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另类小说

母亲的枕边照护


十二月三十一日,也正是俗称的大晦日,连日的大雪使得大地覆上一层厚厚的积雪,极低的气温和呼啸的北风让街上显得格外的冷清。偶有路人在路上行走,却也是匆匆地离去,似乎片刻也不想耽搁。

时间已是深夜,和屋外冷清的气氛相比,室内的气氛就显得相当热络。趁着难得的年节假期,人们纷纷回到家乡,和许久没有团聚的家人一起围在暖炉桌前,一边看着红白一边等待着除夕钟声。

而作为军事重地的镇守府,今天也洋溢着新年的气氛。

虽然才刚过完圣诞节,但在众舰娘的努力下,很快的就将圣诞装饰收拾好,将年节需要的门松等饰品,装饰在镇守府的各个角落。

在这难得的休假里,所有人都相当的放松,除了一群驱逐舰级的孩子们,在港边的空地打雪仗、堆雪人,玩得不亦乐乎。就连年长组的舰娘们,也在餐厅里饮酒作乐,即使是平时不太喝酒的舰娘,也端着甜酒啜饮着,热络过头的气氛,让人很难相信这里是对抗深海栖舰的前线基地。

但和舰娘们的欢快相比,在镇守府的另外一侧,作为镇守府中枢的办公大楼内,昏暗的提督起居室中,一名男子正躺在被褥上喘着气,俊俏的脸因为高烧而微微泛红,英挺的眉毛皱在一起,使置於额上的湿毛巾因此往一旁倾斜,「啪」的一声,落在榻榻米上。

这时候,随着「喀嚓」一声轻响,起居室的门被人轻轻地打开了。

「呜……」由於睡的不安稳,即使是推开门这种程度的声音,也让男子从睡梦醒了过来,微微睁开双眼,「凤……凤翔吗?」「对不起,吵醒您了吗?」虽然已经将动作放轻,却还是将男子吵醒,让凤翔不由得开口道歉。

「没关系,本来就睡不着的。」男子说道,一边挣扎着坐起身来。

「等等提督,您还不能起来啊。」见男子坐起身来,凤翔有些慌张,赶忙将端在手中的粥放下,来到男子身边想让他重新躺下,「您现在还在发烧,请再躺下来休息吧。」「没事的,我还没有虚弱到这种程度啦。」被唤作提督的男子笑着说道,但有些无力的笑容,却将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很好的表现了出来,「而且已经休息一整天了,再睡下去会耽误到工作进度的。」「真是的,就知道工作……」听了提督的话,凤翔忍不住嘟囔道,「也不知道人家会担心……」「嗯?」似乎是听见了凤翔嘟囔的声音,提督问道,「刚刚说了什么吗?」「不……什么都没有……」凤翔急忙否认,接着有些生硬地转移话题,「如……如果要工作的话,请至少吃点东西吧。」「我帮提督准备了鱼肉粥,希望合您的胃口。」说着,凤翔将原本搁置在一旁的粥端了过来,舀了一小匙后递到提督嘴边,「来,啊……」「那个……我可以自己吃的……」「啊……」

凤翔的动作,让提督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已是而立之年,但凤翔似乎没有收手的意思,只是催促着提督张口。

真是的,该说是爱操心呢,还是爱照顾人呢……看着凤翔脸上淡淡的笑容,提督忍不住露出苦笑,一边张口。

「嗯,好吃。」咽下了口中的鱼肉粥后,提督毫不掩饰的赞道,「真不愧是凤翔,做菜的手艺果然很棒。」「能合您的胃口真是太好了。」提督如此直白的称赞,让凤翔白皙的俏脸飞起了薄红,接着再度舀起一匙粥,「还有很多,再多吃一些吧。」「这好像是妈妈才会有的台词啊。」提督笑道。

没想到,这句话让凤翔原本准备递出的汤匙停了下来,然后颓然的放了下来。

「我才不是妈妈那样优秀的角色呢……」似乎是提督的话引起了凤翔的不满,只见她噘起樱色的唇瓣,有些赌气的说道。

好像踩到地雷了……

看着凤翔那有些失落的表情,提督意识到自己的失言,正想开口说些什么,但凤翔却没有等他开口的意思,迳自说了下去。

「不仅没有办法上前线作战,待在镇守府里也没有什么能力可以帮得上忙,秘书舰的工作也总是没办法做好,除了做些洗衣煮饭的杂事之外,根本一无是处。」「虽然大家总是『凤翔妈妈』这样喊我,但我知道,那只是单纯因为我比较年长而已,并不是真的把我当成母亲看待。」「像我这样的舰娘,是不是不该待在舰队里呢……」就在凤翔自怨自艾的时候,一只手掌伸了过来,打断了她的话。

「首先,在我的舰队里,没有不该在的舰娘。」提督说道,一边将手掌轻轻地覆在凤翔的头上,「不管是古鹰、加古这样的旧型舰,还是扶桑、山城这样多少有些缺陷,抑或是时雨、初霜这样拥有痛苦回忆的舰娘,在我的镇守府里一定都有她的容身之处。」「就算其他舰娘不是真心把你当成母亲看待,但『凤翔妈妈』这个称呼却也代表着她们对你的尊敬,毕竟洗衣煮饭这类的事情,间宫和伊良湖也可以做得到,却没有一个人用『妈妈』来称呼她们。」提督以轻柔的语气说着,一边轻抚凤翔那墨蓝色的秀发,深邃的黑眸中透着怜惜的光芒,「而且,以一航战为首的空母们,是真的把你当成妈妈看待,再怎么说,凤翔都是航空母舰之母嘛。」「话是这么说没错啦……」面对提督安慰的话语,凤翔的胸口漾起了一丝暖意,微微泛红的双颊透露着心中羞涩的情绪,黑色的眸子悄悄地移向了一旁。

「再加上,你手中可是拥有其他舰娘都没有的,这个镇守府中唯一的重要物品,可别说你忘记了啊。」提督微微挑眉,有些刻意的问道。

「不会……不会忘记的。」提督刻意的问题,让凤翔忆起了自己现在的身分,低头看向自己的左手。

银制的戒指,在昏暗的房间内依旧闪耀着耀眼的光辉,和凤翔那因为劳务的关系而有些粗糙的掌心和指节相比起来,似乎小了一些,却也因此牢牢地套在手指上,不会掉落。

看着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凤翔丰润的唇瓣漾起了一丝笑容,带点幸福又有点甜蜜的笑容。

凤翔的笑容,让提督也不禁莞尔,接着化掌为指,在她白净的额上轻轻点了点。

「下次不准再说这种话了啊,不然就弹额头了喔。」提督露出凌厉的眼神,威胁道。

「就算露出那样的眼神,我也不会怕的喔。」面对丈夫的威胁,凤翔非但不感到畏惧,反而轻笑出声,「别说是我了,即使是驱逐舰级的孩子们,也不会被提督吓到的。」「唉,我最近真是越来越没有威严了。」妻子的话,让提督收起了凌厉的眼神,无奈的叹了口气,「虽然下达的命令会确实遵守,但没大没小的孩子真的越来越多了啊。」「没有隔阂不是挺好的吗。」凤翔笑道,一边舀起几乎要凉掉的粥,递到丈夫嘴边,「先把粥吃完吧,不然会凉掉喔。」「我真的可以自己吃的。」提督苦笑道,一边伸手想接过凤翔手上的汤匙。

「不要,我就要喂。」凤翔坚持道,一边闪过提督伸过来的手,将汤匙递到他嘴边。

两人就这样一来一回的抢着汤匙,谁有不让谁。

最后……

「啪嗒」一声,汤匙掉了下来,落在提督身上后又咕噜咕噜地滚到榻榻米上,提督身上的和式睡衣也因此被打湿了。

「哇啊,对不起提督,我太任性了,您没事吧!」因为自己的失态而让汤匙滚落,使凤翔顿时慌张了起来,赶紧伸手将汤匙捡起,一边向丈夫道歉。

「没事没事,粥已经不烫了,没什么事情的。」见妻子如此慌张,提督随即出言安抚道,也是一边伸手打算将汤匙捡起。

先一步碰到汤匙的凤翔,和慢了一步的提督,两人的手就这么叠在了一起,看起来就像是提督伸手握住了凤翔的手似的。

「啊……」原本想把汤匙捡起,但手突然被提督握住,让凤翔有些不知所措的轻叫出声。

「我真的没事,你不用这么慌张。」而提督也将错就错,将凤翔的素手牵起,放在掌心摩娑着。

「好的……」提督平静的嗓音,让凤翔慌张的情绪渐渐平缓了下来,一边朝被褥的方向坐近了一些,方便提督牵着自己。

手上的伤痕……又增加了呢……

「手,又裂开了呢。」透过摩娑妻子的手,感觉到上头多了些细小的伤口,提督心疼地说道,「又在这么冷的天里亲手洗衣服了吧?」「虽然是这么冷的天,但提督的制服还是得亲手洗啊。」凤翔露出笑容,想让丈夫放心,「不然很容易皱,还会染上其他颜色。」「真是的,你老是这个样子。」即使劝阻了好几次,妻子还是坚持亲手刷洗他的海军制服,让他也只能连连苦笑,接着拍了拍自己的腿,「过来,另一只手也让我看看。」提督深邃的黑眸中透着满满的心疼与不舍,让凤翔也不好推辞,顺从的坐进提督的怀里,并将另一只手放到他的掌心。

「总是让你做这些,真的辛苦你了。」将凤翔的双手都握进手中,提督将她揽入怀中,将头枕在她的秀发上,一边闻着飘入鼻腔中的淡淡清香,轻声说道。

「没事的,我已经很习惯这些了。」凤翔笑着说道,一边将头靠在丈夫宽厚的胸膛上,「而且为您做这些,我一点也不觉得辛苦。」凤翔轻轻柔柔的一句话,让提督的嘴角扬起了幸福的角度,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谢谢你,凤翔。」从胸口满溢出来的幸福感,让提督不知道该如何化为言语,只能将所有的情绪浓缩在一句简单的道谢中,一边凑向了凤翔那同样漾着幸福角度的樱唇。

「不客气。」凤翔柔声应道,也不闪避,只是轻闭双眸,将丰润的双唇递出。

两人的距离很快地便缩短为零。交叠的唇瓣与交织的气息,昭示着两人的情感;紧握的双手与泛着淡淡银光的戒指,则宣告着两人的关系。

「呜……嗯……」在交叠的唇瓣之间,两人的舌头互相追逐着,交织的鼻息开始变得炽热,紧紧相拥的身躯传来对方胸口的鼓动。小小的房间内,幸福与甜蜜的气氛,炽热得足以融化拍打窗户的飞雪,而两人的情欲,则随着气氛逐渐的高昂。

不知不觉间,提督的手攀上了凤翔胸前的雪色峰峦。娇嫩的峰峦,在和服的包裹下显得恰到好处,而轻薄的和服,却不能掩盖住那娇嫩的触感,让提督爱不释手的把玩着。

「啊……等……」提督宽厚的手掌,在胸前恣意的揉捏着,若有似无的快感,即使是凤翔也忍不住双颊泛红,羞涩地挣开提督的唇瓣,只有细细的银丝,悄悄地牵在两人之间,「提督,您这样会影响身体的。」「不要紧,只是小感冒罢了。」对於妻子的提醒,提督并不在意,再度将嘴唇凑近,蜻蜓点水似地轻吻着凤翔丰润的樱唇,「而且我们很久没有亲热了吧?」真是的……明明还在发烧的……从丈夫靠过来的脸上,可以感觉到他的体温依旧没有恢复到正常值,但个性柔和的凤翔却也没有推辞,只是神情可爱的噘起小嘴,「明天还要做早饭呢。」「呵呵……相信我,没有人明天会准时吃早饭的。」提督轻笑道,一边轻轻地将她推倒在被褥上,「毕竟大家还要守夜,不到天亮是不会睡的。」经提督这么一说,凤翔才想起今天是大晦日。

「所以啊,到天亮为止不会让你睡的喔。」提督说道,一边露出坏坏的笑容,「毕竟要守夜嘛。」「真是的,哪有人这样守夜的啦。」凤翔笑骂道,一边双手环住丈夫的颈子。

得到妻子的默许,提督也轻轻地勾起嘴角,接着低下头去,再度吻上她樱色的唇瓣。

再度相接的双唇,透着先前所没有的热情与欲求,若有似无的喘息声,吐露着两人内心对彼此的渴望,灵活的舌头,彷佛相拥的身躯一般紧紧交缠。

「嗯……」感觉到胸前传来温暖又有些粗糙的触感,凤翔忍不住娇哼了一声。

啊……提督的手……

不知不觉间,提督的手穿过了和服前襟的缝隙,毫无阻隔地搓揉着凤翔胸前那对娇嫩的峰峦。

接触到凤翔娇乳的瞬间,提督的黑眸中闪过了一丝惊异之色,随即又转换为笑意,颇有深意地看了凤翔一眼。

呜呜……没穿内衣的事情被提督知道了……

提督的眼神,让凤翔的俏脸,腾的一声,变得通红,脑子里也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

肯定认为我是不检点的女人了……

「我不在意的喔。」不知道是不是看穿了凤翔的小女人心思,分开双唇后,提督轻声说了一句,但眼中的笑意却没有减弱丝毫,「就算凤翔不喜欢穿内衣,我也不在意的。」「呜呜……提督都欺负人……」提督的调侃,让凤翔羞得不能自己,像个害羞的小媳妇一般,窝在提督的胸口不敢抬头。

「好啦好啦,不欺负你了。」妻子的可爱模样,让提督掩不住嘴上的笑意,却仍以平静的嗓音在她的耳畔低语,「要脱了喔。」「嗯……」虽然羞得连耳根都红透了,但凤翔还是顺从的轻点螓首,让丈夫替自己宽衣解带。

解开腰部后方的蝴蝶结后,将宽厚的腰带以及腰带下的束腰细绳一并移开,原本紧紧包裹着的和服与襦袢,成了凤翔娇躯上最后的一道防线,雪白的肌肤在和服与襦袢的缝隙之间若隐若现。

「最后一个步骤,让凤翔自己来吧。」突然,提督说道,接着放开轻拥着凤翔的双臂,十分惬意的坐了下来。

真是的……明知道人家会害羞……

面对丈夫的坏心眼,凤翔只是噘起樱唇表达抗议。

缓缓地站起身来,在丈夫玩味的目光下,凤翔红着脸,亲手揭开披在自己身上的最后一片布料。

随着衣物摩擦的轻响,凤翔身上的最后一片布料滑落,完美无瑕的胴体,也在这一瞬间崭露无遗。

雪白且不着片缕的娇躯,和脚边白色的襦袢相比丝毫不逊色。不算太大,却有着优美形状且坚挺的娇乳,随着主人的呼吸而微微颤动,前端的那抹挺立的殷红,透露着主人羞涩又带点期待的情绪。纤细的腰肢与平坦的腹部,让人看不出岁月的痕迹,和年轻的少女相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作为女性最重要的部位,则被藏在稍稍夹紧的丰腴大腿之间,给人一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觉。

「不要……不要盯着看啦……」褪尽衣衫后,凤翔低声说道,白皙的俏脸因为羞涩的情绪而变得红扑扑的,双手不安地护住胸前,「很……很害羞的……」凤翔的反应,让提督不禁莞尔,同时忆起了过去与凤翔新婚时的情景。

虽然已经成婚多年,但两人的相处模式一直都没有改变,除了手上的戒指,以及偶尔流露在话语和眼神之间的情感之外,旁人几乎无法察觉两人的关系。

而在房事方面,除去新婚之夜,两人鲜少有肉体上的交流。

个性柔和且无欲无求的凤翔自然不必说,平时总是埋首於工作的提督也很少提出亲热的要求。

也正因为两人彷佛柏拉图式的爱情,让凤翔在这方面显得稚嫩,仅仅只是在丈夫面前褪去衣衫便羞涩不已,青涩的宛如未经人事的少女一般。

「为什么要害羞呢,凤翔明明这么漂亮啊。」提督笑着说道,一边指了指自己微微隆起的裤裆,「而且你看,因为凤翔的关系,已经变得这么大了。」「咦?」提督的话,让凤翔愣了一下,随即又不知所措地胀红了脸。

怎……怎么办……

「来,过来这边。」看着这样的妻子,提督也没有多做催促,只是朝她招了招手,问道,「能试着帮我一下吗?」帮……就是要让提督舒服起来吧……

「好……好的……」轻声应道后,凤翔在提督面前坐了下来,接着深深地低下头,「小女子不才,还请您多多指教。」即使成婚多年依旧恭敬如初,也正是因为凤翔这样的态度,才能让两人一直保有最初相遇时的相处模式。

「这边才是,要请你多多指教。」熟知妻子脾气的提督也跟着微微低下头。

「那……就失礼了……」得到了丈夫的回应后,凤翔才红着脸,开始为丈夫宽衣。

褪去了身上的衣物,提督精壮的身体也跟着暴露在空气中,但更加引人注目的,是身下那早已挺立多时的肉棒。

好大啊……而且味道好重……

趴在提督的双腿之间,凤翔迷醉的望着眼前挺立的肉棒,男性特有的腥臊味沁入鼻腔,让她觉得脑袋有些轻飘飘的。

不过如果是这个人的话……想要……

恍惚间,凤翔伸出粉嫩的舌头,仔细的舔舐了起来。

将肉棒轻轻地纳入手中,接着从根部开始细细地舔舐着,粉嫩的舌尖划过棒身,让肉棒舒服的一颤一颤,提督也跟着发出舒畅的呻吟声。

「呜……好舒服……」身下传来让人酥麻的快感,让提督的话有些断断续续,「你从哪里……学来这些的……」「从女孩子们看的杂志里……」凤翔以细如蚊蚋的声音应道,素手依旧握在肉棒上头,轻轻套弄着,「说这样子男人会很开心……」「虽然是很开心啦……」原本纯洁如白纸的妻子开始学习这方面的知识,让提督的心中五味杂陈,但妻子又埋首於自己的双腿之间,让提督决定抛开无谓的烦恼,「不要只是舔……整个含住试试……」「好……好的……」面对丈夫的要求,凤翔没有一丝一毫的迟疑,樱唇轻启,将肉棒的前端含入口中,缓缓吞吐了起来。

「啧……呜……啾……」

提督的……太大了……没办法全部含进去……

一边吞吐着肉棒,凤翔开始胡思乱想,身体逐渐的燥热了起来,暴露在空气中的小穴,也跟着渗出了少许蜜液好热……身体深处好热……小穴感觉……有点痒痒的……或许是充满鼻腔的腥臊味的缘故,凤翔体内的欲火越烧越旺,素手在不知不觉间,探向了自己淋漓的小穴。

「怎么,按耐不住了吗?」提督自然是没有错过凤翔的反应,一边轻拍她的头,示意她停下嘴上的服务,「我先让凤翔舒服起来吧。」「那怎么可以,得先让提督舒服才行。」凤翔坚决的说道,但仍在小穴里不住搅动的手指,却使她的话语没有丝毫的说服力。

提督也没有出言反驳什么,只是看向了凤翔的下身,接着颇有深意的扬了扬眉。

接触到提督玩味的目光后,凤翔随即意识到自己正在做些什么,素手赶忙从体内抽出,俏脸也因此变得红扑扑的。

「好啦,不欺负你了。」提督笑了笑,毫不在意地牵起凤翔的小手,伸出舌头舔舐着上头的蜜液,接着直视着妻子绯红的小脸,「我想要好好地感受凤翔,可以吗?」「嗯……」

轻点螓首后,凤翔缓缓地起身,接着跨坐在丈夫的腰间,将淋漓的小穴对着那挺立的肉棒。

「呜嗯……」小穴接触到肉棒前端的瞬间,凤翔忍不住发出了娇媚的呻吟,轻闭双眸,柳眉轻皱,娇躯也跟着一颤一颤的。

「呜……凤翔的小穴湿漉漉的……还没插进去就好舒服了……」肉棒的前端微微突入小穴,温暖且湿润的触感,让提督也跟着发出舒畅的呻吟。

「那种事情不用说出来啦……」凤翔少见的以羞恼的语气说道,接着轻咬下唇,将腰部往下一沉。

「呜嗯嗯嗯……」

「嗤」的一声轻响,肉棒顺利地突入到凤翔的身体深处。直击体内深处并将小穴撑开的奇异快感,让凤翔扬起了脑袋,娇躯也在同时绷紧,微弱的呻吟声从樱唇的缝隙间流露了出来。

去……去了……才插进来就……

「哈……哈……」小小地高潮过后,凤翔尽力维持着原本跨坐的姿势,不让自己向一旁倾倒,只是小嘴吐出的甜美气息和从小穴深处喷溅而出的蜜液,却很好的将她的身体状况告诉了提督。

「才插进去就高潮了呢。」即使没有浇灌在肉棒前端的大量蜜液,透过凤翔那通红的俏脸以及迷茫的双眸,提督也能知晓妻子的身体状况,一边不动声色地扶住她微微颤抖的纤腰,一边调笑道,「期待很久了吗?」「才……才没有……」凤翔以细如蚊蚋的声音应道,翘脸红得彷佛可以滴出水一般。

「可是我期待了很久了耶。」提督说道,一边开始向上挺动腰部,让凤翔发出了诱人的娇喘,一边偏头思考,「距离上一次已经过多久了呢?」「三……三个月左右了……」一边承受着提督的冲击,凤翔断断续续的应道。

「你看,果然在期待嘛。」听了凤翔的回应,提督露出了计画得逞的笑容,「连多久没有做都记得,说不期待是骗人的吧?」提督的笑容,让凤翔意识到自己中了丈夫的陷阱,忍不住娇嗔道,「下次……绝对不会理你了……」平时总是露出温和的笑容,大和抚子一般恬静贤淑的妻子,少见的露出怒容,非但没有让提督感到害怕,反而有种欣慰的感觉。

「好好,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虽然不会感到害怕,但提督还是率直的道了歉,停下了腰部的挺动,一边坐起身来将妻子拥入怀中,「能原谅我吗?」「哼……」凤翔噘起小嘴表达着不满。

「作为交换,凤翔可以要求我做一件事。」

「两件……」凤翔开始讨价还价了。

「好好好。」难得见到凤翔孩子气的一面,提督止不住嘴角的笑意,点头道,「那凤翔想要我做哪两件事情呢?」「第一件事,在年节的期间,暂时忘掉工作。」凤翔说道,一边将俏脸轻轻靠在提督的胸膛,「除了遇到特殊状况之外,一律不准操心工作的事情。」本来以为她会说想要礼物什么的,没想到还是在操心我的事情啊……「知道了,我会暂时放下工作的。」妻子的要求,让提督忍不住露出苦笑,却也没有拒绝,「那另外一件事情呢?」「另外一件事情是……」这一次,凤翔没有直接提出要求,只是将脸深深地埋在丈夫的怀里,似乎正思考着什么,但红透的耳根却将主人娇羞的情绪表达了出来。

最后,像是鼓起勇气向心上人告白的少女一般,凤翔红着脸说道,「想要您好好地疼爱我……」这个要求,让提督不由得愣了一下,看向怀中的妻子,却发现她再次将脸深深地埋在自己的怀中,透过胸膛,可以很明确地感受到她脸上的热度。

「怎么啦?」轻轻抚摸着凤翔白净的背部,提督凑到她的耳边,轻声问道。

「总觉得自己这样很狡猾……」凤翔说道,甜美的嗓音中带着一丝愧疚,「明明喜欢提督的孩子有很多……我却用这样的方式独占您……」「这又没有什么。」提督失笑,「妻子想要独占丈夫需要理由吗?」「可是……」正当凤翔还想说些什么反驳的时候,提督突然吻上了凤翔纤细的颈子,开始用力的吸吮起来。

「等一下……嗯……提督……」突如其来的行为,让凤翔顿时慌张了起来,扭动娇躯想要挣脱,却发现丈夫紧紧地拥着自己,怎么挣也挣不开,「您这样……会留下痕迹的……」「这样才好啊,这样大家就可以明确的知道凤翔是我的妻子……」说着,提督的双唇已然离开了凤翔的颈子,上头留下泛红的印记,在雪白的颈子上格外的明显,「就算凤翔想要独占我,其他人也不能多说什么了。」提督的话,让凤翔忍不住瞪大的双眸,胸中满溢出来的温暖与幸福的感觉让她无所适从,但在这个寒冷的雪夜里,却又让人如此地放心。

「如果这样你还不能放心的话,也在我的脖子上留下印记好了。」说着,提督扭过头,将脖子的部分露出来。

「不,已经足够了。」没想到,凤翔并没有如提督所说的,在他的颈子上留下印记,而是更加用力地抱紧提督,「只要有您的这些话,对我来说就已经足够了。」原来……真的有这样的事情……

「一直以来,我都担心会造成您的困扰,所以才不在其他人面前和您出双入对,原来是我会错意了吗。」凤翔说道,甜美的嗓音因为满溢出来的幸福感而有些颤抖。

原来对一个人的喜欢……是可以在瞬间到达顶点的……「本来就是你会错意了。」提督苦笑道,「平时你总是忙着做家务事,害我也不好意思要你一直陪在我旁边,所以才让其他人来做秘书舰的。」「之后工作的时候,可以麻烦你不时给我泡杯茶吗,我希望能多一点跟你相处的时间。」提督说道,接着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补充道,「当然,是在你空闲的时候,如果真的腾不出手来的话也没有关系。」不过以凤翔的个性,即使忙的不可开交,也会过来给我泡茶的吧?

提督一边想着,一边在心中苦笑。

「好的。」二话不说,凤翔立即答应了下来,一边抬起头来,望向提督的俏脸上多了几分新婚妻子会有的神采,「不管多忙,我都会给您泡茶的。」果然……「你啊……」提督苦笑着,捏了捏凤翔的鼻子。

被丈夫捏鼻子的凤翔,脸上露出了小女孩会有的得意笑容。

就在这个时候,象徵一年结束的钟声响起,总计一百零八次的钟声,从遥远的寺庙开始扩散到远方,甚至是在海边的镇守府,也能听得见那倒数似的钟声。

「那……我想再多要求一件事可以吗?」凤翔问道,像是要求父母买玩具的孩子一般,「作为新年的愿望……」「可以啊。」面对妻子的转变,提督自然是乐见其成,一口就答应了下来,「想要什么,尽管说。」「嗯……」凤翔腼腆的笑了笑,一边轻点螓首。

或许再也找不到了……

能让我如此恣意妄为的人……或许只有您了……「我想要……」凤翔一边心想着,一边将愿望化作言语,「我想要给您添个孩子……」听了凤翔的愿望,提督先是愣了一下,接着扬起了嘴角,慢慢开始笑出了声音,最后放声大笑。

「您笑什么啊。」丈夫的笑声,让凤翔不由得涨红了脸,忍不住拍打了提督的胸膛,「我的愿望有这么好笑吗?」「抱歉抱歉……我不是在笑你……」提督笑着道歉,一边握住凤翔仍在拍打自己的手,「只是觉得我们真有默契。」「?」凤翔露出了不明所以的神情。

「我才在想,如果凤翔不提这件事情的话,我要怎么跟你说才好。」幸福与喜悦的情绪全部混杂在一起,让提督怎么样也止不住嘴边的笑意,一边在凤翔的樱唇上轻轻一吻,「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了。」「真是的……」凤翔噘起小嘴,似乎还有些赌气,但黑曜石般的漂亮黑眸中,却透着满满的幸福。

很快的,钟声来到了第一百零八次,象徵着旧的一年逝去和新的一年到来,新年快乐的祝贺声也逐渐地响起,不管是冷清的街道上,还是军事重地的镇守府中,只要有人的地方,都能够听见这样的祝贺声。

而几乎在同一时间,提督开始挺动了腰部,让原本沉浸在幸福感中的凤翔吓了一跳,原本到嘴边的祝贺,也被一声轻叫以及随之而来的娇媚喘息所取代。

「啊……等等……您……呜嗯……慢点啊……」在提督的挺动下,凤翔的娇躯上下起伏,断断续续的话语混杂着魅惑人心的呻吟,让人停不真切,「怎么突然……哈啊……动起来了……啊嗯……」「我要实现凤翔的新年愿望啊。」看着妻子在自己的挺动下婉转呻吟,以及因为娇躯的起伏而跟着上下弹跳的雪色峰峦,让提督的肉棒不自觉的硬了几分,挺动的力度也跟着加大,「为了这个愿望,今晚不到天亮你不要想睡了。」「肿……肿么这样……哼嗯……」接二连三的快感彷佛一波又一波的波浪,拍打着凤翔的意识,让她连咬字都开始不清了。

怎么办……提督的……一直撞到子宫……感觉好舒服……提督的冲击,让凤翔开始享受起从下身传来的快感,原本恬静的笑容与婉约的神情早已抛开。黑眸逐渐迷茫了起来,轻启的樱唇不断的吐出娇媚的呻吟,唇边不知何时流出了些许的延液。

糟糕……现在我的表情……会不会很下流……

「哦?总算看到凤翔露出做爱会有的表情了呢。」看着妻子煽情的表情,提督笑道,翻过身来,将她压在身下,接着抓住她纤细的腰肢,开始努力的冲击。

「补……嗯……补药看……」凤翔口齿不清地说着,但双手为了抵抗提督的冲击而紧抓着身下的被褥,没办法将脸遮住,只好抱着鸵鸟心态,将俏脸转向一旁。

「不……我就要看……」一边在凤翔的体内横冲直撞,提督说道,激烈的挺腰,让他的气息也开始紊乱了起来,「不但要看……还要让凤翔露出更多……更多色色的表情……」「咿啊……不要……很……很羞人啊……哈啊……」凤翔媚生说着,娇躯却突然颤了起来,小穴深处也开始逐渐收紧,「不行……要去……去……库呜呜呜呜……」突如其来的激烈高潮,让大量的蜜液猛地从小穴身处喷溅而出,浸湿了身下的被褥,也打湿了提督的下腹。

「这么快就去了啊?」凤翔体内温暖湿润的感觉让提督险些把持不住,却还是漾起了一抹邪笑调侃道,「好戏还在后面呢。」「哈……哈……等……等一下……里面……还很敏感……」还沉浸在高潮余韵中的凤翔,顾不上自己全身无力,急忙向压在自己身上的丈夫讨饶,「至少……至少让我休息一下……」「我不要。」提督像个恶作剧成功的孩子一般漾起了笑容,一边继续挺动腰部,「我说过了,不到早上不会让你休息的。」「哪……嗯……哪有这样的……啊嗯……」凤翔抱怨的话语还没说完,就被提督一连串的挺动给弄得娇喘连连,「那边……不行……呜嗯……又要去了……不要……不要……呀啊啊啊啊……」就在凤翔的呻吟声、提督的喘息声和「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中,新年的第一个夜晚拉开了序幕,令人脸红心跳的求饶声,回荡在小小的提督起居室中,和镇守府餐厅中,舰娘们的喧闹声呈现鲜明的对比。

一夜过后……

清晨五点,天还未明,昏暗的天空中不时洒落着细细的雪花,冰冷的空气让人更加舍不得睁开双眼,只想窝在温暖的被窝里作着甜美的梦。

但在这个时间,镇守府中却有一个身影,已经悄悄地离开被窝的怀抱,开始收拾门外的新年装饰,以及清扫台阶上的积雪。

「哼……哼哼……哼哼……」即使是这么早的时间,但凤翔依旧神采奕奕地做着扫除的工作,嘴里哼着小调,看上去心情愉悦的样子。

虽然是这么冷的天,但从昨晚开始,胸中的暖意就一直没有散去,让凤翔连伞都没有撑,就这么拿着扫除的工具,走到没有屋檐的地方,一边抬头望向天空。

「看来今天也会一直下雪的样子啊。」凤翔说道。

这时,突然有只伞闯入了视野,让凤翔有些惊讶,回过头去时,才发现提督已然在自己身后,为自己撑伞。

「下雪天也不撑把伞,小心感冒啊。」提督一边敲着自己的腰部一边说道。

「哎呀,提督,早安啊。」见丈夫替自己撑伞,凤翔自然很高兴,却也没有忘记关心丈夫的身体状况,「您这是怎么了呢?」「别闹了……」提督有气无力的说道。

虽然感冒已经因为激烈运动而在不知不觉中痊癒,但随之而来的却是肌肉酸痛以及疲劳感,让提督在心中不住苦笑。

「呵呵……」知晓原因的凤翔也不去点破,只是轻笑了几声后,到丈夫身边搀扶他,「晚点替您按摩一下吧。」「那就拜托你了。」

呵呵……看来床边照护还要再持续一段时间呢……看着丈夫有些疲累的侧脸,凤翔忍不住心想,一边搀扶着丈夫往起居是走去。

今晚要不要再来一次呢?

字节数:23650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