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另类小说

叛逆人妻话董洁


“女人过了30 岁,叛逆期才刚刚开始!人可以活得大一点,让自己想象力大、掌控力大,充满棱角和力量,才会更精彩。”这是董洁在拍摄新剧《天堂向左》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的一段话。据悉,目前董洁已经开始投入自己的新剧拍摄中,而此次她在剧中的角色也将会给观众带来耳目一新的印象。

在拍这部剧的时候,已经是董洁和导演刘惠宁的第三次合作了,她俨然成为了刘惠宁现阶段的御用女一号,这样的待遇他老婆陈小艺曾经有过……从一份不小心外传的录像片段中可以看到:某夜,在刘惠宁的房间里面,董洁不知道在和导演聊些什么,只是让人吃惊的是,讲到情浓之时,董洁竟然将一只手伸到自己胯间,抚摸揉弄自己的阴户起来,这个美丽的人妻再次展现出了她叛逆的一面。

而刘惠宁即刻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了董洁的面前,那鼓鼓的裤裆明显是在向女人提出抗议,董洁再次作出了出人意料的举动,只见她媚眼如丝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双手将自己连裤袜退到膝盖处,在将内裤扒离了屁股,她那阴毛很重的阴阜顿时展露在刘惠宁的眼前。

董洁的小屄颜色很浅,肥大的阴唇微微外翻,那里带着点滴的露珠。

刘惠宁很快伸手过去,捏住她两片肥厚的阴唇捻着,董洁顿时发出一阵低低的呻吟,刘惠宁接着用两只手指撑着她的阴唇,手指连环在内碰撞她的阴蒂,董洁很快便呼呼喘气,淫水分泌出来,沿着男人的手指往外流出。

虽然在和董洁的几次交欢中,刘惠宁已经知道她是个敏感的女人,但是没想到她敏感如斯,就重点对她的阴蒂进行攻击。

董洁就这样淫叫了几声,屄腔内的一阵阵空洞感使爱液挤出,喷了出来,于是刘惠宁故意对董洁说道:“你要继续爽的话,就再好好地手淫一次给我看!”说罢,它伸手将她的连裤袜脱下,把她的内裤扯掉。

董洁毕竟忍不了被刘惠宁挑起的性欲,于是便老实的将双手都伸往阴部,右手伸往屄缝在自己的阴蒂上揉弄,左手却伸进毛衫内,在自己的乳房上搓着,毕竟是一个成熟的女人,很快她便仿佛忘记了男人的存在,投入的闭上眼睛享受起自慰的乐趣。

刘惠宁看着董洁那面红耳赤、张口呻吟的淫荡模样,再闻一闻手指上沾染着她的淫水,他的鸡巴硬的快爆发了,于是他赶紧解开裤带,将鸡巴掏了出来,又一把将董洁从床上拽了下来……此刻的董洁一如她以前那种贤惠模样,乖巧的跪在地上,眼前是一根紫红色的硕大鸡巴,伸手握住了刘惠宁那根炽热的鸡巴。

“给我吹!”

只见董洁用手撸动了几次下,眼睛里饱含着春色,张嘴把男人的鸡巴含了进去,然后不停地前后摆动她的头吞噬着这根大鸡巴。

“嗯……嗯……嗯……”

在董洁吸吮着大鸡巴的同时,刘惠宁用皮鞋头顶上她的阴唇,女人嘴里含着鸡巴哼哼唧唧地呻吟着……男人用鞋面磨擦着她的阴唇,交叉折叠的鞋带带给她无比的刺激……很快,董洁的眉头便皱了起来,在为刘惠宁口交的同时,淫水不断流到他的鞋上。

嘴巴中含着刘惠宁的鸡巴舔舐吸吮的同时,董洁用一只手撸动着男人鸡巴,一只手则在轻捏着他的睾丸……如董洁意料中的一样,这果然是男人的敏感地带,被她稍微抚弄了一阵子,刘惠宁就忍不住了,于是他双手抓着董洁的头,鸡巴在她喉咙处,射出又浓又浊的精。

董洁无奈的“嗯!”的一声,便将刘惠宁的精液吞下,并故意让少许精液从口角流出,这情景看起来更加的淫荡了,刘惠宁自然受不了这样的刺激……于是刘惠宁立刻拉起董洁,要她趴在床边,他就站在她的身后,一手抓着自己那还处于半硬状态的鸡巴在她的阴唇上磨,女人很快的便又呻吟起来,屄缝源源不绝的流出淫水,减少俩人性器磨擦的阻力。

与此同时,刘惠宁伸手进董洁的毛衫内,扯断了她的胸罩,身子微微前探,握住她一只乳房,董洁的乳房很小,但却很结实,稍微捏几把,便能感觉到她的乳房很涨。

与此同时,刘惠宁的下半身也在进入下一个领地,他的鸡巴已经插入了的董洁的屄腔。董洁的肉屄比较松弛,这是刘惠宁的一大遗憾!

为了助兴,刘惠宁有故意一边抽插鸡巴,一边问起了同样的问题:“你的屄这么松,老实说,给多少人肏过?”

“啊……没……没有啊!只有我老公肏过的!”董洁也再次撒娇道。

于是刘惠宁停止抽动说:“还撒谎?再不说实话,我撤了啊!”

“啊……啊……不要啊……我说……我说……”董洁伏在床上的上身挺了挺,“你亲亲我!”

刘惠宁低头便吻了上去,董洁如饥似渴的吸住了男人的双唇,舌头渡入他的口腔,将柔软香滑的舌头给他品尝。

一阵柔吻之后,冻结呻吟着回忆道:“韩三爷、秀波、惠民导演、孙兴、邓超……嗯……嗯……嗯……好哥哥,求你,求你肏我吧!嗯哼……还有江平……”

随着董洁一个个的说出那些男人的名字,刘惠宁变得兴奋起来,他的鸡巴重现恢复到正常的坚挺状态,并再次抽动起来,董洁用尽全身力气承受着鸡巴的冲击,屁股上传来肉体相撞的“啪啪”声,她只有淫叫和应:“啊……啊……啊……啊……好……啊……肏死小屄了……啊……老公……啊……啊……啊……啊……哎唷……啊……顶到根了……啊……哥哥……啊……肏烂我的小屄心吧……啊……啊……啊……我泄……啊……”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