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其他小说

与一个于功心计女人的性事


首先,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我要讲的主角依然在我隔壁的办公室,但如今却是形同陌路。这当中自然有情色之事,但万万让人出乎意料的在于,即使发生过性关系,但这女人的手段让人感到可怕。

就是说,别看她已经是一个五十岁的女人,但在着装上却胜过年轻的女孩,夏季总是露着三分之一的乳房,廉价却有潮流味的时装,而身上的香水味,可以把整个办公室充斥的淫奢之味。

相信这样的外表,初见第一面,就会有对她有这样的判断,风流之女子。

事实也是确实如此,她可以为利益,用肉体交换,即便与你上床多次,但触及到她丁点的利益之时,就会使整人的手段,在上级主管人员之间搬弄是非。

说真的,现在真的后悔与这个女人上了床。

今年初的时候,总公司委派我到佛山分公司管理业务,而我们同时在珠海惠州和宝安设有分部,珠海是作为我们分公司的核心。

我进入公司的时间不长,与这边的人员几乎很少接触,到这边就是相互联系了几个分公司的负责人进行业务的调节,而奇怪的在于,在公司群里,发现总公司的会计和这边珠海的会计拥有绝对的发言权。

当时不明白这种现象,直到后来才清楚,由于去年股东拆分投资无法继续,只剩下如今的杨总一个人经营,而原先的那些人员,走的走散的散,这边的会计是老员工,才作为老总的心腹留任。

在群里,就领教了这位会计的咄咄逼人之势,会计姓虞,至于多少岁当时也不清楚,不过在群里看大家都叫她虞姐,湖南人氏。后来见到她的时候,是由于公司变故,我到了珠海这边掌管所有在广东地区的事务。

见到真人,是在15年的夏天,五十上下,打扮时髦,穿着曝露,大半个乳房露在外头,浓浓的香水味有一种令人犯罪的感觉。无论在怎么样打扮,毕竟年龄在那里,色斑凝聚在其眼眶周围,而高高的颧骨,盘头的卷发,一看这模样,绝非是省油的灯。人未到,声音就响起,笑意盈盈。

而在与交谈的过程中,她还时不时拉拉她胸前的小胸衣,当时就想,这,绝对是一个风流女子。

话讲的非常客气,说第一回见面,她请我吃大餐。盛情难却同行,但在第二天却把昨天请我的餐费拿来给我签字。心里对她的印象就打了个折扣。

事也凑巧,由于走掉的经理办公室杂乱,我也懒得收拾,就与她同一办公室。而这位李姐,充分显示了她过人的手段,每天更换不同的着装,而那裸露的肉体总会吸引人的目光,而她却时不时要装嫩,有什么好看的,年轻女孩子比我好多了。

在她对帐的时候,总时不时叫我坐到她边上,或者是在把裙子撩上去,露出整个大腿,而有时故意把身子俯得低低的,可以清晰地看到她那整个乳房甚至于褐色的乳头,乳头很小,看没有哺乳。

这时我也会调笑几句,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她就说我是不是把佛山和汕头那边的文员都玩上床了。

断然否认后问她,年轻的时候是不是乳房挺大的,没想到她毫不羞涩,说十年前在那些公司当会计,男人总想揩她便宜,而她老公说她的乳房绝对是一流的,并说这么多年了,老公依然说她的下面很紧。

我听得有些晕了,看起来一副正经的样子,一提男女之事,居然说的这么开,看来到底是见过世面的女子。

同时她还有一套理论,这有什么啊,男女上床不就那个事嘛,大家都快活。

当我问她同几个男人上过床时,她又一本正经的说,我只有老公一人。、这可能吗,你不是骗小孩。坐在她边上,我用手去摸她裸露的大腿,哎哟,这样子不好的,经理。用手挡过去之后,我又把手放在她的腿上,她就没反对了。

就这样,两个人的话题,一天比一天深入,而我对她的小动作,不局限于只摸大腿,有时趁着她不注意,就用手去摸她的乳房,居然没有拒绝。

现在写到这里,连对一个五十岁且长相极其一般的女人都会下手,是绝对的饥不择食。人家说是色狼本色,我对自己的评价是,狼根本算不上,只是一条淫虫罢了。用老家人的话说,就是有个洞,就想上的主。

有人会说,对她有没有感情。可以明确地说,约对没有,这是一个唯一让我没有心动的女人,在我所有经历的女人当中,我纯粹只是把她当成一个泄欲的工具。当然,与她只上过一次床,在床上,她的本色,绝非是狼友能够想象到的。

其实男人与女人上床,就是最怕遇上那种,明明想让你上,却要装作一本正经的女人,而且在你上过之后,再后来相约中,会同你一同进入房间,却又不让你上,口口声声说对不起家庭的女人,会有让人大倒胃口的感觉。

虽然说,男人用下半身说话,但重要的在于,你情我愿才能充分体现性的快乐。

也许离家太久,远水又救不了近火。我就对这位年近五十的女人下手了,现在想想,自己到底是什么品味啊,当真是畜生一般。

有的时候到客户那里结帐,我带她驱车前往,而在车上,两人的话语脱离不了色情的成份,而我的手也闲不住,从她低低的领子进去,握住她的乳房以解手瘾;而她会报以小心开车,我这么老了,你真喜欢啊。有时会顺着她的裙子摸着她的大腿至根部,虽然她会用手挡,但不是很用力,轻易地让我进入那里。没想到这么大年纪的女人,居然淫水泛滥。

摸得她难受了,她会用手挡住我继续进攻,嘴里说着,同事嘛,说说笑笑,摸摸都没事的。上床是不可以的。

在办公室里,对她可以说毫不手软,对于我对她的进袭,她一直不反对,她坐在可以转动的移子上,我坐在她边上,右手直捣黄龙,中指进入她的小穴不停拔动,让她欲火难耐,而磨砂玻璃外头就是文员办公的地方,让人刺激异常。

八月中旬的一天,约她在一个东北饺子馆吃完往饭后,我叫她出去逛逛。她说有啥好逛的啊,要回家了。到时老公要回了。我说这有什么,还早呢,先走吧。

在车上,她还一路说,我们是同事,摸几下是没关系,上床是不可以的。如果让家人知道,那是不好的。

我就反唇相讥,你老公知道我摸遍了你全身,他不会表示反对呢。她依然显得很正经,说只要自己不承认就没事。

我说这不是一样吗,同你上了床,难道你还回家同她说,今天谁上你了?

到宾馆的地下室把车停好,她还是那句话,我不上去了,你自己开房去。

唉,说真的,我宁可掏钱同小姐做事,虽然没有感情,但至少可以得到片刻的承欢。

我最烦的就是这种既当婊子又当淑女的货色!

到了房间,她就变成另一种模样,把手中的包胡乱扔在地下,抱住我啃我,不过她的舌功还真不是盖的,小巧的舌头在我唇中滑动,挑动,而自己尽情地抚摸她的乳房,捏着她的乳头,乳头很小,她说从小没喂过奶,所以这么坚挺。

两个人倒在床上,手自然进入她的隐秘之处,那里证明了她早已动情。毛不是很茂盛的那种,但阴部相当饱满,用手掌盖住她的整个阴部,用中指在她的洞穴之处来回拔弄,湿湿得粘粘的。

当我要褪下她的内裤时,她却用手抓住了我的手,说要回去了,今天到此为止了,吻也吻了,摸也摸了。

当时就丝毫不客气,你他妈的是不是有病啊,装什么大尾巴狼,装什么淑女呢。

哎哟,你怎么生气了,我们是同事哇,这样已经是最大让步了,让老公知道的话,不得了啊。

那你现在打电话看看,说谁摸了你没搞你,看他什么反应。

你讲话别这么难听嘛,好了好了,就这一次,我要早点回去的。

各位狼友,遇上这样的女人,你会是怎么样一种感想,眼前可以说是一万只草泥马飘过。

沐浴之后两人上床,看着她,居然嘴里还吐出一句大跌眼镜的话,同事之间不能这么搞的。

那一下,真是火冒三丈,硬硬的东西一下子耷拉下脑袋,你妈的装什么装啊,老骚货。

用力地捏着她的乳房,她叫着轻点轻点。

对付这种人,就是彻底剥下她的面具。

用相当难听的话说她,你装什么正经啊,正经女人可以随便让男人摸大腿摸奶摸你的穴吗?

如果你不想,跟我上来干嘛,如果你不想,脱光干嘛;嘴里口口声声老公老公,你老公真知道我对你这样,他会放过你吗?

如果你真要对得起你老公,你还在这么长时间让我摸你?装什么正经呢。

哎哟,你真的生气了啊。

别说这个,我们办正事。

她一下子俯下身来,头靠在我的大腿之间,扶住我的丁丁,含了进去。而后又用手指轻抚我的蛋蛋。

有一种大为惊异的感觉,那舌功,比风月场所的小姐还更胜一筹。

在强烈的刺激下,丁丁极剧胀大,颜色显得深紫。

而后她的唇沿着我的丁丁头部往下舔,一直到根部,又把两个蛋蛋吸住。

我变换了一下姿势,成了六九式,看清了她的阴部,阴部很饱满,而穴口闪着亮晶晶的水滴,阴唇很小,用手指剥开,里面早已经充满了淫奢之味。下体还是蛮干净的,没异味。

中指在她的阴蒂上来回拔弄,她嘴里发出嗯嗯声,中指进去抽插,她双臀来回摆动。

而我的丁丁被她吻得血脉贲张,翻过身之后,按照传统的姿势,轻易地进入。

没想到,她的穴居然好紧,感觉她的阴道里面的肉壁紧紧地将丁丁吸住。

她的臀部摆动幅度相当大,有时用力上抬,有时左右摇摆。我的手用力地捏搓着她的乳房,乳房也很丰满,而且具有弹性,这是没有哺乳的结果。

从丁丁顶部传来的快感充斥着我的神经,或许她也感觉到了,她说等下等下,我到上面来。

强烈的刺激一下子消失,我躺下的时候,她在上体位,用手扶住丁丁塞进她的小穴,两只手扶在我的胸部,身体一上一下移动,两个乳房上下晃动,我用手抓住她的房,臀部用力上抬她,没想到她居然说,你别动,我动就行。

她上下移动的速度相当快,那种特有的交合之声充斥着房间,嘴里嗯嗯着。

我再也忍不住,大概也就进行了五六分钟,我用力上顶,手紧紧揉捏她的乳房,腰部仿佛被抽空一般。

这时她突然不再上下移动,而是在我射的时候整个臀部以丁丁为轴心,作大回环。

她突然一抽出,整个人仰天躺在床上,浑身罗嗦,两只腿夹得紧紧的伸得直直的,两只手用力揉搓自己乳房,嘴里叫着,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尼玛,当时真的吓我不轻。

过了一分来钟,她缓过神来,嘴里说着真舒服。

她浑身是汗,摸着我的丁丁说,一下子就这么小了。

也真是奇怪,兽欲满足之后,感觉眼前的她有多么恶就有怎么恶心。

她的唇贴上来,你还是蛮厉害的。

那真满是色斑的脸,高高的颧骨,看起来就是一张标准的柿饼脸,那时一点兴致没有,我推开她,先洗一下,粘粘的不好受。

你蛮爱卫生的嘛,不像我家那个死鬼,无论什么时候做,都不想洗。

用热水冲了一下,我躺回床上。我叫她也冲洗一下,她说等下。

而后她就问我,那些文员我有没有去下手。当得到答案是否定的之后,她说真有这么好啊,你对我都这么有兴趣。

我淡淡一笑,因为你骚,本身你就是一个骚货,从穿着上就可以看出想勾引男人。

大概聊了十来分钟,她居然说,我还没尽兴,就掀掉了盖着的被子,把丁丁往她的嘴里送。

尼玛,这是我所遭遇的第一个女人是这样,嘴里口口声声说不能做,不能对不起老公,没想到刚做完,马上就动手。

但我也说,自己也是饥不择食,连一个老货色也不放过。

她的嘴很温暖,她的舌很灵巧。

舌在丁丁的冠状沟上来回滑动,时不时来个深吸,一只手扶着软塌塌的丁丁,一只手摸着蛋蛋。

当时想,尼玛,真是名符其实的骚货。别看五十岁的年纪,居然这么色情。

大概舔了五六分钟,丁丁又变得粗壮挺拔,她嘴里说着,比我老公的粗也长,我喜欢。

那时心里暗骂,那装什么纯情少女,真是十足的破货一枚。

看她这副模样,捏她乳头时也加重了力气,她哎哟一声,轻点轻点,听她这么说,用手用力在她的臀部打了几下,哎哟,蛮有一种刺激感的。

她看着丁丁起来,色色的,把它贴在脸上,用嘴从根部往上吻,今天要好好享用它。

因为刚做完不久,她舔得再起劲,也没有那种想射的念头,但她灵七舌头传来的愉悦感却是真实而存在。因为她没洗,也就没有用手指去抠她的下体,而是她自己用一只手在阴部来回摸。

看看她的样子,已经是欲火难耐,我就起身叫她双手摸住床边在后面干她,没想到她很顺从。那时有一种鄙夷她的想法,从她后面进入的时候,更觉得紧而湿滑,双手抚住她的胸,用力地冲击着。

她呢喃着,好舒服,用力搞我。在强有力的冲击下,她的两只乳房来回晃荡,而这个时候,在灯光下看她的身材,却实是不错,虽然五十岁,却没有臃肿,腰身细致,背部光滑白晰。

在后面进入的过程中,我用语言刺激她,问她和自己老公一个月做几次,女人就是这么奇怪,你让她尽兴了,什么隐私都会说。

她嗯嗯哟哟地回答,也就一个月一两次,结婚这么多年了,想搞也没激情。

问她爱液分泌的多不多,她居然说,两个人,半天也没水,他也半天不会硬。问她是不是也舔老公的东西,她说从来不舔的。

这就奇怪了,如此精深的舌头,居然不同老公搞。她又说在温州呆过八年,那时厂里的主管就想干她,不过她没同意。

我当然不可置信,就凭她的舌功,这女人,不知有多少男人上过。

她居然说我是除了她老公之外的第二个男人,我肚子里暗骂,鬼才信你的鬼话。

忽然她整个臀部向上抬,双脚并拢在一起,上身也崩得直直得,头部歪斜在床上,两只手用力捏着自己的乳房,从背面看得清楚,她两只手用力握着乳房往中间推,整个身子这次呈一个T脸。

我想加快速度,这个时候她居然说,你别动。

感觉丁丁被夹得紧紧的,就那样两个人像雕塑一样一动不动,但可以感觉到她下面一下一下地吸着丁丁,那种感觉很强烈。

她的声音也是戛然而止,大约半分钟后,她吐出一个长气,双膝跪在地板上,嘴里说,真舒服,你操得我真舒服。

对于这样的高潮,真有点吓人不轻的感觉,这是我从来没遇见过的,象休克一样。

这时她起来了,说我去洗洗。她身上确实粘乎乎的,都是汗,而下体她是粘粘的。

听到淋浴的声音,她在里面叫我,你也进来冲一下。

确实我有这个习惯,每次做完都及时冲洗,因为粘粘的那种感觉很不好受,而如果不洗就睡,第二天那股死鱼一样的味道太难闻。

那时丁丁依然挺挺的立着,见我进去。她说叫我在从后面进去。

她两只手扶在墙壁上,大腿张开,那个姿势,实际上可以很轻松的进入。而这个时候她又告诉我,说叫我用手摸着她的阴蒂,边操边摸,用力点。

开始有点觉得奇怪,在她面前,做爱,就好象小学生。

而下体结合在一起,一只手摸住她的腰,一只手伸过去在她的阴部摁住阴蒂来回揉搓。

那样后进的姿势,速度不是很快,快了丁丁就要跑出来,那时我根本没有想射的想法,而大约就那样搞了大约两三分钟,她突然说,用力用力,只见她一缕尿尿喷出来,揉她阴蒂的手指加快速度,这个时候,她又整个人身子崩紧,大腿绷直,扶住墙壁的手用力地抓抠着墙体,而尿尿却持续了半分来钟才停下来。

这个时候她居然说,这样出来相当舒服相当舒服。

你常叫你老公这么做吗?她说哪会,只有和你才会这样。

尼玛,与她才第一次做。她怎么就知道这种经验呢?明显是说谎,看来,风流是她的本性。

她说这不是尿尿,就如同日本Av中的女优潮喷,这种感觉要比在床上做出来的舒服。

看我没有出来,问我想不想。当时没有一点想出来的意思,才出来不到半小时。

回到床上,她说要回去了,我要送她回,她说不用她打车好了。

问她老公呢,她说出差去了,但要回去,到时邻居看没人回万一问起不好。

而这一次与她做爱后,发生了许多事情,当然后来开过两次房,却没有做成,一次是她的大姨妈来了,是给我口交,射在她的嘴里。她居然乐意我射在她嘴里。

那次真的有被吸干的感觉,在射出来的时候,她用嘴用力地吸,而手却在丁丁上来回撸。不过没有吃下去而是吐在卫生间里。

再有一次是我当时在宝安,她过来同文员算帐,因为不知道地铁口在哪,叫她打车过来,在送回珠海的路上居然很生气,我一看五十多岁的女人居然装嫩,心里就感觉特恶心。她也没让我上,即使到我住房,也不愿给我上,但给我口交了几分钟。

最讨厌的莫过于那句,我们是同事,这样做不好的。

从那次起,我就特别反感,一个淫荡至极的女人,居然又装起嫩来,装起纯来。

而后来很少同她说话,也从她的办公室搬出来到另外一个办公室,那是我把她帐目和金额分开管之后,她居然和总公司的会计合起来算计我,居然说我的帐目出现问题。但在老总那里,这两个人被训了一顿,老总说,怀疑我就如同怀疑他的为人。

那时真有一种吐血的感觉。如今对她真是敬而远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