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其他小说

妙手偷香

这件事是发生在我和可可还在谈恋爱的时候,那是我念大一。我和可可是初中时候的同学,那个时候我曾经暗恋过她,但是由于那时的懵懂与羞涩,我一直不敢向她表露心迹,而她喜欢上了我的一个好朋友,我也就把她永远的放在心底了。后来高中我去外地上高中了,我们之间联系也就基本上断了。每次放长假回家的时候偶尔还能听见她的一些传闻,听说她和我的那个朋友分了,听说她很不检点,听说她甩了一个又一个的男生,每每听到这些,我心中总是会莫名的一痛。随着离高考越来越近,学习压力越来越大,我逐渐忘记了她,她在我心里的某个角落也就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逐渐淡去。 

后来,我如愿的考上了重点大学。在那年那个烂漫疯狂的暑假里,我和她第一次邂逅是在阳光很灿烂的下午,她和我的一个很铁的哥么雨在外面玩,她变得成熟了,变得更加漂亮了,俏皮的表情带着可爱酒窝。我当时愣了有几秒,心里有些慌乱,只是匆匆和他们打了声招呼便逃也似的走了。然后7月中旬我过生日的时候,像是着了魔一样,让雨把她叫着一起来。在饭桌上,我得知她准备复读,准备考我所在的大学,我便嚷嚷着她来单招考试的时候打我电话,我保证把行程安排好,她笑着说好啊。我当时心里很开心,我看不到自己的表情,不过想来,当时的笑容一定很灿烂。 

我一直以为这是酒桌上我们之间的一个玩笑,我也就慢慢忘记了。突然2月的某一天,她的一个电话告诉我,她要来考试了,让我好好招待她,我像是被一道天雷劈到,惊喜像是崩堤的洪水一样快要挤爆了我心脏,我连忙说好,她貌似感觉到我的傻样,那电话那边咯咯的笑个不停,当时我的脸顿时就红了,还好她看不到。 

我好好的收拾了一下,身上把生活费都揣着了,早早的到汽车站去等她。到了晚上6点,终于等到了姗姗来迟的她。那晚她穿着形体裤,两条腿被勾勒的纤条毕现,小腿不堪一握,大腿丰腴撩人。当时天有点冷,她的上衣穿的蛮厚的,看不出什么,头上带了个毛茸茸的帽子,很是可爱。出了车站,她很自然的晚上我的胳膊,和我抱怨车上是多累多么难受,我只是傻呵呵的在一边笑着,直觉的眼睛里的世界全是她。 

考试的地点是在老校区,离市区比较近,于是我准备带她在失去的MOTEL168开房。说句实话,当时我是准备开标准间的,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天意,服务台小姐说标准间已经满了,现在只有高级大床房和家庭套间。我有些为难的看着她,不知该怎么办。她沉默了一下,然后笑着说,我们开大床房,家庭间太贵了。我虽然猜到了点结果,但是心脏还是不争气的狂跳起来,内心的淫荡不足为外人道也。 

MOTEL就是给力啊,这是我进房间的第一个想法,因为浴室是透明的。哈哈哈……内心的狂笑,你们懂得。她进房间后把包包里的东西都收拾出来,我看的无趣,发现门口边上有一张小卡片,便无聊的捡了起来,卡片上的内容让我呼吸一窒,那是叫小姐的名片,什么熟女,学生妹啊什么的。我正看的入神的时候,可可一把从我手里抢走卡片,然后夸张的在那边叫,我无奈的说地上捡的,她故作大方的挥挥手说,没事,你晚上叫几个来,我不在意的。我暗自抓狂,为了摆脱囧态,我说我怕你晚上被吵的睡不着,影响明天考试。她就在旁边咯咯的笑个不停,我被她的美态又惊艳的小小愣了一会。 

晚上吃过饭回房间,她突然变得有些扭捏,我会意,便打了个哈哈说我出去抽口烟,你先洗澡,等会给我开门啊。我潇洒的弹了根烟,叼在嘴里出门了。我悄悄的跑到隔了两条街的KFC买了一杯热奶,抽了两根烟以后回去。刚出电梯,发现她站在门口到处张望,她问我去哪了,我说去给她买了杯奶,对睡眠好。她开始没敢喝,后来在我百般劝说下还是喝了。傻姑娘,估计以为我给她下迷药呢。折腾了一天我确实累了,躺倒便睡找了,一夜无话。 

早上时候,我迷糊地好像听见了水声,腾的一下睡意全无,悄悄的瞄着浴室的玻璃,不过玻璃上水雾很浓,只能依稀的看到肉色。不过过过干瘾已经很爽了,下面早就撑起了帐篷。她估计已经洗了一段时间,我偷瞄没多久水声便停了,我急忙翻了个身去掩饰下面小弟的丑态,继续装睡。早已睡意全无的我哪能装的聊多久。等了两分钟,下面消肿了,我便佯装被她吵醒的样子,慢慢爬起来,发现她正坐在床边满脸通红的看着我。看着她湿漉漉的秀发贴在俏红的脸蛋上,我差点没回过神。我假装什么都没发生的说,这么早起来呀。她有些害羞的说,昨晚睡的很好,早上醒的早。看着她红红的脸蛋,我真有种想上去咬一口的冲动。 

写到这,应该很多狼友都急了,到了现在都没看到OOXX的环节。你都跟人家开房了干愣着不打炮,是不是没能力噢。我坦白,那时的我很纯情,前面我回忆的太深入了。为了直接进入关键环节,中间我省略10000字开始说重点。 

自从考过试以后,我和她天天腻歪,电话短信不断,感情不断升温,中间我经常为了她而在周末坐长途汽车回家,其中的辛苦劳顿那是苦水无尽啊。她也和我坦白过,她不是处女了,她第一次被一个男的连骗带强拿走了。我和她的几个月,让我深深了解了她,表面上看起来她是一个有些过度开放的女孩,其实她的内心很有原则,自我保护意识很强。她的第一次是她的痛苦,所以我一直没有强迫她什么,后来事情进一步发展是在我大一暑假的一天夜里,而且我没想到这次竟然是一箭双雕。 

那天晚上和她在外面玩的很晚,然后夜里她和她的姐姐一起到我家里上网。她姐姐大概26岁左右吧,已经结婚了。她姐姐皮肤白嫩干净,五官并不如何出色,但是搭配在一起却给人赏心悦目的感觉,尤其是她那种少妇的成熟感,总是会让人不禁呼吸一窒。虽然她已经结婚了,但是由于丈夫的不负责任和家庭暴力,她和他丈夫闹得很僵,经常为一些口角大打出手,估计两人很久没有云雨过了。可能是由于家庭和丈夫的不和睦,她总是喜欢和我们这些小朋友在一起玩,一点没有居家女人的样子,不过她的外貌看起来很年轻,也不会给人不协调的感觉。那晚两个女人都在外面疯累了,在我家玩到12点,困的都不想动了,最后就在我家睡了。我当时心里还是很点紧张的,因为隔壁就住着我的父母,他们已经睡了,要是被发现我带了两个女人回家住我就死翘翘了。在那一刻,我确实犹豫过,不过在理性与刺激中,我果断的抛开了理性,追求那让我疯狂心跳的刺激。 

我的床很大,正常睡3个人没问题,横着睡能睡4,5个人。那晚我们3个挤在一起,可可就睡在我的旁边,她的旁边睡的是她姐姐。说实话,我本来还是很单纯的想睡一觉而已,那夜的前半夜我握着可可的手一直睡不着,总是处于半迷糊状态,从侧面一看,她的乳房高高的耸着,以前真没有发现她的奶子那么大。我半梦半醒间,欲火高涨,下面撑的难受。真的后悔晚上睡觉为什么要穿着裤头,鸡巴被束缚的又算又疼。大概熬了有一个小时,我还是睡不着,看着月光倾泻在可可脸上,圣洁的光芒衬着她柔美的脸蛋让我最终把持不住,慢慢的吻上了她的嘴唇。温暖柔软的嘴唇让我脑袋不再那么浑噩了,我像是找到了一口甘泉,里面藏着我寻觅多年的佳酿。可可被我的动作弄醒了,她瞪着眼睛看我,有点责怪的意思,我一身的邪火哪能管的了那么多,当即用舌头撬开了她的贝齿,在我贪婪的舌头下,她柔软的舌头似乎妥协了,和我的舌头纠缠在一起。我顺势抄起了她的外衣和胸罩,用手搓揉着她的乳房。这是我第一次摸她的胸部,她的乳房大概比我的手稍微大一点,平时在穿衣服的情况下真的看不出来。那手感真的很滑,很有弹性,让我爱不释手。她似乎有点急了,但是怕吵醒旁边的姐姐,不敢有什么动作。高涨的情欲催促着我一把扯下她的裤头,迫不及待的掏出涨的快爆掉的鸡鸡想要塞进去。说实话,那是我第一次做,我塞了好多下没有塞进去。可可的下面已经很湿了,似乎被我小弟在外面摩擦带来一阵快感,她的身体偶尔颤抖一下,她紧咬着嘴唇不敢做声。在我好些失败的尝试下,我似乎找到了一个温暖的所在,我的龟头似乎撑开了一圈肉,然后滋溜一声滑了进去。可可惹不住发出一声闷哼,她的下体变得火热,我惹不住骚动,毫无技巧的耸动着下体。因为我是第一次做,真的不会,A片上看的简单,但是我似乎总是有很多力量用在了空的地方,感觉鸡巴在她的阴道里抽动的幅度并不是很大,不过她的阴道确实很紧,她也很敏感,鸡巴在阴道里偶尔的一次大幅度抽动都会给我们带来飞一样的快感。大概插了有7分钟左右,她下体一阵紧缩,温暖的花蕊喷出更火热的汁液让我一泄如注。她努力的压抑着闷哼,但是却压制不了身体的颤抖。我们相拥着大概有2分钟才缓过劲来。她起身的第一件事就是紧张的看她的姐姐,发现她仍然睡的恨死,然后白了我一眼,偷偷摸摸的溜去卫生间洗澡了。她回头的那一眼风情让我心又开始痒痒了。我正想回味刚才的感觉,忽然觉得好像有人在看我。我转头一看,原来她姐姐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死死的盯着我。我忽然间有些慌乱,原来都被她姐姐看到了。我刚想开口说点什么,她姐姐却摇了摇头,示意我什么都不要说。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姐姐突然伸手握住了我那仍然坚挺的鸡巴,她有些羞涩的摆弄着,脸上投着红晕。我感觉自己有些晕乎了,但是心里那个澎湃是不言而喻的,完全忘记了在卫生间里洗澡的可可。姐姐似乎觉得我有些傻了一点都不主动,她干脆脱下裤子,掀起了上衣,拿着我的手放在她乳房上揉弄着。我还是傻愣愣的,不过手上却不含糊,使劲的揉着她比可可还要丰满的奶子,尽情的搓捏着她的乳头。姐姐似乎也忍不住了,她扶住我的鸡巴,缓缓的坐了下来,温暖湿滑的阴道套住了我的鸡巴。她开始上下的移动着,这一刻我终于明白了女孩与女人的区别,女孩的阴道是窄窄的压迫,而女人的阴道是会吸的,她的逼套弄着我的鸡巴,和可可的感觉完全不一样,那种迷人的吸力仿佛要把我的灵魂吸出来才罢休。没多久我就被弄得射了出来,但是姐姐好像还没满足,还在上下套弄着我的鸡巴,我的鸡巴还没软下来又再次金戈铁马。一直让我射了两次,姐姐也高潮了,那种成熟的风情让我迷失了方向。姐姐却很清醒,她抽了面纸把我和她自己清理干净了以后,穿好衣服躺在床上继续装睡了。没多久,可可洗完澡出来了,钻进了我的怀里,然后我们都沉沉的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知道10点多我们才醒,还好我爸妈上班出门了,我们三人都没有说什么,洗漱后我把她们送出门,我才觉得自己浑身酸疼。 

回到家,我倒头便在床上睡着了。我像是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有很多人,很多事,在悄悄的发生着什么,让我觉得很累。直到下午4点,我被手机给吵醒了,摸起来接听,是可可打来的。我的脑袋不是那么昏沉了,不过浑身的酸疼还是让我觉得不自在。 

“坏蛋,是不是还在睡觉啊。” 

我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 

“是啊,刚才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有好多人好多事,弄得我头有点疼,但是醒了就都想不起来了,现在觉得浑身都累。” 

“你,你还还意思说累,昨晚……昨晚还好没吵到我姐,不然你就死定了。” 

“嘿嘿。”我在电话里傻笑着,可可以为我是在装傻,她却不知道我的笑有点尴尬,她姐姐昨晚的火热给了我最难忘的一晚。 

我和可可变得如胶似漆,周围的朋友们对我们这样飞速的发展都觉得有些惊奇,原因他们自然是百思不得其解。女人一旦把身体交给了你,暧昧间的那一层窗户纸,就已然被女人用她的火热烧成灰烬。这个原因只有我知,可可知,还有,可可的姐姐知道。 

日子就这样平淡的过着,可可总是无时无刻的和胶粘着,每次品尝的她的津液,我却在想着她的姐姐味道。而她姐姐虽然还是和我们在一起玩,但是却有意无意的和我保持着距离。我有时候在想,也许那晚只是一场梦吧,只能永远存在自己的脑海里了。 

直到有一天,她姐姐打了一个电话给我说晚上要请我和可可在她家吃晚饭。那晚,我骑着电动车带着可可到了她姐姐家。这是我第一次来到她家,100多平的房子,收拾的很干净,家具的布置也很别致,只是空荡的房子一个人住,总是给人一些忧伤的感觉。 

姐姐已经烧满了一桌子菜,五颜六色的才捎着扑鼻的香味让我垂涎欲滴。桌子上还放了两瓶红酒,这么美的一桌菜,让我恨不得马上开动。 

“明天我就要走了,一个朋友在厦门开了家店让我去帮忙,反正在家也是闲着没事做。” 

可可知道自己姐姐在家过的不顺心,不如出去找点事做。看着这个空荡的房子,我其实应该赞成她出去的,但是我去更加怀念她在身边的感觉,我这一刻脑袋里真的觉得很乱。这顿原本美味的饭我吃的有些囫囵。饭毕,她们姐妹在聊天,我在客厅里不停的换着电视频道,什么都没看进去。到了晚上10点钟,可可和姐姐出来了,可可拉着靠在沙发上还在发呆的我准备走了,我傻傻的被可可拉着出门,然后和她姐姐告别。等我把可可送回家,我忽然间想抽烟,我摸了摸口袋,突然想起来自己的烟和ZIPPO打火机忘在了姐姐家。我本想在商店里买一包了事,却鬼使神差的跑到了姐姐家。站在她家门口,我按了一下门铃,铃声刚响起门便被打开了。姐姐已经洗过澡换了吊带睡衣,湿润的秀发一缕缕的黏在前胸,伴着若隐若现的肉光和睡衣上那迷人的凸起的乳头,我的下身下身顿时充血,像一头暴怒的雄狮。姐姐什么话都没有说,把我拉近了她的卧室,推倒在她柔软的大床上。我的脑袋有些发蒙,但是又隐隐的有着一丝期待。姐姐上身伏在我的身上,用洁白的牙齿咬开我的衬衣上的纽扣。当我的纽扣全部被解开,支起上身准备配合她脱掉上衣,忽然觉得我的胸部一痛,接着一阵又一阵的酥麻感冲击着我的感觉。 

“啊,啊。”姐姐的香唇贴着我的乳头,又咬又舔,这种感觉是我从没体验过的,快感让我背部的鸡皮疙瘩的起来了。我强忍着快意,自己脱掉了衬衫,对着姐姐的乳房开始反击,我握住了姐姐比可可要大一圈的乳房,肆意的搓揉着,时而用两根手指搓着她的乳头,我感觉到手指间的乳头慢慢突起,慢慢变硬,姐姐依旧在低头洗着我的乳晕,时而发出闷哼声,不知道是不是我捏乳头的力量给大了。 

姐姐的嘴巴慢慢从我的胸部上移,用舌头一路舔着锁骨,脖子,下吧,最后一条软软的舌头伸进我的嘴里。我疯狂的回应着,姐姐的舌头带着口水被我疯狂的吮吸着,包裹着,甜香的气息喷在我的脸上让我迷醉。这一吻让我忘记一切烦恼,只知道索取。不知道吻了多久,姐姐推开了我,脸蛋通红的喘息着。我还沉浸在刚才的接吻里的时候,姐姐褪下了我的裤子,掀开了内裤,抓着我的小弟。她似乎在观察着我的小弟弟,脸上带着迟疑和羞涩。接着,我感觉到一个软软的湿润物体轻轻的抚摸着我鸡巴,从马眼一直到下方,接着,一个温暖的环境包裹了我的鸡巴,激起的快感让我差点把持不住。我的头一看,姐姐正用嘴套弄着我的鸡巴,细密的牙齿偶尔擦到我龟头上的的敏感区,看她生涩的样子好像没给她老公做过口交,我心里涌出莫名的开心。没多久我便在舌头牙齿和嘴唇的三重打击下把姐姐的嘴巴射满了,姐姐似乎没想到会射那么多,气息不匀,不小心把嘴里镜子咕嘟咕嘟咽了两口下去。姐姐似乎有些生气,怪我射了那么多,起身抽出面纸擦嘴,我突然姐姐和可爱,一把抱过姐姐去亲她的小嘴。 

“别闹,很脏呢,别乱亲。”姐姐在我怀里一边推着我一边说。 

“乖啊,到床上躺好了。”我顺着姐姐的意思躺在床上,姐姐弄干净嘴巴后,脱掉了睡衣,迷人的胴体完全展现在我眼前。上次由于很着急,根本没注意姐姐的身体,这次让我看了个够。我两眼呆呆的看着姐姐象牙版雪白的肌肤,忽然间我觉得我突然间理解了红楼梦里写的肤若凝脂是什么意思。姐姐的两个奶子很大,但是没有给人累赘的感觉,骄傲的在胸脯挺着,小腹平坦光滑,下面是黑色的森林,看不见那个让我迷醉的洞穴让我有些失望。 

姐姐爬到了我的身上,用手扶住了我怒挺的鸡巴,我本以为她会给我带套,没想到姐姐用下身凑过去,用手扶着我的鸡巴在她湿润的下体摸索着。似乎是找到了地方,姐姐先是慢慢的往下坐,我感到龟头慢慢的被包裹住,温暖的感觉通过鸡巴传遍了我的全身,知道心底深处。当我龟头完全被包裹住的时候,姐姐猛地一坐,我和她同时发出销魂的呻吟。 

久违了,会吸的小穴,我在心里狼嚎着。 

姐姐做在我的跨上,用温暖紧窄的阴道上下套弄着我的鸡巴。经过这么久和可可的实战演练,我哪还能像上次那样初哥,我抓住姐姐上下交姌的节奏,趁着她沉醉在稳定的快感的时候,我在她往下做的时候猛的听起了跨,配合着她的运动趋势做着猛烈的冲撞。姐姐似乎被这突然出现的强烈快感刺激到了,猛然发出销魂的叫喊着,像是痛苦的呼喊,又像是快乐的呻吟。我加快了节奏,姐姐的叫声,交合处湿润的啪啪声,还有我低沉的吼声谱写了我和姐姐偷情的乐章。大概挺跨听了有4,5十下,姐姐的阴道的吮吸突然猛烈起来,全身颤抖着,忘乎一切的尖叫起来,指甲划破了我的胸膛。我的精门把持不住,最后狠狠的射进了姐姐的子宫深处。 

姐姐顺势趴在了我的胸口,全是不时的还颤抖一下,剧烈的喘息着。我把她的长发撩到耳后,轻轻的亲吻她的额头。 

那晚,姐姐像是一个无底洞,无尽的索取着,我们一共做了6次,做的我们都精疲力竭,忘记了可可,忘记了一切…… 

第二天我睡醒的时候,姐姐已经走了,她留了早饭和纸条,意思是让我好好照顾可可云云。 

后来发生了很多很多事情,有快乐的,也有痛苦的,可能以后我会接着写,但是有些痛苦的回忆,我可能没有心情再去回忆了。就写到这了,这是我的一次偷偷摸摸和两个女人一起做的经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