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其他小说

美女档案第002卷 第153章 争当媳妇

    打发了三位美女姐姐购买漂亮衣服满意以后,时间也已经接近快中午了,和美女们在一起的时间就是很快啊。这个时候美女姐姐们才考虑到我的需求了,她们才想起来今天是为我来买衣服的,不过王府井大街虽然很繁华,但是专门卖男性衣服的服装店相对女性来说那还是少很多的啊,在加上我根本不想因为买什么衣服而逛更多的商店,于是在一家男性衣服专卖店里祝贺帮助我挑选了一身衣服我就说可以了。衣服虽然不是什么名牌,但是我感觉到已经很昂贵了,一身衣服就四百多块钱,又挑选了一双皮鞋,我的乖乖,银行卡里的那一万块钱在王府井真的不算什么啊,现在都几乎快花了一半了啊,何况父母的礼物,姐姐的东西还有赵倩和李菲菲的礼物都还没有买呢。

    买好了我的东西以后,心细的林薇还专门跑到一家食品店里给我的父母买了一些礼物,就是一些吃的北京特产,比如什么北京的烤鸭拉,良乡板栗拉,大磨盘柿拉什么。我父母的年龄决定了他们的东西一般不是很贵,何况林薇买的都是一些吃的东西。看着林薇变戏法似的从一家商店里买回来那么多北京的特产,我的心中还真的是十分感动的,这个林薇还真是心细,我几乎都忘记了给父母买东西了,她倒想着呢。

    我们几个人慢慢的向回走着,既然林薇都给我的父母买了这么多的吃的东西了,我就不在给他们买了。再说了就是给父母买再多的东西的话,他们也感觉到最多的是心疼花钱,而不是享受这些昂贵的东西的美味。父母是下岗工人,他们穷日子过习惯了。

    既然是这样,我就想着该给姐姐买点什么东西呢,还有赵倩和李菲菲这个两个小美女,也不能忘记了她们了啊,该给她们买些什么呢。我看着提着很多东西的林薇,便笑着问道:“林薇姐姐,你为什么给我的父母买那么多北京的特产啊,是不是想当他们的儿媳妇啊,买这么多好吃的东西先作一个好表现啊。”

    其实林薇就是有花这个想法的,她知道我这个人粗心,尽管头一天说好的给我的父母买东西,第二天也有可能忘记的。所以昨天林薇就考虑好了她给我的父母买一些北京的土特产,虽然价钱不是很贵,但是毕竟是她的一点心意吧。谁知道我一下子说中了她的心事,这样以来让林薇闹了一个大红脸。

    提着一个大袋子的林薇看到我一下子说中了她的心事,为了在祝贺苏淑面前挽回一点面子,她笑呵呵的说道:“哼,向前,你别得意的太早了。今天的这些礼物是我代替你给你的父母买的,等回到河西以后你就要还给我这些钱。”

    听着林薇这样有些紧张的解释,我笑呵呵的看着她问道:“哎呀,我的林薇老师啊,你的学生可是一个大穷人啊,我可还不上你们这些有钱人啊,如果我还不上的话,大概你不会强行的扒我的衣服去卖吧。”

    [啃︿小︿说欢迎您]我装腔做势的样子把大家都逗笑了,苏淑也在一旁添油加醋的说道:“林薇啊,如果你要表现的象一个好的儿媳妇的话,姐姐我告诉你呵,你买的这些东西还是远远不够的啊,你还要多花钱才能得到你未来的公公婆婆的好感啊。”

    听到苏淑这样说,我和祝贺笑的都前仰后合的了。林薇这个时候脸蛋气的通红,胸部的两个大咪咪因为气喘而更显得挺拔了。本来聪慧的林薇这个时候双拳也难以抵挡四手了,她只好气鼓鼓的向前面走去,一边走还一边说道:“今天不知道苏淑怎么和臭向前穿起来一条裤子了,哼——”

    林薇假装生气的走在前面,我们几个在后面笑的开心极了。不是今天我和苏淑穿一条裤子了,而是好多日子以前我就和苏淑穿一条裤子了,只是我没有说罢了。

    [啃︿小︿说欢迎您]现在已经接近中午了,天气有些热了起来,今天天气还算不错,稍微有些风的,如果是没有风的天气,在加上毒辣辣的太阳照射着大地,那样的天气简直没有办法走路。

    祝贺看着我们问还有谁需要买东西,如果没有东西要买的话我们就要回去了,马上就要热了起来了。苏淑摇摇头表示没有什么东西要买了,走在前面的林薇也说什么也不买了,现在的东西她感觉都有些多了,都是让我把她气的。

    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看到了一家女性衣物专卖店门口悬挂着几件女孩子穿的精致的内裤,内裤的布料稀稀疏疏的,前面只有一小条细布,有粉红色的,有淡兰色的,简直象纽约的万国国旗一样花枝招展的,好看极了。看到这里我想起来如果赵倩和李菲菲穿上这样的性感内裤的话那该多好看啊,在加上是我买的,呵呵,估计高中还没有上完这两个大美女就会到手的啊。

    以前上初中的时候送给她们的礼物不是一本书就是一支钢笔,简直老土极了。现在我马[啃︿小︿说欢迎您]上就要成为一名高中生了,再说了我这还是从首都北京给她们捎回去的礼物,怎么着也得让她们感觉到我也在和大家一起与时具进啊。

    苏淑看到我一直盯着远处在出神的看着,她顺着我看的方向一瞧,发现原来我正在欣赏女性的内裤,苏淑看清楚了我正在看的地方是一家女性内裤专卖店,于是她悄悄的打了我一下,嬉笑着问道:“向前,在看什么呢,那是女性内裤啊,难道你也打算买几条回去穿吗?”

    这个时候我才回过神来,看着苏淑会心的微笑的样子,我知道她一定认为我因为看到了比较好看的女性内裤而想起来以前的一些床上的事情。我尴尬的笑了笑,对着苏淑说道:“苏淑姐姐,走,我们进去买几条去,我还真的打算买几条带回去呢。”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站在我一旁的祝贺早就迅速的把手放到我的耳朵上“爱抚”起来了:“好啊,臭向前,你买女性内裤干什么啊,是不是想给你的哪个小情人买礼物啊?”

    [啃︿小︿说欢迎您]我的耳朵被祝贺扭的很疼,我顿时大喊大叫起来:“哎呀,祝贺姐姐,你赶快放手啊,不然我的耳朵就要被你的手给拧掉了啊。”

    “拧掉了我也不管,你老实给我交代,你究竟想给谁买女性内裤,赶快老实交代,不然的话我就要把你的耳朵给你扭了下来啊。”

    祝贺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家庭暴力啊,苏淑站在旁边开心的看着我被祝贺扭的狼狈样子,她不光站在一旁幸灾乐祸的观看,而且还添油加醋的说道:“祝贺,使劲扭他的哪个不老实的耳朵,谁让他不老实了啊。”

    这个时候走在前面的林薇也听见了后面传出来的杀猪一般的叫声,她扭过头来一看这样的情况,就知道我肯定又有什么不规矩的行为了。

    祝贺越发的扭的用力了,她气势汹汹的问我道:“你要是在不给我交代的话,我就要把你的耳朵给你扭了下来了啊,赶快说你想给谁买?”

    [啃︿小︿说欢迎您]虽然我叫喊的声音很大,其实我并不是很疼的,女孩子那娇嫩的小手还能拧的多疼了啊。不过我看到周围已经有一些行人在住足观看了,在北京的王府井大街上,一个漂亮的女孩子使劲的拧住一个男孩子的耳朵这样的事情每天都有很多,这样的事情也说明了我国实行的政策的确使得女性的社会地位得到了提高,女性不但是半边天了,以我看,几乎都占多半个天了,现在都到了我们男同胞们要求半边天的社会地位了。

    “哎呀,祝贺姐姐,你赶快放手啊。你放了手我在给你说啊,你这样的拧着我的话我就是想交代也交代不好啊,弄不好还会来个屈打成招的呀。”

    这个时候祝贺也看到了已经有一些行人在观看我们了,祝贺的脸皮就是很薄,她赶紧送开了我的手。不过她还是恶狠狠的说道:“臭小子,如果你今天不老实交代的话,停一会儿我还要扭你的耳朵。”

    我装模作样的揉着我的耳朵,嬉皮笑脸的对祝贺说道:“哎呀,祝贺姐姐,我只不过是看了一下女性的内裤吗,我也没有说要买的,你凭什么就那么大劲的扭我啊。”

    我的委屈还没有说完,站在一边的苏淑马上更正道:“不对,祝贺,刚才向前说要买了,还说要买好几条内裤来着,你这个作表姐的今天一定要好好的管理管理他。”

    看着站在一边象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一样的苏淑,我暗自的好笑起来了。不就是说了买几条内裤嘛,我又没有说要批发一箱避孕套回去用,祝贺这个北京大学[啃︿小︿说欢迎您]的研究生有必要这样的严惩我吗。就算国家审查那些为人民服务的贪官污吏,也不是给他们一个狡辩的机会以后在实行的酷刑的吗,怎么到了祝贺这里国家的政策就实行不下去了呢?

    林薇这个时候才弄明白了刚才是怎么一回事,她自言自语的说道:“向前想买女性内裤,她是想给谁买呢,初中的女同学叫我想想有那些是可疑人物——”

    这个时候我忽然想起来了一个高招,呵呵,太好了,我高兴的简直要跳了起来,这样不但我能买到内裤作为送给赵倩和李菲菲的礼物,而且我还能洗清楚刚才在祝贺那些受到的不白之冤。想起来这个好主意以后我才明白了原来不白之冤说白了就是想了一个好办法而已,就象有些国家的公仆一样,明明的贪污受贿了,这样的事实就是一个三岁的小孩子都能看的出来,但是经过他的狡辩和他律师的信口雌黄,他这样的一个贪官立[啃︿小︿说欢迎您]马就变成了一个人民的好公仆,马上就可以得以重任起来。我就不在这里罗嗦了,一个是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什么稀罕事情了,当官的不贪污那还叫官员吗?在一个就是这样的例子随便的在一个小报纸上溜上几眼就能发现了,可以说比比皆是,举不胜举。

    “我亲爱的姐姐们,我是想给我家里的姐姐买几条这样的内裤,你们这些人都想到哪里去了啊,我郑向前是那种随随便便就去喜欢别的女孩子的男人吗?”

    我忽然想起来姐姐了,对了,虽然我本来没有打算给姐姐买这么性感的东西,但是祝贺她们几个逼我逼的太紧了,再说了,我的姐姐长的也的确是相当的漂亮,只是她特别的爱学习,没有时间打扮自己罢了,现在都是十八岁的大姑娘了还穿着那种有角有棱的老土内裤。

    姐姐这个挡箭牌就是很管用,我一说出姐姐来她们马上停止了攻击,不过苏淑还是有些怀疑的:“向前,你给你姐姐买内裤,这样的东西应该你姐姐的男朋友来给她买啊,你什么时候又变的如此的细心了啊?”

    苏淑根本不知道我家的情况,于是我告诉她我姐姐是高三的学生了,何况她的学习成绩相当的好,根本没有什么谈恋爱的时间和精力。

    看着苏淑听的很认真,我又继续说道:“我姐姐学习很认真,哪里象你们这些北京人一样,浪费着一个北京户口,占据着良好的教学资源在学校里以谈恋爱为生[啃︿小︿说欢迎您]。如果你们这些弱智的北京人到我们河西去上学的话,就算在北京成绩最好的到我们哪里估计也要倒数啊。”

    林薇是老师,对中国目前的高考政策还是相当的熟悉的,她也知道面前的狗屁规定是很不讲道理的,不过她以前就劝过我不要如此的偏激和愤怒,既然教育部里的那些家伙这样规定了,不是北京户口你就好好的学习吧,发牢骚是没有什么用的。今天她看到我又对着苏淑这样的发起来牢骚了,她知道苏淑是典型的北京人,我这样诋毁北京人的话肯定伤害了她。

    于是林薇赶紧的对我说道:“向前,今天我们大家是陪你来买衣服的,你怎么又发起来牢骚了呢。再说了也不是所有的北京人都是傻瓜的啊,赶快向苏淑倒个歉。”

    林薇不知道我和苏淑的实质性关系是如何的,凭着我和苏淑的关系,说这样的话她根本都不会在意的。你想啊,一个把白嫩的身体都交给了我享受的女孩子会在[啃︿小︿说欢迎您]意我攻击北京人吗,何况我说的又都是事实。

    我看着有些着急的林薇说道:“呵呵,林薇姐姐,你不用担心,苏淑姐姐不会生气的,以前我早就给她争论过这样的问题。”

    我看了苏淑一眼,苏淑于是很乖巧的对林薇说道:“林薇,不要紧的。虽然向前的话语有些偏激,但是他说的还基本上都是事实,北京的学生的确是靠着北京户口这个天然的保障才能以极低的分数考上极好的大学的,虽然我也是一个北京人,我也沾着北京市户口的光,如果不是我有北京市户口的话,我也不可能考上北京大学,但是这样的事情是国家那些大领导考虑的事情,我们这些小老百姓考虑也没有用的。”

    苏淑说的话很中肯,这样的话也让我对北京人稍微有了一点点的好感。这个时候站在一旁的祝贺很不耐烦的说道:“好了好了,大家都不要争论这些国家大事了,既然向前是给他的姐姐买内裤的,也难得他有这样的孝心,我们就帮助他去挑选一下吧。”

    这样我们才停下来讨论国家大事,在祝贺的带领下我们向那家女性内裤专卖店走去,刚刚走到门口,祝贺小包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祝贺从她的小包里掏出来手机,接通了电话。

    “喂,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