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其他小说

曾经的岁月之激情的初始


此刻的田伟雄跟着他一起生活了八年的叔叔田银龙离开原先的小镇,要前往一个对他来说相当的陌生的小村庄。显然他心中有点不乐意,因为这个小镇里有他的玩伴有他对于父母记忆,但是他得跟着他叔叔。他叔叔对他非常好,这也让他对于一些事并不郁结在心,并真心的爱他的叔叔。

由于家里条件不怎么好,再加上由于小时候脸被开水给烫坏了半张脸,田银龙32岁仍未娶妻。从他的另外半张未被烫伤的年看,他本可以长成一个英俊的小伙子的,但是造化弄人呀。然而这样的一张脸却让他看起来有别样的刚毅。对于他带着侄子生活他从来心里很明白,这是他的福气。不怨言,乐观的往前看是他一直以来所坚持的,虽然经历了那样些酸甜苦辣!

这次的搬迁还得从一个月前说起。

田银龙还是个小伙时候经常外出给人帮活干活,这是异样的谋生,类似于陕西地区的麦客。也就是在那时他结识了其他村的四个兄弟,这几个兄弟虽然性格各异但是唯一的共同点都是仗义,就是认准了兄弟之后,那就是二话不说的。当时按照年龄排行,陇西庄的陈天元24岁是大哥,茂水村的田银龙23刚出头是老二,老三是城关里的林沐风21岁,排行最小的也是家里排行最小的陈李欢才19岁来自飞卢村。

陈天元是十岁时就没了父亲,家里就靠他哥陈天顺支撑着,由于那会儿文革刚结束不久,经济四处凋零,陈天元不得不在16 岁就外出自己卖力挣钱只为糊口,把老母交给了陈天顺。就这样在外他先结识了比他小3 岁隔壁镇的田银龙,20岁时他呆着邻村的陈李欢出外卖力气讨生活,遇到了虽然是家住城关但是由于哥哥和嫂子过于厉害不得不自己外出讨生活的林沐风。于是四个人便这样结识了。一年里四人互相照应于是萌生了结拜的想法。于是当时四人效仿桃园,结成异性兄弟,整理行装准备一起南下深圳去打拼新天地,当时是1984年邓小平刚刚视察深圳不久。然而就在这时候,林沐风的哥哥由于在化工厂工作出了事故,虽然没死但是由于爆炸导致了半身不遂,他不得不回去接替长兄担起家庭的责任,也因此他顶替兄长进了化工厂。而林沐风这一去,兄弟几个人的深圳之行也就此搁浅了。

也正是这个搁浅才有后来的话了。

林沐风这一去之后,老大陈天元看看自己也老大不小了,在农村这岁数也该考虑成家了,于是在兄长的和老母的劝说下回陇西庄老老实实的做起了庄稼人,准备有点积蓄就成家。陈李欢由于年龄小,而家里有两个姐姐三个哥哥,他排行老幺,哥哥姐姐也挺疼爱这个小弟,但是那年头谁都不好过,于是兄妹几人凑了点钱就送他到市里去学油漆工。以为掌握一技之长以后肯定有饭吃。而落下田银龙一个人,23岁的他也不知何去何从。当时他跑出来本想着就不回去了,可如今他不得不背着沉重的心情回去见他的哥哥。他哥哥甚是疼惜这个从小就命运多舛的弟弟,见他回来也是好说歹说的劝他回来以后别再到处乱跑,好好种庄稼国歌两三年帮他讨个媳妇。出去时,他的嫂子肚子正怀上,这回来侄子都会走了。他看着也不说啥,整天除了干活不然就是躲在他自己的小屋。不想这样日子并没多久,回来的两年后的一天,他唯一的血亲他的哥哥被人发现死在村里的池塘里,抛下年幼的儿子和妻子。他的哥哥本是强人,如今这一去,不到半年,他那有点姿色的嫂子就跑了。据说去了深圳也有说北上去了上海。于是田银龙不得不和还不到三岁的侄子相依为命。从此不要说讨媳妇了,人家姑娘家的看到他烫伤的脸以及托带着一个小孩避之还来不及,就连普普通通的生活稍微富裕点都很困难。

不过在村里人看来,他对他这个小侄子甚是宠爱。于是村里的人都认为田银龙就光棍一辈子,将来将这个侄子当作儿子养。直到三十二岁的时候,一切开始改变。

起因是老大陈天元不幸去世。一个月前由于帮别人家起房子,不小心从屋顶倒栽下来。送去医院时医生也没辙,眼看着别下一对母女,陈天元悲从中来。田银龙的到来,让他想到了这个光棍多年的结拜兄弟。于是就找来田银龙和妻子张素娥,打算把妻子托付给他。张素娥比陈天元小五岁比田银龙小两岁,听到丈夫这么说,脸一沉和田银龙说什么也不愿意。陈天元好说歹说,女儿她一个人没办法照顾起一个家,家里总得有个男人。最后,说自己都已经不行了,只有这样子他才能安心去。耐不住陈天元的苦苦哀求,两人只好同意了。陈天元就这样捱了四天,田银龙就这样子守了他四天,期间陈天顺也来了两天,因为知道不行所以就提前回去准备后事,而张素芬偶尔回去照顾一下三岁的女儿陈凤仪还有田伟雄,其余也都呆在医院。两岁的女儿还不怎么懂事,大人都骗她爸爸去外地了过些日子就回来,19岁的田伟雄也被接过来顺便照顾陈凤仪。在第四天的晚上,晚上十一点了,陈天元突然从梦中醒来,仿佛好了似地和田银龙大说特说年轻时候的往事。

末了对田银龙说道,“阿龙,你知道的,我和素娥之前是有过一个男孩的,后来没活成。所以直到前年才有了凤仪,我一直期望有一个儿子,我求你一个事。”

不等陈天元说完,田银龙就明白了,连连点头说,“大哥你放心,我答应你。”

“你和素娥都还不大,还可以再要孩子,伟雄那娃我是从小看着长大的,一直觉得挺乖顺的,将他过继给我就是我最大的心愿了。”当陈天元说到要孩子时,张素娥脸不禁一辣,那眼角瞥了一下田银龙,正巧碰上了田银龙也看了过来,她的脸更加红润起来。“还有,我希望你两现在先把事给办了,我担心你们两人都是内向之人,我这一去之后,你们未必就能在一起。而突破这层关系后,你两就能自然而然的一起成立一个新家,好好照顾凤仪和伟雄”

一听到这个,田银龙失声叫道,“大哥……”。张素娥则是哭道,“天元,你胡说什么呢,不行”。

“你们”咳咳咳,陈天元大声咳嗽,咳出些许的黑血喘息的说,“你们就按我说的做,不然我放心不下,素娥听到没有,你要让我死不瞑目吗”。

“天元,我,我……”

“还不快点,银龙你也听大哥的”

平素里,张素娥是一个温顺的女人,对于陈天元的话有着一个习惯的遵从。

“我知道,我知道”说完便走到田银龙身边说,“二……银龙,就听你大哥的吧,你去把门给堵上”。

田银龙堵好门后一转身,一具雪白的酮体就在眼前。张素娥身材匀称,皮肤是天然的白皙,由于两岁的凤仪还在吃奶,两个奶子犹如连个充水的大气球。小腹上布满了妊辰纹,可是没有赘肉。再往下是一片茂密的黑森林。这个场景看的光棍了半辈子的田银龙目瞪口呆。看着他这个傻样,虽然丈夫已经快过世,张素娥还是免不了轻轻一笑。她走了过来,缓缓揭开了田银龙的裤子,这时的田银龙的家伙早就按耐不住,顶的内裤老高。张素娥心里瞬间咯噔一下,心想,这银龙的家伙到底有多大。带着疑问,她蹲着慢慢拉下了那不堪冲顶的内裤,瞬间田银龙的那条从未见过世面的巨蟒就蹦了出来,一下子弹在张素娥的脸上。张素娥不禁吃惊的小叫了一声。这家伙将近18公分比天元大了将近一倍,而且还这么粗,这如何放进去。虽然早为人妇,张素娥还是隐隐担心。这时的田银龙却是紧张万分,喘着粗气。张素娥把手握了上去,比凤仪的小手臂还要粗。可是紧接着那家伙突然膨胀,田银龙低声呻吟,一大股精液勃然喷发,直直的射到张素娥猝不及防的脸上。田银龙的脸早已羞得红如太阳,他为自己如此不堪而沮丧。被射了一脸的张素娥,转身就要去找纸擦拭,见到丈夫躺着看着这边不禁也羞得要找地缝钻,她觉得自己不守妇道,丈夫还没去世就在他面前和其他男人这样。就在她惴惴不安的时候,陈天元说到,“素娥,你别慌,是我让这样的。阿龙是第一次,你有经验应该理解,你看阿龙那比我大很多的家伙还直挺挺的,快过去。”听丈夫这么一宽慰张素娥拿了几张纸擦拭了一下脸,细如蚊声说“知道了”同时转头一看,果然田银龙的家伙仿佛比刚才大了许多,直挺挺的不曾软下。张素娥向田银龙说道,“龙,你过来”说着就躺在另一张病床上,把两只腿张开。田银龙脱下了上衣踢掉了裤头走到了窗前,他借着不是很明亮的灯光看到张素娥黑森林里的有点深红的温柔地。他爬上了床,将龟头就往素娥的小穴顶过去,由于刚刚一看到田银龙的大家伙时,素娥就湿的一塌糊涂,因此很轻松的银龙就插进了一大半鸡巴,素娥被胀浑身酸麻,此时的她最需要的就是银龙狠狠的抽插,可是丈夫就在一旁看着,她只能强忍着,既不敢叫也不敢呻吟。而银龙则是顶进一大半后遇阻,于是就那么一大半在里面开始抽插。由慢到快,不知不觉又插进了些许,也是这个原因,素娥开始低声的呻吟,看着她咬着下唇,喘着粗气,银龙很想前部顶进去。于是做了几个快速抽插之后突然全根浸没,抽插的频率突然加快。这个变化导致素娥突然大叫一生“啊……”紧接着说道,“顶到了顶到了”仿佛在哭泣似的。听着素娥由于快感忘我的呻吟和两人撞击啪啪啪的声音,银龙突然间想到了天元,转头看过去,只见天元头露出一丝的饥渴,看到银龙看过来便对他轻轻点头,想告诉银龙他没事。见到这个示意,银龙仿佛受到了鼓舞,每次抽插都是全根进入,素娥的两条腿直接被压贴在胸上,他脑子里一个冲动,银龙边卖力的抽插着边看着天元说,“大哥,你老婆素娥的逼好紧水好多,操起来太爽了,可惜你再也操不了了。”听到这句话,天元一愣,有点恼怒,心想我把老婆给你,你还说这样的话羞辱我。可是仔细一想,原本就是要把这一家子交付给自己信得过的兄弟,他说的也是实话,那股怨念也就消了。于是天元接话道“阿龙,我老婆的肥逼以后就是你的了,大哥我不行了,留给你,你一定要把素娥的肥逼操烂。”

听着两兄弟的对话,内向的素娥突然浑身痉挛,两只手使劲抱着银龙的屁股,口里歇斯底里的说“天元,阿龙的大鸡吧要把我操死了,素娥的肥逼要烂了,素娥要死了,天元,啊……”。话说之间,银龙只感觉,大龟头被火热的一股股热流一烫也把持不住,“啊……操死你操死你这个荡妇”银龙边说着边快速抽插,火烫的精液把素娥的小逼给灌满。两人紧紧的抱在一块,不断的喘息。过了将近一分钟,见来那个人还是没动,天元咳嗽示意,两人才红着脸下了床准备找衣服穿上。这时,天元见机说,“你俩别急,素娥你过来,把我裤子脱了,我也要操你,今儿我们兄弟二人轮流操你。”每一个操字都说的很大声。确实,看着自己的老婆和自己的兄弟做这种事,天元也早已挺得很高。素娥红着脸,刚刚高潮余韵还在,“可是,天元你身子行吗?”。

“我都快去了,让我操你最后一次吧,之后死了我也没啥遗憾了”天元说道。

“我知道了”素娥说完就赤着身子走过去,脱下天元的裤子,那家伙确实挺得很高,不过确实和银龙的一笔无论长度还是粗细都小了许多。

“素娥你背对着我坐上来,阿龙,你过来,让素娥把你的大鸡吧在舔起来”

天元指挥说道。这时的素娥银龙两人没有之前的尴尬拘谨,毕竟已经发生刚才的事情了,也就照着指挥去做。素娥对着天元直挺挺的鸡巴做了下去,刚刚被银龙的大家伙满足,突然感觉天元的太小了,她还是努力的扭动着屁股。另一方面,抓住银龙那沾满精液和自己淫液的大鸡吧开始仔细清理舔弄起来,疲软的大家伙刚刚一受到挑逗,不到半分钟又挺得朝天。这时素娥不断的快速抬起坐下,天元大喘着气,急忙叫到,“素娥你起来转过来跪着吃吃我的鸡巴,把骚逼给阿龙继续操”只见天元的鸡巴上沾满的同样是银龙的精液和素娥的淫液,素娥先舔干净了然后将整根鸡巴全部吞入,由于后面被银龙强有力的撞击这,素娥嘴里呜呜呜的发着声音。不多久,素娥感觉到天元的鸡巴不断的膨胀,知道他要来了,只听着天元大喊着“素娥素娥我死了我死了,素娥,还有凤仪,”慢慢出现哭腔“阿龙你和伟雄一定要好好照顾好他们母女,照顾好这个家,啊……啊……”身体一僵,灌满了素娥的小嘴,这时的银龙也进入最后的冲刺关头,“你放心,大哥,我和陈伟雄会好好照顾这个家的,啊,素娥的逼好爽,啊……”说完之后,银龙紧紧按住素娥雪白的大屁股,素娥同时也来了第二次浑身颤抖着趴在天元下边。

就这样过了半分钟。素娥第一个回过神来,“阿龙起来,压到你大哥了,天元你疼不疼”不想这一问,两人才发觉,原来陈天元已经离开了。

“天元……”“大哥……”两人均是赤身裸体哭着叫着,但是陈天元早已死去多时。最后还是素娥宽慰银龙道“阿龙,现在这个家就靠你和我了,你看你大哥嘴角微微一笑,可见你大哥离开时候没什么遗憾了,咱不能对不起你大哥的苦心。护士就快来了先把衣服穿好。”于是两人穿好衣服,兄弟情深,银龙哭的比他亲哥死的时候还伤心,看着银龙俊俏的半张脸,素芬抱过银龙的头,抚摸的那半张烫伤的脸,低声说着“阿龙,以后就靠你啦,阿龙,素娥以后就是你的”。

陈天元这一去世,等办完丧事,银龙二人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茂水村,来到了陇西庄。在这里肯定会上演许许多多的故事,但是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表。

(这篇短文咋看是长篇的开始,但是作者起初只是要写征文的短文,不想写着收不住(菜鸟一般都这样),而征文要求长篇必须完结,因此我这看似长篇的短片独立性还是比较强的,当然要是有幸受到喜爱,兴许还有继续创作的动力啦。

字节数:10429

【完】