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另类小说

老管家常年为千金小姐洗浴


陈思琪:有钱人家的千金小姐19岁性格:高傲、任性、思想单纯。

坚叔:陈家的管家57岁主要负责照顾小姐的起居饮食,打理家头事务。

背景:陈思琪的母亲早逝,剩下长年在外看管公司的父亲。父亲一个月才回去几次陪女儿,而且都是不过夜的,其他时间都是只有管家坚叔和陈思琪住在别墅里,由坚叔照顾小姐。由于坚叔从上一辈已经一直是陈家的管家,坚叔已经做了半辈子的仆人,所以陈家非常信任他。

正文:

临近高考,高三6班的教室里,学生们都专心致志地听着老师讲解重点试题。

这是一所贵族重点高中,能进来读书的学生非富则贵,而且成绩也必须良好。

陈思琪就是这高三6班里的一员。

教室里的学生都非常认真地听讲,整个教室里只有老师讲课的声音。

而就在此时,一阵手机铃声在教室中某个角落响起。

完了!今天忘记关铃声!陈思琪心想。

陈思琪立刻拿出口袋里的iphone5S,按了拒听键。

李老师瞪了陈思琪一眼。

在李老师眼中,陈思琪没有父母的管教,家里很有钱,从小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养成了一种任性、自我的大小姐性格,经常违反纪律,不把老师放在眼里。

李老师也多次联系陈思琪的父亲,但陈先生工作繁忙,从来都是敷衍了事,用借口打发老师,似乎在他眼里,赚钱比什么都重要。不过陈思琪凭着一点小聪明,成绩也在班里属于中上,李老师也没什么好说的。

「陈思琪,你上来解答一下这道函数。」李老师叫道。

「哦。」陈思琪也料到这个结果了,站了起来。

她拉开椅子,往讲台上面走去。

走在两排桌子中的陈思琪,挺胸收腹,满脸自信。

陈思琪皮肤白皙水润,加上后天保养,肌肤更上一层楼,就像剥了壳的鸡蛋一样。头上披着一个梨花头,刘海长短有致,两边和后边柔顺的秀发像瀑布一般地披在脸庞和后脑。秀发以微卷结尾,长度刚好落在肩膀上,看上去非常高贵。

刘海下面是标准的鹅蛋脸,又黑又细的眉毛和睫毛,下面镶着一双晶莹剔透的大眼睛,从自信的眼神里可以看出陈思琪对解此题把握十足。挺直的鼻子下是一个粉红色的樱桃小嘴,嘴角微微翘起。

一条红线圈在脖子上,挂着一块好像是翡翠的东西在胸前,但是被V领的短袖校服所遮住,看不到是什么形状。

陈思琪虽然才高三,但发育得很好,1米65,身材不胖不瘦,32B的胸围,两个乳房鼓鼓地挺在胸前。下面穿着一条校服短裤,裤管下伸出两条雪白修长的美腿,踏着一双黑色匡威的高帮鞋。

陈思琪走到了黑板前,白嫩的纤手轻轻拿起了粉笔,在黑板上划了起来。

台下很多男生都注视着陈思琪,长得漂亮又有钱的她一直是全班男生关注的焦点。

「做完了。」陈思琪说道。这些题目根本难不到她。

李老师看了看她的解题,字体公整,思路清晰,答案准确。

哎,这孩子。李老师想。

李老师安慰又无奈,叫了她下去。

哼!不就响了下手机吗,想刁难我,没门!陈思琪心想。

……放学后,陈思琪就背起了书包走出了校门。管家坚叔兼任司机,已经开着奔驰在学校门口等她了。

陈思琪打开后车门,把书包一下扔了进去,自己也坐了进去。

坚叔通过后视镜看到小姐鼓起的嘴巴,就知道小姐今天心情不好了。

陈思琪刚出生,母亲就去世了,父亲又公事繁忙无时间照顾,从出生到现在,一直都是由管家坚叔照顾,父亲一个月才回去几次,而且都是不过夜的。从小看到大,所以坚叔非常了解小姐的脾气。

「小姐,今天又谁惹你生气了吗?」坚叔问。

「哼!我不就手机响了一下吗,那老师就让我上去做题!想让我没面子!」陈思琪说道。

「哦?那小姐会做吗?」「当然了!他想刁难我!没门!」「呵呵。」坚叔一直也很欣赏小姐的聪慧,但是正因为坚叔只是管家,又不敢管教小姐,陈思琪自然养成了自我任性的性格,坚叔对于这点也很无奈。

……「到了,小姐。」坚叔说。

陈思琪下了车,就直接走进了大门。

坚叔拿着小姐的书包,锁好车后,也跟了进去。

他们经过一个私家游泳池,走进了别墅里。

「小姐,我做好饭菜了,先吃饭吧。」「没心情!等下再吃!」陈思琪说完就走上了2楼自己的房间。

坚叔也比较无奈,只好自己打开电视先看,等小姐消了气再说。

……「坚叔!我饿了!」二楼传来了小姐的声音。

「好的,小姐,我把饭菜热一下,你出来饭厅吃饭吧。」「你拿过来!我在房间里吃!」「额……好吧。」坚叔也习惯了,小姐心情不好就这样。

坚叔把饭菜送了过去,自己回到饭厅吃饭。

……「坚叔,我吃完了!你把碗碟拿下去吧!顺便调水,我要洗澡了!」「好的小姐,我这就上来。」这小姐虽然难伺候,但是坚叔最期待的时刻来了。一个坚叔每天都期待的时刻。

坚叔上了二楼,去了浴室,调了调水温,然后去了小姐的房间。

陈思琪的房间有不少装饰品,床上还有几只毛毛熊玩偶,但摆放得十分整齐,整个房间看上去干净整洁。

「小姐,我帮准备一套洗完澡穿的睡衣。」「恩。」坚叔从衣柜拿出了一件低胸深V粉红色蕾丝的吊带超短裙,还有一条粉红色的蕾丝内裤,作为小姐今晚的睡衣。

从小到大,陈思琪都是坚叔为她洗澡,为她准备睡衣。坚叔教了她做人,生活等等许多东西,唯独是「洗澡」这个生活习惯,没有教她。平常人小学就能自己独立洗澡了,但是坚叔并没有教小姐,而是一直持续为她洗澡,所以直到现在还是天天帮她洗澡,准备睡衣。而在陈思琪脑海中,因为没有人告诉她,所以对坚叔为自己洗澡都习以为常,因为从小到大都是这样。

坚叔每天期待的时刻,就是这个时刻。

坚叔把准备好的睡衣放在了床上,把碗碟端了出去。

「小姐,水调好了。」坚叔说道。

陈思琪走进了浴室。

「小姐,你试试水温。」坚叔打开了花洒。

陈思琪把手放进水柱中探了探。

「可以了。」「那脱衣服吧。」陈思琪非常自然地把校服脱了下来,雪白的上身露了出来,只剩一个纯白色的乳罩盖这两只不大不小的乳房。颈上挂着的翡翠露了出来,是一个玉佛。陈家虽然有钱,但非常信奉佛教,这个玉佛是陈思琪出生开始就带着的。

陈思琪又把校服短裤脱了下来,两条雪白嫩滑的大腿完全露了出来。陈思琪的动作非常自然,仿佛做着日常的事情一样。

这个情景虽然坚叔每天都看一次,但他的鸡巴还是高高举起。

陈思琪把身子转了过去,背对着坚叔,示意坚叔帮她解胸罩。她每天都是这样,因为她觉得自己脱太麻烦了。

坚叔自觉的把手伸了过去。他双手捏住胸罩后面横带的中间两侧,解开了扣子。坚叔又把小姐肩膀上的吊带拉了下来,现在陈思琪整个美背都没有了遮掩,完全袒露在坚叔面前。

坚叔把胸罩经过小姐的玉手脱了下来,放在了隔壁干净的塑料盘上。

陈思琪自己把内裤脱了下来,一个雪白水润的美臀露了出来,中间那条黑色的缝隙深不可测。现在陈思琪正一丝不挂的背对着坚叔,引起男人们无数的遐想。

陈思琪转过身来,把内裤递给了坚叔。

全身雪白,两只不大不小的乳房挂在胸前,上面粉红色的乳晕和乳头粉嫩可口,让人想一口咬过去。尤其是那块翡翠在乳沟上的点缀,增加了几分性感。

肚脐下方到大腿内侧同样白滑,一根毛也没有。当然的,坚叔经常帮她剃耻毛呢。坚叔从小就对她灌输一个思想:那里的毛要剃干净,不然容易滋生细菌。

坚叔接过内裤,同样放到了那个塑料盘上。

「先洗头吧!」陈思琪把腰向前弯了下去。

陈思琪趴在了浴缸边,屁股高高的翘起,任何一个别的男人看见,都绝对忍不住要后入大插一番了。不过坚叔忍得住。

坚叔用花洒把小姐的头淋湿,挤了一滩洗发水,抹在了小姐的秀发上。

小姐的秀发非常柔顺,让坚叔爱不释手。

直至搓到头发上生了大量泡沫,坚叔才停下手来,用花洒把小姐秀发上的泡沫冲干净。

坚叔拿出一条干毛巾,把小姐的头发抹干。

洗完头,陈思琪转过身子,坐在了浴缸边上。

她的坐姿也很挺直,乳房挺拔的鼓在胸前,湿湿的头发披在了肩膀上。

坚叔拿起了花洒,向小姐的胸前喷水。

陈思琪的肌肤无比水润,清水淋在她身上,不愿停留地马上向下滑落,只剩一滴滴水滴留在乳房上面不肯下落。令人想起「水过鸭背」的景象。

清水很快洒满了陈思琪的身体,在水珠的铺盖下,陈思琪的身体非常引诱,让人看见就口渴。

坚叔关掉了花洒,把花洒放在隔壁,然后挤了一滩沐浴露在手上。

坚叔站进了浴缸里面,现在小姐正背对着自己坐在浴缸边上。

坚叔把手上的沐浴露抹在了小姐的肩膀上,然后另外一只手也贴上去分享了一点沐浴露,现在坚叔两只手都充满沐浴露,很滑。

慢慢地,坚叔的双手踏着沐浴露抚摸着小姐的肩膀,然后继续往下抹,双手都贴在了小姐的美背上。沾满沐浴露的双手不断在小姐的美背上游走,把沐浴露涂满了小姐整个后身。

坚叔加快了手速,用力地擦拭小姐的背部,擦去污迹。

「力气大点啊,不然不干净!」陈思琪说道。

「我知道了,小姐。」坚叔加大了力度。

「啊!这么大力,我都被你推出去了!」「啊,对不起,小姐。」坚叔又把力度调适中。

擦完小姐的美背,坚叔又挤了一滩沐浴露在手上。

坚叔双手从小姐的肩膀后面伸到了小姐的锁骨上。他双手贴在了小姐的锁骨上,慢慢向下抹去。手掌贴着小姐胸前的肌肤抹下去,很快到达了乳房的位置,走起了上坡路。

坚叔的双手游到了小姐的两只乳房上,B杯的乳房不大不小,刚好被坚叔的手掌所抓住,此时坚叔的双手特意放慢了速度,慢慢触摸着小姐柔软嫩滑的乳房。

坚叔继续慢慢往下抹,小豆豆般的乳头在手心中掠过,坚叔感到非常刺激,鸡巴硬到了极点。

坚叔很不情愿地放过了小姐的乳房,继续往下抹去,触摸到小姐的纤细小腰,坚叔又有另一种手感。

坚叔带过小姐的肚脐,又把沐浴露涂满腰部。

坚叔的双手又开始在小姐的美腰上游走,把污迹擦干净。

洗完腰部,坚叔终于忍不住了,双手一下托住了小姐的两只乳房!

坚叔情不自禁,按着乳房抓了一下!

但是陈思琪没有任何反应,因为坚叔为自己洗澡已经习以为常,洗胸部也是正常的事情。

坚叔抓着小姐的乳房,搓揉了起来。坚叔不禁想到,从小到大小姐都是自己照顾的呢,现在突然发现,小姐发育得这么好了。

陈思琪的乳房又滑又柔软,令坚叔爱不释手,不停地抓着玩弄。坚叔仿佛已经忘记自己是在和小姐洗澡了,陶醉地搓揉着小姐的乳房。

陈思琪感到身体也热了起来。

在坚叔的搓揉下,沐浴露已经化成了大堆白色的泡沫,沾满了陈思琪的胸部。

「坚叔,你在想事情吗?」陈思琪觉得坚叔今天帮自己擦乳房擦得特别久。

「哦……没……」坚叔把目标转战到乳头上。

坚叔双手食指同时在小姐两个乳房的乳晕上打起了圈圈。

「小姐,这里特别容易滋生细菌,要特别洗干净。」坚叔又为小姐洗脑,还捏弄起了乳头。

「哦,你洗干净点就是。」坚叔食指和拇指捏着小姐的乳头轻轻的摩擦,因为要「洗去上面的污迹」。

乳头在坚叔的刺激下,稍微开始变得有点硬了,同时坚叔的鸡巴也已经非常硬。

「坚叔,怎么有点麻麻的感觉。」陈思琪感到乳头有点奇怪的感觉。

「哦,这是正常的。」「哦。」坚叔见小姐这么说,放过了她的乳头。随后,他又揉了两下乳房,才舍得把手离开。

坚叔继续抹着小姐身体的两侧,抹到上了腋窝,小姐也很配合,举高了双手,陈思琪的腋窝非常干净,一个毛根都没有看见。这是当然的,坚叔每隔三天就会帮她剃毛呢。

坚叔洗过小姐的腋窝,双手便落在了小姐白滑的手臂上。坚叔从肩头开始,手掌在小姐的玉手上来回擦拭,洗去手臂和手腕上的污迹。

「小姐,上身洗完了。」陈思琪又自觉地站了起来。

坚叔再次挤了一滩沐浴露,抹在了小姐的屁股上。小姐的屁股同样让坚叔爱不释手,坚叔又抓住两边屁股揉了起来。

坚叔玩弄着小姐的美臀,还不时把两边屁股稍微扳开,窥视那迷人的菊穴。

坚叔还把手指在小姐的菊穴上轻轻地摩擦,又搓揉得整个美臀充满泡沫,才舍得离开。

坚叔的双手开始了顺着美腿的游走,他的手掌从后面绕到小姐的前面,贴着大腿的肌肤慢慢地向下抹去,对于他来说,小姐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值得他慢慢去享受。

从大腿到脚踝,无论前后,坚叔的双手至少也重复擦拭了三遍。

「小姐,腿洗完了。」坚叔说道。

陈思琪又很自觉地坐回到浴缸边,并把左腿抬起也踩到了浴缸边上。一个粉嫩的阴门露了出来。

两片粉红色的外阴唇掩合在一起,遮住了令人向往的洞穴。阴唇边的嫩肉都是呈现粉红色,并且一根耻毛也没有,这归功于坚叔定期为她剃毛。

坚叔小心的用沾满沐浴露的手指擦拭着阴唇旁边的嫩肉,生怕打扰了正在熟睡的阴唇。

随后,坚叔又把双手上的沐浴露冲干净,伸向了那两片紧闭的阴唇。

坚叔用手指轻轻地将阴唇揭开,一个美丽的蜜穴显露在眼前!里面小小的阴唇,那颗可爱的阴蒂,还有穴肉都是粉红的颜色,嫩透无比,坚叔每次看到,嘴里都产生大量唾液,想狂舔一番。

如此美穴,任何普通男人看见,都忍不住立刻提枪插入了,但是坚叔不是普通人。他为了以后每天都能继续,必须忍住。

虽然忍得住不插入,但是坚叔忍不住要舔的欲望,他决定再次为小姐洗脑。

「小姐,你上次来月经之后这里一直没清洗干净,藏了很多污垢啊。」「那帮我洗干净点呗。」「污垢藏在缝隙里呢,恐怕用手指难以完全清干净呢。」「啊,那怎么办?」「我用舌头试一下吧,舌尖比较细,又灵活,应该可以。因为如果用其他道具的话,怕弄伤小姐啊。」「哦,好吧。」坚叔见小姐同意了,非常兴奋,把嘴巴凑了过去。

坚叔伸出舌头,舌尖慢慢地触碰到了小姐的阴蒂!坚叔梦寐以求的事情终于做到了!坚叔舔到小姐的阴蒂,身体不禁颤抖了一下!实在太刺激了!

坚叔的舌头逐渐舔到了蜜穴中的嫩肉,有点咸咸的,苦苦的,但在坚叔心中却是甜蜜的。

坚叔的舌头慢慢地在穴肉上搅动了起来,片刻,他直接凑上嘴巴含住了陈思琪的整个蜜穴!

吃着小姐的处女穴,坚叔兴奋得想要射出来了!

坚叔直接开始了吮吸!并且舌头在里面不断舔着陈思琪的阴蒂和穴肉!

坚叔舔了几十下,又把舌头伸进了阴道口!

陈思琪未被开发过的阴道非常紧,坚叔感觉舌头也很难进去,而就在坚叔准备强顶进入的时候,陈思琪叫了一声!

「啊……」在坚叔的挑逗下,陈思琪有了奇怪的感觉,但她也不好意思出声,认为是正常的感觉,但被坚叔这么一顶,她就受不了了。

坚叔也意识到自己太过度了,赶紧停了下来,放开了小姐的蜜穴。

「小姐,干净了。」「恩……」「噢……还有屁屁。」坚叔说道。

坚叔又用手指在小姐的菊穴上擦拭了数十下。

……「好了,干净了,小姐。」「冲洗吧!」陈思琪站了起来坚叔拿起了花洒,打开了开关。望着全身泡沫的小姐,坚叔真的不舍得冲水,但是他还是冲了下去。

清水冲走了乳房上的泡沫,吹弹可破的乳房又在水珠的铺盖下显得水润可口。

清水逐渐把小姐全身的沐浴露冲走。坚叔又让小姐抬起左脚,冲洗那个粉红色的美穴。冲到这里,坚叔还特意多冲洗了几秒。

……全身的沐浴露都已经冲干净了,陈思琪闭上了眼睛。

「洗脸吧!」陈思琪说道。

俗话说,女生在男生面前闭上眼睛,就是让男生去亲她。

坚叔每看到小姐闭上眼睛,就想对着小姐那个樱桃小嘴咬过去。但是他每天都忍住了。为小姐洗澡虽然是每天最期待的时刻,但同时又是每天最难受的时刻。

要忍人所不能忍的事情,他不知道,哪天自己会爆发出来,抓起小姐大干一番。

坚叔用花洒冲湿了小姐的面部,然后拿出了小姐的洗面奶,挤了一下在手上。

坚叔涂在了小姐的面上,温柔地打着圈圈,将小姐面上洗了一遍。随后,就用花洒将小姐的脸冲干净。

陈思琪美丽的脸上铺盖了水珠,脸蛋上的肌肤吹弹可破,坚叔真的恨不得一口把小姐吃掉。

坚叔拿出一条芳香的毛巾,为小姐擦干了面部,陈思琪的大眼睛又睁了开来。

坚叔又拿出一条浴巾,陈思琪很自觉地把手举了起来,因为坚叔准备帮她擦身子。

坚叔用浴巾从小姐的胸前抹了下去,浴巾的吸水能力很强,把陈思琪乳房上面的水分一下吸干,奶子又回复到原本雪白水润的样子。

坚叔擦干了小姐的全身后,便把浴巾扔到了那个塑料盘里,然后,陪同着赤身裸体的小姐走出了浴室。

坚叔没有教小姐在浴室里穿好衣服才出去,或者披着浴巾才出去,而是每天洗完澡,就直接一丝不挂地经过客厅,走去房间才穿衣服。

陈思琪走进了房间,趴在了床上。

「坚叔,按摩吧!」这也是他们每天的习惯,坚叔从小教她的习惯。每天洗完澡,坚叔都会帮她按摩一下全身,说是有助保持好身材。而事实上,陈思琪的身材太好了。

坚叔跪到了小姐臀部的两侧,就像骑着她一样,此时坚叔高举的鸡巴离小姐的屁股只有10公分。

坚叔向前弯腰,将双手放在了小姐的肩膀上,开始了按摩。捻着小姐的美肩,还不时锤几下。

「好舒服啊~ 」陈思琪感叹到。

坚叔继续按摩着小姐的美背,还托着小姐的腋窝,用4只手指按摩着小姐身体的侧面。手指触碰到小姐的乳侧,坚叔感到非常柔软。

坚叔继续按摩到腰部,雪白的美腰没有一点赘肉,坚叔的双手没有阻力轻松地在上面搓揉。

但是最令坚叔喜爱的,当然是那雪白的屁股。

「啪啪啪啪啪啪啪……」坚叔不停地用双手在屁股和大腿上拍打着,说是为了松弛小姐一天紧张的肌肉。

陈思琪的屁股已经变得通红,但是她毫无反应,反而似乎在享受。坚叔拍打完屁股和大腿,又搓了几下,才肯结束。

「小姐,翻过身来。」陈思琪自觉地转过了身子,乳房自然的塌在了胸前,就像两个宽宽的小山坡。

随着呼吸,小山坡不断起伏,性感撩人。

坚叔双手毫不犹豫地抓了过去,两只粗糙的手掌按在了小姐的嫩乳上!

坚叔搓揉了起来,好好地玩弄着柔嫩的乳房。没有沐浴露的润滑,反而增加了稍许摩擦的质感,坚叔过足了手瘾!乳头在坚叔手心走来走去,坚叔下体快要爆炸了。

但是坚叔怕玩弄太久小姐会起疑心,还是转战到小姐的玉手。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坚叔又为小姐的玉手松弛肌肉。

……「好了,小姐,穿衣服吧。」一丝不挂的陈思琪坐了起来,接过了坚叔准备的睡衣,一下套在了自己的身上。

坚叔从小就教育她,女生睡觉不要戴胸罩,不然影响发育。

陈思琪又把蕾丝内裤穿了上去,现在陈思琪穿着一套低胸深v的蕾丝连衣裙,半个奶子都露了出来,非常性感。坚叔都快要流鼻血了。

「好吧小姐,好好复习,迎接高考。」「行啦行啦。」坚叔走出了小姐的卧室,走回到浴室。

坚叔从塑料盘里拿出了小姐刚脱下的内裤,凑到了鼻子前,大吸了一口。

好香……坚叔感叹到。

坚叔情不自禁的舔了起来。

内裤上不仅有衣物的香味,还残留着小姐蜜穴的味道,坚叔脱下了自己的裤子,掏出了鸡巴。

他用左手将内裤包起了自己的鸡巴,撸了起来。右手则拿起小姐的胸罩吸舔。

想着小姐的蜜穴和乳房,坚叔撸了一炮。

随后他洗了个热水澡,用小姐刚用过的浴巾擦干了自己的身子,穿上了自己的睡衣。

……第二天早上。

坚叔为小姐换上校服后,开车将小姐送往了学校……坚叔望着小姐走进学校的背影,不禁感到一点寂寞。每天送小姐回学校后,大屋子里又剩下自己一个了。除了看看电视、到公园看看别人下棋,就没事可干了,只有小姐在家的时候,这份孤独感才会减轻。

每天照顾小姐的起居对坚叔来说,已经不是职责,而是一种生活的乐趣,或者说,是一种寄托。只有这样,坚叔的生活才变得有意义,不然就和那些独居老人没什么区别,说得难听一点,就是天天在等死。

虽然要忍受一下小姐任性的脾气,但每天都能为小姐洗浴,这明显利大于弊(坏笑)。

但是小姐发育时期,胸部越来越大,身体越来越成熟,体香也越来越诱人,这意味着对坚叔的忍耐要求也越来越高。天天只能摸不能搞,坚叔快要爆炸了。

坚叔送完小姐回学校,又要去超市买菜了。对于中午那餐,自己一个人吃,坚叔是没什么要求的,但是晚餐坚叔就要讲究了,因为是和小姐一起享用。

不止是做饭,可以说生活中每一样事情,坚叔都是为小姐而想,因为小姐就是坚叔的寄托。

无趣的下午很快过去了,又到了接小姐放学的时间。坚叔已经把车开到学校门口等待小姐。

陈思琪很快出现在坚叔的视线内。

坚叔通过车内后视镜看到小姐欢欣的表情,知道小姐今天心情应该不错。

「坚叔,今天晚饭做了什么菜啊?」陈思琪问。

「啊,蒸了排骨,炒了个生菜,不知道小姐喜欢不?」「唔……还可以。」「对了,小姐,明天是周末,你有什么节目安排吗?」坚叔问。

「这个周末啊……还没有呢,怎么了?」「哦,那好了。」「?」陈思琪做了个疑问的表情。

「等会吃饭再跟你说。」坚叔说。

坚叔嘴角微微一笑,因为他做了一个邪恶的计划。

在回到屋子后,坚叔就把饭菜和碗筷准备好,准备开饭了。

「坚叔,你刚说这个周末干嘛啊?」陈思琪问。

「呵呵,小姐不要着急。」坚叔慢慢帮小姐盛饭。

「快说快说!」陈思琪嘟起了小嘴巴。她最不喜欢被人吊胃口。

「呵呵,小姐,你今年已经18岁了啊。」「怎么了?」「在学校有和哪个帅哥谈恋爱了吗?」坚叔问。

陈思琪听到这个问题,脸蛋一下红了,说到:「没有没有!坚叔你问这个干嘛!」「呵呵,坚叔只是开开玩笑啦。」坚叔说,「其实,坚叔想跟你说的是另外一个问题。」「快说快说!」陈思琪又不耐烦了。

「小姐,其实啊,女孩子到了18岁,都要举行一个成人礼。」坚叔说。

「成人礼?是什么?」陈思琪好奇地问。

「不止是我们大户人家,每家每户的女孩子,到了18岁,都要进行一个成人礼呢。」坚叔说。

「成人礼有什么用啊?」陈思琪问。

「举行了成人礼,代表已经长大了,不再是小女孩了。而且成人礼对身体也有好处哦,身材会变得有曲线,皮肤也会变好,更有女人味哦。」「啊?这么好?那要怎么举行啊?」陈思琪听到这么多好处,不禁感到有点兴奋。

「唔……一般是由家里的男性长辈帮助完成呢,坚叔帮你吧。」「哦,好啊。」陈思琪说,「明天吗?」「恩,明天早上坚叔准备一下,下午就帮你进行吧。」坚叔说。

「嗯嗯。」看见小姐这么好说,坚叔阴笑了一下,期待着明天的计划。

在搞定晚上的事务后,坚叔很早就上床睡觉了,养精蓄锐准备明天的「成人礼」。

第二天。

坚叔起床了,发现小姐还在呼呼大睡。坚叔到外面买了一些举行「成人礼」的物品。

陈思琪揉了揉眼睛,发现已经是9点多了。

「坚叔……」陈思琪大喊一声。

「小姐,我在神台这边。」坚叔回应了一句。

「干嘛呢?坚叔。」陈思琪来到了神台的房间。

只见坚叔正在烧香拜佛,装得有模有样,仿佛在准备什么仪式。

「坚叔,你在干嘛?」「来,小姐,你也来上柱香,为等下举行成人礼。」坚叔转过头来。

陈思琪依然是穿着坚叔给她买的粉红色半透明的蕾丝睡裙,里面还没有穿内衣。因为坚叔告诉她女孩子睡觉穿内衣不好。

「哦。」陈思琪拜了拜祖先,又上了一柱香。

「好了。」坚叔说。

「这样就好了吗?」陈思琪问。

「当然不是了,这只是对祖先的一个尊重,下午才进行真正的成人礼。」坚叔准备了一顿丰富的午餐,为了有充足的精力。时间很快到了下午。

「来,小姐,把这杯水喝了。」坚叔从厨房里端出一杯水。

「这是什么?」陈思琪问。

「这是举行成人礼前要喝的圣水。」坚叔说。

「啊?味道难喝吗?」陈思琪害怕地接过杯子。

「其实就是普通的白开水啦,不过敬过祖先,形式上喝了吧。」坚叔说。

「哦。」陈思琪一口把水喝到底。

其实这杯「普通的水」一点都不普通,坚叔已经在里面融入了避孕药,为的就是等会能尽情地射到小姐的体内。

「好了,小姐,跟我来。」坚叔把小姐带到了浴室。

「小姐,在举行成人礼前,我们都要把身体洗净,不然会对神灵不敬的哦。」坚叔说。

「哦。」陈思琪似懂非懂地回答道。

坚叔为小姐脱下了睡裙。脱的时候,还有意无意地蹭了几下小姐嫩滑的肌肤。

虽然小姐的身体坚叔天天都摸,但今天摸起来好像特别有感觉,可能因为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

陈思琪又一丝不挂的站在了坚叔面前。青春粉嫩的身体又让坚叔的鸡巴翘得老高。

为小姐脱光了衣服后,坚叔开始也脱自己的衣服,因为他要和小姐鸳鸯沐浴。

「坚叔,你……干嘛?」陈思琪有点奇怪,平时坚叔帮自己洗澡都至少穿一件衣服,但今天坚叔竟然脱得只剩内裤了。

「小姐,等下成人礼是两个人一起进行的,所以在那之前我们也要一起洗净。」坚叔把内裤也脱了下来,一根硬又黑高高举起在陈思琪面前。

陈思琪从来没见过男人的生殖器,第一次看见吓了一跳,脸蛋红得像番茄一样。

「那坚叔……我先洗完你再洗……然后再进行成人礼不就行了吗?」陈思琪害羞地说。

「不不不,其实洗净虽然是准备环节,但也是成人礼的一部分啊,必须两个人一起进行的,而且,和平时的沐浴有点不同。」坚叔说,「平时是用手洗,等下我们要用身体接触,互相用身体帮对方洗干净呢。」「那……那可怎么洗啊?」陈思琪疑问道。

「等下坚叔教你。坚叔说什么你跟着做就可以了。」坚叔说,「现在先洗头吧。」今天坚叔很快地帮小姐洗完了头发,因为这并不是重点环节,坚叔已经迫不及待要进入下面的好戏,他等这天实在等了太久了。

湿湿的头发虽然不长,但披在肩膀上还是非常性感。坚叔又把水淋到了小姐的肉体上。

「啊!好热!」陈思琪一下把身子缩后了。

今天坚叔特意调高了水温,因为高温能让坚叔增加不少兴奋度。仅仅为小姐洗了一个头,整个浴室已经充满着热腾腾的蒸气,就像桑拿房一样。

「小姐,忍耐一下吧,习惯了就不觉得热了。」坚叔说完,又把水淋到小姐身上。

「好热……」陈思琪还是缩了缩身子,但还是忍住了。

坚叔又把自己的身体淋湿,这时坚叔已经热血沸腾,恨不得立刻吃了小姐。

坚叔挤了一滩沐浴露,涂抹到小姐的身上。粗糙的双手抚摸着陈思琪嫩滑的肌肤,掠过了肩膀、胸部、腰部,把陈思琪上半身都涂满了沐浴露。在经过乳房、腋窝等敏感部位的时候,坚叔还多涂了几下。

坚叔继续挤沐浴露,从小姐的屁股开始往下抹,由于坚叔帮小姐剃毛的习惯,陈思琪小腹到阴阜一根耻毛都没有,干净得就像白虎一样。

坚叔慢慢涂抹着小姐的大腿,仿佛不是在涂沐浴液,而是在享受。

而陈思琪一点反应都没有,因为每天坚叔都是这样帮她洗澡,这对于她来说只是很日常的事情。

陈思琪全身除了头部都已经被沐浴露覆盖,坚叔也把自己全身涂上了沐浴露,此时两人都一丝不挂地站在蒸气腾腾的浴室里,覆盖全身的沐浴露让两人的身体都光亮起来。

突然,坚叔一下从正面抱住了小姐!把小姐整个身体都紧紧地抱在身前,两只柔软的乳房扁扁地压在坚叔胸膛上。

「啊……!坚叔你干嘛?!」陈思琪吃了一惊,想推开坚叔。

但是坚叔抱得很紧,还说:「小姐,在成人礼举行之前,双方要互相用身体进行洗净,这也属于仪式的一部分啊。」「那……那要怎么洗?」陈思琪有点害羞。不过对于陈思琪来说,坚叔从小照顾自己,而且天天都帮自己洗澡,所以现在对坚叔的行为也没有过分抗拒。

「这样。」坚叔说完,双手绕过小姐的腋窝扣住了小姐的香肩。坚叔的双手夹住小姐的身体,然后自己的身体一上一下地动了起来,和小姐的身体一上一下地摩擦着。小姐的乳房也紧贴着坚叔的胸膛摩擦了起来,两人的乳头还不时发生了碰撞。

「啊……这样好奇怪……」陈思琪说。

陈思琪突然感觉到这种动作有点奇怪,但她又说不出来这是什么奇怪。

「不奇怪不奇怪,就是这样洗的。」坚叔继续忽悠道。

在身体的摩擦过程中,两人的身体都更加发热,沐浴露身上的沐浴露也化成了白色的泡沫。坚叔的鸡巴一直处勃起状态,在身体的上下摩动中,龟头还不时地撞击到小姐的阴阜,坚叔能与小姐肉体接触原本就兴奋,现在差点直接射了出来。

「坚叔……洗完了吗……」陈思琪感觉有点不耐烦了,因为坚叔已经同一个动作摩擦了5分钟了。

「这里好了,但还有后背要洗呢。」坚叔放开了小姐,但立刻又把小姐转了身,从后面紧紧抱住了小姐。

照旧的手势,坚叔从后面扣住了小姐的肩膀,胸膛贴着小姐的玉背摩擦了起来。鸡巴又不时顶到小姐的股沟上。

坚叔把鼻子凑到小姐的秀发上,虽然更多的是洗发液的味道,但也激发了坚叔更强烈的欲望。

坚叔双手控制不住了,从小姐的香肩向下移,一下抓住了小姐的两只乳房!

「唔……坚叔……这里不是洗完了吗……?」陈思琪把手搭在坚叔的手上,做了一个想拨开的手势。但动作很轻,没有反抗的意思,只是表示了一下疑问。

「顺便按摩一下。」坚叔见小姐没反抗,随便忽悠了一句。随后双掌不顾忌惮地揉搓起小姐柔软的双乳。

「啊……呼……」陈思琪呼吸开始加快。

坚叔还不过瘾,直接用手指在小姐的乳头上打起了圈圈。

「啊……哦……好奇怪啊……」陈思琪呻吟道。

「舒服吗?」坚叔问道。

「好……好奇怪的感觉……」陈思琪说。

「小姐有这种感觉,证明已经长大了哦,那看来今天进行成人礼是不错的选择。」「嗯……?」「小姐,轮到你帮我洗背了。」「怎么洗……?像你刚才那样吗?」「是的,跟我刚才一样,用你的身体帮我擦下背就可以了。」「哦。」陈思琪说完,来到坚叔背后,双手揽住了坚叔,身体贴在坚叔背上开始摩擦起来。

「小姐,靠紧一点。」坚叔提醒道。

「哦。」陈思琪说完,又贴紧了一些。

坚叔深深地感受到,小姐的乳房正压得扁扁的为自己擦背,还感受到两颗小乳头在上下滚动。想到小姐主动为自己波推,坚叔感到莫大的满足感和成就感。

「坚叔,可以了吗?」陈思琪问。

坚叔很清楚小姐的性格,要是小姐开口问,那就是开始不耐烦了。坚叔多么希望永远停留在这美丽的时刻,但小姐才推了几分钟就厌烦了,坚叔也只好回了一句:「好了。」坚叔本来还想忽悠小姐用胸部帮自己推大腿,不过知道小姐一定会嫌脏,稳健起见还是随便用手擦一下就算。

「小姐,可以了,冲身子吧。」坚叔说。其实眼看着小姐被白色泡沫缠绕的性感身体,坚叔非常舍不得冲洗掉,不过坚叔已经忍不住要进入下一环节了。

为小姐和自己擦干身子后,坚叔把小姐带到了小姐的房间。

「小姐,等一下,我先准备一下。」坚叔拿了一张白床单铺在小姐的床上,然后又在床头边摆放了一些拜佛的道具,看起来真的是准备什么仪式似的,这让陈思琪更加深信不疑。

「小姐,把这个穿上准备开始仪式吧。」坚叔拿出了一套黑色蕾丝内衣。这套内衣包括半透明的蕾丝胸罩和开档内裤,还有吊腰长筒蕾丝丝袜、长筒蕾丝手袜,坚叔还准备了一条黑色丝巾。

「这个是?」陈思琪接过这套内衣。

「黑色代表成熟哦,成人礼最好穿黑色的内衣进行。」坚叔说。

「哦。」陈思琪缓缓地穿上了这套坚叔准备的情趣内衣。

「好了,小姐,躺在床上,我们准备开始吧。」陈思琪慢慢地躺到了床上。

「小姐,和你讲解一下成人礼的过程。」坚叔说道,「先把腿张开。」陈思琪把腿竖起来向两边张开,形成一个M字型。

「小姐,以前你问坚叔,为什么这里会有个洞,坚叔说等你长大再告诉你。

现在你长大了,坚叔就告诉你吧。」坚叔说,「这就是女人的象征,等下坚叔用男人的鸡鸡插进你的洞,再把男人的精华射进去,你就真正长大了。」「啊……坚叔你的鸡鸡那么大,我的洞那么小……能插进来吗?」陈思琪有点害怕。

「可以的,你的洞有弹性,会张大的,只是第一次会有点疼。」「会很疼吗……?」「一点……忍忍就好了,很快过去的。」坚叔说。

坚叔知道小姐从小很怕疼,这事其实挺为难小姐的,不过坚叔也管不了这么多了,他已经忍不住了。

「但是坚叔……我记得你告诉过我那里要留给喜欢的人的……」陈思琪说。

「是,不过这只是成人礼啊,每个女孩子都要经历的,之后就要留给老公了哦。」坚叔又忽悠道。

「好了小姐,我先帮你按摩按摩吧。」坚叔说完,几根粗糙的手指就往小姐的阴部抚摸了过去。

陈思琪穿的是开档内裤,收合完美的阴门就在坚叔的眼皮底下,连阴唇周围的嫩肉也呈粉红色,坚叔看得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小姐,先用唾液湿润一下更好。」坚叔说完,伸出舌头一下舔了上去。

坚叔的舌尖直接顶在了小姐的阴蒂上,张开嘴巴含住了小姐整个阴门,舌尖不断对小姐的阴蒂进行攻击。之前沐浴的时候初尝过味道,现在可以说是真正地品味下小姐的味道。

坚叔的舌头又拨开了小姐的阴唇,直接舔舐里面的嫩肉,随后干脆直接含住整个阴部吸了起来。

「啊……坚叔你在吸什么……!」陈思琪吓了一惊。

坚叔发觉到自己的失态,急中生智说了一句:「啊,小姐,我把里面的脏东西吸一下。」见小姐没有反应,坚叔又继续舔舐起来。

「坚叔……不是说只湿润一下吗……还要按摩呢?」「是的小姐,坚叔干脆直接用舌头帮你按摩了,不用手了。」说完,坚叔又继续舔了起来。

「啊……呼……好奇怪啊……」陈思琪呻吟道。

「是不是比乳头的感觉更奇怪呢?」坚叔问。

「是啊……好奇怪……」陈思琪被刺激得身体开始发热起来。

「这是正常反应哦,说明小姐已经长大了。」坚叔说道。

陈思琪的小穴已经湿透一片,不知道是坚叔的口水还是淫液。坚叔已经整整舔了十分钟了,还丝毫没停下来的意思,继续吮吸着小姐发热的阴部。

「哈……呼……哈……坚叔……停下来……」陈思琪叫道。

「怎么了小姐?」「好……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来了……啊……」坚叔听见,更加兴奋,加快了速度,用舌尖疯狂攻击着小姐的阴蒂。

「啊……!不……不要!」陈思琪自然反应用双手按在坚叔头上,想要推开坚叔。

但坚叔双手狠狠抱着小姐的大腿,嘴巴死死地吸在小姐的小穴上。

「啊……啊……!来……来了!」陈思琪大喊。

小姐的下身抽搐了两下,坚叔没想到小姐那么快就高潮了。但是坚叔还不停下来,继续狂舔,当然还把小姐小穴流出的淫液吃进了口中。

「不……不要……!」陈思琪这次真的推开了坚叔,双腿夹了起来。

「小姐,舒服吗?」坚叔舔了舔嘴角,问道。

「好……好奇怪……不过……好舒服……」陈思琪喘气着说,「但……流出来的是什么……?」「哦?那就是身体的毒素呢,现在排出来了,我们开始成人礼吧。」坚叔迫不及待了。

坚叔提起自己等待已久的硬又黑,扳开了小姐的双腿。

「坚叔……轻点啊……」陈思琪看见坚叔的巨物,又有点胆怯。

「没事的,小姐。」坚叔说完,把自己的龟头顶在了小姐的阴唇之间。

「小姐,我要进去了。」坚叔身子压在了小姐的身上,双手按住了小姐的肩膀。

坚叔的龟头慢慢地把小姐的阴道口撑开,小姐立马喊了起来。

「啊……!好疼……!」陈思琪五官立刻变了形。

「小姐,没事的,忍住!」坚叔的龟头已经整个塞进了小姐的洞穴。

「不……拔出去……!好疼!」「小姐,忍住!」坚叔说完,把整根肉棒一下插了进去!冲破了一层薄薄的阻挡,整根鸡巴没入了小姐的小穴里!

「啊啊!呜呜……」陈思琪直接哭了起来,「坚叔……!我不要成人礼了……!拔出去!」坚叔有点心疼,他知道小姐最怕疼,但精虫上脑的他是肯定不会放弃的。坚叔紧紧地抱住小姐,吻在了小姐的脸庞上。

「呜呜……坚叔……不要……」「小姐,没事的,忍忍,很快就好了。」坚叔的鸡巴塞在小姐的洞穴里一动不动,等待小姐的疼痛缓冲过后才开始抽插。小姐的洞穴实在是太紧,就像橡筋一般紧紧勒住了坚叔的肉棒,坚叔差点直接射出来。

「小姐,我要动了。」「不……!」坚叔没有理会小姐,鸡巴顶着引道的挤压力一进一出地慢慢动了起来。

「呜呜……」陈思琪想推开坚叔,但双手被坚叔十指紧扣地抓住,压在了床上。

「噗……哧……噗……哧……」肉棒在肉洞中抽送着,虽然有淫液的湿润,但还是非常紧,坚叔只能慢慢地一拔一插。

随着下体的抽插,坚叔的嘴巴也不闲,推开了小姐的蕾丝胸罩,一口叼住了小姐的乳头吮吸了起来。

陈思琪没想到会这么疼,但坚叔不肯放开自己,只能痛苦地等待「仪式」结束。

「扑哧扑哧……」坚叔的抽插速度越来越快,已经由原来的2秒一下变成了1秒一下。

「呜呜呜……好疼……停下来……」陈思琪依然在呻吟着,但坚叔完全无视,继续抽插着小姐的蜜穴。

小姐的胸部已经被坚叔舔满了口水,坚叔抓住小姐的双手抬了上去,又舔到小姐的腋窝上。

陈思琪在痛苦的同时觉得很奇怪,明明坚叔说只是插进去,为什么现在要抽插那么多下,又要舔自己的身体?但是既然是坚叔安排的,自己也只能顺从。

「啪啪啪!」坚叔的抽插不知不觉已经越来越快,已经变成一秒两下,每一下都撞击到小姐的最深处。

「啊……啊……啊……」陈思琪也由原来的哭泣声变成了叫床声。

坚叔见小姐放弃了反抗,也放开了小姐的双手,转而抬起了小姐的双腿。坚叔把小姐的黑丝双腿合并起来搭在自己的左肩膀上,同时抱着双腿继续插。

并拢的双腿让小姐的引道变得更加紧,坚叔被这么一刺激,感觉想射了。

于是坚叔停了下来,双手抓住小姐的小腿,把小姐的脚掌凑到了自己鼻子前,先品尝一下丝袜的味道。

「啊……哈……坚叔……好了吗?」陈思琪见坚叔停了下来,以为结束了。

「还没呢,小姐。」坚叔把鼻子前的美腿放下,环绕在自己腰间,把小姐拉了起来。

陈思琪整个人被坚叔抱在了怀里,小穴依然被坚叔的鸡巴塞满着。

「小姐,揽着我。」坚叔说完,直接把小姐的双手都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大腿一动,把坐在自己腿上的小姐又开始抽插起来。

「啊……好疼……!」陈思琪又喊了起来,「还有多久……?!坚叔!」「快了快了!」「啪啪啪啪!」坚叔聚精会神地享受着和小姐的性交。而小姐却以为这真的是什么成人礼。

「小姐……来了……!」坚叔说完,全速撞击着小姐的洞穴。

一阵快感袭来,坚叔把精液全部射进了小姐的洞穴里。

「有……有东西进来了……!」陈思琪气喘地说。

「是的,小姐,结束了。」坚叔躺在了床上,陈思琪也顺带趴在了他身上。

「好疼……坚叔……」「没事了……小姐……」「坚叔,我好累……」「先休息一下吧。」坚叔帮小姐擦了擦阴部,又在小姐的脸蛋上吻了一下。

……晚上。

「小姐,你醒了。准备吃饭吧。」「坚叔……那里还是好疼……」陈思琪说。

「没事的,正常现象,过后就不疼了。」「成人礼真正结束了吗?」「总要进行三次,下周和下下周还要进行一次。」坚叔说。

「啊……!不是吧!我不要了……好疼……」「不会的,就第一次疼,往后都很舒服的,就像刚才坚叔和你按摩一样。」「哼,我才不信呢。」

字节数:32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