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其他小说

天使的淫落番外-朴仁静的初回忆


朴仁静的POV :我的名字叫朴仁静,1987年10月5 日出生于韩国京畿道安阳市,现在就读于安阳艺术高中,前不久还是SM预备组合少女时代的队长,我和姐妹的组合再过二个月就要出道了,每天都抽出时间来练习出道曲,但是比起其他成员来,我的练习时间还少。

「朴仁静,你还想不想出道了?」现在,我正在低着头承受着练习室室长的训斥,心里的委屈和不甘,无人诉说。

「你知不知道,最近的练习成绩一直都是很差,练习生导师都和我反应了几次,更不用说你还是队长,是不是真的不想出道?」「我……」「别我……我不需要解释,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下次再这样,你应该知道后果。」「内,我知道了。」按完练习室室长的训斥,我离开办公室,在走廊上遇上了一个改变我一生的男人。

事后,我常常在想,是不是没有在那时,那地,遇见那人,很多年后的我是不是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可是,很多事都没有那个如果,所以我还是今天这个样子,人前是靓丽的韩国女团成员,人后是那个男人的情妇之一。

那时的我,家里的奶奶和舅舅相继都患上重病,家中经济本来就不好的我,只有抽出时间去打工来补贴家用,原本用力练习的时间大幅度减少,每次考核成绩都在下降,在一次又一次的打击下,我的信心在缩小。

走廊上那个男人鼓励的话语,我现在还能记得清清楚楚,眼中那位慈祥的长辈给了我很多教诲,给那时的我带来一丝的暖意,也许在那时就在我心中种下了一颗种子。

不久之后的某天,我被叫到办公室,金英敏社长通知,我被踢出少女时代这个预备组合,离出道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之后我没任何人打招呼便离开了SM. 看着往日的同伴都出道后,而此时的我却在打工,来弥补家庭面临的经济压力。奶奶和舅舅的身体是越来越不好,我感觉身上的压力越来越大,常常都让我透不过气。

偶然间再次出现在我面前的他,温暖的关怀和帮助让我在亲人接连逝世中找到了一个可以依靠的港湾,心里逐渐出现了不该有的感情,直至最后沉沦在淫欲的深渊而不可自拔,哪怕之后知道了他荒淫无耻的生活,包括同组合姐妹逐一的陷于他手,为了应付家里的逼婚我找了一个男友来缓解家庭压力,但我还是没有离开他的身边,这一切也许归咎于我执拗的性格。

现在,我还不时回想起那个初次的夜晚,脸上的温度火烧般的滚烫,为自己的大胆而吃惊不已。

我的POV :我是一名穿越者,当我在少女时代出道前一晚附身在李秀满身上后,经过初期的慌乱,我逐渐沉迷于不断的新发现。

少女时代出道后的某个夏日,我走进了路过一间咖啡屋,遇见了退出少女时代组合的朴仁静在这面试服务员的工作。

看她面试不顺后,我注意到她发现我时眼中的惊喜和慌乱,之后的聊天中我知道了一些她的近况。

有感于在少女时代组合上的暴力路线玩法,当我在告别对方后想起,这位不久之后的T-ara 主唱时,不由得动了心思,想想是不是要试一试别的玩法。

之后的日子里,我给困难中的朴仁静生活上和经济上很多的帮助。

我能感觉到她对依赖日益加重,而对我的防范日益下降。

时间在一天一天的过去,朴仁静的内心在日益煎熬着,她无法想象自己怎么会对一个长辈有了异样的情感。

终于,有一天在一个咖啡屋的包间里,朴仁静从后面紧紧抱住要离开的李秀满。

「Ajeossi ,我喜欢你,不要离开我。我现在就剩你可以依靠了。」朴仁静哭诉着哀求。

「仁静,不要这样,我比大那么多。松开!」嘴上说是这样说的我,但是心里还是窃喜不已。

一阵纠缠后,我和朴仁静约定暂时保持原样,但是我心里知道鱼儿上钩的日子不远了。

那天之后,有时我会经常带她去我的一处房产那里,吃着她给做我的菜肴。

虽然朴仁静的烧菜手艺不是很好,但是她本人很是享受那片刻温馨。

终于,我决定是时候到了摊牌的日子。

这天,我约了朴仁静来到我的某处房产,精心打扮一番后,第一次穿着高跟鞋的朴仁静按时依约到来。

书房中,我来过朴仁静搂在怀里,「几天没见,你有些瘦了?」朴仁静依偎在我的怀里,「Ajeossi ,人家想你。」我们静静依偎在一起,但是这宁静很快就被打破。

「Samchon ,我来了,你在哪里?」门外转来了一个女声呼唤。

「是,Sunny.」「啊,Sunny ,怎么办?我??」朴仁静显然不想在此时此地于这位前预备组合成员见面。

「壁橱,去壁橱里躲一下。」「哦」朴仁静急忙躲进壁橱,在即将关下橱门时,我对她说。「如果今天之后,你还愿意跟我,我就答应你。」说完,紧搂住朴仁静的脖颈深深的吻在她的红唇上。

朴仁静一手压在自己刚刚被亲过的嘴唇上,一手按住自己剧烈跳动的心上,一时不知所措。

心不在焉的朴仁静茫然的听着,外面的对话,显然Sunny 已经找到了房间里,具体说些什么,朴仁静心神恍惚间没有听清楚。

但是不知道从何时,朴仁静觉得壁橱外的气氛有点不太对劲,有急促的喘气声。

当朴仁静透过壁橱上方的百叶窗缝隙往外看时,外面的景象让她大吃一惊。

只见,Sunny 一手按在她亲Samchon 的胯部,小手不断揉扶着,他的裤裆明显已经鼓起了一个小包。

看着眼前那个的老人,往日的慈祥消失不见,通红的眼中只剩下对眼前年轻少女无尽的欲望。

「Samchon ,人家想你了,你有好久没找Sunny 呢?」说着还弯腰舔着他胯部,西装的胯部处很快就被Sunny 舔湿。

朴仁静看到Sunny 自己的上衣和胸罩,拉过他的一手自己的的腰肢,接着拉过另一手按在自己的胸前抚摸,下面全都脱光的站在那里享受着自己亲Samchon的抚摸。

Sunny 似乎很享受这样的爱抚,双眼都慢慢闭上,我看着他的手一路慢慢向下摸去,直到他的手在Sunny 的小腹下揉搓时,Sunny 嘴里才发出一声声低呤。

眼前的淫靡景象,极大冲击朴仁静的价值观和伦理观。他和她,不是Samchon和jilnyeo (??,侄女)的关系,怎么能做出这么淫荡无耻的乱伦之事。

朴仁静的脑海里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往日里他对自己的体贴和照顾,和今日的荒淫之时,究竟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

「呃啊……Samchon ……嗯嗯喔……轻点……啊啊……疼啊……Sunny 」Sunny 的淫声浪语将朴仁静从混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当她把注意力再一次放在外面的那对男女时,她发现仅仅一会功夫没注意,他和她已经脱光了。

再次透过壁橱的百叶窗缝隙往外看,朴仁静看见Sunny 的双手撑在书桌上,雪白紧翘的臀部向后挺着,而他则站在她的身后,抓住Sunny 的臀瓣,一下又一下重重的肏着Sunny 湿滑粉嫩的蜜穴。

「啊啊啊……Samchon ……干死Sunny ……呃……啊哈哈……快……呃……好……爽……重点。」Sunny 的淫叫声一声声落在朴仁静的耳中和心里,她恨不得现在就冲出去怒斥这一对违背伦常的狗男女,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没有这么做。

看着Sunny 性奋的变得潮红的脸暇,朴仁静觉得自己也仿佛浑身发热,下身有止不住瘙痒感。

这段时间的相处,朴仁静一直在想他为什么没有碰过自己,还有回想看见他洗澡,出于好奇忍不住想看一下他那里的大小。

这回看到真的实物后,还是大吃一惊,看着Sunny 的粉嫩阴户不断被身后又粗又大的阴茎不断肏动着,实在是无法想象那么娇小的身躯,是怎么一次又一次容纳下这么巨大的东西。

心想要是现在那个在他身下的女人是我,就好了。

当这样的想法出现在朴仁静时,她羞耻于自己的淫荡,又耻于外面的淫乱画面,心中异常的烦闷。

朴仁静捂上自己的耳朵,屈膝做在壁橱里,不让自己在去看外面的残酷和淫靡的景象。

但这一切都是徒劳的,外面淫荡的呻呤声还是一声声敲在她的心房之上,朴仁静觉得自己身体越来越烫,双腿也不住撕磨着忍受着什么,心中也越来越烦。

「啊啊啊」终于一声高亢的浪叫后,外面归于暂时寂静,只剩下偶尔还能听到的喘气声。

朴仁静也止不住「尿意」,达到人生中第一次高潮,双腿不时抽动着,双手压住自己的裙子,一时不知所措。

不知道过了多久,壁橱门被再一次打开,朴仁静从失神中走出来,看到眼前的只穿着一条短裤的他,书房里的Sunny 也不知所踪,一时不知道万语千言无从说起。

「你都看到了吧?Sunny 是我亲jilnyeo ,可是她是我的女人,除此之外我还有很多女人,以后也会有很多,就是这样你还要跟我在一起吗?」「我?」「我知道了,你还是走吧,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朴仁静听到这样的话语,顿时失魂落魄,勉强站起身就样往外走,她对这个男人很失望,可是就想要这个男人可以挽留她。

当快走出书房门口时,朴仁静回过头想再看这个男人一眼,可是背部和微微抽动的肩膀,似是哭泣。

顿时,朴仁静觉得奶奶和舅舅的双双离世,家人又无法成为她的依靠,只有这个男人是她的依靠,她知道再也离不开这个男人,转身狠狠的从后抱住他。

「Ajeossi ,我不要离开你,仁静现在只有你可以依靠,只要你不赶仁静走,不管你外面有多少女人,仁静都可以接受。」朴仁静边哭抬起头,看着他转过身,问着自己,「你不后悔吗?别哭了,哭坏了妆,就不好看了,你还年轻?我可是一个老头呢?」「我不后悔!真的,我不后悔!」说完,朴仁静抱紧对方,激烈的用少女那红唇在对方的脸上亲吻着,欲要证明一些什么。

初次的拙劣吻技很快就让她失去了主动权,逐渐的沉迷于对方熟练而深情的舌吻中,但唇分时,只能看见朴仁静的俏脸通红小嘴微张,舌头轻吐的喘着气。

「仁静,你不会后悔的!现在,让我来好好爱你。」看着对方眼中的柔情,朴仁静心里就像是吃了蜜糖,轻轻的「嗯」一声,随即被对方一个公主抱抱起走向书房门外。

转身,朴仁静就被对方抱进了卧室并放在大床上,很快就被对方剥成了一只小白羊羔。

看着对方将怒涨中的阴茎抵在自己早已泛滥成灾的阴户上,问道:「仁静,你不后悔?现在,还来得及?」「嗯……我不后悔……来吧」看着粗长的阴茎抵在自己从没被男人深入的蜜处,朴仁静的内心还是有些忙乱,害怕那么巨大的事物自己会会因为容纳不下而被伤害到,又害怕心爱的Ajeossi临时反悔。

见对方似乎有些犹豫,朴仁静狠了狠心,腰部向上猛的一抬,「啊」的一声惨呼后,粗长的阴茎直没入自己的阴道深处,巨大的疼痛感从下身传来,仿佛要把她整个人撕裂一样,疼呼出声,「疼……啊……啊痛」「你……你这是何苦呢?……有你这么乱来的吗?」「我……」「我不动了……你缓缓再说。」维持一段时间这样的姿势,朴仁静的疼痛稍缓后,「Ajeossi ,我好多了,你可以动呢?」「那我动了。」伴随着对方开始抽动阴茎,朴仁静感觉自己体内被巨大充实感给填满了不算,异样的快感也从阴道深处由内而外,由下至上的,传遍到全身。

「仁静……你的……小穴……好紧啊」听着心爱的Ajeossi 异样的夸赞,朴仁静又羞又噪,阴道内的骚肉在进出的阴茎摩擦下,瘙痒感和快感不断交替攀升。

强烈的快感下,原本还有最后矜持的朴仁静,实在忍不住喉间的瘙痒要呻呤出声的欲望,「哈啊」的一口兰气吐出。

憋不出的朴仁静大声淫叫起来,而体内不住攀升的欲望和快感又反过来给了她无穷的动力。

朴仁静头靠在枕头上,不住的左右摆动着脑袋,看着对方从双手从她的膝关节下穿过撑在床上,分别抱住她的一双大腿,反压到她的腰旁,挺直着身体,下腹紧紧的压在她的胯部,怒涨中的不断变大变粗的阴茎快速在她的初次承欢的阴道内进出。

朴仁静看着对方紫红色的龟头一次又一次顶开自己少女娇嫩的阴唇,粗长的阴茎上还能看到抽动中由她体内带出的处女血迹,充斥全身的快感让朴仁静闭上了双眼,感受着对方厚厚的手掌在自己的胸前流走,慢慢的安心享受起着欢愉的时光。

初次承欢的少女,怎么可能坚持的了很久,很快在对方猛烈的攻势下,达到了自己真正意义上第一次高潮。

「Ajeossi ……我到了……啊啊」阴道内开始分泌阴精的朴仁静,对方感到仁静的高潮但并没有停下,反而是在对方的身上继续驰骋着。

「哦……不要……不……仁静……不行了」高潮后乏力的朴仁静哀求对方放过自己。

只是,她怎么知道,这幅泫然欲泣的模样,更是激发了对方蹂躏的欲望。

「不……不……啊啊……噢噢呃……Ajeossi ……啊……仁静……要……还要。」方才还欲抗拒对方的少女转眼间便转换立场,主动开口求欢。

「仁静……你现在……好美……Ajeossi ……停不下来了……不要怪Ajeossi」。

「哦……不……啊啊啊……怪」爱人的赞美让少女再一次陷入情欲的漩涡,不可自拔。「卧室里,一个年过半百的男人在一个二十岁的妙龄女身上赤身裸体的交叠在一起,疯狂的性交着,在床上变换一次姿势后,继续着激烈的性爱,床第间没有停止过的「啪啪啪」肉体相撞声,喘气声和男女性奋时的淫声浪语。

朴仁静此时四肢着床趴在上面,向后挺着雪白浑圆的臀部,再次感受到对方双手紧抓住自己的翘臀,承受着对方的阴茎在体内又一次的畅游。

「啊……呃啊……Ajeossi ……嗯嗯嗯……深……再深点」朴仁静双手抓着被单,稍显瘦弱的娇躯在对方的挺动下,一下又一下的前后晃动,在体冲撞下力渐渐不支,双手趴在床上,身体开始微微倾斜和床面成夹角。

身后的男人也俯下身,从身后和她紧贴在一起,一手在她坚挺的少女椒乳上肆意玩弄,另一手伸到下面研磨着她的阴蒂。

少女第一次感觉到世上有如此的极乐,乐不思蜀,脸上浮现着欢快的神情,在男人的不断冲击下,一次又一次的达到高潮,床单很快就变的湿透。

「嗯」男人猛烈的顶撞了几下她的翘臀,之后大量炙热的精液射入她的体内,朴仁静被烫的一时娇躯乱颤,迎来了自己今天最后的高潮。

云雨过后的,二人一阵的耳鬓厮磨,朴仁静被心爱的男人搂在怀里,耳边是一阵甜言蜜语,对方的手还在她的胸前流连忘返。

「Ajeossi ,人家再也不想离开你呢。」朴仁静低头趴在对方的胸膛上,听着对方的心跳,但却无法看见男人眼中计谋得逞的得意之色。

朴仁静的POV :那一天后,我和他继续保持着这样的关系,直到有一天他把我安排进CCM 娱乐公司,成为一个再出道组合Tara的成员。出道后,家中不时问我什么谈个恋爱,什么时候结婚,给我压力巨大。2010年12月28日我和吴钟赫尝试交往,来应对家里的结婚压力。可是交往不到三个月,他就进了军队服役。这时,我心里松了一口气,因为一直到到现在,他都没有对我提出进一步的要求。

兵役退役后,我以为我们的关系会就此终止。但是,他还是和我继续着有名无实的交往,也一直没有提出进一步的要求,直到有次他喝醉告诉我,他在军队过的十分压抑,变态的发泄渠道导致他变成一名同性恋者,他恳求我不要告诉他的父母,反正我也有我的家庭压力。

之后,我们就这样扮演着别人眼中的恩爱情侣,私底下各过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