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其他小说

那一瞬间的激情


那个头像在我微信里面藏了很久,真的记不起是什么时候成为了我的好友,更不知道究竟是她先加的我,还是我加的她,只是知道她每天都在更新自己的照片,日复一日,月复一月!

头像是一副猫的照片,有点慵懒;更新的照片则是风景照,山山水水、花花草草、飞禽走兽,还有的话就是那蔚蓝蔚蓝的天空或者大海,干净的如同一个婴儿,简单的如同一张白纸,就这样一张张,一次次的贴上来,没有文字描述,也从来没人来点评。恍如在幽谷中生长的一株幽兰,方圆一里都是花香,但却无人来嗅,但它仍然开着、谢着、又开着、又谢着……没有地址,也没有联系方式,她犹如一个幽灵,就这样静静的存在我的微信里,她知道我在关注她的微信,我也知道她每天都在看我的微信,我是个懒人,和其他人偶尔的交流都懒得打字,直接一段语音过去,自然也不会无聊的去她照片下添蛇画足,说些什么话语,直到有一天她的空间中出现了一副阴霾的照片。

是的,一向简练晴朗的风格中横空跳出一张如此深暗的图片,就如同在装满香槟的水晶杯中出现了一点头皮屑、在咬开的鲜桃中发现了半截虫子的尸体,让人觉得非常难受,想要扔掉桃子,可是舍不得余下的美味,想要让掉这杯香槟,又觉得辜负了这只魅力的水晶杯,于是,我在照片下发了一行字:「死有余辜!」没多久,回复了:确实!

我心中大恨:麻痹的,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我懒的人?还是懒得理我?于是,很不甘心的在后面回复:「WHY?」结果换来的仅仅是一个:「!」我终于发现我失败了!没有办法比她更简洁,省略号都是三个点,怎么也比不上一个简单的感叹号!当然也不是为了置气而置气,我的想法是能不能把这幅大煞风景的图片从她的图册中删除,于是直接在对话中发了一段语音:「能把你新发的那种比较朦胧的照片删掉吗?」

她文字回复:「不能!」

「为什么不能?你不觉得那张照片在里面很碍眼?」文字:「多了这张照片,我才觉得多了点内涵!」尼玛,为了多点内涵就要破坏一直以来的风格?不过想想也是,一个人不可能总是单纯,也不可能永远勇敢,要真是这样,那这个人生是不是太简单了些,想到这里,我突然发现自己有些卑劣,自己有何理由和资格说她好还是不好?骑在小春身上宣泄的时候,心里还不是想着高中的初恋?

在我这么简单的迟疑中,她发了另一条文字过来:「你不喜欢?」我正是有了这个迟疑,才没有直接回复是或者简单的不是,想了想,很虚伪的说了句:

「只是有点担心你!」

她是谁?我是谁?我不知道,她也不知道,担心个毛?真不担心,好像也不是那么回事,我感觉好像我又回到了高中,面对那个曾经朦胧的女孩……「我没事,只是心理不舒服,有点事情影响了我的心情,突然发现阴天也是一种美!」

看到这句话,我脑海中闪现了好多好多人,诸如神马杜十娘、林黛玉、还有被迫远嫁外塞的王昭君,最后还想到了潘金莲,是的,麻痹的为什么想到了潘金莲呢,我心里很郁闷,杜十娘是个妓女,但是她能为了真爱作出壮举,但是潘金莲没道理啊?是不是以为男人的惯性,以为她老公或者男人出轨而被发现?可是不能在讨论这个问题了,说了句:「保重,自己开心才是真的开心!」发完才有点汗颜,广告词是大家好才是真的好!我这样说,是不是会让她觉得我很自私?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呢?我自己安慰自己,反正大家都不认识!不过很快我就认识我错了,一个是我认为她会认为我自私的想法,她没有这样认为;第二是我觉得和她不会有什么交集的事情,很快就有了交情。

过了许久,她回复过来:「谢谢你的关心,我知道你一直在看我的空间,我微信中只有三个人,另两个基本就不看我的空间,只有你在关注。」我这次说了实话:「我只是觉得你拍的图片很好看!所以一直看着!」微信中泡妞一般都是先看对方照片漂亮,才会有心思去套近乎,随时发点小黄的笑话去撩拨人家的春心,她没有照片,自然不知道她漂亮与否,更不知道是不是一个人妖在我面前闪烁,要是想想对着一个人妖说出很出彩的话,那真的有些出彩了!

「你很闲?一直有时间关注空间?」

“ 不闲,但是美好的东西总是还能抽出时间来关注的!” 我故意装作很很深沉的语气来说这句话!

「你现在在你备注的那个城市吗?」

我有点傻愣,什么意思?迟疑了一下还是肯定了她的答案。

「我下个星期会自己出来散心,本来想去海南的,去你那里看看你吧!」「需要我做什么?」我假装弱弱的问了一句!

「不用做什么,来了我和你联系!」

「好吧,我在这里等你!」还是不敢玩世不恭,怕如果对方是个男人,而且能够拍出如此女性化图片的男人,这是个很悲催的事情!

随后的日子,她的图片突然不更了,就到那张很阴霾的图片为止,几次想开口问问,但是总是觉得太主动了不好,只是逛逛就出来了,躺在床上偶尔晨勃的时候会计算她什么时候会来,还好一个星期不用等太久,她也没有让我等很久,她的微信犹如一个送信的天使,将她到了我备注的这个城市的消息送了过来,我只好给单位请了半天假,驾车去机场接她,一边开车不时将手中的烟灰弹向窗外,一边思索万一是个人妖,我该肿么办。

通过微信得到了电话,电话中确认了实实在在是个女声,我也终于到了机场,这里的夏天多雨,没有太阳还有点凉飕飕滴,但是当我找到她时,居然忘记了凉意,是的,先是震惊,震惊她的身材,170的身高在机场中显得有些突兀,秀丽的脸庞上架个硕大的墨镜,花格子的裙子后面跟着一个飞行旅行包,让她站在那里把整个机场都照亮了,同时也照热了我的小腹……这个不争气的弟弟,居然有硬的势头!

还好我穿了紧身牛仔裤,同时穿了单薄夹克,相比起来,一点点的勃起不是那么显眼。这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女人啊?

容不得我多想,她径直走到我面前,说:「你来了?等你一个小时了!」我接过行李箱,说:「你到了机场才给我电话,我总得花时间美容美容,准备一下!」「又不是相亲,美容做什么?」

「呵呵,我觉得和你在一起,比起相亲来更紧张!」我感觉不能在面对面了,我先带头向车场走去,她悠然的走在我后面,就像我的小妻子一般。

上了车,她摘下了她的墨镜,她的漂亮再次震撼了我,我却只好带上了我的墨镜,总不能肆无忌惮的用白眼来看她嘛!

她沉默着,我问她才说,不问她就不说,这样的问答自然不会起高潮,我带她到一个别墅花园类型的酒店,用我的身份证开了房间,但是在交押金的时候,她推回了我的现金,放了她的一张信用卡,一张限额的金卡,以前我也办理过,100万以内都可以随便刷的那种,心中不由一阵诧异:「这是何方神圣?是不是我能惹得起的女人?」但是现在总不能落荒而逃!

进了房间,帮她搁置好行李,当然不会开箱,玩意碰见BRA什么的,还是有些尴尬,我退出房间,约好在酒店的咖啡厅等,傻傻的在咖啡厅里面喝着拿铁,吃着果酪,还玩着苹果上刚刚下好的RF12,约莫过了40分钟,她来了,我真不知道她的名字,她也不知道我的名字,但是我们总觉得在面对面的时候不用叫名字,大家就能很好的相处。

「愿意跟我出去吃,还是就在这家饭店吃?」我不敢直视她的脸庞,我在心里一阵鄙夷!

「随你,到了你这里,你安排!」她如同天籁般的声音回答,顺手将自己刚刚洗过的头发向前一拉,刚好在发梢有一颗聚集起的水珠应声而落在我的手背上,这一颗水不是丢在我手上,而是丢在了我那滚开滚开的油锅里!她也发现了这一滴水,很自然的拿起咖啡桌上的餐巾纸给我轻轻的拭去,那种快感,恍如她的嘴唇划过我已经射过的龟头,让我颤栗。

随后,在吃饭的过程中我才知道,她是从事空姐职业,男友是飞机上的副驾驶,在上个月她才知道他已经和总行的一个高官的女儿结婚,在她眼中完满的世界被彻底打破,她在飞行的过程中不停的看到的魅力画面被崩溃,突然发阴暗也是一种符合人生的美,但是她没有想到,这张照片居然被我关心,她才想到要到这里来和我这个未曾谋面的人一吐心声。

席间没有拉菲,只有一瓶很普通的大藏秘干红,不过,我总是听得多,喝得少,一瓶干红就这样被她给喝得瓶底朝天,她还要,我不肯,我安慰说:「来了休假,不要弄的太累,喝酒适宜可以放松,过量就是遭罪!」她依然很固执的叫了瓶,虽然我偷偷的倒了一些,依然有一大半进了她的胃!正在我担心她是否能正常走回我车上的时候,她拿出了她的手机,把她前男友的照片找出来让我坚定一下能不能看出他很贱!我心里说:我才贱!不过当我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我才发现人真的不能从外表来判断,谁也不能理解这个看上去冷峻、威武的男人为了自己的职业去迁就那样的一个女人,舍去在我面前为他如此伤心难过的一个美女!

不过,我能说什么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哪怕他是错误的,作为旁人依然只能尊重,因为他没有损害到我的利益!恩,如果说,这美女和我发生点啥的话,说实在,我也没有觉得他给了我什么便利,我始终相信,该来的总会来的,不该来的你强求,最后,你会承担后果。我的沉默带来的是她的眼泪,我只能安慰她:「上帝说过。他没有给你想要的,是因为他给你留了最好的!」看着她踉跄的步伐,我只能上前去护着她的手臂,天地良心,这个时候,尤其是看到她前男友和那个丑女的照片以后,我真的没有任何心思去卡点油。经风一吹,我在心里大骂施耐庵这个傻逼作者,武松本来没醉,你非要写风一吹就醉,今天大爷也被你给害了!

丫头上车就睡了,我开着车回到了她住的宾馆,来到了房门前,却没有门卡,心里憋屈的无法言语,身上换了套裙子,不过肯定没有放房卡的地方,只好把她半靠在门上,一只手护着她的腰,去搜索她的手包,没想到她一滑,怕她一屁股敦搁地上,忙用腿向前一顶,乖乖,正好顶在她双腿之间,还好她依然酣醉,不过抿抿嘴,又面若桃花的睡去!

我终于找到了门卡,打开了房门,把她放到了床上,脱了鞋,盖上了被子,拿了垃圾桶放在床头,防止她呕吐,我突然发现在她的熏陶下,我的情操高尚了起来,居然在这个时候没有想着迷奸啥的!我关了灯,向客厅退出,这时,她在床上呻吟:「水,我要喝水!」

我只好又打开灯,去小冰柜中取出了一厅矿泉水,但她躺着,喂水又怕呛着她,只好将她扶起来,靠在我身上,然后将手中的瓶嘴对着她的樱桃小口,一点点的喂下去,就在这一喂一停间,藏在裙子中间的两个大白兔半隐半显,我心中暗暗的为我的牛仔裤担心,千万别破啊,偶滴神!

好不容易,我放下手中的水瓶,准备将她放回到床上的时候,她手臂过来环绕着我的脖子,喃喃到:「猪猪,别离开我,别离开我!」我想拉开她的手臂,可是怎么也拉不动,不知道是她抱得紧,还是我根本就不用力,她依然喃喃到:

「来,过来,你不是喜欢吃奶嘛,我喂你!」说完,便把我的头向胸前拉去,这时我的革命意志和自然本性起了墙裂的冲突:吸还是不吸?吸?是禽兽!不吸?

那不是禽兽都不如?看着她潮红的脸庞,我的革命意志输在了自然本性之下,嘴唇很熟悉的找到了蓓蕾,舌尖上的舞蹈倒是让她送开了手臂,但是这个时候让我关灯离开,算了,那还不如让我自杀吧!

借着吻。一路退下衣衫。

整个身子宛如玉石般,玉庭上面的精致草丛让人更有征服的欲望,分开双腿,一片泥泞,我就这样的开始征程……

一次次,一回回,直到她睁开了眼睛……

当她睁开眼睛看着我的时候,我也看见了她的眼睛,我就这样停止了动作,两个人都相互的看着,我本想张开嘴说声:「对不起!」可是怎么都张不开,小弟弟就这样的插在她里面,感受着里面的潮湿和温润……「舒服吗?」我们异口同声的问出了这个问题!然后又同时赫然的笑了!那个时候我真的相信了心有灵犀!

在后面不是我主动了,而是她,当一次两个人同时抵达顶点的时候,她累了,其实我更累,她推了推我,说:「你走吧,明天中午过来找我!」「好啊!」虽然我很不情愿,但是还是走向卫生间,浣洗过后穿上衣服,本来想温情的在她额头吻上一吻,想想还是算了,关上房门,坐上车,点燃一支香烟,遥望着那个还亮着灯的窗户,想着这个荒唐而且不可思议的夜晚,如果这个时候她从窗户里面飞出来,我肯定相信蒲松龄这个贱人写的不是志异,而是现实!

她没跳,我也没有继续等,回到那个孤单的家里,脱了鞋,就把自己仍在那张寂寞的大床上,酣然睡去……

次日中午,我来到酒店,敲门半天,没人应答,这个时候服务员过来询问,才知道,她一大早已经退房,悄然离去……

在后来,微信依然没有见她存在,照片却换回了以前的那般单纯,简约,我也不留言,只是上来看照片……

自己的手机,看里面的照片……

字节:10160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