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意淫强奸

胯下之臣之小沙


人生虽然短,但是接触的绝对人数却不会少。即使是宅男,在必要的生活时,也会碰到形形色色的人。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总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ML更是如此,即使只是偶然的激情迸发,也会让人不禁有人生不可琢磨的感觉。

曾经以为会跟喜欢的女人上床,因为,只有有感觉的女人才会雄风大振,一泄千里。行动中,也基本上遵守了这个原则。对于看不上的女人,一向是视而不见,毕竟男人还是精贵的。

但是,随着年龄的增大,伴随而来的是口味的变重,以及不再坚持某些所谓的原则。于是,有些以前看起来绝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也就那么自然而然了。

小沙是办公室的几个妹纸之一。由于女性绝对数量的稀少,加之学历的颇高,虽然个人条件并不是那么优秀。但环境总会改变人,于是,自傲的外显,或者也放这是她的本性,让开始还显热情的本人逐渐对其产生了不满。

当然,身为办公室的成员。面子还是要过的去的,厌烦也只能放在心里。不过,小沙也是个聪明人。懂的何人可欺,何人拍马屁。

小沙的身材不错,虽然只有160。但经常参加体育活动,加之年龄尚轻,没过30。比例协调,曲线还是很有诱惑力,尤其是一对屁股翘翘的很是诱人。

于是,虽然有了男友,但仰慕之人还是颇多的。

其实日常跟小沙的接触挺多的。由于工作关系,经常会对一些实际工作做出讨论。而且毕竟干的时间要长一些,可以很容易对她做一些业务的气结。虽然最后的结果是,一些口头成果都归了她。

因此,她也经常有易的接触我。毕竟,这是对她很有利的。

她有个男朋友,个子高高的,业务能力不错。收入也蛮高,问题是人比较花。

其实,花本不是太大的问题。就是总让小沙知道,实际上两人彼此彼此。只不过她男友可能会来一发,而她却只是搞暧昧,毕竟,那一层膜是她可以依靠的本钱。

更为要紧的是,她男友太粗线条。Ps:我很奇怪,约炮的时候倒挺细心的。

别问我怎么知道的,我不会告诉你们,我无意听到的。

两人都明知对方如此,但依然能在一起,也是够奇葩了。

虽然是个绿茶,但女人本身还是需要安慰的。由于年龄偏大,而且不愿意参与八卦会议。小沙有时候会找我聊一些事,不过一般这种情况下,我都会高度警惕。因为,深知,这个女人(姑且算女人吧)可不是个省油的灯。

时间长的接触表明,小沙的内心是很孤独的。毕竟一个精于算计,拿感情当砝码换取利益的人,很难与别人深交。

但这一切与我无关,这个女人我没有什么性趣。至少,当时是这样的。

有时候她会穿一身运动服过来。反正,办公室的着装也没有特别的要求,只要不光着就行。偶尔,我会百无聊赖的时候,看看她的体型。

作为一个160的女生,她有点偏胖了。不过这只是相对于过瘦的妹纸来讲。

看的出,虽然身着松形的运动服,但是她的身材还是不错的。胸是看不出来,要知道现在的胸罩真是魔术极了。以至于曾经吹过一眼就能看码的我,竟然把个平胸看成了C罩杯,丢人啊。

和小沙的对方经常是同一模式的。

「文哥,这个东西咋做啊?」

「这个啊,这样这样,你照着模板做就成了。」又或者是这样—「我觉得我其实挺温柔的。可是我家小杜(她男友)总是感觉不出来。你看,我多照顾他啊。可他从来不知道如何关心我。」至于当时的表情,见过绿茶的诸位完全可以自行脑补了。

我怎么办呢?又不能撕破脸。只好装出老大哥的样子,安慰安慰。至少表面上,她还是很受用的。经常趁着办公室其他人出去拜访客户的时候,跟我多聊几句。

有时候,确实很烦。也没办法,毕竟离的太近。而且上面的老板暗地里说过,几位女士应该特殊一点。

好吧,必要的忍受是应该的。就像某个名人说过,生活就像强奸,如果不能反抗就享受吧。他大爷的,说的真对。

私下的交情其实并不多,偶尔逛街遇到打声招呼。

而事情的转机,就出现在她男友生病的前提下。

其实这个病具体是啥,我并不清楚。也懒得清楚,跟我也没关系。而且是我比较讨厌的一对,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装充楞好了。

不过情况看起来比较严重,小杜的情况本地去了几家医院。结果是各说各的,并不一致。这一下,这两个人精可毛了,决定去北京看看。可是这边的工作还是非常的忙,时下,经济环境这么差,老板也不愿意给假。于是,小沙求我帮她做一些她的工作。其实就是一些技术归类、简单分析的。

在老板的关注下,我诚恳的点了点头。并且,祝福小杜早日康复。

然而,去了北京,情况也不让人乐观。只是拿回了些药,先用着。而且专家的排班还得一段时间,只能暂时回家休养。

于是,小沙有了空档期。

(用她的话说,没有男人的日子好难过。尼玛,你不是经常跟你的各种男同学探讨人生么)直接的结果就是,她问我次数明显增加。而且增加了新的内容,就是:「小杜的病能不能好啊,要是不好,我还没结婚,我可咋办啊。文哥,你说说,我可咋办?」「呵呵,我心里想。还没碰到大事就想跑了,不过,也难怪,这才符合你的风格。」但是面上,还得装出过来人的样子。

「没事,这不去北京,找了专家了么。肯定没事,你放心吧,过一段就好了。」「那好吧。」说的实际上要比这多的多,但主要内容就这是这样。

小沙是个很面子的人,爱吃爱玩爱穿。但是收入有限,为此,她男友的一切钱款都在她手里,然后以各种名义变成了她自己的。

不过其实好像现在好多女人都这样,花男人的还贼有理。大家也见怪不怪了,这就是中国社会的真实一面。

没了男人这段日子里,她的经济受到了影响。毕竟,钱不敢花了,得准备手术。而且,她还不愿意自己出去吃饭。单位的食堂就算了,人家根本没看在眼里。

看起来,这日子实在是难熬啊。

很巧的是,那段日子我也是自己一个。女人刚跟别人找幸福去了,呵呵。别的还好。固定的一周两炮是没了。还不愿意撸,伤身体,真是特么的难受。

寻思,抓紧走出来。不管怎么样,再找一个应付一下。

小沙当然知道这个情况。她不知道从哪听的。于是,借着谈人生的机会到我家蹭饭还好,一直以来自认是个吃货。无论什么时候都认真做饭,为此,大家在家聚会的时候,我是当仁不让的大厨。这点,全单位的人都知道。

小沙这段蹭的明显频繁,我呢,也就忍了。来就来吧,正好有个刷碗的,可以解决我头疼刷碗的问题。至于多吃那点就当请临时工了,这点我一向想的开。

但是长时间的缺乏床上运动,又使我的目光开始投向可以得手的女人。找小姐是算了,不敢。新人,也因为一段时间的繁忙而停了下来。

实际上,小沙只是需要男人。或者说需要男人来恭维她,让她的虚荣心得到满足。而乱交却不在她的认知范畴,这也是后来与她ML的原因之一。

毕竟乱交的女人实在没胆再刷遍锅,谁知道以前炖的什么菜。

初次的冲撞是个周末的晚上。她又借着心情不好来我这蹭饭,于是,我又得多听她诉苦,如生活的不易,她多努力。这么多年,她一直照顾小杜。

真是绿茶啊,你照顾你男人也是功劳。那是你男人,你照顾是应该的。人家还赚钱给你花了,你咋不说。

MD,后来知道她还是个处。才更为小杜悲哀,虽然他也不是个好东西。

吃完后,照旧是抱怨。我点着头,其实一点都没听进去。脑子里想着曼城的比赛看还是不看,哪有心情听一个小怨妇叽叽歪歪。

不过那天小沙的情绪好像格外的波动,说了一会竟然哭出了声。

靠,我可啥也没干。别让邻居听到,我对你咋地了呢。

安慰吧,说点套话。分析下前景,其实就是女人愿意听的那些。顺便拿了纸巾给她擦眼泪。但似乎效果并不明显,她还在哭泣。我真有点烦了。

这是我一个毛病,对于一些女人其实并不心存好感。但是烦了后,总想做点报复的事情来。

以前倒是做点小动作,黑下就完事了。自从跟推了小沙之后,就换了一种思路。如果女的条件合适,其实可以在床上发泄自己的怒火。加点小sm,还是蛮有意思的但合适的言语交流是结果的必要前提。

「不用担心了。你看你,这么漂亮。工作也好,学历也可以。不用担心自己的未来的」我可真虚伪,呸一下。

「真的嘛?」小沙看了看我。

「那肯定的啦,你应该对自己有信心。」我拍了下胸脯。

就这些说了些让她受用的话的,小沙的情绪渐渐地稳定了下来。

而我却有点生气了,「你总蹭饭还让我安慰你。你真当你是女神啊,即使女神也不能这样。你能给我回报啥。」我认真打量了下小沙。还成,有胸有屁股,皮肤也不错,手有点肉肉的。

想着想着,加上长时间的弹药积累。二弟有了想法,脑海突然有了个想法:

可以一战。反正,现在也是闲着。

既然心理想了,那就尝试一下吧。反正在主场,出了问题,也好处理。

第一步就是不再只递纸巾,而是假装关心的擦她的眼泪。还好,已经不多了,要不然还怪累的边擦着,一只手就搂上了小沙的肩头,身体也靠了上去。加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说话,我已经把她搂到了怀里。

小沙并没有特别的反应,只是继续说着。

看了外面的天,我突然说了句,「天黑了啊。」「是嘛。」她才意识到天已经变黑了「我想多呆一会,行不,文哥。」小沙看了我一眼。

「行啊。」已经起了心思的自己正好顺应民意。

看样,得加紧进度了。

肩头手头顺着摸了她的手背,慢慢的抚摸着。本来擦眼泪的,则是温柔的么了她的小脸。

正是色字当头,无原则。这时候的小沙,竟然也可以秀色想来一餐了。要知道,以前可是各种鄙视的。更令我想不到的是,接下来的几个女人竟然照一个路子来了。真是,这才叫人生。

慢慢的,温度开始变高。小沙也意识到了什么。不过,我并没有下一步行动,只是慢慢的摸着,看看她有什么别的想法。

但是小沙并没有表现出不愿意,只是把头低下,任由我摸她。

既然,不反对,那就进行一步了。调整下呼吸,以免过于激动。本着先手再背,先上后下的原则,慢慢的抚摸着除了胸和肚子以前的部位,偶尔会闻闻她的脖子。就这样,大约十多分钟。

小沙的身体明显变热,开始扭动,鼻孔发出「嗯,嗯」的声音。时不时会叫我的名字,我也只是嗯的一声答应下,就算是回应。

可能是避免要发生的事,小沙低低的说了句。

「文哥,我想休息会。」

「好,你到床上躺会吧。」

后来才知道,她本来想躲开我的魔爪。随意找了个借口,没想到结果却把自己推到了坑里。

进了我的屋,小沙脱掉了衣服钻进属于我的被窝。

我并没有直接跟去,反正屋门是没有锁的,想进什么时候都可以。

过了一会,屋里没了动静。我慢慢推开了门,发现小沙背对着躺着看手机。

我走到她身边,坐了下来。

「看什么呢?」我问道。

「呀,文哥。你咋进来了。没看什么,随便看看。」我看了看,果然是随便看看淘宝。

随便说一句,小沙对自己的审美一直抱有怀疑的态度。经常问别人这件衣服咋样,她穿的好看,自然我也是其中被问者。

「又看衣服呢?

「嗯。」

那天刚初秋,天不是很冷。

小沙穿了个吊带,半盖着被子,肩膀露了出来。

借着坐下的机会,我把手放到了她的肩膀上,感受下年轻的温度。

小沙只是转头看了我一眼,便继续看着淘宝。但我能感觉出她的颤抖。

「这件衣服漂亮不?」

「漂亮。你身材这么好。」

顺着话,我也钻进了被窝,从背后搂住了她。

「文哥。」小沙明显害羞了。很奇怪,一个绿茶的人物也会害羞。当然,她有可能太擅长在面上暧昧,深层的接触依然作为最后的本钱没有用过。

想想,她男友也够可怜了。平时见时,从不见她俩拉手。很是奇怪,看她现在的表现,似乎能理解一二。

「怎么了?」回应了下。

我此时并没有担心她会有太激烈的反应。因为,以我对她的了解。由于还要经常地找我帮忙,她不太可能撕破脸。而且,她已经有一个多月没跟男友在一起了,有点寂寞。

小沙的皮肤不错,很滑。由于经常锻炼,很有弹性,很是符合我的胃口。

渐渐地开始不限于胳膊,手也不自由地伸向了她的胸。

小沙突然把努力伸向胸罩的手给按住,望了下我,不想让我更进一步。

我没有继续动,而是把手抽了回来。嘴靠近了她的脖子与耳朵的结合处,因为,我知道这是女人的性感处。

不断的亲咬,手也没闲着,握住她的手,不让她妨碍我的行动。

时间一点点过去,小沙有点动情了。看样子,那套调情流程还是蛮实用的。

剩下的只是如何让她祼身了

对此的做法一向是速战速决,蛮力为先。按照这一战略,先从上衣开始。

也许是另有想法,还是觉得挣扎也改变不了事实。小沙的只是象征性的反抗了下就没有动静,只是死死的抱着我的头,嘴里有一句无一句的哼着。

就这样,不一会,她便恢复了原始的状态。

不得不承认,她的身材还是不错的。让好久没吃肉的我,不禁想痛快地大战一番。

但在接下搂调情过程,我却在想,是安全措施为上,还是舒服为主。虽然杰士邦就在床头柜里,但是对于这样的女人似乎内射才是王道。

不过不知道她是否滥交,还是先试探再说。

过程不表,初战的姿势选择背入。选择的原因其实颇为简单,一是省劲,二弟与女人阴道的方向保持一致。当然个人偏爱这个姿势,尤其是冲击时屁股的接触感实在让人着迷。

二是,可以避免女人的害羞。毕竟,得给人一个说服自己的借口。

压在身上,调整方位。开始了第一轮试进攻,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带了套。毕竟,生命是宝贵的。

令我感到意外的是,她的下面格外的紧,几次都不得手。于是在她的肚子下面加了个枕头,看能否起到辅助作用。

好像顺利多了,加上上面的助攻,小沙的水流的格外的多。

可以了,一下而击。

对于处女,本人一向不擅长。因为不好处理,曾经推过一个进了以后一床血的,结果心理留下了严重的阴影。

也许是想起了平时对这个绿茶的反感,加上推别人妹纸的成就感,虽然紧迫让二弟感觉并不舒服。

还好,总算进来了。没有管小沙的喊痛,便开始了打桩。

咦,她好像是处女啊我伸手一摸,湿湿的,闻了下,是血的味道。

我靠。这样的绿茶还是处,真是难得。

第二波进攻时,摘下了安全保障。

呼,真是爽。谁说带套跟不带一个样子的……

在这期间,小沙除了刚开始的喊疼,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反应。

我也没有关注太多,毕竟精虫上脑,哪有时间关注她的感受。

就这样,直到最后灌浆成功。

完事之后,小沙并没有起床,只是简单地用手纸处理了一下,便转了个身不知道想什么去了。

我也借机休息会,不多时,便再来一桩。

当夜,小沙就睡在了我的床上。

第二天起床,我做了早饭。把她叫起来吃,她没有回应,看起来很是低落。

吃完,也没有走,呆呆地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不知道想着什么。

当天也只是留宿在家里。

此后的一个星期内,她没有找我,见面也只是点了下头。

直到有天她跟她男友因为事情吵起来才跑到我家哭诉她的不易。例行安慰吧,不过没有往自己身上拉,说了些大众话罢了。

无它,留宿,灌浆。不同的是,进行中打了打她的屁股。果然,她有sm的潜质,水流明显增加,叫声也多了起来。呵呵。

就这样,隔一段她就来我家接受下灌浆作业。还好,准备了下长效避孕药,没有留下麻烦。

实际上,后来,她男友康复回来。她也会偶尔找个机会,来我这感受下生活。

很有意思的,她很喜欢口爆,女上位。也许,这是能显示她是个很有女人魅力的机会吧。至于,其它的,反正不是自己的女人,可以各种尝试。

终于,有一天得知,她要回老家了。那边有家公司开的待遇要好于我们公司。

听到这一消息我也很开心,毕竟,麻烦自己解除了。

临别之时,并没有有机会再次灌浆。而她,也只是找了个空闲的时间,口爆了两次。很奇怪,女人的心真是没法理解。

其实与小沙并没有太多的情感交流,纯粹是肉体的欲望。而所带来的后果也是严重的,对于女人的偏见。即认为女人本身并不如表面看起来那么纯洁。也导致了以后与多个此类女人的交集。

字节数:13228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