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意淫强奸

都是我的错


前夫来找我,警告我叫我离他的儿子远点!

「笑话,那是他一个人的儿子吗?」我的心里也这样想过。可是我理解他所有的愤怒,他所有的霸道和他的无情。

我深深的忏悔着——他本是一个温柔的男人,他也曾对我恩爱顺从。不仅是我,几乎他身边所有的人都说他是一个绝好的人,所以我才嫁给他的吧。所有人都吹捧他,就像所有人也都吹捧我一样!所有的人都吹捧我——如何美丽,如何顾家贤慧……可我又怎么样了呢?我做了伤害他的事情,对不起他!所以我就被他扫地出门了,失去了一切,包括儿子。

「我求你!不要这样对我好吗?我知道以前都是我的错,我也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我不是企图从你身边把他夺走,我只想常常能看一看他……」尽管我知道我没有资格这样说,我深深的知道一切都是我的错,我先违反了对爱的宣言,背弃了对婚姻的忠诚,没顾忌到廉耻。

「他不需要!他不需要你这样的女人是他的母亲,你再出现只能给他带来更多痛苦,你已经毁了他的家,你还想怎么样?啊?」他的吼声如雷,一个温柔不易怒的男人眼睛睁的像铜铃,直直的盯着我的脸,还紧握着拳头浑身颤抖,随时要冲上来把我撕碎一样,而且须发全都竖了起来,像刺蝟一样,每一根都是武器,都可以轻易的送我进地狱去,让我由心底的恐惧。

「……不……我……我没有想怎么样!我是真的疼爱他的,不管怎么样,他还是我的儿子,我不会……」我向他跪了下来,我还是抱着侥幸的心理,做着最后的努力。

「早知现在,何必当初!你再对我们父子纠缠不清,我就对你不客气!」他转身离开,恨恨的语句里分明牵扯出了哽咽。

我已经离开那个家三年了。我也曾可笑的认为那个让我背叛家庭的男人可以给我新的生活。纵使他勾引我的伎俩是那么的拙劣,可我还是上当了,心甘情愿的吧!他干我的时候也根本没有什么恩爱可言,他只是一条饥渴的疯狗而已,可我还是无耻到两次三番的在他面前褪去衣衫,任他的丑恶玷污我的身体。我也希望过他能离婚再娶我,但是并没有像发了狂一样去他的家里吵闹,我毕竟知道也许我们只是彼此的玩物,一起出演了几出色情戏码而已。

「我决不再离开我的儿子!」虽然我重新出现时,儿子表现得好像恨我,不愿意接纳我。我在他学校门口等他,给他送他喜欢吃的,他狠狠的摔到地上;给他钱,他愤怒的甩到我的脸上;他周末要步行七八里路回家,我推着自行车默默的跟在他身后,直到他进村,他也忍得住不看我一眼。

可是,他已经开始坚持不住了,我知道他真的坚持不住了,他再装不了多久了,他是想我的,他还是爱他的妈妈的!我躲在一边看他放学出来,他见校门口我不在时会露出失望的神情。他在回家的路上会回头看,他是希望我在陪他走的。

他还小,他才十几岁,他斗不过自己稚嫩的需要母爱的心。

「你别装模作样了,滚!」儿子朝我扔石块——至少他已经没当我不存在了,虽被惊到了,但心里着实也荡过一阵激动,感到无比的安慰。

他终于在进村之前停了下来,定定的望着我。我也停下脚步,远远的站着,不敢向前,深怕误会他的心思;也不敢离开,我知道这可能是他能原谅我的最后机会,我不能错过。

天已经暗下来了,他一屁股坐了下来,轻巧的小屁股压倒一片路边的青草,如果是早晨的话,露水肯定会浸透他的裤子,但初夏的夜里,草地也还是一片清凉的。

「快回去吧!你爸爸肯定等着急了!」我终于决然的向他走去,就像第一次在那条饿狗面前脱光衣服一样,需要足够大的勇气。

「妈妈!妈妈……」当我推着车子来到他跟前,他不顾一切的站起来,然后栽到我的怀里,放声悲戚着,就像是泄洪的堤坝,把一辈子的委屈都释放了出来,把他的脆弱淋漓尽致的表达给我,毫不遮掩。

「好儿子!是妈妈对不起你!妈妈知道错了,原谅妈妈好吗?原谅妈妈……」我的眼泪也狂泻不止。三年了,我日思夜想的心肝肉,终于又抚摸到他了,我发誓再也不离开他,永远也不!

抱着已经长到我耳根的儿子,想到没有我在他身边的岁月里,他承受了多少本不应该承受的讥讽,孤苦,坚强……我的心里就一阵一阵的隐痛,我是真的痛恨我自己!

于是,我开始快乐的想着——又可以给儿子做他喜欢吃的饭菜了,我记得他最喜欢吃猪头肉,最喜欢吃烤鸡,还喜欢喝猪肝汤……反正我现在没事做,每天中午就给儿子送饭,下午接儿子到我租住的地方——我想像的无比美好,我仿佛又变成一个幸福的母亲了。

可是前夫却知道了我的出现——不怪谁爱嚼舌根,是我以前做的太错了,我对不起全世界,都是我自己的错。我确实也有妄想通过儿子的原谅,来影响他父亲对我的态度。是我太贪心了,也太早太明显的暴露我的贪心了,我知道他父亲迟早会知道,但我应该尽量先瞒好一点的吧!

「但无论如何我也不会再离开儿子了!」我咬破嘴唇,下定了决心。

前夫的警告虽然让我不得不保持低调,不敢再出现在儿子的学校门口,但儿子会自己来我这里,他还是会让我看到他一天天的成长,每天晚上都来品尝他最中意的妈妈做的菜的味道。

只有每个周末是我最难熬的时间,我不敢送他回家,他爸爸又不舍得给他买辆自行车代步,我也不敢给他买,每次想到他得一个人从学校步行那么远回家,我就心疼。可是渐渐地,星期一晚上他也可能不来了,有时候星期二或星期三晚上也可能不来。而我知道他说怕他爸爸知道,或者上晚自习刻苦学习都是搪塞我的。

我开始暗中调查儿子,虽然我不知道他哪天会不来,但我还是第一次实施跟踪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你怎么会来这种地方?这么不争气?……」我在县城里一家录影厅的门口把他堵住,心如血滴。

「……」儿子没有说话,脸红红的低着头呆了一小会儿,就企图要逃离。

「你给我站住!」我企图拉扯住他,继续在现场对他进行教育。

「别在这里现世好吗?啊?」他用力的甩开了我的手,朝我怒吼道,然后飞也似的跑了。留下不知所措的我和有点幸灾乐祸的他的同伴们——三个和他同龄的男孩子。我才意识到,儿子肯定是因为怕那里人多,觉得丢脸。但是他的暴躁令我由衷的恐惧。

录影厅!万恶的录影厅!我知道那不是儿子该去的地方,因为我曾去过这种地方——陪着「那条疯狗」。他带我来看录影,一堆人坐满堂,一块钱可以看一整晚,像十几年前挤在广场上看大电影一样——但进步多了,因为你要看什么它就给你放什么。有战争片,爱情故事片,也有警匪片、武侠片等等。

但这里都是青少年的世界,而几乎所有刚进入青春期的少年们都对性充满了好奇和向往。没错!几乎所有的人都是冲着色情片去的。虽然他们中的少部分,还保持着青涩的腼腆,任胆大的那群装模作样的点了一两部稍微隐晦些的三级片后,终于有人忍不住喊出了「看A片!欧美的!」后,也都争先恐后的喊起来。

而在昏暗的萤幕光影下,那条饿狗却不顾有几十个小孩在场,不顾自己的形态和我的羞耻,暗暗拉下我裤子的拉链,把手伸进去……「我又做错了,我不该当面拆穿他,不该在他的同学面前教训他,让他觉得没有面子,也不敢再见我。」我回去的时候走的很慢很慢,反而是我变得害怕见到儿子似的。当我回到住处,儿子并没有在,我绷着的心也终于放松了下来。

之后好几天,儿子也没有来。我又开始盼望他来,也害怕他过来。我希望他来向我认错,又怕他坚持他的叛逆。甚至,甚至他会不会翻我的旧帐?」但是他只有十几岁啊,他怎么能去那种地方!」儿子还是来我这了,在那周的星期五,他每周回家的前一天,于是乎我也被那种割舍不掉的血浓于水感动了。我很开心,我终于知道我们并没有产生打消不了的隔阂。我们一开始非常默契的都没有提那件事,我们一起吃过饭后,先后洗完澡,他甚至主动留下来陪我一起住。

「乖儿子,对不起,那天我不该在街上当场教训你的,你已经长大了!」夜里,我终于还是提起那事。作为母亲,我觉得我一定要让他知道,绝不能再去那种地方,一定要好好读书学习。

「……」但儿子没有说话,如果他还尊重我,他也应该礼貌的向我道歉,承认自己的错误。

「可是,你真的不应该去那种地方?」在他的沉默面前,我又无名火起。难道他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不可以!

「只是……看个电影而已……一个星期最多,也就,就去过一……一两次!」他没有认错,而是狡辩——但是,他愿意狡辩是不是也说明他还是知道自己是错误的?他还是敬畏我的呢?

「什么电影?你以为我不知道那些是什么『流氓』录影?」我可能有点被气昏了头,不打自招的承认我是如何了若指掌吗?我也去看过吗?

「我们看的都是正经片子!」但是儿子好像并没有发觉我的话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只顾着自己辩解。

「哪儿来正经片子你看,你想看正经片,其他人答应吗?」「人家为什么不答应?都是我们学校的同学,大家都是看正经片子!」儿子继续小声说,满是心虚。

「我不相信!我不管你那么多理由,总之你以后你不许再自己去县城?不回家就到我这里来住!听到没有!」我很庆幸自己还能在儿子面前表现出威严。

「哦!」儿子答应的很爽快,让我觉得非常欣慰。在之后的两个星期里儿子非常老实的每天回我这里吃饭睡觉。

可能你们会想知道,为什么是只有两个星期?是不是他的爸爸知道了,又来警告我了,或者叫他儿子不许来?不是的!

我一开始以为在我的监督下,进入青春期的儿子可以压抑住自己对「性」的好奇,把精力放到学习上,不胡思乱想,一心读书。

但是我错了,原来十几岁的小孩对性的欲望完全不下于成年人,他们会勃起自慰,甚至可能触碰异性!是的,儿子老老实实的到我这里来干了不少不老实的事情。我发现他早上勃的很坚硬,有时晚上趁我睡着了在被窝里手淫,甚至有那么几次我在睡梦里觉得好像私处有东西在触碰着。

那天我在收拾屋子,从儿子的一本书里掉出一张写满了字的练习本残纸。匆匆一瞥下几个「奶子」和拼音拼的「bī」引起了我的注意。原来那竟是儿子意淫的文字:

「小婧老师,你的奶子好白好大啊!那天被我摸了一下,你的脸红了,好美!

你总是叫我回答问题,让我去你宿舍补习,你一定是bī发骚了吧?徐德良那个死秃子,张伟杰那么矮,你也都让他们操你,你也一定想让我操的吧!你的bī毛多吗?我给你买海飞丝洗bī毛吧,洗乾净了我再给你舔bī,你可要多流点牛奶给我吃啊!你流多少我吃多少,我保证给你舔的乾乾净净。哦,哦,我干你,干你,快,叫我老公,叫好老公,让我干死你吧!」刚看到前面时我吓坏了,以为儿子的英语老师,那个叫于小婧的真的有在勾引他——那个刚从学校毕业分配来的丫头片子,看起来还真是有股骚劲。然后看到原来她早就跟他们学校的什么徐老师和张老师勾搭上了,我才松口气——他们学校有那么多老师成年男人,怎么会去勾引我儿子这样毛还没长的小孩子。

再看到后面一通不成体统完全意淫的话,居然看得连我都脸红心跳起来。脑海里居然浮现出儿子写到后面会忍不住一边想像一边自慰的画面。

「浑蛋,我怎么会生这样浑蛋的儿子!还骗我说什么看正经片,连……给人舔屄都写得出来……」我一怒之下没控制住,把那张纸瞬间撕的稀烂。

可是我也立即就后悔了——儿子这张纸不见了,就会知道肯定是我看过了,那岂不是令他很难堪很尴尬?我都做了什么啊!我怎么这么没脑子?

「知道就知道,总不能让他继续这样下去,必须找他好好谈谈!」我打定主意。

这天吃完晚饭,我在洗手间洗完澡出来,正见他神色慌张地一本一本仔细翻找他白天丢在家里的书,见了我又赶紧装着没事的样子。

「别装了,是不是发现书里夹的东西不见了?」我刻薄的说。

「什,什么啊?」他心虚的反问,好像还企图蒙混过关,但是立即的脸红暴露了一切。

「你说,你才多大啊,居然一天到晚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我直截了当,毫不遮掩。

「妈,你太过分了!你怎么可以乱翻我的东西?」儿子羞愧难当,扯开被子蒙住了全身。

「要不是我不小心发现,还得了?躲,躲有用吗?」我把他的被子掀到一边,让他重新暴露在我的眼皮底下。他一定觉得自己像一只被扒光毛的鸡一样吧!当年我被他爸爸捉奸在床时也不外如是。

「你不要管我!」他嘶吼着,又整个钻到被子里去,匆匆一瞥间我看到他整个人都是通红通红的。

「我是你妈,我能不管你吗?你看,你都变成什么样了!」我继续着攻势,我本是没有资格这样质问他的,毕竟我知道自己并没有做什么好榜样。

「你真的管过我吗?这几年我要人管的时候你在哪里?」儿子突然从被窝里探出头来,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居然额上青筋爆露,他恶狠狠的冲着我喊道。但他这一问立即把我震慑住了,我蒙了,完全无言以对。是啊,三年前我被迫不得不签了字离婚后,逃离灾难一样毅然离乡外出打工,怎么就没有想要去管儿子呢?

我果然永远也没有资格再做一个好母亲了吗?他果然要跟我翻旧帐了吧!我又迟到的发现自己错了——是我的方式出了问题?我应该好好的谈?他已经进入青春期了,应该有自己的空间,有自己的人格和尊严——我这样子好像是在践踏他的尊严吧!

「……是,你是长大了,不需要我罗嗦。但……你想谁不好,却去想一个不知道被多少人操烂了的货?」在我的印象里,学校里的女老师肯定会跟几个男老师和男学生有关系的,尤其是现在像于小婧这种读大学就读到二十多岁没有结婚的女人,她们读书的时候就有公开的男朋友,这毕了业了还得了?但我明显已经偏离了主题,难道我已经乱了阵脚吗?

「我喜欢!我乐意!我就是喜欢她,想操她,怎么地吧!」我不知道儿子是故意呛我,还是真的。我非常担心万一是后者怎么办?毕竟要搞定一个烂货不是一件难事,尤其是儿子的相貌随他父亲,已经隐约能看出些许英气了,学习成绩又不错,而且从他写的字里推测,她真有特殊对他的样子。

「我是不能怎么地,我知道我也是烂货,没有资格说别人!」或者我需要以退为进一下,先缓和下来。

「我可没这么说!」儿子立即也平静了一些,通红的身体逐渐恢复了颜色。

「你是没说,但你心里一定是这么想的。」儿子不再去触碰我的伤疤,我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哎呀,你有完没完!」儿子还是显得极不耐烦,但语气没有那么生硬了,他翻身过去,背对着我。

好吧,我终于还是在他再次爆发前闭了嘴。可是关了灯,躺下以后,我完全没有睡意。「儿子才十几岁,但他已经知道男女之间的事,他看过色情电影,还学会了自慰,我自己犯过错误已经没有资格管教他了,最要命的是他可能真的会和他的老师通奸!」「你知道吗,你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是最危险,最容易犯错的!你要好好读书,将来找个好女人做老婆。」我试图语重心长的跟他再沟通。

「是是是,知道了!知道了!」但是儿子并没有恢复耐性静下心来跟我沟通,而是继续敷衍。

「而且找老婆不能只看外表……」

「妈,够了可以吗?不要再说这个话题了好吗?」黑暗中儿子终于转过头来,我感觉到他的眼神正灼灼的盯着我的脸,但我没有读懂那眼神包含了什么样的意义。

「你要听得进去,现在不是想男人女人事情的时候……」「啊!……是谁在一直喋喋不休喋喋不休的说个不停?……当年……是谁屄发痒,不要脸让别的男人搞屄,被我爸爸抓到然后不要她了,害我没有了妈妈?

啊?」

儿子顿了一顿,像是终于下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但是我总感觉这爆发还是显得过于仓促了些。是什么令他的心理防线这么脆弱?还是他早就预谋好了,等到时机一到就用这些话来伤害我?莫非他一直假装原谅我,就是等到今天再来羞辱我吗?

「……」我的心像掉进了冰窟,浑身发抖。儿子居然对我说出这样的话?原来这么多天的相处,他从来都没有真的原谅过我,既然我在他心里根深蒂固的是这样的形象,我再怎么付出都没有意义了吧?

「是!我就是想女人,就是想操屄,我等不到将来,现在就想,还不是你的色屄遗传的吗?我不止想操小婧老师,我还想操你,操你的大色屄!」「……」我惊出一身冷汗,他这是在故意气我还是真的?他一定只是在气我,他只是气不过我的罗嗦,我也确实觉得今晚我可能确实太罗嗦了。

「你的屄这么色!毛那么多!睡着了里面还流那么多牛奶……」他越说越不像话,越说越停不下来,而我居然完全慌了,只像个死人一样,不知道该怎么做。

「哈,终于敢说出来了,说出来心里真畅快!……每天睡在你身边,闻着你身上的香味睡不着,鸡鸡硬的像钢筋一样……难受死了……妈妈,我是真的想跟你操屄呢!不信,我现在书包里还有写想跟你操屄的字,我拿给你看……」儿子一边说一边紧张兴奋的咽口水,果真要爬起来去拿什么。

「够了,不要给我看!」

我虽心如死灰,但还是触电般立刻伸出手,在黑暗里准确地把他按回床上。

我能看那么不堪的下流东西吗?儿子干妈妈?……虽然我记得跟那条饿狗去看录影时,有的片子里也确实有过那种桥段,确实有过那种桥段……但那种桥段是果真存在的还是乱编的呢?……可确实是男生和中年女人……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思绪不合时宜的飘移,把自己也吓了一跳。管人家是真是假,反正我无论如何绝不能和儿子做那种事!

「妈妈……我现在鸡鸡又硬了,我真的好想操屄!让我操一下吧?」被我那么一按他竟然还懂得顺势趴到我的身上!但也只是趴着,伸手环住我而已。

「儿子啊,你就不怕被雷劈?我是你的妈妈!」我流下了屈辱的眼泪,我在想是不是应该揍他一顿就好了,毕竟他才十几岁。

可是我有资格揍他吗?如果他真的不服我,我能扭得过他吗?我不敢把他推开,我真怕惹起他的邪性,要是他真的来动手用强要干我……虽然只要我不愿意,他这种瘦小的初哥,就不可能干进来,但是以后我们怎么相处呢?我真的不要他了吗?好在他现在只是嘴里一通胡说,也没敢动手动脚。

「我才不迷信那些,这些天我早就摸过你的屄了,还抠出牛奶来吃,前天不也有下雨打雷?我还是好得很啊!」儿子是在炫耀他在我身上的战绩吗?或者仍旧只是逞逞口舌?可是我这些天睡梦里,分明确实有过阴部被抚摸,有东西在里面翻搅过的感觉。我还以为我在发着春梦,难道是真的?儿子真的已经侵犯过我了?「侵犯?」我有资格用侵犯这个词吗?难道我又是多么的乾净?多么的高不可攀?可以用侵犯这样的字眼。

「妈妈,你都给别人操过,为什么不可以给我操?为什么别人可以,我就不行?我要,我一定要!」儿子从义正言辞的势态,突然变成无耻的企求,甚至撒娇起来,把我的身子摇动着。

我真的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就死死的躺着。突然嘴唇感觉被同样的柔软触碰,又被那柔软压下来覆盖住,一声重重的鼻息吹在我的脸上,让我立刻惊觉那柔软便是儿子的嘴唇。「天啊,他居然真的敢!」「不!」我乍然而起,甩开他,赶紧逃进洗手间,把自己关在里面。

我无法面对这么不堪的事实,我痛心疾首,泪下如注。我靠着冰凉的墙壁,慢慢坐倒在地板上,失声痛哭。「儿子这么不尊重我,我还要活着吗?」我脑子变得一片空白,不再有任何念头,只顾着抽泣。哭着哭着,但又不知道什么时候眼泪早就不再流出来,然后感到浑身上下没了力气,我想爬出去躺回床上,但是那里有一头饿狼,我不敢。身子渐渐倦怠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那么进入了梦乡。

又不知少时间,我意识渐渐又恢复。睁开眼睛还是一片漆黑,下体一股尿意袭来,脑子立刻清醒不少。同时脑子里跟演电影似的,把这天发生的一切又重过了一遍,但没有任何思想或念头。

我又闭上了双眼,爬起身。凭着熟悉走到蹲坑边,一条腿跨过另一边,站稳。

然后双手把裙摆挽起,挽过腰间,拇指插进内裤边缘,两手往下一伸直,随着双腿的打弯,内裤一下子就褪到了脚踝处,身子也蹲实来。蹲实的一瞬间,一股尿箭响亮的射在蹲坑的前庭。释放的舒服,令我浑身颤抖,整个人一激灵,我忍不住的舒出一口长气。小解的快意令我马上想到了性快感,或者是我久旷的身体受到儿子求欢的暗示,也觉醒了吧!

我是一个女人,人生的挫败让我对男人产生了强烈的戒心和抗拒,近三年的独身生活,好像让自己忘却了身体的需要。可我原本是一个不安分的人,我对婚姻的不忠,早就暴露了自己追求精神刺激和身体快感的下贱本质,我的禁欲只是在背判自己的身体,而我早就知道再怎么做,都弥补不了对前夫的伤害,再怎么做身体也变不回冰清玉洁。

我想起前夫的温柔,恩爱……我也想起了那条臭狗对我的各种挑逗玩弄……我想到了乱伦电影里的不堪镜头,而且恍惚间那些母子的画面,分明就是儿子在干我,我们的脸那么清晰,阴道被他抽插的快感那么强烈……我不禁口乾舌燥,浑身燥热。我竖起耳朵,想听外面儿子的呼吸声。「他现在是醒的还是睡着的?」「他今晚有没有自慰?」「现在出去,他还会坚持要干我吗?」「就让他干吧,不让他干出去干嘛?」……正胡思乱想着,突然意识到外面也太宁静了些,一个念头打来,心里猛的一阵失落。我小心的拔开门闩,咿呀一声拉开卫生间的门。皎洁的月光下,我的双人床上果然空荡荡的,整个屋子里果然空荡荡的,我的心里也是,更加空荡荡的——儿子已经不在屋里。

该死!我明明是一个不要脸的荡妇,连一条饿狗我都给了,为什么要拒绝自己最亲爱的男人,忍心让他在自己这里承受这样的挫败。我知道儿子是回学校宿舍去了,所以并不担心他的人身安全。我懊恼的躺到床上,任两行晶莹缓缓从眼角顺着脸颊淌下,沾湿枕头。

这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回到了儿子刚刚原谅我的那天:

陌生的儿子投入我的怀抱后没有进村回家去,而是跟我来了我的住处。久别的母子难舍难分的拥抱着,许久!直到深夜我提醒儿子说,「儿子,夜了,睡觉吧!」然后我和儿子一起脱掉外衣,拥抱着躺下来,他趴在我怀里,一直喃喃着,「妈妈,我好想你!妈妈,我爱你……」我也不停地低头亲吻他的额头,嗅着他身上隐隐散发出的男人的味道——我熟悉的,像他爸爸一样的汗味。然后他抬起头来蜻蜓点水似的亲了亲我的嘴,我没有像现实中一样逃开,而是努起嘴唇迎接。

然后他因为受到鼓励,又亲了一下,再亲了一下。儿子试探性的亲了三次之后,知道亲嘴是被允许的之后,第四次下来时终于微微张开嘴把我的唇含住,小心吸吮起来。我也轻启嘴唇让口中的湿润随着他吸吮的劲道流进他的嘴里,我尽着最大能力让他感受到我们是在接吻,而不是在接受小孩子对妈妈的撒娇。果然儿子渐渐放开胆子,显露出湿吻高手的风范,伸出灵巧的小舌头到我嘴里翻搅,跟我的舌头玩起了快乐的追逐游戏。儿子的涎液流到我嘴边,滴进我嘴里,我生怕浪费了,拼命的吸进来吞下去。我不停的扭着脸,让脸部所有的感觉细胞都来感受儿子的舌尖,我也把所有的爱都倾在舌尖里,伸给他……他的吻伴随着强烈的电流,从嘴唇传到我的大脑,再传到我的全身每一个感受细胞,令我全身酸麻,舒畅。然后我恍惚间感觉到下体一股暖流激射而出,并娇喘着呼出了声:「干我!」我猛的睁开眼睛,只听到自己梦中那一声蚀骨的娇呼萦绕在空荡的房间里,许久不灭,直到发现大腿根部早就从滚烫变得冰凉,我才回过神来——乖儿子啊!

妈妈刚才已经跟你干过了,妈妈好喜欢!

之后儿子三天没有来我这里,我又拉不下面子去找他。做为女人,我不愿意在这方面主动。我更不愿意有一天他万一后悔了,反倒来怪我说是我勾引了他这个未成年人。未成年人?哼,他的下面那么硬!稍微给他点暗示?不行,任何暗示都是主动勾引。怎么才能让他知道我已经屈服了呢?我一天天的魂不守舍,整晚整晚的失眠!

呵呵……不过后来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么的多余,接下来就让他自己来告诉你们吧!

字节数:19050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