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其他小说

邪念成真—真实迷奸亲姐姐


我姐姐娜娜比我大三岁,今年已经30了。坦白的讲,姐姐并不算特别漂亮,但她是一个舞蹈教练,气质不错,个子不高,大概163左右吧,但是胸和屁股很大,很有熟女诱人得韵味。姐姐已经结婚了,有一个今年7岁的女儿。

我姐是一个良家,生活上很传统。其实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对她有性幻想,所以小孩子的性观念可能要比你们想的要早熟。在小的时候,夏天家里会铺一张凉席在屋里,我跟多次都偷偷拉开姐姐的裤子看她的下面,偷偷的摸她,小时候鸡鸡很硬,但当时并不会撸。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一个晚上,我和姐姐睡在沙发上。

大家都睡着后,我偷偷的摸姐姐的逼,后来她醒了,她就握住我的小鸡鸡,并不是撸,就是简单的握住,并对我说,别弄了。当时我还在上小学34年级的样子,姐姐娜娜是初中生了,现在想来,她当时可能已经给别人撸过了,甚至已经被操了。

后来年级慢慢大了,这种违背伦理的想法也只能隐藏在心里,只会在打飞机的时候想象娜娜成为荡妇,被我操的样子,借此发泄自己的空虚。但想干一次亲姐姐的想法虽已隐藏,但从没消失过。当然,现实不是日本电影,不可能直接跑到姐姐面前,把她直接扑倒。我只能想别的方法。

很明显,迷奸是最有可能让我实现愿望的方法。终于,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加入了一个QQ群,其中一个网友是做迷药这种生意的。犹豫再三,我从她那买了一瓶叫乖乖水的东西。为了保险,我自己先试了一下,确实能让人昏睡,到第二天会有些头晕呕吐的副作用,加上姐姐已经成家,住在另外的地方,所以也一直没有去尝试迷奸她。

机会还是来了,有一天我在姐姐的城市寻找门面,想自己做些生意,就住在了姐姐家里几天。而姐夫她这个人,经常夜不归宿。即使这样,姐姐也没跟她离婚,我想姐姐一定经常用手玩弄自己的骚逼。也许上天也要我干姐姐娜娜一次,我住在她家期间,她感冒了。那天晚上,姐姐将她女儿安排睡觉后,让我帮她冲一般包999的感冒冲剂。其实我我在拿着药和水杯的时候并没有想到要借机操她。当我将温水倒入杯中的时候,才猛然想起。这不就是最好的机会吗?有机会将迷奸药放入她的药中,即使明天产生副作用也可以归究于感冒的缘故。想到这,我手都有些颤抖,一下子特别亢奋。因为迷奸,特别是迷奸亲姐姐这种事,虽然打飞机时想过无数次,但真正做的时候还是有些让人恐惧的。最终性欲还是吞噬了我,我的脑海里有一个声音,就是一定要干姐姐一次,让她在自己面前露出淫荡的一面。

几个深呼吸调整了自己因亢奋都有些颤抖的身体,拿出怕被别人发现二而一直随身携带的迷药,匆匆倒入姐姐的药中,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将杯子和其她的感冒药拿给姐姐。

「怎么泡个冲剂要这么久?」因为下药,我用了将近7- 8分钟才给姐姐拿来药,她感觉奇怪,于是这样问我。

「刚开始没找到药,然后水也有些烫,就耽误了一会。」我这么回答她,因为心虚,我不敢看她的眼睛。

「哦」这毕竟是无关紧要的事,所以姐姐并没在意。

随后我坐在旁边的沙发上,装作看电视的样子,其实眼睛余光一直在看她将冲剂喝光。在这期间,我的内心还是很紧张的,忐忑不安。姐姐讲药喝光,又服下其她的感冒药,然后也开始看起电视。

这个迷药的说明是20到30分钟起效,我只能装作看电视来慢慢等候。我感觉时间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此刻变得尤其漫长。不过可能是姐姐本身就感冒的原因,大概10几分钟,姐姐就说「我有点困,有点头晕,先去睡觉了,你一会也赶紧睡吧。」随后她按了一下自己的太阳穴,眉头皱了一下就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哦,你赶紧去睡吧,我看完这点就睡。」我赶忙对姐姐说道。看着姐姐离开的背影,我的鸡巴都有些硬了,想着多年的邪念就要成真,我不由自主隔着裤子搓了一下自己的鸡巴。但我自然不可能马上跑到姐姐的房间,将她爆操一番。

我还要等她熟睡,药效完全起作用才行。怀着兴奋的心情我又等了大概半小时时间,期间我的鸡巴一直硬的可怕,自己一跳一跳的。

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我起身关掉电视,装作想要向姐姐借一下手机充电器的借口,去敲了敲姐姐的门。姐姐并没有回应。于是我打开姐姐的门,然后打开房间的灯,走向姐姐的床边。

「姐~姐~你睡着了吗?」我试探得喊她,并用手推了推她。看到她完全没有回应,我又加大了一点力度,用手拍了拍她的脸,还是没反应,看来药效起来了,我变得更加兴奋了。

我赶紧去关掉了她房间的灯,因为我怕灯光会将她照醒,而关灯后的漆黑中我的心虚也会变的少一点。

虽然关掉了灯,但我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手电模式,走到了这个即将从亲姐姐的身份转变成我的玩物的女人身边。

看着这种我无数次幻想过的脸,我感觉脸上的肌肉已经因兴奋而有些抽搐,嘴里也不受控制的出现口水,我只能不断吞咽着。

真的可以操自己的亲姐姐了!真的可以尽情的干娜娜了!我的脑海翻动着这样的想法。

抬起颤抖的右手,我摸向姐姐的脸庞。这张并不算的上动人的脸,此刻竟是如此诱惑。我的手在她的脸上慢慢的游走,摸她的头发,摸她的额头,摸她被头发遮掩的耳朵,摸她的脸颊,最后落在她的嘴唇上。

她的嘴唇并不丰盈,但却柔软又富有弹性。轻轻剥开她的双唇,又用另一只手撬开她的牙齿,我的手指伸进她的口中,按压着她的舌头,带出一丝丝的唾液。

忍不住了,我抱起她的脑袋,嘴巴品了上去。可能我的动作有些粗鲁,姐姐眉头皱了皱,随后又恢复平静。我尽情享用着她的双唇,一只手捏着她的脸颊,迫使她的牙齿分开。我的舌头尝试着去亲吻她的舌头,与此同时,另一只手也在她身上上上下下的游走着,最终隔着蕾丝的睡衣,落在她的胸脯上。

姐姐的胸很柔软,随着我的揉搓,不断改变着形状。我的嘴巴离开姐姐的双唇,我抬起头,看着姐姐的胸部。

沿着姐姐睡衣领口的位置向下一拉,两颗小葡萄都漏了出来。但再往下睡衣就拉不动了,所以我俯身抱起姐姐的上半身,将她的睡衣自下往上推了上去,但并没完全脱掉,因为我残存的理智告诉我脱下后再穿上就难了。

这下姐姐的胸部完全暴露在我面前了。我直接一只手捏住姐姐的左胸的葡萄揉搓了,然后含住她的右胸,用舌头舔着我多年来梦寐以求的葡萄。

随着我的舔弄,她的乳头和我的嘴巴发出滋滋的声音,骚逼娜娜的乳头慢慢硬了起来,而我舔的更加起劲了。但我并不会满足于此,于是我慢慢的将嘴巴下移,从乳头,乳晕,到肚脐,到小腹,最终到了她的耻骨地带。

我的姐姐穿着带走蕾丝边的黑色内裤,她耻骨处阴毛也从内裤中露出一些。

我此时已不急着脱下她的的内裤,因为我知道面前的这具肉体在几个小时内都将属于我,我要慢慢玩弄她。

强忍着兴奋,我回到我的房间,拿出避孕套和一个跳蛋。但我事先准备并不充分,就一个跳蛋并不能满足我玩弄她的欲望。我思索了一下,又找到了眼罩和一副隔音耳机,据说封闭了一些感官,而其她的感觉就会超的敏锐一些,所以我打算给姐姐带上眼罩和耳机来加强她肉体的兴奋度。又想了一下,我在厨房里找到了一根胡萝卜,嘿嘿一笑,我知道难忘的情景即将上演。

拿着准备的器具回到姐姐的房间,想到我亲姐姐的肉体要承受的事,我不由露出了笑意。将东西放在床边,我又一次上下审视着这具肉体。

看到姐姐的双脚,我很想舔弄一番,虽然我并没有恋足的癖好。我跪坐在姐姐的脚边,将她的两双腿直接抗到我的双肩上。我学着日本电影的样子,含住姐姐的左脚脚趾头不停舔着,然后舔她的脚面和脚踝。我对脚的欲望并不大,所以我将姐姐的双腿放下,摆成M形,让我的亲姐姐以最羞耻的姿势面对我。欣赏了一下,我开始舔起她的小腿,女人小腿的曲线是很漂亮的,我不由又将姐姐的右腿抬起,讲她的小腿里里外外都舔了一遍。

我要玩弄她白花花的大腿了。我将她的大腿抱在怀中不停抚摸着,这种丰盈的又光滑的手感真是爱不释手。抚摸着姐姐的大腿根,我拿起旁边的跳蛋,终于好戏要上演了。

我用手在姐姐的阴部位置,隔着内裤的抚摸着。用一根手指上下的挑动,又总整个手掌完全的覆盖住,恨不得将其据为己有,完全霸占。好了,用手机的灯光照着亲姐姐的内裤,然后从左侧扒开一部分,她的骚逼露出了大部分。

看见这副景象,我不由吞咽了一口口水。我的目光死死的盯住亲姐姐的骚逼,完全移不开了。天呐,我就是我20多年来魂牵梦绕的东西,这就是姐姐在初中十四五岁就可能被人操过的东西,现在终于暴露在我面前,我得到她了!!!我用手指戳向姐姐的阴唇,在上面轻轻慢慢滑动着。姐姐在睡梦中可能感到有些痒,有些被侵犯的快感,轻轻得哼哼了两声,但没有其它太大的反应。我知道姐姐如果醒着的话,肯定希望现在有人能含住她的阴蒂和阴唇,我自然要满足她,毕竟她可是我亲姐姐。我赶紧将准备好的眼罩和耳机给她带上。哈哈,小骚逼,现在用你全部身心去感受米被亲弟弟玩弄的快感吧!

我将嘴巴凑上去,姐姐泛着腥味的阴毛刮着我的脸颊,我舔着她的阴唇,时而用舌尖点着她的阴蒂。我故意弄出一点声张,亲吻她的骚逼时发出滋滋的声音。

很快姐姐就又了反应,她断断续续的发出哼哼声,我注意到她的手指也因快感不由自主的弯曲又伸直着。看到姐姐反应,我更兴奋了,我疯狂的舔弄着她的阴部和大腿根,恨不得将她的骚逼含在嘴里吃掉。

随着姐姐哼哼得声音越来越大,她的下面也溢出有点咸味的淫水。小骚逼,受不了吗?想让你的亲弟弟将大鸡巴插进你的阴道吗?我心里这样想着,但我还没玩够呢。

于是我拿起手中的跳蛋,打开开关,直接调到最大的振动幅度,然后放到姐姐沾着淫水的阴蒂处,将刚才拉开的内裤又穿好,这样内裤包裹这跳蛋,跳蛋就不会掉下来。

果然,阴蒂这么敏感的地方,经过跳蛋伴随着嗡嗡声的刺激,姐姐完全受不了了。她的哼哼声已变为从喉咙处发出的呻吟。

嗯~嗯嗯~啊啊啊~啊~啊~

姐姐的脸庞已经因兴奋变得通红,她的眉头皱在一起,一声声的呻吟在房间里回荡。她的手指因快感将床单抓出一道道痕迹,下体和双腿也不安的扭动着,内裤已因淫水湿出了一道痕迹。看到面前这个平时的良家人妻,我的亲姐姐被我玩弄出这副景象,我已忍不住想要将鸡巴插入她的骚逼中,尽情操弄。但机会难得,我必须要玩个痛快,我要玩遍眼前这个骚逼的身体每一处!嘴角露出淫笑,我知道我最该玩弄的地方。肛门!

姐姐是个普通的人妻的,屁眼肯定还没被开发过。果然,姐姐的屁眼很紧,一根手指都戳不进去。不过我也知道我只能将她的屁眼玩一玩,假如我在她没灌肠,并且现在昏迷的状态下跟她肛交的话,极可能使事态失控,甚至伤害到她的身体。但玩一玩还是要的。

没有润滑的情况下,想将手指插进她得屁眼很麻烦。所以我回到厨房,用水杯接了一些食用油回来。

姐姐在跳蛋的刺激下还在呻吟扭动着。她应该快高潮了,我猜测。但我现在只想玩弄姐姐的屁眼。我用手指沾了一点食用油抹在她的屁眼上,又在手指上沾了一些。有了润滑,果然顺利多了,一根手指很轻松的插了进去。这种肛门被异物插入的感觉,领姐姐很难受,眉头皱的更紧了,呻吟中也夹杂的一丝痛苦,然而她的痛苦却只能让我更加兴奋。我将第二根手指又插了进去,然后第三根。姐姐更加痛苦了,身体不停扭动想要躲避,呼吸也越加急促。

差不多了,于是我分别用手指勾住姐姐的屁眼两边,向两边慢慢的扯开,我要将她的屁眼扯开。跳蛋的刺激和屁眼被人撕扯的感觉,让姐姐发出痛苦又享受的呻吟声,脸上的表情向要哭了一般。当时我甚至没去考虑这样的刺激会不会让姐姐醒来,不过好在最终姐姐没醒,现在想来却有些后怕。

她的屁眼已被我扯开足够大了,于是我将准备好的胡萝卜拿过来,怕胡萝卜在姐姐的屁眼里断掉,于是我在上面套上避孕套。现在姐姐的屁眼因为失去我双手的拉扯,一张一弛的,不停收缩。我拿着胡萝卜对准姐姐的屁眼,慢慢的推了进去。待到进入到5厘米左右的样子我停了下来,这里已足够刺激。

胡萝卜就这样插在姐姐的屁眼里。姐姐还在不停呻吟着,她的内裤已经被淫水湿透了。姐姐应该已经高潮过一次了,但我专注于玩她的屁眼,加上房间灯光昏暗,我没注意到。不过没关系,接下来才是重戏,我这个亲弟弟要用鸡巴将亲姐姐再操到高潮!

我这才脱下自己的内裤,我的龟头已经因兴奋溢出了一丝丝的前列腺液。于是我邪笑一声,直接坐到姐姐的胸口处,想要用姐姐嘴巴来舔干净。

因为姐姐是昏睡的状态,她的牙齿是咬合的,想要打开并不容易。我只能用一只手捏着她的脸颊,一只手拨开她的牙齿才勉强让我的鸡巴插入姐姐的口中。

啊~我的亲姐姐在为我口交!我的龟头触碰着姐姐的舌头,我的鸡巴似乎要融化在姐姐口中。姐姐嘴巴的温热带给我无穷的快感,我的鸡巴一下一下,进进出出的顶着她柔软的舌头。我没法大幅度的抽插,因为我的鸡巴是不是触碰到姐姐的牙齿,还是挺疼的的。

因为紧张和兴奋,我感觉我似乎要射在姐姐嘴中。我赶紧将鸡巴从姐姐嘴中抽出,我可不能现在完事,姐姐的骚逼还在等着我的抽插呢。

我从姐姐胸前坐起来,将姐姐的两腿分开,然后跪坐在中间。我拿出避孕套套在直挺坚硬的鸡巴上,然后将姐姐的内裤褪到她的脚踝处,跳蛋也因此掉了下来。姐姐受到的刺激突然消失,使她的呻吟声小了下来,到眉头还是皱着,脸庞和脖子都有些通红。

小骚逼,你以为这就结束了?嘿嘿。重头戏刚开始呢!

我将姐姐的双腿抗起,然后又将它们摆成M形,压在姐姐的胸前。这下子,姐姐淫水泛滥的骚逼完完全全的暴露在我的眼前。

终于,我要干你了,我要干亲姐姐的骚逼了!

将鸡巴对准姐姐肉穴的洞口,慢慢的插入。

好热,好紧!姐姐的骚逼让我好舒服。随着我的插入,姐姐才舒展的眉头又皱了起来。我用力一挺,我的鸡巴完全插入姐姐的肉洞中。

嗯~姐姐不由自主发出一声低呼声,我也喘了一口粗气。随后我慢慢的抽插起来,先是轻柔的,然后一点点加大力度。鸡巴撞击姐姐骚逼不断的发出啪啪声,姐姐也因为我的抽插发出淫荡的呻吟声。我俯下身子,一边继续操着亲姐姐的骚逼,一边直接用嘴巴封住姐姐的嘴巴,姐姐的呻吟变成了低沉的闷哼,却令我更加兴奋。

「现在我要从后边操你!」我对着姐姐低声说道,不管她能不能听到。我起身将姐姐的身子从正面翻到趴在床上。我拿起旁边的被子叠在一块放在姐姐的肚子下,以便让姐姐的屁股掘起来。现在姐姐的骚逼和屁眼都对着我,她的屁眼里还插着胡萝卜呢,真是淫荡又好笑。为了能方便我抽插,我只好将胡萝卜掰断一截,留下一截继续插在里面。我对准肉洞,再次插了进去。我继续抽插着,现在要比前面插的更深,姐姐的呻吟声也更打了一点。

我看着自己鸡巴在亲姐姐的骚逼里进进出出,还带出一些白沫,无比兴奋。

我又用手拍打着姐姐的屁股,拍打着这两瓣白肉。姐姐屁眼上的胡萝卜也随着我的抽插摆动着。

我用更大的力度的抽插着,恨不得将我亲姐姐这个骚逼穿透!姐姐的呻吟声越来越大了,她怎么也像不到带给她如此快感的是她的亲弟弟吧?我用手拍打着她的屁股,不停操着姐姐的骚逼,喘着粗气,喉咙里也发出舒服的低吼。我的每一下抽插都顶得姐姐身子晃动,突然我感到姐姐的骚逼里一阵阵收缩,她的呻吟声也不断变大,我知道姐姐要高潮了,而她的收缩也让我到了失控的边缘。

我用尽平生最大的力气加速操着姐姐,姐姐的收缩和你紧了!不行了,我要射了,我赶紧拔出鸡巴,拿掉避孕套,将鸡巴对准姐姐的脸用手撸动着,另一只手拿掉了姐姐脸上的眼罩。我要射在我骚逼亲姐姐的脸上!

啊~随着一声低吼,我的鸡巴喷出白浆,洒在了姐姐通红的脸上,头发上,还有一些落在了姐姐枕头上。呼~呼~我喘着粗气,姐姐也因为高潮的余韵抽搐着。看到眼前被我尽情玩弄的亲姐姐,我感到无比的满足,露出了笑意。

平复了一下心情,我拿起手机对着姐姐拍了几张照,留作我日后的纪念。最后我拿起纸巾讲现场清理干净,拔出姐姐屁眼里的胡萝卜,把姐姐的内裤也穿会原位,虽然已经湿透了,但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再三审查,觉得万无一失后离开了现场。

那一夜,我的内心掺杂着兴奋和后悔,整夜未眠。

第二天,我早早的起来,我要观察姐姐有没有察觉到什么。我明白她现在肯定会察觉到身体的反应,但我将她屁眼的玩弄程度已放的极低,至于她骚逼的变化,我已将现场清理干净,她只能当做自己做了一场春梦,即便有些怀疑,我也顾不了了。

姐姐起床了,我装作关心的问道:「姐,你感觉怎么样?感冒好些了吗?」「好像好一点了,就是还有些头晕。」姐姐回答到。

姐姐没有察觉到?还是想不到自己的亲弟弟回对自己做出那种事?无论怎样,这就是我迷奸自己亲姐姐,娜娜的故事。

写到这,鸡巴又硬了,找个机会一定要再干她一次……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