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意淫强奸

不用帶套,干我

第一章:初识冰冰

2006年对我的事业而言是幸运的一年,这一年我从一个小小的销售代表做到了主管进而做到了区域经理,短短半年间连升两级,心情自然是欢畅的,人也意气风发起来。干的是我自己就喜欢的工作,虽然累,但觉得值得。

不过随着事业的发展,有一个问题越来越严重的困扰着我,因为工作的缘故,每个月我有15-20天是要出差的,而且往往不是同一个城市,今天在温州,明天

在杭州,后天可能是上海,几乎天天住在宾馆里面。因为如此我也就没有办法认认真的找个女朋友。没办法啊,见了一面,下次见面是什么时候我都不知道,这恋爱怎么谈啊?说不定我刚刚开包的MM,还没在用熟悉就被别人给用了。所以,无论家人怎么催促,总是找不到一个固定的女友向家里交差。

我今年30岁了,这个年龄正是身体健康,需求旺盛的时候,以前职位小,工作地点稳定女友是不愁的,想换换口味了就上酒吧钓妞,去酒吧是不跳舞的,装深沉,常常是装模作样的一个人叫瓶好酒,互等人来搭话,或主动出击,实没人可钓了就去泡吧女,最高记录是一瓶芝华士才了喝到四分之一就在酒吧的洗手间把一个吧女办了,她手扶着马桶,象母狗一样抬着屁股等我插入。后来还互相留了电话号码,但再也没有联系过了。当时也就是她有需要,我有需要,相互满足一下吧。

但刚升官哪会儿不行了,没有时间啊,多少人想着我这个位置呢,自己是运气好才上来的,为了干好这份工作,只有没日没夜的努力,如果有需要了,一般也在就是在宾馆里叫一个上来,吃个快餐,解决问题。偶尔会遇到个极品,但都是露水夫妻,钱色交易,我付钱她走人后我就留不下什么深刻的印象。但冰冰,却几乎改变对她们的看法,甚至在某些时候,我觉得自己爱上了她。

哪是在11月份,我一个人到了浙北的某个城市,这是一个小城市,有几处着名的天然景观,我喜欢的电影导演冯小刚曾经到这儿拍过他的第一部武侠片。原计划用两天时间办完的事情结果一天就完成了,于是我难得有一个晚上的空闲。

第一件想到的是上酒吧。兴冲冲的打车去了这个城市号称最吊的酒吧,兴冲冲的钓了一个马子喝了我一瓶黑方后告诉我,如果我愿意,她可以陪我过夜,只要1000.我一听,差不多跟吃了一只苍蝇哪么恶心,恶心劲过后是火气上来了,

砸了那个酒瓶转身就走。出酒吧门口时有个保安居然还想拉我,我吼了他一声:老子买过单了,别他妈的找事。

于是自己极度郁闷的回了宾馆,当时时间还不晚,应该在11点左右,越想越火,就打电话叫按摩。这人倒霉了就是活见鬼了,居然没人接电话……一肚子的怒火加欲火把我身体的某个部位撑得象根铁棍一样。

正准备着放部A片,自己解决的时候,猛得想起来刚才在回宾馆的出租车路上看到路边有几家洗头店还亮着粉红色的灯光。决定去撞撞运气。自己是几乎不在店里ML的人,偶尔去的也是当时省城非常有名的KJ一条街。

我严肃的在街上走着,观察五六家,虽然小妹们很敬业,热情的招呼:大哥,进来。我不为所动。我这个的臭毛病上来,既然有选择咱就不急。而且还没遇上让人动心的,在走过冰冰的哪家洗头店的时候,猛的脑袋中闪过一片亮光,隐约中发现一个小妹坐在哪里,她的长头发非常吸引人,推了门进去,她却没有站起来,好象一个人在哪里发呆。我正在火头上,叫了声:做不做生意了?她没动,结果把冰冰叫出来了。

第一眼看到冰冰什么感觉?就好象一个饿极的人看到一桌自己喜欢吃菜一样,她从里门快步走了出来,黑色长发,脸庞非常精致,高材高挑170CM左右,嘴角

一粒动人心魄的美人痔,走过来的时候,傲人的胸部在我面前晃出一片动人的白亮。

记得当时自己想做全套,这丫头一本正经的告诉我,这里不做全套,只有ML.我进门后坐在哪里没动过的哪个MM还非常的无礼的哼一声全套?四十岁要不要?

没办法,好不容易遇到个极品,不能放过,谈好了,冰冰就引着我往楼上走,走到炮房时,一看哪床我就没了胃口了,一条分不清是什么花色的床单明显有过激战的痕迹,随口问了句:能出去吗?

----去哪儿?

----宾馆。

----什么宾馆?

----某某宾馆,你能进去吗?

----开玩笑,哪里的洗头房就是我们老板娘开的。

呵呵,真是巧了,我还担心外面带人会被人搞呢。这丫头到是大方的很,勇敢的在我前面走着,我走在她的后面,结果差点流了两次鼻血。

第一次,下楼梯时,突然发现哪个坐着不动的MM居然比冰冰还要漂亮。身体还要火爆,正好看到她在整理自己的衣服,那衣服最多只遮住了她的乳头和下半个乳房,我的某个器官,当时就充血了。

第二次,出门后,冰冰在我面前走,借着路灯的光突然发现这小妞居然穿得是丁字裤,那低腰的牛仔裤把她的屁股包得混圆,随着步伐,一个劲的动着,上面丁字裤的那根横布条象会拉扯人一样,把我的哪个器官拉得直了起来……奶奶的,我还没有跟穿丁字裤的女人做过呢。

进宾馆前,我还买了一包烟,礼貌的问了她一句,你会吗?会的。哦……玉溪可以吗?太好了,我最喜欢这个烟。

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这个在买烟的细节记得这么深刻,说真的,我喜欢看冰冰抽烟的样子,特别是在激战一番后,她喜欢坐在沙发抽烟,那姿势非常美。记得有一次我曾告诉她。每个抽烟的女人,都会有一个伤心的故事。她笑了笑,笑得很难看。

进房后,急不可耐的我,一把抱住了她,她很专业的从我怀里滑了出去,说我要先洗个澡。

脱了衣服,我傻了。

那乳房……我以为只有在A片中会的呢,如果说她的胸口挂的是两个小型的篮球一点也不为过。更难得是这么站着,居然没有下垂,完全克服了地心引力作用,想象有多少的挺拔。乳头居然是粉色的。腰很细,屁股上面的腰部有一个不知名的纹身图案。那丛油黑的毛发遮住了我最想到达的地方,屁股饱满,皮肤又白又软,两条长腿是丰润,修长的……当时,我的某个部位快要爆炸了,极品,这是一个我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极品。

还好,我当时做出一个避免自己终身抱憾的决定,拉住了这个准备往洗手间走的极品,问她。

-----等等,能包夜吗?

-----什么?当然可以。我给我们老板打个电话。

-----这么麻烦?

-----是的,而且要先付钱。

-----没问题,多少叫他来拿吧。

打完电话,等老板的过程中,她披上一条宾馆的浴巾,坐在床上抽烟,一句一句的陪我聊天,我哪有心思聊啊,扑了两次,上手就抓她最吸引我的MM,手刚一搭上就她打落,一本正经的告诉我,等下老板来后再干。我真想……啊,妈的,如果不是这个狗日的老板要来,老子现在就想办她了。你不就一个小姐嘛,还挺牛……可后来的经历,我彻底乱了,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小姐,这是老子遇到过最最极品的超级浪碲子。在我进入她身体前的一句话,让我彻底改变了与性工作者作爱只是活塞运动的想法。

她喊了一句:不用带套,干我。

那个天杀的老板应该是在十分钟以后才来的,很礼貌的站在门口收了钱,还说了一句:玩得开心点。我恨得真咬牙,想让老子开心不知道早点来,磨B去了一样,这么慢。床上放着一盘秀色大餐,我等了十分钟,十分钟的欲火升腾,看得着,吃不着,把折磨的得象一个性战士一样有足够的攻击力。我迫不及待的要投出我的标枪,彻底摧毁我的敌人。

门一关上,我大叫一声,象一只发情的野狼一样扑向她。

----我来了!

----死鬼,不要急啊……

她灵活的躲开了我的狼扑,迅速从床尾翻滚到床头,动作的敏捷程度不亚于传说中的武林高手。

奶奶的,还在吊我胃口。正准备发火的时候,她很认真的说话了。

----听我说,不要急,今天晚上我都是你的,我们慢慢来。

我沮丧的从床上起来,退回到刚才的攻击位置,对不起啊,小妞,现在我可没心情听你说教,我的标枪由于长时间的充血,摩擦衣物,己经开始涨痛了,我现在不要说教,只想要快速准确\生猛的刺中我的目标。正准备再扑一次的时候候。她又说了。

----我要先个澡,要不,我们一起洗?

谁能拒绝这个充满诱惑的建议呢,跟一个极品中的极品一起洗澡……

-----好,好,好,一起洗。

-----这才听话,来,宝贝我帮你把衣服脱了。

她站了起来,那条宾馆浴巾随意的披在她的身上,从床上站起来的时候,浴巾滑落了……地心引力……我感谢你。阿门……

她从床头走到我身边只有张床的距离,也许只有三秒种,但我呆了三秒钟。

浴巾滑落的第一秒钟我的双眼就盯死了她的乳房,随着她快步向我走过来,那两团诱人的美肉,翻滚了数次,泛出了足够致人死命的晃动……我没有感觉了。

真的没有感觉了。

这个尤物在离我0.5米的距离站住了,升出双手帮解衬衫的扣子,眼神迷离,

秋波荡漾,我没功夫关注她的眼睛,我的主要关注点是那两团迷死人的美肉。

这狗日的,会不会是隆过胸的,这么大,形状这么美,……检查一下?……

我的大脑在做了这个正确的决定后的0.001秒种,就指挥我的双手伸向目标

当我温热的双手触弄到我的目标的时候,从手心传过来的一种特有的感觉告诉了我检查的结果。

我象一个外科医生检查乳房肿块一样,从乳房的最下面哪个弧形下手了,我有点恨造物主,为什么把我的手制造的这么小啊。姆指与其他四指分开,向上托,居然有一半的乳房是挂在我手的外面。慢慢的,加大了向上滑动的力度,这对白肉,在我手的力量作用下开始变形。

----嗯…

她呻吟了一声,停下了解了我一半扣子的手,一只开始缓缓伸向我的胸膛,一只居然开始越过腰部向下移动了。

乱了,同时有三种期待,第一期待我的双手快速登顶,掌握或者说尽可能掌握我要掌握的目标;第二种期待这个骚货的一只手能抚上我的胸膛;第三种期待,你哪只该死的,往下走的手,准备去哪儿?

哪么,三种期待同时满足呢……

在我的双手准确到达我的预期目标,我的掌心触到那两团美肉的顶峰,那个粉红色的,隆起的时候,她的右手到达了我右边的胸膛,抓住了我的乳头,而左手居然成功的穿越我的皮带,内裤,一把抓住了我的肉棒。

----啊,

我发出了满足的叫声,双手的力量自然的加大,那种真确的感觉更加的强烈。

她的左手轻握住了我的肉棒,轻轻的套弄了一下……千真万确……只有一下。

三种期待同时满足的快感强烈刺激着我的神经,从手心,到我的乳头,到我的肉棒。大脑一片空白。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以更强烈的快感战胜了我的满足感……肉棒一凉,猛的射出我的武器……

操,我射了?

我的标枪还在枪套中未打开,我就射了?

我那身经百战的标枪,还未进入我的预想目标,我就射了?

我那被数以百计的MM认为是经久不泄的标枪,就被这个该死的小妞才套弄一下就射了?

那一陈的酥麻和快感让我来不及去考虑这些问题,那该死的小手还在继续套弄……

哦——哦——哦——哦

那只左手控制了我的武器,获得了四次短暂而又强烈的酥麻快感,在我第六感觉中,我甚至听到了我的体液射在内裤上的声音。

完了,我他妈的早泄了。

在我近30年的欲海沉浮中,干过的美女近百,大小近千战,虽然说称不上是久战不泄,一日到天亮,但换个三五个姿势,整得跨下之女呻呤不止再交公粮是正常现象。可是这次,枪套未除,目标未入,被这个骚货的小手就么这一套弄,居然就交粮了,这简直是小生的奇耻大辱。而冰冰哪会想到我的感受,这个骚货见达到了目的,缓缓抽出在我内裤里面左手,哪只手上粘满了我失败见证的乳白色体液,得意扬扬的在我面前晃了晃,说了一句让我喷血的话:

----摸着还行

摸着还行?干,你以为这是你的玩具啊?你彻底激发了我作为男性的自尊,老子今天不把你干得叫爹喊娘、流水四处,我怎么对得起生我养我的父母?对得起我的单位和领导?对得起哪些被我观摩学习过的色片?对得起色戒和色戒的读者?我……我……不把你整死……老子……老子……他妈的自宫以谢天下!

这,将是一场战役,一场关乎个人荣誉,你死我活的战役,在第一个回合的短兵相接中,我是完败,但这没有影响到我的信心。因为敌人的致高点己被我胜利掌握,我哪只一直未离开她的巨大乳房的双手加大了对乳房的抚摸力度,母指与食指轻轻的夹住了她迷死人的粉色乳头,其他三指逐渐的加力,她的乳房在我力的作用下不断的变幻形状。

她又出手了。

她在反击!她迅速将两只手移到我的皮带扣下,一下就解开了我的皮带。猛下将我裤子连内裤扯到我的膝盖。我的标枪突然被释放禁闭,猛的弹跳了出来。

苍天佑我!亲兄弟啊,你给哥哥长脸了!

我的标枪居然没有一丝的疲软,枪身挺立,枪头被涨得通红发亮,虽然上面还沾满了它自己的体液,但却斗志昂杨,气势不凡,仿佛刚才它只是吐了一口口水。

----你好厉害啊

不,不,不,你不用表扬我了,虽然你是发自内心的,但我也不会原谅你了,这样的表扬与刚才所受的耻辱相比己是没什么用了。这是我兄弟挣气!日B还需亲兄弟。你死定了!老子今晚不让你洗澡了,先让你出出汗,流流水。

我用了一个非常野性和男人味的动作,猛得把她推到在床上,在我的双手离开她哪两团美肉的同时,我的眼光继续锁定这一目标……随着动作加大的缘故,那两团美肉发出几下大幅度的晃动。我的苍天大老爷,这简单就是他妈的水袋,太诱人了。

冰冰可能被我的野性给感染了,眼神变得迷离,呼吸也急促了起来了,轻轻的喊了一声:

----来嘛!

冷静!!!

一定要冷静!!这不是一般的女人,这是一个我在多年的战斗生涯中从未遇见过的超级浪碲子,且不说她的杀人胸器,她的左手只一下就整得老子吐了,我要做好打大战、恶战的思想准备!如此轻易的扑下去,稍有不慎,说不定三两下又被这女人玩阴招把我整丢了。

站在床边的我,一把抓住了她的腿,我的吻象雨点一样落在她的小腿上,并且不断的向上移动。既然你阴我,我今天也跟你玩不一样的花样,缓慢的点燃你的内心深处哪团火。

非常缓慢的湿吻是极度挑拨人的神经的,一般小姐遇到的客人都急不可奈,只顾着自己发泄,这种缓慢刺激的方式一般男人只会用在他所爱的女人身上,她开始扭动她的身体,嘴里己有轻轻的哼声。

我不为所动,冷静的告诉自己,没这么简单,星星之火刚被点燃。

慢慢的我的接近了她的大腿,看到了她那丛茂盛的毛发,油黑发亮的毛发丛中是我的标枪的终极目标,虽然隐约中看到她的穴口己有少许的湿润,但我觉得机会未成熟,更懒得去欣赏这个目标,我必须缓慢的点然她,一点点的点燃,让她烧成一团火把,再用我的水枪帮她灭火。

我的唇在她的毛发边缘停留良久,却不去触动她迷人的神秘地带,一定让她觉得又奇怪又期待,屁股也开始扭动起来,嘴里轻轻的哼声变成了轻轻的呻呤。

火热的嘴唇继续移动,到达小腹时,我重点关照了她的肚脐眼,这也是一个女人的敏感地带,一直轻轻的吻到里面沾满了我的口水才恋恋不舍的开始移动。

突然——

我移动的速度加快了,我的舌头在她身上划过一条完美的弧线,从腹部一直到胸部,并猛的吸住了她左侧的乳头,整个人也突然的压了上去,右手也是突然的掌握她右侧的大乳,开始用食指和母指刺激她的右侧的乳头,下面的标枪也自然而然的抵在了她的穴口。

----啊!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报,立即就报,这个贱人发出了我期待己久的,由于受到突然强烈刺激而引发的,发自内心的畅快呼喊。我的标枪甚至感觉到了她穴口有非常旺盛的体液分泌出来,可能不是高潮,但最起码,这个浪碲子开始动情了。

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这一刻在伟大的AV精神的指导下,武藤兰,小圆泽衣,琼斯等等AV女神的风貌在冰冰身上完美展现,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不是一个人!

初战失,再战得,我们打了个平手。

但这只是开始……

----啊,快进来

冰冰又发出了一声由衷的呼喊。

我没理她,早知今日何必当处啊,现在你三处敏感地带全部被我控制,我看你还有何反击之力,星星之火明显己经开始升腾起来。

我的肉棒继续停留在她的穴口,但开始缓慢而轻轻的移动,不断刺激她穴口两侧美肉,枪头己明显感觉沾上了她的体液。至于我的嘴则离开她的左乳开始向她左耳进攻,轻轻咬着她的耳垂,而我的左手顺利的接替了嘴唇的位置,顺利掌握她的左乳头。

肉棒忽左忽右的在她的穴口挪动,两只手或夹或压或揉的折腾她的乳房,加上那呼着热气的嘴轻咬她的耳垂……

没用之久,她的头开始在左右的晃动,身体也开始扭动,嘴里更是胡言乱语不止

----好痒……好舒服……好难受

她己经进入迷乱的状态,她的腰不自主的扭动着,象雷达一样寻找我的肉棒,可我却死死的控制住了肉棒,最多只与她的穴口摩擦死活不进入,这种多点刺激带来的快感,在她的身上似乎己经燃起了大火,她急需一根勋壮的水枪帮她灭火。

----快进来啊。

----受不了?

----快啊,---啊----快点进来

----不行,我还没带套

----去他妈的套子,快来干我!

……

啊?不带套?除了正正经经女朋友老子还没有不带套干过一个小姐呢?至少没有进入一个小姐的阴道,淋病梅毒\花柳AIDS尖锐湿疣……这些让人心跳

暂停的性病名称一个个在我脑海中翻过……冰冰很激动,后果很严重……我被吓得停在那儿,所有动作全部停顿了。

-----干我!干我!

她开始变得疯狂起来

……

在事后的两年岁月里,在每一次与女人交欢的时刻我都会想到这个停顿,也许只有1秒种,或者0.5秒,甚至更短的时候,但这个停顿却改变了我肉棒的感

觉,至少是对一个小姐阴道的感觉。

-----求求你,快干我,我受不了了

……

冰冰这个骚到骨子里的贱人有效的利用了这非常短暂的停顿,做出了非常有效而且准确的进攻,她终于等到了期待己久的肉棒,稍稍扭动了一下自己的腰,准确的调整了穴口与我的位置,惊喜的发现我的肉棒居然没有逃开,屁股猛的一抬,穴口如活了一样一口把我的肉棒吞进去了一半。这个骚货大量体液分泌甚至让我听到了进去的时候的声响。

----妈妈呀!

----我操!

我跟冰冰几乎同时发出了一声喊叫。

冰冰获得了期待己久的阴道的填充感,好象一个不断漏水的水闸突然被人填补了,虽然没有完全填补,但己实实感觉到了,大脑不受控制,情不自禁喊了一声妈妈。

而我思维还想着那些吓死人的性病,突然感觉自己肉棒被这个骚货的B给吞了一半,肉棒突然置身在一个温暖湿润\陕小的肉洞里,而且肉洞居然象小嘴一样有一股轻轻的吸力,这一陈突然的刺激,这种感觉带着哪层薄膜所不具备的,如果不是我思想走了神,极有可能在这一刹间猛的开闸放粮。

这感觉太美好,太美好。这是我肉棒兄弟这么些年来进入过的最舒畅小穴,可能不是最紧,也不是水最多,但肉棒兄弟似乎非常喜欢,好象一把利刃找到了合适的刀鞘一样。

怎么办?

我应该怎么办?

我还能怎么办?

在这样的时候神仙也不会再去想哪些可能会致命的后遗症了,我的武器甚至己经插入敌人的目标中,怎能退缩?为了我男人的荣誉,只有将错就错,奋勇向前,血战到底。不日翻这个贱人誓不罢休!

思想决定行动,在放弃一切庸人自扰的念头,腰一沉,我的肉棒带着势不可挡的威猛,尤如利箭完全的插入她的肉穴。

……

在我完全插入的一瞬间,冰冰突然全身肌肉紧绷,呼吸停顿,牙关紧咬,下面的肉穴更是紧紧的夹住了我的肉棒,过一会儿,才猛的放松,大量的体液开始分沁,嘴里发出了一声嘶喊

----啊……么么!

么么?听不懂,有高潮就喊么么?什么臭毛病,老子不会给你喘息的机会,继续扩大战果,要将你打的丢盔卸甲,一败涂地。

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这不正是她想的吗?)我象一个勤奋农民伯伯一样努力的劳作起来,什么九浅一深,七浅八深的穿插技巧忘得干干净净,我只是用最快的速度,最大的力量,抽插着。不断的抽插。疯狂的抽插着。

随着我的运作幅度加大,她的身体也产生了极大的晃动,那身体晃动带来的后果是她的乳房更大幅度的晃动,那一陈陈晃动给我带来视觉享受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

----啊,啊,爽,爽

我情不自禁喊出了声。

----恩恩

她居然回答我?

----叫我老公

----老公,老公,老公!

----老公操你爽不爽?

----爽……爽……爽

----老公的鸡巴厉害不厉害?

----厉害,厉害。

----下次敢不敢乱摸我的鸡巴了?

……

不说话?我猛的又加大了抽插的力度

----下次敢不敢乱摸了?

----不,不,不敢了,

终于,终于我报了一泄之仇,呵呵,苍天可鉴啊,我让她充分了解了我不是早泄阳萎没实力。我用我的标枪把她干得开始求饶了,我的胜利是彻底的,完全的,我又充满信心了。

我胜利了!

----冰冰,老公好爽……啊

----啊……老公,冰冰也好爽啊……啊……啊

----等下我要射在你的奶子上

----射吧,随便你射哪里。啊……我又要来了……

----我也要来了

冰冰的肉壁又开始了激烈的乱动,肉棒的快感越来越强烈,肉棒的马眼处,传来一陈陈酥麻,喷射的感觉也是越来越强,我猛的拨出了我的肉棒,半跪在床上,肉棒瞄准她的乳头一下顶了上去,而冰冰被我这突然的抽出带来一波更加强烈的高潮,小穴喷出一股晶莹的体液,划出一道惊艳的弧线落在床单上。于此同时,我的肉棒顶在她的乳头上射击出了最最猛烈精液。

----啊!

我们同时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第二章再战冰冰

2-1诱人的荷包蛋

哪一夜,我们是非常疯狂的,在沙发上,浴室里,甚至放电视机的桌子上,我们疯狂的做爱,我们进行了我们知道的任何的体位、多种方向的插入,让她象狗一样的趴着,然后射在她的屁眼外面;让她骑在我身上,不断抚摸她的乳房,然后用力的干我,最终射在她的阴道里;让她坐在放电视机的桌子上面,我站着插她;洗澡的时候用热水不断冲击两个紧密连接的部分,然后把热水不断带到她的阴道里干她;每次我都在她的阴道里通过最传统的抽插方式获得高潮,但我的精液一次次的喷洒在冰冰身体的各个部位,阴道里,阴道口,屁眼上,屁股上,甚至她的脸上。她总是非常淫荡的迎合着我,我每一回合的抽插几乎都能给她带来两次以上的高潮。每次射精后不久,只要稍稍的一抚摸她的乳房,我总得获得令人兴奋的勃起,同样的,看到我的勃起她也会莫面其妙的兴奋起来,高喊着,干我,干我!我总能象一个听到冲杀的命令的战士一样,高举投枪,一次次刺入我预想的目标。

到最后虽然我的肉棒还能勃起,在高潮的时候还有高潮的感觉,但己射不出精液了。

想想哪一夜的疯狂,这是我从来没有也再也不会遇到的事情,甚至在我们以后的性聚会中,都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为了冰冰,我流尽了最后一滴精液。最后两个累得睡着了,第二天上午醒来,居然发现自己的肉棒还插在她的阴道里。于是我再一次冲向战斗的号角,直到向它浇灌了我的精华。

……

到上午十一点的时候,两个体力透支的做爱机器都饿了,睡了有限的几个小时外,我们只抽了几根烟,都是在不停的做爱。我们都饿了,饿的失去了移动身体的力量,决定叫外卖。

她向我推荐了当地盛名一家快餐店,还体贴的为我点了餐,特别为我点了五个荷包蛋,还一本正经的告诉我,我的蛋蛋里储备粮己被她吃光了,需要补充一下,我开怀大笑。

在等外买的时候,我终于有了机会问她,在第一次高潮的时候叫的么么是什么意思?

她害羞的低下了头,(她居然会害羞……这天下之事啊)然后告诉我,这是妈妈的意思,么么是她们老家的方言。

我没有继续俗套的问她是哪里人,只是在问她:是不是你每一次高潮都会叫妈妈?

----才不呢,很少的,但哪一次你把在我逗的得太恨了,你一下子插进来,我把家乡话都喊出来了。

----做了这么多次,就这次印象深刻了。

----是的,我每天不知道都在做,你不知道我要做多少次,但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你好高手。

----呵呵,我也是被你激的。

各位兄弟,小生当时的心情用得意洋洋来形容是不为过的。我居然让一个小姐在高潮的时候情不自禁用家乡话高喊一声妈妈。这太他妈的不可思议了。

正在得意的时候,门铃响了,快餐送了过来,菜品很丰盛,但这一切己不重要,饿极的人,什么东西都是美味。我一口气吃了三个荷包蛋,看着最后两个在发愁,吃太饱了,实在吃不下去了。

冰冰顺利吃完了她的哪份饭,看我发愁的样子,突然又淫荡的笑了起来。

----呵呵,要不要我喂你?

----我吃不下了。

----我有一个办法,一定让你吃了。

----啊?

这个骚货又想干吗?我正想负责任的告诉她,以我目前的胃中食物容量,就算一头牛看到了也会自相形愧的,她却突然拿起那个装着蛋的饭盒,向床走去。

----你帮我吃了?

----才不,

她走到床头,把饭盒放床头柜上,然后开始到处找到东西,她哪个大屁股,由于体位的关系变得非常的饱满,更不断的在我面前动来动去,那隐约可见的小穴,因为过度性生活而有点外翻的大小阴唇变得特别的诱人,坐在哪里的我,哪根烦人的东西又开始有了动静。

----你在找什么?

----等下你就知道了。

看她不断在床上床下忙活了半天,不断的翻枕头,翻被子,突然叫了一声

----找到了!

操,什么破玩意儿,这个骚货在找她在丁字裤。她想干吗?穿裤子走人?

----找它干吗?你想走了吗?

----呵呵,我怕你等下受不了把刚刚补进去的蛋又还给我。

晕死,我跟你整整折腾了差不多一夜,上午又是大战两个回合,老子为你流尽了最后一滴精液,国家储备粮食全部用完了,现在你个骚货的大小阴唇都还外翻着,你还担心我再向你交粮,你……你……你到挺体贴的……

冰冰认认真真的穿好的她的丁字裤,然后平躺好。

那对大乳还是哪样的具有足够的杀伤力,但严重的体力透支己经让我有了疲软的感觉,而且我不知道她准备在搞什么鬼。我点着烟,看她表演。

她躺好后,伸出了哪只把老子一下搞翻的手,拿到了饭盒,从里面拿出了哪两个荷包蛋,小心翼翼的一个个平铺在她哪巨大的乳房上。这两个单面的荷包蛋的蛋黄变成了两个巨大无比的乳头,因为蛋上面油很多,铺好后,这个骚货还把油随手抹在她的乳房上。然后轻轻的叫一句:

----老公,来。

我疯了!

我他妈的彻底疯了,两个流黄的荷包蛋就这么铺在冰冰最诱人的部位,随着她呼吸,随着她乳头的颤动,被蛋白包着的蛋黄轻轻的晃动着,传说中与我国不远的东方矮人国内有一女体盛,让美丽的少女脱光后在身上摆放上丰盛的食物,让客人即在大饱口富的时候也大饱色富,没想到这个骚货也无师自通,只是矮人国的女体盛没没有做得如此精致,如此彻底,如此的动人心魄。

受不了,我想一口咬破这两颗诱人的蛋黄,然后猛吸蛋黄和这个婊子的乳头,让她兴富,让她大叫么么,然后……

然后我干吗?我的肉棒呢?我下意识的抓了一下自己的肉棒

亲兄弟啊,我服了你,在一夜N次的激战后,在没有任何药物的作用下,只是随着冰冰这个经典的荷包蛋的女体盛的完成,我的肉棒在强烈的视觉刺激作用下,居然又变得昂首挺立。

冰冰显然注意到了我肉棒发生的变化,她的眼神再次变得迷乱起来了,她的身体太了解我的肉棒了,这根给她在一夜之间带来多次欢喜的肉棒再次的竖立,几乎同时说明她又可以获得两次以上的极度畅快的感觉。

----老公,快来吃我吧

----宝贝,我来了。

……

2-2蛋黄与精液

在一个绝妙的荷包蛋女体盛的刺激下,我再次吹响战斗的号角,利箭己竖立,血流己加速,心跳己加速。但为不了不破坏哪两个吹可弹破的荷包蛋,我只是非常温柔的趴在冰冰的身上。

我的双肘支撑了我上半身的重量,下半身却紧紧的跟她贴在了一起,哪根战士的标枪己近非常接近哪个己经被操的翻了过来的美穴,枪头自然的抵住了骚货的穴口,形成了非常有利的进攻态势。而我最具杀伤力的嘴己经轻轻的吻上冰冰右乳上的荷包蛋。

这是一个煎得非常到位的荷包蛋,我不得不佩服制作它的厨师的手艺,白的是蛋白,蛋黄的表面只有层极薄的白,甚至因为随着冰冰因为呼吸而产生的颤动,能看到白里包着的蛋黄在流动,哪白与黄的下面包覆的冰冰的乳头己经变得了足够的坚挺,甚至产生了个非常美妙的隆起。

这是一副图画,一副美丽的图画,好象一道可口的大菜突然得变得非常精美,精美的你不忍去吃他一样,可惜当时没有想到拍照,不然用微距拍下来,一定会非常震憾人。

----来吃我吧

战斗的命令己经下达了,我轻轻的咬破了右乳上的蛋白,只是一个小小的口子,里面的蛋黄象决了堤的洪水一样开始流了出来,我对准了这个小口,开始努力的吸食这个我这一生吃到过最美味的荷包蛋。

而的的标枪,似乎是在不知不觉中滑进入冰冰的阴道内,里面还是哪么的湿润,沾满了我们两个的体液。一整晚的过度的抽插,她的阴道明显己经变得比第一次松弛的多,但我硕壮阴具带给她的满足感还是让她发生了一声呻呤。

蛋黄己经全部含在我的嘴里,我象一只哺乳的鸟一样吻住了冰冰的嘴,然后度给她一些蛋黄,两条舌头美妙的纠缠在一了起,啧啧有声,在此同时,我的阳具齐根而入,以一种破墙的力量彻底的插入了她的体现内。

——啊

她放开了吻着我的嘴,忘情的喊了一声。

这是一个进攻的信号,我放弃了她的嘴,毫不犹豫的咬住了她的右乳头,这颗涨成紫红色的乳头在蛋黄与蛋白的辉映下变得妖艳动人,我开始用力的吮吸她,并吮吸,并不断去蚕食哪些遮挡住她的大乳的蛋白,同时腰部运动不断继续。

九浅一深,七浅三深,五浅五深再到连续的高速冲击,下身撞击发生了节奏越来越快的“啪啪”声。而冰冰的呻呤也变得越来越疯狂,越来越无法控制,阴道里的体流的分沁也达到了从未有过的高度。

这正是我想要的,我并没有停下来的想法,标枪以最快的频率,最高猛的力量不断抽插。过了大约半小时,这个骚货达到多少次高潮己经早无法去在体会,但我的阴具却一直没有想射的感觉,突然一个更加邪恶的想法开始在我脑中浮现。

在不停的进攻下,我的嘴开始向她左边的乳房进攻,获得第一次经验的很快的吸到满满一嘴的蛋黄,但这一次我没有直接去吻她的嘴,而是挺起了身子,停下了进攻的,把蛋黄全部吐在了我们两个人紧密相连的部位。

我突然停止的进攻,又让这个骚货抓狂了。

-----别停啊,接着干我。

我插抽了几下,蛋黄涂满了我的阴具和她的阴道壁,大量的蛋黄注入这个骚货的阴道内跟她分沁的体液混合在了一起,又停了下来。

-----老公,老公,别停啊,我还要

-----我累了

----啊,哪你躺下,我来干你,

----不行了宝贝,我没有想射的感觉

----哪怎么办?

----能不能……?

----什么?

----帮我……吸一吸?

哪张淫荡的脸突然变得安静下来,一秒种,也许是两秒种后

----可我从来没有给人吸过

----冰冰,我喜欢你的小嘴吸我

来不及给她犹豫的机会了,我一下子拨出了我的阴具,两腿分开站在她的身侧,然后把阴具往她的嘴边送去。

----不,不要

她本能的摇了摇头,两只手也开始推我的小腹,看来这个骚货真的从来没有给人口交过,加上我哪根己经充分勃起的大鸡巴昂首挺立,上面沾满了蛋黄和她的体液,看起来是有些可怕。

----宝贝,别怕,你可吃吃这些蛋黄,味道很好

----不臭吗?

----不臭,而且有你自己的味道

她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的伸出她的舌头在我的枪头轻舔了一下。一陈冰凉与酥麻感从枪头传来,太爽了。

----怎么样?

她没说话,我逐机扩大战果,直接把枪头抵在了她的嘴唇上面,那鸡蛋的味道一定不错,她居然张开了嘴,含进了我整个的枪头。

一股强烈的吮吸给我带来最大快感,同时被她吸到的部分的肉棒上沾着的蛋黄与她的体液也吸进她的嘴里。发出一声美妙的啧声。

受不了,一根沾满蛋黄与她的体液肉棒,就这么被她温暖的吮吸着,从枪头传来如触电一样感觉让我混身开始颤抖,我己经无法控制自己开始胡言乱语。

——我喜欢你吸我……

——哦,整个头被你吸进去了……

——宝贝,好爽

——宝贝,轻轻的舔它一下……

我甚至不自控的把她的小嘴当做阴道一样开始抽插起来,还好在省城口交一条街里练就的丰富的口交经验让我懂得一定要慢慢来。

先是头部,然后是小半根,半根,大半根,最后几乎是齐根而入。

而冰冰这个第一次给人口交的骚货也开始逐渐适应我的鸡巴插在她嘴里的感觉,有几次甚至插到了她的喉咙里她居然没有象一般人哪样会干呕。

她越来越熟练,越来越配合,在我插入的时候充分的分开她的嘴,在我抽动的时候用她的舌头紧紧的围绕我,并且越来越用力的吮吸我。

那些没有被她吃掉的蛋黄与体液很快沾满了她的嘴角,她混然不觉,认真的满足着我。

太棒了,她几乎在没有任何的指导下在给我进行最完美的口交,口交是一个男人能够享受到第二超级的享受,真正超级的享受个人认为是口爆。

有一个事实是,而我从来没有被人用嘴吸出来过,不用手套弄,只是用嘴吮吸,从来没有成功射精过。曾经认真跟几个色友讨论过这个问题,为什么单纯用嘴吸不加手套弄不会射精,当时讨论的结论好象是说由于快感太强烈人的精神会变得高度紧张,因此不容易射精。

但这次我面对是冰冰,或者说我的鸡巴是在冰冰的嘴里,在这个有着极品的大奶,极品的职业精神,极品的小穴,极品的小嘴的超级婊子嘴里,一陈陈的酥麻己经把我推到高潮的边缘。

----冰冰,好爽啊,在加油吸。

----我要射了

----嗯嗯

被肉棒塞满的嘴里发不出声音,但我明显感觉她想往外吐我的肉棒,让一个男人把精液射在嘴里,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第一次口交的冰冰显然是不能承受的。

己经到达的喷射边缘的我在这个时候只管自己享受,哪会管这个骚货,不断的跟她抗争,努力的往里面挺进。

----我要射了

----不,不……不

在她第三个含胡不清的“不”字还没出来,我的肉棒发出久违的喷射了,一股浓浓的精液直接喷射在她的口腔里,而且猛然不觉她居然在这个时间吸了一下。

我大喊了一声,所有的动作都了下来,整个世界似乎都停止了,全身的细胞都停止了,那种高潮的同时被吮吸而带来的感觉,电击一样,让我的双腿无法支撑住自己的身体,人几乎要倒下了,大脑一片空白,只有强烈的快感。

尤如一个世纪一样漫长快感过去后,开始变得冷静的我拨出在冰冰里嘴里的鸡巴,显然我充分把最后一滴精液也射在了她的嘴里,头上几乎没有一点点精液留下,冰冰猛的推开了我,跑到卫生间里吐了起来。

过了许久了,愧疚的我到卫生间里看到她瘫倒在马桶边上,脸上一塌糊涂,有泪水,蛋黄,精液和她的口水,看到我见来哪眼神几乎让我羞愧的想钻到马桶里,第一次口交,还让我把精液射在她的嘴里,带给了她巨大的神压力。

我哄了大半个小时,她才笑了,我答应她在不久的将来请她去省城玩,为她买她最喜欢LV的包包,我们都知道这是一份并不便宜的礼物无论送的人还是接受的人,从拿到这份礼物开始就足以证明两人的关系开始变得不一般。

本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