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意淫强奸

深山里的故事


这一天,天还没有亮,一整晚都睡不安稳的贵美就起来了,看着睡在一旁的女儿丽香还没醒来,贵美穿好衣服后,她离开卧房,到厨房快速的煮好了饭和炒了几样菜。

贵美忙完厨房后,天色已逐渐发亮了,她再回卧房,看女儿还没睡醒,她把长柄割草刀和短锯系在腰上,匆匆地离开了家,沿着右侧的小路爬上山丘往另一座山里走,她一边走一边大声叫喊着丈夫永林的名字……永林两天前告诉贵美说,要上山里查看今年的梅子可以收成多少,因为隔两天做仲介的朋友仁德会到家里喝酒,顺便谈谈收购梅子的事情。永林说当天晚上就会回到家,如果晚上没回家,最迟隔天中午前一定会回到家。永林吃过早饭后,带齐上山的工具配件后,就离开家了。

永林在22岁时,因为母亲去世,家里只剩下他和父亲两个大男人,家里没个女人打点一些家事,觉得有些不方便,所以永林父亲托山下镇上的媒婆介绍,让永林娶了当时才18岁的贵美。

贵美嫁进永林家不久就怀孕了,可惜是生下的是女儿丽香;住在山里的人一般比较喜欢家里生男孩,也不是说女孩不好,必竟也有家里的女人比较强势,而且由女人当家做主,但那是在某种特别的情况下产生的。

贵美生下丽香后,隔年也曾再怀有身孕,可是却流产了,而也因为那次的流产,让贵美的生理现象变得有些特别,而发现有贵美这种状态的竟是永林的父亲。

那是贵美流产后的第三个月的某一天,那天刚好永林下山去谈一些山产贩卖的事情,因为顺便要采购一些米粮和家用杂物,所以要两、三天才会回山上来。

那一天中午吃饭时,永林的父亲顺便喝了两杯酒,看到刚给女儿安抚入睡的媳妇,也坐在一旁吃饭,就叫贵美也喝杯酒放松一下,贵美因为酒量不好,平时没喝酒的习惯。为了不好逆了公公的好意,所以也喝了一小杯酒。

不久,永林的爸爸忽然觉得坐在一旁的媳妇似乎有些怪怪的,他仔细的看着媳妇,只见贵美满脸酡红,呼吸变得有些急促,身体好像很不安地扭动着;永林的爸爸坐到媳妇身旁伸手摸着媳妇的额头,关心的问着:「贵美,是不是那里不舒服了?」永林的爸爸没想到平时乖巧的媳妇,双眼迷离、两颊泛红的躺进他的怀里,还拉着他另一只手去贴在她丰满的胸前不停地摩擦着,神情好像很难受的样子。

住在山里的人对男女性欲的道德伦理观念比较没有那么多禁忌,必竟生存在这个环境中,人类和其他生物都差不多,如何生存,如何延续种族的生存,才是最重要的。

永林的爸爸才40多岁,正是壮年,老婆死后也偶而会下山花钱解决生理需求,平时对年轻的媳妇也多少有些幻想,只是还没来得及行动;这次看到酒后的媳妇,好像满脸饥渴难耐的神情看着他,他一手将贵美抱入怀里,嘴对嘴的把舌头伸进年轻媳妇的嘴里搅动着,放在媳妇胸前的手也顺势的伸进媳妇的衣服,握住了丰满的乳房开始搓揉起来…永林的爸爸把玩了一阵,看着媳妇两腿不停的分开又合并,合并后又分开,嘴里「咿咿呀呀」的呻吟着,他知道媳妇已经耐不住了,於是他站起来将媳妇抱进永林的房间里。

永林的爸爸将媳妇放躺在床上,迅速的将两个人全身的衣服都剥光光,后然整个人就压在媳妇的身体上,他握着早已硬的像铁棒的肉棍,对准媳妇淫水直流的肉穴,用力的捅进去,他的嘴含着媳妇丰满的乳房轮流吸吮着,而插进年轻紧密肉屄的肉棍也不停的用力抽动起来了……丧妻久旷又正是壮年的永林的爸爸,碰上年轻娇嫩欲滴的媳妇,如同乾柴烈火般的一发不可收拾,这次永林的爸爸在贵美身上足足折腾了20多分钟,才尽情的将浓浓的精液灌进媳妇的阴道深处……永林的爸爸趴在媳妇的身上,让刚刚发泄的肉棍停留在贵美如吸吮般蠕动的阴道内,直到肉棍逐渐萎缩掉出肉屄外,才想爬起来。

没想到贵美的饥渴似犹未尽般,用手握着已经垂头丧气的肉棍,不停的套弄着,甚至觉得肉棍恢复的太慢,进而翻身趴在公公的身上,用嘴含起尚待回魂的肉棍吞吐起来……在媳妇的挑逗下,萎缩的肉棍又慢慢抬头,贵美看到公公的肉棍逐渐变硬粗长,迫不急待的将它坐进肉屄里,如骑士般不断的上下奔腾,永林的爸爸也不甘示弱的抬起头,再度用嘴含起媳妇丰满的双乳。

可惜,这次贵美似乎不耐久战,跨坐在公公身上驰骋了一会儿,突然身体颤抖了几下,阴道内又喷出一阵阵阴精后,就软趴趴的趴在永林的爸爸的身上,全身如中风般不停的痉挛着,只剩嘴里发出如啜泣般的呻吟声……永林的爸爸因为刚刚喷发过,这一次表现的更勇猛,看到媳妇不支败战后,他爬起来,让贵美两腿分开趴卧着,然后他跪在媳妇两腿之间,抱起媳妇的腰部,又开始不停的抽插起来,抽插了一阵后,他又将贵美翻身,他将媳妇压在床上,抬起她的双腿挂在肩膀上,又是一阵猛烈的插刺后,终於又将精液灌进媳妇的身体里……永林的爸爸压在媳妇的身上,一边吻着媳妇的嘴唇,一边把玩着年轻丰满的乳房;不久,贵美逐渐的清醒后,见到公公压在自己的身上,她模糊的想起刚发生的事情,不禁满脸羞红,呐呐的说:「爸爸,你……」永林的爸爸看见媳妇清醒了,在她丰满的乳房用力捏了一下后,虚张声势的淫笑着:「贵美呀,是不是还要爸爸再干一次呢?没想到平时看你那么纯朴安分,干起这件事来,胃口却是这么大,是不是永林一个人不能满足你呢?」「爸,人家才不是这样,是…是不是爸爸刚才的酒有问题……?不然为什么人家只喝一小杯酒后,就会…会……」「你是怀疑爸爸我在酒里下药?不不不,爸才不会这样做,虽然爸爸平时也会想要尝尝你身体的滋味,但还不屑这么做。」「可是…人家以前也曾喝过酒,醉了只会想休息,但只有这次喝下酒后,就…就…下面感觉…感觉……空空的……而且……而且痒痒的…只想要……」贵美想到刚才发生的事情,羞窘的不知道怎么说出口。

「真的是这样吗?不然晚饭后再试试看?嘿嘿嘿…」永林的爸爸猥琐的对着媳妇淫笑着,他又将嘴埋在贵美丰满的乳房上……「爸爸,不要了…丽香醒了,不要了……」贵美急忙的爬起来,将刚醒来的小丽香抱起来……当晚吃过晚饭后,永林的爸爸等贵美将小丽香哄睡后,在贵美的面前,倒了两杯酒,先自己喝下一杯后,等了十几分钟后,要贵美喝下另一杯;结果,没一会儿,中午的事情又重演了,这一晚,永林的爸爸当然放松心情,以逸待劳的好好享受着媳妇青春的肉体,而且从这个晚上起,只要永林上山工作或下山采购,不管是白天或晚上,永林的爸爸就会让媳妇喝下一些酒,然后热心的负起父代子职的义务职业。

虽然贵美曾经内心难安的向公公表达心里对永林的愧疚,但是永林的爸爸告诉贵美说:住在深山里的人家,对这种情形都会觉得理所当然,所以就是让永林知道了,永林也不会介意,因为在深山里讨生存的人,生命就像蝼蚁,哪一天会发生什么事也不知道,只有让自己快快乐乐的「活在当下」才是最重要的。

永林的爸爸说:其实永林的第一次经验也是永林的妈妈教的,永林的妈妈还活着的时侯,常常父子整晚同时陪着永林的妈妈做全家人都快乐的事情。而且听永林说结婚那一晚,新娘子好像也不是第一次的人。

公公的话说的很明白,贵美想起自己从13岁起就和自己父亲和哥哥三个人发生的事情,害羞的不知道说什么?

听了公公的话后,贵美才心安理得的,后来,有一次,贵美还骑在公公的身上时,恰巧下山的丈夫提前回来看到了,当晚丈夫还问贵美说:要不要再叫爸爸过来一起睡?

那一晚虽然没让公公再进房,但后来倒有几次是丈夫主动要公公进房,两个父子连手,让贵美累到隔天差一点全身瘫软的下不了床。但从此贵美就习惯过着一屋二夫的快乐生活,直到一年前的有一天,公公因操劳过度上山工作时,不小心脚软的摔到山崖下,才让贵美结束这种一屋二夫的齐人之福。

贵美沿着山里的小径,一边喊着丈夫的名字,一边想起这十余年来的快乐生活;她爬过两座山,但仍没听到丈夫的回声,也没见到丈夫留下的记号或痕迹,却遇见另一家在山上工作,年约20岁上下的两兄弟。

两兄弟是听到贵美的喊叫声才走过来打招呼,贵美向他们说着永林失踪的事情,两兄弟听完后,热心的和贵美分头往回永林家的方向找,三个人一边叫喊着永林的名字,一边仔细观察周围的的痕迹。

贵美一边寻找,一边心中浮现着不祥预感,突然间,她发现一处徒坡小径边的一棵小树的树枝好像有折断的痕迹;贵美感觉自己好像全身快要瘫软了,她不断大声的喊着丈夫的名字,远处的兄弟听到后,也急忙的赶过来,兄弟中一个在腰间绑好绳子后,慢慢的垂下陡坡,终於在陡坡下的一棵大树下找到了早已断气的永林了,这一年永林34岁,而贵美才28岁。

在两兄弟的帮忙下,将永林的屍体搬回家时,已近中午了,12岁的女儿丽香正在厨房烧中饭;贵美忍着伤心欲绝的心情,帮女儿丽香弄好饭菜,请两兄弟一起吃午饭,饭后,两兄弟的哥哥健民先去向村长报告,留下弟弟健和帮忙处理丧事。

健和陪着贵美母女帮永林的屍体清洗乾净,并换上一套新衣后,放在客厅的门板上,在屍体脚下摆放简单的饭菜、点上香烛后,贵美母女也换上素白的衣服,母女跪守在永林屍体边恸哭一场。

贵美想着:没想到几天前,一家三口才快快乐乐的生活,而如今却天人永隔;突然间她想起一年前,也是意外去世的公公生前曾对她说过的话「在深山里讨生存的人,生命就像蝼蚁,只有快乐的活在当下,才是最重要」。

她想起这几年的生活中,公公和丈夫对她的疼惜和给她的快乐,而今以后又是谁会让她得到快乐的生活呢?

贵美母女哭完后,坐在大厅外的屋檐下陪着健和说话,从闲聊中,贵美对两兄弟的家庭逐渐了解。哥哥健民今年19岁,弟弟健和今年18岁,兄弟两人是两年前流浪来到这里的深山讨生存,平时除了在山里做他们向政府承租范围内的农务外,有时也帮人采收山产。其实两兄弟的情形和一般深山里的人家都差不多。

就在三人闲聊中,听见远处传来几个人的说话声音,然后看见庭院外的小路上,有几个人好像抬着东西慢慢的走过来;原来是两兄弟中的哥哥带着人回来了。

贵美母女和健和站起来走到庭院迎接着,而带着众人回来的健民也向贵美母女介绍着村长和村长找来帮忙丧家处理后事的几个人外,健民指着一个高高瘦瘦、看起来有些苍白、大约30岁上下的男人说:「他是在回来的路上遇见的,他说他叫仁德,是永林的朋友,是做山产仲介的。」贵美想起死去的丈夫曾说过这件事,连忙上前致,仁德也满脸悲戚的说:「永林嫂,我和永林认识很久了,两个人就像亲兄弟一样,没想到第一次来拜访,永林却……,永林嫂请放心,我会尽全力帮忙你承担这个责任。……」心情因丧夫之痛而感到茫然的贵美听到仁德的话,虽然不曾听到死去的丈夫说起和仁德的交往情形,但也许是男人间的秘密吧,但心里感觉似乎有了依靠,她感激的说:「谢谢你,永林的后事就麻烦你拿主意了。」当众人在仁德的指挥下,将永林的屍体入殓到村长带来的简单棺木里后,因为天色已渐黄昏,所以村长和其他的人把带来办理丧事的香烛、纸钱等物品留下后就离开了,只剩下仁德和两兄弟留下来处理接下来的后事。

村长一行人离开后,仁德要贵美母女去准备晚饭,他和两兄弟就守着灵堂说话。吃过晚饭后,仁德就在饭桌上说:「永林嫂,反正深山里的人家没那么多顾忌,为了尽量早点让永林入土为安,明天你就先带我们三个男人去看看要把永林埋葬在哪里后,就劳烦健民两兄弟开始挖堀墓地,因为在山里,所以墓地要挖深一些,等墓地挖好了,就尽快将永林安葬,这样永林的后事就算了结了。」「接下来是变成了永林嫂这个家的未来…」仁德说到这里,向贵美看了一眼,贵美心神有些茫然的问:「这个家……什么……?」「永林嫂,…不,永林已经走了,所以…这样吧,我托大的叫你的名字吧,贵美,永林走了,所以他全部的财产要先去政府的有关机关办理继承转移,……」「可是…我不认识字,我只认识我的名字,而且…,以前听公公和永林说,现在承作的范围都是向政府承租的,去年公公去世时,都是永林办理的,这些我都不懂,我也不是很清楚…」贵美懦弱的看着仁德的脸。

「没关系,刚才吃饭前,我问过健民了,在深山讨生活的人家,土地都是承租的,这两天你把全部的文件拿给我和健民看,等永林丧事办完后,你带着全部的文件和村长拿给你的永林死亡证明,我陪你下山走一趟,丽香就在家里,先让健民两兄弟陪着,这样你也放心,……」仁德说着让贵美安心的话。

「这次永林要我来这里,最主要的是要估算梅子和竹笋的价钱,所以我陪你下山办好继承文件回来后,顺便请你带健民两兄弟一起上山,让他们帮你大略计算一下,我在家陪丽香,这一切你都不必担心了。……」仁德侃侃而谈,一副胸有成竹的神情,让贵美觉得家里有个男人作主,心里也不会觉得那么茫然、无助。

永林的丧事在永林死后的第四天就完全办好了,这几天仁德和健民两兄弟就睡在原来永林的爸爸生前睡的房间里,仁德在贵美拿出财产、土地文件后,还叫健民回去拿他的文件来比对,将两家文件的不同地方,告诉贵美;并要健民两兄弟,将两家的文件念出来给贵美母女听,让贵美对仁德越来越信任,也越佩服。

这些天来,从闲谈中,贵美母女对仁德也渐渐了解,仁德说,他和永林很久以前在乡镇一个偶然机会认识了,但因为常常要到各处收购山产后再转手,所以才未曾来的山上永林的家,而且因为常常四处飘泊,所以至今仍是单身一个人,他说,其实他很羡慕永林有一个年轻又贤淑的好老婆和一个美丽乖巧的好女儿。

也许仁德真是见过许多大场面又有能力的人,这几天,健民两兄弟对仁德说的话只越来越听从;只是两兄弟在看贵美母女的眼神似乎变得有些怪异。

永林死后的第五天,也就是办完永林丧事的第二天,仁德和贵美走了1个多小时的山路才到山下公路旁的侯车亭,又等了快2小时才等到到乡公所的公车;贵美自从嫁给永林后,10多年几乎很少下山,本来一路上心里还有些忐忑不安,但她看到仁德一副淡定的神情,加上这几天仁德处理事情的情形,让她心里也渐渐安心了。

往乡公所的公车开开停停的,开了两个多钟头才到乡公所的停车接驳站,这时已经下午三点多了,仁德先到一家小吃店吃过午饭后,告诉贵美说,这个时间去乡公所也来不及办理了,何况,他还要去找个朋友打听一下承办单位,所以先找间旅馆,让贵美在旅馆内休习,等他问清楚后,明天早上再去办理,贵美虽然觉得有些怕怕,但想一想后,觉得事实上也是如此。

仁德带着贵美七转八拐的,最后到了一家看起来还很整洁清静的旅馆,进门后仁德似乎和柜台人员很熟,说要以前的老房间,然后又说要加一间房间给贵美住;柜台人员停顿了一下,很抱歉的说,因为这几天有大批的旅行团当作中继站过夜,市区的旅馆几乎全部客满,他们也只剩下一间双人床的房间;如果觉得不方便,请仁德到其他旅馆试试看有没有多余的房间。

贵美看见仁德脸上犹豫不决的样子,又怕今晚没地方睡,就主动的向柜台人员要了房间后,两个人随着柜台人员搭电梯来到六楼的房间,贵美看到房间里的浴室就在进去的门边,是一个及膝高的墙壁,上面直到天花板都是整片透明玻璃装潢的,浴室内有防水百叶窗帘,浴室矮墙外靠着一张单人床,然后中间隔开约一个腿宽的距离,再并排另一张单人床,床头靠着墙壁,床下方和化粧台的距离也只容一张椅子宽,化妆台上的镜子很清楚的映射着两张床,化妆台旁的矮桌上有电视和电话,整个房间虽然不很宽敞,但几乎什么都有,而且整理的很清洁,只是天花板是由整片镜子镶成的,不过是自己主动要的,所以也不好说什么。

柜台人员出去后,仁德把他随身带的小纸袋放到矮桌上,向贵美说要去找朋友,要贵美先休息一下,他也离开房间了。贵美等仁德离开后,先确定房门是锁上后,她先进浴室里很快的洗完澡,至於换下的内衣裤则放进随身带着的小纸袋里,她想,反正明天早上办完文件,最多明天傍晚就回到家了。

贵美洗完澡后,她选了离浴室矮墙较远的那张床,打开电视后,她斜靠在床头枕头上看着电视,也许坐了半天车的关系,不知不觉却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贵美听到敲门声,她惊觉的站起来,走近门口,就着门上的放大透镜,看到是仁德回来了,她先查看自己身上衣着,觉得没什么凌乱后,她打开房门让仁德进入房里,仁德进门后就先对她说,因为要打听清楚,所以迟了一些时间回来。

仁德又说两人都先洗个澡后,再去吃晚饭,而且好不容易来到大乡镇一趟,饭后就去这里的商店街逛逛。仁德又问她要不要先洗,当贵美表示自己已经洗过澡后,仁德就拿起矮桌上的小纸袋走入浴室了,贵美确定仁德应该也只带一套换洗的衣物,她乐观的以为明天早上应该会很快就办好手续。

仁德带着贵美在一家特色饭馆吃过晚饭后,走向市区最热闹的街道上,然后逛进一家家较大的百货商店,每次看到贵美在注视着一件衣服或饰件,他就说,如果她喜欢,他就会买来送她,害的贵美只敢匆匆一瞥,但就这样,也只逛了三家商店就看见商店街纷纷在做关店的准备了,两个人只好走回旅馆。

两人回到房间内,贵美觉得有些紧张和尴尬,她很害怕万一仁德有不轨的举动时,不知道如何应付;但是仁德只是从矮桌上的电热水壶倒了一杯水,然后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个装有几颗药片的小塑胶袋,倒出一颗药,和着开水吞进嘴里,然后对贵美说,因为人有些不舒服,医生开了药片,但今天一忙就忘记了吃药。

说完后又问贵美要不要先去漱洗,贵美紧张的摇摇头,仁德就走入浴室,几分钟后,他回到床边,向贵美表示他要先睡了,要贵美也早点睡,睡前记得要关灯,说完,仁德就将衣服脱到只剩一件宽短裤,躺到床上,盖上被子就闭上眼睛了。

贵美坐在床上,心里紧张的等了一会儿,她听到仁德的呼吸变得逐渐缓慢时,感觉仁德好像睡着了,她才悄悄地站起来,从电热水壶倒了一杯水,喝了两口,她觉得旅馆的水质有些味道,所以就把剩下的杯水倒掉,然后走入浴室漱洗后,回到床边,又呆坐了一会儿,才将电灯关掉,只留着小夜灯。

她和衣的躺在床上后,面对仁德侧睡,感觉另一张床上的人似乎没有动静,隔了几分钟之后,她才闭上眼,但感觉胸口有些烦躁,又睁开眼睛看着,觉得没问题时,才又重新闭上双眼,可是心里的燥动让她又不自主的睁开眼看着睡在另一张床上熟睡中的男人;就这样整夜欲睡却没睡的,直到天色将快明亮,才好像逐渐进入睡眠中。

睡梦中贵美,突然间,不知为何又惊觉的醒来,也许整夜没怎没入睡,她觉得头有些昏昏沉沉,她睁开眼睛看着睡在另一张床上的人,感觉对方还在睡梦中,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男人的盖在身上的被子已经滑落在床尾的地上了。

贵美悄悄地下床起来,走入浴室匆匆的梳洗后,从浴室出来,经过仁德床尾,犹豫了一下,她低着头俯身想捡起滑落在地上的被子时,无意间看到只穿一条宽短内裤睡觉的男人,身材虽然削瘦一些,但从内裤中露出的男性特徵却是那么令她震惊,不仅仅是粗大,甚至长度和她所经历过的几个男人兴奋时差不多,而且这男人还在睡眠中的状态就已经这么惊人,如果让男人在兴奋时,那不知道会变的多让人……,而若她和这男人……贵美突然羞的脸红心跳,全身发软的几乎站不稳,她一只手放在矮桌上,又拿起电热水壶,倒了一杯有些味道的开水,一口气喝完后,似乎感觉心情稍微平静些,然后拖着将瘫软的脚,勉强的回到自己的床铺,躺在床上后,闭上眼睛,假装还在睡觉,却不知不觉的真正睡着了……不知道经过多少时间,贵美感觉有人在她的肩膀轻轻摇晃着,她勉强睁开双眼,看见仁德坐在另一张床边,用手轻轻不断的摇晃她的肩膀,她感觉头昏脑胀,口乾舌燥,她想坐起来,全身却又瘫软无力的躺到床上;仁德看到她醒来了,焦急的问她怎么了?她想说话,可是嘴里沙哑的说不出声音,仁德赶忙的从电热水壶里倒了一杯水,然后斜坐在她的床边,用手托着她的肩膀,让她靠在他的身上,将杯水喂进她嘴巴里。

隔了一会儿,贵美觉得喉咙比较舒服了,她沙哑的问仁德:「现在什么时候了」「现在大约是早上9点40多,你现在感觉怎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呢?」仁德摸一下她的额头后,又说:「没有发烧,你也许是换铺睡不习惯,昨晚没睡好的关系,你再睡一下,我先去帮你买些吃的。」说完,仁德让她躺好,帮她盖好被子后,就离开房间了。

贵美也昏昏沉沉的又睡着了,迷迷糊糊中她感觉仁德喂她吃了一些温热的流质食物后,她又睡着了……当贵美再次醒来时,她觉得汗流浃背,全身衣服黏乎乎的,感觉有些难受;她睁开眼睛后,看见仁德斜躺在他自己的床上,好像很无聊的在看电视;贵美想起来,全身却仍软趴趴的,只是虚弱的在床上挣扎着,仁德发觉她醒来了,连忙上前来帮她扶起来,让她靠躺在床头。

「睡醒了,身体好一些吗?看你流一身汗的,先去洗个澡,也许会舒服一点。」仁德又从电热水壶中倒了一杯温水喂她喝下。

贵美有些犹疑的点点头想下床,仁德扶着她站起来,但是贵美又瘫软的靠入仁德的怀里,仁德说:「我扶你到浴室吧!」贵美满脸羞窘尴尬地点点头。

进入浴室后,仁德放开手想离开,贵美却又无力的瘫软在他身上,仁德好像有些尴尬的说:「我…要我帮你洗吗?」这时贵美早已羞的无地自容,但又不得不的微微点了一下头;仁德说:「那我先帮你把衣服脱掉?」贵美满脸羞红的低着头微弱的说:「好」仁德只好又将贵美抱回床上,然后将两人的衣服都脱光,贵美满脸羞赧,低着头偷偷地看到仁德小腹下的肉棍已经昂然抬头,整支粗硬的肉棍看起来,比早上看到的时候更粗大也更长,而且还正一跳一跳地,好像还会更膨胀,尤其那香菇状的龟头看起来是那么狰狞;贵美突然感觉全身发热,肉屄内开始骚痒起来,阴道内也渐渐潮湿了……当仁德将贵美抱进浴室后,满脑迷糊的贵美却不自觉地伸手去握住仁德粗长坚硬的肉棍了;当仁德抱着贵美坐在注满微烫热水的浴缸中时,贵美早已赖在仁德的胸怀中,她两只手不停的玩弄着仁德粗硬的大肉棍……迷迷糊糊中,贵美只觉得仁德将她抱放在床上,而自己毫不羞耻的握着比她两个手掌还长的大肉棍往自己的肉屄里塞,当那粗大的龟头挤入淫水泛滥的阴道中时,她已痛快的达到第一次高潮了……仁德的嘴和手不停的玩弄着贵美两个丰满的乳房,有时还用嘴唇捻揉着她敏感胀硬的乳头;也许仁德的肉棍太粗太长了,贵美感觉肉棍的龟头已经抵住她的子宫颈时,大肉棍似乎还有一小截在身体外徘徊冲刺着……仁德知道自己的本钱雄厚,也知道如何让什么样的女人得到更多的的满足,所以他粗大的龟头刚挤进贵美的阴道内时,他采取了缓缓地挤进一些后,让贵美窄窄的阴道适应了,再快速的退出一些,再缓缓地挤进更多一些。

就这样缓进慢出、进多退少,当粗长的肉棍龟头碰触到贵美的子宫颈时,贵美已经达到第三次高潮了;阴道内的淫水都泛滥到让整个大腿根都黏糊糊的,而仁德的肉棍才插进四分之三,然后仁德开始渐渐加快抽插的速度,但每次都只让龟头碰触到子宫颈就后退,一次比一次快,偶而还摇摆一下腰部。

贵美感觉从来未有的快感来的一次比一次多,所以从粗硬的肉棍插入阴道后,她就娇声不断的,当粗大的龟头挤进子宫颈内,不断的膨胀后,在子宫内喷出浓浓炙热的精液时,她已出气多进气少的陷入失魂中,而口中的娇啼声也变成如啜泣般的呻吟声……不知道经过多久后,贵美渐渐地回魂后,她感觉留在阴道内的肉棍虽然已经变软了,但仍将阴道塞的满满的,而仁德的嘴和手仍然在玩弄着她的乳房;她想起刚才不知羞耻的行为,羞涩的满脸通红;她伸手抚摸着仁德的头发,仁德发觉贵美清醒了,抬起头,在贵美的脸颊吻了一下,笑着说:「刚才舒服吗?」贵美害羞的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忸怩的问说:「现在什么时候了?」仁德一边玩弄贵美的乳房,一边淫笑着说:「现在时刻还很早,才下午4点多而已。」贵美听了脸上更羞红,她在仁德的手臂上恨恨抓了一把说:「人家有点口渴了……」仁德听了,脸上笑更猥琐:「你躺好,我去帮你倒杯开水,喝了就不会渴了。」仁德爬起来时,贵美似乎听到大肉棍拔出肉屄的声音,阴道内未完全吸收的男人精液混着淫水随即流出的沾满床单,而且阴道瞬间觉得特别的空虚,似乎还渴望着那充实的肉棍,她羞窘的将头埋在被子里。

仁德看到贵美将头埋在被子里,他快速的从衣服的口袋里摸出一颗药片、一包药粉和一条药膏;他将药片含在嘴里,又将整包药粉倒进电茶壶里摇一摇,再倒在杯子里,他走进浴室,将嘴里的药片嚼碎和着自来水吞下后,挤出药膏涂在右手的手指背上,然后他压下马桶,再走出浴室,端起杯水,服伺着贵美将杯水喝完。

仁德将杯子放回矮桌后,又回到床上躺下来,他左手环抱在贵美的肩膀上,一边吻着贵美的唇,右手又握住了贵美的乳房慢慢地抚弄、捏揉,有时会用手背抚擦着敏感的乳头,就这样一直挑逗的抚弄到她的阴阜上,然后用手背揉搓着着贵美阴道口和微微凸起的阴蒂。

仁德的手好像带着魔法,贵美全身的敏感处随着他的手抚弄而不断的痉挛着,她觉得全身像被欲火燃烧般的渴望着男人能用力的摧残,她不由自主的像八爪鱼一样,手脚并用的缠住仁德的身体,她满脸泛红、两眼迷离,急促的喘息着,丰满的乳房不停的摩擦着仁德的胸部,她的手不自主的握住粗长的肉棍不停的摩擦着淫水直流的肉屄。

最后,她终於忍不住的骑到仁德的身上,扶着粗大又硬长的肉棍抵在阴道口,也不管自己窄小的肉屄是不是能够承受,就用力的坐下去……「喔…太粗…太长了……受不了了……」粗大又硬长的肉棍一下子挤入贵美的子宫内,敏感的肉壁不断蠕动,像一张小嘴在吸吮着粗大的龟头,阴道内喷着一阵阵淫水,贵美像刚断气的母兽,两眼翻白趴倒在仁德的身上,全身不停的痉挛抖动着……仁德看到了贵美达到了高潮,他跪在床上,让瘫软的贵美趴在床上,抱起贵美的腰,从后面用力的抽插了一阵后,又将贵美翻躺着,他抬起贵美的双腿,放在肩膀上,又是一阵的抽插,就这样不停的变换着姿势,足足的玩弄了快一个小时,才又将浓浓的精液灌进贵美的子宫里。

休息了一阵,又洗了一次澡,两个人走出旅馆去吃晚饭的时候,已经将近晚上八点了;经过大肉棒一整天的调教后,已将贵美小腹下的小嘴喂的饱饱了,她满脸春情,如小鸟依人般笑眯眯的依偎着仁德;晚饭后,两人回到旅馆房间内,贵美温柔的帮仁德脱下全身的衣服,将两人这两天换下来的衣服洗乾净,挂在浴室里风乾;当然随即而来的又是郎情妾意,这一夜仁德又不知用了什么手段,继续的将贵美调教变成沉迷欲火般的女人。

隔天,两人睡到九点多才起床,漱洗后,简单吃完早餐,仁德才带着贵美去办理一切文件手续;当所有手续办完后,又已是下午四点多了,当然这一晚,仁德还得继续将已逐渐沉迷在性爱肉欲的贵美,调教的更彻底,而且在旁敲侧击中也了解到贵美当初和公公发生第一次肉体关系的原由。

再隔天的早上,也许知道回到山上就有得忙,贵美一醒来就迫不急待的将还在睡梦中的仁德那半软不硬的大肉棒含在嘴里吞吐着,仁德被弄醒后,两人乾柴烈火般,仁德又用他的大肉棍让贵美下面的小嘴饱食一顿;两人稍稍休息后,才匆匆的离开旅馆,搭上早上十点正,返回山上的大公车。

两个人下公车后,又走路回到家里时,已经是傍晚五点多了,丽香和健民两兄弟正在准备晚饭,看见他俩回来了,丽香指挥着两兄弟忙里忙外的,两兄弟唯唯诺诺却满脸心甘情愿;贵美看到才分开几天的女儿变的这么成熟懂事了,心里直觉的高兴,却没想到其他的。

五个人吃完饭后,仁德一本正经的说:「这次我和贵美下山办事,因为有些事耽搁了,所以迟到今天才赶回来,也耽搁了原来的预定进度,所以明天早上贵美要带着健民兄弟上山确认向政府承作的范围,并大约计算这次可以收成的山产种类和数量,以便估计要请多少人工,采收多少天。」「可是…我虽然知道界线的记号,但是没有实际去看过,只记得以前永林和他爸爸曾经去做界线的时候,好像三、四天才回来,我…你……」贵美有些埋怨的看着仁德。

「要三、四才能回来?那他们在山上怎么生活的?」仁德沈默了一下,好像想到什么,连忙的看着贵美。

「山上是不怕没吃的,而且听他们说,好像他们有盖四、五处的笋寮,里面可以过夜……」「但是现在变成你是承租人,而且记号只有你知道,所以这一次你还是要去,本来我也想去看看,但是我对山产产量不会估算,而且以后采收也要麻烦健民两兄弟,所以这次就让他俩跟你去。」仁德有些歉疚的向贵美眨眨眼。

这晚仁德仍然和健民两兄弟一起睡,毕竟永林才死去没几天,健民兄弟两人也还住家里,而且贵美也奔波了一天,人有点累,所以漱洗后就带着女儿丽香进房睡觉了。

第二天一大早,健民两兄弟就起来准备上山的配备和一些方便携带的食物;不知道昨晚仁德有对他们说些什么,当贵美出来后,两兄弟不时偷偷地看着贵美,兴奋的脸上中好像还包含着猥琐的眼神,因为天侯还很早,仁德和丽香还没起床;三个人吃完早饭后,再度检查一次须带的物品后,就朝住家后面的山坡前去。

贵美三人走后,不久仁德也从房间内出来,他走到庭院,抬头往山坡上看,看到山坡远处若隐若现的三个人影后,他才走进厨房吃早餐;吃完早饭后,他又回到房间内,不知道忙些什么。

大约经过一个多小时后,在房间里的仁德听到丽香在庭院里喂食家禽的吆喝声,他慢慢地走大厅外的屋檐下,微笑的向丽香说:「丽香,这几天妈妈和叔叔不在家,你年纪还这么小,就能把家里打理的这么好,实在不容易。」「仁德叔,人家年纪虽然小,但人家今年初就已经是大人了,而且你和妈妈下山那天,人家就变成真正的大人了。」丽香满脸得意洋洋的自跨着。

「喔,真的吗?你知道什么叫作大人?而且你的说大人和真正的大人有什么不一样呢?」仁德虽然昨晚已经听完健民两兄弟说过,但还是假装不知道。

「今年初人家下面尿尿的地方流血了,妈妈说那是月经来了,妈妈说女孩子月经来了,就是变成大人了。后来有几次我晚上半夜起来,看见睡在旁边的阿公或爸爸把他们的小鸟插进妈妈尿尿的地方,我问阿公,阿公说他们在做大人喜欢做的事,我跟阿公说,我也是大人了,可是阿公说女人没跟男人做过那种事,就不是真正的大人。……」「丽香,你说我和妈妈下山那天,你就变成真正的大人,你是和……」「就是健民哥和健和哥让我变成真正的大人呀。」丽香洋洋得意的说。

「你用什么办法让他们愿意和你做大人喜欢做的那些事呢?」「因为那天我问他们说什么情形会让男人和女人做大人喜欢做的事情?他们说男人爱女人的时候就会和女人做那种事;然后,我就故意问他们要不要爱我,他们果然就上当了,虽然他们说女孩子要变成真正的大人,第一次会很痛,但我不怕痛,而且第一次他们也很温柔,所以最后就只好让我变成真正的大人了,……」「那仁德叔也爱你,是不是也可以和你做大人喜欢做的事呢?」「可是听健民哥说,你在爱妈妈,所以你们下山后,一定会常常做那件事,你怎么又要爱我呢?」「你妈妈爱你爸爸,但也爱你阿公,而且也爱我,也许今天和健民兄弟上山这几天,也会爱他们两个人,为什么你妈妈可以爱很多男人,男人就不能爱很多女人呢?而且女人有很多男人爱,才能证明这女人长得很美丽,同样的,男人如果很有本领,也会很多女人爱他。……」「仁德叔,你很有本领吗?」

「是呀,我最大的本领就是和女人做那件事的时侯。」「仁德叔,你可以证明给我看吗?」

「……」

「……」

再说贵美带着健民和健和沿着林间小路,贵美一边确认界线记号后,两兄弟一边统计各类果树及预估最近可采收的果实产量,就这样走走停停,中午时,三个人就在附近摘采些野生的蔬果搭配着从家里带来的腌制食物烹煮后,简单的解决了午饭。

午饭后,三个人稍稍休息一下,又继续确认界线和预估采收产量的工作。接近黄昏时,三个人发现树林里隐隐约约中有一间由竹子和茅草盖成的房子,三个人连忙朝着房子方向前进,不久三个人就很清楚的看见房子了;整间房子是用竹柱支撑盖成的,房子两侧的屋檐很长,一边的屋檐下堆放着木材、树枝等燃料和一座土砖作的大灶,灶上有个大铁锅和几个小铁锅;另一边的屋檐下堆放着许多大小不一的竹篮。

三人打开由竹片和茅草做成的房门走进屋里,房子里也是用竹片和茅草当作墙壁,间隔成两间,走进房门这一间摆着一张竹桌和几张竹椅,应该是客厅兼作饭厅,客厅和内间的竹柱上有一个小木架,上面摆放着一座油灯和几只蜡烛;再走进竹柱做成的门框后,里面是由竹条和木板搭建的床铺,床角边堆放一个大防水塑胶袋,里面装的应该是寝具。

贵美吩咐两兄弟去烧水和做饭,自己也赶紧将床上的寝袋打开,拿着里面的棉被和毛毯挂到堆放竹篮的屋檐下去除霉味;不久,天色渐渐昏暗了,健民烧好水后先洗完澡,健和将晚饭摆放在竹桌上,也接着去洗澡,贵美将棉被和毛毯收回床上后,才接着去洗澡。

贵美洗完澡,回到屋里时,因为山上的温度比较寒冷,两兄弟已经一边吃饭一边喝起酒来,健民也倒了一小杯酒放在她的桌前;健和看到贵美吃过几口饭菜后,仍未喝酒,就说:「贵美姊,山上的夜晚很冷,喝些酒睡觉比较不会冷呀!」贵美听了,脸上突然泛红,她吱吱呜呜的不知道如何解释,健民看她满脸羞红,就藉着酒意坐到她旁边,强灌了她一杯酒,还说:「贵美姊,山上人家哪有不喝酒的?大家都是自己人,不必有什么顾忌的。」说完,又叫弟弟再倒一杯来;贵美有苦却说不出,又被强灌了一杯酒后,健民才回座位和弟弟猜起酒拳了。

不久,贵美满脸酡红,呼吸开始变得急促,坐在椅子上不安地扭动着,她勉强的站起来,走进房里爬上床后,终於忍不住的呻吟、全身扭摆着,她不自主地拉下裤子,将手伸到小腹下不停的搓揉着可,嘴里也不由得发出饥渴般的呻吟声……正在喝酒的两兄弟看到贵美忸怩难安的走进房间后,相视淫笑的放下酒杯,随后走入房间内,看到欲火焚身的贵美,几乎身无寸缕,两手在自己丰满的双乳和肥沃的阴阜上不断搓揉时,两人快速的脱掉衣服爬到床上,健民一手握住贵美右边的乳房捏揉着,一手扶着早已粗长又硬的大肉棍插进贵美早已淫水直流的肉屄内,开始用力的抽插起来;而健和则跪坐在贵美的脸旁,一只手握住贵美左边的乳头捏捻着,一只手握着粗硬的肉棍塞进贵美呻吟的嘴巴里慢慢地抽插着;两兄弟不停地抚弄着贵美全身的敏感部位,让贵美高潮不断的来临。

兄弟俩很有默契的,一人在上,一人在下,当粗长的肉棍在阴道深处喷发浓浓的精液后,两人就互换位置,然后又是一轮新的抽插开始;整夜兄弟俩就像不知疲倦的性兽,不停的变化姿势玩弄着早已瘫软如烂泥的贵美,直到黎明前才抱在一起入睡……贵美从睡梦中醒来时,感觉全身仍然瘫软无力,她发现盖在棉被里的自己趴睡在两个男人的身上,睡在自己下半身下男人粗大的肉棍,仍然留在自己的阴道内;自己肩膀上却贴靠在另一个男人的肚皮上,而自己的手还握着他那半硬不软的肉棍靠在嘴边,自己丰满的双乳和背部也被两个男人分别的握抚着;她馍糊的想起昨晚酒后淫靡的情形,不禁脸红的想爬起来。

贵美的举动让似乎刚睡醒的兄弟又默契的将她翻倒在床上,健民插在贵美阴道内的肉棍又膨胀而变的粗长坚硬的开始慢慢地抽插起来,双手握住她丰满不停的捏揉,他淫笑的说:「贵美姊,没想到喝酒后的你是这么淫荡,这几天就让我们兄弟好好的伺候你吧!」而骑在她肩膀上的健和一只手抱着她的头,一只手抓着贵美另一只手,也开始抽动着插在嘴里粗硬的肉棍,淫笑着说:「是呀是呀,贵美姊,我和哥哥一定会让你天天过足瘾的。」贵美上上下两张嘴被塞的满满的,只能不断扭动着身体,让两兄弟似乎更兴奋的抽插着,不久贵美的高潮又让她无力的任由两兄弟尽情的玩弄着不同的姿势。

两兄弟足足的在贵美上下两张嘴里各喷发了一次,才心满意足的躺在她两侧,贪婪的用手在她身上抚摸捏揉着……贵美被两兄弟不停的挑逗说笑,看着这两个几乎比自己年纪少了十岁上下的年轻兄弟,渐渐地也放开心怀,三个人休息了一阵后,相互调笑的穿好衣服,走出屋外,看天侯大约已经午后两、三点了。

贵美理所当然的吩咐两兄弟去烧水、煮饭,然后两男一女又嘻嘻闹闹的洗个鸳鸯澡后,再说说笑笑的吃着不知是午饭或是晚餐,吃完饭后,看天际又将黄昏,三个人就在附近一边摘采一些当令水果,一边相互聊天说笑,当然这一夜晚已经驾轻就熟的贵美,在清醒状态抛开禁忌,真正美美的享受着两个男人用年轻壮健的肉体,尽情抚慰着她成熟饥渴的娇媚躯体。

原来估计三、四天的工作行程,结果三个人在第八天午后才迤迤回到家里,这几天,由於两兄弟逐渐的迷恋着贵美那成熟妇人的娇媚风韵,不仅说出他们兄弟俩人已将丽香变成真正的女人,两兄弟还信誓旦旦的向贵美保证,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这辈子两兄弟一定会承担起照顾母女的责任。

贵美听到两兄弟的告白,虽然觉得母女都和两兄弟发生不伦的肉体关系有些尴尬,但又想起自己和自己的父亲、兄弟以及永林父子多人的过往历史,倒也没什么特别的排斥心态,更何况这些日子来年轻力壮的两兄弟,在床上令她爱不释手的超级体力,对将进入狼虎之年的她有如棋逢对手般的淋漓畅快。

三个人边走边聊的走进庭院,却没看到看到仁德或丽香的人影,贵美急忙的在前走进入屋里,她好像听到丽香的声音从仁德的房间内传出来,她焦急的走入仁德的房里,却看到丽香全身赤裸的趴跪在仁德双腿间,两手还不停的套弄着仁德早已萎缩下垂的肉棍和松软的的卵蛋,嘴里还嘟嘟囔囔的说:「喂,大色狼,你不是说还可以再一次吗?怎么像条死蛇了,……」而全身赤裸的仁德却躺在床上,紧闭着双眼,脸色一片惨白,全身不停的痉挛抽慉着……随后走进来的两兄弟连忙上床,健和将丽香抱起,健民则用力的在仁德的腰部软肉拧了几下后,仁德的全身的痉挛抽慉才渐渐停止;健民回头向贵美说:「贵美姊,仁德刚才差一点就被丽香弄的精尽人亡,我和健和得赶快送他下山医治。」贵美和丽香眼看健民兄弟将气息微弱而仍在昏迷中的仁德,用竹竿做成简易的担架扛离庭院后,贵美才向丽香问起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丽香向妈妈说:贵美和仁德下山那天,她就和健民两兄弟发生肉体关系,所以两兄弟那几天就告诉她,爸爸死去那天,健民去通报村长回来的途中,遇见仁德时,仁德在路上私下就不断的向健民打听永林一家的情况,而且当晚仁德和健民兄弟睡在一个房间里的时候,仁德向健民兄弟表示,只要两兄弟和他配合,三个人可以母女通吃,甚至承诺以后每年每季山产采收贩卖后可以分一些利润给他们。

丽香又说:以前阿公和爸爸就常常告诉她,深山里的人家,因为生命无常,所以不必太顾忌外面都市人的看法,只要让自己每天生活过的快乐就好,但是也不要被外面的人卖了,还帮人家数钱;所以当仁德说他是爸爸的好朋友时,她就觉得怪怪的,因为以前阿公和爸爸都会告诉她认识了哪些人,可是就没有仁德的名字。但是爸爸发生意外时,健民兄弟却很热心的帮助妈妈,他们兄弟是深山里的人家,深山里的女人早晚都要有男人的,所以仁德带妈妈下山时,她才故意和健民兄弟发生肉体关系,她感觉自从阿公死去后,虽然还有爸爸,但是妈妈有时候好像很孤单,她觉得以后若有健民兄弟陪伴母女一起生活,妈妈会快乐一些。

贵美听到丽香的话,脸上有些羞红,但又想起以前和永林父子的情景以及这几天健民兄弟让她能尽情享受女人本能真正的快乐时,她停顿了一下才又问女儿用什么方法会让仁德变成这样的下场。

丽香向妈妈说:妈妈和健民兄弟上山那一天,仁德开始要欺骗她时,她就想到如何应付仁德的办法了。所以仁德向她夸耀着他自己的本领是在女人身上时,她就要仁德先展示给她看,然后和仁德上床让仁德吃点小甜头后向仁德说,她也很喜欢和仁德做,但是年纪太小,身体不堪承受,所以只能用嘴或手为仁德服务,只要仁德喷发三次后,她才让仁德插进身体里一次。

丽香想到这几天仁德的窘态时笑着说:「妈妈,仁德这个大坏蛋第一天还洋洋得意的把我玩的很高兴,没想到第二天到傍晚他才喷三次就不行了,那晚我引诱他,他才说他每次要吃药才能做,后来几天他都是靠吃药来支撑的;本来你们上山的第五天,他没药吃,就想离开了,但是我说我一个人会怕,而且我已经离不开他了,又将他缠在床上,让他吃点甜头,他才走不了。」「仁德这坏人昨天就几乎下不了床,所以就换我玩他了,妈妈,其实他那根大肉棍,软软的时候塞进身体里也很舒服,而且让他喷在里面的感觉也很有趣。……」贵美听到女儿越说越不堪入耳,赶紧的用其他的事情问她,丽香才没有再谈到仁德的问题,而贵美对她和仁德下山那几天发生的不伦遭遇也才恍然大悟。

当天晚上贵美和丽香母女躺在床上睡觉前,贵美有些不好意思的又问丽香对两兄弟的感觉时,丽香毫无禁忌的说:「妈妈,那一天早上健民哥第一次插入我的身体时,感觉很痛,可是他们两人不停的吻着我的嘴和乳房,让我觉得很兴奋,而且有健和哥很温柔不断的安慰,所以到最后我只觉得很舒服,而且当最后健民哥在我身体里喷发时,让我感觉好像腾云驾雾般的快活,所以那一天下午和健和哥做的时侯,就没什么痛了,只觉得男人那东西在身体进进出出的时侯,真的很舒服,难怪你和阿公和爸爸那么喜欢做那种事,妈妈,假如天天都有男人疼爱,我觉得当女人真的很快乐,……」「丽香,你……」贵美不知道怎么再说下去,不过想一想,倒是觉得在某一方面丽香也没说错,女人只要能放开世俗的礼教约束,善用自己的身体,生活应该会很快乐。

健民和健和两兄弟,从那天送仁德下山后,就没有回来了,贵美和丽香在家里等了四天,从第二天的期待到第四天晚上睡觉时,变的有些失望,母女俩对两兄弟开始抱怨着:全天下的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吃乾抹净后,就不见回头,……第五天中午,母女刚刚吃完午饭后,却隐隐约约听到远处传来两兄弟的谈话声,母女俩连忙的走到庭院外,看见小径远处两兄弟逐渐走来,丽香抛下贵美,快步的跑过去;过了一会儿,贵美看见丽香两手攀在健民的肩膀上,两腿盘在健民的腰,健民两手托着丽香的臀部上,丽香还时不时用嘴亲吻着健民的脸颊或扭着身体在健民的胸怀磨蹭着。

两兄弟和丽香走到贵美前,健和看着贵美傻呵呵的笑着说:「贵美姊,对不起,因为发生了一些事情,所以迟了几天才回来。」贵美脸上有些发红的瞪了他一眼,刚要开口,挂在健民身上的丽香却嚷嚷着:「妈妈,他们还没吃午饭呢?」贵美没办法,只好在健和的手臂上拧了一下说:「还没吃饭,也不会早说,就只会傻笑,在这里不怕碍眼吗?走啦,跟我进去,我再弄给你们吃的。」说完就拉着健和的手走进厨房。

进了厨房里,健和从后面将贵美抱进怀里,将脸贴在贵美脸颊上,笑着说:「贵美姊,这几天会不会想我们?我和哥哥好想你们!」贵美满脸羞红的,又在他的手背上轻轻拧了一下说:「谁才会想你们,你们最好都不要再回来,我们母女最清静。」可是整个人却贴在健和的胸怀里吃吃的笑。

健和将贵美转向和他相对后,让贵美丰满的乳房紧紧贴在他的胸前,吻着贵美的嘴唇后笑着说:「可是我们兄弟却离不开你们了。」「好了好了,赶了半天的路,也累了,你去客厅坐一下,人家赶快弄点吃的,给你们兄弟吃,什么事吃过了再说吧」贵美羞赧的回了一个吻后,轻轻地推了他一下。

两兄弟吃过午饭后,和母女俩坐在屋檐下,丽香却又赖在健和的怀里,健民将贵美紧紧的抱坐在他的大腿上,贵美尴尬的想挣脱,却又抱的更紧,贵美只好娇羞的捶了他几下。

两兄弟七嘴八舌的说起这些天的情形:原来那天两兄弟扛着仁德赶下山后,也许仁德命不该绝,在候车亭等了一下,刚好有辆计程车载客到附近后要回去,两兄弟连忙带着仁德坐上计程车去到乡镇,两人将仁德送进医院,经过医院抢救后,仁德终於稍稍清醒过来,当晚两兄弟就留在病房轮流照顾了一整夜,本来兄弟俩准备仁德确实醒来后就回山上,没想到隔天快中午的时候,有两个警察到医院来,问起仁德的事情,问完又请他们两兄弟回警局做笔录,详细的问兄弟两人和仁德何时认识、认识多久、交情是否深厚等一堆问题,最后确定兄弟和仁德所犯的事没什么关联后,又要兄弟两人暂时留在医院等仁德醒来后事情了结后才能离开。

两兄弟在确认两人都没事了,才向警方询问有关仁德所犯事的情形。根据警方透露的信息是仁德常常藉着自称是山产的仲介到各城市的山区诈骗,如果遇到家里只有女人当家时,除了骗财外还会骗色,最后让对方人财两输后就溜走;尤其这两年已经有几个不甘受骗的人向警方报案了,而警方也早就在追查他的踪迹。这次警方能找到他,是仁德进入医院住院后,医院里一位护理人员回家时,把仁德的病状当作笑谈,说给当警察的丈夫听,他丈夫也多事的去医院问清楚仁德的长像和资料,现在警方只等仁德醒来后确认清楚,就可以将他绳之以法。

两兄弟听完警方的答覆后,只好乖乖留在市区等候。仁德是在两兄弟回山上的前一天上午才完全醒来,仁德一醒来,看见警方守在病床边,就知道东窗事发了,所以只好把自己做过的坏事都说出来,后来听到警方说要用重大诈欺累犯的罪刑移送法办的时候,又吓的晕迷了,结果到傍晚时分却停止了呼吸,真真正正的是吓死了。

健民和健和像贵美母女说完两兄弟迟归的原因和仁德的结局后,也将近傍晚了;丽香高兴的说坏人最后终於恶有恶报了,但贵美却脸色有些低潮的沈默不语。

晚饭后,贵美洗完澡后,向两兄弟说她身体有些不舒服,自己想早点睡,要丽香陪两兄弟聊聊天,自己就走进房间了。

贵美进入房里后,躺在床上眼中的泪水却不停的流下来,她为自己和仁德下山那几天的荒唐感觉耻辱,她想健民兄弟一定会瞧不起她,她不知道今后该如何面对健民和健和两兄弟和女儿丽香,她在哭泣中疲倦的睡着了……睡梦中,贵美感觉自己被男人拥入怀里,男人吻着她仍然含着泪水的双眼,吻着她的额头、脸颊,最后吻着她的双唇,她从睡梦中醒来,在黑暗中看见是健和将她抱在怀里的,健和看见她醒来后,还没有等到她开口,就微笑的对她说:「贵美姊,我们都被仁德骗过,所以你不要自责,我和哥哥在山上就跟你保证了,我们兄弟会陪伴你们母女过一生,会向你们母女负责任……」「可是……」

「妈妈,不要担心,如果他们兄弟想欺负你,我们就不让他们上床。」女儿丽香的声音从贵美的背后传过来,贵美转头一看,却看到女儿全身赤裸裸的趴在健民的身上,女儿满脸春情,腰部还缓缓地扭动;全身也是赤裸裸的健民,两手还捏着丽香刚突起如包子大小的乳房上轻轻地搓揉,……贵美从未看过如此淫靡的场面,更何况趴在男人身上的是自己和女儿,刹那间她满脸羞红的回过头来,这时抱着她的健和将她压在床上,掀起她的上衣套住她的头和手后,张看嘴含着她丰满的乳房,两手一边剥除她下身的裤子,一边不停的抚摸她的敏感部位……贵美欲拒还迎的挣扎着,耳边却已听到旁边丽香毫无禁忌的娇媚叫春声,让她也逐渐瘫软的任由健和的双手在她身上肆虐着:当旁边传来女儿高潮的呻吟声时,健和粗硬的肉棍也插入她的肉屄内,让她也不自主的发出娇媚的呻吟声。整个夜晚,一对母女和两兄弟,在山中的房间内,抛弃人类自以为是的文明禁忌,相互交缠,演绎着生物本能中延续种族生命的淫乱戏码……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