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意淫强奸

客服小琪


1

“没有人吗?”周六傍晚,小李站在物业服务台前,不耐烦地叩打着桌面。对于自家小区的物业,他向来没有什么好感。

“你好!不好意思有什么可以帮您!”

伴随着一声甜腻到有失自然的回馈,物业的客服小妹从办公室一路小跑赶来。细节虽小,在小区居住三年有余的小李却立马判断出,眼前这位梳着高马尾、二十出头的大眼姑娘是个初入服务业的新手。

“三号楼2109,洗手间又反水了,不到俩月这已经是第三次了。”面对这位让自己眼前一亮的新面孔,小李依然故作严肃。

“2109是吗,您稍等一下我帮您叫一下工程师傅!”可以看出,小李是今天的第一位来访业主,甚至有可能是她客服生涯接待的第一位业主,小姑娘显得有些紧张,拿起桌上的对讲机摆弄了起来。

“姚师傅收到请回复…您先坐一下,师傅们可能正在忙,一会就来的。”

“嗯,稍微快点。”小李在服务台前的椅子上坐下。姑娘小跑至橱柜前寻找纸杯和茶叶。小李一手拿着手机翻动,一边暗自观察这位笨手笨脚的紧张妹—约有一米六七八的个头,精致而姣好的五官、虽算不得白皙却足够细腻光滑的肤质以及一对在中国瘦女人中罕见的浑圆乳房所组成的胴体,被包裹在一身紧致而整洁的短裙工装中,竟令久经沙场的小李也落得两眼发直。

“先生我拿一下茶叶,在橱子上…”小姑娘羞答答地走到了小李面前,指了指他的身后。

“哦。”小李并没有起身让路,只是往旁边挪了挪滑轮椅。

姑娘犹豫了一下,还是上前两步,踮脚去拿橱柜顶部的茶叶。一旁的小李面朝手机,却用余光偷瞄着客服小妹暴露于衬衫与裙缝隙间的肚脐—女孩子那张在拉伸的作用下,变得薄如白纸、吹弹可破的性感部位—小李在生理作用的趋势下下意识的扭动着身体,女孩拿到了茶叶,看了看身旁的小李,红着脸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往今天刚来这个项目,不是太熟。”小姑娘一边沏茶,一边说着,语气中带着歉意。

“没关系,贵姓?”小李也在为打破尴尬做着尝试。

“免贵姓陈,叫我小琪就好呀。您喝点水。”

小琪弯腰递水,小李再次使用余光,通过工装缝隙,近距离瞄到了小琪胸前如假包换的深沟和咖啡色的胸罩花边。

“我姓李。住这儿三年了”

“哦!李先生!我一紧致都忘记问了嘿嘿”

“叫我李哥就行。看你这个样是刚刚从学校毕业的吧。”

“是的,七月刚刚毕业。您都看出来了。”小琪挠了挠头,脸颊发红。

“你们刚毕业的学生都这样,不用拘谨,放开一点。你们的工程师傅是什么情况。”

“阿!对啊为什么还没回复呢!姚师傅收到请回复。是不是我的用法不对呢”

小李看了一眼小琪手中的对讲机,发现她根本没有按住通话键“可能是对方在忙吧,算了。你有时间吗?”小李没有告诉小琪对讲机的正确使用方法。

“我吗?我不会修理呀。”小琪有些茫然。

“拿着手机去拍个照,明天回头发给你们维修的人看。快下班了你们,方便吗?”

小琪思考了一番,坏笑了起来。

“嘻嘻,好的!正好可以偷偷早下班!我去锁一下门!”

黄昏七时,天空逐渐暗淡。

“天挺晚了,你要是不方便的话就明天,没关系。”走在通向房子的路上,小李如是说。

“没事的,我家离项目很近,就在广场南边租的房子。问题早解决早安心。”小琪笑了笑,“有你这话我就很安心了李先生。”

小李也笑了笑,眼睛瞄着小琪白色衬衫下透着的深色胸罩背带。

“叫我李哥就行。”

2

两个人步入了电梯。上升过程中,小琪一直望着电梯墙上播放的林雷母传媒的视频广告。

“呵,这个小屏幕是避免尴尬的绝佳利器。”小李打趣了一番。

“哈哈,是啊~我都没想到这层功能~”小琪被逗乐了,冲着小李笑了起来,露出了两排洁白整齐的牙齿。

小李对牙齿洁白的女生有着莫名的好感,在他眼里,那便是一个女孩纯净、性感的体现。为何有此关联,恐怕连小李自己也说不清楚,他目前知道的事情是,眼前这个女孩身上的每一个部位,都深深地吸引住了自己的身心,无论是她坚挺微隆的胸部、衣服下的深色吊带、肉色丝袜在LED灯下迷人的反光,亦或是她耳根后侧那颗小小的美人痣。

电梯门开了,二人出门,小李拿出钥匙开门。

“怪事了,自己家还进不去了。”小李几次尝试均未能将门打开。

“嘿!”小琪顽皮地发出了怪响,声控灯亮起。“这下能看清了吧嘿嘿。”

“能是能看清了,不过……”小李盯着眼前的防盗门看了半晌,“快跑!”

说着,小李拉起小琪的手便往一旁的逃生楼梯跑。

“啊!咋回事啊!”小琪摸不着头脑,一路被小李牵着下了两层。

“你刚才……是不是……按的二十层?”小李在一处台阶坐下,气喘吁吁地问道。

“啊……?是吗?”小琪一边喘息一边回忆。

“刚才灯亮了,我看到了楼牌,是二十。可我是住二十一呢?”

“……”小琪原地愣了一会,一屁股坐在了小李身边,噗嗤一声大笑了起来。

“我以为撞鬼了呢!我今年门前没贴春联啊!”小李继续打着趣,小琪在一边笑得合不拢嘴。

“对不起……对不起,我……我真的没注意!哈哈!”小琪笑得手舞足蹈,不自觉地将手放在了小李的大腿上说道。“我看你表情不对,也以为撞鬼了呢,吓死我啦哈哈!”

“哈,人家出来一看得揍死我啊。”小李嘴没有停,下体却因为小琪的这一小动作产生了致命的反应。漆黑的楼梯间,近在咫尺的一对男女,还有化了淡妆的女孩脖子上所散发的独有的香气。这一切控制了小李除去语言中枢外的几乎所有神经系统,他把自己的手,也搭在了对方的大腿上。一瞬间,丝袜的纹理感和手掌上的纹路产生了短暂的摩擦,仿佛一股电流,直冲小脑,小李可以感觉到自己提问的骤升,以及鸡巴的雄起。

“真挨揍了你们物业可得负这个责啊!”濒死的语言中枢正在用苍白的幽默维持着小李最后的底线。

“一定一定。我这脑子啊。”小琪嘴上依旧纠结在这个话题中,身体却如触电般猛然站起,使得小李的手从自己的腿上滑落。

一阵短暂却又无法被忽略的沉默。

“天已经挺黑了,反正也没到楼层,不如你直接坐电梯下去吧,看样子要下雨,晚了家里好担心。”

“嗯……”小琪思索了一会,表情不易察觉。

“反正都上来了,两步就到了,拍了照片再走吧。我一个人住,没人担心嘞嘿嘿。”

“想不到你还挺闯实。”小李说道

“哪里。”

“都闯到陌生民宅里去了!”小李调侃着,再次把小琪逗乐了。

“哈哈!你干嘛啊真是的!我不是故意的嘛!”小琪笑着抱怨了两句,不知不觉又前俯后仰了起来。

“行了行了,反正我是不敢再坐那电梯了。”小李故作嗔怒。“现在在十九层,咱走楼梯上去吧,就当锻炼了。”

“好的,我爬楼梯很厉害的!”小琪并未提出异议。

“你走前面,万一二十楼那个人在楼梯口等着呢,我可不想挨揍。”小李推着小琪的肩膀将其挪到自己前方。骨骼很软,在移动的过程中,依旧是那神秘的香气。

“哈哈!你别再逗我了我脸都笑疼啦!好!走前面就走前面!”小琪装作一鼓作气,开始上楼。

“等等,我打开手电。你在前面看着我的光。”小琪拿出手机,打开灯光,照亮了漆黑的楼道。而他四通八达的余光,已经盯紧了小琪短裙下面,大腿根部,那若隐若现的粉色地带。

3

“李先生,你上前一点吧,我有点……嘿嘿,害怕。”

“嗯好。”小李不情愿上前两步,与小琪并排。

“嘘,什么声音。”在十九与二十层的转接口处,小李望着上方的逃生门,突然停下了脚步“啊?有什么吗?”小琪吓了一跳,声音很小。

“你这楼道里还能有老鼠吗?”小李低声问道。

“不可能啊,保洁天天巡逻的。你别吓唬我啊。”说着,小琪的手轻轻的抓住了小李的袖子。

二人小心翼翼地走过二十层,在继续上楼的途中,二人同时感觉到了背后二十层的逃生门传来了异响。

“我也听见了,是什么啊,我有点害怕。”小琪贴地更近,小李贪婪的呼吸着女孩的香味。与世隔绝的逃生楼梯间,死一般的寂静“不知道,可能是……”

“汪汪————————”

“啊!!!!”逃生门处,一只狗站在那里,猛地发出了犬吠,吓得小琪大喊一声,紧紧环抱住了小李。柔软的乳房带着青春的温度贴在了他的肩膀上,小顺势将小琪反抱入自己的怀中,左手在慌乱中揽住了女孩胸部和胳膊中间的夹缝,右手揽过小琪的脑袋,指尖插入女孩的头发,释放出了海飞丝的香气;嘴巴贴近女孩的太阳穴,发出类似于“别怕、别怕”的低语,并伴随着喉咙众呼出的热气。

“呃……嗯……”小琪不知是受惊吓的影响或是小李贴耳低语的影响,身体发出着剧烈的颤抖,嘴里呻吟着,大口地穿着粗气。小李交往过数人女友,不仅没有口气反而味道清新的女孩她还是第一次遇到。

“谁在外面!”从二十层的那户人家中,传来了主人的吼声。

“快走,他家人要出来了!”小李回过神来,惊愕地呼唤着小琪。然而女孩似乎仍未回过神来,双目带着地望着看门狗,不停地颤抖。

学中医的小李见过这种类似于丢魂的精神状况,据他了解,唯有疼痛可以唤醒之。

“醒醒了,赶快上楼!”小李的左手就近掐着小琪的乳房,就他观察,这胸起码是B+级别,胸罩很薄,使得整个乳房握起来充盈、柔软而否有弹性。然而面对这等尤物,小李无论如何无法下手过重,小琪依旧处于失魂状态。慌乱中,小李掀起了小琪紧致的工装裙,用手狠狠地掐起了对方的大腿根。伴随着小琪的又一声尖叫,小李的手蹭到了女孩纹理细腻的内裤,并感受到了一股湿热在自己的手背上游离。

然而大腿这样的敏感地位,换来的效果自然是立竿见影。“走,走!”小琪痛处过后回过神来,在小李的带领下跑到了二楼。找出钥匙,小李迅速开门,和小琪躲入了屋内。整个过程不过六七秒,二人彼此没有任何的交流。

“先在沙发上坐会而,一会照完照片就快些回去吧。今晚不好意思了,有点乱。”小李气喘吁吁,惊魂未定,口不择言。

“嗯,吓死了,嗯……”小琪也有些神情恍惚,对刚刚发生的一切不明所以。

但小李心里清楚,刚刚在突发状况中发生的短暂而刺激的一切,都是经过自己大脑审核的有意识行为。欲望渐渐地占据了这个瘦弱男人的驱壳。他深知,每和小琪多独处一秒,都会多一分犯错误的危险。

“下雨了。”小琪望向窗外,木木地说着。

夜空,电闪雷鸣。

4

“我还是回去吧,家不远,走两步就到了。”小琪幽幽地说道“可以,我借你把伞。”

一声响雷窗外劈过。

“我送你回去吧,这个雨太大了。”

“不用的没关系的,我常走这个路没问题的。”

就这么半推半就着,雨越下越大。雨水模糊了窗户,世界一片汪洋。李陈二人坐在沙发上,气氛略显尴尬。

“刚刚不好意思,我从小就怕狗,加上当时那环境,我有点失控,把你也吓一跳吧。”良久,小琪开口,言语间似乎没有过多的尴尬和羞恼。

“嗨,没事,那狗也很有技巧,不经过它不出声,和恐怖片一个套路。”

“哈哈,李先生你太逗了。”女孩又一次被小李逗乐了,洁白的牙齿和美妙的笑靥让小李如释重负,继而跟小琪开起了各种玩笑,逗得小琪前仰后支,气氛一片祥和。

正在此时,小琪的电话响起——来自她的母亲。小李无事可做,起身走到小琪身边的茶几,蹲下来寻找玻璃下的茶具。

“我到家了妈,没淋雨,带伞了。”小琪一边在电话上编着谎,一边俏皮地冲着小李吐舌头。小李会心一笑,低下头去,余光瞟向小琪翘起的二郎腿,眼神从膝盖下窝游离到大腿的下根部,仿佛要穿过阻碍在前的沙发和短裙,直击裂隙的深处。

小李一边摆弄茶具,一边蹲着向小琪靠拢。小琪以为自己妨碍到了小李找东西,收起翘着的腿,一边打电话,一边缓缓站起。一瞬间,小李闻到了来自桃源深处的气息,那是一个爱干净的、洁身自好又注重保养的年轻女孩所特有的美妙气味,如毒品一般让人提神醒脑、又迷乱其中。

“拉长线,钓大鱼。近水楼台,慢慢交往,不急一时。”这是此刻小李脑中不断徘徊的几句话,提醒着自己,控制情绪,不可乱了方寸。

“咔”一声,屋内突然光线全无。

“妈我先挂了,有点事,晚些再说。”小琪挂掉电话。“李先生?李先生您在……”

小琪在黑暗中摸索了两下,腿绊到了小李的肩膀,踉跄着向下倒去。小李一手撑着小琪的大腿,一手顶着她的腹部,扶起了女孩。短短不到两秒的时间,丝袜和大腿嫩肉混合的质感和纤细腹部带来的兴奋如电流版席卷了小李全身。

“你咋不说话啊,吓我一跳。”小琪长舒一口气。

“我还想问你呢,怎么下个雨又停电了,经常这样,你们物业,哎……”

“这个……我也不清楚,工程师傅应该是还有值班的吧,我也没他们电话现在……”小琪显得有些焦虑。

“难说,往年都没个准点儿。”小李抱怨着,“雨也没停的意思。你饿不饿,我下去给你买点吃的。”

“不饿不饿,你去前台之前我刚塞了一个面包当晚饭嘿嘿。”

“挺巧,我也是吃过饭去找你的。”小李笑了笑,“今晚……”

小李刚要开口留对方过夜,突觉有失分寸,停了嘴。

“留宿少女过夜!”小琪故作嗔怒,“可以!你睡客厅!”

小李不知该如何作答,他可以感觉到黑暗中自己的脸散发出热气。

“哈哈开玩笑的!我肯定是要走的,等一会雨小一点吧!”

二人相安无事了两个钟头,接近夜里十点,雨依旧没有停下的迹象。

“实在困了你就先去我房间睡,我去另外一个房间。雨停了我叫你,打车把你送回去。”

“不麻烦了吧,多不好。”小琪似乎略有困意,但还是对小李的意见持有异议。“我撑着伞回去就好。”

“现在打不着车。你要坚持现在走,我就送你回家,反正也不远。”

僵持了一会,小琪同意去房间小憩一会,小李睡在另外一间。

“有事叫我~”小李远远向女孩的房间喊去,女孩却并没有作答。

雨声依旧淅淅沥沥,小李看到一个身影从自己的房间走出,是小琪。看了一下表,凌晨1点。小李离开房间到了客厅,发现小琪一个人坐在沙发上。

“小琪?”

“啊!”小琪被小李在黑暗中的一声询问吓了一跳。

“是我别怕,你自己坐着干嘛呢?”

“我?我……我做噩梦了……对不起打扰你休息了。”

“这姑娘傻得可爱,我要不是凑巧醒了,你坐这儿一晚上我都不知道。”小李关切地坐在了小琪的身边,惊讶地发现,女孩虽然上衣穿着衬衫,下身却只穿着内裤,丝袜也一并脱掉了。光滑的大腿在客厅的窗前被照亮,毛孔很细,是一双没有瑕疵的美腿。

“你……快回屋继续睡吧,我……”李哥正了正神儿,欲送小琪回房。

“我从小有梦游症,都是噩梦梦游,醒来一般都不在床上了,而且当晚再也无法入睡。”小琪幽幽地说着。“对不起我刚刚做梦了,有点害怕,你去休息吧,我坐一会就好了的。”

小李听到这里,心血来潮,一把揽过微微发抖的小琪,故作没心没肺地说道:“其实我没告诉你,我刚刚梦见二十楼的大哥了,我也是梦游出来的,和你一样。”

小琪听罢,憋了一会,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没有说话。

“真的,没比这事更可怕的了。不想回屋就搁这儿睡吧,明天正好想请假来着。”

小琪依然再轻轻地笑着,把嘴凑近小李的耳边:“你怎么这么坏呢。”

女孩嘴中的香气和热气略过小李的耳朵,只穿一条裤衩的他的鸡巴在黑暗中已挺得飞起,而小琪的大腿亦早在不知不觉间贴在了小李的大腿上。

“是不是热啊?”小琪见小李开始喘粗气,发出此问。

“没有。”小李开始顾左右而言他。“你刚刚在楼道里愣住了,是不是也在梦游啊?”

“那个啊,那个确实是吓傻的。和梦游还不一样。我记着你跟我说悄悄话来着,当时感觉身体怪怪的,不大听使唤,加上那条狗……哎呀……”

“悄悄话?我悄悄话还有这功能?”小李笑着问道,“是这样吗?”

说着,小李将嘴贴近了女孩的耳朵,伴随着出气儿发出低语:“汪汪——”

“嗯……哈哈……你干嘛啊!”小琪被这一吹弄得不知所措。下意识的身体后倾。

“身体动不了了?”小李故作镇静。没人看得出来,刚刚女孩娇嗔的呻吟和耳根充满女人味的香气已经使得小李欲罢不能,几近崩溃。

“不知道,怪怪的……”小琪低着头,声音很小。小李再次将嘴贴近女孩的耳朵,耳根,脖子,一边吹气,一边低语:“动不了了吗?”

“嗯……别弄了……好奇怪……”小琪扭动着身体。小李注意到,女孩的双腿开始彼此摩擦,紧紧贴合,这个景象让小李再也无法抑制心中的欲望。他一边低语,一边将手放在了女孩的肚脐上,来回抚摸。少女身体的柔韧和纤细让他血脉喷张,而此时的小琪,并不再说话,只是在发出着愈发急促的呼吸声。小李深处舌头,轻轻地舔弄着女孩的耳根,女孩难以抑制,发出了“啊”的一声,继而是更加急促的呼吸。而小李的左手,已经从肚脐,钻进衬衣,移动到了乳房的位置,小李坚信,这是自己所触摸到的,最柔软而富有弹性的乳房,薄如纱的胸罩并没有影响他的手感,因刺激而挺起的乳头早已在这形同虚设的装备上顶出了头角。

“嗯……好了不要弄了……”小琪的乳头被小李灵活的食指环绕拨动着,发出了细小的呻吟声,浑身也随之颤抖起来。小李的嘴在女孩的耳垂游离过后,最终耐不住性子,攻向了女孩的嘴唇。小琪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势吓了一跳,牙关紧闭。着更加激起了小李的欲望,他一边用舌头死顶着小琪性感的嘴唇和散发着香气的洁白牙齿,一边用手疯狂地揉搓女孩的乳房。在窗外夜光的照耀下,小李用余目看着小琪的身体——被揉搓至变形的乳房和时而被拨弄着的坚挺乳头,被自己的嘴吸引住的女孩的脸及女孩细长的脖子、深陷的锁骨,一切是那么的美妙如画,就在此时,小琪松开了紧闭的两排牙齿,伸出了舌头,和小李交织在一起。那是一个如此多汁而柔软的巧舌,周围的唾液中似乎还伴有着面包和冰激凌的余甜。

“这么爱吃甜,不怕变胖?”小李一声打趣,继续湿吻着小琪的翘舌。小琪被封住的嘴并没有出声,只是从嗓子中发出一声深笑,转眼间又被呻吟声取代。

一番拨弄过后,小李开始一边舌吻,一边解女孩的衬衫。女孩下意识的抓住了了宽衣者的手,却没有做出什么用力阻止的动作。不下十秒,上衣纽扣悉数解开,而那只业务熟练的大手并没有一刻停歇,直接伸入胸罩,一把托出了女孩浑圆的乳房。男人的眼睛早已熟悉了夜的黑暗,他停止了湿吻,低头对着女孩的乳房端详了片刻,一口将乳头含在了嘴里。

“啊!”小琪发出了一声短促而响亮的呻吟,小李旋转着舌尖绕着乳头飞速旋转,虽然是未婚未育的女孩,不知是否是心理作用,居然感觉有奶香飘进了自己的鼻孔。绕舌过后,小李将小琪的乳头轻轻地要在嘴里,柔软和弹性并存的乳头让他感到兴奋,仿佛一刻清甜多汁的软糖,舍不得咬下,又耐不住饥渴。

“啊……你干嘛啊……别咬……好了……”小琪先是难为情地捂住了脸,而后又经不住对方舌头的刺激,抱住了小李的头,一手抓着他的头发。

小李没有顾及小琪的哀求,开始用牙齿撵弄女孩的乳头。

“啊……不要,疼……”小琪紧紧地抓着小李的头发,呼吸和呻吟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频率和分贝。

小李抑制不住兴奋之情,将另一只手悄悄地移向了小琪的内裤并伸了进去。经过柔顺而稀疏的体毛,小李的手来到了那个他神往了一夜的神秘桃园,小蜜桃的周围湿漉漉地一片,早已浸透了内裤的小桥。

“你太得寸进尺了啊。”小琪一边呻吟,一边小声的说道。小李猛地回过神来,将手抽出了女孩的内裤,慌乱地做到了一边。女孩默默地整理着自己的衣襟。

“那个……”小李在凌乱中寻求台阶。

“把手机给我,我要拍你家的反水厕所。”小琪接下来的话让小李摸不着头脑。

“这个点儿,一片黑你看不见啊。”

“用闪光灯啊!我是来工作的!我要干正事!卫生间在哪!”在小李的指引下,小琪拿起手机走向了卫生间。小李紧随其后。

5

“明天找姚师傅来给你看一下,怎么会反得这么厉害。”小琪盯着刚刚拍摄的照片边看边说。

“可得看看了,你们的工程师傅效率可不大高。”小李抱怨着。

“他们每天有好多活呐!都是公共区域多,业主家里的问题他们一般……啊!”小琪话没说完,脚下一滑,跌坐在水里。

“没事吧!忘了告诉你这里滑,来我扶你。”

“哎呦……”小琪捂着自己的后大腿,“你这个浴室坎各到我啦~好疼。”

“好了揉揉就好了。”说着,小李伸手去揉小琪的臀部——水已经沾湿了女孩的内裤和肉体,增加了手在上面游离的阻力,发出吱吱的摩擦声。而女孩在面对这一幕的时候,并没有发表任何言论,沉默和黑暗中,欲望再次吞噬了小李的心智,他再次将舌头深入了小琪的口中,而小琪,则非常顺从的用巧舌进行了回礼,两人且吻且移动,最终,小李一屁股坐在了马桶上,一并拉着小琪坐在了自己身上。小琪的蜜桃在对方的各种刺激下变得饱满而湿润,透过内裤贴在了小李坚挺的肉棍上,湿度和温度透过一层薄薄的布料进行着传递。小李迫不及待的掏出了自己的家伙,同时用手拨开了女孩的内裤桥,神秘的洞穴敞开着,里面仿佛蕴藏着可以融化世界的温存。

“你不怕你女朋友发现吗!”刀戈相见之际,小琪复做嗔怒装,质问着小李。

“女朋友?谁告诉你……”

“我看到她的照片了,在你房间里。”小琪的声音带着孩子气。

“我告诉你我们刚刚分手,咱们可以继续了么?”

“哼,那我要是告诉你我有男朋友呢!”女孩继续刁难着小李。

“需要我收家伙么。”小李面无表情,与女孩进行着长达三秒的对视。

“不用了,我来这儿工作前刚刚分手。”女孩坏笑,身子一个下沉,将小李的鸡巴包裹在了她紧致而深邃的通道中。几乎是在同一时刻,二人发出了即便在天堂也难得听见的美妙吟唱。小琪坐在男方的身上,身体缓慢而精准地浮动着,浑圆的乳房摩擦着小李的嘴唇,精干的马尾上下抽动着,时而松散时而聚集。小李可以感觉到,小琪的阴道,仿佛独具智慧一般,力道适中、节奏完美地挤压、摩擦着自己的肉棍,海绵体上的每一个神经点,都能接收到来自这块神秘小桃仙无微不至的侍奉。为了换以恩情,小李伸出舌头,绕舔着女孩的乳头。

“快一点,稍微……快一点……”小李接收到了来自女孩神圣的命令,调动起全身的肌肉,加速抽动自己的肉棍,二人结合抽查之处,“滋”“啪”的摩擦声愈发的强烈。

“啊……啊……哎呀……!”随着小琪尖叫般的呻吟,小李也达到了自己的高潮,就在此刻,他将女孩猛地抬起,鸡巴脱离了阴道,并在几乎同时的时间射出了大量精液。女孩身体一软,坐在了小李的身上。

“你还挺谨慎呢”小琪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调侃。

“理智这种东西,该保持,就得保持。洗个澡吧,你明天还上班呢,早些休息。”

“我才不要上班呢,累死了,早晨起来我要跟领导请假。”小琪又恢复了她的俏皮模样。

“那也得先洗个澡吧,你看你弄这一身水。”

“还不是因为你!”说着,两人当场脱光了衣服,开始了淋雨。

“没把你弄疼吧?”淋浴中,小李用手抚摸着小琪的小蜜桃。

“你又来!坏家伙!”小琪骂着,用手狠狠抓了小李的肉棍一下。

“哎呦!”小李一声惨叫,蹲在了小琪身边。

“干嘛啊!我没使劲的!疼了吗?”小琪关切地蹲下来,伸手去抚摸小李的鸡巴。

“我小时候受过伤,一捏就会非常疼。”小李故作痛苦状。

“那怎么办啊!哎呀你刚才又不说,我不是故意的,怎么办呀揉揉管用吗?”小琪一下子慌了神,用两个手轻轻的揉着小李的肉棍。

“只有一个办法。”小李猛地站起身来,一手将蹲在面前的小琪按跪在地上,一手抓起女孩的马尾,将对方的脸按向自己的肉棍。小琪下意识地将小李的阴茎含在了嘴里,由于男方没有掌握好力道,弄得女孩一阵干呕。

“坏人,哪有你这样的。”小琪突出鸡巴,骂了两句,小李只是笑着摸着女孩的头,不再说话。小琪嘀嘀咕咕说了两句,再次慢慢地将小李的阴茎含进了嘴里。这次,换作小李大声地吟唱起来,女孩用嘴唇裹住了自己的牙齿,在上下裹动之余,时而用舌尖抚弄着小李的龟头,那是一种不同于阴道的微暖与爽滑。十多秒的口交之后,小琪突出了小李的鸡巴,上面沾满了女孩的唾液,其中一滴呈拉线状滴在了小琪的乳房上。

“还疼吗坏人?”小琪忽闪着双眼皮大眼睛看着小李,小李难以自控,在湿漉漉地鸡巴尚未风干之际,拽起女孩的马尾,再次将肉棍插入了女孩温暖湿滑的口中。女孩很温顺的继续着舔弄,唾液和舌头拍打在鸡巴上的咕噜声响彻整个卫生间。

6

二人浴罢出了洗手间,一起纠缠着进了卧室,激情互抚做爱直至清晨六点半。

“打电话给领导请假!请完假睡觉!你不能吵醒我哦!”女孩子将自己裹在被子里,向小李厉声交代着。

“好的,你打吧。”小李看着小琪拨通了电话,自己偷偷钻进了小琪的被窝。

“喂杨总,我是……啊!我是小琪……”小琪惊吟了一声,发现小李正埋头于她的两腿之间舔弄着自己的阴蒂。

“没事……我没事杨总,刚刚手机掉了……那个,昨天淋雨发烧,今天能不能请个……啊……请个假。”望着小琪故作笑容的样子,小李更加欲望迭起,大声的吮吸、咂弄着小琪的蜜桃——或许这是形容小琪这个器官的最佳喻体,因为它是那样的洁净,粉嫩,还有着一丝甜腻的味道。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好阴蒂,此时的小李,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所有感官。

“坏人!”小琪挂掉电话,用拳头击打着小李!“你怎么总是这么坏!”

小李喜欢听小琪叫自己坏人。分手半年有余的他,在那一刻,体验着恋爱的感觉。

“喂张哥,我昨天淋了点雨,今天早晨起来有点……不舒服。”同样在请假的小李,话没说完,便感觉到一股电流从下体袭遍全身。小李低头望去,看到一脸坏笑的小琪,正含着他的鸡巴,缓慢而湿润地嘬弄着......

   本楼字节数:20936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