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另类小说

花女情狂


夕阳无限好,在黄昏的海边游人依然不息地徘徊在这迷人的沙滩上戏耍,晚风袭来令人消暑。

这是一处着名的游览休闲胜地,每逢星期假日,来此休闲的游人便像海浪般地汹涌而至。

精典也在这次赶上这股消暑的热潮,带着彩绮来此共游。俩人利用精典连续三天的假期相约来此。

精典是个年轻、英俊的美男子,不过生性风流,乃好色之徒。虽然他好色爱女,但风流惆傥生性风趣又有高大俊俏的外在条件,正是时下年轻女孩的最爱。

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声,一个萝卜一个坑,天下有这样的男人自然也有相附和的女人,否则即使这个男人是潘安在世,也没甚麽搞头。

彩绮是一朵美丽的小花。但她不是精典的老婆,也不是他的女朋友。

彩绮只不过是精典爱情过程中一朵小浪花,随时会随波逐流而消逝。因为,精典真正爱的人是芷娟小姐。

精典与芷娟两人已经订了婚,而且近期准备要结婚了。最近芷娟跟随旅行团出国,精典因为公事在身无法陪准夫人随行。芷娟在出国前夕对精典说,等她回来後就要开始着手俩人结婚的事宜。精典能得芷娟此佳人为妻,高兴自然不在话下。

不过等芷娟出国这段空档,因为他偶然的机会认识了彩绮。彩绮对他颇为心仪,两人在长聊後对彼此都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次日晚上,两人再次相约,彩绮也大方的以身相许。

精典虽然风流,但他并没有刻意隐瞒彩绮关於他与芷娟俩人已经订婚的事。

彩绮虽然颇感失望,好在她最後坦然接受这种无可奈何的事实。

彩绮个性活泼开朗自信满满,当她知道精典已为别的女人订走之後,反而对精典说∶「典哥,既然你已使君有妇,算我们今生无缘,不如趁嫂夫人不在,让我们好好快乐一下?」精典当然知道彩绮言下之意,看她青春美丽主动投怀送抱,焉有不愿意的道理。於是精典对彩绮说∶「小美人,我们要怎麽快乐?」

「在你末婚妻回来之前,我是你的人,你要怎麽样就怎麽样,反正我已给过你啦!」彩绮娇红着脸,替自己如此大方无束的行为感到不好意思。

「一言为定,嘻┅┅」精典得意极了。

「一言为定。」彩绮也亳不做作,乾脆地说。

原来彩绮见自己喜欢的人无法长久在一起,所以希望能在自己年轻的岁月里留下一些美丽的记忆。

精典以为,不久即将娶芷娟为妻,以为恐怕不能随意拈花惹草了。

他见彩绮年经貌美,又如此主动大方,逐认为机不可失,当然愿意舍命陪美人啦!

芷娟出国期间,巧逢精典连着有三天的假期。於是精典带着彩绮来到这处迷人的海边渡假胜地。

当晚俩人投宿在离此处不远的一家高级观光旅馆,白天俩人结伴出游,晚上则回到投宿的旅馆内於效双飞,共渡良宵美景。

入夜後,精典和彩绮用过餐後双双回到旅馆内休息。

「典哥,今天玩得真快乐。」彩绮心情极佳地躺在床上。

「等一下会让你更快乐!」

「唉呀!真是不正经!讨厌死了。」

望着彩绮起伏不定的胸脯,精典内心充满狂野。精典靠过去,真想一把将她捉住,好好地吻她。不过彩绮拒绝,她说∶「咱们先来个戏水鸳鸯如何?」彩绮向精典媚着双眼。

「这是个好主意!」说着两人起身步入浴室内。

彩绮先把浴缸的水龙头打开,然後自行宽衣解带。

「咦!你怎麽不脱?」

「我要欣赏你脱衣的样子,嘿!」

「唉呀!好讨厌,有什麽好看的?」彩绮边说边脱,不久身上的衣服全部脱下来了。

她的皮肤皙白,浑身上下非常有肉感,两个奶子饱满尖挺,看得精典心痒痒的。

彩绮或蹲或仰做了几个诱人的姿态,然後浸到水缸里面泡水。

精典把水龙头关紧後,也将自己的衣服脱掉。他也光溜溜地泡在缸内,浴室内热气腾腾。

俩人相互戏耍,彼此帮对方擦洗接着俩人又用冷水冲洗一遍身体。然後精典和彩绮拥抱在一起,两个人热烈的吻着。

精典的阳具立刻有了反应,它顶到了她的肚皮上。

「唔┅┅唔┅┅嗯┅┅」彩绮不经意的呻吟着。

不久,精典站起来,彩绮则跪在浴缸内。

「啧!啧!好大的宝贝。」彩绮用玉手抓着阳具赞叹着。

「喜欢吗?唔┅┅你的手妤巧┅┅」

精典的阳具被她握在手里套弄,全身的血液奔腾,他倒吸了一口气。

「你的玩意好大!嗯┅┅我喜欢┅┅」

彩绮把脸靠过去,张开小巧的口,伸出丁香儿迳往阳具的龟头舔舐。精典感到那阳具麻麻的,有说不出的爽快。

正当精典被彩绮的香舌舔得浑身刺激不已的时候,突然彩绮将阳具吞到了嘴内,并且一吸一吐的玩弄着阳具,她的手握着阳具,配合着嘴巴的吐纳而上下套弄着。

「唔┅┅好大┅┅好硬的┅┅大玩意┅┅嗯┅┅」  彩绮将阳具放出来後,仍不停的用手去把玩他的睾丸。

「啊┅┅真要命,唔┅┅」

此时她用玉指去搔他的鸟蛋,而且玩搔他的胯下,令精典奇痒无比。他用手按住她的头,示意还要她的吹嘘。彩绮再一次将阳具送到自己的嘴里吞吐。她娇红着脸,微侧着头,轻启双眼,淫媚的吸食着阳具。

阳具被她不停的吹嘘,变得又粗又大。

「唔┅┅唔┅┅嗯┅┅嗯┅┅嗯┅┅」

「喜欢它吗?」

「唔┅┅嗯┅┅」彩绮娇喘连连。

彩绮又吹套了百来下,说∶「典哥!我┅┅我要它┅┅唔┅┅」  说着,彩绮把在嘴内的阳具吐出来,她的肉穴里已经流了许多淫水,早就想挨刮。

等两人都把身离擦乾後,彩绮已迫不及待的跑出浴室。她躺在床上,等待着精典来满足她。精典随她而後,她躺在床上,头朝内,双脚朝床外。精典则站在地板上,两人面对着面。

他将她的双脚分开,精典立刻很清楚地看到她那淫水淋淋的小浪穴。他先在她的双峰上尽情的抚摸一番。彩绮被他一摸,全身上下立刻奇痒起来。

「嗯┅┅嗯┅┅呀┅┅哼┅┅啊┅┅」

精典可坏透啦!

他一边玩弄彩绮的豪乳,一边欣赏着她的阴户。她的阴丘是饱满的,温泉沟更是细皮嫩肉,沾了一些淫水,稀疏的阴毛长长的。

「来吧!典哥┅┅快给我┅┅唔┅┅人家那里┅┅好痒┅┅好想┅┅让┅┅你┅┅干┅┅」彩绮闭着媚眼,淫浪的叫起来。

精典摸玩双乳後,摸着她的粉腿。

「啊┅┅啊┅┅啊┅┅美┅┅来┅┅」彩绮见他并没有立即采取行动,急着去拉精典的手。

「唔!美人儿,别急嘛!」精典知道她已经浪淫起来,正所谓欲火焚身,反而故意逗她。

没办法,彩绮只好继续央求他。

精典又整了她五分钟,才将她的身体翻过来。彩绮跪在床沿边,双腿微张,露出那迷人的屁股沟,肥臀也翘得高高的。

「唔┅┅嗯┅┅好丈夫,快给我┅┅」她双手扑在床上,侧着头,双乳垂吊着。

精典终於采取攻击行动。他一只手握着阳具,一只手放在她的美臀上。阳具对着穴口,他的脚尖略为提高,挺着腰,用力一顶。

「啊┅┅啊┅┅」阳具全部塞进彩绮的嫩穴内。

「卜滋!卜滋!」精典亳不留馀地的抽插。

「嗯┅┅嗯┅┅啊┅┅好美┅┅用力┅┅用力┅┅干┅┅我┅┅」  九浅一深,左插右抽,精典像一头猛狮,他一边干插,一边咆哮。

彩绮的浪臀经他撞顶,掀起美丽的浪花。

「嗯┅┅哼┅┅嗯┅┅哼┅┅啊┅┅雪┅┅」她面红耳赤,香汗淋漓,浪叫不己。

「啊┅┅快┅┅妹妹┅┅要┅┅出来┅┅了┅┅唔┅┅求你用力┅┅干┅┅快┅┅用力一点┅┅耶┅┅」「卜磁!卜滋!」彩绮的淫水大作。

精典见她不停的叫床,心下喜欢,又猛力的动作,比原先来的猛而快。

她哀哀悲呜,双眉紧锁,狂浪至极。

「啊┅┅啊┅┅」

娇喘如呢的彩绮,终於在他的一轮猛攻之下又出水了。

此时,精典正是来劲的时候,沾满淫水的阳具正干得舒服。精典把阳具抽出来。

「喔┅┅嗯┅┅」彩绮嫩穴一时空旷,嗯哼的娇嗔着。

他把彩绮翻过来,让她躺着。彩绮被他插得不知所云,也没理会,仍不停地嗯哼呻吟。

精典将她的两只脚一抓,然後跨在自己的双肩,身体往下压。於是彩绮的浪臀便成悬空,他则环抱着她的美臀。

「哦┅┅典哥┅┅我受不了┅┅啦┅┅」

精典淫性正发,也不管她。他的阳具硬如铁棒,立刻又插进来。

阴唇夹着阳具,「卜滋!卜滋!」经他的压插,淫水又流了许多。

「喔┅┅嗯┅┅哦┅┅喔┅┅」

精典只觉得她的小淫穴紧紧地咬着自己的阳具,每抽插一下,他的龟头便热麻不已。

「哎哟┅┅哎哟┅┅雪┅┅啊┅┅对┅┅对┅┅用力┅┅啊┅┅浪穴┅┅好舒服┅┅唔┅┅再来┅┅对┅┅插┅┅吧┅┅我爱┅┅你┅┅嗯┅┅嗯┅┅」  彩绮狂浪的吟叫,朱唇不传地颤动,精典更是神气十足,如入无人之境地猛干。

「卜滋!卜滋!」又插了八十来下,阳具沾满淫水。

精典汗流浃背,全身舒畅,终於再也忍不住嫩穴的夹功。突然,他紧抱着她的肥臀。

「啊┅┅我┅┅来了┅┅啊┅┅」

「卜!卜!卜!┅┅」他的阳精终於射了出来,流了她满身。

「唔┅┅嗯┅┅」彩绮更是浪浪地呻吟着迎接它的来临。

以後接连几天的假期,精典和彩绮这一男一女更是在这家旅馆制造了许多风流韵事。

※    ※    ※    ※    ※  三天的假期很快的结来了。曲终人散,人生哪有不散的筵席。精典的末婚妻芷娟也要回来了。

彩绮带着依依不舍的恋情,终於和精典分手各奔前程而去。但对两人而言,这将是他们生命中精彩的片段。尤其对彩绮来说,更是令她回味无穷。

几天後,芷娟终於回来了。当然,她不知道精典风流过。

花女情狂(二)

芷娟回来的第一天,因为两情相悦,也好久没见面了,所以特别甜蜜。当晚两人看了一场电影,便出双入对的投宿旅馆。不久,精典和芷娟已双双一丝不挂的交叠在床上。

男的贪婪如狼,享受着芷娟如天赐般的美食。女的娇嗔如呢,享受着末婚夫温柔的爱抚。

他们尽情地作爱,精典猛力抽送,而芷娟则淫水乱流如注,一直到双双精疲力竭。

不久之後,精典和芷娟就完成终生大事,俩人的感情更是够胶似漆,一样你爱我,我爱你的。

※    ※    ※    ※    ※  这是一个午後的时候。

芷娟和丈夫精典在客听中,共同看着一张报纸。

精典虽然眼睛在看报纸,可是手却也没闲着。只见他的一只手伸入了她的裙子里面,摸着她的阴户,百般的拨弄着。他弄得她禁不住春心发作,那阴户口流出了骚水,精典趁此机会抱着她求欢。芷娟假意了一番,也就顺从了。

精典忙起身关好门窗,将她抱到了卧室。然後他便替她宽衣解带了起来。

芷娟对他说道∶「你要玩,拉下裤子随便干干就是,何必把衣服全脱了呢?

对不对?」

精典道∶「白天行欢,为的就是赏玩你那全身白肉,必要脱得一丝不挂才玩得畅意。」芷娟听他如此说,也说不再作任何表示。

精典帮她脱下了外衣,里面还有一件奶罩。他又把她的内衣脱去了,才露出一对突出两峰嫩乳。他顺手摸了一把。接着他又将那仅有的遮身物内裤脱掉,至此芷娟已成了一个赤裸裸的美人儿了。

他细细的从头到脚欣赏了一番。然後他也将自己脱得赤条条的。

只见他将芷娟按倒,将她的双腿分开,举起阳具便向她的阴户冲进去。

精典现在插穴的兴致很高,所以阳具也比往时更大。而芷娟的阴户小不易顶入,所以阳具只在阴穴口磨擦着,没有一下子便插进去。

「嗯┅┅快插入呀┅┅痒死了┅┅嗯┅┅」  精典知道她的欲火大动,淫水也流了出来。他便挺腰,然後屁股向下一沉,「卜滋!」那一根大阳具便尽根而入了。

芷娟的阴穴正在急急盼望着,这一下得此阳具的插入,立刻把痒止住,畅快异常,只见她两手紧紧环抱着精典的双股。

「嗯┅┅好舒服┅┅嗯┅┅快┅┅快动呀┅┅哼┅┅」  精典见她如此兴奋,也使出了他的本事,真是根根到底,下下着肉。芷娟的屁股也不住地往上迎合。

「噗吃!噗吃!┅┅」那淫水更是愈流愈多了。

她又哼道∶「精┅┅精典┅┅快!你更用┅┅用力些┅┅哼┅┅好舒服┅┅嗯┅┅」看她娇骚无力,腿儿软软的摆着屁股,眉儿颤颤,星眼半启,颊泛红晕的紧抱着精典。

只见他们前前後後的迎送着。精典使出了所有的力气,大抽大送着。这一来直把芷娟弄得欲仙欲死,整个人飘飘然的。

「哎唷┅┅嗯┅┅哼┅┅」

淫水受到阳具的刺激,更是不断地流出来,而且阳具在抽插时还不时带出阴肉,翻来覆去的。

「芷娟┅┅好┅┅快活吗┅┅哼┅┅」精典喘着气说道。

「嗯┅┅我真┅┅真快活┅┅啊┅┅死了┅┅死了┅┅哼┅┅」  芷娟在说话之际,由於太过於快活,那阴精也不觉丢了出来。

这一阵阴精热浪袭来,使得精典觉得十分舒畅,於是他更加卖力抽插起来。

他们的欲火已经无法抑止,而是在奔放了。

「啊┅┅太┅┅太美了┅┅嗯┅┅我要┅┅要升天┅┅了┅┅哼┅┅快┅┅插┅┅快插死我吧┅┅嗯┅┅哼┅┅」芷娟此时已被插穴弄得舒服极了。

精典望了芷娟那种娇弱欲醉,尤其是那浪声浪语,使他的血液有一股无比的冲动。

「哼┅┅哼┅┅」他喘着气,猛抽猛插着,有如一只猛虎般。

「哎唷┅┅又┅┅」原来快活的芷娟忍不住再度的丢了阴精,她舒服得咬着精典的颈子。

这是一场肉与肉之间的磨擦大战。

「滋┅┅滋┅┅」插穴声是愈来愈响亮了,那当然是芷娟流出过多淫水的像徵。

「啊┅┅我┅┅我会┅┅完了┅┅」

精典的阳具在阴穴中不断地旋转着,有时再出其不意的猛顶花心一下。

「哎唷┅┅酸痒极了┅┅哼┅┅哼┅┅好难过┅┅不要┅┅不要再旋┅┅旋转┅┅哎唷┅┅怎麽┅┅哼┅┅那麽重┅┅嗯┅┅你这人┅┅真坏┅┅哼┅┅撞到人┅┅人家的花┅┅花心上了┅┅嗯┅┅啊啊┅┅又旋┅┅旋转了┅┅嗯┅┅哼┅┅旋转了┅┅」她的花心具有一股吸引力,使得阳具非常舒适,於是更加壮大,激得他精神兴奋,愈插愈起劲了。

他开始加速的挺动,猛力的抽插着。

这时她简直是虚脱了。那阴精不知丢了几回,而且淫水也流了很多,现在只有娇喘浪嘘的力气了。

「啊┅┅嗯┅┅哼┅┅」这时精典鼓足了力量,狠狠的抽了几十下。

「啊┅┅嗯┅┅」他的阳具就像雨点似的冲刺着,同时人也打了个寒颤,一股热热的阳精就此丢了出来。

从此以後,这对新婚燕尔的新人便时常干这种事儿。

※    ※    ※    ※    ※  精典在公司算是重量级的干部,最近公司打算拓展第二事业。

经过董事会的决议,决定将公司在台北成立,并派任王精典为筹划小组的负责人。时间为期半年,精典立刻走马上任。

临行前,精典向爱妻说∶「此去经半年,娘子可要保重。」  「会的!你也要保重自己,不过我会常思念你。」芷娟说着,眼泪也跟着滑落。

精典把她抱在怀里,轻吻着芷娟,向她安慰着∶「半年很快就过去啦!」  「可┅┅可是人家会寂寞┅┅」「寂寞时常想我┅┅来┅┅」精典吻着她的粉颊,一只手抓着芷娟的趐胸。

「嗯┅┅啊┅┅」

精典知道爱妻为他即将北上而难过,只好不断的轻抚她,表示极为亲热。芷娟经他一阵爱抚,立刻轻哼娇嗔起来,彷佛离别并不那麽感伤。

「那你┅┅今晚┅┅要好好服侍我┅┅」

芷娟知道丈夫北上在所难免,还好才半年,否则她往後的日子可要独守空闺而难过。

「嗯!我会好好服侍你的,不然明天就要去台北了。」精典说着,已将她的两只脚抓住。

然後放在自己的双肩,把芷娟那肥大的白屁股翘起来。精典扬起那玩意儿,准备要插入。

「唔┅┅嗯┅┅快给我┅┅不过┅┅有空要常回来┅┅哩┅┅」  「一定┅┅」精典说完,已将阳具插入芷娟的淫穴。

「啊┅┅嗯┅┅呀┅┅」阳具进入浪穴後,芷娟按捺不住的浪叫起来。

「卜滋!卜滋!」淫水不断流浪出来,发出悦耳的声音。

精典抱住她的浪臀,毫不留情。

芷娟启着朱唇,那香舌露吐,一伸一纳,沾着丝丝的口水,煞是性感。

「嗯┅┅嗯┅┅嗯┅┅我的穴┅┅好胀┅┅好饱┅┅哼┅┅雪┅┅雪┅┅」  「用力┅┅用力┅┅干┅┅啊┅┅好爽┅┅再┅┅来┅┅快┅┅」  听到太太舒服的浪叫,精典像头牛,他高高的举起阳具,起起落落。

「呼┅┅呼┅┅噢┅┅」精典自己也忍不住的狂呼起来。

「好美┅┅的浪穴┅┅」他的速度放快。

已香汗淋漓的芷娟,经他一阵狂插,已娇嗔连连,似乎丧失意识。她紧紧的用手抱住自己的双乳。

「卜滋┅┅卜滋┅┅」淫水仍不停地流浪。

「美吗┅┅小浪穴┅┅」

「浪穴┅┅爽┅┅唔┅┅大阳具┅┅干得妹妹┅┅死去┅┅活┅┅来的┅┅啊┅┅」精典见她被搞得死去活来,淫浪百态。为了逗趣她,让她讨饶,精典故意将抽插的动作放慢。

「啊┅┅不要┅┅停┅┅哦┅┅快┅┅用力┅┅干我┅┅快┅┅快┅┅」  「呜┅┅呜┅┅求求┅┅你┅┅大阳具┅┅来吧┅┅我爱你┅┅嗯┅┅」  精典听她讨插,那种性饥渴的情绪令他感到无比的兴奋。他有种征服感。於是他再一次的加快速度,并且用力推送。

「啊┅┅哦┅┅我┅┅来┅┅啦┅┅」

芷娟经他一番压送,身体哆嗦起来,再一次的达到高潮。她娇嗔连连,全身无力的浪叫着。

精典仍继续抽插,阴唇紧咬着阳具。

两分钟後,原来像死去般的芷娟又再一次的清醒,并且娇哼起来。原来她又春潮来临,千娇百媚。

精典也感到全身热呼呼,血液沸腾不已。

精典改变作战方式,他让曲芷娟侧躺着,精典侧躺在她身後。他抱着她的一只大腿,让芷娟的阴户洞开,然後他的阳具从後面捣入。

「嗯┅┅啊┅┅」阳具插入後,精典开始插送,芷娟轻哼的呻吟着。

阳具一进一出,次次入底,顶着花心。精典感到全身舒服透顶,随时有射精的可能。

再插了十来下,又听到芷娟浪淫起来。经验告诉精典,她又要高潮了。於是他又猛力顶了十来下,两人终於异身却同时的达到性爱的高潮。

「啊┅┅啊┅┅噢┅┅噢┅┅」

精典的另一只手绕过她的身体,紧紧将她抱住,身体颤抖不停。而芷娟几乎魂破九霄,浪声浪叫。

「哦┅┅哦┅┅哦┅┅哦┅┅啊┅┅」她的娇躯蠕动着,香汗从她身体的每一寸肌肤冒出。

不久,两人竟然沉沉入睡┅┅

次日,精典匆匆忙忙离别娇妻走马上任北去,留下孤单的芷娟。

花女情狂(三)

公司帮精典在工作地方的附近租下了一间套房,做为他休息的地方。

这一带都是套房式的组合建筑,精典住的这一户由三间套房组成。三间套房门对着门,精典住的这一间後面有一间小厨房,不过并没有人使用。

精典住了半个月,并没有看到有其他的人住在这儿,他觉得奇怪,分明听房东说这里住着另外两个女孩子,於是好奇的跑去问房东,房东才告诉他。原来两个女孩子比他早两个月搬来住,她们白天睡觉,晚上出去表演脱衣秀谋生。

精典每天一大早出去工作,两个女孩予可能都还没回来,即使回来也都关在房里。所以精典一直都还没有见过她们。

一直到第二十四天,精典才分别见过这两个神秘的女郎。两个女孩子,一个叫美云,另一个叫雅姿。美云和雅姿都是年轻貌美的女孩,而且身材惹火,难怪她们有本钱去脱衣。

精典看她们气质高雅,颇令他意外。慢慢的,因为住久的关系,大家碰面的机会也就相对的增多了。

美云与雅姿当然也不可能天天有秀要表演,只是刚好精典搬来时,她们的秀约较多。现在,总算较有碰面的机会。

偶尔,精典会碰到有男人来找她们。他也没有感到很骛讶。因为以她们的职业,以她们的条件又是单身,也许很容易让人家联想起某些事而已。

不过,当夜深人静,精典确实也会想到一男一女关在房间内的事。那时,精典会感到很寂寞。然後,他会想起远方的芷娟。

虽然,精典也常打电话回家,不过为了更上层褛,他连假日的时间都到公司报到。所以他并没有打算利用假日返家,而芷娟也因旅途遥远,又会晕车,所以并不积极到台北探视丈夫。

虽然大家在同一个门户进出着,彼此也都知道对方,只是精典并无意和她们打交道。

因为精典生就一表人材,个子高大,身材非常修长,有股男人潇潇的劲儿。

所以她们一遇见精典,都热烈的和他打招呼。

在一天的夜里,精典在半夜醒了过来,就起床出去小解。

等他走过隔壁,那一位叫雅姿的女郎的房间传出了声音。发出来的声音,使得他不得不驻足听个究竟。

「嗯┅┅哼┅┅轻点嘛┅┅这麽急┅┅」原来传出来的餐音,是雅姿的浪声浪语。

正巧的是,雅姿的房间门没有刚好,留了一丝门缝。只见床上两个赤裸人儿在那儿纠缠着。雅姿的两只腿抬得高高的,那个男人背向门这边,只见他的屁股一上一下着。

精典听见雅姿不住地浪哼着∶「嗯┅┅快┅┅快┅┅哼┅┅再深┅┅点┅┅嗯┅┅对┅┅对┅┅用力顶┅┅顶住┅┅啊啊┅┅乐死了┅┅哼┅┅好快活┅┅嗯┅┅真舒服┅┅哼┅┅」那男子非常卖力的抽插着。

抽插了几十下之後,那男於突然跪着起来,然後双手将雅姿的两条腿握住高举了起来。这下子,雅姿简直是门户大开了。

「死人┅┅你要┅┅干什麽┅┅哼┅┅」雅姿在底下问道。

那男子答道∶「我┅┅我要插死你┅┅」说罢,一根大阳具又大力地挺了进去。

「哎唷┅┅」雅姿叫了出来。

「哎┅┅唷┅┅你不会┅┅轻一点啊┅┅好大力┅┅快把我的┅┅小穴给插穿了┅┅」雅姿娇声的说道。

那男子十分得意的样子,不由分说就大起大落,根根尽底,直顶着穴心子。

「嗯┅┅真舒服┅┅哼┅┅啊┅┅插的我┅┅舒服极了┅┅嗯┅┅好美┅┅嗯┅┅」那男子抽插得更加有力了。

「滋┅┅」随着欲火高涨而流出的淫水,更是有声有响了,使人听来十分的刺激。

这时在门外偷窥春色的精典,看了这一幕精彩的春光外泄,一股欲火油然自心中升起。

最明显的迹像是,底下那一根阳具也不觉抬起了头,开始坚硬了。

他愈看愈难以忍受,真恨不得此刻能替代那男子,换自己上场去抽插一番。

他忍不住用手去握住自己的阳具,上下揉摸着,暂时解决难耐的滋味。

「嗯┅┅哼┅┅」里面还是不住地传出雅姿的快活声。

这时候,那男子突然停止了抽插动作。

「嗯┅┅怎麽不┅┅不动了┅┅」雅姿正在快活欲仙欲死之际,他一不动,立即感到一种空虚感。

精典也觉得奇怪,还以为这男子不济事,已经早早丢了阳精,是位银样蜡枪头的呢!

不过,在这时候,那男子开了口道∶「雅姿,我们换个姿势吧!」  其实,他是有点累了,所以也就顺便换个姿势,可以尝尝另种滋味,是一举两得的方法。

雅姿娇声道∶「什麽姿势?」

那男子说道∶「由你来采取主动好了。」

雅姿说道∶「由我主动?」

「嗯,就是改变我们的位置。」

「你的意思┅┅」

那男子接道∶「我的意思是你在上面,我在下面躺着,这样的姿势可以更为深入,而且你也可以探取主动,你高兴如何动就如何动,怎麽样?」  雅姿娇声道∶「哼!你的花招真多!」说罢,两人即对调了位置。

只见那男子一根阳具直挺挺的朝上着。而雅姿此时起身来。

这时候门外的精典终於有机会一睹她那美妙的身材,他真是大开眼界。因为他见到曲线玲珑,双乳丰满以及那神秘的三角丛林地带。

这一来,更使得他心跳加速,血脉贲张了起来,尤其是那根东西更是恶形恶状了。他差点就按捺不住了,只得卖力的用手套着阳具,阳具使劲抽着,聊以自慰,这情景实在是颇为滑稽的。

而这时候,雅姿的双腿跨在那男子的屁股两侧,那阴户也就朝下对着阳具,然後,那男子两双手按她住她的屁股,向他自己的阳具压下。

「啊┅┅」雅姿「啊!」了一声,再也没出声了。

原来她本身用力过度,那根阳具一下子就完全尽入阴穴里面,而且狠狠向花心顶了一下。

何况这种姿势,本来就是一种很深入的插穴法,可以说是非常直接的。

「动呀┅┅动呀┅┅」那男子在下面催促着。

雅姿也就开始动了起来。

「嗯┅┅哼┅┅」雅姿十分快活的浪哼声。

「好┅┅好深啊┅┅嗯┅┅顶┅┅顶到我┅┅心上去┅┅去了┅┅哼┅┅嗯啊┅┅乐┅┅乐死┅┅我了┅┅」雅姿乐得浪声浪语。

「滋┅┅滋┅┅」那阳具和阴穴的磨擦声,更是愈来愈紧凑,而且非常的有节奏感。

她的屁股动得十分利害,好像要将那根阳具给含了进去,完完全全地吃进里面。

「哼┅┅」如此套弄着,那男子也十分快活,也发出了舒畅快活的声调。

雅姿的浪劲奇高,淫水更是直流出来,流在那男子的睾丸上,湿了一大片。

「啊┅┅不┅┅不行了┅┅哼┅┅」雅姿连续动了五分钟之後,即叫着不行了,那动作也缓了下来,不像初开始那麽快速。

原来这种姿势,女子也容易达到高潮,而丢了阴精。

雅姿在喊不行时,已不知丢了几回阴精,所以她现在整个人娇喘嘘嘘,似乎提不起精力来。

「嗯┅┅我┅┅我┅┅没┅┅没力气了┅┅我再也动┅┅动不了┅┅」  「嗯┅┅嗯┅┅」说罢,人就要往前倒。

那男人赶紧双手支住她的身体,他选的地点正好是那柔嫩的双乳,於是他又趁机揉摸了那可爱的乳头。

「嗯┅┅」他一摸她的敏感部位,她马上有了反应。

精典在外面是愈看那欲火愈高涨,使得他真不知如何是好。他看着那鼓起的阳具,想着不知该如何解决平息它的怒涨,给它安抚。

就在这时,一只女人的手伸来┅┅

「啊!」精典差点喊出了声音来,他用一只手捂着口。

却在这时,那只女人的手却毫不客气的往他那鼓起的地方摸去。

他转过头来一看,内心依然吓了一跳,原来此人正是另一位女郎--美云。

只见美云含着媚眼对他微笑着。

这时候美云也是半夜醒来起床到厕所去,没想到一走出房门,即见到这副景像。她看到精典偷窥春光,而一只手也不住的搓揉着自己的阳具。她一时兴起,就蹑手蹑脚走了过来,给他来一个出奇不意的行动。

精典这时真不知如何是好?他一脸的羞相,措手不及的样子。

美云看他这副模样,心里直想发笑,於是,她用力的搓了一下阳具。

「你┅┅」精典真不知如何启口,这种场面他可是从未遇见过,此时他真是进退两难了。

这时候美袭轻声的说道∶「来,到我房间去。」说罢,也不等他有所表示,便拉着他走,精典只好由着她了。

一进房门,美雪马上热情的抱住他,还对着他的嘴便吻了起来。精典当然不会拒绝,何况刚才他看得欲火难消,如今有人投怀送抱,岂肯任其溜走。於是,他也反手抱着她,两人这一吻非常地热烈┅┅精典觉得她的皮肤非常细嫩,可能是她穿了一件纱质的睡衣。而在他胸前的感觉,却是接触到一对柔软的肉球,使他觉得软绵绵的,十分舒服,一股欲火更加旺盛了,而且是熊熊的燃烧着。

原来,她并没有穿内衣,所以他接触的只是一件薄纱,而这层薄纱也等於是没穿,发生不了多大作用。

於是,他的手在她的背部抚摸着,他可是亳不客气了,何况说是她主动带他来房间的。

「嗯┅┅」美云被他抚摸得舒服极了,渐渐的,她的欲火也高涨起来。

许久┅┅这一吻才告一个段落。

美云娇声说道∶「我们到床上去。」说着,她的人就平躺在床上,眯着眼。

那一副姿态,可真是惹火的,那起伏着的双乳,在向他诱惑着。尤其是隔着一层纱,增加了无限的神秘感,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到那两粒乳头点在高峰上。

精典就迫不及待的扑上她,又是一阵狂烈的热吻┅┅  他的手直接伸入了那一件薄纱内,去接触她那真实的肉感,摸着她那软绵绵的肉球。

这时,精典就暂时起身,然後将她的薄纱衣服给除了下来,使她的肉体展现在他的眼前。

他的手在她的身体各部位抚摸着,在摸着乳房的时候,更用手指头轻捏着乳头,使得她十分快感舒适,欲火更是节节高涨。再往下移,来到了小腹上,她的阴毛并不多,稀稀疏疏的。所以他的手继续再往下移,精典摸到了那已湿润的阴户。那两片肥厚的阴唇也早已湿了,他试着用一根指头探入内┅┅  「嗯┅┅好痒┅┅不┅┅不要探了┅┅会┅┅会难受┅┅快┅┅快将你┅┅你的阳具┅┅插┅┅插进去┅┅嗯┅┅来┅┅来解┅┅解痒┅┅嗯┅┅快┅┅快快┅┅我┅┅我好痒┅┅」精典的那根阳具也早已硬得难受了,所以一听她的浪声浪语,也就开始行动起来了。

首先,他将自己的衣物脱掉,立刻将阳具解放出来,展现他的雄姿。

「啊┅┅你的┅┅好┅┅好大啊┅┅」精典听她如此说道得意非凡。

他今天准备大展身手,将她弄得死去活来才罢休,有了这个主意,他的精神更为振奋起来了。

他握着跃跃欲试的阳具,然後将她的两腿拨得开开的,以便阳具的插入。於是他提枪上阵,将龟头对准了阴穴口,然後亳不留情的猛力一挺,「滋!」的一声,便尽根而入了。

而美云在他阳具插入的同时,也叫了出来∶「啊┅┅好大力喔┅┅」  这时,精典更是如鱼得水,快活得抽插起来,她也是和他有着同样的感受,刚才阴穴的空虚感,已经由於阳具的插入,一扫而空了,现在替代的是舒服与美妙。

这种插穴的乐趣,非亲身体验,否则是难以形容那魂飘飘,欲仙欲死的快活情趣。

「嗯┅┅好舒服┅┅这样大┅┅的阳具┅┅插┅┅起来真┅┅妙┅┅嗯┅┅多┅┅多快活呀┅┅哼┅┅快┅┅用力┅┅再深一点┅┅」美云快活的浪声着。

她的淫水湿润了阴穴,也湿润了阳具。

精典大抽大插着,美云的浪声愈哼愈响了。

「啊┅┅插死我┅┅插死我┅┅好┅┅好痛快┅┅嗯┅┅」  精典的龟头不继的擦巾她的肉穴里的痒处,使得她也屁股也不断地扭摆着。

「你┅┅你插得好┅┅好舒服┅┅嗯┅┅好┅┅乐┅┅呀┅┅尽力插┅┅尽力插吧┅┅哼┅┅哼┅┅」她的浪声浪语,更增加了精典插穴的情趣。

「哼┅┅哼┅┅」精典也大呼大喘着。

他今天可说是久旱逢甘霖,抽插得很起劲,有如吃了什麽助力丹药似的,非常有劲。

而美云更是对精典的阳具着了迷,她从未像今天如此快活过,从未觉得插穴是非常美妙舒服的事,所以,她忘情的浪哼浪叫着,那快乐的泉水也不断地流出来。

「嗯┅┅真好┅┅真妙┅┅嗯┅┅实在┅┅太美好了┅┅哼┅┅我要你┅┅啊┅┅我┅┅我需要你┅┅呼┅┅快┅┅快┅┅插死我┅┅也┅┅也不要紧┅┅哼┅┅」她实在已到达那忘我的境界了。

但是这种轻抽浅插的方式,却也是一种调济的方法,可以更深切体会到插穴的美感。尤其是阳具和阴壁磨擦所产生的感觉,那滋味真是不可形容的。

「啊┅┅嗯┅┅」美雪自己还是不住地扭动着屁股,以增加阳具和阴穴的磨擦力。

精典的阳具觉得非常快感,不知不觉抽插的速度加快了起来。

「嗯┅┅用力┅┅插吧┅┅插到花心去吧┅┅哼┅┅我┅┅我今天┅┅快┅┅活┅┅死了┅┅哼┅┅用力吧┅┅用力┅┅」  美云的腿也抬高了许多,让阳具能更深入的插顶到花心深处,如此,她更能获得快感。

「唷┅┅嗯┅┅」

「啊┅┅要丢了┅┅」

精典只觉得在阴穴里的阳具,受到了一阵抖颤,然後一股热浪袭上了龟头。

「哼┅┅哼┅┅」美云丢了一股阴精之後,她的屁股也暂时停止了扭摆,只是嗯哼着,她似乎是在静静的享受着,享受着丢阴精的美感与舒畅。

「嗯┅┅」她现在觉得好乐,好满足┅┅

精典又急促的抽插了几下,只觉一阵快感传遍了全身,不禁抖颤了几下,他的龟头狠狠顶住了花心,一股阳精也急泄了出来,而且很热很热┅┅  就这样,精典享受了一次免费的艳福。

※    ※    ※    ※    ※  这一天,他照常到公司上班。

晚上的时候,去参加了一个应酬,喝得酒醉薰薰的回到住的地方。等他开门进来,赫然发现有一个人在他的房里。平常他的房门是不上锁的,所以,这人才可以顺利的进入他的房间。

他半启着醉眼,看清了眼前的人。只见他说道∶「是┅┅是你┅┅」  原来,在他房间的是雅姿。

精典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怎会在┅┅在我┅┅我的房里?」  雅姿却笑着走了过来,媚声道∶「我在等你呀!」  精典不解的问道∶「等我?有什麽事?」雅姿此时更是一副妖媚的模样地说道∶「你这个人不太公平!」  精典听她如此说,更是不了解,於是他问道∶「不公平?什麽事不公平?」  雅姿笑道∶「你只给了美云。」精典的神智稍醒了过来,不过他现在可不知道雅姿的用意何在?所以精典他又说道∶「我给了美云什麽?」雅姿娇声道∶「哼,你这个人还真会装,昨夜你不是在美云的房里吗?是不是?」精典这下子才明白过来,原来美云昨夜尝到大阳具的甜头,非常的快活,也将这件事告诉了雅姿。所以,雅姿一听她的叙述之後,自己也想试个究竟,看看是否如其所说。为了这件事,雅姿今天特地专程来等精典,准备一决雌雄。

可是精典这时反而不知如何开口了,而雅姿却走了过来,依着他说道∶「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喔!」说罢,一只手还不停地在他的胸部抚摸着,试图引诱他、挑逗他。

精典哪里能经得起如此的挑逗、引诱,尤其今天又有点醉,更是容易激起欲火的燃烧。於是,他一下子反手抱住了雅姿,并且还将嘴凑了上去,对准了她的嘴就亲了起来。

「嗯┅┅」这一吻也是十分火热,而且这一吻也吻得雅姿全身趐软无比,真可以说是未饮先醉了。

精典的一双手更是丝毫不客气的在她身上摸索着,一只手更加探进去了那裙子的里面。这一摸之下,只觉得里面湿润润的,想必她早已是春心大动,春情泛滥,而引发淫水直流而出。

他调皮的用两根指头捏了捏那嫩嫩的阴唇,捏得她既感趐麻又酸痒,使得她不禁浑身颤抖着。

「嗯┅┅」一面吻着,口中还不住发出舒服的声音。

精典更是偶而去捏捏那阴核,这一来,使得她更是颤抖得厉害。因为阴核是女孩子全身最敏感的部位,能挑起女孩子的最高情欲,所以雅姿这时实在已经有着非常强烈的欲望了。这时她的下体也不禁的扭动了起来。

她们彼此的嘴才分了开来,可是雅姿却不停的吻着他的脸、他的颈子,更不时的去咬他的耳朵。

两人此时已是乾柴与烈火了,为了争取时效,他们彼此以最快的速度脱掉了身上所有的衣物,然後摆好了准备迎战的架势。

精典即握着阳具对准雅姿的阴穴後,便朝里头顶了进去。

「啊┅┅」在精典的阳具顶进去时,她痛快的啊了一声,还顺势将精典的屁股朝前推了推,这一推使得阳具能完全尽根而入。

「嗯┅┅嗯┅┅」这一顶,直顶到花心深处了。乾柴烈火,这一股欲火更是非常的猛烈。

「啊┅┅啊┅┅」大阳具的猛烈抽插,使得雅姿只知道浪哼着。她的双手紧抱着精典,还不住的在他背上抚摸着。

精典抽插了一阵子之後,雅姿的淫水有如泛滥的洪水般,流了到处都是。

「啊┅┅我┅┅我好舒服喔┅┅嗯┅┅哼┅┅你的大┅┅大阳具┅┅真┅┅真行┅┅哼┅┅弄得我┅┅我好┅┅好快活┅┅啊┅┅真是美┅┅美妙极的┅┅嗯┅┅哼┅┅美┅┅云┅┅说的一┅┅一点都┅┅不假┅┅」  她真是痛快无比,所以浪哼浪叫不已。

精典的阳具更是在她的阴穴内,灵活的进出着。在阳具抽出时,还不时的将那粉红色的阴肉翻出又覆入着。

「啊┅┅嗯┅┅我┅┅我要丢┅┅要丢了┅┅」精典又抽插了几下,就感觉到她是丢了阴精。

雅姿在丢了阴精之後,不再浪叫了,可是,她还是浪哼着。当然,她是太快活了。

「嗯┅┅嗯┅┅弄死我了┅┅哼┅┅我┅┅我情愿被┅┅被你┅┅顶死┅┅啊┅┅亲爱的┅┅哼┅┅尽力的抽┅┅尽力的插吧┅┅」  插穴的美妙与快感是任何事物无法代替的,而且也只有身历其境方能体会。

所以,看雅姿现在半启着眼睛,口中浪声着,淫水直流,阴精外泄,屁股乱扭,这一切种种的现象,就不难看出她的快活与舒畅。

「哼┅┅哼┅┅我又┅┅又要┅┅丢┅┅丢了┅┅」雅姿说罢,真的再度丢了阴精。

精典这时慢慢将抽插速度改为九浅一深。

「嗯┅┅嗯┅┅这样┅┅也┅┅也很舒服┅┅嗯┅┅哎┅┅唷┅┅这┅┅这一下┅┅好重啊┅┅嗯┅┅哼┅┅」这样的抽插对於男人本身有很好的功用,对於女人本身也能引发她更高的乐趣。精典不停的抽插着,始终不懈怠。丢了两次精的雅姿还是有着相当的活力,只见她的屁股不住的往上迎凑着┅┅那流出的淫水早已弄湿了床单一大片。

「哎唷┅┅嗯┅┅哼┅┅顶┅┅顶到花┅┅花心上了┅┅好┅┅我好┅┅痛快啊┅┅哼┅┅哼┅┅」精典的阳具慢送快抽,如此有规律的抽动,使得雅姿真是到达了欲死欲仙的境界了。

精典这时候,突然又格外起劲了起来,他的阳具也好像又涨大了许多。

「啊┅┅好痛快┅┅嗯┅┅快┅┅快用力┅┅重一点┅┅深一点┅┅嗯┅┅对┅┅好┅┅好舒服┅┅嗯哼┅┅」她上下浑身扭个不停,快活死了。

「嗯┅┅抱紧我┅┅哼┅┅」

精典的阳具有如不倒翁一般,一阵阵上下起落,左冲右撞的,非常的厉害。

「嗯┅┅我┅┅我死了┅┅哼┅┅」雅姿此刻真已忘了身在何处,整个人享受这美妙无比的乐趣。

抽送,不停的抽送┅┅

「我┅┅我又┅┅」这次话还没说完,那三度阴精又丢了出来。

流了许多的阴精和大量的淫水,雅姿此时也已感到全身乏力,整个人都要虚脱了。可是精典还是雄风般的架势,挺立不倒。

「哼┅┅」雅姿娇喘着。

「你怎麽┅┅还┅┅还不泄┅┅泄精呢┅┅哼┅┅我┅┅我已受┅┅受不了了┅┅嗯┅┅」雅姿首先举起了白旗。

精典听她如此说道,更加紧了抽插的速度。

「啊┅┅嗯┅┅哼┅┅不┅┅不行了┅┅啊┅┅」精典的阳具像雨点般的,不断顶着她的花心。

「啊┅┅我死了┅┅死了┅┅」这时,精典也骤觉一阵快感传遍全身,龟头也跳动着,精关再也把持不住。

「滋!滋!┅┅」於是,两股阴阳精一齐泄了出来。

精典瘫软在雅姿的身上,拥抱着她的娇躯,相拥入梦。

※    ※    ※    ※    ※  自此以後,两女一有空就轮流过来精典的房间,享受至高的性爱乐趣。

精典在台北这一段时间也就不再寂寞,反而是非常的快乐。

花女情狂(四)

就在精典享受左拥右抱的同时,芷娟一个人在高雄却是过着寂寞的日子,尤其到了晚上入睡时,那种孤枕独眠的情形,常使她夜夜失眠。

有一天,她上街去走走,就在一家百货公司看一件手饰的时候。突然,有人从後面叫了一声她的名字∶「芷娟!」这声音听来有点熟,可是并不是她先生精典的声音。於是,她就转过头来看到底是谁?

「┅┅」她一回过头看的时候,竟然大出她意料之外的人出现了。

「芷娟!」那人又叫她一声。

只见叫她的人是一个瘦高的青年,也长得十分英俊,眉宇之间更有一股神采飞扬的气息。

「是你,亚弘!」原来此人正是芷娟以前的男朋友。

亚弘说道∶「芷娟,好久不见了,你好吗?」  芷娟按捺着一股激动的心情,说道∶「嗯!你┅┅你也好吗?」  只见亚弘用那深情的眼光凝视着她。

芷娟不敢再看他,赶紧将眼光移开,不安的注视着地上,默默不语。

「芷娟,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谈谈,好吗?」亚弘用着徵求的口吻说道。

这时,芷娟并没有反对的意思。亚弘的出现,使她平静的心湖又起了变化。

※    ※    ※    ※    ※  在一处幽静的咖啡厅角落里,坐着一对男女,他们正是芷娟与亚弘。

亚弘首先打破沉默地说道∶「芷娟,你知道吗?我一直在想念着你。」  芷娟不知如何启口,只是连连说∶「我┅┅我┅┅」  当初他们两人是一对热恋的情侣,却由於发生了一点误会,两人互相赌气,就这样分手了。如今再次的见面,芷娟已是人家的太太了。

芷娟轻声问道∶「你结婚了吗?」

亚弘摇摇头,一片深情地看着她。

芷娟逃避他的眼光,继续说道∶「你应该结婚了。」  亚弘说道∶「我是应该结婚,但是没有你┅┅」  芷娟知道他要说什麽,赶紧打断他的话,说道∶「你现在住在哪里?」  亚弘说道∶「我现在住在台北,自己开了一家贸易公司,今天我是来高雄出差的,没想到会遇见你!」芷娟这时候都不敢将眼光和他对视,她怕自己会忍不住将感情重新点燃。

可是,亚弘却不给她回避的机会,只见他伸出手,一下子将芷娟的手握住,说道∶「芷娟,你知道吗?分手後,我一直很後悔,却又鼓不起勇气来,所以我始终忘不了你。」芷娟此时一颗心简直是慌乱极了,她不晓得该如何来对他表白?在她的内心深处,何尝不是有他的影子存在。毕竟他们曾经刻骨铭心的爱过,而这一切却都只能回忆罢了。如今,往日的情景犹如现在,可是她却已经结婚了。她虽然爱着先生,可是这初恋的情人更教她难以忘怀,尤其现在两人再度重逢,心中的那一股爱意又油然而生。

唉!难道这是命运的安排吗?┅┅她现在是心乱如麻了。

亚弘开口说道∶「芷娟,我们是不是该庆祝一下我们的重逢呢?」  芷娟没有开口。

亚弘又说道∶「我带你去XX大饭店,那里的菜和情调都很不错,我们可以好好的叙一叙。」说罢,也不等她的同意,就带她离开咖啡厅。

不久,他们双双来到XX大饭店。亚弘带她到餐厅去,叫了菜之後,亚弘要侍者送酒过来。

等酒来了之後,亚弘替芷娟倒了一杯,芷娟赶紧说道∶「我不要!我不会喝酒。」亚弘说道∶「今天你应该喝一点,不会醉的,你放心吧!」  芷娟只好接受,不再推辞了。

这时,亚弘举起酒杯对她说道∶「芷娟,为了今天的重逢,让我们乾了这一杯。」说罢,亚弘即爽快的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芷娟看他如此,只好勉强将一杯酒喝了下去,不过却是皱着眉头,屏着气地喝的。

「谢谢你!芷娟!」亚弘说道。

芷娟喝了那杯酒之後,粉脸马上就红了起来,这时的她,看起来是更加的娇媚动人了。

「芷娟!你好美!」亚弘由衷地说道。

芷娟更是羞红了脸,直低着头┅┅

这时,亚弘又替芷娟倒上一杯酒。

芷娟喝了一杯酒之後,更由於亚弘对她一往情深,使得她也就不忍再拒绝他了,於是她又喝了第二杯酒。

本来她就不会喝酒,如今喝了两杯之後,已有不胜酒力的样子,她整个脸颊显现了两片红晕。

此时,亚弘一再向她倾诉别後的思念,这一切都使得她整个人陶陶然的,她已沉醉在浓浓的爱意中。

「芷娟,我爱你┅┅」亚弘也喝了不少酒,他毫不保留的说出内心中的话,要让芷娟明白。

「亚弘,这一切都已经不可能了,我已经结婚┅┅」芷娟无可奈何说道。

亚弘又替芷娟倒了酒,这次芷娟主动举杯向亚弘说道∶「你听我说,虽然我们无缘,但我是感激你,感谢你对我的一片真情,就不知如何说才能┅┅」  说到此处时,芷娟已说不下去,只见她一口将酒全喝光了。

亚弘也附和着。

芷娟这一杯酒喝下去之後,整个人却已显得昏沉沉的,连看亚弘都已成两个人了,她已经醉了┅┅「亚弘,我┅┅」

亚弘见她已快醉倒,赶忙过去扶着她,然後对她说∶「芷娟,我扶你去我的房间休息,好吗?」亚弘就投宿在这间饭店,所以他就扶着芷娟上楼去了。而亚弘也知道芷娟的先生调差到台北,所以他就安心的扶她至房间休息。

亚弘扶了她进入房间之後,即将她放在床上躺着。

这时,芷娟说道∶「嗯┅┅水┅┅我要水┅┅」  亚弘赶紧去倒了一杯水,然後扶着她的上半身,给她喝了水。

这时候,芷娟已是昏昏然了,一喝完水就整个人又倒在亚弘的怀里了。

亚弘抱着她,看着她那迷人的脸庞,心里真是爱怜极了!他不禁低下头去吻了吻她。

芷娟受了酒精的作祟,茫茫然地竟然也抱住了亚弘,回吻了起来。这一吻起来,真是天旋地转了。亚弘热烈地吻着她,两人的舌尖在互相探索着,一切一切都溶化在这一吻,没有言语┅┅「嗯┅┅」

许久┅┅两人都满足的发出「嗯!」的声音。

芷娟梦幻般的呼叫着亚弘的名字∶「亚┅┅弘┅┅嗯┅┅我┅┅我┅┅我要你┅┅我要你┅┅」「芷娟┅┅」两人又热烈的吻在一起了。

在如此热烈的情况下,男女之间的大战是难免要爆发的,而且更会是一场激战。

「嗯┅┅」芷娟的口中不住地哼声着。

而亚弘此时也感到一股强烈的需要,他先替自己脱掉了衣服,让那发硬的东西不再受到束缚,解放了出来,他的阳具可也不含糊,昂头摆尾的直挺立着。然後,他继之去为芷娟脱衣服。

芷娟已不晓得拒绝了,如今她只有强烈的需要在控制着她。

这时,亚弘仔细将她衣服脱掉。

芷娟的一只手却无意间碰触到那根粗硬的阳具,她一下子就握住了。她一握住,马上像宝似的捧着、摸着。亚弘的阳具一经她的抚摸,又涨大发硬了许多,是更加雄伟壮观了。

「嗯┅┅哼┅┅」芷娟发出了需求的浪声。

亚弘想到了先让她亲亲阳具,於是他将身体移上前,将龟头对准了芷娟的小口,以便她能含舐阳具。

他让龟头和她的小嘴磨擦着,芷娟也就不自觉张开小口去含。

「嗯┅┅」亚弘趁此机会将整个龟头塞入了她的嘴里。

芷娟的嘴里含住了龟头,塞个满满的,使得她的舌头乱舐着。可是这一来,却也大大的助长了其中的乐趣与快活。那舌尖的搅动,使得龟头十分美感,尤其是舐到那马眼,还有那龟头肉沟,引来一阵快感。

但这却苦了芷娟,那龟头相当巨大,过长的时间,使得她的嘴巴也发酸了起来,只见她双手猛推着亚弘。亚弘也不忍心看她难过,何况那强烈的欲火也要赶紧平息,否则是难过极了。所以他又滑下了她的身体,然後将芷娟的双腿拨开,让阴穴也大开着。

只见那淫水早已湿润了阴穴口,尤其那两片肥美的嫩阴唇,此时正在一张一合着。於是,亚弘握着阳具,对准阴穴。「滋!」一声,整根阳具便滑了进去。

「啊┅┅好┅┅」这一插入,便带给芷娟万分的舒服。

突然间,芷娟心中充满了幸福的感觉,这种感觉是难以说出的。

「动呀┅┅」

亚弘刚开始插入时,还不敢马上抽插起来。因为怕她不能适应,所以没有行动。可是芷娟此时却急需抽插,来止痒解酸的。亚弘一听她呼唤,就赶紧动了起来。

「嗯┅┅快┅┅快动┅┅嗯┅┅痛快┅┅哼┅┅好舒服喔┅┅哼┅┅亚┅┅弘┅┅┅┅嗯┅┅要你┅┅要你┅┅」亚弘听她如此浪声着,便更加卖力了。

芷娟此时真是浪极了,她的口中不住发出浪声,那股屁更是迎凑得紧。

「嗯┅┅好┅┅真┅┅真美妙┅┅啊┅┅插深┅┅深一点┅┅嗯┅┅再┅┅啊┅┅对了┅┅就┅┅就是┅┅嗯┅┅对┅┅就是┅┅这样┅┅啊┅┅好┅┅好舒服┅┅」亚弘今天能和爱人缠绵一番,那股欲火更是旺盛,动作更是呼呼有声、非常卖力。

「嗯┅┅」

「吱┅┅吱┅┅」淫水声也响了起来。

如此可见,这战况是相当激烈的,否则淫水是不会愈流愈多,有如河水决堤般。

「啊┅┅好┅┅好快乐┅┅嗯┅┅用力┅┅哼┅┅真┅┅真舒服┅┅我┅┅我要┅┅飞上天┅┅了┅┅」亚弘的阳具在阴穴中进进出出的,丝亳也不觉得累,反而是愈战愈猛愈狠的了。

亚弘就像一头百战雄狮,还好,他不只是中看,而且还中吃!

亚弘愈插愈有心得,他的阳具还不时旋转磨擦着,有时更深顶住那花心,那阴壁肉也被不时的轻擦着。

她不停的随着他的抽插而浪哼着,淫水愈流愈多,那小肉穴更是热紧紧的。

「嗯┅┅」凶猛的肉与肉的撞击声和浪哼声。

「哼┅┅快┅┅快顶┅┅顶住我┅┅我┅┅我受不┅┅了┅┅」  这一喊过之後,芷娟便没有动静了,原来她泄精之後,再由於过度运动透支了体力;而且加上喝酒的缘故,使得她无比快活的睡着了。

而亚弘也同时受到刺激,将阳精泄了出来。

两人就相拥抱着睡着了。

※    ※    ※    ※    ※  等芷娟这一觉来醒来,发现自己赤裸着,睡在一间陌生的房间中,然後又看到自己躺在一个男人的怀里,而那个男人正是昨天相遇的亚弘。

昨晚的事她是有些记不得了,但是酒後感觉头昏昏的,使她非常难受。

她努力的回想,这才记起了昨晚的种种。她不禁羞红了脸,将脸转向,背对着亚弘。

亚弘一见她醒了过来,更将她搂抱着,轻声呼叫着∶「芷娟,我爱你┅┅」  芷娟却不敢回过头来,亚弘将她的身子扳了过来,紧紧抱在怀里,忍不住又吻了吻她。两人终於又展开了二度大战┅┅※    ※    ※    ※    ※  在高雄出差七天的亚弘,自此以後,业务一接洽妥当之後,即和芷娟约会,直到回台北的日子来临,两人才依依不舍道离别。不过,亚弘对芷娟说道∶「芷娟,我会时常来看你的。」芷娟和他这几天的相处,也旧情复燃了,所以内心中也非常难过。虽然以後还有见面的机会,但是谁能保证这种日子能继续多久呢?

「亚弘,我┅┅」芷娟不知该如何说?她的内心矛盾极了。

她是深爱丈夫的,可是往日的恋人同样的令她难以忘怀。尤其当精典回来之後,自己该如何面对他呢?但是现在她的一颗心,都被亚弘的爱抓住了。

亚弘说道∶「芷娟,过两天我会再来看你,等我好吗?」  就这样,芷娟和亚弘也分南北了。

※    ※    ※    ※    ※  芷娟和精典这对夫妻虽然是南北分别,可是两人的日子并不孤单,精典有美云与雅姿夜夜陪伴,而芷娟也可得到亚弘的肉体安慰,真可说是『各取所需』。

巧的是,精典的工作非常忙,所以一直无法抽空回来探望芷娟。可是这却反而给亚弘制造了绝好的机会。

只要业务轻松些,亚弘马上搭飞机来高雄,然後两人共渡良辰美景。

两人形如恩爱夫妻,出双入对,非常的甜蜜。当然,到了晚上,两人就免不了┅┅就在某天的夜里,亚弘与芷娟正在饭店里面卿乡我我的。

亚弘开始摸摸芷娟温暖的阴户,她也张开她的玉腿。他用手将她的阴户拨得开开的,然後用那坚硬的阳具研磨着她的肉核。

突然,她自动的向上一挺,阴户也就将那龟头给吸了。紧接着她又按着他的屁股,然後再向上一挺,这下子阳具便整根没入了。

芷娟便亳不迟疑的提起臀部,一动一动的向上面迎凑,非常的卖力,而且浪劲十足。亚弘也一挺一挺的往里面冲,冲向那穴心去。他开始了前前後後的抽送工作,芷娟也密切的配合着。

他把阳具送进去,她就将阴户凑上来,而且她还不停的在浪哼着∶「哼┅┅哼┅┅好┅┅好快活啊┅┅」他抽插的越快,她扭动的越利害。浪水流湿了床单,也将情欲升华至极点。

她的阴壁肉像肉夹子一样,紧紧夹住了他的阳具,把他的快感逼到了顶峰。

他急抽急插着,真是舒服极了。

「嗯┅┅真舒服┅┅哼┅┅啊┅┅里面┅┅好痒┅┅快顶┅┅顶住里面┅┅嗯┅┅」「啊┅┅」亚弘知道她快丢精了,也使出了浑身解数,迅速的冲刺着,向那花心顶着。

「嗯┅┅」亚弘也不禁打了个冷颤,於是火辣辣的精液,就完完全全射入了她的花心里去了。

她双手死命的抱住他,直到阳精完全停止发射为止,她才松开了手,做着她的美梦去了。

※    ※    ※    ※    ※  可是这种消遥的日子,并不会太久的,半年的日子也告了一个段落,终於到了精典回来的时刻,亚弘和芷娟也暂时无法见面了。

半年的时光在转瞬间就过了。

这一天,芷娟特别烧了几道菜,家里也精心的布置了一番,这一切都是准备迎接精典的回家。

「芷娟,真谢谢你,辛苦你了!」刚回到家的精典对爱妻说道。

久别重逢,相见的喜悦是无法形容的,更何况『小别胜新婚』。

两人今晚真有如新婚燕尔的感觉,两人这一夜,在床上真是一场大战,战得双方精疲力尽,只须看那床上一片混乱,淫水四溢,遗留在床单上到处都是,真是狼籍不堪。

两人战罢相拥而睡,但睡到了午夜之际,精典醒了过来,看着芷娟的迷人姿态,不禁用手在她的身上到处摸索着。

芷娟被他弄醒了,昨夜浪态未灭,她娇声道∶「精典,你又想干什麽?」  精典经她这样一说,心头的欲火再度燃烧了,那阳具又抬起了头,坚硬了起来。

他要芷娟在他上面,玩个倒插蜡烛的方式,可是芷娟始终不肯,猛摇着头,而精典却在一旁哄着她,要她快点上来。

芷娟不忍扫精典的兴,只好无奈地跨上了精典的腹部,有如骑马一般,双腿跨在阳具的两侧,她那阴户正向着精典的阳具。

她低头一看,精典阳具那龟头是红的发紫,而且和自己的阴户相互接触到。

这一来,使得芷娟全身痒趐趐的,她遂用玉手握住阳具对准了阴户,然後将屁股抬高了些许,再往下压下去。可是由於不得其门而入,所以并没有顺利将龟头给塞进去。

就在芷娟拨弄了片刻,仍然不得要领时,精典只好助她一臂之力,帮忙将阳具扶正再向上一挺,阳具便顺利地进入芷娟的阴穴中。

「滋!」总算将阳具塞进阴户里了,芷娟这时急需抽插,於是她开始扭臀摆腰,上上下下的套动了起来。

此法,芷娟一试过之後,便非常喜欢。

「嗯┅┅啊┅┅好┅┅好棒┅┅」

这种套动的快速与缓慢,可以由自己来控制,而且深浅的活动也能随意,更能下下触到痒处。

她每套下去,必尽根而没,口中也浪声叫道∶「哼┅┅哼┅┅爽┅┅爽快极了┅┅嗯┅┅真是┅┅舒服┅┅我┅┅我好┅┅快活┅┅亲爱的┅┅亲亲┅┅」  精典见她尽力套弄,百般淫浪,也非常快活。

只是玩久了,芷娟的体力有点不支,不能持久,所以这时候她已觉得两腿发软,不能再动了,只见她眼儿闭着,气也喘喘的,全身就睡在精典的身上,软绵绵的。

精典正在舒服之际,见芷娟停顿下来,就用手猛推了她几下,无耐芷娟已赖皮了,再也不肯套弄了。

精典想了一会儿,便教她不要曲着把双腿抽回,蹲在床上面,就如同自己在大便时的姿势一般,而屁股落下正对着阳具,这样阴户显得很大,这时再叫她持着阳具插入,是非常容易进出的。

芷娟就照着他的意思,一进一出的抽送起来,果然这样顶送的姿势很合宜,阳具既可直入深处,抽送也很有力道,不过这样芷娟的身体要保持正直,不能俯下身去亲嘴,可是她在上面前顶後退的样子,很是好玩。

玩到舒服的时候,芷娟就浪声不止∶「┅┅嗯┅┅好┅┅好舒服┅┅哼┅┅哼┅┅哎唷┅┅好┅┅真是┅┅痛快极了┅┅哼┅┅痛快极了┅┅」  那大龟头在阴穴中进进出出,弄得淫水肆溢,而且比平时多,弄得精典满腿都是,芷娟到此真是浪极了。

「嗯┅┅」

「哎唷┅┅美┅┅美死了┅┅嗯┅┅哼┅┅美┅┅」  精典觉得一股热浪又冲向龟头,原来是芷娟又丢了阴精。

「哼┅┅」芷娟现在只有喘息的份了。

这时候精典只觉得她的肉缝在紧缩着,肉穴里的壁肉在颤抖着,好似在吸吮着他的阳具。他不禁也打了一个寒颤,只觉小腹下一阵抽搐,那一股热腾腾的精液便一泄而出。

他们两人都痛快的丢精了,於是便想拥再睡『回笼觉』去了。

※    ※    ※    ※    ※  次日早晨,太阳光直射了进来。

芷娟先醒了过来,发现已日上三竿了,就赶快将精典摇醒过来。

精典一醒过来,看着芷娟赤裸着身体,那白嫩嫩的皮肤甚为人爱,只见他的阳具又硬挺挺的举起,摇头摆脑的,大有寻事之概。他随手拉着芷娟,又是一阵猛吻,同时双手也不停地捏弄着芷娟的玉乳和阴穴,摆明的一副想延续昨晚的战事┅┅芷娟道∶「你不看看天色,还要死缠着人家!」  精典那里肯听,反而紧握着她的手不放。可是芷娟却趁他不注意之际,她赶紧溜下了床。精典也毫不放弃的追下了床,将她重新抱回床上。

芷娟依然不肯就范,精典便将她按在床沿伏下,将她的雪白屁股高高翘起,用自己的小腹紧紧抵住,然後准备将阳具从她的屁股後面向阴户插进。

芷娟知道无法赖掉,何况又被他此种方式引起了很高的兴致来,於是只好顺从了。

精典见她不再推拒,便轻轻的拨开了她的阴户,然後将阳具对准了阴穴口,他将腰部慢慢的向前挺送,阳具也随即没入阴穴中。

此时,由於阴穴是乾乾的,很难抽送,所以芷娟也觉得有点痛,她回头娇声乞求道∶「亲爱的,阴穴里乾乾的,非常难过,等一等淫水流出来後,你再开始抽送,好不好?」於是精典只得停止动作,不过他的两只手还是绕到她的胸前,玩起那丰满细嫩而且无比柔软的乳房,如此摸弄了一番,芷娟阴穴里的淫水也开始流了出来。

现在阴穴有如加了润滑油一般,阳具得以抽插起来。

只见他稍一抽插,便带出了许多淫水,将他那根伟大的阳具与阴毛都沾湿了一大片。

芷娟这时又浪了起来,她不住地将屁股往後迎合着。精典便全身动摇着,用力顶着阴穴,将阳具直送尽根,没有丝毫保留的馀地。芷娟口中更是浪叫浪呼不已。

精典故意吊她胃口,将阳具拔出大半,只在洞口来回地摇动着,而不全力以赴。

「啊┅┅痒┅┅快┅┅快插深┅┅一点┅┅嗯┅┅你┅┅你怎麽了┅┅」  然後,精典才来了个九浅一深的方法。

「啊┅┅这一下┅┅好┅┅好重啊┅┅哼┅┅嗯┅┅怎麽又┅┅啊┅┅又来了┅┅又插┅┅得重┅┅痒┅┅痒┅┅」直弄得芷娟阴穴发痒,真是骚痒难耐了。

只见她纤腰扭动,玉股乱动着,口中直呼叫不止。

精典说∶「这样好吗?还要再插进去一点呢?」  芷娟说道∶「要┅┅要深点好┅┅快┅┅」  精典这才下下尽根送入,下下重抵花心。

他抱住那白屁股用力抽送着,芷娟此时如遇甘泉一般,快活极了。

「嗯┅┅嗯┅┅」阴穴中的淫水乱流如注。

「哼┅┅哼┅┅亲爱的┅┅好┅┅好舒服┅┅真是美┅┅美极了┅┅啊┅┅我┅┅我要升天了┅┅」精典被她这一阵销魂浪叫声,弄得心里乐舒舒的,便紧紧顶住穴心,大力猛插了数下。

「啊┅┅」两人同时惊呼了一声,便同时泄出了精。

他们都再度沉醉在这隔山取火的美妙中。

这种姿势由於自後反插入,所以别有一番风味,而且它的好处是阴户显得格外裂开,阳具可以直顶花心深处,对於阴户生得小的女人,尤其是适宜;还有因面对面交欢能摸股肉,但不能紧依着抽送,而此种玩法,可以把女人的肥白嫩肉紧抱着,更为舒服受用,非常的肉感无比。只是女人大部份不喜欢这种玩法,因为伏在床上,难免会气闷。

精典的大阳具进进出出的在芷娟阴户中,犹如一条大蛇入洞一样,弄得芷娟乱扭浪哼着,那淫水声更是『滋滋』作响。

只见芷娟双手抱着精典,猛亲着精典的脸,而且口中还不住哼叫着。

芷娟这时候和精典恩恩爱爱的,早就将亚弘的事忘记了。人都是现实的,在欢乐中很容易忘记了一切,所以如今的芷娟和精典恩恩爱爱的,像新婚的夫妻一般,甜甜蜜蜜的。留下的只是亚弘的惆怅。

而且精典也告诉芷娟一个消息,再过一星期,工作的地点已正式在台北,也就是他们必须迁到台北去了。

「精典,你真的要调到台北啊?」芷娟兴奋的问道。

精典搂着她,说道∶「当然是真的,怎麽了?」  芷娟说道∶「我好高兴啊!」这时候,两人开始兴奋的谈了一些未来的计划。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