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意淫强奸

停车场艳遇


许多人都习惯在吃完晚饭后去公园散步,阿财也有这个散步的习惯,不过他去的并不是公园,而是在楼下的停车场。起因是有一天晚上,他在回家途中,路过停车场的时候,听到一部货车里传出一阵怪声。他以为有人偷车,所以走过去看看,竟意外地发现货车内有一对男女正在做爱。

这对男女也并非追求刺激的新潮人士,他们其实是一对新婚夫妇,而且是这个屋村的居民,他们因为经济问题,没有能力搬出去住,所以婚后还留在父母的单位同住。

由於公共屋村的地方浅窄,屋里没有地方再间多一间房,所以他们祗能睡在客厅里其中一格碌架床。不过,他们既然是夫妇,做爱是理所当然的事,虽然他们做爱时可以在床边挂块布帘以隔开其他的人视线,但情浓时所发出的呻吟声即是无法阻隔,况且做爱的时侯,不多不小都会把床推动,睡在上格床的人必然感受到,所以他们实在不方便在家做爱。

不过,那个男人巧是货车司机,他想到他那架货车是完全密封的,它就好似一间房一样,於是就想到带老婆到货车上做爱。祗是,货车内又热又闷,所以他们做爱时便把车门打开一条小缝以作通风,而阿财就是在机缘巧合之下,透过门缝偷窥到一场火辣辣的真人表演。

货车里的男女都很年轻,那女的身材也好,两人采用“观音坐莲”的花式,所以看得特别清楚。祗见那女的黑毛浓密的阴户正套弄着男人的一条粗硬的大阳具,而男的也用双手把她的一对饱满的大白乳房摸玩捏弄。

阿财兴奋地偷看着,直到那对男女完事,才赶紧避开。

自从那晚之后,阿财晚晚都去停车场运气,他发现原来好多货车司机都因为屋里环境关系而要带老婆到货车里做爱,如果好运的话,一个晚上看三、四场都不奇怪。

不过,阿材也未必每次都那么好运气的,有时等了整个晚上都没有动静。这天晚上他等到半夜都没有收获,正当他准备回家睡觉时,却看到一对男女走上一部货车,於是静悄悄摸过去。可惜这对男女好小心,车门祗打开了一线间,所以阿财看不到他们的样子,祗能隐约听到他们的声音。

阿财偷听了不够一分钟,车内的男人就“啊”一声喘了一口大气,可想而知,他必定是“派报纸”了。

“你真没用”车内的少妇埋怨着说:“次次都这样令人扫兴”

“我……”那男人垂头丧气地解释:“真对不起,我今日刚从大陆开车回来,所以实在太疲倦了。”

“你每次从大陆回来都是这样的,你老实对我讲,你是不是在大陆玩过北姑鸡”

“没有,没有啊”

“一定有的如果没有的话,你怎么说话时口颤颤的”

“就算有又怎样好多男人都是这样的啦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你不用问那么多啦”

“你、你这样讲即是承认玩过北姑啦,呜呜……”少妇哭着说:“一直以来,我对你都是千依百顺的,你怎么还要找北姑啊”

“去你的你好麻烦,我费事理你”

那男人一边讲、一边穿回衫裤,阿财立刻躲在另一部车旁边,说时慢那时快,那男人已经穿好衣服走出车外,至於那少妇,她正骂得火红火绿,竟然连衣服都没穿上就追出来继续骂,不过那男人连头也不回便离开了。

阿财心想,这时是一看那少妇全貌的难得机会,所以当那男人走远了之后,阿财便扮作路过般行出来,那少妇见到他后才记起自己是一丝不挂,所以吓得立刻用双手遮掩三点部位,不过她好快又再想到对丈夫的怒意,丈夫对她不忠的事使她心理大受打击,她心里有一股冲动,想以牙还牙向丈夫报复,而阿财正好可以帮她这个忙。

她咬着牙,望着已经走远了的丈夫背影一眼,然后就鼓起勇气,在阿财面前移开双手,这少妇虽然没有出声,但阿财已猜到她心里在想甚么,他立刻把少妇抱回货车里。

空荡荡的货车里有一块薄床褥,可想而知这对夫妇一向都习惯在这里做爱,而床褥边还有一盏手提光管,阿财於是把她放落床褥上,微弱的灯光照射到少妇白净的肌肤,反射出一阵淡淡怠光,阿财一边欣赏她的赤裸胴体,一边也把自己的衫裤剥清光。

少妇因为第一次红杏出墙,心里多少都有点怕,所以紧张得全身发颤,一对竹笋形的乳房也颤得微微摆动,阿财跪在她身边,伸出双手摸捏下去,她立刻本能地挣扎了一下,想到她既然已经下定决心向丈夫报复,所以她也好快地放松了自己的身体,任由着阿财抚摸。这少妇还很年青,看样子应该未够三十岁,正处於身材发育得最成熟、完美的年龄,她的乳房大小适中,一支手就可以捏得住,而且胀卜卜的十分弹手,阿财摸捏着她的乳房搓了几下,两点乳头被阿财的手心磨到发硬,好似小指头般凸起来。

阿财於是趴低身子,轮流把凸起的乳头含入口里啜吮,而他的手就顺着她的嫩滑肌肤向下摸,一直摸到双脚尽头处的肉洞口,而且还伸出手指撩挖入暖洋洋的肉洞里。并且也牵着少妇的手儿去抚摸自己的阳具。

这少妇的丈夫自从迷上北姑鸡后,他把和太太做爱当作例行公事,每次都是草草了事,好长时间都没有试过好像阿财这么一样细心爱抚她,所以尽管她初时还对背夫偷欢存有少许迟疑,但如今已经把一切顾忌都抛於脑后,而且还开始放怀采取主动,她揽实阿财在一起,转身使他仰躺在床褥,然后背着他,张开大腿跪在他胸口两边,他弯着腰把刚才被她套弄得半软半硬的肉肠含入口慢慢地啜起来,她对吹萧的技术都狻有研究,一时含实整枝肉肠出力猛啜,一时又用舌头围绕着龟头温柔地挑拨,阿财的肉肠好快就被含到又粗又硬。

在同一时间,少妇的白嫩屁股就摆在阿财眼前,两边肥肥白白的屁股肉又白又滑,阿财摸了几下就顺着屁股沟一直摸向前面,她的三角地带几乎是光秃秃的,祗有三数条细短的阴毛。他把两片肥厚多肉的阴唇又稍微翻开,剥出中间凸出一小块鲜红色嫩肉,阿财撩拨她几下就想伸舌去舐,不过他也有点犹豫,事关她刚才已被丈夫干过一次,如果现在舐她的话,分分钟会舐到她丈夫的精液,正当阿财心里想得十五十六时,他看到床褥边有一包用过的避孕套,由此可知她的阴户应该很乾净,这时他才敢放胆去舐。

阿财的舌头使那少妇兴奋得淫水长流,阴户上端的阴核变得像小红豆般凸起,阿财集中火力用舌头去舐她的阴核,好快就舐到她全身发颤,阿财知道这是她快要到高潮的先兆,於是立刻把她推落床褥,而她也好合作地把双脚完全大字张开,阿财整个人压在她身上,双手紧握着她的乳房来借力,然后便发起腰力向前一顶,“吱”的一下,坚硬的肉肠立刻完全插入少妇的肉洞里。

由於那少妇早已被阿财舐到欲仙欲死,所以当阿财的肉肠猛烈地在她的肉洞里抽插十多下之后,她便全身抽搐起来,到达了一次销蚀骨的高潮,这次高潮令她的肉洞分泌出更多淫水,搞到床褥也湿了一大片,这时阿财改为抽插得时快时慢,经过百多下抽插后,那少妇又开始要来第二次高潮了,而阿财的肉肠也被她的肉洞夹得快要爆炸,他於是发出最后的力量,把肉肠顶入肉洞最深处,肉肠立刻喷出大量精液。

平时那少妇和丈夫做爱必定用避孕套,今次阿财却能和她打真军,他的精液可以直接喷射入她的阴道里,也真可算是三生有幸了。

字节数:5614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