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另类小说

英雄联盟女英雄传-无双剑姬的决斗


罗伦特家族数世纪以来都是决斗的佼佼者,身为罗伦特家族最年轻的成员之一,菲奥娜认为自己天生注定要成为最强的代表。在父亲的光辉传说笼罩下,菲奥娜从能举得动武器的那天就开始了剑术的训练,并迅速展现出远超同辈的才能。

菲奥娜的同侪们发觉她的自信慢慢演变成自傲,但她却不听不见其它人的忠告,反而更努力地使自己成为合理的继位者。然而,她的信仰或许错了方向。菲奥娜的父亲在一场决斗前夕,被抓到向对手的饮水中下慢性麻痹的毒药。他的行为一举摧毁了家族的名誉,而菲奥娜的荣誉也在众人的质问中崩解。她发狂似地想挽回她的名声,因此她向亲生父亲要求决斗。虽然他过去有着傲人的力量与风范,但如今的他已经忘了身为真正决斗者该有的素养。她击倒了父亲,并用剑顶着他的胸膛,要求掌控罗伦特家族的权力。他投降了,但菲奥娜了解世人们的怀疑,只会如阴影般继续侵蚀着她的荣耀。为了抓住自己的命运,她发誓要超越父亲那虚伪的传说,成为德玛西亚最强的决斗者,不——是瓦罗然最强的决斗者!

「我来此地寻找挑战,但这群弱者能提供我想要的吗?」—菲奥娜——官方背景故事,重做后。

【英雄联盟女英雄传-德玛西亚篇-无双剑姬的决斗】

如果你问随便哪一个德玛西亚人:「你们德玛西亚谁的名声最大?」那么你永远也得不到你内心想要的答案,因为所有的德玛西亚人都会一同口径地告诉你:

「德玛西亚名声最大的,当然是可以与诺克萨斯的杜·克卡奥力拼的劳伦特大公了。」谁也记不清楚劳伦特一家在德玛西亚的历史了,他们似乎是一夜之间突兀地冒了出来。但是,如果有去德玛西亚史学馆翻阅资料的话,劳伦特一族至少可以追溯到嘉文一世的时期。在这个时候的劳伦特,其实早就已经是一个令人畏惧的存在,在光盾家族还没有正式崛起之前,他们早就在德玛西亚牢牢地扎根。

劳伦特一家之所以能够一直在德玛西亚乃至整个瓦罗兰大陆扎根闻名,并不是因为他们远久的过往。而是因为他们每一代人,都是决斗狂人。现今的劳伦特大公更是在德玛西亚有着二十年决斗不败的传奇经历。这也就让他有着无比庞大的粉丝群体。

而劳伦特大公的粉丝群体中,最有名气的当数他的独生女——菲欧娜·劳伦特。当然,谁也不知道她是自己父亲的最狂热的粉丝。

从小接受来自父亲最严格的训练,菲欧娜已然在德玛西亚年轻贵族中闯下了不弱于父亲的名声——无双剑姬。而随着她的长大,高傲的菲欧娜甚至放下了她的择偶条件:在决斗中击败我,证明你自己!

劳伦特大公头痛了,因为在德玛西亚年轻一代的贵族里,能打败菲欧娜的人本来就屈指可数,而这些人如果是站在决斗场上,他们其实根本不可能有打败菲欧娜的可能。比如说被劳伦特大公看好的盖伦·克朗加!

于是,劳伦特大公想了个歪主意,他将跟自己看好的一个年轻人决斗,然后在决斗中故意失手打伤对方。接着安排女儿去服侍对方,让后在女儿的饮品里混入强烈的春药。当生米煮成熟饭,一切就那么自然而然地水到渠成!

劳伦特大公的这个荒唐的决定,几乎让整个劳伦特家族身败名裂。那一夜,劳伦特大公的下药被人撞破。人们根本不管酒水里下的是什么药,最终是谁喝下,他们只揪着劳伦特大公在决斗中下药这一点不放。老劳伦特开始惊慌失措了。

他不可能告诉人们他想要嫁女儿才下的春药,而不是他们口里所谓的慢性麻痹毒药。就算他能告诉人们,人们会相信吗?

「父亲,你的行径已经让劳伦特的祖先蒙羞!」菲欧娜把剑抵在了老劳伦特的脖子上说道,「拔出你的剑,决斗吧,用你的鲜血来洗刷劳伦特的耻辱。」「我……」劳伦特大公欲言又止,随后无奈地答应了女儿决斗的要求,「好吧,决斗吧!」决斗的过程其实并不精彩,毕竟说到底,劳伦特大公此时的心境有些动摇,他甚至连拿手的劳伦特心眼刀都没有用出来。毫无疑问,他败了,败给了自己的女儿。

「请你交出劳伦特一族的配印。父亲!」菲欧娜的剑尖抵在了父亲的胸膛说道,「你已经不配掌控家族了。」接过了残留着父亲体温的配印,菲欧娜激动得向在座的人宣告:「今天起,劳伦特一族由我菲欧娜·劳伦特继承,关于我父亲的事情,我会调查清楚后通告各位……来人,把他给我押下去!」菲欧娜的心其实在滴血,她从未想过自己崇拜已久的父亲会在决斗中下毒。

她也不相信自己的父亲会这么做!从决斗到接过家族的大权,这一切不过是权宜之计罢了!

深夜,菲欧娜带着父亲下药的酒水来到了关押父亲的密室。

「父亲,请你告诉我,为什么要下药?」菲欧娜质问着自己的父亲,「我知道一切并不是这样的。最起码,决斗中,你连心眼刀都没用过,更别说你的拿手绝技,无双决斗。」劳伦特大公沉默着,他不可能向女儿说出自己那羞耻的计划,所以他只能沉默。而这种沉默更是让菲欧娜觉得气愤。

「不说,你竟敢不说?」菲欧娜气愤地拎起酒水往父亲地嘴里灌着,她不知道所谓的慢性麻痹毒药其实是春药,「今天,我们父女俩就一起死在你这该死的毒药里,让劳伦特一族的荣耀从此飞灰湮灭」菲欧娜灌着父亲喝下了半瓶酒后,喝下了剩下的酒。已然失去理智的她决意要与父亲共赴黄泉,因为她的内心深处有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在今夜被自己的父亲亲手撕碎:其实,我真正爱着的人是你啊,唯一能在决斗场上击败我的人也只有你啊,我的父亲!

「呜!好热!」喝下了混着强烈春药的菲欧娜很快便感到浑身燥热,「这就是你的毒药吗?父亲!」「不……不要……」老劳伦特仗着功力身后,强行地压抑着自己内心的蠢蠢欲动。只是他的下体却早已雄伟地勃起着。

感到浑身燥热难耐的菲欧娜开始脱掉自己的外衣,就在自己心仪着的父亲面前脱下了自己的外衣,露出了自己粉嫩的肉体。感受着父亲身上散发出来的强烈的男性气息,菲欧娜迷失了自己,她深深地抱着自己的父亲,玉乳在他的胸前来回磨蹭着,玉手更是悄悄地握住了父亲的阳具。

「好大!好烫!」这是菲欧娜握住父亲肉棒时的第一感觉。

鳏居已久的劳伦特大公再也无法压抑自己的性欲,他张开了嘴巴,狠狠地亲吻着女儿。两人的舌头在口腔中来回交战!而老劳伦特更是一手搂住女儿的腰,一手在女儿的玉乳上来回揉着。

「嗯!」菲欧娜用鼻音轻轻地哼着,然后用舌头在父亲的口腔里面舔舐着。

她的双手撕开了父亲的衣裳,抚摸着父亲粗糙地后背,紧紧地将父亲搂住。

终于,劳伦特大公的嘴巴离开了菲欧娜的樱桃小口,逐渐的开始从脸蛋舔向粉颈,最终来到了菲欧娜的胸口,开始挑逗着她的两颗樱桃。

「啊……」随着菲欧娜的一声娇呼,双手插入了父亲的头发里,将父亲的头紧紧地抱在了胸前。随着老劳伦特的每一次挑逗,菲欧娜开始发出阵阵愉悦的声音。

「……嗯……啊……」劳伦特在女儿的娇呼中逐渐地将舌头往下挪移,舌尖滑过了女儿的肚脐,来到了菲欧娜的蜜穴口。蜜穴早已泛滥,潺潺地留着淫水。

父亲的舌头滑过阴唇,自下而上地舔着自己流出来的淫水时,菲欧娜几乎疯狂,她插在父亲头发里的手更是使命地将父亲的头压在了自己的蜜穴上。

「啊……好爽……好……好……好会舔啊……」菲欧娜情迷地娇呼着,「……对……就……就是……就是那里……啊……好……哼哼……好舒服啊……父亲……你……你好会舔啊……」菲欧娜的一声父亲唤醒了劳伦特大公些许意志,他试图挣脱开女儿的双手,这却让菲欧娜更觉舒爽。当劳伦特的胡子刮到了女儿的阴蒂时,菲欧娜终于按耐不住,颤抖着双腿娇呼起来:「……啊……爽死了……菲……菲欧娜……要爽……要爽死了……」菲欧娜!除了劳伦特大公之外,没有人知道这个名字其实也是他早已亡故的妻子的名字。情迷的劳伦特大公恍惚间错把女儿当做了妻子,再也不挣扎,反而开始用舌头一下一下地舔弄着女儿的阴蒂!

「啊……不行……不行……那里……啊……好爽……」阴蒂的刺激又岂是未经人事的菲欧娜能承受的了,瞬间她便被父亲刺激到了高潮。淫水如同喷泉般地射出,而劳伦特大公却很及时地堵住了泉眼,咕噜咕噜地喝下了女儿的淫水。

高潮过后的菲欧娜得益于强健的体魄,依然能够站着,但也只能勉强地站着。

而劳伦特大公的手,一直捏着女儿的乳尖,一只手滑倒了女儿的胯下,配合着舌头玩弄着女儿的阴户。手指在早已湿润的阴缝间来回地滑动,迟迟不肯进入,而嘴唇却是叼着女儿的阴蒂,轻轻的拉动着。

菲欧娜哆嗦着张开了双腿迎合着父亲的手指,不堪的她开始渐渐地蹲了下去,试图寻找着更多的快感。

当菲欧娜蹲坐在地板上的时候,劳伦特大公的手和嘴巴早已离开了女儿的娇躯,他站在了女儿的面前,脱掉了自己仅存的最后的裤子,在女儿面前露出了雄伟的肉棒。

闻着充满了男性气息的肉棒,菲欧娜张开了小嘴含了上去。

劳伦特大公只感到龟头进入了一个无比温暖的肉洞里,洞里还有一根调皮的舌头在绕着龟头打圈圈。时而舔抵着马眼,时而舔抵着冠沟。

「哦……菲欧娜……」劳伦特大公舒服地呻吟着,叫唤着女儿。也许只有他才知道叫唤的是女儿的名字还是妻子的名字。

菲欧娜开始吞吐父亲的肉棒,她一边吞吐着一边用眼睛向上瞄视着,一只手在自己胯下的阴缝里口弄着,另一只手握着父亲的肉棒随着嘴巴的规律套弄着。

「啧……啧……」跟女儿眼神对视着的劳伦特大公听着女儿舔抵着自己肉棒时发出来的声音,再也忍受不住,双手牢牢地插入到菲欧娜的秀发里,胯下猛地一挺,彻底地深入到了女儿的喉咙。

菲欧娜觉得难受,但是她还是忍住了,尽管情欲早已控制了她的身体,但是她依旧知道自己舔抵着的是谁的肉棒。那毕竟是自己心中觉得伟大且深爱着的父亲。

菲欧娜并不觉得父亲的肉棒在喉咙深处的时候有觉得恶心,只是想吐的感觉让喉咙一阵阵蠕动,随后,她便感到嘴唇附近父亲的肉棒根部一阵阵不规律地抖动着,她知道,这是闺蜜们所说的男人要射精的前奏。

知道父亲要射精的菲欧娜努力地张开嘴巴,做好了迎接父亲射精的准备。而劳伦特大公也在菲欧娜的喉咙深处感觉到了咽喉的蠕动正在刺激着自己的龟头,时紧时松,终于忍耐不住,在一声低吼中射出了自己浓郁的精液。

「咕噜咕噜……」菲欧娜回报着父亲刚刚喝下自己淫水的恩惠,使命地往肚子里咽下精液。也许是父亲鳏居多年,精液不仅仅浓郁,还很多,随着父亲肉棒的拔出,菲欧娜的小嘴里盛满了父亲的精液,嘴角还滑落了一丝丝。

「父亲……」喝下精液的菲欧娜看着依旧坚挺着肉棒的父亲,内心一阵期盼和悸动,她的肉体早已焚烧起来,期盼着肉棒的进入。

看着女儿还在咽下自己精液的淫靡场景,射精过后的劳伦特大公已经被情欲掩盖了自己最后的理智。他抱起还在扣弄自己淫穴的菲欧娜,将自己的肉棒抵在了女儿的蜜穴口上。

「父亲……我要……要了……要了女儿吧……」被抱起来的菲欧娜双脚在父亲背后交叉,双手也搭在父亲的肩膀上,向父亲发出了淫欲的邀请。

「菲欧娜……」劳伦特大公亲昵地叫唤着女儿的名字,「……乖女儿……你准备好了吗?」菲欧娜用自己下体使命的挤压父亲的肉棒作为回答。龟头已然撑开了她的蜜穴,逐渐地滑了进去。

劳伦特大公这下再也按耐不住,猛地一挺腰,肉棒整根没入了菲欧娜的蜜穴里去。

早已在严格的训练中失去了处女膜的蜜穴毫无压力地接受了父亲的肉棒,菲欧娜没有觉得疼痛,反而却是一整充实。

「爸……爸爸……」菲欧娜在父亲的耳边低吟着说道,「……操我……操死……操死我这个淫荡的女儿……」劳伦特大公这下哪里按奈得住,开始挺着腰不断的在菲欧娜的蜜穴中抽插起来。

「啊……爸爸……爸爸……你好厉害……好爽……好爽……爽死女儿了……」菲欧娜的手抱着父亲的脖子,身体向后仰着。浮在空中被父亲抱着,操着,这对于初经人事的她来说无疑是美好的。

劳伦特大公就这么抱着女儿,操着女儿,伸长了脖子舔弄着女儿的乳尖。

「啊……爸爸……好爽……别……别舔……」菲欧娜激烈地回复着父亲的宠爱,娇吟着说道,「女儿……女儿……女儿没有……没有奶水啦……啊……操死我……啊……顶到了……顶到了……」劳伦特大公抱着女儿,一边操着一边走向桌子边。父亲的肉棒在菲欧娜的小穴里随着走动不断地无规则地抽插着,时深时浅,时种时轻,这几乎让菲欧娜疯狂起来。终于,她感到了嫩嫩的屁股一凉,几近疯狂的菲欧娜被父亲抱着放到了桌子上。

劳伦特大公将女儿的双腿压到了玉乳上,他趴伏在女儿身上狠狠地抽插着。

菲欧娜听着父亲口中传出来的强烈的喘息声,闻着父亲身上的味道,不断的娇喘着叫道:「……啊……爸……爸爸……爽……爽死……啊……嗯嗯……」劳伦特大公趁着女儿娇叫着地时候再次吻住了女儿的小口。他的舌头不断的深入着舔抵着菲欧娜的上颚。菲欧娜双眼迷离地迎合着父亲的狼吻,舌头不断地与父亲的舌头交接、缠斗。

良久,劳伦特大公终于离开了菲欧娜的小嘴,一边用力抽插一边大声说道:

「……操……操死你……操死你……菲欧娜……我操死你……」「……啊……啊……」每一次劳伦特大公的肉棒触碰花心,菲欧娜都不由自主地叫着,「爸……爸爸……操……操死我……操死……操死……你淫荡的……女儿……」劳伦特大公停下了抽插,他甚至抽出了肉棒。还处在性欲中的菲欧娜有些欲求不满,她娇滴滴的朝父亲发出不满的淫词艳语:「爸爸……我……我还要……还要……快……快来……快来操死我嘛……」劳伦特大公扶着女儿的腰让她转了个身子,终于,菲欧娜的玉足再次站到了地板上。她双手扶住桌面撑起了自己的身子,而劳伦特大公却站在女儿的身后扶着肉棒玩弄着女儿的阴户。

「爸爸……快来嘛……菲欧娜……菲欧娜要你的肉棒……操我……操我的小穴……我的骚逼……来嘛……啊……」菲欧娜向父亲发出了欢爱的信号,而劳伦特大公趁着女儿一个不注意,肉棒狠狠地插了进去,「……啊……对……啊……爸爸……我……我爱你……操我……操死我……操死你骚骚的女儿……」劳伦特大公抽插着、享受着。他甚至用手在女儿的粉嫩的菊花上抚弄起来。

早已让淫水打湿的菊花一张一合地,看似在迎合父亲的手指。劳伦特大公竟然鬼使神差般地将拇指插入到菲欧娜的菊花里。

「……啊……那……那里……」菲欧娜只觉得肛门口一紧,接着一根短小的指头入侵,尚在情欲中的菲欧娜并没有觉得不适,反而迎合着父亲对自己菊花的指奸,浪叫起来,「……那里……爸爸……你喜欢那里吗……女儿……女儿身上的……肉洞……都是你的……都是你的……随你玩……啊……好爽……爽……」听着女儿淫秽的浪叫,劳伦特大公抓起了菲欧娜的胳膊,拉起了菲欧娜的上身。一下、一下……劳伦特大公疯狂地在女儿粉嫩的小穴里抽插起来。菲欧娜的玉乳也随着父亲的抽插在空中来回摇晃着。

密室中不断的啪啪啪的响着,时不时还参杂着菲欧娜的淫叫声。一夜就这么过去了……清晨的阳光照耀着德玛西亚联邦,却无法射入劳伦特家族大宅的密室。在这里,被淫欲控制的父女俩依旧持续着他们的淫戏。

劳伦特大公坐在椅子上,靠着椅子的靠背,享受着菲欧娜的菊花。菲欧娜的菊穴夹着父亲的肉棒,不断地上下运动着,而菲欧娜的玉手则是扣弄着自己的阴蒂,老劳伦特也配合着用手指抽插着女儿的蜜穴。

「爸爸……爸爸……我好爽……我又要……又要……飞了……飞了……」随着菲欧娜的一声浪叫,淫穴里射出了一道闪亮的淫水。地板,早已湿滑不堪,菲欧娜的身上也早已遍布了父亲的精液,乳头,肚子,大腿,甚至小穴里还在不断流淌着。

「呵……啊……」劳伦特大公在菲欧娜失禁的同时感觉到了女儿肠道的一阵阵紧压,再也忍不住在女儿的肛门里射出了自己不知道第几次的精液。

菲欧娜就这么在父亲的身上,用菊穴夹着父亲的肉棒转过身体,紧紧地抱着父亲。一夜无眠的父女俩终于精力交瘁,相拥而眠。

……

终于,太阳西斜。熟睡中的父女二人逐渐清醒。

「啊……不……」醒过来的老劳伦特感受着坚挺的肉棒受到的强烈挤压,看着自己怀里赤裸着的女儿,不由得一阵惊呼起来,「菲欧娜……我……我这都做了什么……」菲欧娜紧闭着的双眼,无法掩饰的颤抖的睫毛暴露了她此时清醒的意识。娇羞中的她觉得一阵幸福。因为夺走她所有的第一次的人,是她最爱的最崇拜的父亲,第一次口交,第一次深喉,第一次做爱,第一次乳交,第一次足交,第一次手淫,第一次帮男人手淫,第一次肛交……「菲欧娜……菲欧娜……」老劳伦特努力地摇晃着女儿,试图将她唤醒,「醒醒……女儿……」「嗯……」被父亲摇晃着的菲欧娜感受着菊穴里依旧坚挺的肉棒在摇动,忍不住地娇吟了一声,然后睁开了双眼。醒来的菲欧娜故意地扭动自己的腰部,刺激着父亲。

「爸爸……」菲欧娜装着娇羞的样子,用手臂夹住自己傲人的玉乳,将它们展露给父亲看,乳尖上还残留着老劳伦特的牙印。脖子,锁骨等地方更是留下了不少他种下的草莓。在老劳伦特看不到的胯下,菲欧娜的手指还在不时地玩弄自己的阴蒂。

「爸爸……我……我……我还要……」菲欧娜说着说着,便开始自动地上下运动自己的腰部,用菊花套弄老劳伦特的肉棒。

「哦……嗯……」清醒中的老劳伦特爽得呼吸开始沉重起来,接着推开了菲欧娜,大声说道,「……不行……不可以……我们……我们是父女,这是乱伦啊……天啊……我这都造了什么孽……」「不可以?昨晚你都射满了我的身体,你现在跟我说不可以?」跌倒在地的菲欧娜不由得朝着自己的父亲怒吼起来,「你这都下的什么药,我们都这样了你还跟我说什么不可以?」「不……菲欧娜……」劳伦特大公欲言又止的样子,让菲欧娜十分生气,她怒吼着:「你为什么给你的对手下的是春药?你……啊……」菲欧娜不由得想起了昨夜与父亲决斗的人是整个德玛西亚最具有帅气外表的男人,不由得想起德玛西亚一些荒唐贵族有着断袖之癖的喜好,惊恐的怒吼着:「天哪……爸爸……你竟然……竟然喜欢男的……难怪妈妈死去这二十年来你都……」「你……」劳伦特大公不由得苦笑不堪,只能将自己荒唐的计划全盘托出。

听着父亲的自白,菲欧娜不由得流下了眼泪,她抱着父亲,亲吻着父亲,娇羞的说道:「爸爸……其实……我一直……一直……真正爱着的人……是你……」听着女儿的告白,劳伦特的脑海里不由得一阵阵惊雷咋响!他从来没有想过女儿竟然因为崇拜自己的武技进而演变为深爱着自己。

「……昨晚……昨晚我好开心……」菲欧娜抱着父亲说道,「我终于……终于成为了爸爸的女人……我……我好幸福……」「不……这……」劳伦特再次将女儿推倒在地,一时间他根本接受不了父女乱伦的结局,也接受不了女儿的示爱。

「事已至此,菲欧娜!」劳伦特大公冷静下来,对菲欧娜说道,「在我的房间里,书架的最上层,劳伦特一族的秘技就在那一本黑色的书里,你去拿来,我来教给你最后的绝技!」菲欧娜欢喜地穿好了自己的衣服,噌噌噌地跑到了父亲的房间里找到了父亲所说的书籍。当她回到密室的时候,眼前的一幕让她整个人彻底的愣住了。

劳伦特大公知道女儿如同自己一样沉迷于武技,用劳伦特一族的秘技诱骗菲欧娜离开。在菲欧娜离开之后,穿好衣服的劳伦特大公用匕首划破了自己的手腕,沾着自己的鲜血给菲欧娜留下了最后的遗书。

「菲欧娜,我最爱的女儿。我对不起你。因为我的武技竟然拖累了你的终身幸福,甚至导致了我们父女的乱伦。我希望,我的死亡能让你清醒过来,早日找到一个能给你终身幸福的人……」菲欧娜哭着念着父亲的遗书,她痛恨自己为什么要天真地相信父亲。

「……在我离去之后,好好活着。就让我背着劳伦特一族的耻辱死去,只是可怜的你,我的女儿,我的菲欧娜,你要重振家族的名声……」……「当当当当……」丧钟响彻在整个德玛西亚城。劳伦特大公带着家族的耻辱离开了人世。丧礼上的菲欧娜冷眼看着那些来出席的人们,狠狠地说道:「家父犯下的过错,菲欧娜无话可说,但是,你们这些家父的手下败将们,你们给我记住了,我会在决斗场上再次打败你们。劳伦特一族的耻辱,我会亲自洗刷。」菲欧娜冷漠的言语让那些明知道自己的惨败是技不如人却非要参与逼死劳伦特大公的人感到内心深处的阴寒。

「第一个人就是你了……嘉文三世……」菲欧娜拿着父亲决斗过的经历按照父亲的决斗历史,开始走上了洗刷家族声望的道路。

「我已经老了,菲欧娜!」久不现身的嘉文三世说道,「打败我对于你来说并不是荣耀!你的对手,是他……德玛西亚未来的皇者……我的儿子……」决斗的过程无需描述,纵然没有父亲死亡的刺激,嘉文四世本来就不是菲欧娜的对手,更何况,父亲的死亡让她挤压着怒火,加上从家族的秘籍里学会了父亲的拿手好戏「无双决斗」。嘉文皇子不只是惨败,更是被菲欧娜击伤。

「抱歉,陛下!」战胜对手的菲欧娜跪在了嘉文三世的面前说道,「我失手打伤了皇子,这是我的责任!」「不,你不用道歉,菲欧娜!」嘉文三世扶起了菲欧娜的身体说道,「决斗场上本来就没有所谓的留手,别说受伤,即使是死亡也是我能接受的。」「尽管如此,陛下!」菲欧娜愧疚地说道,「请您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让皇子在劳伦特家族养伤吧。」「如果你强烈要求的话,那就随你吧。」

……

深夜的劳伦特客房,菲欧娜带着一瓶酒敲开了嘉文皇子的门。

「殿下!」菲欧娜摇晃着手里的酒瓶说道,「要不要来点劳伦特家族的疗伤酒?」「呵呵,菲欧娜,还是你聪明!」嘉文知道根本不存在什么疗伤酒,只是自己受伤之后,晚宴上医生不让自己喝酒,早已被酒虫勾起了兴趣。

「干杯!」菲欧娜与嘉文碰了碰杯子,眼睛却盯着那个熟悉的酒瓶。心中不由得想起了老劳伦特。

「哼……哼……」喝下了混着强烈春药的酒,皇子很快就沉重地喘息着。

菲欧娜粉红的脸颊在皇子眼里竟是如此的可爱。

「好热……」菲欧娜脱掉了自己的外衣,露出了傲人的丰满曲线。双手在自己的身上来回抚摸着说道,「……殿下……我要……」一声我要,嘉文再也忍受不住,将菲欧娜扑倒在地。

春色,无需多言!

……

「盖伦·克朗加!」菲欧娜击败了盖伦,故技重施地将他留在了劳伦特的大宅里。

……

「赵信!」

……

很快,劳伦特一家的声望在菲欧娜的努力下开始重振起来。那些无数曾经倒在老劳伦特剑下的人们再次被他的女儿击倒。德玛西亚的人们无数次欢呼着菲欧娜的名号:无双剑姬。

在决斗圈里,所有被菲欧娜击败过的人们也不断地欢呼着她的名号:无双贱妓!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