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意淫强奸

和拆卖旧电脑的男人做爱


他是个拆卖旧电脑的人。到处收购废旧机,或拆成二手配件卖掉,或拼组成整机倒手。他在小城市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有一间小店面,每天他就在那里跟一堆旧机器较劲。这个行业基本上没什么前途,每月所得仅够他一个人花销。他就住在店面楼上一个小房间里,这房间非常简单:一张床垫直接搁在地板上,旁边一张塑料躺椅,角落里一只简易帆布衣柜,一面墙上有一幅美女挂历,另一面墙上有一小镜框,是一幅建筑物摄影,主题是具有北欧风格的白色别墅。除了睡觉,吃喝拉撒全在楼下解决。

没有人知道他是从哪来的,反正不是本地人,最近一两年才出现在这里。他有非常棒的身体,高大健美,长得也不坏。他那店面收拾的挺齐整、服务态度和技术都好,生意还可以。只是他似乎不喜和别人交往,除了邻里关系和生意关系,再没有别的交连。

最近一年他的收入非常稳定,小有积蓄。入夏,他给卧室装了空调,并买了冰箱,也算是慰劳自己多年来的艰苦。对了,这个夏天他就满34周岁。认识他的人都叫他「阿连」。

忽一日,来一小伙,拿一黑色塑料袋、里边装几只旧硬盘,问阿连要不要收购。因为店里正缺货,阿连就以每只四十元的价格收下。下午,他着手格式化这几只硬盘。

大热天,街道上一个人影都没有,都让阳光占据着。偶尔有机动车辆打破沉默。阿连身上只穿一件短裤,在工作台那里漫不经心的操作,一边喝着冷开水。

在把硬盘格式化之前,他总是习惯性地查看一下原有数据。

忽然他不由自主地进入一个名字怪怪的文件夹,竟是一个庞大的私家相册,足有上千张。他饶有兴致看起来。不外是一个普通家庭的生活照。喂,等等,这是什么?!竟然是……一次男欢女爱的自拍记录!先是那女的一丝不挂地摆几个甫士,然后一上来就是女为男口J的特写,接下去……描写的是两人狗式XJ的场面,最后是几个射J在胸部的诱人镜头。

不错,特别是那熟女,身材还真好。看那张阴户的特写,一点不错是个性欲很强的女人。最重要的是,这明显是一桩婚外情,前面家庭照里的主妇,并不是后来性事中的女方。这个在照片中叉开双腿扒开阴H拍特写的女人,扮演的肯定是第三者的角色。从照片的背景看,这桩艳情就在本地,也许还是继续着。这些信息很让阿连兴奋。

他把照片文件夹转到自己的电脑硬盘。干什么用呢?不知道,总之这东西也不能随便删掉啊。

结果过了几天,和这个照片文件夹有关的事情就发生了。

那天中午,他照例去附近一家快餐店买盒饭。那快餐店生意特好,去到那里要排队。正排着,发现正在窗口点菜的女人好眼熟……天哪,她竟然就是……色情自拍照里的熟女。

她提着三盒快餐步行离开。阿连不动声色地跟踪她。原来她就住在附近的新华里,E502。她穿着灰色的职业西装裙套,大约是国税局的职员。

接下来几天,阿连一直在跟踪这女人。果真她就是国税局的职员。她老公大约是个政府某某科长之类的官,有一辆黑色捷达公务车。她自己平常以电单车代步,偶尔也会由他老公接送。有个上小学二年级的男孩子,那学校就在附近,通常上学放学都是小家伙自己步行来回。看不出这个家庭有什么异常,照片里的男人也不曾出现。也许艳情已经淡了、甚至可能不复存在。

一次,碰到路上有人招呼她。她的名字是:人美。

几天下来,她的音容笑貌已经高保真地储存在他的脑细胞里。她已经能够为他提供生动的性幻想,他竟为她SY了两次。

他决定孤注一掷地执行「把这女人搞到手」的计划。他深知这件事搞不好,他就得结束在这座小城市里的营生,再次流浪。所以他事先做好了「逃离」的准备。

在一张A4纸上打印了两张照片,一张是「叉开双腿」,另一张是「狗式交欢」。上面还写几个字:「想搞定这件事情,就打这个电话- XXXXXXXXXXX,联系人- 大巴」。原来想写「大J巴」,觉得太过份,才把「鸡」去掉。

然后,在路上,迎面向她走去。很礼貌地拦住她。「你好,请问您是人美女士吗?」「是,您是……」「是这样,有位先生要我把这信封给你。」她接过来,有些不知所措。而他已经走了。

人美下午上班的时候看了这个信封,登时气死。好不容易冷静下来,想想怎么会出现这种事情。她和照片里的那个男人已经有两三年没来往了。他是一位电脑零售商人。她后来认为他是个俗不可耐的男人,在一年的私情后,她深感厌倦,再加上别的矛盾,终于不欢而散。

最近一年,连人影也没见到,怎么突然就跑出这件事来。是他干的好事吗?

不会。那种事公开了对他也是个打击。根据她对他的了解,他不会这样干。

这些照片是一次幽会时心血来潮拍下的,后来她竟忘了这回事。很可能他也忘了,照片藏在电脑硬盘里,终于被不怀好意的人发现……她走到走廊去,打通信封里的那个电话。

阿连没想她这么快来电。她非常直接地说:你就是信封里那个叫大巴的男人吗?是。好吧,你到底要怎样?代价是:10次X服务。无耻!你就等警察来收舍你吧!人美狠狠地挂掉电话。这边阿连感到不安起来:她真的被惹火了?这事好象不太妙……看起来她也是个有手段的女人……这天夜里人美把这件事情细细地想了一遍:那人躲在暗处,她根本拿他没办法;再说,这种事情,她根本无法求助别人;那个电脑商人?她现在根本不想和他有任何联系,而且他其实是个窝囊废……退一步想,电话里的这个男的看来也不是凶恶的人,很可能只是无意中发现她的照片、起了色心;若是这人翻脸,把那些照片往当地的BBS上一贴,她的麻烦就会不小;不如先约他见面谈谈条件,再见机行事……第二天上午阿连又接到人美的电话,这回她没上次那么凶了。两人约好当晚在某OK厅的包厢见面谈。

人美没想到的是,见了面竟是个不讨厌的男人。他显得非常冷酷,象一个愤世嫉俗、内心枯寂的杀手。他没有色迷迷的眼光,相反,他好象没怎么看她,大部分时间他是垂着眼睑冷冰冰地保持沉默,他无情地重复他的条件,坚定不移,根本听不进去她的请求和游说。

她的主导思想是:我给你钱,这世界只要花钱就能找到胜我百倍的女人。她打算给他5000(她心里的底线是10000)。这价钱不多不少,刚好去高级酒店做10次桑拿。

他脸上连轻微的跳动都没有。他终于不耐烦了,起身说:我给你三天时间,你若不接受条件我们就别再联系。说罢走人。

这天夜里,人美竟然梦见了这个男人。就在那包厢里,她赤裸着,而他还是当晚那身穿着。她躺在皮**上面,他坐在她身边,一只手漫不经心地捏摸她的乳。

她感觉被他摸到很爽,忍不住呻吟,而他却依旧是一脸的冰冷。他的手往下移,她毫无羞耻地主动张开双腿。他直接伸两个指头到她的Y道里去搞她,没几下她就受不了……然后她醒了,她在睡梦中得到一次高潮。她意识到这是几个月来她第一次感觉到爽。

这一两年她的生活已经变得枯干,夫妻之间早就没有激情,感情也不在了,她变成了无法自主的机械,每天被操纵着从事各种讨厌的事情。每天夜里睡觉前她总是无奈地想:我不要这样活下去,我要想想办法!但是随后疲倦很快使她睡着。第二天刚醒,各种生活琐事就涌进来占据她的头脑。在丈夫面前,请戴上贤良面具;在儿子面前,给你这个:理性面具;去到公司,换上乐呵呵面具吧……日子就这样平庸而又虚假地重复着……现在,这个男人以非常奇特的方式冒出来,竟让她感到刺激。

第三天,她给出他打电话:就按照你的条件来,我这样做,只是因为不想把事情惹大,事后你若再缠着我,索性我就和你拼。

说到交易地点,他建议她去他那里。她可不想上圈套,坚持就在外边酒店。

他说:那你要付房租。她差点晕倒,她说:你混蛋!他沉默了一会,之后冷冷地说:实话告诉你,我过去从未在酒店住过。她只得自认倒霉。

接着他竟然无耻地谈到细节。他说:每次她至少要陪伴他一个半钟头,并且不得拒绝「用嘴为他服务,象在照片里那样」。她发现自己无法在这些事情上和他讨价还价。因为她不能说:我从来不做那种事。照片就摆在那里:她贪婪地吸着男人的龟T……无法争辩地她就是个淫荡的女人。

她深知许多男人会把女人为他做口J当做是他征服女人的象征。她也知道大多数男人更喜欢躺着享受女性为他吹X,而不是象做激烈运动似地跟Y道较劲。

比如她丈夫,吹X是每次性生活必不可少的内容,有时候一上来他就把Y茎凑到她嘴边……他自己却很少用嘴碰她那里……是男人都自私。

第一次是在枫叶酒店,250元的单人房。晚上八点半她先到。检查一下房间,开窗通通风,然后坐下来看报纸。她老公有整整一个星期没碰她了,她发现自己竟然很想不顾羞耻地挺起屁股让那个男人把她着着实实操一次。

九点十分他到了。她第一句话是:你先去洗个澡吧。他的冷漠外表今天不见了,变得有点幽默感。他说:你不来一块洗。她冷冷说:我来之前洗过了。他说:

其实,我也是刚洗过,不过,为了让你放心,就再洗一次吧。他开始脱衣服,三下五下脱光。

她瞄了一眼,心想:老天,他好性感!他的身体仿佛是雕出来的!

她取出自己带来的浴巾扔给他。他带点戏谑地说:想得真周到。她保持冰冷:

我只是为我自己好!他刚要进卫生间,她又说:别忘了刷牙!他愣了一下,看着她,心想:她会和我亲嘴吗?但她的脸色分明告诉他:别想得太美,我只是不想被一张臭嘴巴在我的身上乱啃!

过了一阵子他出来了。她又瞄了他一眼。只见Y茎粗长地挺着。那景象令她两腿之间一热。我好下贱,她心想。她不由想起A片里的黑种男人。她不是很向往吗?

因为人美依旧冰在那里,显然他有点不知所措。他在床边坐下,沉默了一会,把浴巾拿来把脚擦干,又在床上无语地坐了一会,终于躺下,双手交叉在脑后。

又过了一会,他终于说:过来吧,我们时间不多。

他说完这话之后又过了一会,人美才站起身。她先在**那里脱衣服。她本想穿着内衣裤过去,却又不想让他看到她内裤湿了,于是索性脱光。

她终于象个女王一样来到床边。他有点内疚地安慰她:别担心,我可不是粗暴的人。

她说:好吧,从现在起,你就当我是妓女,你要我怎样为你服务?他说:真是委屈你了,好吧,我希望你先用嘴让我爽一下。她伸手用拇指和食指圈住他阴茎的根部,正要下去为他口J,他却又说:如果你不介意,我希望你能先亲一下我的奶头。她才不理会他,下来含住Y茎头部。好大,只进去三分之一,就把她的嘴完全充满。

她为他吹了两分钟。其实,她也想舔他身体的其它部位,比如结实的下腹、富于阳刚之气的大腿……还有,他刚才说的:奶头……他的奶头大而诱人,真的让她很想……不过,她清醒的很……一定要戴好冷冰冰的面具。

她说:行了吧?!他老老实实地坐起来,换她躺下。这些年来她的身材还一直保持着。他开始亲她的奶。本来她想拦住他然后对他说:别亲我!我们戴上套做吧!却终于没拦他、任他轻薄。她感到自己的身体有些不听使唤了。天哪!他对乳房的亲吻令她发情!她拼命想要抑制一下自己,但她的两腿这间却早就湿得很。没办法,她的身体一向容易发情。

当他亲她另一只乳房的时候,她简直要叫出声来,她只好咬住嘴唇。他一路往下。她有点迷糊地想:他会亲她那里吗?当她的嘴唇接触到她细心修剪过的Y毛的时候,她伸过手去企图制止他。但他不客气地把她的手拿走。然后……他真地象野猫子那样开始舔她的阴户……现在她失去抗拒的能力了,因为她不得不用两只手去抓两边的床单……他上来,看着她。她闭上眼。他试探着要和她亲嘴,她躲开。很快她感觉到龟T顶到了她的Y唇。她这时想起了手袋里的避孕套。这本来是一件事关重大的事,现在却显得无关紧要。他看起来非常健康,反正她也不会怀孕,而且,她真地很渴望他就这样……这时候他已经进去了。她感到闸口崩溃,她再也无法忍住。

羞耻心被冲走了,她一把搂住他的颈子,嘴里发出很大的呻吟。原来她的Y道里还有那么多神经从未被触动地,这回全被他摩到了。

被他干了两分钟后,她就泄掉。好强烈,整个人猴在他身上抽搐,很久才恢复平静。他知趣地离开她。她马上转过身去,因为刚刚高潮的时候她竟然哭了,当然不能让他看见。她以前从未这样。他从后面很轻地摸她的肩、背、臀,她动也不动,身体却很软,她的冰硬已经被他软化和征服。

过了一会,他贴近来,嘴脸贴在她的肩膀,开始用手摸弄她的Y户。不久她又湿了。他的龟头凑过来蹭她。她明白他是想要继续干她。她装作无力和被动的样子。实际上她也想要。终于他起身了,开始从后面插她。他好生猛。甚至床也晃动起来。有时候他停下来,象野兽一样伸到前面来亲她的奶。她发出的声音混杂着委屈和快乐两种含义,因而似乎更加撩动他。

突然他用力抓她的肩膀,她感觉到痛,刚想制止他,却听见他发出低沉的很粗野的呜咽声,伴随着最后的最大限度的摩擦、他射J了,他的J液有如快乐的熔浆,迅速地占据她全部神经。

她保持侧趴的不理他的姿势。她听见他重重躺下,很粗地喘(又象是叹息),逐渐平息。性高潮的余波在她身上摇荡,渐渐她竟然睡了。

半个钟头后她醒了,发现他一丝不挂地在**上读报纸。她起身去冲凉。然后在他身边一声不吭地穿衣服,看也不看他。之后,一个招呼也不打,独自离开。

尽管这样,事情已经很明显:她喜欢他、喜欢和他上床。

这天夜里她睡得非常好。第二天醒来,她发现自己的生命有了新的意义。

到了第二次,情况就明显不一样了。她在为他做K交之前主动地(阿连这回没提要求)亲了他的双乳,一边用手轻柔地摸他的阴囊,显得很体贴。接下来,他的腹部、大腿内侧、及其它一些敏感地带都得到与她的口舌缠绵的机会。她仍旧保持沉默、表情也仍旧冰冷,但是她性感的双手和嘴却开始表达着温柔。到她亲她的时候,他表现出比上次还要强烈的激情。

他甚到推扒开她的阴户,把湿热的舌头伸进去搞她。他爬上来,第二次试探着和她亲嘴,这回她没躲:她先是有点被动地接受,她后她主动起来,呻吟着吸吮他的舌头,之后又把她自己的给他。

没有语言来表达友好或和解,但是身体已经不顾一切地相爱。

还和上次一样,在两人的性高潮之后,他躺在她身后轻抚她。她突然说:你是如何搞到那些图片的?他说出真相,又问:照片上那男的是你同事吗?人美冷冷说:不是,偶然认识的,早不往来了。他把手伸到前面来摸她的奶,并趁势把她侧着的身体扳回来,又凑过来吻她。吻过后,她说:你那样欺负我,该让我打一下解解气。他明白,这是和解的最好方式。

他说:没问题,你准备打哪个部位?

她也没回答,却突然出手,狠狠打了他一耳光。打的实在不轻,痛到他躺下来捂着脸。她打过之后竟然看也没看他,依旧没事人似的躺在那里看天花板。他好不容易缓过来,还好没出血,只是脸热得厉害。他又坐起来,她又侧过身去不看他。

他说:好了,这下解气了没有?把她的身体扳过来,再问:喂,解气了没有?

她看一下他的脸:四个手指印。她说:差不多了。他又下来亲她的奶。她发出甜美呻吟,并用手捏摸他的肩。

就这样,她心甘情愿地做了他的情人。

第三次,是在一个闷热的下午,她从单位里跑出来,到他店里来找他。他把店关了,带她到楼上。她心想:看来,他一个人在这里生活得挺惬意。她站在窗口,稍稍掀开窗帘,只见外面尽是破旧的瓦屋顶,让她觉得很新鲜。他过来站在她身后,他把窗帘拉开,说:不会有人看见的。

她观察了一下,果然,除非有人站在某个瓦屋顶上。他从后面搂住她,她今天穿着黑色的西装裙套。拉下后面的链子,西装裙坠地。她今天特意穿了一件红色平脚内裤。他很快把自己脱光(大热天他身上只穿一件短裤),然后贴上来,阴茎硬硬地隔着蕾丝内裤顶着她的臀。

他的手伸到前面来解开她的西装、白衬衣,推开文胸,揉捏她的乳,她半闭着眼享受着,同时伸右手到后面来抓摸他的阴茎。

他在她后面跪下,嗅闻她的内裤,把它拉开舔她的臀,又把它褪下,扒开她的两边臀部,竟就那样用舌搞她的屁眼和阴户,她忍不住伸手到后面来抓自己的臀,同时很诱人地叫起来。

随后他站起来直接从后面干她。很粗野、热辣,很快使她高潮。她浑身酥软,乖乖地被她抱到床上休息。她终于缓过来,体贴地为他K交,并吃了他的精液。

两人都睡了。临近黄昏她才醒,他还在睡。她看着一丝不挂的毫无防备的他,满心欢喜地感到他其实是个很柔和的男人。她起来穿衣服。刚把内裤和文胸穿好,他就醒了。

她说:我要回去了。他含糊不清地哼了几声起来,搂住她亲嘴。两人一块重重地摔到床上。他又推开她的文胸亲她的奶。她享受了一会,然后下定决心地推开他,说:我真的要回去了。起来穿好西装裙套。他赤裸着送她下楼。在楼下小门边两人又恋恋不舍地吻在一块。他喃喃地说:我好想就在这里再干你一次。她又何尝不想呢?但是她真地要赶回家去。为了抚慰他,她跪下来为他吹了一两分钟,这才离开。

外面的世界。平日里平淡无奇、或令人厌烦,现在它却在人美眼里呈现出可爱色彩。这都是因为他、因为她遇见他,因为他发现她、捉住她、征服她……拆卖旧电脑。

字节数:13802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