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意淫强奸

硬铺火车上的性爱


20岁那一年,常驻我电脑里的A片达20部,全部在800M以上,流转的不计其数,短片不计其数,H小说不计其数,各种性教育、性技巧类文章不计其数。

那一年我交女朋友0,性交0,手淫不计其数。

在种种数据的堆砌下,我坚信我已经成为一代性交高手,只是尚不曾遇见对手,或者说遇见一位良师来启发我,一旦时机来临,在性上的造诣必将不可估量。

可是当她掀起短裙,褪下她的蕾丝内裤时,我竟然一蹶不振。

虽然从她上火车,坐到我对面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无法遏制的在脑海里生出各种淫邪的念头,虽然我的下半身也骄傲的仰起来头。但那个时候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会有如此的艳遇,而碰到艳遇的我竟然是如此的不济。

她伏在墙壁上等我,身上的酒气还不曾散尽,淡淡的酒香混合着汗味,混合着女孩子的体香,还有一种我不熟悉的味道,我不知道那味道是不是来自于刚刚还被内裤紧紧包裹而此时正等待我进入的神秘地带。我只觉得血往上涌,我感觉到我脸上像着了火一样的发烧,我知道这不是好现象,如果血液不是涌向我的脑袋而是涌向龟头的话,我现在也不必如此尴尬。

夜间行驶的火车,车轮和铁轨发出规律而清晰的碰撞声,一下一下的,感觉上上在为我加油,又像上在嘲笑我,嘲笑我的自以为是,嘲笑我抬不起的头和龟头。

我腾出一只手开始快速的套弄自己的老二,我闭上眼开始搜索被我藏在硬盘各个角落里的A片和众位AV女优,她们或站或卧,或坐或跪……这时我听见一声轻轻的笑声,我睁开眼,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回过头来,正看着傻乎乎,闭着眼手淫的我,那情景实在是尴尬极了,我本以为我的脸已经红到了极限,可此时我感到我脸又更加强烈的烧了起来。她走到我的面前,短裙已经放了下来,但是内裤留在小腿上。她把樱桃一样的小嘴凑到我的耳边:「硬不起来?是阳痿还是处男呢?」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是我觉得我该说些什么,于是我张开嘴想要胡乱说些什么出来。就在这个时候,门外有人敲门,「快点行不行?上个厕所要多长时间?」她伸出一只食指放在我的唇上,「别理他」,她轻轻的说,说罢用她那嫩白的小手抓住了我的老二,一股快感直袭大脑。门外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的,她笑吟吟的看着我,那样子美极了。

「我就知道你没问题,刚上火车的时候,你只看了眼我的内裤,这里就翘的高高的,你以为我不知道么?然后你拿出手机假装发短信,实际上是在偷拍我的内裤,你以为我不知道么?你还是给处男吧?你以为我不知道么?」她每说一次「你不知道么」手上就忽然加一次力,我觉得我是彻底败在她手上了,我的一举一动似乎都逃不脱她的眼睛,我也只好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了,把自己和自己的命根子全都交给她了。

她很有经验,我觉得她似乎比我自己还了解我的老二,了解我的敏感带,她的力道忽大忽小,幅度忽深忽浅,我觉得我一次次的被她的小手送入云端又一次次的被她拉了回来,然后再一次送入云端。终于在一阵快速的动作中,我到达了最高的境界,她的手并没有放开,依然紧紧的抓着我的老二,任由它在她手里抽动。

「我美么?」她问我

「美」,我努力把思绪从射精的快感中抽回

「那为什么还要离开我?」

这一句话像寒冬里一盆冷水,我残余的快感瞬间被浇熄。「你,你喝多了。」我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卑鄙,竟然趁着一个女孩心情不好的时候,对她做这种事情……「为什么不爱我了?」她梨花带泪,「这里有你的名字」,女孩掀开了自己的短裙,在大腿的根部上刺了一个很漂亮的风筝,「你说这样就表明我是你的了,说我被烙上了你的印,这一辈子也跑不掉了,可是你怎么不要我了呢?」她扑倒在我怀里,泪水很快就湿透了我的胸口。

「说你爱我好么?说爱我好么?」她苦苦的哀求我,我知道她不是在对我说话,我只是个替身,只是个影子,但是我实在无法视而不见,我在她的耳边说:

「我爱你,爱你。」

「像以前那样说,说,岚,我爱你」

「岚我爱你」

她抬头看着我,虽然脸上还带着泪,但是那带泪的笑容却更加迷人「谢谢你」我不解,不知道该如何接她的话

「谢谢你,我憋了好久了,连个哭的地方都没有」她身子往后一靠,一只脚抬起放在窗台上,粉红色的阴蒂一下子就在我眼前展现无余。

「不过你也不是什么好人,你给我啤酒的时候就在盼望这个时刻,你以为我不知道么?」我又一次被看透了「来」,她又一次抓住了我的老二,「进来吧」我毫不犹豫的进入了她的体内,由于刚刚射过精,我老二感觉很坚挺,我丝毫不用担心早泄的问题。我把她压在身下,她努力的忍着叫喊的冲动,把两排牙齿重重的压在我的肩膀上,我感到一阵阵的刺痛,我知道这是她快感的指示器,她越是咬的我疼,越是代表她有多么的舒服。

我像是一个老手一样掌握着抽插的节奏,时而舒缓时而疾急,时而浅尝辄止,时而枪枪到底。我从肩膀上传来的痛楚来把握着她的快感。我的双手不停的在她的身上游移,从小腿到大腿,从屁股到腰,从乳房到脖子再到她的脸,她的秀发上,我不放过每一处肌肤。忽然我感到肩膀上一阵很深的痛楚,同时她的身子开始剧烈的抖动起来,我感觉到有些东西顺着我的老二滑落滴到地面上。我不知道这个时候该怎么做,不禁停下了抽插,她双手一下子按在我的屁股上使劲的推我,我笑了,伏在她的耳边,「叫老公,说要」。

「老公我要,我老我要,老公」

我满意的笑了笑,开始用力做最后的抽插,她如同一只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在狂风中抖动着得到了高潮,而她喊的那句「老公」也如同催化剂一样,让我的精液在接下来的十余下抽插中喷薄而出,然后我们两个紧紧相拥……听听外面没人,我先离开厕所,回到卧铺车厢。爬回自己的中铺。

等了好久,她才从厕所出来,来到我的面前,扬手就给了我一拳,这一拳不偏不倚正打在了我的老二上,我疼的「啊」的一声就喊了出来,她冲我吐了下舌头,一脸坏笑的钻进了被窝。

列车员满脸气愤的责备我,说已经是熄灯时间了,不应大呼小叫的影响其他乘客的休息,我只得一个劲的赔笑认错。

列车员走后我也无力对她做什么了,刚刚在厕所的时候表现的那么神勇,现在才知道原来刚才是把体力透支了,现在连手我都太不起来了。一觉到天亮,一个梦也没做。醒来后,我发现下铺上的她已经不见了,抬头看看行李架上她粉红色的皮包也没了……聊天的时候明明说是到终点才下的,看来是因为昨晚的事,她早一步下车了。

后来我常常回忆,当时我要是醒着,她还会走么?如果她走,我会留她么?

如果留不住,我会跟她一起下车么?回忆的结果常常是苦笑着摇头。

字节数:5364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