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其他小说

我和静秋


第一次见到静秋是在98年10月左右吧,那天早上老大带来一个文静而略带羞涩的女孩让我带她熟悉公司和工作,她就是静秋,来自彩云之南。大理的山水灵气赋予她精致白皙的脸庞和秀丽挺拔的身姿,而几年雾都重庆的学习经历让她的肌肤像常常水疗一样细腻光润,再加上略微的少数民族血统给了她灵动的眼眸、笔挺的鼻梁以及清脆如铃的嗓音,让我非常热情的帮助她熟悉工作和周边的一切。


也许因为我们都是新人吧(我也不过才来这里2个月而已),所以在别人忙忙碌碌的时候,我们显得比较清闲。在网络不发达的那个年代,就有了更多的时间聊聊天,而远离家乡的静秋也把我作为一种精神依靠,就这样聊着聊着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不过因为那时的懵懵懂懂,有的也只是单纯友情而已,当时一直这样下去的话,可能也会转变成爱情什么的。但就在我们熟悉工作后的不久,因为工作需要我调去了分公司,而静秋留在了总部。就这样我们分开了,在那个手机还被称为砖头,满街BB声的年代,我们的联系也就只有时有时无的一封信件或偶尔电话里简单的一句问候而已。渐渐的,忙于工作的我们就淡忘了……2000年,我经长辈介绍,结识了欣——典型的重庆女孩,我们恋爱了一年终于走到了一起,2003年她给我诞下了我们可爱的小羊羔。为了能照顾好家庭,宝贝降生前2个月我申请调回了总公司,意外的又分到了静秋所在部门做主管。


说是主管其实整个部门也就我和静秋两个人而已,这时的静秋新婚不久,老公翔是本地乡镇的一名公务员,静秋的婚礼也邀请了我,在婚礼上我们相互结识,因为年龄都差不多,性格也比较相似吧,所以非常谈得来,后来我们也都成了朋友。因为静秋有孕在身,翔请我工作中多照顾下静秋,而老婆怀孕期间因为分隔两地我没能常常照顾到她,只有看了无数的孕期指南在每晚电话聊天的时候向她唠唠叨叨半天,所以我也就成一个理论知识丰富" 伪" 孕期指导专家。现在静秋怀孕,我一方面因为双方朋友关系,另一方面想借此弥补老婆怀孕期间未能亲自照顾的遗憾,就以资深专家、过来人的身份向静秋灌输各种孕期知识,并各种体贴照顾、嘘寒问暖,我们的关系变的更加融洽。不过结了婚的人是不一样的,闲聊中偶尔也带些荤素不忌的笑话。


静秋怀孕4个多月了,有天她眉头一皱,紧接着又惊喜的对我说:" 你看,小调皮在踢我呢。" 我侧头看了看对面桌子前静秋,圆圆的小腹挺在那里:" 没见什么动静啊?踢的疼不疼?" 说着我起身走了过去;她拉过我的手放在隆起的小腹上:" 呐,刚才还动着呢。" 我摸了摸还是没感觉到。静秋看着我疑惑的眼神,侧过身子肚子一挺:" 你听。" 我也没多想走上前蹲下身子,耳朵轻轻的靠在隆起的小肚子上,不断微微的调整位置,想感受胎儿的脉动;" 咚……咚……咚~ 咚~ 咚咚~ 咚咚~ 咚咚~"先是听到婴儿轻微的心跳声,渐渐的却多了道急促有力的心跳,鼻端渐渐的也闻到一股淡淡的馨香,突然耳朵附近感觉被什么东西隔着薄薄的肚皮撞了一下,我惊喜的抬起头:" 哈哈,我也感觉到了。"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红扑扑的略带羞涩的脸和那双明亮的水汪汪的眼睛,仿佛又把我带到几年前我们初见的那一刻……


老婆临产前两个月到如今坐月子都不能房事,而我也不喜欢没有感情基础的滥交,所以此时的我早就欲火焚身了,平时只靠着分心照顾家庭和扑身工作中强压本能欲望。而今此情此景让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情感,我和静秋相识以来的一幕幕情景闪电般的划过……我不能自已,激动而又小心的靠近静秋,轻柔的握住她的肩膀慢慢的将她从椅子上扶起,看着静秋羞红的脸庞和微微闭上的眼睛我狠狠的吻了下去。


" 别……门还开着呢……" 静秋轻轻呢喃道。


我噌噌噌的跑过去关上门并随手反锁上,紧接着又将临江窗户的百叶窗也调暗。我们办公室在走道的一角,隔壁是部门资料档案室平时没有人,对门是常年不用的大会议室,而办公室里也只有我们两人,我们部门的工作也非常独立,基本没其他部门的来串门,在我一眨眼之间做完以上动作后这里就是密闭的只属于我们两人的私密空间了。


我再次揽过静秋,抱住她轻吻起来,静秋轻轻的推了推我,身子也左右微微摇摆着抗拒,嘴里轻声的反复着:" 不要……不要……".但此时的我哪里还能停住,我嘴里喘着粗气,激动的抱着她,双手隔着轻薄的孕妇裙不断抚摸着她的肩、背、腰和臀……嘴也不停的落在她的额头、鼻子、眼睑、唇……拥抱着这具因怀孕显得温润丰满与以往映象的截然不同的身子,感受着热烈响应而又抗拒压抑的回应;欲望压倒了一切,将静秋用力的抵向桌子,好腾出手来更进一步……" 别挤着孩子!" 静秋稍稍用力的推开我,我一愣,静秋却转过身去,双手撑在桌上,低着头一动不动。我连忙靠上去,双手从宽松的裙摆下撩了上去,双手拂过平滑突起的肚子和腰身,慢慢的攀登上了两座挺拔的双峰,揉了揉,挺拔而不松垂的乳房,坚挺富有弹性,真美!我深深的咽了口唾沫。手指却贴着柔滑的皮肤钻进乳罩内,指头摸了摸凸起乳头,如同樱桃般的立起,又顺手轻轻夹了夹,在静秋" 啊" 的一声惊叹中把乳罩推了上去。静秋连忙举手隔着孕妇裙紧紧的握住我的手,微微转头:" 别……".话没出口就被我堵上了嘴唇,我舌头轻轻的顶开她的牙齿搅动着,带着香滑的舌头哧溜的吸了过来。


" 唔……" 静秋主动回应着我,呼吸声逐渐加大,直至不自觉的哼哼起来。


我见时机差不多了,深情的吻了一下然后侧蹲下身,头绕过静秋的右臂,将裙摆和白色棉质乳罩一起撩过乳房,看着白皙中的一点暗红张嘴轻咬上去,嘴唇和舌头配合着吮吸起挺立的乳头;左手也不闲着,绕过后背轻柔的揉捏另一个乳房,看着白皙柔软的乳房在手中变成各种形状。空下的右手继续划过小腹和比基尼区域慢慢的将显得有些肥大的孕妇内裤褪下,食指和无名指配合着拨开略显浓密的阴毛,中指轻柔的搓向阴蒂。" 啊……啊……" 静秋敏感的摆动着臀部,想躲避又像是迎合着这只魔爪,我伸手一探洞口喷洒出一团团潮气,湿润了周边的毛发,一手的油滑。


她的呼吸更加重了,胸脯也随着她的呼吸上下起伏!我不禁立马的褪下我的阿迪达斯运动短裤,把静秋的双脚向两边微微的分开,怒胀的阴茎轻抵在她的阴唇上。双手分抓着双乳,深吸一口气,便运腰力把阴茎慢慢地刺进她的体内,虽然已有爱液的滋润,但静秋的阴道比我想像中紧窄,灼热的阴肉紧夹着我的阴茎,皱褶像无数小手一样一层层的套着龟头,像阻碍我更进一步般,我把阴茎抽出一半,再狠狠用力一插,把我的阴茎深深的插入,一插到底。静秋身子向前一倾,双手又自然的抵到桌弦。 "啊啊…小心……小心孩子……" 静秋略带哭音道。


我歉意的嗯了声,动作轻柔起来,双手抚摸着双乳,腰下轻缓的抽插," 嗯……唔……" 静秋紧咬着嘴唇,只是鼻音和喘息就深深的吸引着我,我逐步的加大了力度和频率,空调的凉风也止不住我的汗水,而静秋因为孕期前2个月不能房事,且翔很传统怀孕以来也一直没有性生活,欲望非常强烈。我反复的耕耘着,静秋配合的轻摇着臀," 我要好了……要好了……呀……" 静秋轻吼着,白里透红的肌肤上更透出一抹潮红的光晕,同时感觉甬道里更加温润潮湿起来,我也情不自禁的用力抽插着,一声低吼中将子弹尽数抵射出去……静秋早已趴在了桌子上,汗迹打湿了半个桌面,她还不断的抽搐着,我俯下身紧紧的贴着她的背,一手揽着她的腰,一手轻轻的帮她捋顺凌乱的头发,嘴唇轻吻着她背上的汗珠,两个人谁也不说话。


良久静秋直起身,转身静静的看着我,一声低沉的叹息中泪珠止不住落了下来:" 都怪你……都怪你……".我吻干她的泪水,用她椅背上搭着的大毛巾(平时开空调时搭在腿上防冷风)擦拭着她的身体,白浊的液体早已从她甬道内流出,在她腿上留下几条斑痕……


在迷茫中我们结束了今天不可思议的经历,以后的几天我们都变的沉默,并不自觉的躲避着对方,也许这段孽缘就这么结束了吧。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