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其他小说

地下铁碰着她


「往上环列车即将到达,请先让乘客落车」熟悉的广播令我意识到我已经下了班,一日劳碌,身体已经疲累得随时倒下,只是生活惯性维持着日常作息。

每天这个时候,她都会准时乘这班车回家,想到有机会见到她,我顿时抖擞起来。事实上,我还未曾和她交谈过,只知道她是在附近上班。自从发现这位美人后,我每天都在同一车卡等待她的来到,装着凑巧般与她共乘同一车箱内,好让我能偷偷的看着她。

她到了!我不敢盯她太久,生怕她发现我这个跟踪怪人,可是眼角仍然情不自禁朝她那方向看。她似乎也意识到我的存在,略显尴尬的别个头去。我吓得马上低下头不想被她看到我面红的样子。上车后,我坐着她对面,这有利我继续偷窥。

我拿出村上春树的《1Q84》作掩饰,双眼不时往她身上扫。她也在看书,那付专注的表情让我更意乱情迷,长短有序的浏海,披肩的长发,长而弯的眼睫毛,白晢的肌肤,看来是个二十出头的少女,多么可爱的女生啊。有时,她看书看到有趣处时,嗞的一声轻笑起来,笑声清脆悦耳,她究竟在看什么书呢?被眼前美景吸引,我可没闲情看村上的小说。

列车到湾仔站等,有三个醉醺醺的青年上车,登时令车箱内满是酒气。那三人摇摇摆摆的走到少女面前,三对淫眼不时往少女身上扫,不时发出猥亵笑声,其中一人更大胆的想坐在少女的大腿上,另外两人也在拍手叫嚣。

车箱内其他乘客见三青年孔武有力,都不敢出手相助。我见偷窥对像被人捷足先登,那能咽下这口鸟气,还好前几年乘着电影《叶问》热潮,上过几堂咏春班,对拳术也略知一二。我霍然站起来,怒气冲冲的走到三青年面前。我突然想到此情此景,怎么像《电车男》的情节啊?可能我义勇相助的话,就能泡得那个少女了,真是天赐良机啊。

回过神来,我已经倒在地上,三青年的拳头在我身上雨点般洒下,其他乘客早已吓得由尾卡逃到头卡,剩下两三个不识死的少 年拿出手机在拍片,可能今晚youtube就能看到我被人痛殴的英姿了,话说回来,有雅兴在那边练摄影技术,为何不来救我?想到我学的咏春原来是花拳绣腿,竟然连烂醉青年也打不过,学费白交事小,在少女面前出糗事大,被人痛打成这样,教我如何再有勇气去偷窥她呢?

我听到几声惨叫,身上的拳打脚踢顿时停止,我向上一望,两个青年已经倒在一旁,昏死过去。更吃惊的是,那少女一手执起一名青年,一手不断掌刮着他并叫「我叫你向他道歉!」,那烂醉青年凌空的双腿在空中乱舞,作着垂死挣扎,看来他根本听不到少女的说话,果然,酒精加疼痛让他昏倒了。少女将他往门边一摔,拍拍双手便朝我走来。

她蹲下来观察我的伤势,尽管身体疼得似四分五裂,但少女身上传来的阵阵香气似乎有麻醉功效,让我痛得幸福无比,恨不得再断多一条腿来博得少女同情。少女见我毫无反应,以为我被打坏脑袋,问了句「身上有什么地方很痛吗?」。我很想答「我的心很痛。」却开不了口。少女又见我不回答,继续说「放心,我是护士,让我看看你的伤势如何。」便开始在我身上东寻西索,似乎想看看我有没有骨折。我这么大个人,第一次与女孩子作近距离接触,还是这么漂亮的女孩,只觉脑袋空白一片,叫我如何应对?

少女继续替我检查伤势,当她俯身按着我的肋骨问我疼不疼时,竟然春光乍泄,我看到她在小背心下的陶瓷般白的双峰,虽然尺寸不大,但看来是那种什么「警钟胸」。视觉刺激如此强烈,无论大脑还是细佬都同时充血,又感到鼻子一凉,原来连鼻血也涌了出来。不能再让少女继续放肆了,否则我就失血致死。连忙用手擦走鼻血,辛苦的撑起身来,准备离开车箱,我可不想再被少女看见我这付窝囊样。

她见我勉强支撑着身体,先是吃惊的说「请不要乱动,否则只会伤上加伤!」但见到我坚定的眼神后便明白了,她知道我不想反被一个原本想救的女子救回来,便扶我起身,关心的问道「看看能自己行走吗。」没走几步我便一个踉跄向前仆下,幸好少女及时伸手将我抓住。看来我的伤势果然不轻,没有少女扶着的话跟本走不到路。无计可施下唯有叫少女继续扶着我走出车箱。此时列车内的其他乘客纷纷返回事发车箱围观着,那几名不知天高地厚的少 年还在替倒地的三人拍照。

少女温柔的问「要去医院吗?我刚替你检查过,你的伤势可能很严重呢。」我连忙否定「不了,我想我没甚大碍的,我天生皮粗肉厚,这点伤休息几天就会痊癒了。」说毕为了展示自己仍然健壮,刻意乾笑几声,可是身体一动,无数瘀伤传来彻骨之痛,与其说是乾笑,不如说是惨叫。

少女认真的说「不行!现在放你回家的话,说不定会死在家中呢,让我送你去医院吧,救命恩人。」我见她如此固执,而且身上伤势轻重未知,说不定真可能家中暴毙,顿感心寒。便答应她去一趟医院。但她那声「救命恩人」纵然叫得诚恳,我却不是味儿,说起来她才是我的救命恩人呢。

我停下来,对少女说「不过去医院前,我有个地方想去。」少女好奇的问「那里?」「厕所」「好,我扶你去吧。」「嗯,谢谢。对了,刚才见你出手利落,三两下子便打底了那班坏人,看来你也学过功夫吧?」少女想了想再答「…也算是吧,都是爸爸教我的一些防身术,没想到今日竟然派上用场了。」「看来你爸爸来头不小呢。」闲聊着已经来到车站大堂,我见到几个车站职员边拿着对讲机边快步冲向月台,看来是去处理刚才的打斗了。我打趣地说「地铁职员的行动这怎慢,都打完了他们才去善后。」少女也笑着回答「不是他们行动慢,是打斗发生得太快了,你三秒就被人打爬在地上,我也只用了半分钟便收拾了他们。」我默言,继续走着,片刻已经来到男厕门外。我叫少女让我自已走,可是少女一放开手我就向前跌倒,这样子跟本没法子上厕所嘛。看来只好忍着尿去医院解决了。少女默默地看着我,突然鼓起勇气的说「请让我扶你进厕所吧!」我不敢相信眼前的少女会如此大胆,可能她纯粹为了「报恩」才做到这一步,还是她是那种性观念开放的女生?但作为男生,虽然不好意思,但有美女陪着上厕所,光是想想已经让人兴奋,教我怎样拒绝?「嗯……好吧,那先谢谢你了。」少女扶着我一拐一拐的走进男厕,其他尿客见到此情此景,无不大惊,最可笑的是使用尿兜的那班男人竟然忘记了大鸡巴还在喷射,吓得马上拉起裤链,弄得裤子一片尿污渍。我偷偷看了少女一眼,她脸子胀得通红,低下头不想让他人见到,这模样可爱极了,也证明她的确是为了答谢我才这样做的,我反而有点不好意思。

我指示少女走进一个厕格,好让其他男人不再瞪着少女。门关上后,我叫少女背着身继续扶着我,待我解决完后才转回来。我拉下裤链,准备解决时发现一大问题,忍不着惊叫。少女闻声后偷偷的转过头来,瞧了一眼后又马上转回去,脸子更红了。原来我的大鸡巴不知何时起挺立起来,可能是车箱内见到少女走光那时吧。总之这个样子的话是尿不出来的,这样熬下去等大鸡巴软化也不是办法,但我又很是尿急,一时之间也想不出什么办法。

少女见我久未尿尿,便害羞地小声问道「怎么了?解决了吗?」我不知如何回答,只好说「也不是尿不出来,只是要等一段时间才尿得出,现在只能等待一回了。唉,看来都是那场打斗惹的祸啊。」少女内疚地说「对不起,原来是我的关系。真想不到他们这么歹毒的,早知我就多揍他们几拳。啊,请让我看看你那儿的伤势。」说着又以护士照顾病人般的眼神转头看着我。

什么?她以为我尿不出来是被那三人打伤大鸡巴,她未免太天真吧?拜托了,我大鸡巴那么硬还不都因为你,现在又和你在同一厕格内,要我怎能令大鸡巴软下来啊!现在跟她解释也没用了。慢着!说不定可以利用她的关怀令大鸡巴软化的,不妨试试吧。

我故作辛苦的说着「嗯,那烦麻你替我检查一下吧,我那话儿现在很不舒服。」少女小心地扶着我,转过身来,接着走到我面前蹲下。先是认真的看着我的大鸡巴,都看得我有点不好意思了,又听到她喃喃的说「没有明显外伤」,然后双手托起我的大鸡巴不时向左摆向右摆,前后的审视,又问「会疼痛吗?」我摇了摇头,她便继续检查。少女仍喃喃地说「接着是阴囊」,於是双手捧着我的蛋蛋,前后左右摇了摇,问我「觉得不舒服吗?」我想答「舒服极了。」但为免引起她疑心,只说「没什么感觉」。

少女点了点头后,双手温柔的捏着我两颗蛋蛋,以姆指和食指轻抚似的揉着,一阵激刺爽入脑门,我的大鸡巴更为坚硬了。我说「继续揉着的话,可能会令大鸡巴变软的。」少女以为找到病源而变得兴奋,双手加快了轻揉的速度,更不时的让双颗蛋蛋轻微碰撞着,虽然略为疼痛,但少女又一阵抚摸,使得爽快感掩盖过痛楚。少女得意的笑道「爸爸说,大鸡巴是男孩子最重要的部份,很容易受伤,要好好保护他喔。」我心想你这个是什么爸爸,竟然跟女儿说这种话,不过看来她的家庭关系也延融洽的。

少女双手忽然停下来,不解的问「怎么大鸡巴会愈揉愈硬的呢?不是会变软吗?」我见再这样拖下去没完没了的,便直接地说「来,我教你如何令他变软。」少女以充满好奇的双眼看着我,似乎佩服我的医学知识比她还丰富,其实只是性知识比她丰富点而已,这都多得经常看日本毛片之故。

我说「这就要用你的双手配合了,瞧,你可以用手套住我的大鸡巴,上下套弄着,注意别太大力弄痛龟头喔。」自己也示范了一次打飞机的动作给她看。少女慢慢伸出手,轻轻包围着大鸡巴,以不纯熟的动作套弄着,一会儿后她问「这动作正确吗?会令大鸡巴变软吗?」我答「嗯,不错了,还可以加快速度。」即使少女的动作怪怪,但第一次有女生玩弄我的大鸡巴,感觉比自己打飞机爽得多了。

我想起日本毛片的一个镜头,於是叫少女「你可以一手继续套弄大鸡巴,另一只手轻揉我的蛋蛋,这样子很快就会软下来的。」少女深信不疑,果然上下其手,其实单是揉蛋蛋或套弄大鸡巴我都快要受不了,何况双管齐下。少女再把玩一阵后,我感到股间有股热浪涌出,知道快要射了。连忙叫少女停下来将我扶向厕所,我大胆的抓着少女的小手继续套弄我的大鸡巴,少女也配合我的动作不断在大鸡巴上上下游走。

终於,我那只抓着少女的手感到一阵抽搐,相信少女比我感受得更强烈。一道精液射在坐厕内,还有少许粘在少女手上。少女很好奇的看着手上精液,用手指仔细的把玩着,还用鼻子去嗅,说「嗯,真腥。」看来她是第一次看到男人的精液。我说「这些白色东西弄出来后,大鸡巴就能软掉,我就可以尿尿了。」少女像完成任务的说「真的吗?帮助到你,小娴很高兴呢。」「原来你叫小娴啊?我叫啊凌,真高兴认识你呢。」我伸出右手与她相握,却忘记了她的手上粘满我的精液,算了,又不是其他男人的精液,我接受得到。

精液尽泄后,一阵尿意袭来,这次软掉的大鸡巴终於能尽情的倾泻出尿液,忽然觉得,原来尿尿有时和射精一样爽的。

小娴见我尿完后,急忙说要扶我出厕所。我说「那先要我穿回裤子才行。」小娴脸登时红起来低声说「对不起。」她还是这么可爱,真不敢相信她在几分钟前还跟我做那种事情。

走出厕所后,看一看时钟,原来已经过了半小时,这泡尿撤得真畅快啊。小娴继续扶着我出闸口,旁人见到一个妙龄少女扶着一个混身伤痕的男人莫不侧目,我可不理得别人的目光,尽情的倚在小娴身上,还借势的用手肘顶撞她极具弹性的乳房。这小娴力气可不小,我已经算是健硕之人,她还能面不红气不喘的挑着我行,看来这女人不可得罪。

我想起一件事「小娴,今天发生的事情,包括我们打架和在厕所干的事,都不要跟别人说啊。」小娴却不解的问「为什么啊?人家觉得今晚很有趣呢,发生了很多值得回味的事情。」我故作严肃地说「我这人喜欢低调,不想被人知道我的事情,而且在厕所发生的事,我认为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答应我不要对人说好吗?」女人果然听到秘密后心花怒放,马上回应「好!我不会跟别人说的。」我总算放下心头大石,就怕这个天真少女将厕所的事情告诉家人,光是女儿也这么厉害,若爸爸也找上门,我就死无全屍。

走到的士站后,小娴将我推上了的士。想起今晚所发生的事,都觉不可思议,忍不住说「小娴,我们还有机会再见面吗?」小娴温柔的说道「嗯,老地方见吧~」老地方?那即是地铁站吧。我说「好,那一言为定,不见不散!」说完的士司机已急不及待的开车了,我只好隔着车窗和小娴挥手道别。明天又能见到她呢,想到这,全身又充满干劲。

对了,好像有件事情被遗忘似的………糟糕,我忘记去医院检查伤势!光是想着射精尿尿,反而忘记了最重要的事情,明天会不会暴毙在家啊!?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生理作用,我全身无处不疼,身体像被凌迟处决般剧痛,每块肌肉似乎想离我而去,看来始终都要去医院一趟,我好不容易叫司机改去最近的医院,说完后已经倒在后座不省人事。

    字节数:10155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