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意淫强奸

爱上师娘的床


正文第1章建立爱巢

蓝蓝的天空中飘着淡淡的几层云,淡淡的,远远看上去像大师画在天空的国画,只不过是颜色淡一些罢了。太阳透过淡淡的云,照耀在北京的天空,穿透了几千年的古文明,照在颇有现代化气息的高楼大厦上,照在豪华的公寓小区的草坪上,也照到了北京某大学略显破旧学生宿舍区的树枝上。

阳光透过浓密的树叶,将一些斑斑驳驳的小光圈印到了地上,像大学生在军训期间穿的迷彩服,只是这些光圈组成的图案不时有点光圈闪亮罢了。没有被树枝遮住的阳光照射在学生宿舍的墙上,格外醒目,似乎在炫耀着什么。

天气不错啊!人的心情不错啊!一个身材娇美的女孩笑呵呵地站在一辆搬家车跟前,吩咐着搬家公司的员工将东西放好。女孩旁边停着一辆轿车,几个气质优雅的人在那里聊着天。搬家公司的车是刚到女生宿舍那里装了女孩的东西开过来的,因此她搬家车那里不仅仅是指挥安放东西,还要监督照看东西。

见搬家车上差不多装满了,女孩就冲着楼上喊了一声:“假骗,东西搬完了没?”

随着美女大声一叫,男生宿舍楼的N个窗口伸出了头脑,但都没回答,只是眼神里有些惊异和好奇,学校不是不准同居了吗?那个美眉怎么明目张胆地带车到男生宿舍来搬东西呢?就在惊异的目光扫过女孩身上不过半分钟,男生宿舍楼上有个声音回答了:“快完了!别急,快完了!”

过了两三分钟,一个长得高高的,结实的,外表看起来有几分敦厚的男子提着东西从楼上下来了,后面跟着两个搬家公司的员工,几个戴眼镜的学生。很显然,走在前面的那个男子就是今天搬家的主人。

装好东西后,那个男子坐上了搬家公司车的驾驶室,搬家公司的员工挤进了车厢,其他几个人挤进了那辆轿车。两辆车一前一后,朝着他们租好房子的那个小区去了。

坐在搬家公司驾驶室的搬家人叫侯岛,被熟人取外号叫“假骗”,是北京某大学文学艺术方向的研究生。

他的导师姓庄,名德祥,一个近60岁的老教授,带着包括侯岛在内的十几个研究生。在这些研究生中,有个娇小美丽的女孩叫狄丽丽,是侯岛的师妹兼女友,也就是刚才指挥搬家公司员工装车的那个女孩。

狄丽丽聪明伶俐,气质非凡,颇讨人喜欢,走在大街上,非常引人注目,回头率是百分之百的高,是不少男生追逐和意淫的对象。侯岛追狄丽丽不仅是他喜欢她努力追求的结果,而且还有学友们在背后怂恿和支持的功劳。

此前,几个学友在私下怂恿他说:“假骗,你老大不小的,长得也不赖,该找个女人帮你收拾收拾狗窝了!看人家狄丽丽对你也有点意思,你不去泡,不仅会错失良机,而且还让人家看不起你……”

侯岛名如其人,是个厚道人,见了美女一向是有色心没色胆。但在学友们的怂恿下,他的胆子也慢慢地变得大了起来。

学友们见他有意了,就积极促成他与狄丽丽的好事,向他灌输追女人的绝招:一痞,二赖,三不要脸。学友们对他说:“只要你有足够的胆量,只要你足够的痞,足够的赖,足够的不要脸,就没有搞不到手的美女!”

在平时,男人听到了这话,尤其是像侯岛这种厚道的男人听了这话,是不可能相信的,多是一笑了之。但现在,侯岛确实有点喜欢狄丽丽,确实有点追她的冲动。有人说,一个人内心潜藏的爱被点燃后,他的智商就会凭空下降很多。侯岛对狄丽丽的爱被点燃了,他的智商也降得空前的低。他居然毫不怀疑地相信了学友们的话,并认为铁棒都能磨成针,只要执着地追她,就不相信她不动心。

憨人总有憨人福。侯岛追狄丽丽后,周围的人几乎出乎意料的一致支持,而且似乎还都尽量促成他的美事——不仅给他们创造机会,还不时在狄丽丽面前夸奖他。尤其让他感到受宠若惊的是,庄教授不时当着狄丽丽的面夸奖他。这样时间长了后,侯岛还真感到他是人模狗样的才子,信心十足地追狄丽丽去了。

男人有了色胆后,往往就会做出令他都吃惊的事出来,而周围的人又刻意促成美事的话,他就往往可能在情场上取得令他都吃惊的成就。侯岛也真他妈的顺利,没到两个月,就把狄丽丽搞定了,而且让她也爱他爱得如痴如狂。

看着如此温柔可爱的小美人,他陶醉在幸福的海洋里,也不再像以前一样有什么顾虑,对她“侵犯”的范围也越来越广。

在这世界上,女人是一个谜,一个永远让男人感兴趣的谜,一个永远让男人兴奋的谜。在女人的心没交给男人前,她出现在男人面前往往是羞涩的,是扭扭捏捏的。而当女人被她喜欢的男人“接触”过,心交给了他后,不仅愿意接受那个男人的“侵犯”,还会对那个男人产生依恋,甚至主动要求同居。

侯岛与狄丽丽的爱情之火被燃烧后,狄丽丽居然主动提出要和他一起去租房子,建立私人空间,共筑小爱巢。

侯岛的经济条件虽然不充裕,但为了和亲爱的女人一起享受甜蜜的生活,很快就找到了一套一室一厅的房子,决定搬进去共筑小爱巢。

人们常说,福无双至。但侯岛却出乎意料是福接连而至。他准备和狄丽丽共筑爱巢的秘密“泄漏”后,学友们都非常主动地来帮他们搬家凑热闹。在国人的习惯里,搬家时比较讲究喜庆,人多热闹,当然是好事。因此,侯岛非常开心,厚厚的嘴唇上常常挂着笑。

尤其让他感到蓬荜生辉的是,在搬家时,一向很忙的导师庄德祥开着车带着他刚过30岁的妻子殷柔也来捧场凑热闹。殷柔个子不高,但非常有气质,皮肤白皙,胸部丰满,看起来也非常诱人。侯岛以前去找庄德祥时,见过她几次,但没仔细看过她,更谈不上什么深入交往。他这次仔细看了一下她,心里微微一震动,似乎是他的亲人,内心有种特别的亲近感。她冲着他和狄丽丽嫣然笑了笑,就前去帮忙他们搬东西。

侯岛和狄丽丽的东西都比较少,又有搬家公司的人帮忙。没忙多大一会儿,他们就收拾妥当。

一个爱巢就这样筑成了!

一切布置妥当后,学友孙文梁笑着说:“今天假骗搬家,大家要好好热闹一回。假骗,你说是不是该‘放放血’,请大家去好好啜一餐吧……”

“那还用你说啊!我正在考虑到哪去吃午饭呢……”侯岛很快接过话题说。

因为那么多人帮他搬家,请他们吃一餐饭是必然的事,只是考虑到哪家有特色的餐馆去吃而已。

“去哪啊!今天侯岛搬家,按照搬家的习惯,最好就是在他家吃饭。你老家搬家有这种习惯吧?”庄教授笑着问侯岛说。

“是有这个习惯!我们老家叫暖锅底。不过,难得大家光临,在家做饭,不太好吧!”侯岛想了想,笑着回答说。

“有什么不好啊!暖锅底,就暖锅底!搬家时人旺,以后的日子就过得旺,是不是?这么多人在你新家里吃饭,热闹啊,人气旺啊……”庄德祥说话越来越随和,不像是与学生说话,倒像是与哥们儿说话。

“对,对,庄教授说的我们都举双手赞成。今天,让大家见识见识你这个九头鸟的厨艺吧。假骗!”孙文梁迫不及待地把庄教授的话接了过去。

“这个主意不错!”

“就这样!”

几个前来帮助搬家的学友都极力赞成。

“在家吃饭,太不正规了吧?我们还是到外面餐馆去……”狄丽丽想了想,就插了一句说。

“怎么啦?给你们搬家不在你家吃饭,还要到外面去?不是侯岛的意思吧?”

庄教授笑着对狄丽丽说,“今天是特意来品尝侯岛做的菜的。小狄,今天的午餐你就别操心了,让侯岛一个人负责吧。尝尝他那个九头鸟做的菜……”

大家一听庄教授这样说,都极力赞成。侯岛和狄丽丽也不好意思再坚持到外面下馆子了。

侯岛心想,看来要真正显一下九头鸟的厨艺才能皆大欢喜了。他立即笑着说:“好,既然导师要尝尝我做的菜,那我就只好献丑了。不过,我有个条件,必须要有个人给我帮厨……”

“帮厨?你做饭还要求谁给你帮厨?得了吧……”一个叫刘海的学友不客气地说,“我们几个一起搓麻将,你呢,就做你的饭去!”

“也是,一个大男人做一餐饭,还要磨磨蹭蹭的!”一个叫做尤可芹的女学友也跟着说。

“好吧!”侯岛便转身到外面去买米买油买菜。

狄丽丽要跟他一起去,却被尤可芹拦住了:“主人都不在家,我们怎么办?

我们打麻将也要一个人添茶倒水啊,得了吧,他一个大男人的,你还怕他不会买菜……”

庄德祥、孙文梁、刘海和尤可芹刚好凑一桌,狄丽丽和殷柔在旁边观战。他们不允许狄丽丽给侯岛帮忙,而殷柔是庄德祥的夫人,侯岛的师娘,他总不能叫她给他帮忙做饭了吧?侯岛只好一人去办了。

“我给你帮忙吧!反正我也不打麻将。”殷柔站起来了,打算跟他一起出去买米买油买菜。孙文梁、刘海和尤可芹大吃一惊,相互看了看,心里想:今天要整整假骗那小子,没想到师娘居然护着他……庄德祥也大吃一惊,很快轻轻一笑,说:“去吧,去帮帮也行。免得等得太久……”

大家见导师发话了,都不好意思再反对。

侯岛心里暗喜:侯岛啊,侯岛,吉人自有天相啊,终于遇到了好心人,愿意帮他,否则一个大老爷们,买米买油买菜做饭也够累痛的。

本楼字节数:7183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