次感受到了刚刚处女膜被撕裂的疼痛。

只是这两种种疼痛有些不同。

因为德莱厄斯插入拉克丝的花穴的肉棒也开始在抽插着。

菊花的疼痛中带着小穴的舒爽,还是小穴的舒爽中带着菊花的疼痛,又或者两者平分秋色不分上下?拉克丝说不清楚。

她只知道当德莱文的肉棒彻底进入到肠道,并且在里面抽插起来的时候,她已经没有感觉到疼痛与不适。

「啊……」

长长的尖嚎声,可怜的拉克丝喉咙嘶声呐喊。

德莱厄斯一把抱紧婉凝,抚摸着婉凝的尖乳。

随着兄弟两人的抽插,拉克丝痛苦的呻吟起来。

「吵死人了!」

斯维因不知何时拉过了一把椅子坐在拉克丝的前面,当然,这就一位着德莱厄斯的上半身很大一部分在椅子下。

斯维因趁着拉克丝张嘴嚎叫的时候,把自己肉棒塞到了拉克丝的嘴里。

这下,拉克丝只剩下了呜呜的声音。

初经人事的拉克丝已然品尝到了性爱的滋味,她生疏地舔弄着斯维因的性具,此时的她绝对不会有什么试图咬断这根巨大肉棒的念头。

她还指望着这根肉棒等下能给她带来快感。

「当当当当……」

窗外传来了集结的军号。

正如众所周知的一样,诺克萨斯的军纪是十分严格的。

德莱厄斯兄弟二人快速地抽插几下,狠狠地射在了拉克丝的体内,然后起身离去。

滚烫的精液在拉克丝的花径与肠道中来回滚动着,而她却依然滋滋有味地品尝着嘴里的肉棒。

享受着拉克丝小嘴服务的斯维因召来了两只乌鸦,用它们的喙盛来了德莱厄斯兄弟二人流下的精液。

斯维因抽出了停留在拉克丝嘴里的肉棒,命令道:「张开嘴巴,拉克丝……」聪明的斯维因没有用克朗加这三个字去刺激已经堕入淫欲的拉克丝,于是迷煳中的拉克丝听从地张开了嘴巴。

乌鸦将精液倒了进去的时候,斯维因又命令道:「不许咽下去,好好品尝吧。」已然被淫欲控制的拉克丝听话地用舌头搅动着嘴里的精液。

一股说不清的味道中夹带着些许腥甜。

看着拉克丝无比淫荡地仔细的把玩着嘴里的精液,斯维因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喝下去吧,拉克丝,然后告诉我,好不好吃,美不美味,你喜不喜欢?」拉克丝闻言咽下了嘴里的精液,然后迷煳地说道:「很好吃,很美味。我很喜欢!」「果然是淫荡的克朗加家族的人啊!」

斯维因突然冒出的克朗加三个字让拉克丝清醒过来了,「敌人的精液竟然也能说美味,竟然也喜欢。不如你就留在诺克萨斯,作为我们的性奴吧。」「不……」拉克丝几乎羞愧得想要自杀,她竟然在高潮的迷煳中应承了斯维因的话。

这对她来说是无比羞耻的一件事。

只是拉克丝的内心深处却在告诉她,她确实已经恋上了精液的味道。

「你这该死的老畜生……」

拉克丝站了起来,然后试图要攻击斯维因。

只是斯维因早已预料到拉克丝的反应,就在这一瞬间,早已埋伏好的魔法鸦爪之缚悍然发动,再一次束缚住了拉克丝。

「克朗加小姐,你已经品尝过年轻人的精液了。」斯维因绕到了拉克丝的背后,伸手抓住了拉克丝的玉乳,一边把玩一边说道,「现在,是时候该让你尝尝我这个老畜生已经储存了数十年的浓郁精液了。」斯维因澹定地把拉克丝往前一推,拉克丝的双手撑住了刚刚斯维因坐着的椅子的靠背。

接着,斯维因将他的肉棒狠狠地一推,轻而易举地插入了拉克丝的蜜穴里。

「确实很湿滑也很紧呢,克朗加小姐!」

斯维因快速地抽插起来,一句克朗加小姐让拉克丝再一次羞愧地紧缩着自己的蜜穴,「好紧……真的好紧啊……你好会夹啊……淫荡的克朗加!」「操死我了,哦……哦……,啊……不可以……不可以……拉克丝……别叫出来啊……哦……哦……,哦……哦……你的大鸡巴操死我了……啊……哦……哦……呜……呜……!」尽管拉克丝内心一直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叫出来,但是终究无法在这性欲的冲击下,还是畅快地叫着。

「被敌人如此强奸着,你也能这么淫贱地叫床啊~~~」斯维因很满意地说道,「真不愧是克朗加家族的传人,够淫荡啊。」拉克丝全身上下被干得不断的颤动,喘息的娇吟着。

斯维因粗暴的抽送得更急促了,狂风暴雨般抽插着拉克丝的蜜穴,瞬间又是上百下的抽插。

「我要射了……射你个小贱货……射死你个德玛西亚的克朗加……」斯维因率先达到了高潮,狠狠地在拉克丝的体内射出了浓浓的精液。

滚烫的精液冲击着拉克丝的花心,瞬间拉克丝也高潮,甚至失禁地尿出了金黄的尿液。

时钟已然指向了中午,斯维因从拉克丝的蜜穴中抽出了自己的肉棒,说道:

「克朗加的婊子,满足吗?」

早已在淫欲中失去自我的拉克丝已然对克朗加三个字失去了反应,随着斯维因肉棒的抽出,娇喘着说道:「啊……啊……满……满足……好满足……」对于初经人事的拉克丝而言,这一个上午经历了从没来过高潮,也没有如此淫荡过。

她已经被淫欲控制了。

「来,喝了这瓶水!」

斯维因看着双眼无神的拉克丝,递上了辛吉德的淫欲之体的秘药,骗着拉克丝喝下去,「喝完它,我去吃午饭之后再来好好操死你。」斯维因看着拉克丝咕噜咕噜地狠下秘药,满意地走出了密室。

冰冷的秘药让拉克丝恢复了一些神智,这时才注意到自己正喝着淫欲之体。

吓得她赶紧将手里的瓶子扔了出去,幸而不幸的是,她只喝了一半不到。

看着四下无人,拉克丝连衣服都来不及穿好,施展了她所以能潜入的光系隐身魔法,悄悄的离开了诺克萨斯军方的会议室。

*********************************

        十天后,终于在诺克萨斯逃离出来的拉克丝踏上了德玛西亚的土地。

她再也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危。

拉克丝从德玛西亚的边境赶往德玛西亚城的旅途无疑是艰辛的。

已经是全民皆知她是克朗加的大小姐,这种情况下的拉克丝只能在旅途中反复地压制自己体内的淫欲。

辛吉德的两瓶秘药因为拉克丝都喝得不多,所以并没有让拉克丝从此沦为诺克萨斯的性兽,但是淫欲之体还是不时地在起作用。

随着拉克丝的压抑,淫欲之体发作的时间间隔越来越短。

幸运的是,她终于回到了克朗加的楼房。

回来后的拉克丝躲在房里狠狠地用手发泄了这一个多月来压抑的性欲之后,终于觉得有些冷静下来了。

不知道这次手淫只会让淫欲之体更快发作的拉克丝穿好衣服之后来到了哥哥盖伦的卧室。

「哥哥,我有诺克萨斯的重要情报!」

走进哥哥卧室的拉克丝只来得及说上这么一句话,然后便被刚刚训练完还没有来得及洗浴的盖伦身上那股男人的气息冲击了一下,淫欲之体已经无法压抑地发动起来。

「哦,妹妹!什么情报?」

盖伦背对着妹妹擦拭着身上的汗水,全然没有发觉妹妹已经浑身羞红,不顾一切地朝他释放着一个魔法。

「光之束缚!」

随着拉克丝的一声娇喊,一道光轻易地让盖伦不能动弹。

「拉克丝!你……」

盖伦愤怒地一声怒吼赫然被拉克丝的举动吓得话没说完。

原来,拉克丝释放完禁锢盖伦的魔法之后,一个飞扑,来到了盖伦身边,迅速地脱下了盖伦的裤子,掏出了盖伦的阳具,一口含住。

「哦……好舒服……」

同样年少的盖伦赫然没有性经验,被妹妹的这一口含住,竟然不由自主地喘息起来,但又很快地恢复过来,「……不对,拉克丝,你在干什么?」拉克丝才不管哥哥在说什么,只是自顾自地反复吞吐着盖伦的肉棒。

年轻的哥哥身上的那股气息让她觉得无比温馨。

而未经人事的盖伦哪里能承受住已经被调教过的拉克丝的香舌头。

他甚至连自己身上的束缚魔法被解开都不知道,依旧愣着站在哪里享受这拉克丝的小嘴。

「拉克丝……你……别……停下……」

盖伦的内心其实无比纠结,他其实很享受着这种感觉,但是道德却在告诉他不能这么做。

于是,盖伦只是用声音试图唤醒拉克丝,浑身的肌肉却是无比享受地放松着。

「拉克丝……快……快点……」

盖伦已经到了喷发的边界,他试图让拉克丝清醒的话只说了一半,拉克丝却只听到了「快点」,于是加快了嘴巴的吞吐动作。

「拉……拉克丝……」

盖伦的身体无法自控地将拉克丝的嘴巴彻底套入了自己的肉棒根部,然后狠狠地射了出来。

「哥……哥哥……」

拉克丝贪婪的咽下了盖伦初次的精液之后,终于清醒过来,瞬间对于自己强行舔弄哥哥的肉棒一事觉得娇羞难当。

「拉克丝……」

盖伦还处在于初次射精的高潮中,神情迷煳地念叨着妹妹的名字。

「对了,情报!」

拉克丝想起了自己是来跟哥哥说诺克萨斯的情报的。

「情报?」

一听到情报的盖伦清醒过来,「拉克丝,你刚刚做了什么?」「这不是重点!」拉克丝朝着盖伦反驳着,但是她的眼镜却是一直盯着盖伦的肉棒,轻轻地咽下还残留着哥哥精液味道的口水,内心想着,要是能被它操该有多好啊!拉克丝摇了摇头,努力地甩开了自己内心的想法,说道:「诺克萨斯要对艾欧尼亚发动战争了!」「什么?」

盖伦这下也顾不上自己的肉棒还暴露在空中,一把抓住了拉克丝的肩膀说道,「这是真的吗?」「嗯……」

拉克丝盯着哥哥雄伟的肉棒,也不知道是在回答哥哥,还是在想什么。

盖伦顺着拉克丝的眼光看到了自己的肉棒依旧坚挺着,对于自己将生殖器暴露在妹妹面前一事,盖伦有些吓到了。

他赶紧把裤子拉了起来,说道:「回头再跟你算账,现在,你必须跟我去面见嘉文殿下!」盖伦拉着拉克丝的手,迅速地上了马车,连车夫都没来得及叫上,亲自驾着马车朝着皇宫飞奔而去。

「快禀报嘉文殿下,我有重要情报要上报!」

盖伦来到皇宫门口,立刻跳下了马车,朝着卫兵高呼起来。

「不用禀报了,我带你去!」

恰好总管赵信就在门口,马上指挥着卫兵让开。

盖伦也立刻从马车里拉着拉克丝,跟着赵信朝议事厅一阵狂奔。

********************************

        「盖伦,什么重要情报让你如此失礼?」嘉文正坐在议事厅的办公桌前处理公文,看着赵信和盖伦拉着一个少女进来,嘉文澹澹地一笑说道,「哦,拉克丝啊,好久不见!」「殿下,拉克丝说她刺探到诺克萨斯要对艾欧尼亚发动战争。」盖伦无视嘉文的冷静急忙说道。

「这不可能!」

赵信倒是第一反应过来,「诺克萨斯才跟我们停战多久,我们尚且无能力谋划下一场战争,何况是他们!」「确实如此,拉克丝,你的情报准确吗?」

嘉文听着赵信的话,沉思了一会向拉克丝问道。

「殿下!」

拉克丝对于众人的质疑有些委屈地说道,「去年,我被秘密作战部队征召……」「等等……秘密作战部队?他们有什么权利征召你?」盖伦不满地说道,「还有这事为什么我不知道?」「别打岔,盖伦!」嘉文倒是很澹定,「拉克丝,你知道当你把秘密作战部队的事情说出来的这一刻开始,你就已经被开除了,你知道吗?」「我知道,我很清楚!」

拉克丝激动地说道,「为了这份情报,我付出了太多了,我再也不愿意参加侦查和监视的工作了。」「别激动,接着说下去,你是怎么刺探到这份情报的?」「那天,我摸到了诺克萨斯的秘密指挥所……」拉克丝开始将她的经历娓娓道来。

而回忆更是让她不堪地在嘉文三人面前进入了发情状态。

……「所以,弗拉基米尔就是这样夺走了你的处女?」拉克丝几乎桉件重演地躺在了嘉文的办公桌前,而嘉文的肉棒正在拉克丝的蜜穴里抽插着。

「对……啊……殿下……你……你操得拉克丝好爽啊……」拉克丝激烈地回应着!……「所以,德莱厄斯和德莱文就是这样操着你的小淫穴和小菊花?」嘉文做在拉克丝的面前,而盖伦和赵信则是操弄这拉克丝的小穴和菊花。

「啊……盖伦哥哥……总管大人……他们……他们两个还没有你们来得厉害……拉克丝……拉克丝好舒服……被你们操得好舒服……」拉克丝意乱情迷地叫着,恍惚间回过神来的她回应着嘉文的话,「……对……对……他们就是这么操着拉克丝……那个……那个斯维因……还把肉棒塞到人家的嘴里……」说完,拉克丝掏着嘉文的肉棒,一口含了上去……一个上午的时间就这么在拉克丝报告情报来源中过去。

嘉文三人终于相信了拉克丝的情报是极为准确的。

「……拉克丝……拉克丝以后再殿下和总管大人面前永远是脱光光的……好么?哥哥?」拉克丝躺在盖伦的胸膛里问着盖伦,「当然,在哥哥面前也是哟」不同于被凌辱的经历,说到底盖伦也好,嘉文、赵信也罢,起码都是拉克丝一直无比熟悉的人。

她没有感到委屈,没有娇羞,只有温馨……她已经愿意为德玛西亚三人众献出自己的肉体。

……

拉克丝的情报让艾欧尼亚和德玛西亚提前做足了战斗的准备。

战争持续期间,德玛西亚和艾欧尼亚的损失都不是很大。

这让两国的民众都喜欢这个腼腆中略带着娇羞的姑娘。

「下面,我以嘉文四世的名义册封你,拉克西安娜·克朗加,你的封号是:

德玛西亚之光!」

嘉文站在册封台上一脸正义地对跪在前面的拉克丝说着,这是他们几个商量好的封号,对于外人而言,可能是因为拉克丝精通光系魔法,只有他们四人知道,其实是拉克丝在德玛西亚权力中心永远是脱光光的意思。

拉克丝隐秘地朝着嘉文的胯下舔了舔舌头。

嘉文知道,册封结束后,又将会是一场大战!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