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意淫强奸

乡村妇科诊所男医生的工作日志

(一)

我叫刘一航。今年20岁,身高175,体重130,非常普通的东方脸孔不帅也不难看,喜欢理个小平头,人看起来倒还挺精神的。

我刚刚从技校毕业,学的是护理专业,正常来说应该可以成为一个男护士,但是我想自己在家开个诊所,治疗个头疼脑热感冒发烧的我还应付的过来。因为我老爸挺牛气的,一个建筑包工头,用赵本山的话说就是不差钱,他托关系又塞钱的总算替我拿到了行医资格证书。于是我的小诊所就准备开张了。

我本来还想直接开在家里算了,老妈死活不让,说诊所开在家里不吉利。只好另外选个地方,儿子办事业,老子当然鼎力支持。老爸真的很给力,专门帮我在村口大马路旁盖了一间小屋来作为我的办公场所。我联系了几个医药代表,进了些日常经常会用到的药品和设备仪器。一切简简单单的,干干净净,顺顺利利的。我的诊所正式开张啦,起了一个很阳光的名字——向阳诊所。

诊所开张不好大张旗鼓,到处宣扬,会被人骂的。不过房子还在建的时候村里人就都知道了,甚至隔壁村的人也知道我们刘家村马上要开诊所啦。我开这个诊所不是没有原因,镇上有个人民医院,但感觉却不大像是为人民服务,医生护士态度很冷,收费又贵。我们村有上千号人口呢,隔壁村也有好些人,我想我开出这么一个亲切的诊所来,一定门庭若市。

果然啊,大家都很赏脸,开张第一天就接待了三个本村的村民,一个手臂被开水烫伤,一个拉肚子,还有一个不看病,直接来买药的,降血压的药。我收费当然低啦,三个人总共才收十几块,为了博得村民的好感,先做做好事吧。

果然大家都直夸我能干心肠又好。慢慢我这个向阳诊所就被村里人认可了,大家有点小毛病都先来找我,我没法处理才会去医院,每天病号不少,有时一天能接待十几位。总的算起来,收入还挺可观的,第一个月底统计了一下,净收入两千多,比那些在上班的同学好多了。

我看病有个原则,能处理就处理,处理不来就直接推到镇上人民医院,绝不乱开药。那会害人害己的,砸了诊所招牌不说,把人耽误了就大事不妙啦,都乡里乡亲的,抬头不见低头见,背不起那个罪名啊。就这样子,日子过得也很是悠闲,我在诊所里接了网线,没事的时候就上上网,玩玩斗地主。

有一天中午,我在诊所里斗地主正欢。门口进来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看样子应该不是本村的,因为我一点印象都没有。她进来以后看到我在玩游戏也不催我,就在一旁看着,我这边到了紧要关头,就只好先打完这一副牌。完了我问她什么情况,她支支吾吾的说不清楚。看她的样子竟然有点不好意思了,我大概猜出一点情况,估计是妇科病,对着我这个年轻男医生不好说出口了。

我仔细看了看她,中等个子,体型丰满,身上的针织T恤衫和休闲裤显得有点裹身,胸前鼓鼓囊囊,齐耳的短发下是一张姣好的面孔,素面朝天,典型的良家妇女。

这样的病人可不是每天都能碰到。我突然就生出一个龌龊的念头来,今天要脱掉她的裤子。

我故作严肃的说:「你有什么症状要说清楚一些,我好对症下药。不用难为情的,我是医生,不会和别人乱讲话的。」她放开了些,说道:「就是下身痒得钻心肝,坐也坐不住,站也站不稳。」说完,夹着双腿微微一扭屁股,仿佛为了证明她说的是实情。

「什么时候开始痒起来的?」「到底什么时候也记不清了,很多日子了,一下好了一下又坏起来。」「之前去医院看过没有?」「还没有,用几个土方子试过,没什么用。」「怎么拖了那么久也不去医院看的?」「早前也不是很厉害的,就是稍微有一点痒,没几天又好了,这几天又痒得难熬了。」「你有没有用手去挠过?」「痒得厉害了就挠几下……」说到这里她有些不好意思了,低着头不看我。

「手是带有病菌的,你用手去挠就会痒得更厉害。」「没有……我一般是隔着裤子去挠……」她一边解释一边用手在大腿外侧抓了一把。

「有灼痛感吗?就是阴道里面火辣辣的痛?」「对,厉害起来是这样的。特别是拉水(撒尿)的时候,又痒又痛……」「你的情况已经是很严重了,一刻都不能耽误了,但是光听你描述我也不能确定,所以现在要给你检查一下。」「啊……怎么检查啊……」「你脱了裤子躺到那上面去吧。」我指了一下检查床。

瞬间,她的脸涨得通红起来,眼睛直直地盯着那张检查床,说是床,其实就是一个不锈钢平台。

「我听你说了症状就觉得已经很严重了,不能再拖下去,必须马上确诊并治疗,你放心吧,我是正规的医科学校毕业的,你这个对我来说只是小毛病。」我吹牛的时候脸不红心不跳。

「好吧,那就看看吧……」挣扎了几分钟之后,她好像下定了决心。

房顶中间大梁上挂有厚重的窗帘布,拉起来就可以形成一个独立的半封闭空间,检查床就放在里面,我叫她躺到上去,她有些不放心用商量的语气跟我说:

「我这样子被人看到不好,要不你把外面的门关一下吧?」我点头答应了,来到外间关上大门,她才安心了些。我知道最关键的一刻来了,这个时候我必须表现得很自信很专业,这样才能赢得病人的信任。

在学校的时候我们有练习过妇科检查的整个流程,拿橡胶模型练过手,但是像我们这种技校学生没有医院愿意让我们去实习。所以很多知识还是停留在书面上,今天算是一个意外收获吧。我豁出去了,估计眼前这个女人也没去医院进行过正规的检查,稍微出点差错也不怕被发现。

看她还磨磨蹭蹭的,我就催她她说:「趁现在没人,你抓紧点。」她深吸了一口气,仿佛一副豁出去的样子,终于转过身去背对着我弯腰缓缓地解下外裤,一只滚圆的紧裹着白色底裤的肥臀露出来了,紧接着两条丰满结实的大腿完全露出,她先将裤子搁到一旁的椅子上,接着继续脱底裤,在她弯腰的瞬间,深褐色的屁眼在我眼前晃了晃。这一瞬间我有些勃起,幸好穿着牛仔裤,否则可能就露丑了。

检查床和一般的桌子差不多高,她先走到一侧将屁股坐上去,然后身体一旋两条腿并拢同时抬了上去,双手始终小心地捂着下腹部,她的脸有些涨红,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裸露下体也真是难为她了。这张检查床实在是太简陋了,仅仅是一张不锈钢床而已,没有其他任何附件,更没有架腿的地方。唉,太不专业了,一定要去买一张专业的妇科检查床。

眼前也只能将就了,我来到床尾,让她将两腿屈起向两边分开,屁股尽量往前向我这边靠一点,这个姿势显然让她很难堪,她眼睛不敢看我,侧头盯着旁边的窗帘布。

现在她整个下体已经暴露在我眼前,腿间颜色较深,阴毛比较稀疏,主要分布在阴阜上,大阴唇表皮有些溃疡破皮,看来挠得比较厉害的,连着两边大腿根都有些起皮。她的小阴唇比较肥大,呈深褐色,有水肿现象。虽然我早已经不是处男,但这么认真仔细的欣赏女人的下体还是第一次。

接下来就是要给她检查了,一般妇科检查会做一个双合诊,就是阴道腹部联合检查,仔细一点的还要联合肛门检查。我还应该戴上一次性的无菌橡胶手套,可是我现在没有手套。看着她有些溃疡的外阴,我决定先给她消毒,一般外阴消毒会用碘伏溶液,因为没有刺激性,但是我眼下只有酒精,只好将就了。

用镊子夹住棉花团沾了些酒精,先在她大阴唇上擦拭,一碰到破皮的地方,她就直哆嗦,不自觉地夹起腿来。我一边掰开她双腿一边叫她忍着点,继续按顺序清理她的阴唇,会阴,肛门周围以及大腿根。清理肛门时,棉花团变成青褐色了,看来她来之前应该有排便,但没有擦干净,这不怪她,人的肛门周围有很多褶皱,沾上大便是擦不干净的,只能用水才能清洗干净。

我换了一团棉花继续给她清理,她之前觉得很痒,这时经过酒精的刺激,虽然很痛,但是也很爽,嘴里哼哼唧唧的。终于清理完毕,我用两个拇指分开她的大小阴唇,露出阴道,只见里面有很多黄色粘稠物。

这是病变的白带,阴道壁有糜烂溃疡症状。这是典型的严重霉菌性阴道炎。

我本来还想继续探索她的阴道,但里面病变的白带让我有些不适应,算了,等她好一点的时候再说吧。用卫生纸稍微给她清理了一下,说:「可以了,你把裤子穿好吧。」她应了一声起身穿内裤,我看到她内裤的裆部很脏,可能很多天没换过了。

等她穿好裤子,我给她开了一些消炎药还有一支外用的克霉唑软膏,因为一开始没料到会有人来看妇科,所以没准备妇女专用药。

她看到我拿了好几种药出来,有些紧张的问我:「这些药多少钱啊?」看她的样子,家里经济应该不太好,就给她便宜些吧,大致的算了一下说:

「这几种一共12块,不过还有一种特效药我这里暂时没有,明天去进货,到时你再来拿药,你放心,那种药也不贵,也才十几块。」她听了我的话明显松了一口气。

想了想,叫她来到书桌前登记资料,临时用电脑制作一个Excel表格,需填写姓名、性别、年龄、婚育情况、病史等信息。嘿嘿这个一般是用不到的,但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嘛,我想留着这个女人的资料。她叫刘月鹅,住在隔壁的李家村,今年33岁,有一个9岁的女儿。我叫她说一下家里的电话到时方便联系她拿药,她不肯:「别打电话了,我过两天来拿就行了。」她交代完这些又有些不放心的嘱咐我:「这些不会说出去给别人知道吧?」我很严肃的表示:「当然不会的,我记这些资料是为了对你进行一个长期的跟踪治疗。」她又问:「用了你这个药,大概多久会好起来?」我故意说的严重一些:「因为你拖了那么长时间,现在病情已经比较严重,所以治起来也需要更长的时间,不但要用药,还要定期来我这里检查消毒。」「那需要多长时间呢?」「这个没准,最快两个星期就好了,慢的话需要几个月时间,后面还要定期检查。防止病情复发。对了,你最近和丈夫睡觉有没有做那个事情。」她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上个礼拜有天晚上做过,事先洗干净了。」我板着脸说:「这怎么行呢?你现在暂时不能做这事情了,会损伤阴道的,而且有交叉感染的可能。否则这个病就好不了。」她红着脸点了点头。

我继续道:「以后你也千万不能用手去抓下面。抓破皮了恢复起来更慢。」她好像想起了什么,抬头对我说:「你刚才给我擦的那个酒精能不能卖些给我一些?本来很痒的,擦过之后好很多了。」我说:「这是消毒的,刺激多了也不好的,没有治疗作用。你现在几天洗一次澡?」「一般三四天洗一次。」「你可以三四天洗一次澡,但治疗期间必须每天用肥皂水清洗下身。洗干净之后就把这个药膏涂上去。内裤每天都要换。」最后和她约好5天后再来拿药,送走刘月娥之后我脑筋就开动起来了,马上联系上一个医药代表,进了一批妇科药。然后又到网上订购一张专业的检查床,像躺椅的那种,有地方架脚,不贵,七百多块,竟然还有东西送,一个鸭嘴扩阴器和一套灌肠器。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我在门口贴了一张纸条——内设妇科。

设备和药品没几天就到位了,到了第五天,刘月娥果然来了。她在门口徘徊了很久,直到确定我的诊所里没有其他人了才敢进来。

我给了她一盒克霉唑栓,这是要放到阴道里面的粒状药丸。并告诉她使用方法。

「你这几天觉得怎么样了?」「好像好一点了,白带还是很多。」「我再给你做个检查。」我带她来到里间,叫她把裤子脱下。这次她没什么犹豫,直接就脱了,躺到了我新买的检查椅上,自觉地把两腿分开架到两边。这个躺椅真不错,她这么一躺下,外阴就完全暴露出来。我伸手拧住她的小阴唇扯了一下,问她痛不痛。她哆嗦了一下说:「痛的。」废话,这样扯不痛才怪。嘿嘿,我要的就是这种为所欲为的感觉。

照例还是先进行外阴消毒,这时我其实已经买来了碘伏溶液,但还是用酒精给她消毒,我喜欢看她疼得打哆嗦的样子。她好像还蛮喜欢酒精刺激的,嘴里又开始哼哼唧唧。这次擦到她会阴的时候,棉花团就变黄了,应该是沾到大便了。

「你平时大便之后怎么擦的?是从后向前擦的吗?」「嗯……这也有讲究吗?」她有点难为情,被人问起怎么擦大便的事情确实挺尴尬的。

「当然,你从后向前擦就把大便带到阴道里去了,这样很容易感染病菌。要从前往后擦才正确。」「哦。」她轻轻应了一声。

终于都清理完毕,我用右手食指和中指伸入了她的阴道,左手掌按在她下腹部,里应外合进行触诊,一边问她有无不适。

女性的阴道和男性的阴茎有一个共同点,能伸能缩,能大能小。阴道壁有很多肉褶。性奋的时候,阴道会变深变大。平常的时候阴道其实也是浅小的,一般伸一根手指进去就能摸到子宫口。

我在刘月娥的阴道里探来探去,成熟女体良好的触感让我爱不释手,阴道里早已淫水泛滥,都能搅出水声,霉菌性阴道炎的最主要症状就是阴道奇痒,我在她体内活动等于变相给她阴道挠痒,她当然舒服了。听她的喘息声渐渐变粗,我立即停手,叫她起身穿裤子,也不管她此时下面正淫水横流。她愣了一下,一时没反应过来,估计还没爽够吧。不急,机会多的是,下次要给她灌肠。

(二)

虽然我在门口挂着内设妇科的牌子,却一直没有人真的来看妇科,这让我很失望。虽然是在乡下,但现在的乡下人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土气了,很多大姑娘小媳妇整天打扮得花枝招展,诱人犯罪,我对她们还是充满了期待的。

不过我也不急,眼下唯一的一个病人刘月娥已经非常相信我了,因为用了我的药之后,她的病情明显好转很多。我吩咐她每三天过来做一次检查,以便我及时掌握她的最新情况,其实我就是想摸她。

今天距离她上次来已经是第三天了,不出意外的话她应该会来。到了中午,她果然来了,她之所以选这个时间是因为这个时候大家都在家里吃饭,诊所里应该没什么病人。我只吩咐了一句:「先检查一下。」她就自觉地进入里间将布帘拉起来,然后在里面就脱起裤子,她现在在我面前脱裤子已经非常爽快自如,不需要催了。

给她做了例行检查后,我没有让她起身。她只好继续这么双腿叉开挂在托架上,好似一头刚刚被杀死褪毛的母猪四脚朝天地挂在那里,一个良家妇女的阴部就这么毫无廉耻地暴露着,肛门也清晰可见。女人最害羞的部位在这里已经没有秘密可言。

我喜欢良家妇女这种毫无羞耻的裸露,一边欣赏着她最隐私的部位,一边同她拉起家常,由于双腿大开,阴道口合不拢,里面的白带时不时就会流出来,我手拿着纸巾,眼看着流出来一点,我就给她擦掉,仿佛在照顾一个瘫痪的病人。

「我可以下来了吗?」她看我没有进一步动作,轻声问道。

「等一下,我要给你检查一下肛门,你阴部瘙痒的病原体可能是从肛门过来的。」我取了一根棉签探入她屁眼,她顿时括约肌一紧,棉签被夹住了。很多良家妇女的肛门终其一生都不会让别人碰,丈夫也不例外,在相对保守的乡下更是如此。但是病不讳医,医生要动你哪里,你都只能默默受着。上了手术台,打了麻醉剂,你更是一滩任人宰割的死肉。

看她紧张的样子,我用手指轻轻地按压她肛周,棉签依然插在屁眼上,随着我的指压不停摇摆。

「可以等一下吗?我想解大便……」她被我指压刺激产生了便意,有些难为情地看着我说。

「很急吗?」「有一点,我不知道你还要多久才会弄好……」「好的,那你先下来吧。」我拔出棉签,上面已经黏上土黄色的粪便了。

我的诊所当时盖起来时有些匆忙了,没有挖化粪池,所以没有抽水马桶,现在农村新盖的小楼房基本都会在地底下挖一个大坑作为化粪池,这样在家里就可以安装抽水马桶,但是很多老房子都是没有的,一般会在院子里埋一个大瓦缸,在缸沿上铺块木板,就形成一个简易茅坑,豪华一点的会在上面搭个井形木头架子,人坐上去就舒服享受多了。

我小时候很调皮,老是趴在别人院墙上,拿弹弓裹着小石子射女人屁股,有些大方的女人就一笑了之,小气些的女人就气得哇哇大叫,喊屋里男人追杀我,好几次都闹得鸡飞狗跳。

扯远了哈,刘月娥穿好裤子就走出门借厕所方便去了,过了很久都还没有回来,我不禁有些纳闷,难道掉进粪缸里啦?呵呵,我奶奶嫌我蹲坑时间长了就会这么诅咒我。

过了二十来分钟,刘月娥终于回来了,她手捂着肚皮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进了门,也不等我吩咐,直接就脱了裤子爬上检查床把腿架开。这女人现在真是自觉呀。

她刚刚大便过,我不敢直接拿手去碰,用镊子夹了一团棉花沾了些酒精先擦一下,果然变色了。接着我翻出薄薄的胶皮手套戴上,这手套一般情况下我不愿意用。

左手的拇指与与食指呈V字形撑开她的肛周,使肛孔尽量露出些,为了看仔细些,我的脸凑到她的臀前,右手食指伸出,慢慢地插入肛孔,隔着薄薄的胶皮手套也能感受到她温热的肛壁,插入一手指节后插不动了,她痛地臀部的肌肉紧缩,但是没叫出来,呃,是我忘了在手套上抹润滑液了……肛门不像阴道,自身不会分泌湿滑的体液,所以弄疼她了。

我抽出手指,指尖上有些变黄了,不管那么多,抹了一点润滑液上去,再次插入时就轻松多了,食指慢慢地就没入了肛孔,我抬头看看了刘月娥,她抬头看着天花板,脸憋得通红,好像很胀的样子。我说要检查她肛门,其实就是想体验一下插入良家妇女屁眼的快感,虽然是用手指,我也觉得很刺激。

小时候骑在别人院墙上,拿弹弓射女人屁股之前我都会欣赏一下女人是如何排泄的,女人撒尿我是看不清的,因为尿流在前面,解大便的时候就能看得比较清楚,一条长长的垂下来,最后落入粪缸里,「噗通」一声溅起一些粪水。

有些女人解大便习惯趴着身子在大腿上,屁股高高翘着,翻起的屁眼都能看得很清楚,腿间一撮黑毛迎风飘扬。每看到这个场景我就激动起来,抓住时机就拉起弹弓,瞄准屁眼,射击……我的弹弓打得极准,五六米高的树上蹲一只小鸟,我的命中率至少60%,打女人的屁股几乎没有脱靶过,要打中间的屁眼有些难度,但是并非绝无可能,村尾李寡妇的屁眼就遭过殃,嘿嘿。

这个李寡妇当年三十岁左右,长得成熟艳丽,身材高挑匀称,又很会打扮,是村里很多大叔大哥们意淫的对象,却因为连续克死了两任老公,大家都说她命太硬,克夫,因此没人愿意再娶她,一直单过着,因为她长的漂亮家里又没男人保护,我特别愿意骑她家的院墙,有事没事就爬上去看看她在干什么。慢慢也就掌握了一些她的生活规律。

一般她每天早上九点钟左右的时候会出来解一次大便,她解大便的习惯就是趴着身子,胸部压在膝盖上,手伸下去玩弄自己的脚或是鞋子,屁股在后面高高地翘着,股间风光一览无遗。

李寡妇的皮肤很白,但是她股间的黑毛却比村里其他女人要多要长,每次都被尿水打湿,晶莹的尿滴挂在毛上,经自然风一吹,就来回飘荡,红色的屁眼在拉屎时突进突出,这一幕一直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有一次我就成功地击中了她股间的红色靶心——屁眼,她「啊」的尖叫了一声,回头看到是我,没有继续声张,擦擦屁股进屋了。她算是和善的,有些女人很凶,上边裤子还没提起来,手就伸在下面摸石头来反击我。

相比之下,李寡妇淡定多了,只要我不拿弹弓打她,她也不顾我随便我看,擦屁股的动作更销魂,两腿直立,屁股翘起更高,上身弯下,手从腿间伸过来,先清理黑乎乎的毛穴,然后换一张手纸,手从侧面弯过来清理屁眼,直看得我两眼发直,总是忘记打她了。

对于其他大多数女人,看她们拉屎还不如拿弹弓射得她们哇哇大叫更让我快乐,村里的人为了这个事情没少去家里投诉我。童年的我属于留守儿童,老爸是包工头,常年在外揽活,老妈跟着到工地烧饭,把我塞给年迈的奶奶照顾,奶奶根本管不了我。她们越是投诉我就展开更加疯狂的反击,玻璃窗也给他们弹破。

渐渐地她们就明白了,投诉是没有用的,但我一个小孩子,也不能把我怎么样,我老爸更是属于比较强势的人物,一般人家也不愿意惹我,惹不起就躲呗,于是有些人家就在粪缸上安起了棚子,这样就打不到了。后来渐渐地长大了,我把精力放在了其他事情上,不再整天拿着弹弓满村巡逻了,村里女人的安全感才增加了一些。

童年的记忆让我多少有了点屁股情节,或是说屁眼情节。长大了以后对女人的屁股也是比较关注,对长了一只美臀的女人基本没有抵抗力。

唉,这回扯得更远了,再回到眼前,正有一个良家妇女大开着双腿躺在我眼前,我的手指在她的屁眼里进进出出。我有了一种空前的满足感,以前再怎么嚣张也只能隔空射击,现在却能实实在在地把手指伸进去了。手指已经被大便染黄了,看来刘月娥有便秘,我趁机提出要给她灌肠。

「灌肠?怎么弄的,会不会很痛?」「不痛的,会有一些胀,就是把肥皂水灌进去,清洗你的直肠,然后再拉出来,其实就是排毒洗肠道,你有便秘,刚才就没有拉干净,肠道里面都还黏着很多呢。」说着,我把沾了黄色大便的手指伸到她眼前晃了晃,继续说道:「这些都是有毒的,不弄干净就影响到健康了。蒋介石的老婆宋美龄听过吧,她活了一百多岁呢,就是因为坚持了每天灌肠。」「是吗?这么好的啊,那这样灌一下你要收多少钱?太贵我可灌不起的。」她显然被我的话打动了,有些好奇又有些担心地问道。

「不贵,一次一元。」其实我想说,看在你相貌还可以的份上,免费帮你灌肠都行。但是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我不要钱反而会怪怪的。

「哦,那好的,你现在帮我灌吧,我先试一下吧,如果效果好的话经常来灌都可以,一元一次我还是出的起的。」显然这么廉价就能买到身体健康还是很划算的。也确实,除了我,还有哪家医院愿意给人灌肠收费一元一次的?

我先弄好了肥皂水放在盆子里,又拿出一个200毫升的特大号针筒,其实正规的灌肠一般不用针筒的,只要把肥皂水位置放高点,用导管直接引入肛门就行,一点都不费事。但是本狼很享受替人打针的乐趣,你懂的……灌肠正确的姿势是侧躺着身体,双腿稍微屈起,至于到底向哪边侧躺嘛,各有各的好处,向左侧躺能够顺利插入导管,向右侧躺能洗到更深的部位。但是我不喜欢去注射一个侧躺的人,那感觉会像是在给一滩猪肉注水一样,这样对我来说就失去了很多乐趣。

我把椅子放平,使她身体平躺,双腿继续保持刚才的姿势张开抬起挂在两边的托架上,我拿着吸满肥皂水的特大针筒来到她腿间,手指将她臀肉撑开一些,已经拔掉针头的针筒前端对准了屁眼插入,接着左手握住针管,右手缓缓推着活塞,一管200毫升的米白色肥皂液全部注入她体内。

「现在感觉怎么样?」我抽出空针筒问道。

「还好,凉凉的,有一点涨。」「好的,这是正常的,我要继续加水。」「……」「现在感觉怎么样?」又是一针筒注射进去,里面有400毫升了,她肚子里咕噜噜开始响起来。

「肚里翻江倒海,好像要大便了。」「再忍一会。」「……」「现在呢?」又是满满一筒注入,600毫升了。她竟然还能憋着没有漏出来,看来肛门括约肌收缩力不错。

「我好像忍不住了……」「你嘴巴张开,深呼吸……呼……吸……对……很好……现在好点了吧?」我一边用手按着她屁眼,一边让她放松下来。

「稍微好一点了,肚子涨得可难受了。」「没事的,现在里面正在清洗,水量还不够呢,还要再来一管,我放手了,你自己先按住肛门。」「别了,我看差不多了……真要拉出来了……就这样先洗一会,可以吗?」她一边按着肛门,一边哀求我。

「好吧,那就先这样,再过10分钟就可以拉出来。」按我的本意,肯定要再给她加两筒,加满1000毫升。但是看她憋得很辛苦的样子,还是算了吧,免得留下心理阴影,下次不敢来了。

我拿了一个脸盘放在她臀部下面备用,站在一边与她聊天,从她口中又知道了一点她家里的事情。她的丈夫是做木匠的,收入不太稳定,她也在厂里上班,一个月一千来块,比较困难的是家里的两个老人身体不好,常年吃药,还有个9岁的女儿在上小学二年级,一家5口人生活压力还挺大的。

时间差不多了,我把她上身调高使她坐起来,然后抽掉她屁股下的垫板,使她整个臀部悬空,身体的重量主要压在两旁的托脚架上。便宜没好货,这张检查床功能挺多,却不结实,被刘月娥最多120斤的体重压得吱吱响。我真怕她从上面掉下来。

「流出来了!我憋不住了……」刘月娥被调整了姿势后,腹压骤然加强,加上两腿分开屁股悬空,虽然她双手紧紧捂在腿间,还是有水从指缝间溢出来。

我连忙将脸盘端起,放到她屁股下面的隔板上,这里有个位置专门用来放脸盘。

「可以了,你放手吧。」在她放手的瞬间,一股水柱从她肛门射出,撞击在脸盆底部,水花四溅,我急忙躲开,不一会,房间里一股屎臭味弥漫开来。

「刚才明明已经拉出很多了,没想到里面还有那么多啊。」她有些羞涩道。

「这是很正常的,人光靠排便是很难排干净,再加上你有便秘就更困难了,所以才有人发明灌肠,这样才能完全排毒,这可比吃什么排毒养颜胶囊有效果多了。现在你可以下来了。」刘月娥穿好裤子后,很仔细地帮我打扫着房间。便盆拿到外面去倒掉洗干净了才给我送回来。这是一个很细心的良家妇女啊。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