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另类小说

我老婆的真实经历


因为在外地工作,已经很长时间没回家了,真的很想家里的人,于是星期五的晚上7点多,我和好姐妹佳琪一起坐上长途客车回老家了。

车上的座位差不多都坐满了,就剩下客车的最后一排,一个男人的左右两边还有两个座位。我和佳琪走了过去,想让那个男的靠边一下让我们坐在一起,但是那个男的不同意,还说了一些废话,没办法,我和佳琪就分开坐下了。

我喜欢挨着窗户,就坐在了里边那个男人左面的位置,佳琪坐在了那个男的右边的位置。客车这时开动了,很快汽车就开出了市区向郊区驶去。因为中间隔了一个男的,而且女人的话题也不想让男人听到,我和佳琪就没聊天说话。

我向佳琪那里看过去,看见佳琪已经靠在座位上累得睡着了,我想都赶了一天的车了,我也应该睡一觉了,而且还得坐三个多小时才到家呢!于是我把窗帘拉过来遮住了车窗户,让脑袋贴着窗帘靠在窗户上闭上了眼睛。

这时天色渐渐地黑了下来,车里因为有灯却是很明亮。突然车里的灯全部熄灭了,乘客们问司机怎么回事,由于离得太远,我也没听清司机说什么,只知道说灯开不了,可能因为灯的什么地方的线路坏了,现在也没办法去修,只能黑着了了。没办法,大多数的乘客只好靠在座位上睡觉了。

这时车上所有的窗户都被窗帘遮挡了起来,车里一片漆黑,我在只能模糊地看到坐在我旁边座位的那个人,就连佳琪也我也看不到了。我突然困意上来,很想睡上一觉,就是觉得车里很凉让我没法睡,我想可能是车里空调开得太大了,但是更让我觉得很凉的原因不只是这个,很可能是我自己下身穿的是超短裙,里面除了内裤,腿上就只套了现在比较流行的黑色大网丝袜。

我用双手抱紧自己的上身,这样我才暖和了一些,过了一会我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半醒半睡中我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大腿膝盖处像有什么东西在滑动,我用右手去拨想把那个不知道什么的东西弄掉,当我右手触摸到那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的时候却吓了一跳,那东西是一只手,一只男人的手!我顿时睡意全无,我知道我正在被坐在我旁边的男人非礼。

我用恶狠狠的眼神看着这个色魔,他也用双目迎接我的眼神,但是却没有一丝退却的意思,而且他的手更大胆地向我的短裙里面缓缓摸去。

那个色魔男人的手伸进了我的下身超短裙内,快速的摸到了我大腿根部,我先是一个激灵,随后马上想用双手把那男人罪恶的手挪开,但是那个男人的力量却让我没法把他的手拿走。

这时那个色魔男人更加嚣张了,他的手居然摸到我的内裤上,还在我阴部的地方滑动。我实在不能忍受了,正要站起来大声喊有色魔的时候,那个男人却拿出一把好像水果刀的东西顶在我的腰部,用很轻微的只能我们两个人听到的声音说:「小妹妹,是不是想我在你漂亮的脸蛋上划上几刀啊?」我顿时吓傻了,我知道如果我起身大叫色魔,我可能会脱身,但是这时他真的扎我两刀怎么办?结果我没有做任何举动,因为我害怕,我害怕他真的在我脸上划上几刀。试问有几个女孩愿意在这个时候乱动而令脸上留下永久的疤痕呢?

于是我只好默默地被那个色魔男人随意非礼。

令我能好受一点的是我们在车的最后面角落里,车厢又很黑,没人能够看到我们。那个色魔男人似乎看透了我的心理,更加大胆地把手摸进了我内裤里面,他的手指突然碰到了我阴唇上面,我很本能的叫了一声,但是我不敢大声叫,只用很微弱的声音哼了一声,几乎连我自己的耳朵都不能听得到。

我虽然以前和已经分手的男朋友有过几次亲密接触,但那已经是三年前的事了。现在我被一个陌生男人的手指摸到我的私处虽然很不习惯,但是却很刺激。

那个男人把我的裙子和内裤都脱了下来,用手指在我的阴唇部位来回滑动,很温柔的滑动。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这个色魔男人摸出了感觉,我的下身居然自动跟着他手指的频率来回晃动,我忽然感觉得到那个男人应该是个调情高手。

我突然想给自己一个耳光,我觉得自己很贱,怎么会这么想?他是个色魔,我怎么被他俘虏了呢?但是最终我还是被那个色魔男人俘虏了,很快地我下身就流出了淫水。

那个男人收回了他的手,淫笑地看着我轻声说:「妹妹你下面都湿了,来,哥哥帮你舔乾净。」我这时候才真真切切地看清这个色魔的模样,那个男人看起来也就三十来岁的样子,皮肤比较白净,眼睛也比较大,看起来倒是很帅、很斯文。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用「帅」和「斯文」来形容那个色魔,我想真的被他给俘虏了。

我觉得自己很贱,居然被一个陌生而且还是个超级大色魔的男人给俘虏了,而且还被他弄出了感觉。这时那个男人小心翼翼地蹲了下去,嘴向我的阴部靠了过来,可能是怕惊醒他身边的佳琪,那个色魔的动作很是拘谨。我这时能模糊地看到和我隔着一个座位的佳琪,但却不能说出一句话来。

我小声呻吟着,那个色魔的舌头在我小穴里面横行无忌,几乎我阴户里只要他舌头能碰到地方都被那个色魔舔遍了。但是那个色魔似乎没有尽兴,舔过了我的阴蒂后,居然在阴道口狠狠地吸吮了起来,刚才我的淫水和他唾液组成的水都被那个色魔一点一点吸进了口中,我却没觉得那个色魔很恶心,反而感觉更加强烈,甚至想让他那个东西进来……我现在觉得自己是个荡妇,居然很想在这种场合下和那个色魔做爱。我的感觉越来越强烈,阴蒂已经变硬,阴唇也在颤抖着,我再也不能控制得住自己的性慾了,它像脱缰野马似的从我嘴中轻声说出:「哥哥快,我要……」那个色魔脸上露出他把我给俘虏了而达到胜利的表情,沾沾自喜的淫笑着轻声说:「妹妹不用着急,哥哥马上让你爽翻天。」说完他站到我面前把自己的裤子拉链拉了下来,拿出了他的阴茎,然后将我双腿抬高,他一只手套弄着自己的阴茎,一只手摸着我的阴户,我看着忍不住地轻声说:「哥哥快来干妹妹吧!妹妹忍不住了。」他一脸淫笑的轻声说:「叫两声老公来听听。」我这时已经什么也顾不得了,轻声说:「老公,好老公,快操我。」他淫笑着轻声说:「好,我的小美女老婆,老公来操你了。」他说完就把他的阴茎在我阴部前摩擦了几下,然后突然顶了进来,我本能反应的「啊」了一声,马上我意思到我的声音太大了,赶快把嘴捂了起来。我看看佳琪和前坐的人都没什么反应才放下心来,但是我的手也不敢拿开,把嘴堵得严严的。

虽然以前和分手男友做过爱,但那已经是三年多前的事了,现在的小穴久没性交,变得紧紧的,而且他的阴茎很粗大,刚进入的时候还是感觉很痛。他可能也感觉到我的小穴很紧,进入的时候我会痛,所以他刚插进来的时候特别慢,他的这个举动让我觉得很体贴,我甚至觉得我不是被强奸了,而是和自己的老公在做爱,我想所有的强奸犯都不会这么体贴吧?

他慢慢地开始加速,而且淫水渐渐增多,我也感觉不太痛了。他双手抓着我的脚脖子处,将我的双腿抬得很高,使他那粗大的阴茎可以完全进入。我这时已经没有了任何痛楚,反而有很强烈的快感,我感觉他的阴茎每次插入都要碰到我的子宫口,而且还在很快速的一下一下往里顶。

插了五分钟左右,他把我双腿放了下来,双手转而向我的乳房袭击,他下面的阴茎还在抽动着。上面那双手将我的衣扣打开,随后将我的胸罩托了上去,我那少女挺而大的美丽双峰尽显在他眼前。他先用舌头舔着我的乳房,然后张嘴含住乳头用力吸吮着,我感觉他太用力了,吸得我都有点痛,于是轻声的呻吟着,但是上下同时受到刺激,我的感觉却越来越强烈,我感觉自己要高潮了。

他吸了一会便松开嘴,抬头看着我轻声问道:「小美女老婆,怎么样,快乐吗?」我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他又轻声说:「来,我们换个姿势。」然后拔出阴茎坐在我的位置上,让我面对面坐在他的大腿上,他上面用嘴继续亲吻着我的乳房,下边双手托着我的屁股,把阴茎插入我的小穴内开始上下抛动。

这个姿势使他的阴茎插得更深入了,基本上每次坐下都是全根尽没,他的阴毛扎得我小穴痒酥酥的,我突然很想问问他,我是不是也让他很爽,于是我轻声说:「你爽吗?」他淫笑着回答:「当然爽了,你年纪轻,阴道紧,操起来很舒服。」我一边呻吟一边轻声问:「你结婚了吗?」他却收起了那淫笑,低声答了一声:「是的。」说完后却开始加速用力抽插,我的呻吟声也越来越急促。

他快速抽插了一阵后,又让我双手扶着前面座位后的扶手上,让我把屁股撅起来,然后他跪在我的座位上把阴茎从后面插入我的小穴。我知道他用这姿势是准备作最后冲刺了,而且他的阴茎越来越胀、越来越硬,感觉他要射了。

他快速的抽插使我快感陡起,我感觉自己要飞起来似的,我的呻吟声也跟着快起来,但是怕被前面座位的人听到,我用手把嘴和鼻子都捂得死死的,我感觉自己都快要上不来气了。

在他连续不断的抽插下,我终于达到高潮,阴道抽搐着紧紧夹住他的阴茎,这时他的阴茎突然跳动起来,几股热热的精液有劲地射到了我的阴道内,两人都在急促的喘着粗气。他射精后仍趴在我背上,没有马上把他的阴茎拔出来。

过了二十多秒他才拔出阴茎,我转身把我包里的纸巾递给了他,他接过去擦了擦阴茎放到了垃圾袋里。我也用纸巾把下身擦了擦,但他射进去的量太多了,还是有不少精液流到了我的座位下面。

性交完我们都把衣服穿好坐回了原位,之后彼此再也没有说一句话。这时我才想起刚才他把精子射入我的体内,我会不会怀孕啊?就在我考虑是不是要问他的时候他下车了,我没有再看到他,刚才的一切就像一场梦,但梦也已经醒了。

后话:我后来没有怀孕,因为恰好是安全期。过了几年我也嫁为人妇了,但这件事我还是忍不住向老公说了出来。

听完老婆的叙述,我心想:唉!我那傻老婆啊,有些事不知道要比知道要好啊!现在连回头的余地都没了啦!

字节数:7740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