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意淫强奸

公关经理


每一个晚上2万块?难道┅┅”秀文心里在盘算着。

秀文今年刚刚大学毕业,她学得是金融。在学校里她不单学校好,人又聪明,还是体育健将,在各种运动中不输男生。加上不断的锻炼,她身体的各方面条件也相当好,一张白里透红的脸上,五官均匀分布,尤其那一双大眼睛,灵活的眼光,好似也会说话;匀称的身材上胸部发育得姣人,一双健美的长腿笔直没有一点儿多馀的肉。

如此条件当然不泛追求者,但秀文後来选择了个平时不太言语,也不太精神的男孩作自己的男友,据秀文说∶就是看中他的老实。但老实人也有错的时候,他在校外认识了几个不三不四的朋友,把他骗入了赌厂,几个月下来,就欠了别人几十万,老实人就不再专心上课,知道受骗以後,天天闹着要自杀。

秀文也知道他是一时迷惑,但欠账就要还钱,俩人凑了些钱,终于坚持到了毕业。

秀文到处找工作,就来到了这家以俱乐部形式经营的公司。接待她的就是公司的经理张树新。张经理在看过秀文的简历後,开出了每周上班4天,每天的人工是2万块,但都是晚上上班。

“张经理,谢谢你的好意,我想我不太适合这份工作!”秀文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婉转。

张经理看看她,笑了,“我不是要你作陪酒女郎,我是要你做我们俱乐部的公关经理,你的工作是想办法把客人带到俱乐部里来,跟客人搞好关系,帮俱乐部挣钱。”他停了一下,看了看秀文,接着说∶“假如有些老关系最近不常来,你就再让他们回来玩,当然得讲究方法,其他象有些客人的无理要求,你告诉我,会有别人来满足他,你现在明白了吗?这是个很正经的工作。”

张经理坦诚地言语,让秀文反倒不好意思了,“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压力不小。”

“那倒是,要不怎麽会有这麽高的人工,我看你行的,你先试一下,如果不满意,我不会强留你的,好吗?”

“那好,我什麽时候开始上班。”秀文放心了,这下男友欠的钱也有着落了。

“现在就开始算上班了,你先去人事部签到,然後领工作服,再回来我和你去俱乐部转一下,让你多了解了解。”

秀文向人事部走去,暗自高兴自己能找到这麽好的工作。签到後,一女工作人员带秀文走进一间不大的办公间,里面放着一排衣架,上面整齐的挂着各种款式不同的服装。

“这里是公关部的服装,你可以随便试穿,那边是更衣室,如果都不合身你再告诉我。”

女职员用慕的眼光盯着秀文,上下打量着,秀文有些害羞,不知自己该怎麽办,女职员幸好在这会儿转身出去了,秀文不禁出了口气。

她随手挑了一件吊带式白色连衣裙,走入更衣室,把门锁好。慢慢地将自己的衣物除下,换上了连衣裙。这件裙子很漂亮,穿在秀文的身上非常合身,秀文左看右看觉得不错。

正在看时,秀文听到更衣室外有人敲门,“怎麽样,有合适的吗?”是刚才的那个女职员。

秀文把门打开,女职员看着她穿着刚换好的衣裙,“真漂亮,多显身材,也不暴露。”她一边说一边挤进了更衣室,“来,我帮你一起看看。”说着拉秀文到试衣镜前,“瞧,身材多好,真慕你!”,“别夸我了,你更美。”

秀文说得不假,那女职员相当迷人,穿着一身米色套裙,裙子到她的膝盖偏上一点,露出的一双曲线匀称的小腿,跟不太高的白色船鞋,显得她的脚非常秀气。

“我是人事部的郑爱燕,你叫我阿燕就行了,希望我们能成为好朋友。”

阿燕大方的伸出手来,秀文也很高兴,和阿燕握在一起,试衣镜中现出两个美女握手的样子。

“你把这裙子脱下来,看我穿什麽样。”看秀文有些害羞的样子,阿燕便说∶“我们都是女人,怕什麽。”秀文一想也是,就把刚才换上的连衣裙脱了下来,刚要拿自己的衣服,阿燕就握住她的手,看着她只剩下纹胸和内裤的身体,“真是太美了,又健康又性感。还没有男孩有这样好的眼福吧?”

看着秀文害羞地低下了头,阿燕双手搂住了她的腰,俩个人的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秀文明显感觉到阿燕的乳房和自己的乳房压在一起,下体也紧挨着。

被女人搂抱还是第一次,那种奇妙的感觉同男友是完全不一样的,她觉得身体有些发热,但毕竟还是不太好意思,轻轻地摇晃,想摆脱阿燕的搂抱,非但没有挣开,阿燕的手反而搂得更紧了,并把秀文推坐在了更衣用的长椅上,双手在秀文业已是半裸的身体上有规律的抚摸起来。

“她是在干什麽呢?难道女人和女人也┅┅”没容得秀文想太多,阿燕的手已开始隔着内裤按摸着秀文的下面了。

女人对事情的温柔充分体现在阿燕的手上,她很轻的顺着秀文的内裤边缘由上到下的抚摸,并不时的轻触中央地带,手指划着圆圈,将秀文的不安情绪不断的放松。从下体传来阵阵舒服的感觉,直达腰部,秀文扭动着自己的双腿,试图克服这种自己不太熟悉的快感,又好象希望这种快感可以更强烈、更直接。

阿燕似看透了秀文矛盾的想法,一只手绕到秀文的背後,将纹胸的挂勾轻轻解开,也不等纹胸完全取下,就张嘴含住那还在微微颤抖的乳头,并用牙齿轻咬。

“哦┅┅”胸部强烈的刺激使秀文哼出了声,听到自己的声音,秀文羞得紧闭起双眼,阿燕嘴边露出一丝不宜觉察的笑容,两手抓住秀文丝质内裤的松紧带,轻除下秀文身上最後的掩护。全身赤裸後,秀文到反而比刚才放松了,大概也有阿燕的功劳。

阿燕轻抬起身,看着自己身下赤裸的美女,只觉得她那一点都美,光洁的脸庞带着娇羞,挺直的颈部,再往下那白里透红傲人的双峰,已因充血而变硬的乳头,纤美的腰肢衬得臀部格外满,平坦的小腹下一丛乌黑的体毛显得神秘的三角地带更为诱人,两条均匀健康的长腿微微分开,在大腿根尽头深色的阴户紧闭。

阿燕直接将脸埋到秀文的大腿根,看着眼前这含苞待放的花瓣,伸出舌头沿着阴唇的轮廓舔起来,手指还不时的按触着阴唇上方的一个小突起。

“哦┅┅”

“好舒服,那种感觉真奇怪┅┅”

“哦┅┅”

“她又整个含住┅┅”

秀文被阿燕弄得不知所措,双腿也大大的分开盘住阿燕的头,阴部完全暴露在阿燕的脸下,臀部也不时的抬起,将阴部阿燕的嘴更紧密的结合。阿燕手指顶住已微张开的肉洞,试探的向里面伸入,秀文感到一根手指向自己从未给男人接触过的阴道插进来,不禁有些着急,下面也有些疼痛,忙夹紧双腿。阿燕抽出了手指,并开始加重力量连舔带吸,终于秀文被一种奇怪的感觉占据了大脑,她使劲的抬起臀部用两手按住阿燕的头,全身有些颤抖,过了一会儿彷佛脱力似的完全放松,嘴里轻喘着气,脸上还红红的好象刚刚饮了些酒。

阿燕笑着看了看她,拿起秀文刚才脱下的连衣裙盖在秀文的身上,轻快得走了出去。秀文神情恍惚的慢慢坐起来,穿好衣物,补了补妆,又随便挑了几件合适的衣服就匆匆上班了。

一个多星期来,秀文的工作做得不错,她自己也很高兴,觉得找到了一份相当棒的工作,客户们的关系也维持得很好,虽有的客户有些过分行为,但都让她婉拒,通过张经理用别的办法满足了他们。

这天,她到张经理办公室去拿客户资料,张经理笑着问她∶“怎麽样,工作还能适应吧?”

“还好!”秀文回答说,她心里觉得张经理人不错,对下属很关心,也很留意别人的感觉。

“对了,人事部是不是有个女职员,她名字叫什麽燕的?”

“是郑爱燕吧!”

“对,就是她,麻烦你一会经过人事部时,叫她到我这儿来一下,我有事情问她。”

秀文边走边想∶张经理找阿燕能有什麽事情呢,有些奇怪。心里嘀咕着但还是告诉了阿燕,自己忙着去整理资料了。

阿燕走进经理办公室,张经理正坐在宽大的皮椅上看着她,忙问∶“张经理找我有什麽事吗?”

张经理站起来,绕过办公桌,来到阿燕的身旁,上下打量着阿燕,“我想调你到公关部任经理,你看怎麽样?”

看着阿燕有些发傻的表情,张经理笑着说∶“你人长得好看,身材又不错,当然没问题了!”

阿燕有些激动地说∶“是真的麽?”

“是真的!”看阿燕还在怀疑,张经理忽然露出一脸诡异的表情∶“听说你的嘴很厉害,舌头也很灵活,我还想让我们的客户也好好享受呢!”

阿燕愕然转身,但还没动,张经理就迅速转到阿燕身後,将她上半身压倒在办公桌上,同时一只手飞快得解开阿燕腰部套裙的挂勾和拉链,阿燕的双手正撑在桌子上,还没来得及反应,裙子就划到了脚上。

“张经理,你┅┅你不能┅┅”

“什麽不能,我现在就享受你下面的嘴了。”说着张经理一只手已经顺着内裤的边缘伸了进来。

被上级摸到了下面,阿燕心里很乱“不要,呀┅┅”张经理用身体压住阿燕,不让她乱动,一只手在她的上半身游走,最後把重点放在了胸部上,隔着衣服不断的揉捏乳房,并用指尖挑逗着乳头,另一只手绕过内裤,直接将中指插入还未分泌出润滑液的肉洞,大拇指按住肉缝上的最敏感突起,全身最敏感的部位都被张经理玩弄着,从身体的各部分都涌出美感,阿燕已不知该如何抵挡。

张经理也感觉到阿燕已有性感了,他很快将阿燕的内裤脱下,并把自己的裤子除下,脱掉内裤,已经硬挺的肉棒直接顶在阿燕双腿间的溪谷上,张经理抬高阿燕的臀部,暴露出的湿淋淋的肉缝向两边分开着,露出里面深红色的结构。

“已经这麽湿了,还装什麽呀?”

“不要!啊┅┅”

张经理一手扶着肉棒对正阿燕张开的肉缝,猛的尽根插入,从背後插入的强烈深入感,刺激得阿燕全身直抖,随着不断的深入,阿燕坠入了快感的漩涡,哪管在後面奸污她的是什麽人,她张着嘴喘着气,呻吟着,臀部向後迎合着张经理的插入,张经理抓住她成熟圆润的屁股,挺起肉棒波浪似的大力抽插着,巨大肉棒的不断抽插,积压的快感也不停的涌入阿燕的脑部,阿燕双手僵硬的支撑着上身,使劲向前挺起胸部,头向後仰,张经理在此时仍快速的插入肉棒,终于感觉到阿燕阴道的抽搐,也将精液射入了阿燕的子宫。

“你是我的女人了,只要你听话,你不会吃亏的,但有些客户想搞新来的秀文,我已安排好了,你帮我把她搞定。”张经理一边说一边将开始发软的肉棒从阿燕的阴道抽出,“就这样了!”他拍了拍还在高潮馀韵中发呆的阿燕。

听说阿燕也调到公关部来了,秀文很高兴,自己有人陪着一起上班了,想来一定是张经理的安排,心里更是对他感激。

“秀文,快来,王先生请我们去吃饭!”

“来了。”秀文笑着答应着阿燕。

俩人一起来到一家格调不错的餐厅,餐厅的灯光昏暗,放着很柔情的音乐,来此的客人也都是一对对的情侣。俩人缓步走入餐厅,还没等领位招呼,从角落里站起一人向俩人打招呼。

“王先生,你早来了?”俩人笑着走了过去,分别坐在王先生的两边。

这王先生是做地产生意的,经常在俱乐部玩乐,这种人是秀文和阿燕工作的主要对象。

几个人相互寒暄了几句後,餐厅里放起了柔美的舞曲,王先生邀秀文跳只舞,俩人相牵走入舞池,跳起舞来。和秀文靠得这麽近,闻着那一股淡淡的女人特有的幽香,看着秀文微笑着美丽的脸庞,王先生有些陶醉,享受着缓慢的挪步偶然间身体互碰的快感。

一曲很快终了,俩人回到餐桌前,阿燕向王先生打了个不易觉察的眼色,王先生笑了,说∶“来,让我们乾杯!”三人一同喝了口酒,然後开始聊起一些俱乐部的趣事。

正在开心的聊着,秀文觉得自己的头有些晕,开始还不一回事,後来却越来越厉害。

“才喝了没几口,怎麽会这样?”看秀文有些醉意,阿燕提议一起送秀文回家。

王先生和阿燕搀着秀文站起来走出了餐厅,一出餐厅,接触到路风,秀文晕得更厉害了,俩人把秀文抬上车,秀文在车上迷糊的睡着了。

过了不知多久,好象自己躺到了床上,有人帮自己脱下鞋子,并把连衣裙也给脱了下来,秀文想睁眼看看,却怎麽也睁不开,那人接着除下了她的纹胸和内裤,把她的双手和双腿分开,自己好象呈大字形躺着,秀文着急地想要动动手脚,但都好象不是她自己的一样不听使唤。有只手轻轻地摸着她的全身。

“是阿燕呀!”秀文不禁想到了自己刚到公司上班的情景。那两只手在她的全身乱摸着,时不时碰碰她的敏感部位,秀文觉得很舒服,头部一阵晕,又不省人事了。

过了一会儿,她又感觉到有两只手把她的双腿分开到最大界限,大腿根已有些痛,她想挣扎,但还动不了。

“喝得太多了,以後不能再喝了。”刚想到这,忽觉得有一异样硬梆梆的物体直顶在她的神秘部位,“不好,不是阿燕!”秀文虽没和男人上过床,但也知道事情不好了,被强奸可不是好玩的。

秀文猛地扭动了一下,使劲地睁开了双眼,最不想见到的情况出现了,王先生正挺着坚硬的肉棒对着自己的下体,恐惧和羞辱让秀文出了一身的冷汗。

“不要┅┅”她用尽全力伸手去推王先生并用力想夹紧双腿,但有王先生身体在,双腿说什麽也合不上,反倒夹紧了王先生的腰。

看到秀文已醒了,王先生笑了∶“正好你醒了,要不多没劲!干嘛,现在不想要了,看刚才你那舒服劲,又是叫又是晃得,连下面都湿成这样了!”

秀文实在不知道自己刚才反应什麽样,只是一味的挣扎着,王先生双手抱住秀文的腰部,身体向下压,秀文的双腿分开的更大了,连秀文都感觉到王先生的肉棒紧顶在自己已张开的肉缝间,王先生深吸一口气,缓缓地将肉棒插入了秀文的处女阴道,只觉狭窄的洞穴四周的嫩肉将自己的肉棒夹得紧紧得,还只是进入一小部分就舒服异常,王先生很激动,想马上享受到在秀文身体中爆炸的感觉,使劲地突破所有的阻碍尽根而入。

“不要,快出去,好痛呀┅┅”

秀文在身下因疼痛不停的叫着,更刺激着王先生,他将肉棒全部插入後,缓慢的退出,又快速的插入到更深处,由于秀文的阴道已充满分泌液,并没有涩住的感觉,王先生根本不理秀文的哭叫,只是自己不停的抽插着那已被自己完全占领的阴道,秀文也不断感受到由下而来的充实感,但刚刚失去处女的疼痛和被强奸的羞辱让她哭骂着。

王先生看着扭动着的美丽的猎物,双峰有节奏的摇晃着,大腿根肉洞边的肉也随着自己的进出而翻出卷入,王先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向着自己的顶点快速接近。

终于,随着她一声声的哼叫,一股股热烫的精液飞散在秀文的阴道里面,王先生慢慢抽出肉棒穿回衣服,看着一动不动还在抽泣的秀文,一言不发地走出房门。

字节数:11452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