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意淫强奸

在黄鹤楼吃田鸡也有性福


2017年1月21日,距离春节也有好些时间,既然放假那就和几个好闺蜜一起出去吃个饭也是很不错的想法,毕竟很久没聚会了。晚上我们就相约在万达广场附近的黄鹤楼聚个会,听说那里的田鸡做的可好吃了。我呢是一名逗逼的酷哥,身高173,是福建人 .对于3位闺蜜那可都是美女,当然有2位身材都比较娇小可人,几乎都158左右身高。但是这个女主角可不是她们,而是一位身高167的女主播。

这位美女可是美艳绝伦、温文尔雅。脸上涂抹的淡妆可谓是恰到好处。虽然她有167身高,但也正是那22岁正属于绽开的鲜花,美艳动人。—陈雪茹我:「喂,你们到哪了?我等了这么久了还没到啊」静静:「我和雪茹姐已经在的士上了,你定的是哪一桌?一会我们就到了!」我:「我在9号桌这里,位置有些偏僻,反正就是靠窗的,你到门口跟我说一下!」

静静「恩恩,等我们哦,你应该知道我们吃什么吧?」{ 这个对话比较啰嗦,我就不一一详细说了}

四个人总算全到齐了,每次都说10分后到,结果呢?非要拖到这么迟。我们挑选的是9号桌,这是属于四人桌,而且位置相对偏僻,但是有个优势就是靠窗,窗外确是不错的都市夜景,说不上的繁华和美丽。我对面坐的都是2位可爱的闺蜜,我身边确是坐着美艳绝伦的陈雪茹,虽然外面天气寒冷,但是在这黄鹤楼里全是开着30°的暖气。到这之后,大家都纷纷把外套脱下来披在椅子上。

每个人的脸上都有淡淡的红晕,说不上可爱。

我:「我们田鸡都买了4斤了,几样小菜都点上,要不要来几瓶葡萄酒呢?

葡萄酒不仅还能暖身体,还能美容呢?」

「我皮肤非常好,我还是点个椰汁吧,我不喝酒!」李莉凤一听到酒,就撇了撇嘴,一副嫌弃的样子。实际上李莉凤在大学时期里是名副其实的酒精灵,但是一旦有人第一开口不喝酒,一定会有人跟风的。一想到这里,我就胳膊肘顶了顶身边的雪茹,给她示意。雪茹皱了皱眉头,嘟起了小嘴,小声道:知道啦,昨天刚了喝了啤酒呢。

「这店里的葡萄酒很不错,是他们店里自调的,味道很不错啦,我建议买3瓶吧。喝不完可以退哦。」

「恩,我们就尝一尝吧,静静啊,你在家里经常喝葡萄酒呢,来尝尝这店里调的葡萄酒怎么样,这酒比较甜」。

今晚店里可是异常热闹,很多想来这里吃饭的人们都需要挂号,现在店里已经人满了。店里的轻音乐盖不住有些吵杂的人声,但是我们聊得可是异常的愉快,只是有些纠结的就是她们吃田鸡就吃一点,大部分的都是让我吃,这让我很纠结。

对于葡萄酒她们喝的比我还多,这让我一阵郁闷。

「峻嘉你说,我是不是特别傻?」陈雪茹脸上有了淡淡的红晕,眼里似乎弥漫淡淡的雾气,是那样的楚楚动人。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我这是怎么了?

「啊,额,你为什么这么说?不会啊,你在大学的时候可是号称学霸呢,还把几个流氓给吓跑了,这些战绩……」

「停!你说泽哥没房没车我父母都不喜欢他,身边的朋友都说我和他不适合,前段时候我和他刚刚复合,我是不是特别傻,总是心太软?」此时的氛围一阵沉默,陈雪茹在大学毕业后交往的一个男朋友,身高187长相十分帅气,幽默风趣,是个名副其实的女士杀手。交往了半年的时间里,父母都认识这位泽哥的男子,可惜没有房子,在这市区里买一套房没有一百来万是买不了房子的。因此觉得这人不靠谱,导致父母一阵反对。现在这男子在上海工作,薪资一个月也就5000左右,房租都比较勉强。

「小静莉凤你们先慢慢聊,我带小茹点几瓶红酒,你们还需要什么吗?」「红酒拿五瓶吧,再买几包纸巾!」,我点了点头。就带着雪茹带另个房间私聊去了。

「其实你确实是很傻的,不过泽哥这个男人我觉的不是很爱你,平时这么缠着你,一定是你身上有什么地方吸引着他。」我推了推眼框,看着雪茹那双迷人的眼瞳。

「什么意思?」雪茹听到我的理论很是不解。

「男人都是下半身的动物,而且你的身材确实很迷人,无论胸部和臀部都是很凹凸有致的,这些对男人都是有致命的吸引力。」我的语气很慢,雪茹是我4年的好闺蜜,属于死党这一种的关系,所以我说的话都是这样露骨直接。「雪茹,你仔细想一想自从你和他复合之后,发生几次关系?」雪茹低了低头,美丽长发遮住了那弯弯的柳眉。「4次左右吧,不过和这有关系吗?」

「你仔细想一想,很多时候感情都是通过性爱加深的,男人都是这样,先有性才有爱,如果有一天你失去了这个光环,他就不在爱你了。」我故意曲解这个意思,让她明白泽哥和雪茹根本就不是真爱,而是依赖和心软。实际上我心里住的一个人,那就是雪茹。

「雪茹,告诉你一个事实吧,这样的男人一旦和其他女生发生关系,很容易出轨,而且他家庭条件不好。你要知道在上海那地方是美女众多的地方,对于你的男友来说是很危险的,当然我说的只是个人的看法,你可以参考,可别当真,呵呵!」我已经在她心里留下了伏笔,也算是个定时炸弹。有句话说的好,防火防盗防闺蜜,也许说的就是我这种人。

「刘峻嘉你说的太对了,但是这样的话,我觉得我个人也有不对的地方,你知道,我家人需要的是稳定的家庭,但是我觉得精神上和那个都比较重要啊。而且那事情挺舒服的……」雪茹说到后面声音逐渐弱了下来。

「呵呵,你这样吧,下次你男票回来的时候,如果有向你提出要求,那么你告诉他,能不能婚后在做,我觉得后面的生活你可以进行对比下。是否有那么爱你,当然时间久了,也许会提前发生意外,那就是分手。」我再次在她心里埋下伏笔,一个女生如果长期没有做爱的话,心底都会如饥似渴,而且自己下的约定一定会遵守,这给我和她未来的生活也是埋下了定时炸弹。

「恩,好的,我听你的,你说的很有道理。」陈雪茹点了点头。

「如果有一天你出轨了,那你会……」

「我会立刻向他提出分手。」陈雪茹立刻打断了我的话。「该回去了,咱俩离开好一段时候了,即使是上厕所也没那么久吧」我拉着雪茹回到了位子上,那2个闺蜜到是提问怎么这么久才回来,我和陈雪茹也是随便找个立刻应付过去了。

很快,五瓶葡萄酒和几包纸巾很快送来了。静静和莉凤两人也不再谈感情话题,反而另找其他话题畅聊起来了。

我心里还沉浸在雪茹之前的话题里,其实雪茹对性爱还是有追求的,既然知道自己家庭的追求,但是找不到分手的借口,那么我是不是给她分手的理由呢?

我心里突然闪过邪恶的念头,犹如魔种一样,深种在其中,迅速的生根发芽!

这时我突然发现雪茹和我挨着越来越近,几乎半个身子都依在我身上。但是她依然和2个朋友处于热聊中。她的侧脸光润玉颜,含辞未吐,气若幽兰,看的我真是心猿意马。丰满的翘臀伴随着笑声,轻微抖动着,无不显示的丰满的韵味。

我的右手继续夹着筷子慢慢嚼着骨头,左手试探性的向右边的陈雪茹伸去,她穿着肉丝袜,身上穿着黑白格子的毛衣,下身是黑色的短皮裤。

「……嗯哼……恩欧莱雅的清润泡沫洁面膏……我觉得是不错的。咳咳!我没事,被水呛到了」陈雪茹突然一阵惰懒的呼声,顿时引起两位朋友的关怀。陈雪茹用力瞪了我一眼,双瞳里似乎快滴出水,两腮红彤彤的煞是可爱。我从她的膝盖慢慢抚摸到她大腿内侧,两个指尖的触动犹如魔性的音乐传导着性的荷尔蒙信号,酥麻的感觉持续的刺激着。丰满的翘臀随着指尖滑动,犹如跳动的精灵妙不可言。

我的右手不知什么时候,放下了筷子。向雪茹的翘臀探索着,左手拖着下巴,一副倾听样,眼角开始关注雪茹的神态,对面两位朋友毫无所觉。

「对啊,噢恩,……嗯其实我,我也喜欢你这样的噢哦口红呢!」雪茹双手紧紧握着酒杯,轻轻喘呼吸,似乎想压制着什么。我慢慢抚摸着雪茹那性感的翘臀,五指轻轻揉着那挺翘的臀部,那圆润的弧线简直是老天眷顾的作品,十分具有肉感,以及娇嫩的弹性!!可以想象到抽动的快感。

对面的两位朋友依然毫无所觉,在暧昧的灯光下,都显得如此自然。这种偷情的感觉让我无法自拔,同样给雪茹一种从未有过的刺激感,下面的酥麻很快蔓延着全身,双腿相继摩擦着,希望能减少这些瘙痒。但是这根本无法阻碍,因为葡萄酒本身就具有葡萄原汁,能够有效地调解神经中枢作用,在一定的程度上对性有促进作用。号称「慢性春药」。

我的右手逐渐解开了她段皮裤的纽扣,手伸进那神秘的三角地带。陈雪茹一手按住了我的右手,媚眼如丝的看着我,轻轻的摇了摇头。我依然无视她的的表情,继续向前探索着,我的中指向阴户中慢慢抚摸着,内裤里早已湿了一片,粘性的液体已经沾满了我的右手。

陈雪茹一只手颤抖着抓住我的手,不让继续冒犯。另一只手横放在桌上,低着头。笔直的秀发遮住了脸部,樱红的小嘴呈现O字型,急促的喘着清香的气息。

「雪茹,你怎么了?」莉凤的脸上虽然也是一片潮红,但是意识却是7分清醒3分醉意。

「嗯……没事,刚刚噢。哦我男票发微信语音……给我了,周边……太吵了,你们继续聊吧。嗯。哼!快要22点了,聊一会我们就回去吧!」雪茹喘着气,说起话来也开始逐渐语无伦次了。但是我知道她已经难耐了,再拖下去,保不准会发生什么事情就尴尬了。

「小静,莉凤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改天我们再聚吧,现在再喝下去,我一个人可送不了你们3尊大神啊!体谅下」我不得不想出一丝计谋,支开两人免得影响我做正事,同时也确实为她们考虑下怎么回家了。很快我就联系上了她们同寝室的舍友,将2人接回去了。对于雪茹我却单独留下来和她「聊聊天」。

「峻嘉,你……你今天是怎么了?对我做这……嗯哼嗯~ 噢嗯」雪茹话还没说完,樱桃般的嘴唇就被我堵上了,我的舌头往里使劲吸允着,不得不说她的嘴好甜,舌与舌之间碰撞很快碰撞出了火花。我右手的中指已经插进她的阴道里,慢慢的抽动的。此时雪茹是整个身体倒在我身上,在外人看来我们只是相拥舌吻着,犹如情侣般。{ 女服务员看不下去了,只好避开我们这一桌} 因为我们的9号桌本身就是在最后一排的最角落。周边的客户很早就纷纷立场了。剩下前面几桌客人应该吃的是夜宵。

现在环境应该安全多了,服务员知道我们处于热吻中,短时间内是不会过来的,对于服务职业的操守我是信任她们的。

「雪茹,我下面好难受,硬硬的能帮我吗?」我诱惑性的言语下,抓着她那芊嫩的小手往我的裤裆里摸索着。雪茹潮红的脸蛋都快挤出水来了,吹弹可破。

「嗯……好,恩哼~ 哼」雪茹的声音犹如猫咪一样,扰着我的心。我忍受不了。

「啊~ 呼~ 呼嗯哼」一阵惊呼

我立刻把她抱起来,让她坐在我的大腿上,面对面看着彼此。此时此刻,时间仿佛禁止了。媚眼如丝的眼神,笔直的秀发均匀的分散在肩头上,说不上的诱惑和风情!我快速的把她的毛衣褪去了,剩下一抹黑色的胸罩,胸前的凶器仿佛开过光的佛珠一样,有着晶莹的光辉,就像打过蜡的奶油一样。完美无暇!

「哼~ 唉,会被看到……哎」

「雪茹,我喜欢你!」说着我再次向她的樱桃嘴唇索吻去,双手不知什么时候解开了她后背的纽扣,咔擦,胸罩应声而落。「嗯~ 其实噢~ 我喜。喜欢的是你~ 哦——噢!!」雪茹微睁的眼睛,头部不断的摆动着!呻吟着!笔直漆黑的秀发随着周边的音乐舞蹈着。白兰花香的气息充斥着我的鼻尖。我的嘴里含着她的乳头!那犹如QQ糖般的乳头就是这样的迷人,任性!那挺拔的乳头向敌人宣誓着不服输的信念!!

我用力吸吮着乳头,那双傲人的娇胸在我双手的捏动下不断变形着。「波呲~ 波呲吱吱~ 波呲波呲」奇怪的声音从我嘴里发了出来,原来是嘴唇和饱满的胸部摩擦导致着。

「嗯,奥。我好难受。嗯哼~ 啊哦,嘉嘉~ 哦」陈雪茹在我耳边吐气如兰着,一股热气吹着我耳朵里,剧烈的酥麻感觉迅速的传遍了全身。

陈雪茹的阴户与我的下体间隔着2件衣物。但是她却情不自禁的挺动着臀部,下体与下体之间彼此摩擦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玻璃上开始弥漫着淡淡的雾气,窗外场景逐渐模糊,场外的光圈散发着迷人的光芒!

「嗯~ 峻嘉~ 奥~ 噢你要赔偿我~ 我的裤子已经湿了~ 你说怎么办吧!哼~啊」雪茹嘟着樱桃小嘴,脸色可谓是娇艳欲滴啊!

「到时候去酒店洗一洗咯,你起身下,我的下面被你压着好难受,都快压断了」我顿时一阵郁闷了。「哼,活该,谁让你欺负我?」雪茹慢慢的将臀部抬起。

我这时候顺势将她的短小的皮裤褪下。「哎,峻嘉你干嘛啊?噢~ 不要这样!」我把裤头拉链打开,露出狰狞的龟头,阴茎边缘上充沛的一条条犹如藤蔓盘旋着。雪茹两腿间的丝袜直接暴力的撕裂,当然撕裂一定讲究方法,而不是蛮力。

就这样撕开了一道口子。

「峻嘉,你这混蛋!呜呜……我怎么跟泽哥交代啊,你这样以后我们连朋友走做不了。呜……啊,噢~ 嗯哼……你!噢~ 你……」雪茹娇骂道,突然下体遭到突如起来的入侵,我的手指深入到其中,两指用力扣动着。阴道里逐渐流出一丝黏糊的液体。

「嗯哼~ 噢,不要啊,哥哥,下面好痛,痛不要弄了~ 噢,射了。我要射了。

噢噢噢~ 停下来啊~ 啊啊·!」雪茹半眯着眼睛,那洁白的皓齿紧紧咬着下嘴唇「吱吱~ 哗啦哗啦。」液体在阴户里打转着,翘臀剧烈抽动着,淫液顺着手臂溅了一地。

「呼呼~ 嘉,你怎么。嗯~ 怎么这样?虽然我喜欢你,但是~ 但是泽哥怎么办啊!嗯」雪茹抱着我的头,往胸部挤压着,一只手捶打的我的后背。漆黑的长发将洁白的后背遮拦住了,在灯光照耀下,有着说不上的圣洁!

「宝宝,别闹了,小声点,你差点把服务员招过来了」我说着,一只手狠狠的捏了下娇嫩的翘臀。「哎,泽哥我对不起你……」雪茹嘀咕着,眉头邹成川。

「啊!嘉别来了,我下面还在痛啊,不要这样,啊~ 哦。嗯嗯。不要……」我的小弟弟一直坚挺了许久,已经忍不住了。我立刻将怀中的雪茹来个转体180°让她背对着我,挺翘的臀部在我的双手拖住下,沾满液体的晶莹阴户慢慢的对准我的鸡巴,双手一松,腰部奋力一挺。「噗嗤」一声,我仿佛置身与桃花圆洞内,妙不可言

「噢!好粗~ 啊,你……你竟然插进来。噢,哥哥……轻一点,插的太深了。」雪茹双手紧紧抓住桌边一角,后仰着头,挺翘的臀部和我下体紧紧交合着。我的双手在她的豪乳之间上下起手,引起她的哮喘连连,一只手包住她的嘴,不让发其声。

「恩。恩恩……哦。奥,好,好舒服。~ 啊~ 你不要动太快~ 啊啊~ 慢一点,对,就这样啊~ 哦,恩哼 ~哼。喔」雪茹摆动的翘臀。摇摆着身体,一只手抓着自己漆黑的长发随身飘舞着,犹如一阵飞翔的精灵。

「啪啪啪。啪嗒」。「滴滴」下体的撞机持续飞舞着,液体随着身体频率的波动下,我的裤子也逐渐侵湿了、「雪茹,你好厉害,插得我好爽……你的臀部太迷人了,水是不是太多了?」

「奥……你这~ 奥,你这坏蛋!哼~ 啊啊~ 不要这么快……啊,不要这样,我要射了,太快了,啊啊啊,我忍不住了我要尿了……纸巾,快去啊~ 哦纸巾啊~ 」雪茹双手紧紧的抓住着桌角,胸部也因下体的剧烈抽动而波动着。「雪茹。

坚持住,我要来了啊!」我用力抓住她的臀部,狠狠的抽送着。你是我的,泽哥?

让他滚蛋去吧!「雪茹,我要射了……啊啊!

「啊!!,射外面,不要射进来啊,啊嗯恩,快插,但是,哦哦不要……不要……射进来啊啊~ 啊。」雪茹剧烈的喘着气

「我已经射进去了。对不起,我忍不住了。我带你去宾馆收拾下吧」我在她通红的耳边呼着热气道。

下体和雪茹的阴户紧紧像连着,闭合处留着淡淡的精液体。「呼,都快插死我了,噢,痛,你还愣着干嘛啊,去拿纸巾擦干净啊!!你这坏蛋!!是不是想我被服务员发现啊?」

「来了来了,马上就好,一会我们去宾馆继续,老婆息怒,息怒。!」「哼!奥,痛死我了。你下面怎么这么大啊、」雪茹充满潮红的脸上,写满了不开心。我发现她生气的样子也这么迷人,看着看着,我下面顿时又硬了……「你……又来了?不要了,我们去宾馆再做吧……好吗,不要在这里!」雪茹漆黑的长发紧紧贴在后背上,背上全是欢愉之后的汗水。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