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意淫强奸

绮梦黄粱


一、雪儿

雪儿是我高中的第一个女朋友,在处于青春萌动的年纪,我们爱的很疯狂,无论在人前还是在背后,我们都肆无忌惮的激吻、抚摸,看着我们的人有羡慕,有嫉妒,也有鄙视,但我们毫不在意,我们在意的,是对青春的享受。我并不爱她,她也不漂亮,实际上,在她向我表白的前一天,我仍未注意到班级里有这么一个人,与她在一起,完全是为了性。本以为她是一个开放的女孩,但没想到当我第一次试图进入她的身体的时候,发现她竟然还是一个处女,我止于此,没有更近一步,因为我不想负责任,在十五岁稚嫩的年纪,处女对于我来说还是一种责任。结果可想而知,我们仅热恋了3个月就分开了。分开之后的麻烦事接踵而至,她每天都会等我,甚至说不要我负责,随我怎么做都可以,只要不甩开她,从小到大,我从未被女孩子如此的迷恋过,可我怕了,怕她再陷进去,我真的不爱她。当我跟她说明我的想法的时候,她出奇的没有哭,或许泪已流干。她把对我的爱全部转化成了恨,她不停的与身边的好友们说我如何的下贱,但我总是默不作声。在高中剩下的日子里,我连她的面都不敢见,我愧对于她。发短信的人,会是她吗?

晚上的第一个梦,是关于她的。梦里的她还是高中时的稚嫩、可爱。

「是你吗?雪儿?」这是分手后我第一次和她说话。

「你过得好吗?」她没有回答我,这是一句不需要回答的话。

「还好,你来NJ做什么?」梦里的场景是在NJ。

「爱啊,呵,补上我们当年的遗憾。」她还是高中时一样的调皮。

一种熟悉的恐惧袭上心头,我慢慢的向后退着,突然转过头,不停的狂奔,我第一次发现,我是这么的怕她,怕面对她那双眼睛,那张脸。然而我无论怎么挣扎都躲不开她,越怕越躲不开,她,是我的梦魇。

场景一转,竟然回到了那次我们将要做爱的小公园,一样的黄昏,一样的夕阳,一样的女人,不一样的,只有已经不再年轻的我。

我像往常一样,将双手伸进她的运动衫中,解开她的胸罩,轻轻的抚摸着因兴奋而挺立的乳头。

「吻我。」雪儿是很敏感的,我熟知她身上每一个敏感地带,我亲吻着她的耳垂、脖子,她也随着我的亲吻而低声呻吟。

「明……嗯……」少女轻声叫着我的名字,小嘴对着我的耳朵呻吟,我的胯下好难受,裤子就像要被顶破了一般。雪儿轻笑一声,把双手伸到我的裤子里,紧握着我的肉棒。

「雪儿,我受不了了,我要!」我受不住她的挑逗,把她扑到在草地上。

「来吧……我的所有都是你的……」雪儿早已进入的状态,她一把拉下我的裤子,解开我的上衣,紧紧的抱着我。

我像发疯一样撕扯她的裤子,迫不及待的将龟头对准她的阴道,「雪儿,你是我的了!」随着我的低吼,腰部一用力,插进了十几年前就应该进入的蜜穴。

雪儿的表情随着我的插入而变化,她紧闭着双眼,满脸的红潮,这一刻我才发现,她竟是如此的美。当龟头穿过处女膜的一刻,我沉沉的睡去,在梦里,也在现实中。

二、馨儿

馨儿是我初中的同学,我一直在追求她,亲眼看着她从青涩的雏菊成长为娇艳的花朵。我们很不搭,她比我大两岁,要高我半个头,但她真的很美,即使现在想来,也比网上所谓的美女都要美,她有着一种青涩中透着骚媚的气质,我深深的被她迷恋。当我们毕业时,她并未上高中,而是读了一个不知名的中专,因为她说,她不比我们,她家里只有一个妈妈,她要养家,她要早些出来工作。在高中的三年中,我们一共见面不超过十次,就算她答应做我女朋友的时候,我们也几乎没办法见面,我们完全靠电话和书信来交流,然而这并未影响我们的爱,我们依然深爱着对方,至少当时我是这么认为的。在我大一的时候,我来到了陌生的城市继续求学,她却已经成为了一名老师。我还是如前一般的写信、电话,但她的回复却越来越少,我问她怎么了,她一直不肯说,直到那一天,五月十二日,QQ:馨儿:「我们分手吧。」

我:「你别吓我啊。」

馨儿:「真的,我们不可能在一起,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我:「你是不是背着我爱上了别人?」

馨儿:「没有,这段时间我一直考虑,我们真的不合适。」我:「年龄吗?身高吗?只要你不在乎就行了啊!」馨儿:「别傻了,我以后再也不会在你的生活中出现了,永别了。」回到宿舍,我第一次的为了一个女人而嚎啕大哭,哭的撕心裂肺,肝肠寸断。

我不甘心,一遍遍的打电话给她,她没有接,只是回了一条信息:「你才十八岁,我已经二十了。等你毕业,我已经二十四岁了,你还要奋斗,工作,你让我等你到何时?」

我:「就现在!我现在就去找你!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馨儿:「如果因为这影响你,我更会内疚一辈子,我是一个包袱,你背不起。」我:「什么包袱不包袱的,只要我们爱着彼此不就足够了吗?」馨儿没有回话,我知道,我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她了。现在的我也常常在想我最后一条信息,够了吗?不够吗?

我的第二个梦,就是关于馨儿的。

场景是在家乡的小镇,我们手挽着手在马路上散步。她的头发很长,却不多,我在笑她老了就会变成一个秃头。她突然搂过我,用力的在我嘴上吻了一口,被一个女人强吻是很别扭的事,我此时却十分的享受。

「馨儿,我终于又见到你了。」

馨儿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我微笑,她慢慢的跪坐的我的面前,解开我的腰带,拉出我半软不硬的阴茎,含进她那樱桃般的小嘴中。我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看着她那含春带水的眼睛,我彻底的迷醉了。

替我口交了一会儿,馨儿把我轻轻的推倒,周围的场景也变成了我以前住的小屋,现在是我和馨儿的新房。馨儿在我面前一件件的脱下身上的衣裳,只剩下她紫色的胸衣和紫色的内裤。她爬到我的身上,用丰满的胸部挤压着我的阴茎,一双长腿在我的身上摩擦着,我想动手起来,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只能任凭这个妖精在我身上作恶。

「明……我爱你……」这是今晚馨儿说的第一句话。

「那你为什么要走?」我的欲火一瞬间熄灭全无。

「我这不是又回来了吗?」馨儿冲着我媚笑着。

「可你已经永远的走了。」这时的我处于一种奇妙的状态下,我已发觉了我是在梦中,却不愿醒来,只奢求和馨儿在梦中继续未完的性爱,可是,我已经醒了,真的恨自己,既然是梦,为何要醒。

三、洋洋

洋洋是我的另一个女人,确切的说是我一直未能得到的女人,第三个梦就是关于她的。她是一个像极了林黛玉似的女人,我第一次看红楼梦,觉得林黛玉就应该是洋洋的模样。我一直暗恋着洋洋,但她是那么的脆弱,我怕伤害她,一直未曾表白,直到毕业的那天,我说出了我的爱,她却流下了泪。「我多想有你这样的哥哥。」这是洋洋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

高中后,我们又一次相见,然而此时的洋洋却完全变了一个人,阳光、大方,但我却对这样的洋洋一点感觉都没有,我爱的洋洋,已经死了。后来听说许多关于她的事,她变成了一个擅交的女人,是交际,也包括性交,当然,这些与我毫无关系。或许这才是真正的她,但我爱的不是。

我们见面的场景变成了一个H小说中常出现的地方,调教室。我手拿着皮鞭,而洋洋却被绑在架子上。她今天穿的是我最喜欢的白色裙子,像曾经的她一样的纯洁。

「婊子,你当时是耍我的吗?」我抡起手中的鞭子,大力的抽打。

「不是的,哥哥,我……」洋洋满脸泪水的辩解。

「你撒谎!你不配叫我哥哥!你本来就是一个最下贱最不要脸的婊子!你把我的洋洋弄到哪里去了!」我不想再听到她的声音,我脱下内裤将她的嘴堵上,继续用皮鞭抽打。打累了,我走到她的前面,把那象征纯洁的裙子从她的身上撕下来,嘴里喃喃的说着:「你骗我,你在我面前装清纯,却到处卖骚,我今天要干死你这个臭婊子!」可能是最近在看帅呆的淫炼,接下来的场景就变成了美女犬调教,我尽情的凌辱她,打骂她,让她跪下来舔我的脚趾,喝我的尿液和精液,看着她梨花带雨的表情,我在梦里肆无忌惮的大笑。

今天早晨醒来的时候,感觉很累,妻子在旁边睡得正香。我看着熟睡的爱人,忍不住轻轻亲吻她的脸,她被我弄醒了。

「老公,昨天我做坏事了!」

「你干嘛了?」我看着害羞的妻子,想想应该是偷偷的手淫了吧,我最近工作压力很大,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碰她了。

「我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偷偷把你的裤子拉下来,没想到你很硬,我就上去自己玩啦!」

「你一共玩了几次?」

「三次,第一次玩到一半你就软了,第二次我好不容易把你吃大,谁知又软了,第三次刚做了一会儿,你就捏我,把我弄疼了我就没再继续。」妻子扁着嘴撒娇的说道。

「傻瓜,以后要把我叫醒我们一起玩。」我搂过妻子,无论以前如何,我现在真的爱她,我只爱她。

字节数:7020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