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另类小说

我从厌恶肛交到爱不能释的过程


年轻的女士,你们把永不言败当做可贵的性格。 相信我,我以前也是这样,现在我发现我浪费了多 年的乐趣,因为我固执己见,闭锁思想,迷信教科 书上讲的所谓高贵品质。

我从小就认为肛交是痛苦的、肮脏的和令人作呕 的。我之所以这样认为是根据高中时我的两个最好 的朋友讲给我的恶心的肛交故事。从那以后,因为 我有这样的想法,我失去了几个男朋友,实际上, 是因为我断然拒绝男朋友提起它。当遇到鹏程,这 个很快就成为我的丈夫的人,我感到轻松,因为他 从来都没有提起过甚至展现过一丝肛交的兴趣。

我爱我的丈夫爱到死。他是我所见过得最有耐心 和最能理解人的男人,如果不是因为这,我们的关 系和婚姻不可能坚持下来。我有一个差不多不正常 的奇小无比的阴户,然而鹏程却有一个很大的阴茎 ,因为我有点性冷淡,我们的性爱从来没有两厢情 愿。我们不得不做很长的前奏来让我的阴户变得足 够湿润,让我变得渴望,接受他的阴茎进入我奇小 的阴户。

所以你可以想象出我们的性爱不是特别刺激,但 也足够让我们满意了。我们通常在周末做爱,星期 六早上当他把早餐端到床上,然后我们共浴,他给 我穿衣服,这一天的所有剩下的时间我们都保持着 身体上的接触。他会一直握住我的手当我们开车时 、逛街时,还是去饭店吃饭时,总之,任何地方。 我知道这听起来似乎很不可思议,但是我们一直这 样做,因为这让我兴奋地甚至分泌出淫水。只有我 知道,他是在让我为性交做准备,这让我整天浸泡 在自己分泌的淫水中。一天的准备,让我变得好色 、饥渴和潮湿,这样他晚上就可以拥有我了。

后来,他在周末经常加班,这让我们前奏的时间 大打折扣,我不得不开始想办法让我们晚上的性交 变得刺激,让我更快的做好准备。我们开始在晚上 提前看A片,几部之后我通常在一些润滑剂的帮助 下能让他的阴茎进来。他通常坐在沙发上看A片, 我靠着他躺下,把头放在他的大腿上。他的手会无 意识的在我的身体、乳房周围游动,此时他的阴茎 硬硬的顶在我的后脑上。我很喜欢他坚硬的阴茎顶 在我的后脑和脖子上的感觉,我清楚地感受到他的 硬阴茎的温度。一个晚上,我们都在习惯的位置看 A片,他坐下,我躺下,我的头靠在他的大腿上。 我们通过网线在电视上搜索毛片,找到一个片子, 上面有一个差不多四岁的女孩和一个有巨大无比的 阴茎的男人,明显的男人的阴茎深深地插进了女孩 的屁眼中。我正要说些什么时,我感觉到丈夫的阴 茎变得如此硬和大,吓得我不能呼吸。于是,我决 定看看。

那个女孩微笑着,似乎这让她很舒服,她的屁股 看起来如此干净漂亮,我感到我的嘴唇突然变得好 干,阴户变得比以前更湿。我不敢相信我的丈夫被 肛交刺激的如此兴奋,所以我装作随意的问他是否 喜欢肛交,他的阴茎顶在我的后脑上悸动但他说是 时。我问他为什么这么些年来一点都不说呢,关于 这他回答道一开始我就告诉他我认为肛交就是血色 交易。对于那次谈话我一点都记不起来了,我也不 在乎,我只是对肛交这一主题产生了兴趣,因为我 感觉到认为肛交很罪恶只是我个人的感觉,并且谁 也没有强行逼我肛交 过。

我问他以前有没有同别人肛交过,他说很多次, 所以我们花了一整个晚上谈论肛交的事。我变的比 起前更骚了,我们操了一整个晚上。从那以后,我 们大多数做爱前都会看看肛交的毛片,最后我问他 是否渴望操我的屁眼,他说如果你愿意的话。我说 我愿意,但是我害怕会很痛。于是他说,如果我们 能多花一点时间,并且正确的操作,开始的时候会 有可以忍受的疼痛,后面就会变得很舒服了。

那天晚上他开始舔我的屁眼,我开始感觉屁眼小 小的收紧,不过一会后我就放松了,开始爱上了这 种感觉。他开始伸出舌头插进我的屁眼不久,当我 感觉舌头撑开我的括约肌,挺进直肠,我就几乎要 射了。第二天,他第一次用他的手指,并且我很喜 欢。从那以后,他每天晚上都会用她的舌头和手指 抽插我的屁眼,知道一周后他去了一家成人用品店 买了一些不同尺寸的肛塞。

时间一天天过去,当我可以毫无困难的插进最大 的肛塞时,他告诉我我已经为他做好准备了。我感 到既紧张有兴奋。我以为我已做好了足够的准备接 受他的阴茎,但当他的巨大的龟头在我的肛门口跳 动时,我全身变得无力。他在我的肛门上涂了润滑 剂,他的阴茎好像变得吓人的粗大,他慢慢地调整 龟头插入我的直肠。前几分钟却是很痛,但我不想 让他停下来,过了一会后,我就能完全接受他巨大 的美丽的阴茎了。

这件事一直是我所经历的事情中最疯狂的事。一 年后,我们能自发的不用前奏就能正常性交了。现 在我的屁眼是他每次性交时必操的,反而操阴户的 机会变得少了。

开始时,每当他出差我都是用肛塞来保持肛门处 于完美状态,直到他回来后才拔出,因为我也喜欢 直肠被充满的感觉。但是后来我努力不这样做了, 因为但他长期出差后回来我们肛交时,我能有疼痛 感,这种被扩张的疼痛感可以让我享受好几个小时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