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另类小说

媳妇和老爷子的那点事


老公要到深圳,搞一个项目。

一去一年。

家里就我、孩子,还有老公的老爸,我们称「老爷子」。

婆婆去世的早。

老爷子和我们住有些年了。

老爷子身子骨硬朗,是个闲不住的人。

孩子读小学接送都是老爷子。

平时我们相处的很融洽。

老公走了,开始还没觉得有什么不同,时间长了,就有些不自然。

尤其是孩子睡了,夜深人静的时候。

老爷子睡的晚,喜欢看电视。

我也是个「夜猫子」,也喜欢看电视。

有老公在,嘻嘻哈哈的。

老公不在,就我和老爷子,说话也少。

老爷子有时显的坐立不安,有时进了卧室半天不出来,或者我睡了再出来看电视。

这样,我就只好把电视让老爷子看了。

老小,老小,顺着他吧。

夏天热,我在家穿的很简单,也没觉得老爷子在有什么不方便。

老公不在,我发现老爷子有时看我的眼神有些不对。

过去,我和老爷子也是没大没小的,开玩笑,打闹。

突然间,老爷子的眼神让我感觉心中一紧。

一天夜里,一觉醒来,我听见客厅发出唏唏簌簌的响声。

出来一看,老爷子正赤裸着下身在自慰。

电视里正播放男女床上戏。

老爷子一见我顿时愣住。

随后抓起衣服跑进卧室。

第二天早上,我和往常一样做好早餐,喊老爷子。

老爷子扣着门不出来。

我草草吃了点,送孩子上学。

一路上我在想,是我们忽视了老爷子。

以为有吃有喝有亲情,就够了。

难怪有几次谈起谁谁找老伴的事,老爷子话挺多,挺兴奋。

晚上回家。

老爷子还在卧室,扣着门。

老公不在,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和孩子泡碗方便面吃。

孩子睡了。

我在老爷子门外说好话,哄他,还是不肯出来。

半夜,听见老爷子的门响,我赶快出来。

一见老爷子,我有些傻了。

老爷子满脸羞愧,一下子老了好多。

我装做什么事也没有,忙给老爷子弄吃的。

不管我东拉西扯说这说那,老爷子一声不吭。

临睡觉前,老爷子说要回老家。

我一听就急了。

老家的房子已借给别人住了,再说老公不在老爷子就这么走了,我怎么交待?

说他老爸自慰被我撞见了。

我说:不行,不行。

老爷子也就没再坚持了。

从此,老爷子话很少。

我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半个月后的一天,我下班回来,迟迟不见老爷子和孩子,赶快往学校跑。

学校早都放学了,就孩子一人站在门口等爷爷。

老爷子却不知道哪去了。

回家后,还没见老爷子的影子。

我到老爷子的卧室看看。

老爷子穿戴整齐地躺在床上,闭着眼睛。

再一看,床头柜上搁着一个安眠药的空瓶子。

我也没顾得上看老爷子还喘不喘气,大哭起来。

边哭边叫邻居帮忙送老爷子去医院。

老爷子进了急救室,我浑身虚脱,脑子一片空白。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医生出来,说:脱离危险了。

又说:你们这些不孝之子啊。

老爷子被推出来,我扑上去又哭。

医生说:还得留下观察两天。

老爷子醒来说:对不起。

我请了假,寸步不离陪老爷子,照顾他,给他讲笑话逗他开心。

出院后回家,我让老爷子躺在床上休息。

毕竟年岁不饶人,经这么折腾,老爷子还是很虚弱。

这些,我都不敢告诉老公。

怎么说啊?怎么说得清啊?

搞不好认为我虐待他老爸了。

我只能小心伺候老爷子,让他别再……

夜晚,守在老爷子床边,看他安享地睡着,想他心里一定很苦,很孤独。

眼泪止不住流出来。

老爷子醒来看见我哭,很慌张。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抓住老爷子的手,轻声地说:让我看看好吗?

没等老爷子反应过来,我另一只手就伸到毛巾被盖着的老爷子的下面的鸡巴。

裤衩里阴茎东西软软的,很可怜的。

老爷子一脸窘相,不知如何是好。

我轻轻地抚摸。

在我的抚摸下,鸡巴慢慢有了感觉,有了点硬度。

老爷子闭上眼睛,由我摆布。

我想他的内心还是渴望。

可老爷子的鸡巴实在不怎么样,就那么似硬非硬的。

但,我看得出老爷子被摸的很舒服。

我又轻声对他说:我帮你射出来好不?

老爷子摇摇头。

不知道是不想,还是根本就没有什么能流出来。

估计是流不出来。

老了就是老了,没办法的事。

我想那个老科学家找了个28岁的老婆,能干吗?也就看看、摸摸,解个馋吧。

老爷子被我摸的喘起粗气。

我想了想,干脆豁出去了,便抓住老爷子的手从睡衣下放在我乳房上。

老爷子好一阵紧张。

手僵在那。

我说:没关系,你摸摸。

老爷子的手动起来。

我放心不下老爷子寻短见的事,边说些宽慰他的话。

老爷子听了也轻松许多。

看老爷子心情好了,我心里一块石头才算落地。

我又逗他说:要不,让你痛快一下?

我指了指自己下面。

这可是你儿子的地盘哦。

老爷子连连摆手:使不得,使不得。

呵,呵,这个「使」字用的真绝。

说真的,被老爷子摸乳房,我下面阴户有些湿了。

从此以后,隔三岔五,孩子睡了我就会陪老爷子说说话,有时候也摸摸他的鸡巴。

有一天晚上老爷子洗澡,我对他说:洗干净点。

老爷子躺上床,我进去。

摸摸老爷子的鸡巴,我就把它含在嘴里。

我问老爷子:舒服吗?

老爷子:嗯。

含弄一阵子,老爷子还真流了,只不过就一点点。

我把那一点点精液擦干净。对老爷子说:找个老伴吧。

老爷子顿了一下说:算了。麻烦。

又说:这样挺好。

我不知道他是指我对他这样挺好,还是指和我们生活在一起挺好。

如果是指我对他这样挺好,老公回来怎么办?

我告诉老公,还是不告诉老公?

我想绝不能告诉老公。

有一天,很晚了还陪老爷子看电视。

老爷子看看我,欲言又止。

我说:怎么了?

老爷子吞吞吐吐地说:我想……,想看看你。

看我?噢,我明白他要看什么了。

想一想,也没什么,看就看吧。

拉老爷子进了他的卧室。

我脱了睡裙,还有内裤,一丝不挂地让他看。

老爷子脸红红地想说什么,又没说。

我抬了下腿,对他说:想摸吗?

老爷子点点头。

我说:那就摸吧。

我发现老爷子的手在抖。

摸着摸着,老爷子蹲下来,靠上用嘴舔。

一股热流从下往上发散到全身,我感觉口渴。

可我不能做什么。

只能憋住气。

由老爷子继续。

老爷子看看,舔舔,像小孩一样玩了一气。

坐到床上看我傻笑。

我不好意思,对他说:心满意足了?等你儿子回来跟你算账。

老爷子一下愣住。

我心想糟了,别又再出什么事了。

赶忙说:吓唬你呐,这事我怎么会跟你儿子说?不会的。

老爷子也不好意思了笑。

说:咳,我这个老不死的。

一晃老公走有多半年了。

常常通电话,我也只说家里一切都好。让老公放心。

可我一个人的时候,还是禁不住心里犯嘀咕:这样不好,这样不道德,这样对不起老公。

而回到家里看老爷子挺高兴,孩子也高兴。

也就不想那么多了。

我想,把这个家照顾好,就没有什么对不对得起老公的。

何况,老公的地盘,老爷子终究没有去占领嘛。

可老爷子如果要占领,我会拒绝吗?

不知道。

毕竟老爷子是个男人,我是女人,是个老公不在身边渴望爱抚的女人。

有时我摸老爷子,或老爷子摸我。

我还是有感觉,甚至有冲动。

可仅此而已。

我取笑老爷子,说:你那鸡巴也办不成什么事。

老爷子不服气。

因为写这个帖子,猛然想起冷落老爷子有一段时间了。

公司改制,需要大量假数字、假报表,天天加班。

孩子也全交老爷子照顾。

把孩子哄睡了,陪老爷子看电视。

坐到老爷子身边,说:来,摸摸。

老爷子笑。

我又说:那次吃安眠药要是过去了,就没有这么舒服的事了吧?

老爷子立马还嘴:要是不吃安眠药,也没有这么舒服的事。

这话说的也对。

老爷子又说:被你撞见了老脸没处搁啊!再说活着也没什么意思。

我说:现在有意思了?

老爷子「嘿、嘿」笑。

我说:你好好活,活到一百岁,我一定奖励你一次好不好?

又悄声补一句:不让你儿子知道就是。

我不是诓老爷子,真是这样想。

让他戴上套子,权当自慰放个那种网上有卖的塑料物呗。

老公常说:家有老,是个宝。

能三代同堂,老爷子百岁该四代同堂了,我愿意,我高兴。

老公也一定高兴。

老爷子听了很开心。

那小鸡巴比过去好像硬朗一些。

我说:让它流了好不?

老爷子死劲点点头。

我让老爷子躺在沙发上,蹲在他身边,用手不停地撸动。

老爷子闭着眼睛,很享受。

看看他觉得像是个小孩子,也觉得自己荒唐。

折腾半天,老爷子流了,还是一点点。

老爷子去睡了。

我又坐这发帖子。

不知道怎么,有些想老公,下面也湿。

刚才应该让老爷子也摸摸我就对了,呵,呵。

曾经和老爷子提过给他找小姐的事情,那是老爷子出院后。

没想到老爷子一听脸就变了,连说:不要,不要。

是老爷子在这事上有过经历,有过麻烦?我心生疑窦,但又不好细问。

又想住一块这么些年了,好像没有发现这方面的蛛丝马迹啊。

我有意浏览媒体有关单身老年人生存状态的报道,感情上的孤独,生理上的苦闷之类。

再婚是个办法,可又矛盾重重,是非不断,美满和睦的凤毛麟角。

再说老爷子也不情愿。

媒体也只是呼吁社会多关心他们。

怎么关心啊?

我有时也觉得这样长久下去不是个办法,可又能怎么办呢?

中午接老公的电话,他赶今晚最后一趟航班回来,又高兴,又有些慌张。

打个电话告诉老爷子,让他有个心理准备,还好声宽慰他几句,让他别担心。

我现在只求平安,老人、孩子平安,一家平安。

孩子睡了,老公睡了,估计老爷子也睡了。

可我睡不着。

忍不住再写几个字。

骂也好,赞也好都不重要。

写出来感觉轻松些。

下班回来,发现老爷子还是挺紧张。

草草打发孩子睡了,帮老爷子调整情绪。

老爷子说起往事:年轻时的荒唐,对婆婆的思念。

连连叹气:少时对不起老伴,老了对不起儿子、媳妇。

骂自己「老不死」。

我嫁进这个家门,婆婆还健在,老两口的恩爱让我感动。老爷子这么多年执意不再婚,我想一定有对婆婆的情份。

我像哄孩子似宽慰老爷子。

没事的,没事的。我反复说。

我担心老爷子再做傻事,或窝出病来。

老公回来,全家高兴。

孩子捧着爸爸带回的礼物跑来跑去。

老爷子稍有些不自然,但看不大出来,自告奋勇张罗起夜宵。平时我再忙也不让老爷子下厨。

老公讲他在深圳的事,不时问问家里的情况。一个人嘴巴不停,哇啦哇啦。

我看老公黑了,瘦了,但精神很好。

歇息的时候,老公搂着我说:辛苦你了,老婆。

我眼泪一下涌了出来。

心似乱麻,我能说什么?

我默默地吻他,心中异常酸楚。

心想老公如果知道,该不会责怪我。

老公当然没在意这些,半年多没见,眼泪也是高兴的眼泪,再说什么都是多余。

三下五除二就把我扒个精光……

老公的进入我的阴道让我踏实。

这是我们结婚多年分别时间最长的一次。

胜似新婚。

老公连做了二次,然后倒头就睡,鼾声时起时浮。

不知道老爷子怎样。

我借上厕所时到老爷子卧室看看。

还好,老爷子睡的挺香。

老公进门前,我劝说老爷子。

说:我们以后不那样不就行了。

真能不那样吗?

老公明天又得赶往深圳。

我怎么办?

我相信和老爷子绝不会有进一步的关系。

我不会。

老爷子也不会。

其他呢?

顺其自然吧。

人,都是命。

我承认我不聪明,甚至有些蠢。老公有时开玩笑就说我「胸大无脑」。

但聪明的女人又怎么样?

我身边聪明的女人日子都过得比我艰难。

我只读了小学三年级,是结婚后老公逼我看书,渐渐也有些喜欢。

所以写得慢,请朋友们原谅哦。

老公是研究生毕业。

当初我总问他为什么不找个学历相当的女人做老婆。

他说:我喜欢没文化的。

结果,没文化的老婆差一点给他戴绿帽子。

咳,没文化就是没文化。

我一同事老婆是个大学老师,他老婆绝不许他家人进门。

有一年过年前,他爸妈背着大包小包的鸡啊、鱼啊来看他,大学老师就堵在门口不让进。

俩老人搁下东西哭着回去。

我要是像大学老师一样做的出,不什么事也没有了嘛。

恨自己。

老公喊我。

可能又来神了,要。

嫁老公,起码到现在我是幸福的。以后呢?管它的以后。

没文化的人有老天保佑捏。

去喽。

继续说老爷子的事。

小区这几天停止供应热水,洗不了澡,很难受。

老爷子爱干净,也急。

问了物业,说还得几天。

决定带老爷子去碧海蓝天洗浴中心。

大冬天,老公常带老爷子到那。

老爷子喜欢泡澡。

可老爷子血压高,心脏不大好。

到了洗浴中心,本想托个人好照顾一下老爷子。

一看,有贵宾部夫妻间。

就要个吧。

服务小姐引路,低着头哧哧笑。

我敲了她脑袋一下:笑你个头啊。

自己也笑了。

是个套间,里屋中央一个圆型大浴缸,装着大大小小好些喷头。

外间搁着两张按摩床。

我让服务生把水放好,对老爷子说:你先洗吧,我看会儿电视。

老爷子让我先洗。

我说:你洗吧,洗完做个按摩。

老爷子脱衣服,剩下短裤、背心。

我把大浴巾给他,说:都脱了,还不好意思啊。

老爷子有些扭捏。

我帮老爷子裹好浴巾,扶他进去,试了试水温。

说:有不舒服叫我啊。

老爷子泡了有半个钟头。

出来后我看精神头挺好。

叫了个服务生给老爷子做按摩,要女的。

老爷子路上跟我说老公带他来,按摩时自己要男服务生,给他叫女服务生,说骨头老了,得轻一些。

老公自己喜欢手重。

我不喜欢泡澡。

坐在浴缸里洗淋浴,把所有的喷头都打开。

还有音乐呢。

浴缸对面一个大镜子,估计是为男女同浴增加些情趣。

做生意的人想的真绝。

边洗边从镜子里看自己。

老公看了。

老爷子也看了。

自己好像还没这么看看自己呢。

虽说不是小姑娘了。

可比作姑娘的时候多了丰满和成熟。

尤其是胸部。

没喂过孩子,依然很挺。

想起老公说我「胸大无脑」的话。

再想想和老爷子的事。

忍不住拍了自己脑袋一下,确实「无脑」,呵,呵。

对自己的身材我很自信。

可想一想,如果臃肿或者干瘪的不成样子,见不得人又好喽。

怕老爷子看,就少挨骂。

洗完出来,看老爷子的节目也接近尾声。

服务生正帮他活动筋骨。

我躺在另一张床上,喝茶,看电视。

服务生走后,我对老爷子说:歇一会儿。

老爷子继续躺着,说了声:真舒服啊。

和老爷子闲聊。

说起公司一副老总给老爸找小姐的事。

副老总老爸过70大寿,在酒店大摆酒席。

热闹过后,副老总把亲朋好友兄弟姊妹,还有老妈送走。

唯独留下老寿星。

说:喝点茶,醒醒酒。

人都走了,副老总把老寿星带上楼,进了预定的贵宾房。

说:老爸辛苦一辈子,让儿子尽份孝心……

等老寿星弄明白儿子怎么个孝心,连说:不行,不行。

让你妈知道了还了得?!

副老总说:我妈怎么可能知道呢?!

老寿星想一想也是。

……

说到这我「呵,呵」笑,对老爷子说:怎么样?给你也进一份孝心?

老爷子有些难为情说:算了,算了。

又补一句:我那东西办不成事咧。

我说:真的不想啊?

老爷子说:不是不想,是不行。

我说:不是还可以吗?我看看。

掀开老爷子裹着的浴巾一看,小鸡巴真的软塌塌的,好可怜。

拔拉两下,还是软塌塌的。

我看看老爷子,他也是一脸无奈。

稍倾,我不经意似解下身上的浴巾,扔床上。

赤裸着走来走去。

帮老爷子捡好换洗的衣服,让他换上。

乘老爷子不注意,瞅了一眼。

小鸡巴还是没精打采地耷拉个脑袋。

我想笑,可怕伤老爷子自尊,忍住了。

帮老爷子穿戴好出来,无话。

在收银台听俩服务生闲聊,说好几个小姐都不做了,去炒股了。

说炒股比做小姐赚钱还来得快,呵,呵……

这几天在想老爷子的事。

不大可能是生理上,功能上的问题,一定是因为心理压力太大。

天天想着对不起儿子,对不起媳妇,有悖人伦,有悖常理,能不犯病嘛。

甚至是一种心理暗示的作用。

脆弱,人真是脆弱。

尤其像老爷子这样生活圈子狭窄、单调,很容易钻牛角尖。

不像我整天忙来忙去,忙得没心没肺。

有时一闪念的不好感觉,挥挥手就去了

字节数:14552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