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另类小说

师徒之爱


丁雪倩,我的徒弟,今年25岁,168的身高,雪白的肌肤,丰腴的小臀,特别是她那双修长纤细的美腿和那一对令男人心动的大奶子,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联想万千。

今天雪倩特别兴奋。下午很早就请了假,回到家后迅速地打扮了一翻,红色的连衣裙,丰满的大腿像出水芙蓉似的从裙子里伸出来,粉色的罗袜,红色的小皮靴,雪白的脖子上还带了一个丝巾,是那种让男人见了都心动的淑女装。

丁雪倩一打开门,就看见我那双饥渴的充满温情脉脉的眼,我回手关上了门。一转身,丁雪倩的整个人已被我拥入那宽阔的胸怀之中。深吻时,我感觉得到丁雪倩的期盼如她的呼吸一般地急促。我俩一言不发的进了她的房间。

窗帘已被拉好,床也铺好了新的床单。

我笑着放下公事包就开始解女徒弟的钮扣。并在她的脸蛋上狂吻起来,女徒弟并没有反抗,反而用小嘴主动迎了上去,我用力润吸着女徒弟的小嘴,似乎想把它吃了似得,甚至发出「啧啧啧」的响声,就像是初恋的情侣那样忘情。

女徒弟主动地抓住我的大手放在了她的奶子上,我也隔着衣服用力的搓着她那36D的大奶子,突然我放开了她。

「老公,你怎么了?」女徒弟诧异的问到。

「别叫我老公,叫我师父。」我色迷迷地看着眼前这位美女徒弟说。

「师父……好……师父。」女徒弟不太自然地叫着。

「你趴到写字台上去。」我用近乎命令的口吻说到,雪倩慢慢爬上了写字台,并把红色的连衣裙主动地翻到了腰间,肥臀翘向了天上,大腿这么一张开来,大阴唇也就跟着分离开,露出里头粉红的嫩肉,连原本隐藏在花蕊上缘的阴核,都含春发硬的凸出来。

我看见淑女般的女徒弟这样淫荡的挑逗我,也是饥渴难耐,走了过来解开裤子,我那直径足有鸡蛋那么粗,长有20多厘米的肉棒,现在早已是青筋暴涨,对着女徒弟的肥臀一跳一跳的。

我并没有过多地与女徒弟纠缠,而是直接用手抚住她的肥臀,将龟头贴在她的阴道口,慢慢的插了进去,随着这么巨大的肉棍的插入,女徒弟的身子开始微微发抖,最后我用力向前一顶,整条肉棍完全插进了女徒弟的肉逼之中。

「啊……师父,你轻点……疼啊……」雪倩禁不住叫了出来。

可是我并不理会,开始抽插,粗大的肉棍把女徒弟的肉逼撑的好大,真是好过瘾。

「小丁,乖徒弟,你试着动一动好吗?」我色迷迷地对女徒弟说到,雪倩顺从的身体开始前后摆动,让我的肉棍在她的肉逼里进行活塞运动,起初雪倩似乎不大适应,节奏掌握的不太好,可后来在我的引导下,她开始大幅度的前后摆动起来,就这样雪倩的肉逼开始大幅度的套弄我的肉棍。

「小丁,你不想转过头来吗?骚徒弟,你不想看着师父用肉棍插你的情景吗?」我兴奋得对女徒弟说,雪倩顺从的转过头来,两眼紧盯着肉棍与肉逼得活塞运动,身体更是加快了摆动。

「好师父……亲哥哥……好老公……啊……插的我……痛快极了。师父!你真是我最好的亲丈夫,亲老公……我好舒服,啊!太美了!哎呀……我要上天了……你,师父……快用力……啊……师父……唔……我……要……出……来了…… 喔……」此时的女徒弟再也不装淑女了,发狂般的开始浪叫,「情哥哥……好……好师父……插……插死……徒弟了呜……呜……呜……好……好舒……舒服……舒服……呀……哦!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啊要……要……死……死……了……了……」雪倩明显已经高潮了,她的卵液将我的肉棍都弄得湿漉漉的,可是我依然不为所动似得,依然让她自己玩,只是一只手握着雪倩的纤足,玩弄着女徒弟的罗袜和雪倩红色的小皮靴。

这是女徒弟每次拌淑女装的时候都穿的,今天她特意为我才精心打扮,这身打扮会让每个男人都会想入非非,可现在当我粗大的肉棍插在她的骚逼里时,这幅狂龙戏淑女图更是让人爽死。

「啊……嗯、师父……嗯……喔……喔……爽死我了,啊,师父,我不行了……啊……我……我不行了……喔……爽死了……」女徒弟再也抑制不住。

正当我手握女徒弟的双足玩弄的兴起的时候,她忽然双足紧绷,脚趾绷直,虽然隔着软靴但仍看得出,脸颊羞红「嗷嗷嗷」竟情不自禁的叫了起来,我知道这是达到高潮了才有这样的反应。

「好玩吧?那就在快点。」我故意挑逗她,「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装淑女,在加快点。」我命令到。

雪倩果然听话,肉逼快速套弄着我粗大的肉棍。这时我突然向后退了一步,将肉棍从女徒弟的肉逼里抽了出来,然后独自坐到椅子上了,任凭女徒弟再怎么扭臀弄姿也不过去。我这是在有意挑逗雪倩,果然雪倩再也熬不住了,从桌上跳了下来,主动地分开双腿,我伸出两只有力的大手抚住了雪倩的纤腰,让她不能坐在我的肉棍上。

「小丁,骚徒弟,快说自己是荡妇。」我在有意的调戏雪倩。

「我是个荡妇,以后再也不敢装淑女了,情哥哥,好师父,快干我,干我。

」说着,女徒弟用手引导我的肉棍再一次的插入了她的肉逼,我只是色迷迷的任她自己去引导,并不主动插她,雪倩竟然自己一曲一伸的蠕动起来。

我的双手伸到了她的胸前,慢慢地解开了她的裙带,将她的连衣裙脱去,女徒弟然后伸手解开了胸罩,随手将它扔了出来,正好落在了我的头上。看女徒弟这么淫荡的样子,我再也把持不住了,随手拿起雪倩的胸罩,挂在了我的大鸡巴上。

「啊……我要泄了……啊……」屋子里传来女徒弟的一声浪叫,随即渐渐平静了下来。

雪倩终于泄了,浑身无力一丝不挂得倒在了我的怀里,可我才刚刚开始,我将女徒弟抱了起来放在了床上,一只手抓住她的一只红足(雪倩还穿着粉色的罗袜和红色的小皮靴),将她的双腿分开,女徒弟浑身无力的任凭我摆布着,肥白光洁的阴唇毫无掩饰的展现在我的面前,只有一小片浅短性毛的阴阜。此时一片狼藉,满是油亮浆糊状的沾液,可我并不嫌脏,用嘴一下就亲在了女徒弟的阴唇上,四「唇」相对发出啧啧润吸的声音,雪倩也轻声的低吟着,似乎有些羞却,可我吸的声音却越来越大,弄得雪倩满脸羞红却也只能任我吸。

过了好一会,直到我将她的阴户舔得乾乾净净才抬起了头,看到女徒弟害羞的样子,我知道女孩子都要摆淑女的架子,可越是这样我的兴致似乎越高,我让她趴在床上,左手抱起了她一条嫩腿,将那条惊世骇俗的肉棍对准了女徒弟的肉逼缓缓的插了进去,慢慢的直到它全部插入。腰部开始向前挺动,肉棍又开始在女徒弟的肉逼里的活塞运动,雪倩单腿跪在床上,丝毫用不上力,只能任凭我的肉棍抽插着,突然我的肉棒开始猛烈抽插,尖端不停地碰到子宫壁上,使雪倩觉得几乎要达到内脏,但也带着莫大的充实感。女徒弟的眼睛里不断有淫慾的火花冒出,全身都有触电的感觉。我更不停地揉搓着女徒弟早已变硬的乳头和富有弹性的丰乳。雪倩几乎要失去知觉,张开嘴,下颌微微颤抖,不停的发出淫荡的呻吟声。

「啊,不行了……我,不行了……喔……爽死了……」雪倩全身僵直的挺了起来,那是高潮来时的症兆,粉红的脸孔朝后仰起,沾满汗水的乳房不停的抖动着。激痛伴着情慾不断的自子宫传了上来,雪倩全身几乎融化,吞下肉棒的下腹部一波波涌出震撼的快感,而淫水也不停的溢出。我手扶着女徒弟的臀部不停的抽插,另一手则用手指揉搓着阴核。女徒弟刚高潮过的阴部变得十分敏感,她这时脑海已经混乱空白,原有的女人羞耻心已经不见,突来的这些激烈的变化,使的女徒弟原始的肉慾暴发出来。

女徒弟追求着我给予的刺激,屁股不停的扭动起来,嘴里也不断的发出甜蜜淫荡的呻吟声。

「啊……好爽……师父……你干的我爽死了……喔……你的女徒弟……让你干死了……」我用猛烈的速度作前后抽动,使女徒弟火热的肉洞里被激烈的刺激着,又开始美妙的蠕动,肉洞里的嫩肉开始缠绕肉棒。由于受到猛烈的冲击,雪倩连续几次达到高潮,高潮都让她快陷入半昏迷状态。没想到,她竟然在会是在我的肉棒下得到所谓的高潮。

「啊……师父,你的大肉棒……喔……干的我……我好爽……喔……不行了,师父……我要死了……喔……」女徒弟再次达到高潮后,我抱着她走到床下,用力抬起她的左腿。

「 啊……」雪倩站立不稳,倒在床边,她双手在背后抓紧床沿。

「小丁,我来了……」我把女徒弟修长纤细的美腿分开,让已达到数次高潮的淫穴里,又来一次猛烈冲击。

「啊……师父……我不行了……我爽死了……喔……你的大肉棒……干的我好爽……喔。」我用力抽插着,雪倩下体有着非常敏感的反应,她嘴里冒出甜美的哼声,双乳随着我的动作摆动。这时候,我双手抓住女徒弟的双臀,就这样把她的身体抬起来。雪倩感到自己像飘在空中,只好抱紧了我的脖子,并且用双脚夹住我的腰。我挺起肚子,在房间里漫步,走两、三步就停下来,上下跳动似的做抽插运动,然后又开始漫步。这样巨大的肉棒更深入,几乎要进入子宫口里,无比强烈的压迫感,使女徒弟半张开嘴,仰起头露出雪白的脖子,因为高潮的波浪连续不断,雪倩的呼吸感到很困难,雪白丰满的双乳随着抽插的动作不断的起伏颤动着。

抱着女徒弟大概走五分钟后,我把她放在床上仰卧,开始做最后冲刺。我抓住她的双脚,拉开一百八十度,肉棒连续抽插,从女徒弟淫穴挤出淫水流到床上。高潮后的女徒弟虽然全身已软棉棉,但好像还有力量回应我的攻击,挺高胸部,扭动雪白的屁股。

「唔……师父……我完了……爽死了……师父……好爽……爽啊……」雪倩发出不知是哭泣还是喘气的声音,配合我肉棒的抽插,旋转娇美的屁股。肉穴里的黏膜,包围着肉棒,用力向里吸引。

「啊……师父……我不行了……我要死了……喔……你干死我了……爽死……我爽死了……喔……」我一手搂着女徒弟的香肩,一手揉着她的乳房,大肉棒在那一张一合的小穴里,是愈抽愈急,愈插愈猛。雪倩也抬高自己的下体,用足了气力,拚命的抽插,大龟头像雨点般的,打击在雪倩的子宫上。

「小丁!师父要出来了!」我发出大吼声。

开始猛烈喷射,女徒弟的子宫口感受到我的精液喷射时,立刻跟着也达到高潮。她连呼吸的力量都快没了,有如临终前的恍惚。

「喔……师父……啊……爽死我了……啊……」女徒弟软绵绵的倒在床上。

其实我和我徒弟-丁雪倩偷情的事,是在她刚到厂跟我不久。

那是2000年的一个夏天的一个周末,21岁的丁雪倩请我到她家去玩,她父母到海南去旅游了,家里只有她一人。一到她家我就大献殷勤,丁雪倩不但不拒绝我的爱抚,反而更是投怀送抱,真是一个性感的尤物。

由于是初夏的天气穿的衣服少,女徒弟的衣服三下二下就被我脱了个精光,一丝不挂的玉体暴露在我的眼中。玲珑小巧的玉体一暴露在我的眼前,又使我发了呆,那微微高耸的一双玉乳虽然娇小,但非常美妙,高高圆圆的玉臀儿丰满白嫩,别具一种引力。蛇一样的细腰,凹进去的肚脐儿互相衬托美不可言。浑身皮肤白里透红,鲜嫩无比,简直可以吹弹即破。

「我的小妖精,你真使我发疯了!」我说着用嘴含住了她的一个乳房,将那粒透明的红葡萄以及半座玉峰,含了个满口,用力的吮吸。这一下吸得雪倩一阵颤抖,浑身发酥,灵魂出窍,口中发出一声长长的「喔……」下面也紧跟着把持不住,淫水一泄如注的流了出来。

「师父,我们不能……这样……我们……刚才干了……我们……不能啊……」我没有回答,而是把含在口中的乳房,吐了出来,然后用牙齿扣住了她那粒透明的红葡萄,开始咬了起来,每咬一下,雪倩就颤抖一阵,玉门一阵开合,桃源里冒出一股子白浆来,肩膀摇动,口中不住发出浪吟。

雪倩虽然也是慾火焚身,但却推却着「师父,你别……别……别这样好吗?



「好徒弟……乖……师父又想……难道你不想吗?」「但是……我们……现在……可……」「傻瓜,现在是我们俩的天下了,你还顾及什么呀!来吧!宝贝!让我好好地享受享受你。」说着,我顺着女徒弟的小腹伸手向下摸去,一直摸到两峰夹溪的小穴。手到三角州后,以中指伸入那桃源洞中,那里早已汪洋一片了。再顺水前进,深入潭底,迎着面而来的是谭底跳跌着的子宫口,一伸一缩─活蹦乱跳,等我中指插入里面时就像婴儿的小嘴一般,一口咬住不放。

我的中指在洞底缠斗起来,好像海底斩蛟─样,互不相让的缠个不休,我的拇食二指,虽在外面也只好采取行动,捏住那敏感的阴核。那阴核已充血坚硬地竖立着,经我两指一捏,雪倩全身浪肉骚动,越捏的快越颤抖的厉害,洞底是演周处斩蛟,涧外演的是二龙戏珠。我的嘴仍咬着乳房,这一阵上下交攻,使雪倩四面受敌,再也支援不住,不由大喊大叫乞求投降了:

「啊……师父……啊……饶了我……喔……嗯哼……我!我要你……啊!

师父我我要你干我……啊!」 一阵剧烈的痉挛扭动,雪倩浑身浪肉乱跳,子官口一阵阵吸吮,她那洞口上的大珍珠硬如坚石般,颤抖跳动着,四肢紧跟着一阵痉挛,过后便四平八稳的瘫痪下来。

我放松了手,仔细地端详着一丝不挂的女徒弟,真如白玉般的越看越美,越看底下的肉棍越不是味儿。那肉棍坚硬如铁,跃跃欲拭,大有张翼德横矛立马于当阳桥之气概,恨不得立即挺枪跃马冲过阵去,大杀─阵。

我掀起来了女徒弟的那两条修长纤细的玉腿,双膝跪在床上紧挨着雪倩的玉臀,挺起长矛,只听到「扑哧」一声那20多厘米长的鸡吧又深深地插入了21岁女徒弟的子宫里。只见雪倩猛皱双眉,张口发出一声:「唔……!」我一听以为是雪倩满足的呼唤,就再次挺胸进臀,又是一声「滋!」,那肉棍又插进了将近两寸,只听雪倩颤声道:「啊!师父,你……慢点!」我刚才就感到有一股使不完的劲,一听到女儿的呻吟声便什么也不怕了,用足力量挺腰猛沉双股用力推矛「吱」的一声拔了出来又插了进去。倩刚才只感到一阵微痛,就感到唇穴中像受了一箭,痛疼难忍,忍不住惨叫起来。

「哇呀!妈呀……痛死了,痛死了。师父,你插死了我了……我的心……哎哟!被你戳穿了……我的穴被你捣烂了呀……唉唉痛啊……痛……痛……妈呀……救我吧,我的亲哥哥,好师父,你快抽出来吧……快抽出来吧,……我快痛死了……啊,师父,你轻点好吗?你的那个太大了,我一时还受不了。」我连连点头答应。于是我俩又慢慢活动起来,雪倩轻轻摆动着自己的玉臀,很快又进入了妙境胜地,口中不自觉地叫道:「啊……师父……老公……啊……亲老公……亲哥哥……快加劲……快!……」我一听,先是左右上下摇幌了一番,见雪倩皱了皱眉,并没有叫痛,于是我便把那肉棍往外轻轻地退出了两寸左右,低头一瞧,出来的二寸上全部饱满了红白的浆液,粘粘糊糊的。再看下面被那阳具带出来的东西,也是红白相间,那紧紧咬着肉棍的粉红色樱桃口,在那肉棒进出时带出的粉红细肉,正如开花的石榴皮一般翻开来,鲜嫩无比,真为人间一绝。我不由的一呆,丁雪倩还是处女。我见如此光景劲儿更足了,那根「钢炮」好像装满了子弹,饱饱的挺挺的,只要听到命令就一发而不可收,但是一看雪倩小小脸蛋,不禁歉意地安慰她:小丁,我的好徒弟,师父不知道,你…你是第一次,我一定慢点,现在觉得怎么样了,还痛吗?」「慢点呀!亲哥哥,好师父,我有不是不给你干。你肉棍进退的时侯,就好像带着我的心脏往外挨─样,觉得整个肚腹成了空的一样,说不出是美妙还是痛苦的空虚味道,你就再插进去点如何?要慢点、轻点呀!亲哥哥!」「好!你放心!」我一面说一面又将雪倩雪白的玉腿向上推得更高,徐徐地推矛而进,不觉又进了两寸多。

雪倩觉得痛,喊了起来:「慢……慢点啊……痛……痛……」我听见喊声,便停止前进,观看她的动静。这就是插入年轻女徒弟蜜洞的感觉吗?好紧,好湿,好热,好舒服啊!肉棍在那小穴里被夹得紧紧的,子宫口跳动碰击大龟头,实在舒服极了。听到雪倩的喊叫,虽然也按她的吩咐往外退出一点,但心里实在也有点的舍不得离开,又将抽出的推了进去。一次一次,一下一下有板有眼,每一次冲进之时,雪倩必定摆臀扭腰。雪倩开始发出更淫荡的呻吟声:「啊……插死我了……啊……用力……啊……啊……我要……啊……嗯……啊……我…我的小穴……爽啊……啊……」我用力的抽送,而手开始到前边去解她胸前的扣子,解开之后,我往她酥胸一摸,丁雪倩竟没戴胸罩,我粗暴的捏着,抓着,揉着她丰满尖挺的乳房,后边更加用力狂抽猛送,雪倩开始发狂似的浪叫着:「啊……我……插死我了……啊……我……好浪……啊……美……美……啊……」我这时用尽全身的力量,将女徒弟的纤腰搂得紧紧的,似乎非将她的腰肢折断不可似的埋头苦干着。而丁雪倩的一双玉腿,更是摆动着出神入化。时而搁起,时而紧缠着我的腰际。逼得我气喘不止,一身是汗。

女徒弟这时也俏皮地学着我的口吻说:「师父,你快活……就尽管叫出来吧!」「噢!」我怕回答她也会耗费体力,只轻应了一声。

我的身子拚命地起伏,狠劲地猛干。我狂了起来了!那份雄刚,那份热力,那一种生命的急激脉搏,直透入了女徒弟的心扉,而且是继续不断。

雪倩不禁「咿咿!唔唔」呻吟着,她的玉手,紧抓着我雄厚的背肌。她再也禁不住了。

「快……师父……我的……好老公,好师父……啊!快……唔……好好……再深些……啊……求求你……用力点……唔……嗳哟……好舒服……唔……花心……好舒服喔……啊啊……我……快……快……嗯……」她又叫又哼的,快活得真想死去,臀下的淫水像泉水般的大量地泻了出来。

我给予她如此强烈的快感,我也越战越勇,不给她有喘气的机会,雪倩越叫越能使我感到刺激兴奋。当我全力冲刺时,雪倩那块最幼、最嫩的肉体也被我牵引、带动、排挤,彷佛是依附在我的身上。我俩的身子紧紧地贴着,雪倩的身子随着我的冲击而起伏,她的纤腰就快被折断了,双腿缩至我的肩上,媚眼如丝地叫着:「嗳哟……喔……我……穴内又酥又痒的……师父……用力点……干死我吧……嗳……乐死我了……快……再给我更多的满足……啊……唔……好……好美……舒……舒服死了……师父……我整个人都给了你了……嗯……」我兴奋得抬起女徒弟的大美臀,急喘着叫:「小丁,骚徒弟……你已全部把我鸡巴给吞下了……连根都不见了,一杆到底……我要穿裂你得小穴!」我边喘着边说,同时用尽全身力量猛干着,似乎真想干裂它才肯罢休。

然而在雪倩听起来,不但不觉得可怕,却感到有说不出的刺激味道,她也叫着:「师父,那你就狠狠地干我吧!」她快感无比地咬牙切齿,不自禁地用指尖扣弄着我那结实的肌背。「师父,你爱怎么干就怎么干,只要你能感到快乐,用什么方法干我都可以,那怕被你弄死了我也甘心。」我的一双手把女徒弟滑溜溜的肥臀再次撑起,20多长的阳具,又快又狠地插了进去,紧抵着花心,用尽全身的力量,又磨又搓着。

这一招,让我的女徒弟真有窒息的感觉,她既舒服、又难过。只因我此时的确太强了、太拚命了,犹如欲将她置于死地。丁雪倩打从穴内深处,感到有一阵阵痒痒麻麻的电流,正在迅速地传遍她的全身,而且越来越强。她死紧地勾住我的颈子,在我的耳边浪叫着:

「师父……我快受不了……我快疯了……你……弄死我……干死我吧……求求你……唔……快……再给我最后的冲刺……我要……我还要……啊,师父……我不行了……」雪倩一阵怪叫。

雪倩此时半昏迷似的,像浸泡在一池温水中。水,更多的水,湿黏的水,已流满了床单。这些水,一受到我的冲击压力,便发出怪异而有节奏的声音来,潺潺的,唧唧的,我的毛发也湿淋淋的沾满了水而纠结在一起。

雪倩慢慢地站起身,将被我退到脚跟的丝袜慢慢地提了上来,看到女徒弟当着我的面穿丝袜的情景,我的鸡巴又一次的站了起来。

「小丁,你趴到床上去好吗?我还要干你。」

雪倩似乎也是被我刚才干出了高潮,再也不装什么清醇淑女了,乖乖得像狗一样趴到了床上,肥臀主动地撅向了天上,就像一只正等待性交的母狗。

忽然我有了一种好玩的想法,我用女徒弟的丝袜当作缰绳,让她刁在嘴里,然后我从后边对准她的肉逼插了进去,我每次抽插一下都情不自禁的带动一下缰绳,这是的我就好像一个勇敢的骑士,而丁雪倩就是我的坐骑,「哦、哦……不、不要呀……!我是你女徒弟啊!你怎么……可以……做这种事呀……唔、唔、唔……不、不要啊」这时的我被女徒弟的浪叫激励的性慾更旺,提着女徒弟的细腰更加猛烈的抽插女徒弟的嫩穴。

丁雪倩在我的疯狂抽插之下也浪叫连连:「好师父……好……好老公……插……插死……我吧了……了……呜……呜……呜……好……好舒……舒服……舒服……呀……哦!哦!哦!哦!哦……师父……干……干我……呀!啊……啊……啊!啊!啊!要……要…死……死……了……了……」看着女徒弟达到高潮,我兴奋得用手狠狠的拍打着她的肥臀「啪啪啪。女徒弟在我的连连抽送之下,很快丢了精,我的鸡巴被女徒弟的淫水浸的火力十足。

又在女徒弟的小穴里边狂干了100多下,我感觉背脊一阵酸麻,我的大鸡巴用力向前插,手猛地向后带动丝袜,哦。哦。哦。哦,随着一声仰天长啸,我的精液强力的射向了女徒弟的子宫深处,丁雪倩也同时达到了高潮,上身被我带动下扬了起来,哦!哦!哦!哦!哦!女徒弟边浪叫着边甩动着飘逸的长发,我俩都累得爬到了床上。

过了一会女徒弟坐了起来,回头看我正直勾勾的看着她,她只是对着我会心的一笑,脱下了那件被我退到了腰间的制服。然后将沾满了精液的丝袜和内裤也脱了下来(是被我干的时候流出来的淫水),女徒弟拿起了一条乾净的黑色胸罩要穿。

「我喜欢那件粉色的」他看得兴起说道,女徒弟粉面羞红,将手中的黑色胸罩下,拿了那条粉色的胸罩穿了上去。

就这样我欣赏着女徒弟的穿衣秀,只看的心神荡漾。等女徒弟穿好了,我们坐在沙发聊起了刚才高潮时的感觉。

「小丁,刚才你叫床的时候真美!」我说到。

女徒弟顿时羞得粉面通红,粉拳像雨点般向我的胸口打。「师父,你坏,你好坏呀。」我就认她打着,看到她撒娇够了,我才握住了她的手,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女徒弟也不挣扎就任我抱着,看着女徒弟羞红的脸颊,我情不自禁的在她的小脸蛋上亲了亲。我有有一种莫名的冲动,特别是看到女徒弟那种梨花带雨,楚楚动人的样子。丁雪倩本来就生得姿容艳丽,就像一朵刚伸出水面的白莲花一样,娇艳动人。

此时的我就像一头饥饿的野兽一样,抱住了女徒弟,就狂热地吻了起来,边吻边脱女徒弟的衣服。雪倩也默默地配合着我的动作,香唇挑开了我的唇,送了进去不断地纠缠着,我俩的舌尖不断地绕在一起,丁雪倩双手伸进我的衣服抚摸着我那宽阔的臂膀。我俩继续拥在一起,尽情的爱抚,她那柔若无骨的玉手,也在抚摸着我的鸡巴,在套送着。

「唔!好舒服……师父,呀!太美了……师父,真的…… 太美了。



「我的宝贝徒弟!师父我也是…… 」

「嘻!哈哈…… 」

雪倩面颊开始泛红,呼吸开始急促,慢慢地开始呻吟。

「啊……啊……好……好我……受不了了,师父快快……放……进去,快我……的好……师父…… 亲老公!放进去,好吗?」「怎个不好,天天放在里面不拔出来最好。」我淫笑着,忙将她剩下的三角裤,奶罩脱掉,自己也将内裤脱去丁雪倩仰面躺在床上,面泛春潮,红霞遍布,口角含笑。又白又嫩的皮肤,细细的小腰,又圆又大的臀部。那红红的蛋脸,又艳又媚又娇。那高挺的面包,就像在成功岭上受训所吃的面包似的。那小小的乳头,又红又嫩,就像多汁的水蜜桃。那平滑的小腹,如同还未破开的豆花一样。那修长的大腿,让人摸了真想再摸它一把。尤其大腿根处,那动口一张一合,浪晶晶,诱人极了,足以使任何男人见了,都想先上马为快。

我拨开了她那双修长纤细的的玉腿,啊!那深不见底的神秘之渊,是那么可爱,那么令人神往,那么令人心跳加快…… 。我用手拨开那两片动口的小丘,啊!红红的,小小的,圆圆的,就像是一粒肉丁似的在那洞口上端。

我那20多厘米长的肉棒已是坚硬无比,我一挺身,那肉棒如同猛张飞的丈八舌矛枪一样「扑哧」一声便插入了21岁女徒弟的体内。

雪倩「啊」的一声,随后双手紧紧地抱着我,双腿也死死地夹住我的臀部,好像害怕我离开他似的。

这时我伏在她身上,按兵不动,享受这一吸一允的滋味,我的鸡巴被雪倩这样一吸一吮,兴奋的有点出精的趋势,我马上猛吸一口气,将鸡巴拔了出来,抑制阳精出来。

「啊师……父!你怎么……拔出来……这会要我……的命,快……快插……进去」「好你个淫娃!」我由慢变快再快像暴风雨似的开始在女徒弟的小穴里抽插着,雪倩亦不甘示弱,双腿下弯,支撑着屁股,抬臀迎股,又摇又摆,上下配合着我的抽插。同时口里浪叫着,令我发狂。

「啊……好……师父……好……哥哥…… 好老公……好美……喔…对……插的真好……喜……你……真行……这一插……插的我……好舒服……啊……我摇的好吗……插呀…… 插到底……插到我花心去……插进我肚去都行……啊……唔……美死了……美……」。

没一会儿,她已出精了,将一股火热的阴精直往我的龟头上浇,浇的我舒服的差点背过气去。虽然丁雪倩已出精了,但是更加具有浪劲,我也更加疯狂的抽送。

「卜滋!卜滋!」

这时我俩又大战了三百回合。

「小丁,师父我……快射精了……我……」也没多久,我的阳关一阵冲动,已快支援不住 。

「不行!你不能射……你不要……」丁雪倩惶恐的叫着。

「不行!我忍不住……我……出来了……」我只感到腰身一紧、一麻,一股火热的阳精,再次射在21岁的女徒弟的子宫内,花心里。

丁雪倩紧抱着我,怕失去我似的。

但是我却是金枪不倒,虽然射了精,大鸡巴仍像铁柱子一般,硬硬地凑在那又紧又温又暖的子宫内,享受射精后的快感。

「师父!继续抽送好吗?我可难受极了,拜托!」雪倩淫心正炽,浪声的说「这样好了,乖徒弟,让我的大鸡巴歇会儿……我用手来替你解解渴吧!

」我话一说完,爬起来坐在她的身边,左手搂抱着她,右手按在她的阴户上,手掌平伸,中指一勾,滑进了小穴,在小穴上方扣弄起来,中指也在阴核上抚弄着。

阴核是女人性的最敏感的地方,如今经我手指一拨弄,丁雪倩不由得混身一颤斜躺在我的大腿上,让我尽情的抚弄、挖拨。她一躺下,我的左手也空出来,于是在她的乳房上摸抚起来。一会儿摸,一会儿捏。丁雪倩也不甘示弱,俩手握着我的大鸡巴,轻轻套弄,偶而也用舌头去舔舔,舔的令我毛孔俱张,酥麻极了。

「师父!你的鸡巴好大、好粗、好长喔!」

「真的吗?比别人怎么样,大吗?」我淫笑着说。

「坏师父!你怎么说话呢,我从没和别人上过床呢,你是第一个,我怎么知道别人的怎么样。」我一听,我还是她的第一个男人,更是让我雄性大发。我双手抱着她的娇躯,大鸡巴对准了女徒弟的小穴口,身子一沉,向下一坐,「滋!

」 地一声,我的大鸡巴全被女徒弟的小穴给吞了进去。

「啊!美极了」。

雪倩笑了,笑的好得意,大鸡巴插在她的花心上,插的她全身麻麻的软软的,骚的很,真是美极了。

我双腿一用力,向上一提屁股,大鸡巴又悄悄的溜出来,屁股一沉又套了进去。

「啊!美……太美了……」。

小穴现在又把大鸡巴给吃了进去。

「啊!师父!现在是你插我,好舒服」

我看女徒弟这付春意荡漾的神色,也感到有趣极了,忙伸出双手,玩着女徒弟那对丰满的乳房,时而看着小穴套着大鸡巴的样子。

只见她的两片阴唇,一翻一入,红肉翻腾,美极了。

「嗯……老公…… 你快插我……师父……你插的我好痛快……哈哈……太棒了……好过瘾。」三四百次后,丁雪倩又是娇喘频颤声浪哼:」啊……啊……亲丈夫……我……舒服……死啦……可……可……重一点……快……我……要升……天了……」。

我感觉到她的阴户一阵阵收缩着,知道她又要出精,忙抽出阳具,伏在她身上。

这时的丁雪倩,正在高潮当中,欲仙欲死之际,我这么一抽出,她犹如从空中跌下,感到异常空虚。她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迷惑的说: 「师父……你怎么啦……快……继续……」「好……小丁,这就来……」

「滋!「地一声,我那火热的阳具插入她那湿淋淋的阴户中,猛抽猛送,根根到底,次次中花心。雪倩的浪叫激励的我性慾更旺,我提着雪倩的细腰更加猛烈的抽插雪倩的嫩穴。

丁雪倩在我的疯狂抽插之下也浪叫连连:「好师父……好……好老公……插……插死……雪倩了……了……呜……呜……呜……好……好舒……舒服……舒服……呀……哦!哦!哦!哦!哦!……干……干我……呀!师父,你……干的你的……徒弟好爽啊!啊!啊!要……我要……死……死……了……了……」看着丁雪倩达到高潮,我兴奋得用手狠狠的拍打着她的肥臀,「啪啪啪」。

我已经开始快马加鞭了,丁雪倩在我的连连抽送之下,很快丢了精。我的鸡巴被雪倩的淫水浸的火力十足,又在丁雪倩的小穴里边狂干了100多下,我感觉背脊一阵酸麻,这真是好熟悉的感觉,我知道我要射了,我的大鸡巴用力向前一顶,哦。哦。 哦。哦,随着一声仰天长啸我的精液强力的射向了我的女徒弟--丁雪倩的子宫深处,雪倩也同时达到了高潮,上身兴奋地扬了起来,哦!哦!哦!哦!哦!雪倩边浪叫着边甩动着飘逸的长发,我和雪倩都累得爬到了床上。

沉默了很久的时间,没有半点声息。还是我先醒了过来,很想翻身落马休息会儿。经过抬臀后退,低头一看自己那退出了四分之─的肉棒,虽然没有刚才的坚硬,但是因为女徒弟的桃源洞夹得紧,变成了局部充血,并末因泄了精而脱出洞外或缩小。

我稍微往后退动了点,虽然是极轻微的抽动,已把女徒弟弄醒过来,她微睁星眸,深深的吐了口气,随后睁开了满含荡意的眼神,娇美的瞟了我一眼,唇角儿往下扯动了一阵,闭嘴微笑着,我从她那双美丽的眼神中看出了无法形容的满足。我的身子又压了下去,胸脯压在女徒弟一对玉乳上,四片唇儿吻在一起,雪倩浑身说不出的兴奋。

「师父!我今天好高兴,我再也不是少女了,是大人,是少妇,好舒服,好轻松呀……」我没有理会这些话,只是瞪着一双眼睛,看着她洞口淫水儿不停往的外流,流了足有一大碗方始停止外泄。这也难怪她说:「涨死了。」看完之后,我搂着女徒弟倒头睡了下去。因为现在家中已是我们两人的天下了,所以也不用速战速决地清扫战场了。

字节数:24299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