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其他小说

海边乱


我叫shirley ,网名叫媚惑如丝,身高166cm ,体重96斤,33c ,26,36,是不是个身材很不错的性感尤物呢?

夏日天气炎炎,南方还有潮湿的空气。闷热的天气里与让我整个人也热了起来。身体的湿热带来的自然是欲望的澎湃,总有那么一股神秘的欲火无时无刻地累积。又「湿」又「热」。难熬的天气呀,急切需要足够热足够湿的液体,才能够灭下体内那股火。

悲剧的是,男友烧少周一就出差去了,真不知道一个礼拜是怎么过来的?只有躺着我一人的双人床上,那张湿湿粘腻的床单诉说着梦里的春情。

好不容易熬到周五,一到公司就接到出差男友的讯息。谢天谢地,下午他就回来了,我可爱的烧少,赶紧回来帮我解解渴吧,终结这一周的噩梦。

烧少是总能给我惊喜的男人,早早安排好了甜蜜的行程。原来他约了朋友到海边过周末,一行六人。海边啊,阳光,沙滩,海浪,比基尼,我喜欢。——我知道他混乱的私生活,可是为了这些惊喜的意外,我不介意那些。至少当时是这么想的。

烧少又神秘地交代:「甜心,带上你最性感的内衣,但是不要带底裤哦,也不准穿。」这是要随时随地把我就地正法了吗?真是一个好主意!

提早翘班做了精心的准备,淡扫蛾眉,描上眼线,清澈见底的双目饱含着盈盈的春水。换上露肩装,套上小筒裙,只需要轻轻一勾褡裢便能扯下。今夜我要彻底榨干你,让你欠我的这一周都还回来。

要命的电话铃声终于响起,门口也想起了刹车声。原来是烧少的朋友蚊少和飞少,以及他们的女友小叶和菲菲。难道要六个人挤在一辆车子里?哎呀,那人家没穿小内内的屁股不是要随时亲密摩擦?

飞少在开车,蚊少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睡觉,我则挤在后排。菲菲在最左,我在最右,中间则是烧少和小叶。

只是挤着已经让我的小骚屄潮潮的,体内的欲望不住涌动。烧少的手搂着我柳腰的手早就在身体山下摩挲,麻麻痒痒的,这一下让我彻底湿了。哎呀一会儿到了目的地,小筒裙子都有水迹该多丢人呀。

我索性闭上眼睛不去想那么多,享受烧少的抚摸。迷迷糊糊之中偶然睁开眼,却看到了让我惊诧的一幕,小叶的手直接伸到了烧少的裤子里正在撸动,而烧少的左手也插在她两腿之间。

这让我很不高兴,我知道烧少平日里混乱的生活,可是当着我的面这么做是不是太过分了一些?

在他的兄弟面前还是得留面子,眼不见为净,只是心里多少有了些不爽疙瘩。

傍晚到达了海边,海滩只是简单地玩过一圈,三个男人发绿的眼睛,还有三个女人潮红的脸颊,谁有游玩的心情呢?吃完晚饭回到入住的别墅,我早已迫不及待了。至于下午的那点不爽暂时丢到九霄云外。

艳红色全透明的性感睡裙,长发随意的披散,再喷上迷人的香水,性感的玉体若隐若现。蕾丝的面料下已经凸起的乳珠,浓密的阴毛与水光泽泽的浪屄诉说着我的期待与欲望。——晚餐时候烧少灼热的眼神,让我好期待。

躺在床上假寐。烧少轻轻拧开房门,摄手摄脚的走到我背后,哼,呼吸那么粗重还以为我不知道?故意不盖上被子侧身蜷着身体,肥美的大屁股撅着,这个姿势把白嫩的肌肤紧紧崩起来,还能让浪屄若隐若现,嘿嘿。

烧少探出舌头在我脖子上舔了一口,似乎在品尝我的身体,沉浸在甜美的肉香中。故意慵懒地装作醒来放平身子:「宝贝你洗完了呀?我都快睡着了!“烧少一个猛扑压在我身上恶狠狠地说:」不要紧,我干一干你就精神了。「他狠狠地压着我,激烈地吻我。强健的身子,火热的呼吸,浓烈的男子气息,还有抵在我两腿之间的粗鸡巴,都让我身心沉醉,不禁轻启晶莹的红唇回吻,又伸出舌头和他的纠缠在一起剧烈地搅动。

两个人的身体都在不安地扭动,不知不觉间我的嫩乳已从睡裙里弹了出来,被烧少的胸膛挤压,小奶头儿因此向乳肉里陷入,本来就澎湃的欲望这下子更不得了啦,我能清晰地感受到小骚屄里的浪水正在汩汩地渗出,互相摩擦的大腿根部都有了粘腻的感觉。

烧少粗鲁地扯开睡衣,一口含住了我挺立的奶头,在他嘴里滑来滑去还不时用牙齿轻啃舌头舔舐,间或还重重地吸吮两下,瞬间就让两颗奶头变成了肿胀的葡萄。他似乎完全沉醉于玉乳的香嫩,乐此不疲。

可是我却受不了啦,积累了一周的欲火像火山一样爆发了出来,忍不住嗯,哦地呻吟,浪屄里淫水的骚香更是散逸出来变成最好的催情剂。

「亲爱的,赶紧舔舔宝贝的小骚屄。宝贝受不了了!」面对我的软语诱惑,烧少也是忍耐不住,一头埋进我阴毛浓密的胯间,含住淫水泛滥的骚屄吸嘬,又用舌头狠狠地刮弄。

全身仿佛被电流通过,强烈的刺激让我身体向上弓起,双腿分得大大的让骚屄更加突出,以便烧少能更加全面深入地品尝。

照顾了下半身,上半身又受到了冷落,于是我们摆成了六九的姿势,烧少压在我身上品尝我的骚屄,我则把他粗得吓人的肉棒含进嘴里。

互相的口交如此甜美,烧少把我的骚屄整个含在嘴里,吸舔得舒舒服服的。

我则吐出香嫩的小舌舔舐着整根肉棒,让它越来越粗,越来越热。烧少不安地挺动着腰部,把我的小嘴当做骚屄轻轻抽插起来。

尽量放松口腔的肌肉,用舌头小心裹住肉棒任由他抽插。嘴里是气味浓烈的鸡巴,胯间是他火热的呼吸,骚屄里的春水已是完全不受控制地喷涌。

当烧少用两根手指插入肉洞,我瞬间不受控制地高叫出来,空虚了一周的肉洞终于被塞住,那是怎样的一种释放。

烧少恶趣味地用两根手指不断抽插,抠挖着骚屄里的嫩肉,让我的身子一颤一颤的。我则报复性地也用手指顶入他的菊花。

那里是烧少的敏感地带,每次我用手指轻轻地,温柔地爆他的菊花,他都会很快地高潮喷射。

或许是不想那么快草草结束,烧少急急忙忙摆脱我的魔指,恶狠狠地用鸡巴抵住我的骚屄说:「骚货,老子干死你。」扑哧一声,粗壮的鸡巴直达穴底,还是一根火棒窜入摩擦刺激着每一寸敏感的肉芽。艳红的花肉都被这一下带着重重一缩,紧紧地箍住了烧少的鸡巴。

「啊……用力……快用力的插我……亲爱的……鸡巴……好粗壮……太好了……啊……」我娇喘连连,双腿用力环住烧少的腰迎合他的肏干,一边挑逗性的叫床,诱惑他越干越凶,越干越猛。紧致多汁的浪屄随着他的抽插发出咕叽咕叽的水花声。天……我到底已经有多湿了?

烧少肏干了几十下,一把把我翻了过来命令说:「骚宝贝,快把你的大白屁股翘起来,我要从后面狠狠的干你。」我迫不及待地高高翘起肥臀,幽深的臀沟,褶皱包围的圆巧屁眼儿都展露在烧少眼前。随即又是一阵火烫般的占满,被他的粗鸡巴狠狠地插入。

「啊……亲爱的……你顶到人家的……花心里去了……好痛快……再来……再狠狠地干……小骚屄……啊……」我叫床的声音越来越大,随着烧少的抽插拱动,悬在胸前的一对玉乳以同样的节奏前后晃动。

烧少抽插的速度越快越快,那根大鸡巴像是一根烧红的铁棍,不断地挺进拔出,挺进了花心,那股销魂的快感直接穿透了我的身体。

我知道自己已经春潮四溢,娇喘吁吁。每一次抽插都是心中无比的燥热,身体连连的抽搐,脸上却全是又美又爽的舒畅。

烧少忽然抓住我的腰,配合着他的动作将大鸡巴抽插得更加剧烈快速。腰腹撞在屁股上发出「啪啪啪」的肉响,充血的花肉已是肿胀不堪,喷涌的花汁顺着大腿流向床单……

被这样的姿势肏干,压抑已久的身躯已经高潮了不知道多少次了。疯狂甩动的头部挥舞着飘散的乱发,只能疯狂的呼喊抒发着心中的快意:「亲爱的……太粗……太壮了……我……又要……丢了……又高潮了……好舒服……受不了了啊……都插到人家……心里去了……」或许是一周没有释放的缘故,两个人都有些难以承受这样的刺激。花汁再一次喷涌打在龟头上,烧少发出低沉的嘶吼,越插越深,越插越猛,越插越快,本已十分粗壮火热的鸡巴更是鼓胀了一圈,热度又提升了一分。

我忘形地浪叫着,雪白肥嫩的屁股拼命地向后迎送,花汁不要命地喷涌随着鸡巴的抽插涌出浪屄四散飞溅。这一轮抽插简直让我魂飞天外,烧少也再难忍耐,把鸡巴深深插进浪屄里,在颤抖花肉的包裹下一阵脉动,射出一大股精液,烫得我又美美地丢了一回……

鸡巴插在浪屄里浸泡着丰富的花汁,我已经浑身脱力地趴在床上。烧少则压在我身上,两人享受着高潮后的余韵。

过了大约有十分钟,我们才回过神来。

烧少对我说:「骚宝贝,干得你爽不爽?」我扭动着身子说:「都飞到天上去了,一会儿我还要。」此时隔壁传来一声高亢的尖叫,虽然墙壁隔音效果不错,仍然能感觉到女人的畅快,正是小叶骚骚的声音。

我忽然想起下午发生的事情,皱着眉头问他:「你和小叶今天在车上怎么能那样?」烧少不好意思的说:「其实你不知道,小叶以前是我的女友,分手后才和你在一起的。」这些事情我也不介意没什么,又问他说:「蚊少还在车上呢不怕你兄弟不高兴么?」烧少撇了撇嘴不屑地说:「蚊少早知道了。小叶那个骚货还不是舍不得我的大鸡巴,宁愿做蚊少的女朋友来接近我。哦,她现在还是我的炮友,你不在的时候我经常找她,你说过你不介意的。」不介意?当然介意!

可是为什么听到这般淫乱的关系,男友的炮友是兄弟的女友,我会变得那么兴奋呢?虽然没发生在自己身上,可是这层禁忌的关系再一次点燃了我的欲火。

更不用说隔壁房间的叫床声越来越高亢,越来越尖细。

感觉到我的骚屄又涌出了花汁变得湿润,烧少邪邪地一笑说:「骚宝贝又开始发浪了,好,我干死你。」随着他又开始抽插,疲软的鸡巴也逐渐恢复了硬度。

这一次烧少站在地上,一把把我抱了起来,两个人胸腹相贴,我悬在空中迎接着他粗壮大鸡巴的抽插。

浑身没有借力的所在,被烧少一抛一抛的就像飞在天上一样。被这种疯狂肏干的方式干得死去活来,浪屄里的春水滴滴答答地落在地上。似乎要把小叶比下去,也似乎是快感实在太强烈了,我不顾一切地浪叫呻吟着:「啊……大鸡巴哥……好爽啊…你好猛……屄里好舒服……好舒服啊……你真棒……好有力……啊……啊……浪屄被插得……都要烂掉了……全部塞满了……用力……用力……快……使劲肏……肏死我吧……」隔壁若有若无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似乎不愿意被我压过。我的脑海里甚至想象着小叶那个浪货被蚊少压在身下狠干的情形。

想到这里,高潮就不可抑止地到来。烧少也忍不住了,一把把我压回床上,高举着我的双腿在床边疯狂的抽插,每一下都重重撞在花心的嫩肉上。我的屁股和玉乳随着冲击同时上下甩动,快感一波接着一波,高潮一浪高过一浪。

不知道忘情呼喊了多久,整个人都已瘫软如泥,烧少才又射出了他的精液。

当他抽出鸡巴放开双腿,我的身体还在不断的抽搐……和烧少酣畅淋漓地啪啪了两次,仿佛将一周紧憋的欲望都释放了出来。我还有些不满足,可是烧少或许是奔波了一天的关系,有些疲劳地合上了眼睛。

洗干净身体回到床上,静谧的海边夜晚,耳边还时不时传来隔壁激战的声音。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混乱的关系却让我兴奋得难以自己,辗转难眠。

听着那些淫荡得叫声我感到自己又湿了,伸手往胯下一摸,睡裙已经粘腻在腿上,连身下的床单都润湿了。

迷迷糊糊之中终于睡着了,可是没被满足的身体刺激着大脑做着难看的春梦。

一个男人正笑嘻嘻地在背后干我,把我干得如飞云端,从空中掉下摔醒。

正在难熬的时刻,房门被轻轻打开一个人影闪了进来,难道有贼?我很紧张不敢说话。只是借着窗外的灯光悄悄地看着。

原来是蚊少,他轻手轻脚摸到床边,轻轻把我抱住,一下子含住了敏感的耳垂,一手抓住奶儿,另一手探到胯下幽谷。

我不敢说话,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胡乱地伸出双手想要推开他,可是被他紧紧地一抱就浑身都像没了力气软了下来。

欲望正在膨胀之中,出奇的紧张反倒增长了禁忌的心理,任由蚊少予取予求。

在男友身边被他的哥们儿搞,多么刺激啊。

蚊少一边见我不敢发出声音怕吵醒了烧少,只是乖巧地趴在他身边一动不敢动,胆子更大,一手揉我的屁股,另一手变本加厉地去摸我的玉乳,还使劲揉捏。

我只觉得浑身暖洋洋的发软,理智的防线一点一点地崩溃,迷迷糊糊中,我竟然张开了小嘴主动伸出舌头去亲吻蚊少。

他见我已经就范,就把我抱起来。我以为他要把我抱出去玩,没想到蚊少直接把我按在地上,分开双腿就舔起我的骚屄,简直是迫不及待。

身体传来的快感之间,我羞得无地自容。下体那张嘴贴着我的阴核又吸又舔快感连连。我恨不得想要大声浪叫,可是又不敢,只是沉重地喘着气。那股欲望累积在身体里越来越热,越来越高昂。

我被舔得越来越湿,花汁像是决了堤的洪水一样泄出。看我彻底进入了状态,蚊少在地上躺下身子,指了指自己高昂的鸡巴,那意思是想要的话坐上去自己动。

我不想这样做,可是身体却不受控制地站起来,将满是春水的骚屄对着肉棒做了下去。被充实塞满的快感让我喉间发出不受控制的「啊」声。我被自己吓了一大跳,回身看去,烧少依然沉睡不醒这才放下心来。

可是蚊少坏坏的一挺腰,让我又啊了一声,似乎诚心想让我难过。我气的一口吻住他的嘴,伸出舌头和他纠缠好让自己的声音被堵住。同时开始扭动小蛮腰套弄他的鸡巴。

蚊少有些瘦弱,175cm 的身高只有130 斤,但是肌肉很结实,腰力更是强劲。

不满足于我扭动的腰肢,他向上挺动腰杆,像电动打桩机一样插着我的浪屄,一轮百来下的抽插都是那疯狂的速度,丝毫没有慢下来。而且这样的姿势,让鸡巴插得更深更重。

我不知道留了多少春水,只能感觉到每一下抽插都伴随着扑哧扑哧的水声,每一下抽插都让毫无缝隙的浪屄里淫水被疯狂地挤出洞口。

强忍着身体的快感,只敢在鼻腔里发出轻轻的吚吚呜呜。可是当蚊少再次提速,同时一双抚摸着我大屁股的魔掌滑向深深的臀沟,将中指插入我的屁眼儿里,我已经完全沉浸在胯下两个肉洞都被占据的快感里。完全忘记了周围的一切,只知道肆意地承受鸡巴的狂暴。

精液爆发,伴随着蚊少疯狂的冲刺,我还是忍不住高声尖叫起来。从来没有那么高亢,从来没有那么刺耳……

烧少被我的浪叫吵醒了,有点讶异地看着眼前的一幕,随即异常愤怒要打蚊少。

蚊少笑嘻嘻地躲开,一边道歉一边说:「烧哥别这样,我家小叶不是也经常让你玩么?嫂子借我玩一下也没什么呀。要不我把小叶让给烧哥好好报仇。」我捂着脸缩在床边不敢说话。可以想象烧少的愤怒,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我是他心爱的女友,蚊少是他的好哥们儿,还能怎么办呢?

蚊少走出房间,不一会儿又走了回来,对烧少说:「哥,小叶已经被飞少拿去干了。菲菲那边正空着,要不哥先去玩一会儿菲菲?」不知道烧少是什么表情,只能悄悄从指缝中看见两兄弟勾肩搭背地走了出去把我落在房里。

不一会儿蚊少又走了回来,根本不给我说话的机会就把我扔上床,大鸡巴滋溜一声杵进浪屄里。

蚊少向机关枪一样疯狂地抽插,小腹撞得我挺翘的屁股啪啪作响。他的技巧真的很高明,知道怎么能插得更深,知道怎么用节奏的变化挑起女人更深的欲望。

他一会儿温柔一会儿粗暴,轻重交替地插我,我已经被干得迷失了神智,完全沉浸在背德的肉欲里。被男友的兄弟疯狂的肏干,这是怎样的感觉我不知道,只知道胡言乱语:「啊……啊……要死了……升天了……好会干……啊……爽……爽死……啊…大鸡巴……哥哥……啊……爱死了……啊……要泄……啊……受……受不了……姐姐喜欢……啊……啊啊……干……干一辈子……啊啊……

不行了……干死妹妹……啊……插……又插到底了……要死了……啊……「这样疯狂地干了一阵让我又来了两次高潮。蚊少拉着我下了床,又从背后插入浪屄,一抽一插地推着我前进来到客厅。入眼却是不堪入目的惊讶,客厅的沙发上烧少正在干着菲菲,飞少正在干着小叶。

小叶一看就是个骚货,被插得大声浪叫,而菲菲则比较闷骚,明明爽得不得了,却只肯吚吚呜呜地呻吟。

蚊少推着我也加入进去。

飞少看我来了放开小叶和蚊少使了个眼色,还故意对烧少说:「哥,今天我们一起干嫂子。两个弟妹就交给哥了。」八分的紧张带着两分的兴奋,尤其是自己的男朋友正在身边。我看到烧少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报复一般让小叶和菲菲叠在一起疯狂地轮流肏干四个肉洞。

我更生气,你既然玩兄弟的女人,那我就给你的兄弟们玩。

说着飞少就躺在地上让我趴在他身上和他亲吻,又扶起我的腰让骚屄对准他的鸡巴,用力一挺直达花心,让我发出快美的呻吟。

我忽然感到敏感的屁眼儿麻麻的,急忙回过头一样看,蚊少的鸡巴上沾满了我的淫液,正对准我的屁眼儿想要插入。原来他们想要一起干我。

不行……我不能这么做!

我不安地扭动着腰肢想要抵抗,可是屁眼儿揉搓在龟头上,反倒像是欲拒还迎。这时候我看见菲菲正在舔烧少的菊花,我知道他那处的敏感,顿时升起了被背叛的感觉,就要求飞少和蚊少从我下身两个洞一起干进来。你做初一,我做十五。你的菊花被人舔,我的菊花就被人干。

蚊少见我放弃了抵抗,利用我屁股的扭动,顺势一送,将龟头挤进了紧窄的小屁洞。

见我温柔地趴在飞少身上一动不动,蚊少此时下身一用力,那细长的阴茎便慢慢的、一寸一寸的插进我的屁眼。

当蚊少插入的时候,我「嘶……」的一声倒吸了一口冷气,身体又是不安分的扭动着,犹如触电般的快感瞬间便麻烦了全身。只感觉蚊少那细长的阴茎慢慢扯平屁眼儿里丰富的褶皱,像是要捅穿自己一样,不断的前行。

飞少配合地缓缓在浪屄里抽插他的鸡巴,一边还撑起我的上身抚摸我的玉乳。

下身两个敏感的肉洞都被塞满,娇嫩的乳房又被大手握住,全身上下传来的一阵阵酥麻的感觉简直让我快要抓狂。

而两根肉棒没入我的身体里,隔着一层薄薄的肉膜在互相挤压,让敏感更敏感,让火热更火热。

当他们不约而同地下身开始发力,在我的浪屄和屁眼中一进一出,我只能用力地揪住沙发,任凭他们在我体内横冲直撞。第一次体验双穴全被塞满的快感,而这种快感却是男友之外的男人带给我的,更何况还是在男友的眼前呢?

我春情泛滥,媚态连连,全身的肌肤都覆盖上了一层兴奋的粉红。这种背德的罪恶感让我陷入了前所未有的高潮之中。

在蚊少和飞少的夹击下,我彻底崩溃了,沉沦于肉欲,只知道不断地收紧骚屄和屁眼,夹着两根大鸡巴不停地吸着,让他们爽得也是直抽冷气,抽插得越来越快。

偌大的别墅厅堂已经没有了禁忌和羞耻,只有最原始的交换快乐。

浪屄被飞少插得咕叽咕叽的响,屁眼儿也是被干的扑哧扑哧地叫。我挺翘浑圆的屁股更是被一次次凶猛的抽插撞得啪啪大响,不一会儿就到了高潮的边缘。

每一下抽插都将湿漉漉的花肉翻出又挤回肉洞里,紧窄的屁眼儿也被开发得畅美无比,我像是一只小白羊趴在飞少身上放声尖叫着:「啊……啊……要死了……升天了……你们好会干……想要被你们……干一辈子……啊……不行了……干死妹妹了……哎呀……又一起插到底了……要死了……啊……太爽了……啊啊……不行了……爱死……大鸡巴了……干死……把人家干死……啊……」飞少和蚊少一前一后地干我,在我高潮了两次之后他们交换了位置。让我背对着飞少坐起。小屁眼儿吞没了他的鸡巴。

而我粉光玉质的嫩乳在蚊少眼前颤巍巍的抖动,我看见他艰难地吞了下口水,虎吼一声扑上来将肉棒肏干进我的浪屄里。

在他们的重新夹攻下,我使劲扭着性感的屁股,挺耸着一对儿美乳在蚊少的胸膛上磨蹭着高昂的乳头。

我的双手使劲向后撑着地面,让一对儿美乳更加突出。蚊少使劲地揉捏着它们,将柔嫩的乳肉都捏出了红印。

在他们疯狂的抽插下,我浑身不停地颤抖痉挛,两个肉洞都被塞得水泄不通,高亢的叫声更是不知所以。

这一切都落在烧少眼里,可是他看起来又生气又兴奋,眼里冒出嫉妒和狂乱的目光。小叶菲菲两个骚妮子都被他粗壮的鸡巴干翻在地上连连抽搐。

烧少看我下身两个洞被占据,剧烈的快感让我媚眼如丝,还前环后回不停和飞少蚊少亲吻,我知道他嫉妒得快要发狂,就故意冲他吐了吐舌头,绕着唇瓣打着圈子。

烧少扑了上来跨过我的身子,屁股坐在我的乳房上,粗壮的肉棒直接插紧我的嘴里。

刚才还在浪叫的我顿时发不出声音,可是全身三个洞都被占据,快感又提升了一层,不由得贪婪地舔吸嘴里的大肉棒。那根大肉棒上还沾染了小叶和菲菲的淫水,散发着混合的淫香。

浪屄和屁眼被两条鸡巴横冲直撞,一片狼藉,一只拔出来,另一只就插进去。

几乎要将自己娇嫩的阴道内壁与直肠间薄薄隔膜磨穿,两人一起抽送,我羞耻之中又夹杂高度的兴奋,心情难以名状,只能任他们施为。淫水刚流出来就给不停运动的大鸡巴带得飞溅四散,不断发出淫靡的声音。

两只大鸡巴干得越来越快,变得越来越硬,连续抽插了仿佛一个世纪那么久。

我在这前後夹攻兼轮流抽插之下,一阵空虚一阵充实的感觉分别从前後的嫩肉洞里传到体内,想要张开嘴忘情地呼喊,却又舍不得含在口中的宝贝。

莫名的快感又在心头向四面八方散播出去,我的身体抖颤了好几下,全身的血液一齐涌上脑中,浪屄和屁眼儿的肌肉有规律地发出一下一下的收缩,令人发疯的快感一次次将我推向高峰。

一连串狂野的抽送动作令兄弟三人都兴奋万分,现在更受道浪屄和屁眼儿里肌肉连续收缩的刺激,他们的龟头都有一种被不停吮啜的酥美感觉,他们发疯般地挺动着身子做着最后的冲刺。我也紧紧地含着嘴里的鸡巴,香舌快速地舔舐缠绕,准备迎接巅峰快感。

果不其然,三根大鸡巴先后猛抖数下,大量的阳精疾射而出,浪屄最先,然后是屁眼儿,最后是小嘴,三股汹涌的浪潮同时喷射在肉洞里。

烧少更是死死地按住我的头,粗壮的鸡巴整根都插进我的嘴里,仿佛要把我憋死过去才罢休……

回过神来的小叶和菲菲不满意了,凭什么都射在我身体里,她们沾不到雨露?

嘴里的精液早被我吞下,她们就过来一个舔屄一个舔屁眼,要把她们男友的精液吃回去。

正在高潮余韵中的我充分地享受着温柔的抚慰。女人和男人的舌头不同,舔起来很温暖很舒服。能让这两个勾引我男友的骚货一起舔我,更是在心理上产生一种莫名的快感。

小叶真是个骚货,不停地把舌头往我屁眼儿里钻,又分开我的臀瓣细心地用舌尖绕着我的屁眼儿,转动着画着圈圈摩擦着洞口,甚至是把整个屁眼儿都吸进嘴里,好像要把里面满满的精液一点不落地都吸出来。可是舔屁眼儿真的好舒服,又正好是我的敏感地带,和阴蒂一样敏感,我也乐的让这个浪货好好给我舔,最好舔久一点。

菲菲就含蓄很多,只是很温柔地含住我的浪屄吸嘬,舌头顺着细长的孔洞舔动,有一种很温暖很舒服的感觉。

这样的刺激让三个男人很快又兴奋了,他们玩起了叠罗汉,飞少仰面躺在地上,我则仰面躺在他身上,小叶又正面压在我身上,和我胸乳相贴,菲菲最高,她反方向将屁股对着我的头趴在小叶身上。

飞少继续干我的屁眼,烧少也在我的胯下,一会儿插菲菲的嘴,一会儿插小叶的两个洞洞,一会儿又和飞少一起插我的两个洞洞。

蚊少则是在我和小叶脸上插菲菲两个肉洞,凶猛又富含着韵律的动作让她死去活啦,淫水都滴到小叶的头上和我的脸上了。

小叶很骚,不停地亲我,舔我的奶儿。我则不甘示弱地伸出香舌和她打着架。

蚊少见了我们的模样,时不时把肉棒伸到我们嘴边让我们一起舔。

我才不要和这骚货一起舔一根肉棒,于是就把蚊少的睾丸吸进嘴里舔舐,让他直打哆嗦。

最后他们让我们三只小白羊一起趴在上,屁股高高翘起,轮流玩弄我们直到天亮,才分别射出精液,结束了这一场荒唐的淫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