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另类小说

同窗同床


公司为了开发xx市的业务,将我派了过去,正好和大学时候好友刚夫妇见面。他们两口子都是我大学的同班同学。

刚下车,就看到刚的老婆芳,我很奇怪为什么她来接我?我刚要问,芳先开了口:「他今天有个很重要的会不能来接你了,特意嘱咐我来的。」我答道:

「没什么,他有事就忙他的吧」芳接着说:「我做了饭,本来是准备我们3人一起庆祝的,看来今天就纸有我给你接风了。」回到他们家里,迎面一桌丰富的饭菜,芳拿出一瓶红酒说道:「为老同学喝一杯。」几杯酒下肚芳的脸上浮现了朵朵红晕,我一直觉得奇怪为什么她一句话都不说,就知道喝闷酒,我问她有什么不开心的,借着酒精,芳说出了刚这几年在政府部门工作,每日应酬很多,基本没管过这个家,每天都是喝得大醉后回来倒头就睡,她们差不多半年没有性生活了。

慢慢的聊到了性的话题上,酒也越喝越多,我看出芳眼里滚烫的情欲,这是一个成熟妇人的欲望。这时候芳慢慢的走过来,做在我大腿上说道:我是不是很没女人味「我还没来得及回答,两片湿润,火烫的唇就封上了我的嘴,我再也忍受不住,抱起她走向她们的卧室。我用力的把她仍在床上,方发出动人的呻吟,她浑身火烫,就像是一个情欲的风暴,我不顾一切的冲向的这个风暴的中心。

我扑在她身上四唇相接,双手用力的在她丰满的乳房上面揉搓,白嫩的双乳在我手中不停的变换着形状,芳闭着双眼,嘴里发出一阵阵让我疯狂的呻吟。

我的右手慢慢的往下移动,当我隔者的内裤把她高高隆起的阴阜纳入掌中的时候,她整个人就想蛇一样在我身体下面扭动,她右手伸向了我的裤档,当我涨大的阴茎被她握住的时候,她发出了一声醉人的呻吟。芳猛的一个翻身把我压倒下面,将我的阴茎从裤裆里拿出来的,芳不由得低呼了一声。我的分身足足有17CM,通红的龟头有小鸡蛋大。

这时候芳一张嘴将我的阴茎含进了她嘴里,屁股向我脸移动过来,我知道她想我给她口交,我拉下的内裤,看见了两片肥大的大阴唇,上面布满了漆黑的阴毛,整个阴部湿淋淋的,当我拨开大阴唇后,看见一股透明的液体流了出来。

纵然我阅女无数,今天也是第一次看见这样汹涌的爱液。这时候我听见芳发出了「呜呜」的声音,她在叫我给她舔。我赶紧张嘴包住了她肥厚的花瓣,芳这时发出了一声痛快的呻吟。我用牙齿轻轻的咬着大阴唇,舌头在芳的阴蒂上面用力的打着旋。芳已经吐出了我的阴茎,不停的在呻吟。一会儿,芳转过身来,将我的阴茎对准了阴道。

正在这要命的时候,门铃响了,我赶忙把她推了下来,穿上裤子,芳也很快的穿好裙子,内裤也来不及套上,幽怨的看了我一眼,赶去开门。

这时候,刚进来了,我一看就知道他喝的不少,满嘴的胡话,我们赶忙扶着他,这时候发现芳竟然是套了一条很短的睡裙,由于扶着刚,有一半的屁股蛋露在外面,我伸出手去捏住把玩,手指还不停的伸到阴道里抽插。

刚突然站住,对我说道:「哥……哥们,好……好……好久……不不见了……我今天没……时间陪你,真……对不起,明天……明……明天我们好……好喝。

「说完又是一大篇的酒话,我有一句没一句的回答他。芳就掺了,我的手指一直在她的阴蒂上面抚摩,强烈的快感让芳水库里的水越积越多,可偏偏老公又在身边,自己正在被我侵犯,却又是说不出的刺激。突然我感到芳一阵颤抖,大量的爱液倾泻而出,从她的大腿内侧流到了地板上。她竟然高潮了。

芳气恼地看了我一眼,努力的平复着急促的呼吸和一阵阵痉挛的身体,幸好刚是喝醉了酒,要不然肯定会发现。

芳很快地服侍刚睡下,刚的鼾声就像打雷一样响起。芳飞快地来到我的房间,关上门,睡衣直接脱掉扔在地板上,扑到我怀里将两片樱唇送到我嘴里,双手解开了我的皮带,用力地握住我的阴茎。

我很惊讶,她的吻是那么的狂野,很不得把我的灵魂都吸过去。手是那么的有力,我都隐隐感觉有点痛。平时看上去娇小可爱的她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烈的欲望?难道情欲真的能改变一个人?

芳终于离开了我的嘴唇,用一种充满欲望的声音说道:「爱我!」。我一把把她抱起来,平放到床上,她的双手任死死的抓住我的阴茎。我从她的脖子开始一直吻到她的乳房。这时候我才发现他的乳房是那样的大,那么的白,乳头和乳晕全是棕褐色。

这时芳一纸手将乳房推送到了我嘴里,我含住乳头开始用力的吮吸,还不时的用门牙轻咬,芳的呼吸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促,全身都呈现一种娇艳的粉色。

我一纸手轻轻伸到了那淫水泛滥的阴部,拇指按在那颗已经突起差不多有一个指节高的阴蒂上打着转,将她的整个阴部纳入手掌,用掌心不停地磨。淫水通过我的手掌弥漫而出。

刚的鼾声已经听不见了,整个房间充满着芳急促的呼吸和近乎于濒死的呻吟。

我分开她丰腴的大腿,让两片充血的大阴唇完全展露在我面前,她手握住阴茎,引导着靠近阴道的开口处。我腰部猛的一用力,阴茎瞬间全根没入阴道内,冲开宫颈,直达子宫。

我第一感觉就是她的阴道并不是很紧,毕竟一个28岁少妇和18岁是没法比的,但是淫水却是我有过接触的最多的,似乎阴茎插入了一个装满淫水的容器,一时间水花溅到了我的小腹上。瞬间阴道内的组织聚合上来,死死的包围着我的阴茎,一点缝隙都没有。我感觉整个人都被包了起来,似乎置身与一个黑箱里面,箱四壁还不停地挤压着我。

插入的瞬间,方一下子张大了嘴,没有一点声音。平躺着的上身直了起来,双眼翻白,胸膛也停止了起伏。我第一次看见女人被我插入是这种反映,应该是我到了刚所没能到的地方吧。

我飞快完全抽出阴茎,再猛地插进去。芳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叫声,挣扎着抱住我的后背,将冰凉的两片嘴唇送到我的嘴里。我知道她是要用我的嘴堵住她的呻吟。

我双手用力地按住她的大腿根部,以便阴茎尽可能多的进入子宫。

麻痒的感觉从她的子宫传到脊柱,再到大脑,芳陷入了一种痴狂的境界。阴道的压迫越来越重,我知道我坚持不了多久了。右手从后面伸到了芳的肛门上。

整个肛门已经被淫水浸泡着,食指在那害羞的菊花蕾上旋着圈磨着。

当芳的菊花蕾被我玩弄着的时候,她全身一阵颤抖,用几乎听不清楚的声音说道:别……别弄了……羞……我可以肯定,这个地方是刚不曾碰过的,而且菊花蕾在不停地收放,这里一定是她的敏感带。我要得到这个没人用过的地方。可是今天没这个机会了,我射精的临界点就要到来。

就在这个时候,我感觉身体下面的方开始颤抖起来,呻吟和呼吸的频率也在加快,越来越快。突然芳大叫到:来了……我来了……给我……快给我……射进来……我这时,食指猛地一下插进了她的菊花蕾。

身体上最羞耻的地方被人攻破,但是却又是那么的舒服,而且那个人是老公的朋友,老公现在又正在隔壁睡觉,自己却在隔壁被他的好朋友抽插着,还让他侵犯自己的肛门……很多的念头瞬间占据着大脑,羞耻,悲奋,背叛……会聚到一起。阴道的快感,肛门的快感,肛门的刺痛加到一起,形成一股澎湃的大潮,由远而进瞬间将她淹没。芳发出一声如人死亡时的惨叫,然后一切归于寂静。

我同时感到阴道已经收的不容许我再抽插,宫颈死死地套着龟头,仿佛在上面不停地吮吸。我再也无法忍受,大吼一声,精液猛地射进了芳的体内。

当高潮退却,我看见身体下的芳满脸泪水,也许是羞耻,也许是后悔,或者是自责亦可能是满足。我轻轻地吻了吻她,抬起身子,准备从她身体里出来。芳紧紧地抱住我,不让我动。「别出来,求你,让我整夜都能体会到你的存在和温暖。」我不由得也用力抱紧了她,直到我们彼此没有一点缝隙。

房间里充满着汗液和蜜汁的混合味,芳在我体下很快进入了梦乡,我端详着她的脸,泪水还挂着,高潮后脸上的红潮还没有退却。我心理突然感到一阵不安,她是刚的老婆,现在却安详地睡在我的身体下面,她的反映跟一时偷嘴的少妇很不一样,开始纸是觉得她是一个缺少老公关心的女人,我和她做爱刚开始是冲动,和好友的老婆偷情,后面却带着很大的怜惜,希望她能在我这里找会被爱的感觉。

由于这样,整个过程中我都是以满足她为主。可能就因为这样被她感觉到了,在过程中我对她的迁就。我交往过的女人很多,可是没有哪个女人的高潮来得像她今天这样,她今天绝对不是单纯肉体上的快感,纸有心灵上的空缺和肉体上的空虚同时被填满才可能出现的,这也许就是所谓的灵欲一致吧。

想到这儿突然一个可怕的念头浮上脑海:她不会是爱上我了吧。不行,绝对不行,我不能破坏她们的家庭。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再发生了,我的离开他们……在我不断的胡思乱想中,眼皮也越来越重。

五点种,手机的闹钟响了,芳从我身边坐起身来,我不想看她,假装继续睡觉,我感觉她注视了一段时间,然后嘴唇的印了上来,轻轻一吻,我睁开一条逢,见她转过身去,下了床,弯下腰捡起昨晚扔在地上的睡裙出了房门。

八点,我被刚叫醒了。由于昨天晚上的一场大战,再加上自己胡思乱想就没睡塌实,眼睛黑了一圈。刚看到我这样子取笑道:「嘿嘿,认床了吧,这么大人走南闯北也这么久了还认床,搞不懂你。」我苦笑了一下,心想:你要是知道这黑眼圈是怎么回事那你不疯了才怪。

芳在厨房里忙碌着,我去刷了个牙,嘴里还带有昨天晚上芳下体的味道。

出来时方已经做好了一桌早餐,有荷包蛋,牛奶,面包,切好的水果拼盘以及自己做的泡菜。哎……我内心一阵感叹,离开父母后就没有吃过这么好的早饭,每天的早饭基本都是在楼下的包子铺买2块钱的,然后一边开车一边吃。要是我老婆像芳就好了,我大学是怎么没对她下手呢?我吃了一惊,我怎么能有这种想法,我必须要清醒过来。

这时候刚往我碗里夹了一个荷包蛋说道:「芳说你昨天累了,专门给你做的,要给你好好补补。」我看了芳一眼,纸见她满脸通红,刚也看见了,他说道:

「有什么害羞的,大家都是老同学。」我心理又是一阵叹息。

这时候,刚举起牛奶说道:「昨天明莅临寒舍,我没有来得及接风,在这里以奶代酒……」听到这里我差点把嘴里的荷包蛋给喷了出来,骂道:「神仙啊,能不能换个说法,有用奶代酒的吗?」「有什么不能,有倒是『奶不醉人人自醉』嘛,你们做生意的不可能没听过吧」。说完一正坏笑。

「一派胡言……」「别打岔等我把话说完,我以奶代酒敬你一杯,哪天等我忙完了,我再设宴好好款待款待老同学。」说完一口气把奶给喝了。我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你小子这几年好的坏的没少学啊,官腔都打倒我这里来了。」刚干咳了两声,说道:「习惯了,习惯了,这叫耳儒目染,单位每次吃饭都这几句,没办法。」这时候芳发话了:「你不知道,有次他到我家里,我爸表扬了他几句,他竟然回道『多谢领导抬爱』,当时差点没吧我们家人笑死。」我笑得无法吃进东西了。

刚一看表,说道:「我得走了,迟到了,脑壳会被骂裂开不可,今天就让芳陪着你四处看看,了解了解情况,工作的事情慢慢来。你安下心住在我这里,要是你出去租房子,那我就要冒火啊。」「我……」「别说了,啊,你的情况组织上了解了,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服从组织安排,认真做好工作,其他的事情慢慢来……」「打住,打住,你不恶心死人是不罢休怎么的?」「不好意思啊,又说漏了嘴,就这样定了别再P塞P塞的。」我叹了口气,心想,你不是把那火热的肉蛋往我怀里推吗?

我把他送到门口,说道:「平时多抽点时间陪陪老婆,不要冷落了她,女人是需要用时间来爱的」。「得了吧,你怎么变的这么婆婆妈妈的,我现在哪有时间陪她啊,我陪领导都陪不过来。」「你……」「好了,快回去继续吃你的饭,我走了。」说完小跑着下了楼。我又是一阵叹息,你这样老婆不偷人那是对不起你。

回到房里,芳已经把东西收拾好了。看我进来说道:「我马上换身衣服,然后我们去逛逛。你有换的衣服吗?没有的话你穿他的吧。」我应了一声有。

我随便穿了条短裤,套了件T恤,准备就穿拖鞋出去。过了一会儿,芳从房间里出来,她换了一身白色刚到大腿的连衣裙,雪白的大腿很大部分露在外面。

画了点淡装,整个人看起来跟昨天比就不是一人,全身上下透露出一股成熟少妇的风韵。

我不禁吞了口口水。芳看在眼里,白了我一眼说道:「看什么看,快走。」一路上,芳不停地给我介绍着这里的情况,我基本没听进去,一直在想,以后我该怎么办?这个关系怎么处理,是要继续还是就此停住,继续的话以后怎么办,马上停下来对她的打击一定会很大,可越往后越难以收拾局面。如果就此停住,要是她做出过激的举动,那将是终生的遗憾……脑袋里一团乱麻,我不由的想起秀才那句话:天哪,子啊,你就行行好带我走了吧!

走着,想着,到了中午,太阳很大了,芳问我:「想吃什么?」「你安排吧,这里是你的地盘。」「北郊公园有家店,可好吃了,我带你试试?但有点远得赶公车过去。」「行,你说去哪就去哪。」很快我们上了公车,车里面挤满了人,我站在芳后面,将她挡在我怀里,怕别人挤着她,她顺势靠在了我坏里,这时后,我感觉我的阴茎正贴着她丰满的屁股,随着车子的晃动在上面不停底磨着。我不由得想到昨天晚上她那雪白的屁股,没好好把玩真是可惜了,想到昨晚,我不禁开始兴奋,阴茎逐渐勃起。

芳也明显感到我的变化,纸见她翘了翘屁股,将那根臀逢对准了我的阴茎,虽然格着短裤和裙子我仍然感到阴茎的龟头正慢慢插到了她的臀逢里,她的屁股一张一合地夹着我的阴茎。这时的芳满面绯红,呼吸急促,用手抱着扶竿,用力将屁股迎向我,不停在我身上晃动着。

我也是欲火高涨,刚才那些想法通通扔到一边山上去了。我将右手伸到她裙子里面在她浑圆的大腿上来回抚摩,但是就是不碰她的阴部。芳的反映越来越大,屁股不停地往我身上顶。

这时,我感到手上流来一股温热的液体。我真的想象不到,一个女人的蜜汁竟然会多到这种程度,浸透了内裤,一滴一滴的滴下来,我将滴到手上蜜汁涂在她的大腿上,就像涂防晒油那样不停的来回抚摩。我凑到她耳朵边上:「你出水了。」芳用力地将嘴凑到我耳边用一种可以腻的可以把我化掉的声音说道:「还不是你使坏。」我用力将她的内裤拉倒右边大阴唇与大腿的沟漕里卡住,将两片肥大的阴唇纳入手掌。就女人的身体而言,我最喜欢的部位就是大阴唇了,每次和女人做爱,我都会认真品鉴它。昨天由于太兴奋了,而且可以算是她在主导,我没好好玩,今天我要补回来。

她的整个阴部就是一个字——肥,长长满阴毛的阴阜到两片大阴唇都是我所遇到过的女人里最肥大的,她夏天应该不敢穿那种紧身的运动裤,否则可以很明显地看到阴阜高高的突起以及大阴唇形成的阴沟。

我的手在上面继续探索,她的大阴唇闭合的很好,看来刚确实不经常用,在两片大阴唇之间阴沟里右边一片小阴唇微微探出个头,就像一个害羞的姑娘朵在在门里窥视自己的情郎。现在整个阴部由于我的抚摩带去的蜜汁就好象在油里泡过一样无比的的丝滑。

这时芳用那腻死人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我觉得我们好变态啊」。我手上动作不停,最凑到她耳边说:「怎么变态法?」「就想小说里写的公车性交一样」「啊!!你还看这些小说?」

「刚他办年多没碰过我,每次我都是看着小说再……」我太吃惊了,想不到方竟然会看着黄色小说手淫。

她继续再我耳边说着:「每次看到公车小说我都很兴奋,丢的也特别快,但总是觉得是虚构的,想不到这样的事真的会发生。」她一边说,我一边换着方式,手改由从她跨下穿过去,手掌抵住阴道口,无名指和中指拨开她大阴唇的顶端,将那颗探出头的阴蒂夹在中间,来回挫着,食指和小指则把她的大阴唇上下挤压。大拇指伸到她的肛门上,用力地来回揉着。

我故意不去碰他的阴道里面,因为女人的性高潮可以分为阴蒂性高潮和阴道性高潮,我要让她体会不一样的快感。

芳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她埋着头,用力的闭着嘴,眉头综在一起,全力抵抗着快感带来的呼喊欲望。

我无名指和中指的指甲稍微用力地刺在她的阴蒂上,就像拉锯子一样来回拖动。

这是我发现一个离我们最近大概15岁左右的穿校服的女孩看着我们,她满年通红,胸膛不住地起伏,她的眼睛死死地叮住我在方裙子里动引起的起伏,她可能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双腿夹的很紧,并且大腿根不住地摩擦。

我将嘴巴凑到方的耳边:「我边上的小女生看着我们呢?」芳赶忙将头转过去,正好和小姑娘四目相接,我看到小姑娘眼里的吃惊和害羞。

然而芳的反应更大,这样的场面一直被人注视,无异于当着别人做爱,耻辱,羞惭一股脑的出现在心理,可是这种感觉去和快感融合在一起,将她推向顶峰。

芳一把抓住我的大腿,再次把嘴凑到了我耳边:「我丢了……我真的丢了……「相信这句话小姑娘也听到了,她发育并不完全的胸膛突然剧烈的欺负,双脚死命夹紧,大腿用力地摩擦。也许小姑娘在芳的带动下达到了人生第一次高潮。

高潮像洪水一样向她袭来,她全身不停地颤抖着,我另一纸紧紧的环抱着她,免得芳支持不住倒了下去。她的肛门和阴道仿佛产生了一种吸力,想把手掌和拇指吸进去。我用力地将拇指按在她的肛门上,让她的高潮来得更猛烈些。阴道流出的蜜汁滑过我的手,一滴滴掉到车地板上。

足足过了两分钟,她才缓过来,无力的靠在我怀里,我慢慢抽回手,故意将手放在她脸上擦试,很奇怪她并没有反对,我问她为什么不反对,她用那双大眼睛看着我,我看见里面充满着浓浓的爱意。轻轻说道:「我是你的,你想怎么都可以。」说完,伸手摸了摸我仍然插在她臀缝里,钢硬如铁的阴茎根部小声地说:

「下车到公园里我来帮你」。我心理不由得一热。

车上的广播响了「前方到站北郊公园,要下车的乘客请到后门做好下车准备」。

这时我准备下车了,我将放在芳臀缝里的阴茎拿出来,我一看小姑娘眼睛正直直的看着,突然她发现我正看着她,赶忙将脸和身子转向另一边。我悄悄地凑到她耳边:「刚才看着过瘾吗?」小姑娘明显身体一震。芳在后面吃醋地打了我一下,以女孩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别去逗小女孩,人家还未成年。」车停了,我牵着芳下车,故意将还是勃起的阴茎往小姑娘屁股蛋子用力地顶了一下。小姑娘发出啊的一声,我带着坏笑敌对她说声对不起,我见她脖子都红了。

这时背上又被芳用力地打了一下,我回过头,看见方满脸醋意地瞪着我。我赶忙拉着她快步走下车去。

盛夏的中午,阳光强烈,可却没有我跨下欲望的炽热。

这是一个郊区的公园,与其说是公园,还不如说是一片原生树林。和大城市的公园比起来,显得荒凉了很多,基本上没有人为的东西加在里边,给人一种天然去雕饰的感觉。再加上是中午,烈日炎炎,就更没有什么人了。

我拉着芳加快速度往树林里走,一路上听到芳急促的呼吸声,不知道是因为速度太快她跟不上,还是想到一会要在树林中的大战心情荡漾。

终于来到一棵大树下,我环视了周围,树木比较丰茂,地上的青草也很茂盛,是个野战的好地方。

我一下把芳拉进我怀里,芳刚发出一声呻吟,嘴唇就被我堵住了,她伸出手环着我的脖子,忘情地和我激吻。我感觉芳的体温骤然急升,仿佛超过了烈日的温度。如同一个火球要将我融化。我伸出手去,一纸用力地抓上丰满的乳房,一纸伸到她裙子里,探索她那隔着纯棉内裤的幽泉。很快,一股爽滑的清泉又流到了我的手上。

我赶忙将芳放倒,像一个将被渴死之人一样,迫不及待地将它吸如嘴中,舌头不停地往泉眼里伸,希望能多吸一点。我将肉棒移向芳的脸,芳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将它从短裤里掏了出来,也许离的太近,而且肉棒如铁一般坚硬,芳竟然没有抓稳,一下打道了她脸上,我听见芳发出一阵动人的呻吟。然后我就感觉肉棒被芳含了进去。

芳灵巧的舌头在龟头上不停地打着旋,时不时还用牙齿轻咬一下。

这时芳吐出龟头对我说道:「它在涨大。你射我嘴里吧。」我真想不到芳竟然会给我口爆。很多女人特别是人妻是很反感口爆的,因为她门觉得精液的味道很难受,我以前上的人妻,她们来月经我想要的时候她们也就是口交,当我要射的时候拿手给弄出来。就算是很开放的那一个也就是射脸上。

纸有那种小女生不怕。想不到芳竟然要求我射到她嘴里。可是我并不是很喜欢口爆,就像吃饭一样,口爆和内射结果都是射了,但是口爆就好比吃的是素,都是饱了,可是没油水,总有点意由未尽的感觉。

我说道:「嘴巴是你来月经是射的,现在我要射阴道。」芳呢喃着:「你好坏。」我猛地转过身来,怕在她身上,用嘴含着她的乳房,握住已经被芳吸的涨到极至的阴茎就往阴道里捅。突然龟头传来的感觉是湿润的棉布,而不是柔软的阴道内壁。

芳娇笑道:「急色鬼,内裤还没脱呢。」欲火使我变的愤怒和没有耐心,在这紧要关头,挡住我的都要被消灭。我用力拉着内裤的档部,想把它撕裂,芳惊叫道:「别,别撕……啊……啊……」她话音还没落,纸听见「扑」的一声,芳可怜的小内裤已经被我撕开,紧跟着粗大的阴茎全根破体而入。刚才公交车上的阴蒂性高潮可能就像是我的口爆吧,纸有阴道接受阴茎的冲击那才是满意的。所以当我一进入,芳就发出强烈的呻吟。

我毫无怜惜地进攻着她的子宫,我知道,她这种年纪的少妇,那种如沐春风般性交根本不能满足,她需要如同今天太阳一般热烈的疯狂,甚至可以是摧残。

芳的呻吟声一浪高过一浪,间歇也越来越短,当呻吟声连起来的时候,芳的高潮到了。我一把楼着她的屁股将她抱起来,用力地抵在那棵大树的躯干上,下体仍然如同狂风暴雨地抽插着。

这时芳叫到:「不要……我不要……这个样子……好……讨厌……好酸……好麻……快……快……放我下来,我……好难受……难受……啊……你磨的……小……小……豆豆好……难受啊……「

我根本不理她,仍然猛烈地冲击着子宫,小腹更是用力在她阴蒂上面磨着。

「快……快……放我下来……我要尿……」

「什么?」我故意问道。「求求你……放我下来……我要尿出来了,好像尿啊……怎么会这样?」这种体位男人的阴茎很容易摩擦着女人的G点,G点受到摩擦,很容易的就会导致女人小便失禁。我要得就是这种效果。

「求……求……求你了,我要死了,我真的忍不住了。」「那我就给你把尿吧。」我退后一步,双手把她抬高,然后将她转了个身,手拖住她的大腿,分成「一字型」,将她的阴唇完全暴露在阳光底下,然后从后面插入她的阴道里。

刚刚退却的尿意随着插入再次涌起,而且比刚才的来得更快,更猛。芳双手捂住我们正在结合的部位:「不要这样,不要,我觉得我们就想野兽在……」「在怎么?」「在……在……交配!」当说出交配这两字的时候,不由得大声呻吟了一声。女人的性欲很奇怪,和自己的羞耻感结合在一起,当她们感到越是羞辱的时候,高潮越是来得猛烈。

「放开手,快,让我们正在交配的生殖器暴露在空气中」。我越说的原始露骨,她的感觉就越是强烈。果然她放开了双手。

「看,我们结合的地方是什么样?告诉我。」

芳用力的埋下头,盯住我们结合的地方断断续续地说道:「我看见一条……一条……好大的阴茎,插在我的阴道里……把大阴唇给挤到了两边……它好大……不行了……我忍不住了……尿出来了……啊——!「随着一声近乎死亡的惨叫,她全身紧绷,脖子拉长,嘴里张着,却没发出一点声音,呼吸也停了。一股金黄色的尿液如同爆管般喷涌而出,射出3米远,持续了至少10秒钟才停下。

随着芳尿道的失禁,阴道内开始猛烈地收缩,身体也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不停地起伏着,我的阴茎已经脱离她的阴道。我注视着芳的表情,她的意识已经进入了迷离状态,眼睛已经向上反白,口水顺着嘴角流着,芳的尿液还一阵一阵的喷出一点……又过了半分钟,芳回过神来,喘着粗气,说了一声:「明!我死了吗?」说完一把捧着我的脸,湿润的嘴唇使劲吻到我的嘴上。用手捉住我坚硬的阴茎又塞进了她的阴道里。

芳的阴道还在不停的收缩着,宫颈也不停地挤压着龟头,我的阴茎感觉到强烈的快感传来,我知道要射了,快速地猛烈地插了二叁十下,用力地将阴茎顶住宫颈,大吼一声,将精液射进子宫内。随着我一股股的喷射,芳死死抱着我,不让我们的身体分开。

随着激情慢慢淡去,芳坐在我怀里,将头靠在我的胸膛上。我双手隔着衣服抚摩着她的双乳。芳叹息一声说道:「你太坏了,竟然要我说出那么放浪的话。」「说出来是不是很舒服?」芳低下头嗯了一声,我手伸进裙子,轻轻地抚摸着她满是蜜汁的花瓣。芳又是一阵颤抖。

「别摸好吗?麻的很。」我刚刚好像就要死了,我真的以为真要幸福的死了!

我缩回沾满蜜汁的手,放在在鼻子闻了闻。开玩笑的说「好骚的味道。」芳半轻不重打了我一拳,嗔道:「还不是你弄的,把人家好好的内裤撕烂,现在人家坐在草地上,要是那些蚂蚁之类的爬进去怎么办?」「不会的,那么滑,根本站不稳,再说蚂蚁也不傻,掉进去就得淹死。」「你……」一阵粉拳落在了我的胸膛。

字节数:20136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