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意淫强奸

迷信的双胞胎姐妹


秋雨绵绵,有些阴冷,这注定是一个不寻常的日子。我开着车,车内打着暖风,显得很温馨。车后面坐着两个十 七岁的女孩,是一对双胞胎姐妹,焦急地看着雾气朦胧的山路,满面愁容。我们谁都没有说话,只听到车颠簸在坑洼不平路上。

两个女孩是老杨的女儿,大的叫杨兰,小的叫杨红,是本县高 三的学生。都长得细皮嫩肉,五官端正,圆圆的脸上透露着即成熟又稚嫩,红红的嘴唇,洁白的牙齿,看着是那么的迷人。

老杨的妻子病了,高烧不退,被病魔折磨的胡说八道,总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一会说已故的爸爸来了,一会又说自己是魔王附体。老杨一向迷信,认为这是被鬼迷住了,也不去医院,非要找先生驱魔。于是,求我开车到黄家凹,请当地着名的黄大仙。

经过一路颠簸,车终于到了黄家凹。拐过几个弯,就到了黄大仙家门口。黄大仙的家和普通庄稼院一样,有一个很大的院套,整齐的红砖铺的路面,被雨水冲洗的干干净净,从院子门口一直通向房门。平时,门庭若市的院子,因这场秋雨冷清了很多,只有两三个人在外面等着。

「到了,就是这家。」我把车停在大门口,直接能看到房子的窗户,才回头对姐俩说。

姐俩答应一声下了车,朝院子里走去。

姐俩穿的永远是一样的,杏黄色的鸭绒服,洗的发白的牛仔裤,脚上白色休闲运动鞋,都是长发披肩,在绵绵秋雨中飘逸着。我看着两个苗条的身段,包裹在衣服里的圆圆屁股,情不自禁的咽着口水,下面的鸡巴开始不听话的在裤子里坚硬。

老杨是我最好的朋友,这两个女孩是在我看着长大,从小经常在我怀里玩耍。

当时我没有什么邪念,还把她俩当成了自己的女儿。可在孩子十 五岁的时候,她们不但长高了,并且发育良好,胸前凸起,屁股也大了,很有女人的味道。我的心开始活动了,总是偷看。

当时,我已经离婚,正是需要女人时候,并且又回复到手淫阶段。大家都知道,手淫都是要幻想的,而我幻想的对象就是她俩。随着时间的推移,姐俩长的更加成熟,并且更加漂亮。我的手淫更加频繁,有增无减,竟然达到欲罢不能的境界。

终于看到姐俩走进屋子里,我才从车里下来,打着一把伞,站在车门边,这是个最显眼的地方,屋子里顺着窗户正好能看到我。

昨天傍晚,老杨求我今天开车跑一趟,让他两个女儿来请黄大仙驱邪。我立即计上心来,趁着夜色来到了黄家凹,找到了黄大仙。我告诉他明天有两个女孩来请他,求他如此如此,这般这般的说。起初,黄大仙坚决地摇着头,后来看到我放在桌子的钱,才眼冒绿光,说:「好吧,钱我收下了,照你说的办,事成与不成和我没有关系。」我虽然站在外面,但屋里的对话我已经知道大概了。姐俩刚进屋,黄大仙一定能说出她们名字、家庭人员,当然还有母亲有病的事。这些都是我告诉的。姐俩一定深信不疑。接下来黄大仙会说她的妈妈的病,是什么妖魔缠身,吓得姐俩六神无主,请黄大仙前去驱魔。然后,黄大仙就会按着我的话说一番,说出自己不能驱邪的理由,然后辞别姐俩。这是我的一条妙计,专等着姐俩钻入圈套。

两个多小时过去了,姐俩终于走了出来,并没有着急回到车上,而是站在门口商议着什么,不时的还张望着我。我知道,两个人正在商议着一件难以启齿的事情,我心中暗喜,知道计划已经成功一半了。最后,姐俩好像是下定什么决心,眼中流露出毅然决然的样子,挪动着袅袅身姿朝我的车走来,四只眼睛紧紧的看着我。

「怎么,请不动大仙吗?」我明知故问。暗想:你俩如果真的把黄大仙请出来,我的戏就没了。

「不,大仙教会我们如何驱魔了。」杨红说完,拉开车门「叔叔,走吧。」姐俩表情很庄重,一丝笑容也没有,分左右上了车,仍然坐在后面。

「哦。」我也上车,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发动车,车身徐徐向前移动。

「难怪大家都叫他是大仙,算的真准。叔叔,我们刚进屋,他就能叫出我俩的名字,还算出我妈有病,真神了。」杨兰在车后面赞不绝口。

「哼,瞎猫碰上死耗子,蒙的吧?」我装作不屑一顾的样子,说。

「不是的叔叔,人家看到你在大门口站着,还把你的名字说出来了呢。」杨红争辩着,证明杨兰不是在说谎。

「啊,这么神啊!」我故作惊讶,其实心里暗笑,这些都是我昨晚告诉他的,还能算不准?

「真的,太神了。」姐俩已经对黄大仙的法术深信不疑了。

「他没说怎么驱魔吗?」我问。

「说了……」老半天杨兰说,可说到一半,让杨红拦住了。

车开出黄家凹,在山路上继续颠簸着。这时,雨越下越大,我把雨刷器打到二档,刚把玻璃刷干净,又落上雨滴,一会清楚,一会朦胧。

「叔叔,想问你一个问题。」杨兰把身子趴在我靠背上问。

「什么?」我头也不回,继续看着崎岖不平的山路。

「你离婚这么多年,怎么不给我找一个婶子呢?」杨兰好像是开玩笑的问。

「是啊,我小弟也缺母爱。」杨红添油加醋,好像是很关心我。

「傻孩子,有些事情你们不懂。叔叔现在正要办一件大事,如果给你们找了婶子,我的事就办不成了。」这话正是我计策中的一部分,必须要有这个经过。

「我知道你正在修炼仙道,对不?」杨红嘴快。但这已是我预料之中,她一定会这样问的。

「啊?」我故作惊慌「你们是怎么知道的?我可没对任何人说过。」我瞪大眼睛,回头看了一眼俊俏的姐俩。

「黄大仙算出来的。」姐俩异口同声的说。

此时我满脸的愤怒,骂了几句黄大仙,然后说:「都是仙道之人,何必要暴露我,真不讲规矩。」然后神秘的对姐俩说:「这事不要张扬出去,如果外人知道了,叔叔就前功尽弃了。」「我们不会说出去的。」姐俩还是异口同声,语音里显出了兴奋。

车子继续向前走,因为道路很泥泞,车子很艰难。此时,姐俩不再说话。我从反光镜里看到,姐俩相互使着眼色,好像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在那决定是谁先说。我假装什么都没看到,仍然专心的开着车,若无其事的把音响打开,是凤凰传奇的歌曲。

「叔叔,你和我爸是好朋友吧?」杨兰好像费了好大的力气才问出这句话。

「当然了,从小到大的好朋友。」我笑着回答。

「那就是说,我爸爸有什么事,叔叔你肯定能帮忙了?」杨红借着梯子上墙的问。

「当然了,叔叔只有你爸爸这一个知心朋友,要我做什么,叔叔都会肝脑涂地的。」我故意把话说的很绝。

「一会到你家。」杨红说,好像命令一样。

「到我家干什么?」我问。

「黄大仙说你家有神符,让我们去取。」杨兰说。

「胡说八道,我家哪有什么神符?」我说。

「叔叔走吧,到你家你就知道了。」杨兰还要说话,但被杨红抢先说了,然后给杨兰使了个眼色,杨兰马上把嘴闭上。

「好吧。」车已经进了县城,我把车一拐,直接奔我家驶去:「到了我家,有什么神符尽管拿,只要能救你妈妈,就是要叔叔的命都行。」这时,车已经开到我家的楼下。

「真的吗叔叔?」杨兰问。

「到时候,叔叔你可别舍不得啊。」杨红跟上一句,开门下了车。

「好啊,上楼。」我把车门锁好,在前面走着,姐俩在后面跟着。

「叔叔,你发誓,我们到你家取什么都行。」看来杨兰还是有些不放心。

「你爸是我最好的朋友,到我家拿什么不行?还非要发誓?」我漫不经心的拿出钥匙开门。

「不,叔叔,非要你发誓。」杨红拦住我,说。

「好,好,叔叔发誓,今天如果你俩拿不走神符,我就天打五雷轰。」说完,我推开杨红那嫩嫩的小手打开门,走了进去,姐俩也跟了进来。我往屋子中间一站,故意掐着腰,装作若无其事的说:「要拿什么,自己去拿吧。」「叔叔。」突然姐俩双双跪倒在地,异口同声的叫着我,美丽的大眼睛期盼的看着我,眼圈都有些发红,眼泪直打转,马上就要流出来。

「孩子,你们这是干什么?快快起来。」我惊慌失措的去搀扶两人。

「叔叔,我们是来取神符的,而这神符你肯定不愿意给的。」杨红说完,眼泪流了出来。

「叔叔,你要是不给我们神符,我们就跪在这里不起来了。」杨兰也流出眼泪。

看着姐俩是这样的虔诚,我清楚的知道,我的计划已经百分之百的成功了,不禁心中暗自欢喜。但此时,我仍然要装模作样,说:「孩子快起来,既然黄大仙算出我家有神符,就快去拿来,好给你妈妈驱魔,我是你爸爸的好朋友,拿什么都行。」「可是……」杨兰欲言又止。

「神符在叔叔的体内……」杨红补充,但也说了一半,脸红的就像春天里的桃花。

我装作恍然大悟,「啊」了一声说:「我明白了你们要什么了。」然后一转身说:「不行,这是我成仙作佛的资本,放出去就前功尽弃了。」走进卧室指着远方大骂:「黄大仙,我肏你妈。我知道现在我功力不如你,你也不用这样害我啊。」姐俩跪行来到屋里,一人抱住我一条腿,哀求着:「叔叔,你就救救我妈妈吧。黄大仙算了,也就是你,才能救我的妈妈,别人都不行。」见我站着不动,又说:「叔叔,我知道,你破身了就当不了神仙了。可我们是要救妈妈啊。」哭的很真切。

「孩子,你们听我说……」「不听不听,叔叔刚才说,为了救我妈妈,能肝脑涂地,要你的命都行,并且还发过誓的,怎么现在说话不算数了。」姐俩抱住我的大腿就是不放,哭成了两个泪人。

我装作苦思冥想,脸型嫉妒夸张,眉头也皱了一个大疙瘩。想了好一会,才做出一个豁出去的表情,说:「好吧,为了救你的妈妈,我愿意。」我说「我愿意」的时候声音很大,好像于世诀别的样子,一屁股坐在床上,顺势倒了下去,把两只眼睛紧紧的闭上。

「谢谢叔叔。」两个人说完,就扑到我身上来。杨红坐在床边,用两只小手死死的压着我双肩,生怕我反悔。而杨兰在下面笨手笨脚的解开我的裤腰带,把裤子连同裤衩一起拉倒我膝盖下。

面对着这两个双胞胎,美丽的小姐俩,我怎么也控制不住,鸡巴早就挺立起来。

「不,你们听我说……」我装作要起身。

「不,叔叔。」杨红死死的压住我。

可问题来了。这小姐俩都是十 七岁,并没有接触过男人,就连撸都不会。杨兰在那里看着,等着我射精,还不时的哀求着:「叔叔,快把神符给我吧。」杨红一边死死的按住我,也在哀求着,求我放出神符回家救妈妈,泪水从脸上流下来,落在我的脸上。

其实,我也急个够呛,可叹两个小丫头什么都不懂,我怎么能射精?我握住杨兰的手,说:「你这样。」杨兰撸了一下,说:「对,黄大仙说,让我们自己动手的。」说完,开始撸起来。

说实在的,杨兰不像那些有经验的女人,她撸鸡巴的手没有轻重,有时候给我撸的有些疼,所以我的精子迟迟射不出来。姐俩又哀求,让我早些放出神符。

我才装作不情愿的样子告诉她,要轻点撸,有些节奏。结果,在十分钟后,我终于射了。

「神符出来了。」杨兰欢天喜地起来。

「什么样的?让我看看。」杨红松开我,回头看。

当时,我射的很多,大多数都在我肚皮上,有的还射在杨兰的脸上和头发上。

只见姐俩都用手指,慢慢的把精子蘸着,一滴也没剩,都放在嘴里吃掉。因为黄大仙说了,她们俩都是半仙,如果吃了我的神符,就成了全仙,加在一起就是两个神仙,就可以回家给妈妈驱邪了。当然,这都是我的计策中所规划的。

大家一定要问,既然美丽的姐俩都迷信到这种程度了,为什么不直接肏,这样会更过瘾的。呵呵,我和大家想法不一样,我有一套完整的计划,要把这姐俩都变成我的性奴,这可要一点点来,中间不能放过任何经过,只有这样,才能完成我全部计划。

后来得知,姐俩体内有了我的神符,马上回到家里,按着黄大仙的旨意,又是唱又是跳的,给她妈妈驱魔。那天也赶上巧事,她妈妈的病真的减轻了,也明白了事理,不再胡说八道,这让姐俩更加深信不疑了。但是,关于吃我精子的事,姐俩没有对任何人说,因为黄大仙说,如果让第三个人知道了,叔叔的神符就会失效,到那时候,妈妈的病就不能好了。

第二天,姐俩又来我家。

「叔叔谢谢你,昨天我们回家施法术,我妈妈的病真的好转了。」进了门,姐俩就向我报喜。

「那就好,我没有白破身。」我尽量说的很轻松。

「可是叔叔,黄大仙说了,我们还得继续吃你的神符,才能把妈妈身上附体的鬼怪赶走。」杨红说。

「孩子,别那样了,你妈妈的病会好起来的。」我又装出反对的样子,其实鸡巴早就硬了。

「叔叔,救人要救到底,不能半途而废啊。」杨兰说。

「你们听叔叔说,昨天破身,叔叔还有解的方法,可第二次破身,叔叔就真不能成仙了。」我决心一定要把戏演好。

「动手。」这次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姐俩竟然主动攻击。杨兰一声令下后,首先扑上来。我没有防备,被推到在床上。杨兰死死的按住我肩膀,回头说:

「小妹动手。」杨红毫不客气,解我的裤带。

演戏也要演的像。我奋力挣扎着,但总是故意挣脱不了杨兰的双手。但是,我的手紧紧的拽住裤子,杨红脱不下去。

「叔叔,昨天你给我姐了,今天就给我呗?」杨红开始哀求。

「是啊叔叔,就给我小妹一次机会吧。」杨兰也在哀求。

我装出一副极度痛苦的样子,说:「不行啊,我修炼的功夫完啦。」但被杨兰按住了双手,下面的裤子被杨红解开,她把手直接伸进去,学着昨天杨兰的样子撸起来。我这次痛苦的叫一声,停止了反抗。事后,姐俩赞叹说黄大仙算的准,真和发展的事情是一样的。她们哪里知道,这是我和黄大仙商量好的?

这姐俩是双胞胎,长的一模一样,但细看还是有区别的。杨兰是老大,个子稍微高 一些,身体也稍微胖一些,也就是说奶子也大一些,屁股也大一些。所以,我平时总是喜欢杨兰多一点。此时,杨兰距离我那么近,清楚的看到毛衣内奶子微微晃悠,我开始心潮澎湃。

「我摸摸行吗?」我一只手,隔着衣服,按在那大大的奶子上,问。

「嗯。」杨兰点头同意,看来为了给妈妈驱魔,她们都豁出去了。

令我兴奋不已的是,就是这个动作,以后成了杨红的把柄。也成了我由浅入深的契机,直至把这姐俩变成了我的性奴。

「叔叔,我们知道,你破两回身子,就不能当神仙了,以后就专心为我们服务吧。」姐俩吃完精子,很自豪的对我说。

当然,我还要装作很痛苦的样子说:「你俩把我害苦了。」过了一天,姐俩准时来到我家。这回,我也不反抗了,主动的倒在床上,等待着姐俩给我手淫。现在的我,绝不着急,我知道这两个小 女孩早晚会成为我身下之物。

「姐,黄大仙算的真准,说第三次取神符的时候,叔叔会主动的倒下的。」杨红说。

我心里好笑,这都是我的计划之内的项目,目的就是让你们这姐俩深信不疑的。

「叔叔,昨天你摸我姐了,今天为什么不摸我?」杨红撅着嘴说。

「孩子,我和你爸是好朋友,我不能这样做。」此时,我装的很正经。

「不行,你摸我姐了,今天就要摸我。」杨红说完话,硬把我的手按在她的奶子上。

杨红的奶子没有杨兰的大,如果说杨兰的奶子是大号饭碗,杨红的奶子也就是中号饭碗。但有一点,姐俩相比较,杨兰长的小巧玲珑,也比姐姐漂亮一些。

我这里摸着奶子,下面有人给我手淫,又都长的这样漂亮,还是双胞胎姐妹,我就是不想射精都难。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先和杨兰亲嘴了,第二天就要和杨红亲嘴,要不杨红就不高兴。过一天我摸杨兰的屁股了,那么再过一天,我也要摸杨红的屁股,要不杨红就挑理。杨红是一个从来不吃亏的姑娘,我摸她姐姐哪里,她都会要求我摸哪里,从来不落下。这也是我计划的内容,我就是要慢慢的让姐俩适应我,死心塌地的做我性的奴隶。

转眼几天过去了,我的手伸进衣服里,肉贴着肉摸奶子;然后,又伸进裤子里摸屁股;再然后,我伸进裤子里摸阴道、摸阴毛。最后,要求姐俩先脱衣服,过几天再脱裤子,这姐俩才赤裸裸的展现在我的面前。

那天,是杨兰在下面给我手淫。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来,说:「反正你们俩都吃这神符的,不如我直接送你嘴里吧。」然后从床上站起来,把鸡巴直接插到杨兰的嘴里。然后,抱紧杨红,亲着嘴,摸着细嫩的身子,在杨兰的嘴里痛痛快快的射了一次。完成了第一次口交。

在看杨兰满嘴里的精子,往外直流。杨红连忙用手接住,往自己的嘴里放。

样子虽然有些恶心,但我看了很刺激。

「姐,嘴对嘴给我些。」杨红说。

于是,姐俩就嘴对嘴的,把我的精子来回吞吐,一幅美好的春图。

「叔叔,明天该把神符放在我嘴里了。」吃完了精子,杨红说。

「对,明天叔叔抱着我亲嘴。」杨兰说。

「唉。」我叹息一声,无可奈何的说:「我现在就是你俩的奴隶了。」「哈哈,谁让你是我爸的好朋友了。」姐俩笑的很开心,穿上衣服,回家给妈妈驱魔了。

这里,我必须说明一点,也让大家看我的忍耐性好不好。这两个多月来,姐俩都给我做口交了,但是,一次真正的做爱却没有。这是因为黄大仙算出来,必须要到第一场大雪,我才能和姐俩做爱,但必须先做杨兰,然后第二天是杨红。

为了把戏演的更好,我一直这样忍着,忍着。大家想想,如果放在你们,一对双胞胎姐妹都脱光了,还那么漂亮,谁能忍住?

终于,我日夜期盼的那天来到了。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来了,那场雪下的很大,整个世界都被覆盖,变成白皑皑一片,只有路上的行人看起来黑乎乎的。我在窗户里看到,姐俩深一脚浅一脚的朝我家走来,她们是那么的虔诚的来接受我性交的。

和往常一样,姐俩进屋后就脱下鸭绒大衣,露出苗条的身段,然后笑容可掬的叫声:「叔叔。」扑到我的怀里。我总是一左一右的抱住两人,两只手在两个屁股上摸索着,上面的三只嘴凑在一起,来回亲吻着。

「叔叔,想我们了吗?」每次总是杨红调皮的说。

「早就想了。你妈现在怎么样?」我每次都要这样的问一句。

「好多了,谢谢叔叔。」每次都是杨兰回答这句话。

现在,我们从手淫阶段已经变成多样化了,很多时候都要口交。今天是杨兰口交,经过这些日子的训练,姐俩口交技术都有长进了。

「我想……」我把鸡巴从杨兰的嘴里拿出来。

「叔叔,你想什么?」杨红搂着我的脖子问。

「我想……」说着话,我把杨兰扶起来,放倒在床上,掰开两条雪白的大腿,跪在中间,一只手扶着鸡巴,慢慢的插进阴道里。

「黄大仙算的真准啊。」杨红不禁赞叹一句。

「叔叔,我有点疼,你慢点。」杨兰开始呻吟。

「黄大仙怎么算的?」我明知故问,仍然往里插着。

「他说……下第一场雪……你会这样……哦……给我神符的。」杨兰一边呻吟一边说着。

「看起来,我的神功不如黄大仙啊。」我一边抽插一边叹息着。

「叔叔,我知道是我俩耽误了你成仙,对不起了,以后我们就像女儿一样对你好。」杨红紧紧的抱着我的腰,一边亲吻一边说。

这次做爱,我没有射在阴道里,而是射在杨兰雪白的肚皮上。毕竟是十 七岁的大姑娘了,发育一向正常,我怕她怀孕了。如果事情败露,就不说我和老杨找我拼命,我想离坐牢也不远了。在我体外排精的时候,我看到杨兰的阴道上有血,我知道,她的处女给我了。

第二天,我和杨红用同样的方法做爱了,从阴道上的血迹表明,也是个处女。

这次,我同样没有射阴道里,但体外排精的时候,是杨兰给我撸的。这引起杨红的不满,说明天她也要这样的撸。反正都是我舒服,你们姐俩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从此,我们性爱的方式又多了一样,就是真正生殖器的接触,真正的性交。

但一直也没有射进阴道里,都是体外排精。每次,姐俩都还和以前一样,把精子如数的吃下去。后来,我竟然发明了一个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到射精的时候,直接插到等待人的嘴里射。这样,嘴对嘴吃精的画面再次重演。

又过了一个月,第二天是该和杨兰做爱,临走前,我摸着那光滑的屁股说:

「你应该买避孕药了。」这证明一个新的时代要发生了,我要内射。

「为什么都是从我姐开始?」杨红抱怨起来。

「因为从你姐开始,才可以救你妈妈的命。」我摸着杨红刚肏完那湿漉漉的阴道,说。

「嗯,叔叔,只要能救妈妈的命,怎么做都行。」杨红说。

「小妹,别着急,过一天就是你的了。我会多买些避孕药的。」杨兰总是有姐姐的样,每次都这样劝说妹妹。

内射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我告诉姐俩,现在不用吃神符了,因为这样会持续一天的。至此,姐俩不用吃精子了。我这样做是有我的道理,因为每天都要亲嘴,毕竟吃过精子的嘴有点恶心。姐俩很同意我的做法,都说前一阵吃神符有点恶心,只是为了妈妈才强吃下的,现在好了。

但,很多时候,我为了寻求刺激,还是让姐俩吃精子的。我在她们心目中已经是神了,我说的话绝对服从。

真正的性交终于开始了,已经脱离了以前的顺序,我想和谁做爱就和谁做爱。

有时候,一天之内,我把姐俩都轮番肏一回。为了更加刺激,我还让姐俩上下倒在一起,这样我就不用挪动身子,跪在床上就可以肏到两个阴道。最刺激的还是姐俩69式,我从后面进入,倒在下面的舔着性交地方。还有很多姿势,我就不一一述说了。

人们一定要有疑问。你和老杨是好朋友,你把人家女儿干了,人家就没有一点察觉?

这一点我敢保证,老杨两口子连点风声都听不到。黄大仙和姐俩说过,如果这件事让第三个人知道了,她的妈妈就会死于非命,所以姐俩根本不会说出去的。

而我呢,也不是闲着没事想坐牢,把这事张扬出去。黄大仙那边我就更放心了,因为那次秋天下雨,造成山体滑坡,他永远不能说话了,这还省了许多钱,因为我答应他事成之后,再给他一万元。

而黄大仙死后,我在杨兰和杨红的心中就更是一个神了,我想做爱就做爱,想口交就口交,想肛交就肛交,完全变成了我的性奴。再说了,自从我把「神符」给了这姐俩后,她们的妈妈一次病也没有犯,姐俩怎么能对我不信任呢?

转眼十年都过去了,平时我和老杨还在一起喝酒,他老婆做的菜很可口,对我仍然很好。但是,姐俩已经长大,到了结婚的年龄。本来,姐俩要一心跟着我,不准备结婚,但在我的劝说下,都结婚了,我还帮着办理了婚事。当然,我们现在仍然在一起做爱,瞒着两个老公做爱,一点也没有引起怀疑。因为总是姐俩一起到我家里来,谁能怀疑呢?

但有一点,我现在已经五十七了,性欲真的大不如以前了,做爱也有些吃力。

所以,也不用姐俩天天来,只要一个星期来一回,我也就够发泄的了。而两个人结婚后,再也不用吃避孕药,我就直接射进阴道里就可以了。每次做完爱,姐俩都要说声:「谢谢叔叔。」而我还是那句老话:「谢什么,谁让我是你爸爸的好朋友了。」一句话就概述了我对老杨的真情实意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