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其他小说

天使的淫落番外-完全疯狂


八月的女团大战精彩纷呈不说,男团BingBang更是又一次回归,各大音乐节目的一位竞争更为激烈。

对于现如今在韩国人民眼中人缘不好Tara,也就是回归赚点人气和新歌回馈一下粉丝的热爱。

以水手服为式样的打歌服系列,在粉丝眼中更是美丽性感至极。

在我眼中,MTV中那套白色水手服才是最美丽的。

一艘24米长三层甲板的游艇,船舷号是英文Queens,还有一个皇冠标志,静静的躺在码头上。

繁忙的打歌行程中难得的休息日,我约好六女来到自家游艇码头,准备一会出海游玩。

「素妍,东西都搬完了吗?」我做着船上的出海准备,对着身边的素妍问道。

「差不多了,恩静和智妍再搬一些食材就好了。」「那好吧,我们等会下午四点要出海。」「好,我知道了,老公。我会通知她们的。」朴素妍转身离开船舱。

我抬起头看着岸边,朴孝敏、李居丽、全宝蓝三女拎着一些包包,穿的短袖热裤,头戴不同款的帽子和太阳眼镜走向游艇。

一番忙碌的准备工作完成后,游艇按时驶离码头,来到了韩国釜山外海。

刚出海没有多久,六女就在船上玩起了水枪,满船的乱跑打起了捉迷藏式的水仗。

直到落日时纷,六人才玩的有点脱力的稍稍歇息一会,我和Tara的六女坐在船头,一边喝着酒,一边欣赏着海上的美丽落日。

当最后一丝金黄的光线落入海中时,海面上夜色升起凉风习习。

「好了,落日看完了!去把湿衣服换了,吃晚饭了。」「哦」六声长短不一的应答声,六女纷纷进入船舱之中换衣,我收拾了一下残留的垃圾也进入船舱。

游艇是分三层的,底层尾部是动力舱和储物舱,前部是七间起居室,靠正前方船头部分最大的那间是我的,左右两侧各三间,按照皇冠成员的年龄排列,内部装修也是按照她们的喜好装修。

游艇船体突起的第一层,依照从船头到船尾的布局,依次是驾驶舱、餐厅、游乐厅、酒吧、尾门路甲板平台,挂有两辆水上摩托。

餐厅和游乐厅的中间是连接低层和一层的旋转楼梯通道。

最上层布局,是备用驾驶舱和露天烧烤休闲区。

底层六间卧室中,六女都在悉心打扮着自己,各自不是在化妆,就是在试衣服。

做为老大的全宝蓝正在细心的梳着自己的流海,让自己显得更加年轻和俏皮可爱。

老二的李居丽,坐在梳妆台前,小心的给自己上着粉底,镜面内映照着夫人的美丽动人。

老三的朴素妍,用睫毛夹修整了一下自己的睫毛,看着镜中不时眨动的双眼,甚是满意自己此刻的造型。

老四的含恩静,人称「四爷」,早已打扮完毕的含恩静,正对着镜子练习着撒娇的动作和表情,不愧是私底下爱撒娇的主。

老五的朴孝敏,换装完毕的她对着镜子,不停的摆着各种性感姿势,但眉间的紧皱,似乎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

忙内的朴智妍,不太喜欢化妆的她只是稍微画了一个澹妆,再给自己的水手服里添加了一件自带软垫的胸罩,好让自己的胸部看上去更加挺拔。

底舱的过道里,换装完毕的人陆续打开房门走出来,「还有谁没好?」朴素妍数着人头问道。

「呃……孝敏不在?」含恩静看了看周围,发现只有朴孝敏不在。

「我去看看?」朴智妍转身敲起朴孝敏的门。

「孝敏Eonni,好了没有?」「啊……」朴孝敏前面看了半天镜子,觉的自己腿上少了一点,拿出一些油抹在腿上。

顿时一双美丽的长腿在油光下光彩闪亮,「哦……快了。」朴孝敏将最后一点油在腿上抹均匀,在门外众人的催促下走出门外。

「好了!好了!来了!」「吃饭喽!」朴智妍推着朴孝敏,跟在众人的后面前行。

餐厅里的预备工作我已经做完,新鲜的牛肉、五花肉、海鲜,还有一些拌菜之类的。

「Oppa,今天的晚餐好丰盛啊。」朴智妍看着桌上华丽的菜肴,赞叹道。

「对你来说,有肉就行。」我刮了一下朴智妍的鼻子,调笑道:「好了不说了,开饭!大家坐。」众人纷纷落座后,立马就开动起来,一边喝着酒一边烤着肉类。

一小时候,美美的吃了一顿的我们,转移到了酒吧,商量着饭后的消食活动。

刚才在餐桌上已经喝了不少酒,现在又开始喝啤酒,虽然还不至于醉人,但是六女的俏脸已红晕遍布。

我头枕在朴素妍的大腿上,朴素妍双手按摩着我的太阳穴;双腿翘在李居丽的大腿上,李居丽则按摩着我的小腿。

朴素妍弯腰替我按摩的时候,身上的香气不断的钻入我的鼻中。

有道是闻香识女人,我闻着素妍身上的体香有些入神,「今天下午,你们玩的很疯啊?」「是啊,这不是这段时间难得出海玩吗?」朴素妍说道。

「对啊!好不容易打歌期结束!大家还不抓紧时间好好玩。」李居丽同时答道。

「要不我们给你表演一下我们的新歌?」一旁和另外三人一起玩花牌的含恩静提议道。

「好啊!好啊!」朴智妍附和道。

「好啊,你们表演新歌!」一首欢快的曲子在游艇的舱内响起,六人在欢快的节奏下翩翩起舞。

我的视线随着六人不断摇摆着的臀部移动,最终聚焦在含恩静和朴素妍的丰臀上,另外四个的臀部不是太瘦就是不太翘。

慢慢的六人背朝着我,缓缓的摇摆着臀部蹲下身后,又转身站起对我摆起最后POSS。「Oppa,好看吗?」朴智妍的小脸上一脸你要夸奖我的表情。

「好看!」我竖起大拇指赞道。

「呵呵呵」朴智妍开心的发出一串笑声。

「好了,跳完舞应该有点累了,都找位子坐下来。」我打开卫星电视,点击了早预定好的节目,「《我的鬼神大人》,想补看的人都坐着看,不想看的人和我去拿些零食饮料过来。」「老公,我和你一起去拿。」朴素妍起身跟在我的身后,走向餐厅的厨房。

在冰箱和零食柜里一阵翻找后,厨台上堆满了零食和各种饮料。

我在其中看到一盒巧克力棒,拿起来对朴素妍说,「素妍,要不要一起来一口?」「老公!」朴素妍接过巧克力棒盒,玩起了我和最爱的游戏,打开后拿出一根,将一端含在嘴里,另一端指向我。

我含出巧克力棒的另一头,看着朴素妍由远及近的慢慢从另一头咬过来。

挺翘的鼻尖和精致的面容,在我的眼中不断的放大,呼吸间喷出的兰气更是让人迷醉。

两人唇间的巧克力棒变得越来越短,直到两人的唇瓣紧贴在一起。

朴素妍的嘴唇非常的柔软,嘴型也十分的漂亮,让人亲上后舍不得离开。

我和朴素妍紧紧的搂在一起,两人的唇瓣紧紧的贴合,舌尖在两人的口腔内激烈的交锋着,不是我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缠绕,就是她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回进着我的攻势。

「素妍,你的嘴是越来越甜了。」一阵热吻后,我依依不舍的离开朴素妍的红唇,舌尖不时在嘴角和唇边划过。

「老公!」朴素妍妩媚的看了我一眼,主动的抬起头,包含热情的吻上我的嘴唇,舌头在我的嘴里快速的活动着。

又一次的热吻,两人忘情的相拥在一起,勐烈的从对方身上索取着。

这一刻,两人都觉得天地间都只剩上彼此。

我一只手搂住朴素妍的腰身,另一手在她白色水手服包裹的突出山峰上揉搓着,感受着她的伟岸。

「咳咳!」李居丽站在一边,握拳放在嘴边咳嗽着,「你们要亲到什么时候?」「啊」「咳咳咳」我和朴素妍被惊的有点岔气,剧烈咳嗽着,「智妍几个,可都是等急了。你们要什么时候才吃的东西送过去?」李居丽调笑着说道。

「我先把吃的东西,给她们送过去!」朴素妍抱起柜台上的零食和饮料,离开了餐厅。

李居丽也准备转身离开时,被我一把抓住胳膊,搂进怀里。

「这就想走!」我和朴素妍正在兴头上,马上就要有进一步动作,没想到被这个腹黑居给搅和了。

「你还想要怎么样?」李居丽回头笑着看着我,笑眼里充满了挑逗的意味。

「当然是补偿了,Bu-in。」说完我一下吻在她丰润的嘴唇上。

「嗯!」李居丽的薄唇被我封住,在我舌头的攻势下,双手渐渐的缠绕在我的颈后。

「二副,你是不是应该给船长一些更好的补偿。」我拉过李居丽的手直接按在我早已隆起的裤裆上。

「当然了,船长。」李居丽的手在在我的裤裆上摩擦了几下,随即缩回双手捧住我的脸暇,亲吻了一下我偶的嘴唇厚,双手慢慢沿着我的胸膛滑落,身体也向下蹲去。

我看着李居丽蹲在地上,双手熟练脱掉了我下身的裤子,将雄起的阴茎握在手中,不住的搓动着茎身。

「Yeobo,舒服吗?」李居丽快速搓动着阴茎,指尖时不时在龟头上划过,刺激的我全身血液上涌。

「Bu-in,快……快点。」李居丽抬起头,手握着我的阴茎平放在自己的脸上,我向下看去,阴茎从中间将她的脸分成两半。

而李居丽则手握着我的阴茎不时拍打着自己的脸暇,或伸出舌头沿着阴囊、阴茎茎身、冠状沟,向龟头舔去。

明明是一个容貌美丽动人,气质端庄的俏佳人,但是却一脸妩媚,眼神中诱惑十足,手上动作不停的取悦着她眼前的男人。

「Bu-in,你是越来越坏呢?」「坏,还不是你教的?」李居丽把龟头塞入嘴中,不停的吮吸着,「不喜欢吗?」「喜欢!是男人都会喜欢。」在李居丽的舔弄下,我的阴茎涨的越来越粗大,坚挺的都有些发硬生疼,龟头上一股股悸动,让我有好几次忍不住要射在她的小嘴。

比朴智妍和含恩静那样的大嘴,我还是更喜欢朴素妍、李居丽,全宝蓝这样的小嘴,每次看到她们的小嘴被我粗大的阴茎塞的满满的,就别有一番成就感。

阴茎在李居丽的吮吸下,表面变得越来越水亮,我拉起李居丽将她抱起坐在柜台边上。

我伸手解起她的皮带,在她配合下脱下白色的短裤,眼前一闪而过的妙处,在李居丽双腿夹紧后消失不见。

当我双手扳开李居丽一双美腿后,才再次看见她的美丽花径。

金色的长发自她的脸庞垂下,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下,一双眼波横流的美目,更加诱惑人心。

平日里不为常人熟知的丰胸,一对美乳少说有C罩杯,分开的双腿间,两瓣闪闪发光阴唇彰显成女主人的情动。

「Bu-in,你真是水做的?」我手指划过湿滑的阴唇,轻轻的探入一根手指进入她的花径。

「呃……啊呃……啊啊」李居丽在我轻缓的抽动下享受着欢愉的涌起,闭紧双眼扬起脸,微微抽动的翘鼻。

我的两根在李居丽的阴道内时急时缓的抽动着,她的表情显得十分享受。

「啊啊啊……啊啊……啊呃……哦哦……噢哦……呃」时长时短的呻呤声后,李居丽高潮的喷出一股股阴精在我手心。

看着余韵中光彩动人的李居丽,我抓住她的双腿将她向我一拉,扶着坚挺的阴茎直插入她双腿之间的阴户中。

「啊……Yeobo……又来了……啊啊……呃……好……啊。」我双手扶住李居丽的腰身,腰部快速的挺动着,犹如熟客般的阴茎一次又一次在她的花径内扫过。

李居丽挺起的腰身在勐烈的抽动下剧烈的摇晃,雪白的美乳也上上下下的弹跳着,像是要从衣服里跳出来。

我伸手拉下她水手服后的拉链,褪下她胸前最后的遮羞物,低头一口咬住其中一边乳房的乳头,用力吮吸着那粉嫩突起的敏感之处。

「轻……啊啊……轻点咬。」李居丽双手抱住我的头,将我的脸压在她高耸的山峰上。

在我的抽动下,李居丽的阴道口不住往外「滋滋」的喷着蜜液,阴道内更是湿滑无比,穴肉的挤压和收缩更加剧烈,彷佛要把我的阴茎夹断一样。

我忍受着李居丽阴道带给我的无上快感,更加迅勐的在她的阴道内冲撞着。

「Yeobo……快……快点……啊啊……再快点……呃呃啊。」李居丽的呻呤声也变的更加哀怨凄婉,高潮了一次又一次。

直到第五次高潮后,我才在实在是不堪鞭挞的李居丽体内,射出一股又一股炙热滚烫的精液,烫的她花心乱颤,身体抽搐不说,她整个人也重心失衡的趴在我的胸前。

我抱起赤身裸体的李居丽放在一边的餐椅上,环视了一圈餐厅所在的舱门,「出来吧!看了很长时间了。」「啊」「都怪你!」「明明是你在后面推。」一阵叽叽喳喳的互相攻讦声后,一个接一个畏畏缩缩的身影出现在舱门口。

「你们电视剧不看了?一个一个都躲在舱门外干嘛?」「居丽Eonni,叫的那么大声,我们在哪里看电视怎么会听不见?」「大声?等会也许你会叫的更大声?」朴智妍被我这么一说,忙躲到含恩静的身后。

「是啊!我们看了一集,居丽Eonni就叫一集的时间。」朴孝敏在旁边打趣道。

「朴孝敏!」李居丽有点愠怒的看着朴孝敏。

朴孝敏被李居丽看的胆颤,学着朴智妍一样躲在其他几人身后。

「好了!我把居丽抱回底舱卧室,你们几个回去看电视。」在我的驱赶下,众女做鸟兽散的回去看电视,我捡起一旁的水手服和水手裤,盖在李居丽的身上,一个公主抱将她抱起走向底舱。

我没有将李居丽抱回自己的卧室,反而将她抱进我自己的主卧室,放在那张巨大的床后,又替她盖上被子便转身离开。

当我只穿了一条短裤,再次来到她们之中时,她们正被剧情所吸引,除了全宝蓝的几女正围坐在电视机前近距离观看,而全宝蓝则因为个矮视线被阻,盘腿坐在后面的沙发上看。

我悄悄的坐到全宝蓝身旁,趁她转头注视我的时候,捂住她的嘴不让她出声,将她抱起坐在我的怀里。

「别出声。」我在全宝蓝的耳边低声道。

全宝蓝点了点头,我一手拉着她身后的拉链,另一手解着她的皮带,低头还不忘在她的红唇索吻。

由于沙发的位置靠近船舱的窗口,夜间的海浪声加电视机发出声音,两相冲击下我和全宝蓝所发出的亲热声,完全被掩盖住没有被前面全神贯注的几女发现。

松开的皮带后我的手很顺利的伸入全宝蓝的裤内,探索着那迷人的幽径,另一手也从松垮的衣襟下伸入抚摸那对童颜巨乳中的巨乳。

手感上的微微的感触,让我出声赞道,「宝蓝,感觉又大了一点。」双指揉搓着乳尖,掌心摩擦着乳峰,视线内全宝蓝的水手服上慢慢突起的两点。

探入全宝蓝幽径的两位前锋,抽动间也是水流越发湍急。

全宝蓝紧咬着莹牙,呼吸急促,娇躯上汗珠逐渐浮现出体表。

「Oppa,进来……我……我要。」看着情动不已的全宝蓝,我褪下的水手服和短裤,扶着她的腰身,看着全宝蓝头戴水手帽,背朝着我慢慢坐下,用她那小小的身躯吞下我昂首挺立的巨龙。

「嗯嗯……呃……啊……呜呜」刚发出几声轻轻的呻呤声,全宝蓝就紧咬莹牙,将呻呤声化为沉默的呜呜声。

「我的全大副,你的船长技术怎么样?」我边说边将阴茎用力顶在她的花心上,全宝蓝全身酥麻的微微颤抖着。

全宝蓝越是沉默,我双手扶着她的腰,阴茎向上挺动的越发卖力,阴茎一次又一次深入她的体内,龟头一次又一次顶在她的花心之上。

本来就体弱的全宝蓝,虽然经过我多年的药物调理,体质有所好转,但是在我的鞭挞下全身早已汗流浃背。

前面的四女正在全神贯注的看着电视剧,而我则将全宝蓝抱在怀里用阴茎狠狠的抽插着。

十几分钟后,泄身数次的全宝蓝终于忍受不住叫出声,高亢的呻呤声使得前面四人转过头来。

「哈哈,孝敏Eonni,你输了,今天你最后一个。」朴智妍和含恩静一个击掌,朴素妍巧笑着看着郁闷的朴孝敏。

原来,四女早就发觉了身后的异样,一开始因为看电视看得入迷,没有注意身后的声音。

虽然性交时发出的声音被海浪声和电视声覆盖,但是淫靡的气味逐渐在舱室内传开后,熟悉这种气味且久经战阵的几女,怎么还会不知道发声。

于是在之后的时间内,悄悄的打了一个赌,看全宝蓝能坚持多久。

结果显而易见,朴孝敏成为今天的输家。

在几位比自己年纪小的成员的目光注视下,全宝蓝觉得更加性奋,腰身卖力的挺动,臀部一次次在我的胯间埋动着。

「啊啊啊……啊啊……呃哦……嗯嗯呃……噢噢」反正被人发现,全宝蓝的呻呤声更加肆意和响亮。

全宝蓝阴道内流出的蜜液沿着我抽插的阴茎,由上而下的流下,茎身湿露露的泛着光泽。

前面的四人连电视也不看了,转过头看着身后的实况直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呃啊啊啊啊」娇喘呻呤的全宝蓝在这样的围观,和我不住的耸动下,在几分钟泄出了又一次高潮。

全宝蓝身体后倾躺在我的身上,观战已久、欲潮澎湃的众女围了上来,朴素妍吻上全宝蓝的红唇,和我一人一边的抚摸着全宝蓝的丰乳。

含恩静和朴智妍两人齐齐的伸出舌头,清理起我和全宝蓝,性器相连的狼藉部分的卫生。

前者舔着的龟头和冠状沟由上至下的舔吸,后者舔吮着胯部和阴囊由下至上的清理着。

朴孝敏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一旁干看着,谁叫她今天输了呢。

「啊……要……呃……要疯了。」很快全宝蓝在我们四人上下齐攻下,抽搐着身体又一次高潮了。

我将脱力的全宝蓝放在沙发的一边,搂过朴素妍,在她丰满的上身就是一阵摸索,还不忘品尝她甜甜的嘴唇。

两条舌头进行了一次又一次交锋,强烈的快感充斥着两人的大脑。

「呃」下身的阴茎感觉一热,感觉进入一片湿滑温热的所在。

我低头看去含恩静面朝我跪下,整个阴茎都被吞含进嘴里,不停吞吐着龟头,智妍还在一边舔吻着茎身和阴囊。

「老婆,你也一起舔舔。」朴素妍听闻我的要求,跪在智妍的对面,舔吻起另一边的茎身和阴囊。

朴素妍、含恩静、朴智妍,三人成品字形舔吸着我的阴茎。

三条灵巧的舌尖不时在我的茎身上滑过,快感从下身不断向上涌起。

「嗯……呃……恩静……啊……含的……再深点。」含恩静听话的将整根阴茎含入嘴中,直到我的龟头顶到她的咽喉才为止。

我的手在朴素妍的水手服内肆意揉搓,使她胸前高高隆起的一片和诱人的呻呤着。

「朴三副,你看要怎么奖赏含大水手长和朴水手?」我和朴素妍调笑着,卖力舔吮着我下身的含恩静和朴智妍。

「李船长,你就用大棒好好奖赏二人。」朴素妍妩媚的笑看着我。

「有理!」我起身将含恩静翻转过身,让她跪趴在地毯上,缓缓的褪下她的白色短裤。

含恩静的阴道口一张一合间蜜液缓缓流出,明显她给我一边舔的时候,就一边湿润着了。

我轻轻舔了一下她两瓣阴唇间的细缝,含恩静不由自主「啊」的呻呤出声。

含恩静的阴阜较常人隆起,在穿着紧身裤短裤的情况下,弯腰、起身、扭臀都能从短裤表明看到一片隆起。

每次她在我眼前扭动着她那丰臀,看到那片隆起,我就觉得特别的性奋。

「含水手长,你说我这个奖励怎么样?」我扶着坚挺的阴茎在她的臀缝里轻轻的研磨着。

含恩静的丰臀被我刺激的,细缝间的泉水流的更加湍急。

「船长,给我你的奖励。」含恩静紧咬着牙关,忍受着下身那阵阵悸动,回过头娇媚的看着我,「水手长最喜欢这样的奖励。」「好,那我就进去了。」我双手紧紧抓住含恩静的两瓣翘臀,阴茎用力的插入她泥泞的阴道内,龟头在勇往直前的冲刺下重重轰在她的花心上。

「呃」含恩静颤抖着的娇躯呻呤出声。

「船……啊啊……船长Oppa……用力……呃啊啊……干你……水手长。

」角色扮演下的含恩静入戏的呻呤着,我也重而快的挺动着阴茎在她的阴道的抽动。

「恩静……你……真是……紧啊」「啊……呃呃……哦……Oppa……快……啊啊……再快点。」我一手箍住她的粉颈,一手拍打着她的翘臀,解开的水手服拉链下,含恩静全身的肤色变得有些通红,光洁的美背上流淌下一滴有一滴汗珠。

「Oppa……肏……我……啊啊……呃……顶……到了……唔……噢哦……啊啊啊」「啪啪啪」的臀胯相撞声,在我和含恩静的性器相连之处响起。

含恩静头顶着水手帽轻喘着粗气,全身赤裸的不断的向后挺动着翘臀,主动索取着无穷的快感。

在我阴茎无尽的鞭挞下,含恩静被我送上一次又一次,无论是沿着她那双有力的双腿上流下的,还是从阴道口飞溅出的蜜液,在地毯上形成了一片又一片湿痕。

肏了几分钟后,我又翻转过含恩静的身体,将她的一条腿扛在肩上,另一条腿放平,使两条腿呈九十度的开阔视界,再次肏入她的阴道内,奋起抽插着柔嫩的阴道。

「呃……呃……呃呃……啊啊」含恩静颤抖着身体,一泄如注的阴精喷射在我的龟头,我精关一松滚滚炙热的精液射入她的子宫深处。

当含恩静再一次高潮后,「Ajeossi,恩静Eonni好像不行了,换我吧?」朴智妍出声说道。

我看了一下含恩静好像是有些坚持不下去,从她的阴道内退了出来,阴道口我射出的精液溷合着她的阴精流淌出来,双腿间一片狼藉的瘫在地毯上喘着粗气。

朴智妍见我从含恩静的体内退出,忙伸手抓住我的阴茎,撸动了几下后,就塞入她的嘴中吞吐起来。

我看着口交技术熟练的朴智妍,像品尝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一样,「吱吱」有声的卖力吞含着我粗大的阴茎。

一点也没有介意茎身,已经沾染了她好几位Eonni的蜜液,和她平常吃最爱的韩牛一样细心品尝我茎身的每处地方。

朴智妍舔吮了一阵我的阴茎后,霸气十足一手将我推倒在地毯上,轻摇着腰肢脱起了自己水手服。

曼妙的身姿,苗条的曲线,圆润的俏乳,狐媚的双眼,彷佛是落入人间的维纳斯。

朴智妍蹲下身,扶着我坚挺的阴茎慢慢的插入自己的阴道,我能感觉她阴道的湿滑和内壁的紧致。

「Ajeossi,你……还是那么大。」朴智妍一脸满足的说道,「呃……啊啊……嗯……啊」。

小家伙的阴道非常的紧,我能明显感到阴道内多褶的内壁紧紧咬住我的阴茎,随着她摇晃着翘臀忽起忽下,快感一波波连绵不绝。

「啊啊啊……又大了……AAA……Ajeossi……智妍……要……快……嗯嗯。」朴智妍抓住我的双手按在她的双峰之上,我会意的用力揉搓着圆润的乳房。

而她双手撑在我的小腹上努力的摇晃着的翘臀,向前抬起又向后落下,小屁屁一次次撞在我的胯部上,发出「啪啪啪」的声音。

突然,我的眼前一黑,原来是朴素妍脱光了下身,挺着她的丰臀压在我头部上方。

「老公,给我舔舔,人家想要。」朴素妍作出一副哀求的样子。

我伸出舌头舔着朴素妍的阴唇,过了一会后当阴唇变得湿滑后,我便将舌头伸入她的阴道,舌尖席卷着内壁各处敏感点。

「老……老公,舔的再深点。」朴素妍的丰臀直接埋在我的脸上。

我的舌头尽最大可能伸入她的阴道深处,一条舌头化为一条蛇一样在她的阴道内翻腾着。

「哦……老公……啊啊……呃呃……啊啊啊。」朴素妍的丰臀开始在我的脸上前后研磨着。

朴素妍和朴智妍两人上身搂住一团,嘴对嘴的舌吻着,下身分别在我的胯部和脸上摇晃着。

旁边的全宝蓝等人,看着我们激烈的进行着3P大战。

两种不同声线的呻呤声,朴智妍略粗的呻呤声和朴素妍带哭腔的呻呤声,在酒吧内响起并环绕着。

朴智妍没多久就达到了高潮,停下摇晃的翘臀,轻缓着喘着气休息着。

「智妍,让一让,换我了。」朴智妍起身坐到一旁,朴素妍迅速接班,手口并用的快速套弄着我疲软的阴茎。

朴素妍的手段非常有效,我的阴茎很快就在她手口并用下再次重震雄风。

我起身将朴素妍抱进怀中,扶着阴茎插入她的阴道内,由缓而快的抽插下她的蜜液在阴道口飞溅和翻飞。

朴素妍热烈的和我接着吻,舌头不时舔着我脸上的湿痕,这些都是刚才给她做口交时,滴落在我脸上的。

我一手抱紧她的丰臀,挼搓着她丰满的臀肉,另一手探到她的胸前,丰满的乳房在我的手中变化着形状。

「啊……老公……轻点……呃……揉……哈哈哈……啊啊。」朴素妍一边「哈哈哈」的喘着气,一边如泣如诉的呻呤着,丰臀快速的前后摇摆着。

我非常喜欢朴素妍带哭腔的声音,唱抒情歌时特别感人,夫妻房事时又特别让男人有征服感。

「老公……快……啊啊……快点……啊啊啊……再快点……哈哈。」「遵命!」我双手扶住朴素妍的腰身,快速按住她的腰身向我的胯下撞去。

「哦……要……人命了……啊啊……哈哈哈……重……啊……嗯嗯嗯」「怎么样?老婆?」「好……啊……厉害……我……要……啊啊……呜呜呜……呜呜呜呜。」朴素妍的阴道在我不停的冲击下,原本「嗯嗯啊啊」的呻呤声也变成「呜呜呜」悲鸣声。

我抬头看了看酒吧舱壁上的挂钟,从全宝蓝开始到朴素妍,我已经在这里奋战了近二小时。

如果再加上还未上的朴孝敏,「嗯」我转头一看才发现,朴孝敏人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不过,这不是现在最重要的事,在大海上人还能跑到哪里去,还是先满足了眼前的朴素妍最重要。

「老婆,你满意吧?」我次次肏到底,又次次拔出到只有龟头在阴道内的程度,周而复始的循环着。

「啊啊……啊……老公……好……粗大……哈哈哈……呃……深……啊啊。

」朴素妍的阴道被我的阴茎撑的酸胀饱满,肉壁在刺激下快感一波波涌向全身。

长时间的摇臀下,朴素妍的体力迅速见底,我搂住她的腰,慎拍她有闪失。

我把朴素妍上身轻放在地毯上,下身的丰臀放在自己的腿上,双手扶着她的双腿笔直的竖着,抽插着她因为双腿并拢更紧的阴道。

朴素妍粉色的阴唇在我的抽插下,唇肉变得红肿起来,阴道口更是蜜液飞溅。

「啊啊啊……哈哈……老公……我……不行……不……啊……不行……了……嗯嗯呃。」「等……等等……我也快了。」「哈哈哈……哈哈……啊呃……啊啊哈……哈哈」朴素妍呼吸变得急促,气息也变得粗大,脑袋左右的摇摆着,意识不清下嘴里只剩下无声的呢喃。

我精关一松将带有无穷子孙的精液射入朴素妍的体内,「啊」的一声,朴素妍花心被射颤栗的晕到在地上。

射完的我站起来,环视里一下酒吧的情况,体力本来就是差的全宝蓝现在还在昏迷中,含恩静体力消耗过多,正变身「睡恩静」,朴智妍年轻恢复快,正睁着一双美目看着我,眼神中跃跃欲试。

我对朴智妍挥了挥手,朴智妍会意的跪在我的身前,伸出舌头清理着我的阴茎。

「智妍,舔干净点。」我拍了拍朴智妍的头。

「嗯,Ajeossi」朴智妍细心的用嘴和舌头,舔吮吸咬着我的龟头和阴茎。

「Ajeossi,又硬了……智妍,还要!」朴智妍睁着大大的眼睛,可爱的望着我。

我抱起朴智妍,「抱紧我!」,朴智妍双手紧紧环绕在我的颈后,盘起的双腿静静夹住我的腰。

「走,我们去找你孝敏Eonni。」我抱住朴智妍的双腿,将她的阴唇抵在我的龟头上,对她说,「慢慢向下坐。」「嗯。」我一边走一边抽插朴智妍的阴道,一边寻找着朴孝敏的踪迹。

一层和二层,所有的舱室的我都转了一遍,这路程上朴智妍被我肏了不只一次达到高潮。

朴智妍一路呻呤一路滴落着蜜液,快乐的小脸,舒展的眉头,无一不显示着小家伙的欢愉之情。

当我从二层回到一层时,终于在连接底舱的楼梯口看见了朴孝敏。

一看见朴孝敏,我就注意到她着装的变化,下身那条短裤被她剪成三角裤,大腿根整个都露了出来。

如果细看的话,会发现三角裤的边缘不时能看到黑毛。

「Oppa,我改的怎么样?」朴孝敏转了转圈,还站定成A字形的显露着她的大长腿。

「漂亮,完全漂亮。」我一边抱着朴智妍抽插,一边转头问着朴智妍,「你说呢?智妍。」「啊……什么?」像树袋熊一样挂在我身上的朴智妍,眼神迷茫的看着我。

「这都煳涂了,看来累的不清。」我把朴智妍抱进娱乐室,放在台球桌上,朴孝敏跟在我身后进来。

「Oppa,那么长时间,你也累了吧?」朴孝敏把我推倒在沙发上,自己双腿交叉迭坐在桌子上,随手用遥控器打开电视机,选了一部欧美AV电影播放。

「今晚,我们玩点不一样的?Oppa。」朴孝敏学成AV电影里白人女人伸出双腿放在我的胯间,一双美脚攀上我的阴茎,脚趾夹住我的龟头和茎身,上下的揉搓着。

「哦……孝敏……啊……做的不错。」一双笔直的大白腿下,美丽的脚趾和脚掌不停的交换着揉搓着我的阴茎。

我的阴茎在她的美脚下,很快就又硬的不能再硬。

此时,电视里的那位白人美女,已经被几位黑人上下齐攻,进行着4P大战。

我脑海里联想到眼前的朴孝敏,白人美女彷佛被替换成了她,被黑人兄弟们双穴齐攻。

这一想,我欲火又起不可收拾,拉过桌上的朴孝敏到怀里。

「孝敏啊,还是知道Oppa的喜好,你这腿真是能让我玩一宿!」我一手在她裸露的腰间抚摸着她的小腹,另一手在她美腿上流连忘返,脑中想起了某腿玩宿系列。

我把朴孝敏放在沙发上跪在她的双腿之间,双手分开她的双腿呈M字摆着,舌头隔着短裤就开始舔弄起她的阴部。

前面看了半天大戏的朴孝敏,早已是欲火难耐,否则也不会想出裁减短裤边角的办法,来勾引我视线的想法。

此时,我都没舔几下,短裤裆部的地方就开始泛出水来,布料也变得湿露起来。

「OO……Oppa……别舔……别……我要……啊啊啊……我想……嗯……进来。」朴孝敏的话断断续续,语不成句,不过大意就是叫我直接上她。

我转身从酒柜上找来一把剪子,小心翼翼的在她的短裤上剪出前后两个洞。

「孝敏,Oppa来了。」我扶着阴茎将龟头顶在她前面那个洞露出的阴唇上,缓缓的插入,直到整根插入为止。

「呃」朴孝敏弓起腰,直到我插到底才吐出一声满足的舒畅声。

娱乐室里从之前到现在,就一直响起电视里那个白人美女的高亢呻呤声,夹攻下的黑白配真是无限欢乐。

在这样欧美式淫声浪语的背景声下,我缓缓的在朴孝敏的阴道内抽动着,动作由慢而快迭加着,朴孝敏的呻呤声也一声赛一声的销魂。

「Oppa……快……孝敏……要……啊啊……呃……深……啊……Oppa……插的Oppa……好深。」朴孝敏弓着背靠在沙发上,双腿被我压在她的两肩上,翘臀向上翘起迎接我阴茎近乎九十度直角的轰击。

「孝敏……你也……啊哈……很紧。」「啊啊……呃……Oppa……用力……干。」朴孝敏欲海癫狂的索要着更多的快感。

「我肏死……你这个……朴狐狸。」「啊啊……Oppa……就是这样。」二个小时后,我已经转战到底舱的主卧室,超大的床上六个美女玉体横陈。

我在床上又把六人又轮了一遍,现在我坐在床边正在享受朴孝敏的乳交服务。

「Oppa,舒服吗?」朴孝敏一边给我乳交,一边询问我的感受。

「舒服。孝敏最棒了!」我心想怎么能不舒服,换你被一个美女爱豆用双乳紧紧包夹住阴茎上下搓动,龟头还时不时被舌尖舔过,敏感的阴茎上快感不断传来。

享受了朴孝敏的乳交服务后,我又盯上了新的猎物——我最爱的Bu-in李居丽。

之后的整个过程中,李居丽都反手抓住床单,不断的挺动的腰身套弄着我的阴茎,完全失去平时端庄贤淑的淑女样,化身为床上的性感尤物取悦着我。

接着我把六女按照年纪排列,全宝蓝、李居丽、朴素妍、含恩静、朴孝敏、朴智妍从床头排到床尾,肩并肩都跪趴在床上,向后挺着翘臀迎接着我的临幸。

我蹲在她们的臀后,一个接一个排队一样,像永动机一样用巨龙在她们的臀后进出,上一遍抽插着她们的阴道,下一遍就抽插着她们的后庭。

整个主卧室的乱交一直持续快天亮,我和她们才在沉沉的疲倦中睡过去。

第二天临近中午,我才在朴智妍的早安咬中醒了过来,看着她戴着我的船长帽,跪在床上吞含着我的阴茎。

我左右看了看,其他人都还在熟睡,下身的阴茎被朴智妍舔吮着的发硬,悄悄的拉着来到后甲板。

朴智妍双膝跪在甲板上,双手整理的散乱的发髻,青春娇美的身体和容貌令人迷醉。

「来,智妍跪好,你给我早安咬,看大叔给你一根棒棒糖吃。」看着朴智妍慢慢俯下的上半身,我搓动着坚挺的阴茎,一步一步向她走去。

美好一天又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